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401|回复: 5

逆袭少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8 21: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作品字数: -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
作品版权:
出版方式:  
内容简介: -
作者自荐: -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
作品目录: -
备注: -

我姓简,我家老爷子又给我起了一个名字简,所以我就叫简简。可我从娘胎里生下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不,我是在娘胎里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给我母亲诊断过的医生都说,这孩子的胎心音很强,将来准保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似乎为了验证医生说的话,我经常把我母亲的肚子蹬得变形。当然这一切都得缘于我的父亲母亲,谁叫他们在我母亲怀着我的时候就经常吵架呢,有时还把武器用上,弄得剑拔弩张的,我要是不在里面叫声好,会行?
既然从一开始就决定做个不平凡的人,那我就一定要做个不平凡的人。别的小孩生下来会哭,可我不哭。为什么呢?我要证明自己是男子汉。谁知道错了,我不是男孩,是女孩。接生我的阿姨见我不哭,在我的屁股上轻轻打了几下,我这才哇哇大哭起来。好,你们既然要我哭,那我就狠狠地哭给你们看。我先是折磨我的母亲,她要是不把我抱在怀里,我就接连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哭。我可以警醒到我就算睡着了她也别想把我轻轻放开。我的母亲每次都要被我气疯。因为这个缘故,我生下来不到一个星期就挨了打。她打我也不行,我只能哭的时间更长、声音更响亮。我也不知道我哪儿来的那么好的肺活量。最后还是我的母亲屈服。她一边说着对不起我的话一边把我抱在怀里,然后就那么靠床头坐着,打算撑到天明。我想,我是不是天生就知道母亲的弱点?知道她无论多么气,都不会下狠手,所以才会那么信任她、折磨她、依赖她?我生下来不到两个月,我的母亲就从六十二公斤直降到四十八公斤,从一个白皙漂亮的丰腴女人变成一个风吹都会倒的纤瘦女人。接下来,我开始反抗我的父亲,因为他竟然说我不是儿子!我不要他抱,丝毫也不让他靠近。这对他来说是好事,因为他丝毫不用为我操心,他可以每天早上都睡到很晚,睡够了睡足了才起来看有没有吃的东西。然这可苦了我的母亲,她要给我洗尿片、洗屙湿的衣服,我又不要我的父亲抱,她到底该怎么办?有一天上午,她终于声嘶力竭地和我的父亲大吵了一架,因为他竟然说,要他这样一个大男人给我洗尿片?所以后来,我是坚决赞成,所有要踏入婚姻殿堂的男女都必须接受培训,他们只有明确了作为夫妻、父母的责任,才能进入婚姻。
为了证实自己确实不同凡响,我八个月的时候学会了跑。也就是说,我是没有经历过在地上爬、好好地站和一步步地走,就直接进入到跑这个阶段。我跑起来的时候咯咯地笑,因为我发现,跑能使我得到更多的快感,也更能使我在瞬间把握平衡。这就像骑自行车,只要你足够地放得开、骑得足够的快就不会摔下来。但是因为我跑的时候不看路,不能有效克服障碍物,我经常被摔和被撞,不是手掌和膝盖被搓破了皮,就是头部被撞了很大一个包。这个时候如果是我的母亲在我身边,她就会说:你看,是你把这张椅子绊倒了,是你撞的桌子的这个地方,它都没有哭,你为什么要哭呢?它是不是比你还要疼呢?是啊,它都没有哭,我为什么要哭呢?而且这件事情还是我有错在先。这么想着,我也不哭了,不仅不哭,还学着我母亲的样给它哈气,给它揉揉,嘴里哦哦地说着不疼不疼。可如果是我的奶奶或其他人,他们就会通过给我出气的方式让我少疼点。比如说我的奶奶,她就会一边抱着我一边拍打那肇事物说:是你把我的孙子绊的,打你,是你把我的孙子撞的,打你!然后我也学着我奶奶的样说:打你!因为我身边小朋友的父母都是这样教小孩的,而且谁都更愿意成为生活中的霸主强者,我渐渐不再受我母亲的影响。因为我会想,别的小孩摔倒了都是碰他的椅子的过错,我为什么要是我的过错?因此,就算没有人替我出头,我也会理直气壮地踢那肇事物几脚,说:都是你,碰的我!
 楼主| 发表于 2016-4-8 21: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居住的小区有很大一片花园,花园的围墙外面有一座山,还有很大一片稻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经常带着小区里的几个小朋友,在花园的花池里挖蚯蚓,到山边的岩石缝里捉蜗牛,到稻田里的田埂上捕蜻蜓。我们挖来蚯蚓喂蚂蚁。为了知道蚯蚓到底有多大弹性,也为让蚂蚁们吃得舒心,我曾经把数条蚯蚓拉得很长很长,直到一截截把它们撕断。我的母亲在看着我这样做的时候,常常触目惊心:她不明白一个两三岁的孩子怎么会这么残忍。我们捉来蜻蜓把他们当风筝一样放飞,直到一只只把它们折磨死了,才又拿来喂蚂蚁。可是有一天,蚂蚁也不来吃了,我们就在地上挖一个坑,把所有蜻蜓的尸体埋进去,插上一块写有“蜻蜓之墓”的木板,然后学着电视里的强调哭着喊着,说:蜻蜓啊,你怎么就死了啊?
因为我实在太野蛮了,没有什么不敢;有一天,邻居家的一个小哥哥把我带到河边,说:既然你胆子那么大,什么都不怕,那你敢不敢摸一模眼前这棵火麻草?我看了看这棵火麻草,心想:没有什么的啊,不就是毛茸茸的叶片上有些东西,没有其它树木的叶片那么光滑吗?于是就伸手去摸了。可是我刚伸手去摸,就仿佛被什么东西咬了一样,手指和掌心火辣辣地痛。我一看,都肿起来了,好像上面还有些极细微的刺。我大哭起来,边哭边对这位小哥哥说:我要去告罗贤明叔叔,是你让我摸的火麻草。罗贤明叔叔就是这位小哥哥的爸。可是我回家把这件事对我妈说了,我妈却说:是你自己要去摸的,他并没有要你去摸,你在摸之前是不是应该有自己的判断?还说,我这次被咬了其实是好事,下回我就可以知道它是不可以碰的。我心想:是小哥哥让我摸的火麻草,怎么还是我的错了?我思来想去,决定让所有的小朋友都去摸一次。我先是带小浩浩去河边捉蝴蝶,让她摸了一次;然后又带小安安去河边捞鱼,让他摸了一次;接着我又带小玫玫到河边找鹅卵石,让她摸了一次......看着他们哭的样子,我实在是太开心了。我没想到的是,当天下午,竟然有家长带着他们的小孩状告上门!
我三岁多的时候,我的母亲想到了把我送幼儿园。她或许觉得我应该更听老师的话。我的退了休的没事做的爷爷奶奶尽管舍不得,但还是兴致勃勃地为我准备去幼儿园的东西:书包,学习用的本子和笔,在那里午睡用的床单和被子。因为他们觉得,他们的小孙女也要去读幼儿园了,这实在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看着家长们这么热心,而且还有那么多小朋友要去,我想当然地认为那一定是非常好玩的地方,比我们家门前的那片花园,花园外的那片田野还要有趣。可是我去了,发现那只是个关人的地方。那么多的小孩被关着,不能到墙角逗蜗牛,不能到花池里挖蚯蚓,也不能到外面田野捕蜻蜓。我们被关在一个教室里上课,关在一个房间里睡觉。这样的生活我可是一刻也受不了。怎么办?我趁幼儿园老师上厕所的当儿悄悄溜下床,然后跑到幼儿园五层楼高的屋顶,在那里挥舞着手臂朝下面所有的人喊叫。可是幼儿园的老师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不明白我怎么会突然之间就不见了:下面外出的大门是关着的,操场上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仅有的两个花池里也找过了,所有的大班、小班、中班的教室和寝室都找过了,连厕所也找过了,可我就是不见了。老师们慌作一团,他们不得已报了警,然后通知了我的家长。最后还是一个在大街上走路的老太太看见了我,说:你们在找什么,那上面不就是一个小孩么?为此,幼儿园的老师挨了整下午的训,因为他们不知道是谁把通往楼上屋顶的门打开了没有锁上,可是又让所有的人以为锁上。我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也是抱歉不已,说没想到把我送来幼儿园的第一天就闹出这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楼主| 发表于 2016-4-8 21: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幼儿园回来的第一天,我就说我不读小班了,我要去读大班。小班里的小朋友什么屁事都不懂,我和他们无法沟通;而且老师上课给我们讲的那些故事我早就从我妈那里听说过了,我对她们的故事不感兴趣。我的母亲感到很吃惊,但还是让我去读了大班。读大班也不行,我回来的时候还是说他们太小了。我的父亲就不信邪了,说:你读也得读,不读也得读!为了达到他能强迫我读书的效果,第二天早上他亲自送我去。我心里想:你去就去,反正我是不会那么容易如你的愿。我一路上都在磨蹭时间,用我自己发明的碎步走。也就是说,看起来我是在不停地迈步子,但是因为我迈的步子极小极小,所以大半天走不了一步远的距离。我的父亲在旁边受不了了,几次举起巴掌想要扇我,但是因为路上有很多行人,碍于面子,他还是下不了手。他开始咆哮着推我。他推我一下,我怕摔倒迈一大步,他推我一下,我怕摔倒迈一大步。可是只要他不推,我就又恢复到我的小步子。我的父亲尴尬地看看众人,不好意思地笑笑,好像在说:这孩子,没办法。好容易到了幼儿园的门口,早就上课了。值日的老师看到我,很亲热地上来:简简,你来了?说着把铁门打开。可是我只是把一只脚迈进去,就再也不肯迈进去了。我知道我性命攸关的时刻到了,我必须要做最后的抗争。我用手紧紧地拉着铁门,大声地哭喊着:我不去就是不去!我的父亲想要掰开我的手,说: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值日的老师想要强行把我抱走。可是这一切都不会如你们的愿!我不知从哪儿来那么大的力气紧紧地拽着铁门,我的父亲就算用两只手也掰不开我的一个手指头;与此同时,我用两只脚不停地往老师的方向踹着,叫她根本没办法靠近。最后,我的父亲火了,不由分说给了我一大巴掌,我的鼻子流下血来。我的父亲慌了,说:快抬起头来!可我为什么要听他的?我就是要让那鼻血流一地。值日的老师也慌了,对我父亲说:你还是快走吧,把这里留给我!她把我领到水管边,从里面房间拿出来一块帕子,给我拍拍洗洗,弄了好半天。
再说我的父亲回到家,从来没有过的沮丧。他不明白他怎么会下这么重的手,当然他更不明白的是我怎么会是这么个孩子。他和我的母亲说起送我上学的经过,不停地唉声叹气。我的母亲说了一句:这孩子不是靠暴力能管出来的。我的父亲左想右想都感到很不安,最后跑到街上去给我买了一箱的方便面。我的爷爷奶奶说:她实在不想读就不读了,在幼儿园能学的,在家里同样能学。我的爷爷奶奶正好因为我去上了幼儿园很不习惯,巴不得我能回家,这样可以每天听到我的声音。我的母亲下午去了,和我的老师谈了一会儿我的情况。我的老师说:一直都在教室的墙边坐着,不肯回到座位上,也不肯到寝室去睡,整个下午都在那里打瞌睡;看着叫人可怜,也觉得不可思议;实在没见过这么犟的女孩。我的母亲走到已经困极了的我的身边,把我从小板凳上抱起来,说:我把她抱回去了,如果明天她还愿意读,我把她送来;如果不愿意读,我喊她爸来把她的东西拿回去。我的老师很宽厚却也无奈地笑笑。
不用说,我是不会再回去读的了。刚回到家,我就从迷糊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对我的爷爷奶奶还有爸爸说:我妈和我老师说了,明天可以不用上幼儿园了。我的爷爷奶奶也很高兴,说:不上幼儿园行,只是你每天必须在家学习。这行!我很快搬来小板凳,在饭桌旁坐定说:我现在就要学习!我的母亲因为没有职业,在家招了几个低年级的学生补习,家里贴满了识字的挂图,所以我早就养成了习惯,每天都要学习。只是这学习的时间由我自己定,我觉得没事,也玩累了,就学习。否则,你认为写“蜻蜓之墓” 那几个字的人是谁?
 楼主| 发表于 2016-4-8 21: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气渐冷,我不能再带着小浩浩和小安安两个到外面玩了,我们就在家里玩过家家带小孩的游戏;或把家里所有的板凳摆上,让小浩浩、小安安以及我所有的洋娃娃当学生,我自己当老师教他们学习。可是,我们也不能总是玩过家家或老师教学生的游戏。一天下午,我带着小浩浩在小区最里面的树林里走着,一边走一边用树枝拍打着地上厚厚的落叶。忽然我灵机一动,对小浩浩说:我们在这里烧火烤!还有什么比冬天自己在外面烧火烤更大的乐趣?小浩浩也同意:可是我们没有打火机!你不管,你就帮我把地上的树叶扫成一堆! 这么说着,我已经在动手扫了。我们把地上的落叶扫成一堆,然后又一捧一捧地捧到煤棚的后面,因为我认为这样既可以避免风大,也可以避免让人发现;然后我对小浩浩说:你去捡一些树枝来,我回家去找打火机!
我回家去,没有找着打火机,但是在厨房的灶台上找到了一盒火柴。我跑回到煤棚背后,和小浩浩一起把树叶扒开,然后在中间架上一些树枝,再把树叶盖上——因为我的奶奶总说,烧火的时候中间要是空的,才能燃得起来。但是在点火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问题,因为总是还没有到我把树叶点燃,火柴就先熄灭了——不是我怕被烧着手指把火柴举得太高熄灭,就是被突然而来的风吹灭。在后一种情况下,我不得不骂了小浩浩一句:小浩浩,你就不能帮我把风挡着点儿?小浩浩帮我挡风了,可是这风好像能从四面八方来似的。为了能把树叶点燃,我不得不把手里的火柴放得低低的并且尽量让它在我手里燃烧的时间更长。这样,好不容易把树叶点着了,火堆燃起来了,我的手指也被烧疼了。不过,我还是很兴奋。我和小浩浩高兴地伸出两只手烤着,感觉再没有比自己烧火烤更愉快和自豪的事情。我对小浩浩说:我是手指被烧疼了才点燃的这堆火,你还不好好感谢我?可是小浩浩不承认,咕哝咕哝地说:是你要带着我烧火烤的。我也不和她计较了,说:明天我们还可以出来烤火,不过明天我们不来这里,我们去山上,把小安安也喊上。小安安是个比我大几个月的男孩,但是直到现在还挂着鼻涕,身上脏兮兮的,看起来都让人讨厌。不过他有一个好处是,绝对听我的话。
小浩浩为了弥补刚才冲撞我的过错,说:那我明天带打火机,我知道我爸把打火机放在哪里!好,我们现在再去捡一些柴来!我把剩下的树枝树叶丢进火堆,带着小浩浩要去再捡一些柴来。可是等我们抱了很多的树枝回来的时候,我们两个都傻眼了:煤棚上的竹席被燃起来了!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煤棚是竹子编的呢?可是我们的火堆离煤棚也不是那么近,它怎么就会燃起来了呢?一定是风,是刚才刮起来的那阵风,把火苗吹偏了过去,然后竹席上翘起来的那些破竹片就燃起来了。可是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些,而是应该怎么办。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煤棚上的火苗越窜越高,已经把整边墙都烧了起来,里面的木板也被熏黑了,露了出来。突然,我的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我都没有反应过来痛,鼻血就淌了下来。我听到很多人在救火,小浩浩在她父亲的责问声里哭着说:不是我。我逐渐有些清醒过来,看到我的父亲一边救火,一边向我抛过来恶狠狠的眼神。不用说,打我的那个人一定是我的父亲。可是我在想:他不打我我已经怕了,他为什么还要打我呢?
回到家,我的母亲一边给我擦着鼻血,一边轻声对我的父亲说:你没看到她已经被吓傻了吗?你这个时候打她有用吗?然后又归纳起来说:有些事情,你打她她也不怕,那为什么还要打呢?有些事情,你就算不打她她已经害怕了,那为什么还要打呢?我忽然觉得我的母亲说的话异常有道理。可是我忽然想:说好了明天要带小浩浩和小安安去山上烤火的,明天还去吗?
因此,这天晚上睡着了,整晚都是火、火.......
 楼主| 发表于 2016-4-8 21: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五岁的时候,小浩浩和小安安也去读幼儿园了。我一个人在家没什么可玩的,只好我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去哪儿都跟着他们去。可是不管去哪儿,遇到我的人都会问:小朋友,你今年几岁了,你怎么不去读幼儿园呢?更有甚者,以为我是读书的,只是放学了才跟着他们去,就问:小朋友,你今年读几年级了?我心里想:我才五岁呢,他们怎么就认为我应该读几年级?不过,也难怪他们会这么问,因为一个五岁的孩子和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有时是看不出区别来的。我忽然意识到不读书是一件可耻的事情,然后便想着,下学期开学一定要去读书了,不过不是读幼儿园,也不是学前班,而是要去读一年级。我的母亲为我能够主动提出来去读书感到很高兴,秋季学期开学就带我去报名了。给我报名的老师,也就是我后来的班主任看了看我的户口薄,说:太小了,六岁都不到。我赶紧说:不小,不小了,我已经五岁零六个月了!五岁零六个月?五岁零六个月和五岁半哪个更大呢?我的班主任笑看着我问。我一时蒙了,说:五岁零六个月和五岁半不是一样大吗?怎么还会有谁更大?我的班主任没有说话,对我的母亲说:挺可爱的一个孩子。然后就给我报了名。那时因为不是义务教育,不是很限制年龄。我的母亲谢了她。回家的时候我对我的母亲说:我喜欢这个老师!我的母亲说:那是因为你感觉到她喜欢你!
我的母亲说得对。我的班主任老师看起来年龄不大,但是头发中间已经有很多白发;脸上和手上的皮肤一点也不白嫩,好像从来没有使用过护肤品;最主要的是,她袖口的一个地方竟然是破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在意穿着的人。可是不管她是什么形象,只要她对学生表示出来的是喜欢和爱护,她在学生的眼里就是最美。
正式上学的第一天,班主任老师给我们排座位,我因为个子不是很高,也不是很矮,就给排到了中间。我感到很自豪,就好像我什么也不用说,什么也不用做就已经做到了最好。接着,老师让我们自我介绍,自我介绍完后又让我们选班长。同学中有很多是从学前班上来的,所以他们就选了他们以前有威望的同学。可是老师说:我们也可以选自己,只要你觉得你能帮助老师管理好这个班级。我想了想就站起来说:那我选自己。同学们都面面相觑。老师说:好,你有当班长的愿望;那你现在就来告诉大家,你为什么要当这个班长、怎样当好一个班长?我想了想说:虽然我只是读了三天的幼儿园,但是因为我的妈妈经常帮人补习,所以我知道怎么学习;并且因为我经常当小老师教小浩浩他们学习,所以我知道怎么教同学学习。哦?那我们的简简同学实在是太厉害了,你能演示一下给老师和同学们看看吗?你是怎么教同学学习的?我的老师问。我走下座位,到黑板上写下两个字,顿时连老师和同学都吃惊了,因为他们没想到我会写那么好的粉笔字。接着,我从讲桌上拿起教鞭,说:现在,我就是你们的老师,请大家跟我读这两个字:“简——简——”。下面的同学果然都跟着我读:“简——简——”。我发现有一个同学没有专心,似乎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走下去用教鞭敲着他的桌子说:上课要专心!我话刚说完,班主任老师就带领同学给我鼓掌,然后说:我们的简简同学真是天才,还没有当学生就已经当上了老师;好,就由简简同学担任我们的班长,带领我们多学习。
事后我听我们的班主任老师回办公室说起,办公室里的那些老师简直笑岔了气,说:现在的孩子都成精了!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回去告诉我的母亲,我的母亲也不相信,说:你真是这么做的?真是这么做的!是老师说的我们可以选自己。我为自己分辩。那我的宝贝女儿实在是太可爱、太厉害了!我的母亲深情地吻了一下我的额头。我终于放心下来,老师们的笑声那么怪,我还以为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3-21 16:23 , Processed in 0.11279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