原创团

查看: 418|回复: 0

《魔鬼天使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8 15:3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已完成
作品字数: 5600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作品版权: 不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正常稿酬出版 高稿酬出版 
内容简介:  好人死后进天堂,坏人下地狱,本是不争的事实。可是,关于自杀者是好人还是坏人、是该进天堂还是下地狱,天地间有了分歧。于是,天地之主“魔鬼与天使”相约游历人间一回,亲身体验一下人间的悲欢离合......
作者自荐: 当你人生郁闷,郁闷到想死,甚至已经决定死亡的时候,也许本书能给你带来一点娱乐,也许还会给你一点启迪,更或许会让你改变主意,因为人间苦难有尽时,地狱之劫无绝期。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
作品目录: -
备注: 本书分三卷
共计二百三十六章
            第一卷:怪事连连——魔鬼天使喜成亲
                        第一章  天地之争
  话说地下十八层地狱建成之后,传说中的魔鬼,这时吸足了天地日月之精华,高唱着:“地狱就是我的家、我的家......”毫无悬念的成为了主管十八层地狱之主。从此,恶人的魂魄得以管束。
  原来主管天国的天堂圣主,看到她的圣男圣女们摆脱了恶人魂魄的骚扰,一片歌舞升平,感到由衷的欣慰。自此,她将和她的圣徒们在天国里永享安宁之乐。
  却说,人类自有了第一例自杀者之后,关于这一例自杀者的灵魂去向问题,地狱和天堂发生了争执。地狱认为自杀者只会使亲者痛、仇者快,原则上自杀比杀人更可恶。地狱若有十九层,绝不会让其进入十八层。天堂则认为自杀者大都在人间受尽磨难,历经千辛万苦,死后灵魂理应属于天国。由于各说各有理,谁也说不服谁,从此天地间又不太平了。偏偏人类每时每刻都有人自杀,其魂魄源源不断地涌向天地虚无缥缈处......到了后来,终于引发了天地之战。
  第一次见到天堂圣主,地狱魔主顿觉眼前一亮,这是一个圣洁的小天使,周围上下祥光笼罩、瑞气氤氲,那一身正气的光辉刺得地狱魔主那帮手下直往后退。
  天堂圣主初见地狱魔主也深感意外,他倒不像传说中的那样,貌似恶煞,相反他相貌端庄、举止大方,一派王者之气。唯一的不足可能就是在地狱呆的久了,难免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冷飕飕的煞气。
  然而,更让天堂圣主意外的是地狱魔主的能言善辩,有好几次让她相形见绌。只是不知出于何种居心,地狱魔主对她好像有意礼让,几次在关键时刻迁就了她。但礼让、迁就并不意味着服输,只有更长时间的争执不下,最后诡计多端的地狱魔主出了个主意,说:“圣主,我们两个何不相约游历人间一回,亲身体验一下人类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到时候这件事也许不辨自明。不知圣主以为如何?”
  天堂圣主此时也没了主意,不禁垂下了睫毛,算是默许了。
  地狱魔主大喜,当即吩咐鬼头军师及众狱主:“本王要到处逛逛,尔等先回。”
  众手下叉手施礼:“是!”
  天堂圣主稍慢了一步,她先把以前争抢来的一部分自杀者的魂魄交人软禁,推说要关门清修,吩咐门下众圣徒不许打扰,她也紧随地狱魔主身后游历人间去了。
第二章 魔鬼出世
清水镇曾是历代许多武术家的故乡,这里山清水秀、地灵人杰。
  却说,这个镇有个叫王家凹的村庄,住着上百户人家,村里多数人姓王。据说是一个树墩子发芽,这里的王姓人家曾经共有一个老祖宗。传说当年这个老祖宗擅长骑马射箭、百步穿杨,刀枪剑戟也样样拿得起,所以王氏家族历代男儿个个习武。直到了近代王乃坤这一辈,叔伯兄弟七、八个,也还有一半人在武术界里混饭吃。而王乃坤还在武术界小有名气,尤以擒拿、拳击最为著名。
  王乃坤十七岁时娶妻柏氏,柏氏长着一副男人的身板,又高又壮,干起活来也不惜力气,王乃坤父母是对这个儿媳打心眼里喜欢。可少年时的王乃坤却对这个几乎和自己一般高一般壮实的柏氏不以为然,只是父母之命难违,才勉强同意娶过来罢了。好在成亲不久,他也学业有成,应聘到本市一家武校任教。由于离家远,一个月不回来是常事,两个月不回来也在他,为了这事,这个柏氏夫人不知暗中垂过多少泪。好在这个柏氏夫人很争气,婚后的第二年春天,便给王氏家族生出一男孩,后来取名王海峰。小海峰落地时的哭声响彻屋宇,房梁上的土也给震得“噗、噗”直落,家里养的一只大黄狗受惊之下,抽搐几下竟死了。当时接生婆吓得是直往后退,连说这孩子大有来历,说不定是什么邪魔鬼怪转世,让柏氏夫人以后小心些。柏氏夫人青春妙龄、初为人母,她才不信什么邪魔鬼怪一说,她只认准一个理:儿是娘的心头肉。又见儿子方面大耳、鼻直口方,带出几分英气,更是“儿一声、肉一声”地恨不能把儿子含在嘴里。
  王乃坤是几天后从学校赶回来的,正值青春年少的他,望着襁褓中的儿子发了半天愣:“这么个小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呢?”
  不管王乃坤如何想,儿子已开始向他示威了。首先是饭量大得惊人,儿子起码有平常孩子七、八倍的饭量,王乃坤挣的那点钱几乎都不够儿子吃。二是儿子力大过人、行为敏捷。记得儿子刚刚学步时,有一回给石块绊倒了,小家伙跳起来的动作让习武的父亲也吓了一跳。而小家伙“飕”地一声把绊倒他的石块踢得无影无踪时,更是让王乃坤惊得半天没有合拢嘴。
  小海峰自从被父亲发现是块练武的材料后,一岁半时就被父亲带在身边。每天早晨四点跟着父亲晨跑锻炼,习练武术基本功。很快王乃坤发现儿子天赋的才智与悟性都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之外,儿子远远不是他所能教授得了的。
  不说别的,就说早晨练功,王乃坤一般是夏天四点起床,其他季节就改为五点,王乃坤带儿子出来的时候正是夏天,开始,他还怕儿子太小,赖床,谁知儿子根本不用他叫,每天早晨,只要他一有动静,儿子立马就会有反应,比他起的还快。更令他没想到的是,到了秋冬季节,谁不恋个热被窝,普通人不用说了,就是他们这些练功的人,也要时时克服自身的惰性。可他的儿子,不禁不恋床,而是依照习惯四点正式起床。王乃坤虽然是一个父亲了,由于结婚早,他那时候的年龄也不过二十岁,也是一个贪睡的年龄。加上他没有在秋冬季节四点起床的习惯,于是整个事情就倒了个了。
  每天早晨儿子一醒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揪他的耳朵,他只好挥手轰开儿子,可不一会,儿子又来了。于是三番五次、五次三番的,最终他被揪烦了,这才打着哈欠爬起来。儿子还在旁边取笑他是一条懒虫,说躺在床上很好玩吗?明明醒了,还非要再躺一会有意思吗?王乃坤听了只有苦笑,心说:这是我的儿子吗?就算我爹也没这么管我。
  正当他绞尽脑汁筹划儿子的将来时,儿子却开始给他惹祸了。有几回是三岁的儿子把他的学生给打了,王乃坤知道后,狠狠地把儿子教训了一顿。谁知儿子还振振有词、满嘴歪理,驳得王乃坤哑口无言。更为严重的是,这一年春天,刚开学不久,有学生跑来报告王乃坤,说几个曾经受过小海峰欺负的大同学,把小海峰诓到外面的树林里去了,说要好好教训教训他。等王乃坤赶到出事地点时,只见树林里的一片空地上,几个学生在那来声声呻吟,儿子却不见了。王乃坤一边查看几个孩子的伤势,一边询问儿子哪里去了。受伤的学生说,当小海峰发现自己受骗以后,突然发出一声可怕地啸叫,随后他们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以后小海峰已经不见了。
好在几个孩子只是受了轻微的内伤,只要耐心调养几天就没事了。可儿子哪里去了呢?王乃坤开始还恨得咬牙,以为儿子定是惹了祸躲起来了。可后来一天天过去,儿子依然杳无音讯,他才开始恐慌起来,而他还不敢告诉家里人知道,每天他就一个人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可世界之大,要找一个孩子谈何容易?终于有一天他累倒了。
第三章 拐卖魔鬼
小海峰哪里去了?原来他一声啸叫震翻了父亲的几个学生后,就一个人跑出了树林,树林外有一条土路,这时候打路的那头开过来一辆有敞篷的破三轮,上边坐着一高一矮两个年轻人,看到小海峰,他们的眼睛都一亮,随后互相使个眼色,就停下车走了过来。高个蹲下身问:“小兄弟,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呀?”
  小海峰白他一眼,说:“用你管呀?”
  “小兄弟,我们知道一个好玩的地方,我们带你去玩好不好呀?”
  “好啊好啊,在哪呢?”小海峰好像来了兴趣。
  “跟我们走吧,很快就到地方了。”
  高个说着,上前抱起小海峰,放到了敞篷车上,随后他也上了车,一边和小海峰聊天,一边叫矮个开车,很快车就跑没了影。
  说是很快,可那辆机动破三轮直跑了小半天也没到,小海峰不干了,大叫:“我不玩了,我饿了,我要回家。”
  没办法二人只好拿出自己的干粮给小海峰吃,谁知小海峰特能吃,竟然把二人准备的两顿饭的干粮给吃没了。更可恶的是,小海峰还直叫没吃饱。二人火了,骂道:“你是猪投胎呀,这么能吃,也不怕撑死。”
  小海峰听了,“嗷”的一声大叫,二人震得直捂耳朵,好半天耳朵里边还“嗡嗡”作响,二人有些害怕了,互相交换着眼神:这是个什么怪物呀?但最后二人还是相互点点头,意思是都到这份上了,放弃了岂不是前功尽弃?于是二人哄着小海峰,说:“你饿,其实我们也饿呀,我们这就带你到一个地方吃饭去。”
  小海峰这才不闹了。
  又走了不知多久,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山庄。小海峰跟他们进了一户人家,这户人家是老夫妻俩,他们把老两个拉到一边,嘀咕了几句什么,只见老夫妻俩是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的直打量小海峰,反正小海峰也不惧人,还扑闪着眼睛直瞧他们。终于老夫妻俩好像挺满意似地点了点头,继而女人眉开眼笑地问:“孩子,你饿了吧?”
  小海峰点点头。女人赶紧回屋拿出一个苹果,苹果已经有点皱巴巴的,看样子已经搁了很久了。那时候这可是稀罕物,小海峰眼睛一亮,只见女人把苹果在自己衣角上蹭蹭,说:“好孩子,你先吃个苹果垫垫,我这就给你做好吃的去。”
  小海峰却没有接苹果,而是坚决摇头。
  女人开始有些疑惑,后来懂了或者自以为懂了,笑道:“孩子,这是苹果,很好吃的,你尝尝。”女人说着再次递过来。
  “我知道。”小海峰说。
  “那、你怎么不吃?”女人不解的问。
  “苹果你没洗!”小海峰直指那个女人说。
  此话一出,不仅老夫妻俩愣了,就连带他来的两青年也愣了一下,骂道:“要饭的还这么穷讲究,你以为你是王子呀?”
老夫妻俩明显起了疑心,男人嘀咕道:“这可不像一般人家的孩子,收下这样的孩子,将来恐怕是后患无穷啊!”
两青年听了互相一咬耳朵,随后拉上小海峰,说:“你们不要拉倒,我们另找别的主去。”
原来这是两个人贩子,平日以拐卖儿童为生,这回拐到了小海峰,也算是他们作恶到头了。
一连好几天,二人带着小海峰在一个破庙里歇息,那时候很多地方都有庙,一般是乞丐的栖身之所,小海峰虽然挑剔那些人身上有味,好在他也没有闹着回家。白天二人就带着小海峰去找人家,一连多天找了好几家,都被小海峰挑剔的个性给搅和黄了。两个人是憋气带窝火,就想找机会好好调教调教小海峰。正巧这天破庙里没有外人,高个在门口望风,矮个逼近小海峰,咬牙切齿地抬手就是一巴掌,谁知竟打了个空,他正发愣,只听小海峰在他身后乐道:“在这呢,来呀、来呀,再打!”
  “小崽子,敢耍我?看我打不死你!”矮个说着回身又是一掌,可他这回不仅没打到人,脚下还被什么东西一绊,摔了个嘴肯泥。这还不算,小海峰还跟上两脚,踹在他的双膀上,他只感觉一阵剧痛,两只胳膊就不能动了,他恐怖的看着小海峰:“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你狗眼看人低,我是魔鬼转世呢!”小海峰吓唬道。
  高个见了,骂了一句什么,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把牛耳尖刀,杀气腾腾地就过来了。可惜他的命运比矮个强不到哪去,原来他一刀下去没刺到人,随着惯性也摔倒在地,好在小海峰这回只踹了他一边膀子,说:“给你留一条胳膊,给我买吃的去,我饿了。”
高个用那只好胳膊强撑着爬起来,气急败坏地说:“小兔崽子,老子的胳膊都被你弄断了,还想吃的,做梦去吧。”
  “哎呀,你不买?我再废你这边胳膊。”小海峰说着脚下一个扫堂腿,高个再次摔倒在地。
  可能两个人就剩他这一只好胳膊了,高个还真怕了,赶紧说:“好好好,我这就给你钱,你自己去买吧。”
  “我走了,你们不是想溜吧?”小海峰眨巴着眼睛说。
  二人一听,恨不能一头撞死。心说,我们这是拐卖孩子还是被孩子拐卖了?
  突然高个想到了一个问题,问:“小家伙,你不想回家吗?”
“我才不回呢,”小海峰说,“你们比我爹有意思多了。”
“可你爹找不到你会着急的。”
  “我爹才不会呢,”小海峰得意地说,“我不在,我爹正好睡懒觉呢。”
  “你、你爹睡懒觉?”二人不解。
  “我爹特爱睡懒觉,每天早晨练功,我都要揪他半天耳朵他才起。”
  二人听了面面相觑:这不倒霉催的吗?怎么弄来这么个怪物,我们该怎么办呢?
  二人心中叹了半天气,不甘心的又问:“那、那你就准备永远跟着我们?”
“是呀是呀,跟着你们挺好的,我以后就跟定你们了。”
“可我们身上的钱不多了,胳膊又受了伤......
“我不管,反正你们别想甩下我。”
  二人见暂时没办法,只好带着小海峰继续赶路。看到小海峰一路上又吃又喝的,二人真是生不如死。更重要的是他们的伤,去了几家小诊所,都说看不了,建议他们马上去大医院,否则,耽误久了有可能落下残疾。可小海峰像个鬼影一样,如影随形地跟着他们,终究是个祸害。他们可能实在没招了,这天三个人正在一个路摊前吃饭时,发现两个警察路过,要是平日二人见了警察,那是避之惟恐不及,这回却像是见了亲人似的,一步上前:“警、警官,我、我们报警。”
  等他们结结巴巴的说完,两个警察好奇地问:“你们说的魔鬼孩子呢?”
“在那......”二人回头一指,却发现小海峰不见了,二人四处看,可小海峰就像突然蒸发了一样,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第四章 老祖收徒
且说阴历三月十三是王乃坤太师傅鬼见愁一百零三岁的寿诞。说起鬼见愁,曾是几代武林人士忌讳的人物,他原来叫什么名字,如今是没有人知道了。据说他一向来无影、去无踪,杀人无痕,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大本事。早年这一带屡有赃官、恶霸被杀,都怀疑与他有关,但没有证据,官府也拿他没办法。后来时代变了,他也老了,他带着他的爱徒和两个仆人,来到了清水镇的山外山过起了隐居生活。这山外山山高林密,自古就有狼群出没,一直是附近老百姓的禁区。可能是异人有异癖,一个年逾古稀的老头子居然选中了这么个鬼地方,作为他最后的栖息地。他和他的徒子徒孙们,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在山外山南山里盖起了一座青砖碧瓦的庄院,取名“鬼氏山庄”。门前那幅对联口气好大:上联是:九霄云外神仙府,下联配:地狱十八不老宫。当年他的徒子徒孙们是谁见了谁摇头。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山外山附近的老百姓终于发现在夜深人静之时,在“嗥——嗥——”地狼吼声里,这山外山里竟然有穿黑衣的夜行人来去无声、神出鬼没,也不知是人是鬼。后来有好奇者进山探险,谁知竟迷了路,夜里遭遇狼群,还多亏了一位从天而降的黑衣人相助,帮他们驱散了狼群,才不至于弄出人命。但从此山外山更罩上了一层阴森恐怖,再也没有人敢轻易入内了。
鬼见愁在唯一的徒弟去世之后,他的徒孙们经常轮流夜里来、夜里去的来看望他老人家。至于狼群,鬼老头身怀绝世武功,哪里在乎几只小小的野狼,从一开始他就大面积的猎杀附近的狼群了,鬼氏弟子们也因此大饱了几年口福。不用说以后野狼的数量是逐年减少,以至于到了今天是一只也难得见了。
当然,不管鬼见愁当年是何等的勇猛无敌,如今的他只是一个瘦骨嶙峋、身材矮小的干巴老头罢了。好在他的精神可嘉,这天,在他的一百零三岁寿诞之日,在鬼氏山庄接受了众弟子的拜谒。过后,他从内室领出一个头戴魔鬼面具的孩子,向众弟子宣布,他已收这个孩子为徒,让众弟子见过。一时间鬼氏大厅一片哗然。
鬼氏第三代鬼老大林雨森首先站出来阻拦:“老祖,您已年逾百龄,弟子以为不宜授徒、劳心老骨了。老祖要是实在喜欢这个孩子,弟子不才,弟子愿收他为徒,一定倾囊相授。不知老祖以为可否?”
“岂有此理!这孩子已正式拜我为师,岂有再拜你之理?”鬼见愁沉脸喝道,“诸位哥听着,要是你们都不满意我收这个徒弟,那么你们今天就全部给我退出鬼氏一门。”
话说到了这份上,诸家弟子谁还敢说个“不”字?一时间大厅内鸦雀无声。正当众弟子尴尬之时,王乃坤一步闯了进来。他是鬼氏第三代十八兄弟中最小的一个,人称“鬼十八”。本来今天他没心情参加师门老祖的寿宴,但他突然想起老祖鬼见愁还精通周易八卦,虽然他一向不信,但此时只要能找到儿子,他什么都愿意信了。所以最后他强撑病体赶了来,但却来晚了一步。鬼氏兄弟虽然平日不常见面,但一向情同手足,谁若有点什么事,大家都会竭尽全力相帮的。今日见王乃坤弄成这副模样,一下子全围了上来,问长问短。鬼见愁一见,猛“咳!”一声,鬼氏兄弟这才散开。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孩子,猛然掀掉了面具,并大叫一声:“爹!”
王乃坤的眼睛蓦然睁大了,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颤叫一声:“峰儿……”就当场昏死了过去。
原来,这孩子正是小海峰。那天在吃饭的时候,正巧鬼见愁也云游至此,他一看到小海峰一颗心就猛烈地跳动起来,等两个人贩子一离开,鬼见愁就上前轻拍小海峰,小海峰一回头,立刻瞪圆了眼睛,好像早就认识似的,用手指着他:“你……”
“嘘!”鬼见愁把一根手指竖在嘴唇上,制止了小海峰说下去,随后拉上他,低声说一句:“请随我来!”
于是小海峰就跟着鬼见愁走了。鬼见愁领着他专拣偏僻的路径走,一直来到山外山。山里的大小动物见了立即匍匐在地、抖作一团。而小海峰眼睛直视前方,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鬼见愁暗自点头,此子果然有降龙伏虎之气魄,我没有看走眼。后来就发生了鬼见愁收小海峰为徒的事了。
小海峰见父亲昏倒,早挣脱师傅的手,奔了过来,扶住王乃坤,连叫:“爹、爹,醒醒……”
这下可把众人弄了个大眼瞪小眼!好在王乃坤很快就醒来了,他拉着儿子的手,惊问:“峰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师傅带我来的。”小海峰手指站在身后的鬼见愁说。
王乃坤一见,赶紧跪下,口称:“拜见老祖!”
鬼见愁皱皱眉,说:“十八哥起来吧!你怎么搞成了这副德行?”
王乃坤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说:“还不是儿子给闹的……”
鬼见愁点点头,说:“这是你的儿子呀,你来的正好,我已正式收你儿子为徒,以后你儿子就是鬼氏山庄的少主人。”
“啊?”王乃坤惊诧不已,嗫嚅了半天,才说出话来,“老祖,这不行吧,您怎么能收徒孙的儿子为徒呢?这要传出去,不仅贻笑世人,也实在有违人伦纲常……”
“俗!”鬼见愁不屑一顾,只说了一个字,就扶着小海峰走了,王乃坤不甘心,声音不禁提高了八度,再叫:“老祖!”
鬼见愁一听这个气呀,回身说:“十八哥,我耳朵不背,不用那么大声。”
“可是……”王乃坤还想说什么,只见鬼见愁一摆手制止了王乃坤,这回老头子的脸可就撂了下来,说:“诸位哥,还是那句话,你们愿拜就拜,不拜就立马给我走人。”
本来一帮成年人拜一个三岁的孩子做师叔就够丢脸的了,现在居然成了拜三岁的师侄做师叔,诸家弟子顿时面面相觑。
鬼见愁一见,冷然说:“既然不想拜,我也不勉强,现在诸位哥可以走了,看在你们跟孩子的父亲是师兄弟的份上,保留你们的武功,你们去吧。”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弟子运用鬼氏上乘内功,一下子站在了小海峰的面前,只见他拔枪在手,一下子顶在了小海峰的额头上,说:“老祖对你如此青眼有加,你一定不是凡胎肉体,但不知你挡得住子弹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8-19 19:57 , Processed in 0.104333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