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单白

《青春里的旧时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9-21 21: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章七十八  药盒
很快,手机上便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只有短短的三个字——对不起。
我并不认为南湘有任何给我道歉的理由,如果他真的要道歉的话,把这句对不起说给小丽听远比我更适合。
南湘那个木头,也不知是真的糊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哪怕我仅仅见过小丽寥寥数面,也能从那丫头的言行举止当中,看出那丫头深深喜欢着他。
我不相信一向聪明更是善于人际交流的南湘,会察觉不出小丽在喜欢着他。所以我唯一能得出的结论便是南湘在装傻。
在街上闲逛一会儿后,我还是在下午两点左右给顾瑾清打了电话,当然所询问的事情便是江汉对于她怀上的孩子是个什么态度。
电话里的顾瑾清出奇的选择了沉默,过了许久才轻声道:“楚戈,你先来我家吧。”
好在我现在正在市区,距离顾瑾清的家本就没有多远的距离。闻言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而去。
“瑾清,江汉他怎么说?”刚一进屋我便急忙道。
“江汉,江汉他还能怎么说?完全就是不想担负责任。除了让我把孩子打掉又会说什么?”
“那你真的要打掉?可是……”
“别说什么不可不可是的。我还没有结婚,你总不能让我挺着一个大肚子去当别人的新娘吧?”顾瑾清极不耐烦的打断了我嘴里的话。
我变得哑口无言。我明白,要是我处在如今顾瑾清的立场上,恐怕会做出和她一样的选择。毕竟谁也不愿意去娶一个带着小孩的女人当新娘,将来更是用自己的钱去抚养别人的孩子。可是真的要这样做的话,未免太过残忍,毕竟顾瑾清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无辜的。
看着顾瑾清越发阴沉的脸色,作为她的好姐妹,我当然希望她能收获属于她自己的完美幸福,同时也不希望她因此而受到丝毫的委屈。可是在这件事上,我除了一个劲的去安慰她,连一点忙都帮不到。
顾瑾清再次沉默了下来,我完全是没话找话道:“瑾清,你真的决定这样做了?”
“恩。”
“那什么时候去呢?”
“我也专门询问过医生,医生说我现在的情况还不到七周,完全能采用药流毕竟伤害小。要是超过七周,只能选择人流了。”
我估摸着时间,也不知顾瑾清怀孕到发现过去了多长时间,于是开口道:“可能就在这几天吧?”
这次顾瑾清再也没有开口回答我,只是默默点点头。
随即顾瑾清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咬牙切齿道:“不过这件事可不会就这样简单的算了。我顾瑾清的字典里可是从来就没有算了这两个字。”
“那你打算怎么做?”
“江汉不是说他多有能耐?我这次要让他一辈子都别想抬起头。”
听着顾瑾清这阴冷的口气,我浑身一阵激灵,“顾瑾清,我不管你要怎么报复江汉这个人渣。但是我要你答应我,千万别做出什么傻事。”
“放心好了,我可不傻。为了江汉这种人渣还不值得。”
明明这只是顾瑾清一句安慰的话语,听在耳里更加让我感觉到一阵阵胆寒,仿佛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在预示着什么。
看的出来顾瑾清的情绪极为激动。我本想把此事告诉左治,让他安慰安慰顾瑾清。可随后一想,恐怕现在顾瑾清根本就不想听到关于左治的任何消息,所以断然不能让左治安慰她。
所以我也只能作罢。
而且这事实在也不好声张,自然知晓的人越少越好。
“好了楚戈,我知道你担心我。真的没事,我会自己处理好的。倒是你,我觉得应该尽快和南湘……楚戈,你没事吧?”
我却是扶着额头靠着墙面缓缓蹲下。就在刚才,脑袋突然传出一阵撕裂般的痛楚。好一会儿我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没事,你也知道我的头疼症经常会发生,我早就习惯了。”
“这怎么能习惯?我记得之前一段时间你都是好好的,怎么如今又开始喊头疼了?难道说你并没有按时服药?”
“本来最近感觉情况好了很多,便停药了。”
“你说你呀,都这么大了,还一点都不让人省心。药物哪能是你想停就能停的?你现在头还疼不?”
顾瑾清说着便绕着我周围仔细打量起来,嘴上仍旧是不肯放过我的意思,“你忘记医生给你说的话了?因为你的病情需要依靠药物长期治疗,不然会越发严重的。?”
一时之间我也有些被顾瑾清这严阵以待的摸样给逗乐,此时心里还是比较高兴的,还好顾瑾清的注意力已经成功从江汉的身上转到了我的身上。
“好啦。既然我现在好好的站在你面前,肯定已经能活泼乱跳了。我也是因为之前买的药已经吃完了而且感觉整个人也没事了,这才没有继续去医院拿药。”
“那你快到医院拿药去,需要我陪你么?”
“不要不要,我又不是什么小孩子。”
“你啊。你知不知道现在几乎我们所有的人都在担心你?你倒好,完全不操任何的心,感觉就像是没事人。”
……
……
恐怕我对医院的熟悉程度,都快赶上自己的家了。轻车熟路的先是挂号,然后找医生开处方单,最后再到柜台处取药。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丝毫不拖泥带水。甚至和站在柜台里负责给病人抓药的医生已经熟络起来。
“楚戈?好些天都没见着你了。最近睡觉还做噩梦么?”
“相比于以前的日子,自然也好上很多。”
“有效果就好。总之你的病情,需要长期服药才能见好。”
我笑着从医生的手里接过这个名叫利培酮的药盒。早在九年之前,这种药物便融入了我的生活,仿佛化作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我想了想还是掏出了手机给左治发去了一条只有几个字的短信。
“顾瑾清又哭了。”
放下手机的那一刻,我感到全身一阵轻松。我相信左治一定会有办法的,就像从前那样,每当顾瑾清的脸上挂着泪痕的时候,他总是有办法把顾瑾清逗乐。
 楼主| 发表于 2016-9-22 16:30:23 | 显示全部楼层
章七十九  前奏
2006-6-12
……
……
和经历过的无数个日子那般,白安瑶的身影总是会按时出现在涌动着薄雾的晨曦中。像是早就排练到无比熟悉的话剧演员那般站在我家楼下。
其实从上小学开始,母亲便是因为不放心我独自去学校再加上从家里走到学校差不多需要半个小时,于是母亲便让白安瑶每天接送我。
那时初中部和小学部还未合并,分属两个校区。白安瑶本来要比我高两届,所以在白安瑶去初中部学习的时候,母亲这才给我买了一辆小巧的自行车。
也许是早已养成的习惯,哪怕是如今,白安瑶的身影总是会在每个清晨里准时出现在我楼下,不管刮风还是下雨。
眼见我出现在楼道口,白安瑶从车兜里掏出紧紧包裹在毛巾里的牛奶递到我面前。
“就知道你还没吃早餐,刚泡热乎的也不烫,你赶紧喝了吧。”
我从白安瑶的手里接下散发着温暖气息的牛奶,掏出吸管慢慢吮吸。
白安瑶的单车是一辆纯黑色的山地车,在加装上可以乘坐的后座椅后,顿时变得异常难看。我也和他抱怨过不止一次,我说既然如今我自己都有一辆单车了,你何不把后座椅给取了?看上去特土。
他笑了笑,没准以后你还需要呢?
总之在多次劝说无果之下,我也由着他去了。记得有一次,我和南湘某次回家时,车前轱辘被扎,第二天便是由白安瑶送我去的学校。
和白安瑶缓慢骑行在上学的路上,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楚戈,你应该到这个月月底就要期末考试了吧?复习的怎么样了?”
“别的课程都没问题,只是英语有些困难,不仅是需要牢记单词,更是需要熟练的掌握语法。”
白安瑶沉思片刻,“这样吧,这几天我就给你补习一下。希望能对你的英语成绩有所提高。”
“可是你不是十七号就要中考了?再耽误你自己的复习时间怎么能行?”
“放心好了,你对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对于要复习的内容我早已经烂记于心。”
……
……
下课铃声响起,我收拾着课桌上散乱的课本准备回家,顾瑾清突然神秘的凑到我面前。
“嘿,楚戈。明天的足球比赛。你想好准备支持谁了么?”
“这关我什么事?我又不喜欢看足球。”
“啧啧,你先别把话说得这样满。据我所知,你喜欢的南湘也会参加哦。”
一时之间我惊讶的看向顾瑾清。
关于要举行这场足球比赛的事情,早在上个月的时候,便在同学之间传的沸沸扬扬。一些班上的男生,比如说陆之昂,更是在班上扬言要在场上狠狠的修理下平常那些看不顺眼的人,所以班上的那些男生也是最高兴的一批人。
今天在班会课上的时候,老罗更是鼓动那些报名参加足球赛的男生,一定要为班集体荣誉争光,争取获得好成绩。
这次的比赛,和以往那些举行过的比赛都截然不同。不仅是我们几个同年级的班级会参加,更有初一、初三的班级会参加。赛程算得上是异常的热闹,恐怕也只有在召开运动会的时候能有这样热闹的气氛。怪不得班上的那些男生,一个二个的都像打了鸡血似得。
尽管需要等到月底才会进行考试,可是班上的很多同学,早在这个月月初的时候便开始了复习准备。就连平时那些不爱学习的男生,比如简子均、左治他们都待在教师里安静看着笔记。
所以老罗的意思是,趁着这场难得的比赛,让大家好好的放松情绪,这样才能在考试中考到一个好成绩。
说实在的,从这个月开始。一些像体育、音乐、计算机之类并不重要的课程,早就被取消换成语文、数学、英语之类的课程。那些老师对外一致宣称要不就是感冒了,要不就是脚被扭伤了。总之一句话,类似体育、音乐之类的课程是上不了了。
于是,我便听顾瑾清这个二货抱怨说,要是我们的课程老师都是体育老师他们就好了,这样经常性的感冒,连课程都不用上了。
我呵呵她一脸!
“怎么你还不相信南湘会参加?”顾瑾清随后又道。
我确实不太相信南湘会参加这个比赛,毕竟我是清楚南湘并不喜欢踢球,他的唯一爱好便是抱着一堆书待在图书馆里。南湘和我约会的时候,去的最多的地方也是图书馆。好在环境安静胜在没人打扰。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养成了一种习惯。看似待在图书馆里安静的看书,实则偷偷关注着坐在身边的南湘。见他时而轻抿嘴唇面露喜色时而眉头紧皱露出深思的摸样,心里渐渐的被一种陌生的感觉充斥着,不过这样的感觉能让我感受到身心的愉悦。
“南湘他不喜欢打球的。”
“真的好奇怪。”
顾瑾清露出思索的样子,“可是我听乔桐再三保证说这个消息绝对没假。”
“我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踢球又不关你的事,这样上心干嘛?”
“还不是因为左治要参加?”
“好吧,我怎么能把这事给忘了。可是你和乔桐走得如此之近,真的不怕左治一言不合休了你?”
“他敢!老娘可不是吃素的。”
顾瑾清先是以恶狠狠的语气阐述出她对左治的绝对领导权,随后语气缓和道:“当时左治、陆之昂简子均他们都在场。”
“原来这样。”
既然乔桐都在说南湘一定会参加这个比赛,想必一定没错了。只是不知道到时候是他踢球呢?还是球踢他?
不过我还是蛮期待的。
“楚戈,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顾瑾清轻飘飘说完后,小心翼翼的注视着我。
我顿时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奇的看着顾瑾清,仿佛此时站在我身边的人不是顾瑾清本人。毕竟顾瑾清给我的感觉里,她就是一个说话不经过大脑的二货,什么时候开口说话的时候竟会变得如此小心翼翼了?
“你要死啊?一脸便秘的样子?”顾瑾清忍不住捅着我的腹部。
“好吧好吧。我错了。这样你总该说了吧?”
“是陆之昂特意去找乔桐打听这个消息的。”
 楼主| 发表于 2016-9-23 22: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章八十  序曲
“陆之昂为什么要这样做?”
在询问着顾瑾清的同时,我也在询问着自己。
之前发生的一件事至今令我印象深刻,准确说来,是关于陆之昂的。
会记得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除了那天刚好是一年一次的愚人节之外,更重要的是在这天里,有一个我所喜欢的人,他站在夕阳的余晖中,捧着由阳光所编制的精美花环戴在我头上,让我当他的女朋友。
我似乎能看到,就在这夕阳余晖的尽头便停靠着一辆插着白色翅膀的金色马车,只等着我坐上去。
是的,我是如此的记忆深刻乃至刻骨铭心。我甚至奢望过想要把当时南湘脸上哪怕最细微的表情变化,也深深的镌刻在脑海中永世不忘。
显然我是忘记了。哪怕是心脏里彼此紧挨着的两个心房——左心房,和右心房。
一个住着快乐另一个却住着悲伤。快乐时不要笑得太大声,不然会吵醒旁边的悲伤。
所以意外降临。
事件起源于那个看似从高空意外坠落然后摔得粉碎的水晶球。
一说起这事我心里还挺郁闷的。愚人节的时候陆之昂还托林珃带话给我,让我放学后等着他,说有要紧的事要告诉我。好吧,虽说在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在校园里仔细寻找过他,但直到和南湘推着单车走出校门,也没有发现他的任何踪迹。
我被陆之昂放鸽子了,亦或是陆之昂压根就没有让林珃带话给我,我被林珃这丫头给骗了。
除了这两种推测,我心里再也想象不到任何别的原由。
但是第二天发生的事情,多少有些令我始料未及。
“楚戈,昨天放学明明见你是出去找陆之昂的,怎么到最后是你和一班的南湘一起出现?那陆之昂呢?难道没有和你在一起?”
面对着顾瑾清的疑问,我有种百口莫辩的错觉。
明明是出去找陆之昂的,最后却是和南湘一起出现。这事不管是谁见到,都会有和顾瑾清相同的疑问。
我实在是对顾瑾清不好开口,只得挑些不痛不痒的简要给概括一下。
“我没见着陆之昂,碰巧在车棚看到南湘,就这样一起出来了。”
“没见到陆之昂?这不可能吧?在你出来之前陆之昂一直都和我们待在一起。他见你一直都没有出来,这才说进去找你的。”
“为什么我会没有遇见他?”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也许是你刚好和他错开了吧?看他那小心翼翼又患得患失的摸样,可能还是想要给你表白吧?我还和许茗骆打赌说到时候你会不会和陆之昂一起牵着手出现在校门口。”
好吧,我没有见到陆之昂出现更没有听到他的表白。不过我却是意外得到了南湘的表白,你信不?
我拿眼睛斜视着顾瑾清的方向,怪不得在出校门的时候,见她和许茗骆鬼鬼祟祟的凑在一块儿,感情就在商量这事?
之后的某一天,具体是什么时候我不记得了,总之是一个还算明媚的午后,陆之昂的同桌林珃探头探脑的出现在我面前。
“嘿,楚戈,把陆子昂送你的水晶球拿给我看看,听说还能发出一段美妙的音乐。”
“水晶球?”
“对啊,就是里面还有一个会旋转的小人。听说在小人旋转的时候,水晶球里就会响起一段音乐。”
“可是我并不记得陆之昂有送过这样的水晶球给我,林珃你是不是看错了?”
“愚人节的时候,我就注意到林珃藏了一个水晶球在课桌里面,难道他没有送给你?”林珃狐疑的看着我,似乎在判断我是否在说谎话骗她。
“我发誓他没有送给水晶球给我,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
“奇怪,既然他没有送给你,那水晶球去哪了?”
此时听林珃反复提及水晶球的事,我突然想起墙边那个被摔得粉碎的水晶球,该不会就是林珃嘴里所说的那个吧?这未免也太狗血了。
我现在倒也有些相信了,毕竟之前顾瑾清也说过,一直都和她待在一起的陆之昂因为见我久久没有出现,这才进去找我的。不会是陆之昂他在找我的时候,刚好便看到了南湘和我吧?
说不定还真有这个可能。不过哪怕是这样,陆之昂也没有理由把这么漂亮的一个水晶球给摔了吧?反正如果是我,我铁定舍不得。
南湘应该也算得上是一个细心的男生,过不久他便送了一个同样精致的水晶球给我。球体里有着一层浅浅的白色颗粒。每当水晶球里的小人随着歌声开始缓慢旋转时,那层浅浅的白色颗粒便会被发条搅动飞舞其中,球体里的小小世界也像是下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
我倒是听乔桐无意之间提起,南湘为了攒钱买这个水晶球,已经是连续吃了两周的泡面。于是对这个来之不易的水晶球,我倍加珍惜。
此时我也渐渐明白,恐怕陆之昂会去询问乔桐,看南湘是否要参加这一次的足球比赛,恐怕还是抱着要在球场上和南湘一争高下的心思。毕竟,一个多月之前陆之昂写的那封另类情书,还被我小心的藏在书包的夹层中。
按说既然南湘已经对我表白了,我更应该尽快把这封情书还给陆之昂,好断了他的心思。当我把折叠整齐的情书捂在手心里都快沾满了紧张的汗水,仍旧不能下定决心。
管它的,反正陆之昂也不知道情书在我手里,不如就这样好了?
于是我再一次退缩了。
“因为他喜欢你呀。”
顾瑾清给予我一个意料之中的回答。我想,我终究是不忍心去伤害一个喜欢着我的人。
和往常不同的是,这一次放学回家,我身边除了固定的顾瑾清、南湘,以及厚着脸皮也要跟着一路的左治之外,多了个人——白安瑶。
顾瑾清和左治骑着单车走在最前面,中间是白安瑶。最后才是我和南湘。
南湘也在询问我关于考试的复习情况,在得知我英语不行的时候,也说着今天清晨白安瑶和我说过的相同话语。
不过此时我的整个心思并没有放在南湘的身上,我睁大了眼睛看着远远吊在左治后面的白安瑶。在经过一个转角时,他黑色山地车当中突然闪烁出一抹刺目的白光,照得我眼睛生疼。
 楼主| 发表于 2016-9-24 21:53:57 | 显示全部楼层
章八十一  圆舞
此时身体深处一阵颤抖并在顷刻之间传遍整个身体,像是刚从一场异常恐怖的噩梦当中惊醒,全身上下布满滑腻的冷汗。
如今已是十二号。而表哥白安瑶也会在这个月的十七号参加对于初中生来说极为重要,甚至能决定他们将来各自命运的中考。
时间真的所剩无几了。
仅有的五天,我甚至来不及去细细品味其中滋味便会仓惶过去。
我早已经习惯了白安瑶的身影踏破黎明前的孤寂,出现在每个荡漾着薄雾的晨曦当中。
夏季的一盒牛奶,冬季的两个鸡蛋。似乎这几年来我对于表哥白安瑶所有的回忆便只剩这些?
然而我心里却是明白,白安瑶对我所做的事,绝不仅仅是这些!
至少有白安瑶在不需要我去担心下雨了如果没带雨伞该怎么回家?
不需要去担心要是来例假了疼的完全不能挪动一步该怎么办?
不需要去担心要是在学校里被同学欺负该找谁倾述委屈?
……
太多太多的不需要去担心难以让我一一列举。
但我知道,一旦白安瑶离开,这些太多太多的不需要去担心,便会在顷刻之间化作一堆洋溢着五彩光环的泡沫,在微风的驱赶下,惊慌失措地逃离我身边。
回忆显得很平淡,但也格外的真实不是?
哪怕此时再次看到白安瑶单车上面加装的后座椅,也不会觉得只是丑陋不堪。只会感觉身子侵泡在微暖的洋流中,顺着蜿蜒而过的河道,歌唱着奔向大海的怀抱。
我想,我是幸运的。因为在我的身边一直都有着白安瑶安静的守卫。
我想,正是因为他是我表哥,所以母亲才会放心的把尚在年幼中的我,交到他手上。让他,守卫着我成长吧?
……
……
足球比赛讲究的是团队协作,更会在赛前定下详细的战术。除了最常见的十一人制之外,更有七人制以及五人制。而学校在考虑到场地、时间、人员等因素,便把这次的足球比赛定为五人制安排在了室内的体育馆内进行。
和常见的十一人制足球比赛相比,五人制更加灵活多变。通常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便能决定胜负。在时间的安排上也是格外的紧凑,先是每个年级的三个班角逐出第一,然后由这角逐出来的三个班里,再选出名次。
班上会参加的人也已经是定下来了,除了早就开始嚷嚷着要参加的陆之昂,便是左治、简子均、许述以及龚洛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