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806|回复: 7

非线性武侠小说《江湖!江湖!何处是归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8 20: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已完成
作品字数: 1000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作品版权: 不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低稿酬出版 正常稿酬出版 版权买断 
内容简介: 本小说共分两卷,上卷是九个看似毫不相干的人的往事和档案,串联起波澜不惊而又汹涌澎湃的江湖。
下卷是关于三个人的故事,通过三个人讲述一个残酷痛苦的江湖
作者自荐: 此小说上卷曾在香江出版社出版,名为《江湖遗失录》。后因该出版社出现欺诈行为解约,现仍在豆瓣上架,故而上卷电子版权已售,该书在香港出版时销量还不错。下卷是新原创作品,将武侠小说,文艺小说和非线性叙述结合,形式空前,故事好看。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作品目录: 卷一:七个男人和两个女人
赵登翰
杜敌
鬼面罗汉
张枫
程笛
樊屈
许暮眉
叶若晴
程微中
关于程笛断臂的民间假故事
关于杜敌之死的民间假故事
古文剑正传
笑菩萨的自白
叶若晴给樊屈的信
卷二:江湖!江湖!何处是归途?
尾声:那些固执的孤独的人
备注: 豆瓣阅读上卷全文(未重新校对):https://read.douban.com/ebook/12586148/
原上卷(《江湖遗失录》)豆瓣读书主页: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6602152/
本帖最后由 子非我 于 2016-1-27 10:26 编辑

卷一:七个男人和两个女人
赵登翰
(一)
赵登翰是为了名利而入江湖的。
他叫登翰,因为他要名利,他不是个读书人,但他有一颗登入武林翰林的野心。
十一岁的时候,他开始练武,没有人知道他师承何处,二十一岁的时候,他是“玄杀手”。
玄是因为他杀人从来没有失手过,可是没人亲眼见过他杀人。
现在他是玄剑山庄的庄主,他做了五年的庄主,没有人敢向他挑战。
从来没有。
他的脸很白,没有胡须,眼睛很小,很普通,在这个世界上你总是能看到他这样的普通人。
玄剑山庄只不过是赵登翰的宅第,它既不是门派,也不是商号,它的收入来自于各个在武林中名号不响的门派,赵登翰从来没有向他们要过钱,但是他们自愿把成百上千的银子送给赵登翰,因为他们怕他。
他们怕他把他们杀掉。
他们害怕一个能一夜杀死鬼面罗汉和笑菩萨的人。
他们害怕一个能把古剑门上下百口一夜屠尽的人。
他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他有钱很正常,你如果是这样的人,你也可以有钱。
但是他并不快乐,至少他的妻子是知道的,他的妻子是叶若晴,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一个出身于风尘的女人。
叶若晴这天本来想睡到中午的,结果刚一清早,丫头就把她叫醒了,因为有人要找赵登翰,而赵登翰这天正好不在家。
本来以玄剑山庄的声名,庄主夫人不必招待任何不想见到的人的。
除了今天这个人。
因为这个人自称是剑痴许暮眉的唯一嫡传弟子,而许暮眉是三十年前武林上一等一的高手,他的武功已经超越了少林、武当、峨眉三派的掌门,当时在武林中无人能及,除了消失不见的剑仙程笛。
这个人叫樊屈。
一个二十出头,还是个孩子的少年。
叶若晴看到樊屈的时候,樊屈彬彬有礼的对她笑了笑,然后开始打听赵登翰。
眼前这个少年看起来波澜不惊,但是叶若晴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这个人是来找赵登翰挑战的。
从来没有人找过赵登翰挑战,他是第一个,也是最年轻的一个。
樊屈看着叶若晴的脸,脸红了。
叶若晴看着樊屈,笑了。
(二)
樊屈留宿在了玄剑山庄。
夜,风轻,月明,蝉叫。
樊屈觉得很不自在,他可以住客栈,可以露宿,都没关系,但是他只要一住在别人家里,就浑身的不自在,可是他又必须要留下,因为他知道他如果不留下,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赵登翰。
他想睡觉,但是怎么躺着都不舒服,有人敲门,他的肌肉绷得很紧。
蝉还在外面叫。
“谁?”
“少侠睡了吗?”
樊屈听到是叶若晴的声音,肌肉松弛下来,他下床把油灯点燃,开了门。
门开了,叶若晴猫一样溜进了门里,把门关上,理所当然的坐在了樊屈房里的凳子上,背对着樊屈。
等到叶若晴坐下,樊屈还是保持开门时的样子,一动不动。
叶若晴也一动不动。
终于樊屈走近了叶若晴,也走近了叶若晴的一对眼睛。
人,怎么会长出这样好看的一双眼睛。
她的眼睛,也在看着他的眼睛。
叶若晴微笑了一下。
就在叶若晴微笑的时候,樊屈仿佛听到了她轻柔的微笑从洁白的牙齿中敲击出来的声音,这声音甚至夹杂着她的呼吸和香气,就打在樊屈的脸上。
今天晚上为什么这么热,为什么这么静。
樊屈的脸又红了,同时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某一部分突然地发生了变化,他不敢再看叶若晴,他害怕碰到叶若晴的眼睛。
他是个成年男人了,而且很健康。
一个健康的成年男人总是很难拒绝女人,尤其是美丽的女人。
所以当叶若晴的手划在樊屈的脖子上的时候,樊屈只能抱住了叶若晴,这时候叶若晴也抱住了樊屈。
同时油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明亮的月光从窗外直接打进来,打在两个人的身旁。
夜还是那么热,那么静。
蝉还在外面叫。
叶若晴和樊屈一同走近了屋子里唯一的一个床。
一个健康的男人和一个美丽的女人,在又静又热的屋子里,还能做什么呢?
可是樊屈却突然一下子推开了叶若晴。
叶若晴还是微微的笑,她并不嗔怪这个可爱的年轻人,而且自顾自地一边笑一边要把鞋子脱下来。
可是还没等叶若晴脱掉一只鞋,她的脖子上已经多了一把刀。
这把刀是她的刀,在叶若晴脱鞋的一瞬间,叶若晴从鞋底抽出了一把匕首,匕首刺向了樊屈的天突穴,可是这把匕首还没有刺到目标,早就脱了手,等到叶若晴再看到匕首的时候,她的匕首已经架在了她自己的脖子上,而匕首拿在樊屈的手上。
“你做什么?”樊屈把匕首往外挪了一寸。
“我拿着一把刀,准备扎到你的脖子上,还能做什么。”
“我不懂。”
叶若晴没有说下去,樊屈看到她仿佛流泪了,可是他也不确定她是不是流泪。无论她是不是流泪,在一个又静又热的夜里,一个美丽的女人想要杀你但是没有成功,你又能把她怎么办呢?
樊屈只能放下匕首。
窗外的蝉不叫了。
过了好一会,叶若晴道:“我想杀你,是因为你要找赵登翰比武。”
“我并没打算和他性命相搏。
“你若是赢了,他就一定会死。”
“至少他不一定会输。”
“他也不一定会赢。”
月光只好落在他们俩的背后,可是夜还是那么静,还是那么热。
(三)
叶若晴第一次见到赵登翰的时候,赵登翰正好在翠红楼喝酒,翠红楼是一个普通的名字,几乎每一处都可能有这样的一个妓院。
赵登翰左右各有一个女人,她们在陪赵登翰喝酒,赵登翰搂着她们,但是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喝酒,眼睛盯着前方,一动不动。
叶若晴走了过去,想给他敬一杯酒,可是叶若晴把酒杯举起来的时候,赵登翰却还是一动不动,当她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这是叶若晴从来没遇见过的事情。
她看着赵登翰,怜悯他。
这样一个男人是不应该被怜悯的,可是叶若晴知道,这个男人一定是个值得怜悯的男人。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叶若晴只是看了赵登翰一眼,唱了一句。
就因为这一眼,就因为这一句,赵登翰放下酒杯,推开了左右两边的女人,站了起来。
“你陪我。”
叶若晴笑了,她想要了解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就一定会对她敞开心扉。
她成功了,至少,她在那一夜了解了这个男人的身体。
第二天早上,叶若晴比赵登翰起来的早,她看着赵登翰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在她面前睡着,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孩子一样的男人是武林中的风云新秀,他一个人单枪匹马杀死了鬼面罗汉和笑菩萨,人尽皆知。
可是他并不快乐,因为他有心事。
叶若晴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心事。
直到赵登翰强行将叶若晴从翠红楼带走,从那以后叶若晴再也没有回去过翠红楼。
那时候,赵登翰正要准备杀古剑门门主,厉恨奇。
厉恨奇的古剑七式在武林中享有盛名,他所使的古苍剑更是传世名剑,这一战赵登翰本没多少机会活下来。
可是赵登翰却异常兴奋。
杀手本来不应该有名字,越不出名的杀手越是凶险的杀手,因为他们可以随时出手,随时变换身份,没人知道他们是谁。但是赵登翰不一样,赵登翰在杀人之前要设法告诉全天下自己要杀的人是谁,因为他杀人是为了成名。
没有人愿意雇他,因为雇他杀人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正常的雇主并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
可是第一个雇他的人并不后悔,因为这个人雇他杀鬼面罗汉和笑菩萨,而鬼面罗汉和笑菩萨果然都死在了他的剑下,鬼面罗汉挨了两剑,笑菩萨挨了一剑。
三剑毙掉他们的命,在武林中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所以赵登翰成名了,顺理成章。
赵登翰三天没有喝酒,并且用三天的时间告知天下他要杀厉恨奇。
可是三天到了,厉恨奇并不在家,于是他又等了三天。
又三天过后,厉恨奇回到了家,他是被一个中年人背回家的,背回家的时候他已经死了,那个时候赵登翰刚到厉恨奇家。
中年人对赵登翰说:“你要杀他,他已经死了,你可以把他当做是你杀的,因为没有人知道我杀了他。”中年人说完就走了。
第二天,古剑门上上下下一个活人都没有留下,这些人都是赵登翰杀的,赵登翰杀完了他们,就回到了家,抱着叶若晴的腿,哭了起来。
叶若晴摸着赵登翰的头,让他哭,等他哭完了之后才问他:“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因为我杀不了厉恨奇了,所以我只能杀他们,虽然他们不会武功,可是我杀不了厉恨奇,也只好杀了他们。”说完赵登翰又哭了起来,那一天叶若晴觉得赵登翰实在太可怜了,所以提出要和他成亲。
成亲之后,赵登翰就因为杀死厉恨奇又一次扬名天下,这个时候,已经有人管他叫“玄杀手”了。
再后来,就有了玄剑山庄。
(四)
没人知道赵登翰是怎么一夜杀死鬼面罗汉和笑菩萨的,除了两个人,一个是赵登翰自己,另一个是叶若晴。
在赵登翰喝醉的时候,他讲给了叶若晴。
赵登翰刚出道的时候,没有钱,没有地位,没有住,没有吃,只有一把剑和一条命。
他用剑把“替人杀人”四个字刻在墙上。
当然有人看到,这个人可能觉得这个赵登翰很有意思,于是给了他一个机会,一笔巨款,去杀鬼面罗汉和笑菩萨。
鬼面罗汉和笑菩萨是夫妻两个,行踪神出鬼没,难以琢磨,赵登翰接到要杀他们的任务的时候就把“替人杀人”四个字抹掉了,改成了“我要杀鬼面罗汉和笑菩萨”。
他成功的将鬼面罗汉和笑菩萨引了出来,他们在他睡觉的时候在他枕头边留给了他一个字条:
次日未时城南二十里茶棚,笑菩萨。
睡觉的时候在枕头边给他留下一个字条,这就意味着他们随时可以在他睡觉的时候取他的性命。赵登翰在鬼面罗汉和笑菩萨心中,已经是个死人。
去,还是不去。
为什么不去?
未时,城南二十里。
这里的确有一个茶棚,茶棚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茶棚的老板是一个和蔼的小胖老头,他一边招呼着赵登翰坐下,一边笑嘻嘻的去摸赵登翰的钱袋,赵登翰厌恶的躲闪开。
“客官,要点什么?”
“给我一壶清茶。”
茶上桌了,赵登翰倒了一杯,送进口里,烫到了嘴,他并没有跳起来,也没有大叫,而是硬着头皮喝了下去。
别人都是杀手去找目标,可是在他却需要目标来找杀手。
等到茶凉了,申时到了,茶棚里的人走了一批又一批,可是还是不见鬼面罗汉和笑菩萨的影子,已经一个时辰了,赵登翰把字条拿出来看了又看,发现的确是未时无误,可是的确没有人来,赵登翰起了要走的念头。
他们约自己未时,可是他们没有来,他们没有来,自己就可以走,但是他如果走了,可能再也遇不见那两个人了,如果遇不到他们,这个杀人的任务就不可能完成,第一单生意就真的砸了,那么不会再有生意上门了,所以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
申时过的很快,酉时马上就到了,茶棚里已经没有了人,但是鬼面罗汉和笑菩萨还是没有来,茶棚老板走到了赵登翰面前。
“客官,小店到了酉时可就不营业了,你看天都要黑了,要不咱把茶钱结了走吧,小老头是实在对不住您了,我也得睡觉了。”
天的确已经黑了,赵登翰想,如果他们真的想找自己,肯定还会再出现的,不如先回去客栈,所以他扔下十个铜钱,拿起剑走了。
没走十步,赵登翰就一个趔趄差点趴在地上,用剑支撑住了身体。
小老头老板默默地走到了赵登翰面前,把上衣脱掉,露出了肥腻的肚子,道:“你不是一直在等我吗?”
“你是鬼面罗汉?”
“小老头不是鬼面罗汉,小老头叫笑菩萨。谁规定男的就得是罗汉,女的就应该是菩萨啦?哈哈哈,我是笑菩萨,我的老婆是丑八怪,她叫鬼面罗汉。”小老头说完,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你才是丑八怪!”茶棚附近的一颗大树居然说起了话,这个大树把树皮脱了下来,走到了笑菩萨和赵登翰面前。
“老娘就是鬼面罗汉,罗汉是唬人的,鬼面才是真的,老娘瞬息万变,你想啥老娘就能易容成啥,老娘一直易容成你身旁的大树,想要杀你的时候,只需要向你一扑,你就小命呜呼了。”说话的人走近了,赵登翰才看到她的正脸,她是一个满脸刀疤的中年女人,虽然丑,但是身材十分好,假如把这个女人的脸挡上,赵登翰实在想不到她满脸刀疤的样子,也想不到她应该是个中年女人。
“哈哈哈哈。”笑菩萨继续笑,一边笑一边说:“小老头今年五十有一,老婆娘今年四十有三,我们俩已经将近十年没有在江湖上走动了,没有想到居然有人还惦记着我们俩的性命,我们俩当然要好好报答你。”
“我们要杀你简直易如反掌,可是我们不想杀你,你当然知道猫和老鼠的故事,猫吃老鼠之前都要玩弄个够嘛。”鬼面罗汉补充道。
“哈哈哈哈。”笑菩萨还是笑,“我在偷你钱袋的时候在你的茶中加了软食散,假如你喝完第一杯茶就离开,当场就会丧命,如果不随便走动的话,每过一个时辰毒性就会减轻一分,三个时辰之后毒性就会消失,本来你再坐上一个时辰毒性就会自己退去,随便你怎么走都不会有事的,我们也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可是你偏偏现在就要走,所以你毒发了当然不能怪我们,哈哈哈,你虽然不会死,但是想要恢复行动至少需要五个时辰,在这五个时辰里,你就只好当我们小老鼠啦,哈哈哈,你说说你还有更好的主意吗?”
赵登翰只好听着。
他害怕极了,他想求饶,他怕死,不过他更怕求饶之后自己会死的更惨。
所以他只是用眼睛狠狠的瞪着他们,什么也不说。
“行,哈哈哈,那我们就快点玩弄你好了,早点玩,早点死嘛,你说是不是?”鬼面罗汉慢慢的向着赵登翰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藏在袖子里的短剑,“不如先把你眼睛挖出来吧,省得你看到自己的狼狈样,我这个人就是有一份菩萨心肠,哈哈哈。”
“不要啊!”
“哇!”
“不要啊”和“哇”这两个感叹词几乎是同时发出来的,“不要啊”是赵登翰喊出来的,“哇”是鬼面罗汉喊出来的,赵登翰喊出“不要啊”的时候闭上了眼睛,他害怕自己变成瞎子,可是他并没有变成瞎子,因为他听到鬼面罗汉喊了一声“哇”。
鬼面罗汉后背要害中了一剑,鲜血流了出来,倒在了地上,而刺伤鬼面罗汉的人居然是笑菩萨。
“贼婆娘,我今天终于有机会可以杀了你,说是这个小子干的,就说你们同归于尽,这么好的机会,你可不要怨我,哈哈哈哈。”笑菩萨笑完,将短剑刺的更深,而鬼面罗汉任由他将短剑越插越深,直到将剑从胸前透出,鬼面罗汉捏着剑尖,将短剑捏成两段,微笑着用最后的力气把捏下来的剑刃反手刺入了笑菩萨的咽喉。
只是一瞬间。
他们同时死了。
死的静悄悄。
他们死了之后,黑夜更可怕了,什么声音也没有,月光的倒影投射在地上的血泊上,发出惨淡的光。赵登翰出了一身冷汗,倒在了地上,他的头贴着地面,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五个时辰在赵登翰耳边缓缓地跳了过去,赵登翰站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两条腿软的像两根面条,但是他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把短剑从鬼面罗汉和笑菩萨的身上拔了出来,再把他们的尸体分开,把短剑埋在树林里,手里拿着自己的剑,然后倒在了地上。
第二天,过路的武林人士就发现了赵登翰和被他杀死的鬼面罗汉和笑菩萨。
 楼主| 发表于 2016-1-27 10: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繁体出版也是可以的,因为上次的繁体合同已经解除
 楼主| 发表于 2016-2-10 15: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樊屈离开了玄剑山庄。
樊屈走出玄剑山庄的时候,叶若晴感激的对他点了点头。
“樊少侠,保重。”
保重,好重的一句保重。
他实在不敢承认,就在这短短一天里,他居然爱上了叶若晴,这个别人的女人。
樊屈在酒楼上喝酒,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喝酒。
他倒了一碗,一饮而尽,感觉到酒的味道烫伤了他的舌头和喉咙,一直烧到他的心里,胃里,这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体验到的。
心可以被烫,终究不会被烫伤。
就在他喝第二碗的时候,一个结实的矮子走进了酒楼,他的身上有很重的杀气,就在樊屈前面的桌子上坐下。
他仿佛在等什么人,好像这个人非常的重要。
樊屈还在喝酒,他在喝第三碗和第四碗,喝到第四碗的时候,樊屈知道自己有点醉了。这时候有一个拿着钩镰枪的大汉走了进来。
钩镰枪是行兵打仗的兵器,这个人居然用它作兵器,一寸长一寸强,可见这个人的武功以刚猛为主,而刚才杀气很重的矮子手里拿着的是一个钉锤,这种外门兵器不仅刚猛,而且灵活。
酒楼马上就要不平静了。
使钩镰枪的大汉果然走到了拿钉锤的矮子面前,坐下了。
他们说话的声音并不小。
“雷越,你满身都是杀气,什么意思?”这是使钩镰枪的大汉说的,看来矮子叫做雷越。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雷越,就是铁锤定江南雷越。
“房南,你抢我两个小妾,还断我生意,你说我有什么意思?”雷越道。原来大汉叫做房南。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一个房南,铁钩挂江河房南。
“住口。”房南握紧了手中的钩镰枪,“你小妾是自愿跟我走的,反正也是你抢来的,我干她你干她还不是都一样?至于你的生意,不就是贩卖人口吗,这等营生,老子断了是为民除害。”
“呸!”雷越抬高了嗓子喊道:“你他妈既然觉得脏,为什么自己接着我干了起来,你个王八羔子,不怕江湖中人耻笑吗?”
江湖中这两个响当当的英雄人物,原来做的是抢民女,贩人口的生意。
这个酒楼里坐了许多的江湖中人,他们说的声音明明已经够大了,可是好像并没有人听见。
这时候樊屈肯定是喝多了,所以大笑了起来:“铁锤定江南,铁钩挂江河,原来是这种货色,在下可是真的见识到了。”
“你是什么东西?”雷越问道。
“不如你们问问我的剑。”
雷越和房南没敢继续接话,从来没有人敢在他们面前这么说话,一个敢在他们面前这么说话的人,心中怎么可能没有把握,一个有把握杀死他们的人,他们又怎能不害怕。
这时候酒楼里的人大多逃掉了,只剩下几个躲在远处准备看热闹的人。
“你说谁能赢?我看这个少年不简单啊。”
“可是雷越和房南都是成名的高手了,这个少年我们见都没见过,估计赢不了。”
“不管了,快看快看,好像要开打了。”
“啊?你别挡着我啊。”
在樊屈面前,雷越和房南成了同一战线。
樊屈的头还晕,假如他们俩一起动手,自己凶多吉少。
但是英雄已逞,只好继续逞下去。
雷越和房南不动手,樊屈也不动手,三个人就这样站着。
“叮当……”
雷越房南和樊屈几乎是同时发动的进攻,但是双方还没有交上手,房南大喊了一句:“慢。”所以三个人又同时停了手。
房南这时候额头已经冒了冷汗,嘴想要张开说点什么,可是没有张开。
雷越张开了嘴:“那是……杯子……是杯子的声音,我们俩没动手,你也没动手。”
原来刚才叮当一声是看热闹的某个人打碎了在桌子上的酒杯,这样一吓,三个人又各自退回到原先的位置上。
樊屈的酒完全清醒了。
雷越和房南害怕了,他们步步后退,从刚才少年进攻的速度来看,他们已经知道自己绝不是对手,假如这场仗真的打起来,他们凶多吉少。
幸亏这时候有一个人救了他们。
有一个人走进了酒楼,喊了一声:“住手。”他们看到了这个人,就知道这场仗打不起来了。
这个人走到了三人中间,问雷越和房南:“雷大侠和房大侠为什么要和一个后辈过不去呢?”
雷越道:“我们不是想和他过不去,是他和我们过不去,既然您来了,我们就放了他一马,这场仗不打了。”
雷越说完,又用钉锤指着樊屈道:“小子,赶紧谢谢赵大侠救了你吧。”
雷越说完,就带着房南离开了,看热闹的人一见没有了热闹可看,也就散了。这时候樊屈才看清楚了这个人,这个人面白无须,眼睛很小。
“你是赵登翰?”樊屈问。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9: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樊屈和赵登翰在酒楼上喝酒。
赵登翰道:“这种事江湖中多得很,少侠要是总是这样行侠仗义,恐怕今生今世也未必管的完。”
樊屈道:“管不完也要管,等到在下有了赵大侠的境界,或许就不会管了。”
赵登翰还是笑:“不知少侠师承何人?”
“无门无派,无师自通。告辞。”
“那少侠至少要告诉我名字。”
“樊屈。”
樊屈离开了酒楼,这一刻他也看清了真正的江湖。
这些师父从来没跟他提过,他的师父除了练武,什么也没告诉过他。
他想回去找师父,可是师父交代的事情还没有完成,他又不能去找师父。
所以他只好回到了玄剑山庄。
其实不是因为他一定要回去,他本来不想回去,可是有一个原因让他不得不回去。
因为赵登翰托人传给他一张字条:“速来决斗,否则叶若晴死。”
叶若晴明明是赵登翰的妻子,但是赵登翰却用自己的妻子留住了樊屈,接到了这张纸条,樊屈知道他一定要回到玄剑山庄,别无选择。

 楼主| 发表于 2016-2-16 21: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樊屈到了玄剑山庄的时候,赵登翰正在玄剑亭背对着他。
玄剑亭是玄剑山庄里风景最好的地方,旁边种满了奇花异草。
樊屈到了玄剑亭,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
“因为你本来就是要和我比试的。”赵登翰回过头来,“而且,叶若晴是我的妻子。”
“她是你的妻子,可是你居然要杀她,你也知道,她为了你甚至可以付出自己的身体。”
“正因为她是我的妻子,所以我不允许……”
“你知道我和叶若晴什么都没有,你只是需要一个机会证明你自己。”
赵登翰面露痛苦之色。
“我们开始吧。”
“拔你的剑。”赵登翰拔出了剑来。
“叶若晴呢?”樊屈也拔出了剑。
“你会知道的。”
赵登翰刚出第一剑,樊屈就倒下了。
他的肩膀被刺穿。
“你赢了。”樊屈道,“叶若晴在哪儿?”
“你要知道?”
赵登翰道:“好!”
赵登翰把玄剑亭旁的一堆花草用剑翻开,里面露出了一个人体的轮廓,赵登翰把人形了泥土去掉,一个尸体就从泥土中显露了出来。
是叶若晴。
樊屈的肩膀还在滴血,他握紧了手中的剑。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为了你能安心出手。”
“你真的要我出手?”
“我要你出手。”
“好。”
好字还没有落地,一剑,只有一剑,一刹那间,樊屈出了剑。
“你是畜生。”樊屈道。
等樊屈站定在赵登翰的身后,樊屈才开口骂他。
“你……叶若晴……是自愿……为我而死的,你……赢了我……但……还是输了我……我终于……还是……赢了一回……”赵登翰说这些话的时候,身体还是连着的,等他说完,他的身体已经断成了两段。
赵登翰的两段身体跌落在泥土里,泥土上除了有他的血,他的内脏,他的雄心壮志,还有樊屈的眼泪。
樊屈抱着叶若晴的尸体从玄剑山庄消失了。
雨停了。
雨停了之后,玄剑山庄也从此消失了。
发表于 2016-2-19 11: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开头,叙述的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6-2-19 11:3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初夏 发表于 2016-2-19 11:01
看了开头,叙述的不错。

谢谢支持!
发表于 2016-2-22 18: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超级好看的俄罗斯侦探小说《克里姆林宫第一夫人》
http://http://www.bookob.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73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1-21 13:19 , Processed in 0.12822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