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552|回复: 7

《思念成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 13:2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已完成
作品字数: 1000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作品版权: 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无稿酬出版 低稿酬出版 正常稿酬出版 高稿酬出版 版权买断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充满回忆性的杂文集,或感伤或激情,用真实的笔触记录了我与流浪猫们的生活点滴。我因为失业待业在家,与文学相伴,却在无意间邂逅了流浪猫花头,原本对猫嗤之以鼻的我却被花头惊艳得无法喘息,对猫的好奇心一发不可收拾。在与花头的不断相处中,我从一个讨厌猫,对猫抱有偏见的人变成了一个爱上猫,对猫怜惜的人。这期间发生了种种愉快、无奈、惊险刺激的各种故事,其中我又通过花头认识了黑加仑、小点、大点、虎子等流浪猫咪,并观察他们、与他们每天交往、相处。分享他们的小秘密,藏住他们的小心计。在朝昔相处中,我对猫有了自己独特的认识,并走进了帮流浪猫找家的庞大慈善事业里。各中艰辛,只有自己体会。
就在我决心收养花头和黑加仑的时候,永别的悲歌却突如其来。残忍的现实,杀了我个措手不及……
作者自荐: 这是一部充满回忆性的杂文集,或感伤或激情,用真实的笔触记录了我与流浪猫们的生活点滴。我因为失业待业在家,与文学相伴,却在无意间邂逅了流浪猫花头,原本对猫嗤之以鼻的我却被花头惊艳得无法喘息,对猫的好奇心一发不可收拾。在与花头的不断相处中,我从一个讨厌猫,对猫抱有偏见的人变成了一个爱上猫,对猫怜惜的人。这期间发生了种种愉快、无奈、惊险刺激的各种故事,其中我又通过花头认识了黑加仑、小点、大点、虎子等流浪猫咪,并观察他们、与他们每天交往、相处。分享他们的小秘密,藏住他们的小心计。在朝昔相处中,我对猫有了自己独特的认识,并走进了帮流浪猫找家的庞大慈善事业里。各中艰辛,只有自己体会。
就在我决心收养花头和黑加仑的时候,永别的悲歌却突如其来。残忍的现实,杀了我个措手不及……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作品目录: -
备注: 求编辑跟我联系,我的联系方式qq2268753791
本帖最后由 云雀 于 2016-1-2 13:28 编辑

写在事实前面
作者:云雀
出版联系:qq2268753791
QQ图片20150824130303.jpg
   真不知道要不要写这本书。说他是故事还真不是瞎编的。但每次听到有人对猫有偏见和刺耳牢骚的时候,我都想把那个人一拳打扁。
   是的,你没听错,我喜欢猫,讨厌狗,讨厌讨厌猫的人。谁讨厌猫就是跟我过不去。
   我的两只猫:花头和黑加仑,被坏人所害,至今生死未卜。
   这本书,也算是最悲哀的纪念吧。
   有人是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变得越来越咽得下每一口恶气,可我不行,看不惯的就是看不惯,欣赏的我一定要帮到他。     就因为他是猫,一只简简单单,不掺杂人情世故,没有任何人际搅合在其中的猫,我才要奋力一搏,为了他们登高一呼!
QQ图片20150810135825.jpg
   世间本是平等的,但中国这边的动物生存现状不是我这样一个脆弱的人能够面对的。我不知道怎么的,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的素质丝毫没有升上去,不升也就罢了,还越来越次。最倒霉就是猫的地位,原本爱猫的北京人,却没有原则地将猫扔掉换成了狗。
   我是老北京,但我发现最没原则的往往就是这些老北京。外来文化就这么好吗?就算外来人口对北京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为什么要仍猫?还有一些外地人,来北京本就居无定所,连自己一口吃都顾不得,为什么要养猫?
   带着这些恐怖的问题,我们一起从70年代穿越至今,猫的生存依旧没有解决。
QQ图片20150810140611.jpg
   本书中的那些猫们,性格不一,但本质上都是良善的、细腻的、优雅的、讲原则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广大的中国人都恨猫,但从中国人的劣根性不难得知,中国是那种保定老印象并用固定眼光看问题的人种。他们没有自己的一定之规,往往趋之若鹜地胡乱跟风。今天猫流行,所有人都清一色地不管不顾地养猫,明天狗红了,所有的舆论矛头都指向猫,把狗捧上天,把猫贬损得一文不值……
   当你发现中国这可怕的劣根性时,你有的时候真的不像再在这个地方生存下去了,你会觉得你比流浪猫还累。
QQ图片20150810140854.jpg
   好了,发了这么多牢骚,我还是想把流浪猫的好展现给大家,我憎恨那些对猫有偏见的人,憎恨国家为什么不出台相关的监管机构和法律制度捍卫这些猫咪的权益!
   毛老师说“言论这种东西在中国是最没用的,因为中国政府最不在乎就是老百姓的言论!”
   可作为一个痛失心灵伙伴的我来说,除了写些骂街的文字,除了坐在办公室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偷偷敲击键盘,真的无能为力!
 楼主| 发表于 2016-1-2 13: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云雀
出版联系:qq2268753791
欢迎加入我的qq粉丝群258130784
QQ图片20150831170159.jpg
1
我当初是怕猫的
跟花头相遇之前,我是养鹦鹉的。
老北京,提笼架鸟,一派爷气也是有的。相反,那时的我跟大俗中国人一样,压根不喜欢猫,甚至带有极不和谐的偏激与偏见。
大家都知道“猫是奸臣,狗是忠臣”,但似乎故意避开“猫贵狗贱”的说辞。因为我养的是小型虎皮鹦鹉,对兽类是避之不及,看之色变。别说我家的鹦鹉看见猫狗后有多么的夸张、惊魂未定,就连我也是吓得犹如惊弓之鸟。
QQ图片20150810141115.jpg
怕猫、对猫有极深的误解、偏见,对兽类的不屑一顾以及从小对鸟类的热爱,让我陷入了一种贬低猫咪的怪圈。误会产生了,而且是20多年。试想,一个20多岁的人,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对原本讨厌的猫咪忽然改变态度,甚至抱有极大的好感与美妙的幻想?
在没有接触过任何地上跑的四脚生物之前,我都是和笼子里的家伙们打成一片的。
直到我失业在家。
说好听点就是当编剧,说难听点就是开始了没羞没臊的生活。也不知是谁给我买了个摄像机,我开始脱光宅女的宅腐,迎着京城冬日的太阳出了家门。
QQ图片20150810141018.jpg
第一次遇见花头的我,还处于讨厌猫的状态。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讨厌猫的人都有点自以为是,男的是直男癌晚期患者,女的是教条主义灭绝师太。我那时也觉得猫是奸臣,不合群、各色又不会讨好别人,一双在不同时辰散发出不同颜色的猫眼,着实令我瘆的慌。
“猫!有猫!”我妈比我还怕这些带毛的四脚兽,她拎着两个盛满果蔬的袋子,极其夸大事实地指着那只顶着双色脑袋的猫。
“什么?”
QQ图片20150810135918.jpg
就在我家门口!它就这么追上来了,嘴里发出不停歇地顺口溜似的喵喵声,我瞬间呆住了!
“这不正常!”
绝对不正常!我告诉我自己“没听错吧?以前一直以为,猫就是‘喵喵’地喵个不停,除了喵不会别的。可这一位,不停地‘喵熬’、‘尔尔’,一个劲地出怪声。越是害怕越是听得仔细、观望地认真,生怕对法提早亮出底牌,自己会体无完肤。那一瞬间,我随恐惧,但却极爱听那古怪的声音。
“我们不喜欢猫!”
我跟妈妈异口同声,但这家伙太奇怪了!我们明明没有好脸色,声音也急了,但他愣是看不出来!居然坐地炮似的直接倒地打滚,瘫软放松的动作很大很夸张,那双色的脑袋更加显眼。
“去!”
QQ图片20150816120221.jpg
我妈假模假式地跺脚吓唬着它,可他怎么就这么好心态?直接亮了肚皮!我那时哪里懂猫的心思?还以为它要扑人,立马跟我妈说“轰也轰不走,猫都是大仙,咱也得罪不起!咱们别搭理他了!先进屋吧!”
这厮真是个坐地炮,如果是人那岂不是碰瓷高手?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般好心态,耐着性子观瞧我们开门。
QQ图片20150824130340.jpg
我家因为住在半地下室,全家又害怕楼上的混蛋死狗咬我们,索性在自家阳台处开了个小门,免得撞见疯狗被骚扰。
我和妈妈飞速进来,这伸手这速度超乎你的想象。我带上门的刹那,不禁脑洞大开了一下“那家伙会不会监视我开门呢?”
是的,我没猜错!脑洞大开的不光是我这个蓝星人!透过玻璃门看猫咪,它正襟危坐摆了个英俊的侧身POSE,眼睛里却沁着古今第一好奇的目光!
 楼主| 发表于 2016-1-2 13:36:46 | 显示全部楼层
2
好奇心害死我?
QQ图片20150831170206.jpg
作者云雀
出版联系qq2268753791
有人说,好奇心害死猫。我看这话说对了一半。好奇心也害死了蓝星人,包括有些傲娇的我。
现在流行一种彩色宝石,叫葡萄石,听说对净化心脏有极大的好处。我本对这类颜色浅淡的宝石那么回事,但好奇心告诉我“花头的眼睛居然是葡萄石的颜色,那么绿又那么浅!”
失业了,没什么可遗憾的我,顶着春节假期的幻觉拿着摄像机出门就开拍,却不想已经被脑洞大开的花头盯梢了。
“你好……肥猫。”
QQ图片20150810140605.jpg
我还是挺怕这些四脚兽的,真心话,怕!
我比较伶牙俐齿,但在他们面前,我结巴了。脱口而出的居然是肥猫二字,你们还记得郑则仕演过的肥猫吗?眼下的我,不懂猫,不知科学养猫的任何常识,我只觉得“这家伙毛挺长,也够脏,但真胖啊!”
我不会嫌弃流浪动物,我只会怕他们挠我咬我。那时我对狗这种动物恨之入骨,感觉它的奴性已经全写在脸上了,对其避而远之。
但内心的直觉告诉我,猫不会主动攻击人,除非你先咬他!!!
QQ图片20150810135819.jpg
花头,或者说肥猫吧,这家伙利落极了,虽然能看出它上了几岁年纪,但伸手堪比燕子李三,只见这厮一下子窜到破烂王的顶子上,摆了个狮子王的姿势,胸毛诚可贵,亮出才叫高,当然啦,我再次看清了他那脏乎乎的怪样,不禁笑了。
“你好,肥猫!你喜欢站在捡破烂老太太的‘金山’上吗?”
我们这个怪哉小区有个老太太,其实人挺好的,她的小博美钢崩儿特别乖巧,是我见过最有礼貌的狗狗之一。见到熟人从来不乱叫,而且有自己的一定原则,到点回家,不到点就自助游。
可是。人性总是复杂的。
QQ图片20150804140133.jpg
老太太在我们这里算是争议颇多的人物,原因是她疯狂地迷恋上了捡破烂。她攒钱似的把它们供奉在一户缺德人家的窗户下面,每日顶礼膜拜、长年累月,形成习惯。
为什么我说是缺德人家?因为那家人也不怎么样哈!以后再聊!
花头直立在垃圾穹顶,可能是因为觉得穹顶还不算太脏,干脆就跟我聊了起来。
我猜想他大概其的意思是“你好,你是个小孩子对吧?我是你长辈!你以后叫我舅舅就行啦~我们可以一起玩了吗?”
但最让我感到有点愧疚的是,我真的不懂猫,也肯定没有猫粮傍身。我以前听说胡歌老师特别喜欢猫,每次拍戏都是一路拍一路喂流浪猫。看到他以前跟猫的童年合影,我几乎要落泪了。(当然,这是后话,遇见花头时我还是个猫盲~)
那时我最害怕的是——“肥猫,你吃了吗?”
QQ图片20150810135927.jpg
身上没猫粮,又担心它饿着!
花头温柔地叫着,奇怪的家伙,声音虽然温柔但有些连绵不绝了。感觉很难拿捏住它想表达什么。我迟疑着,但决定还是跟着他。
“好奇怪的声音!原来猫不光是喵喵地叫啊!”
奇怪,从声音开始。
我拿着摄像机开始拍摄,这时的花头已经从垃圾穹顶上飞流直下,我跟着它屁股后头,发现这厮的尾巴极夸张,像是松鼠尾巴,整条尾巴朝上竖着,毛立着长,橘红色略发铁锈的斑驳,让我想起了前不久听过的一部欧美小说《绿屋的安妮》。
“胡萝卜似的头发……这家伙立着尾巴走,是不是生气啦?”
QQ图片20150810141056.jpg
我有些怕怕的,毕竟生平第一次跟猫近距离接触,我那时候想“也许就是录一段解闷吧。”没想过自己跟花头乃至整个喵星人结下如此身后的情谊。
“喵熬,尔尔!”
什么意思?
真心听不懂!我一直养鸟,小型鹦鹉。鸟语花香嘛,已经听懂了不少,就跟学外语一样,不难。可是听猫讲话,还真是一头雾水。
QQ图片20150804135943.jpg
镜头里的花头,毛色不是很分明,但近距离观瞧,眼睛却是葡萄石的颜色。像是炎夏时节贩卖的那种奶葡萄,淡淡的口味,不酸,有的甜丝丝很小巧,有的比较大,入口奶香。
“哎?它好像是让我跟着他。”有点小郁闷,傲娇型萝莉要被老猫牵着鼻子走了。
好奇心害死猫,我被猫“迷住了”。
我跟着花头移动,镜头也灵动起来。从夏利车的车顶再到脏乱不堪的地面、从无人修葺的小区园子再到那些长短不一的石头夹道。我被他带领着,神游似的重新审视着身边的一切。那原本熟悉的周边,如今看来那么新鲜,就连那该死的垃圾站都像是第一次见。
这感觉好死了!
有被动物当导游的经历吗?我有。
“肥猫,你是要我跟着你吗?去哪啊?!”
QQ图片20150804140128.jpg
我孩子气地问。
他很机灵,简直是个老油条。似乎很会和孩子打交道。我这么说,他竟然“喵”了一句!这难道是肯定的回复?
又或者我想多了?
“肥猫,你是要我跟着你吗?”
“喵!”
这厮回头,很中肯地回复着我。
未完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6-1-2 13: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雀 于 2016-1-3 12:52 编辑

3
你太另类了!
作者:云雀
QQ图片20151122152123.jpg
“肥猫,你是让我跟着你吗?是吗?”
“喵熬!”
“去哪啊?!”
我追问了不下三遍,花头肥硕的身躯好似一道大墙,商业广告般地吸引了我的目光,拦住了我的去路。终于,它在绕了一圈后,停了。停在了七号楼的某一处墙壁间。
我这才恍悟“这是猫窝啊?”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两栋不大雅致但实实在在的猫窝。用废旧家具拼凑而成,能看出,家具是80年代的流行款,包括那个时代的镜子,都能看出那时结婚的痕迹。
QQ图片20150812162010.jpg
猫窝分为上中下三层,上层很接“天气儿”,露天的小平台。中间那层和下面那层用巨型猫粮大包装袋挡住门口,当做门帘似的用着。猫窝底部能看出有塑料泡沫的边角以及别人捐赠的废旧垫子。
“嗯嗯……”我打量着猫窝,虽然说我是个猫盲,但此时却像个建筑评委,恨不能亲自钻进去一探究竟,再打个分出来宣讲一下。
猫窝让我感觉暖心。不知道是怎样的好心人在为它们这些家伙做主,而我脑海中也蹦出了“流浪猫”三个字。
有人说“中国连人的温饱都没有,何况动物。”
也有人说“为什么要救助动物,人都顾不过来。”
还有人说“不敢想象中国的动物生存现状,太可怕。”
到底怎么做,我也不知道。但那时我突然有个想法“我想多了解猫。”
我喜欢跟另类的人在一起,如果这个人很有才、又体贴、又老成持重就更完美了。
那一瞬间,我忽然选定了花头。
QQ图片20150812162226.jpg
花头跳到了猫窝二层,我定定神,看到猫窝二层角落里有一碗水,可能因为是清早放置的,水有点浮土。我大着胆子凑过去,花头又开始长篇大论了,叽哩哇啦说了几句,低头看水,又喝水,抬头看我,又喵了几句……
动作熟练又反复,我忽然说“你是让我喝水吗?”
可能是我比较多疑敏感,我似乎猜到了他想让我来来猫窝的目的。
我不大好意思,但我真的很感动。我不愿扫花头的兴,凑过去,装模作样地低头,在他的反复催促下假意“喝水”。
“谢谢,我喝了。”
我回到了幼儿园小女孩的本真状态,懵懂略带糊涂,轻声细语地跟花头道谢。也不知道怎么的,花头这厮还真有魅力,一下子我就跟一摊棉花似的,还突然带着些朦胧困意。
那天晚上,我带着兴奋跟妈妈说了肥猫的事,妈妈却不大乐意,紧张地说“你说,你跟猫单独在一起?还是那天追着咱俩没处躲没处藏的猫?”
QQ图片20150824130309.jpg
“对啊!我给它拍了视频。”
“你可小心点儿!”
我妈这个人有股天然的‘魔法’,习惯把美好的气氛摧垮,喜欢在最不经意之间将和谐气氛毁掉。我,这块正被猫毛包裹的心,已然面临粉碎性骨折。
我假装答应了,但心里却一地猫毛。
第二天,我上了弦,像个无知无畏的陀螺,拿着摄像机继续寻找肥猫。
可是没有。
大概是上午的样子,可是没有。我狠狠心,站在小区花园开始叫“肥猫!”
奇迹,不到两声,他现身了。
“肥猫!”
QQ图片20150812162135.jpg
他的表情又变了,老实说,我无法揣摩猫的内心,他怎么看上去有些不耐烦呢?也是,老年人一只,可能对我这个孩子不太有耐心吧。但当肥猫发出轻声细语声后,我才放下心来。
温柔如初,可爱可亲。
就在他带着我展开新一轮冒险时,忽然从猫窝拐角处钻出来一只奶牛色的猫。黑白相间,白多黑少,黑色如奶牛皮纹,恰到好处。这猫的出现吓了我一跳,但我竟然没有后退,感觉自己棒棒哒!
“奶牛!你好!”
出乎我意料的是,肥猫居然跑过去扑了奶牛一下!脑洞大开的我,立刻就对花头肃然起敬!
“原来,我认识的是老大!”
奶牛没啥反应,听到我叫他奶牛,带着审视的眼光扫了我一眼,径直走向猫窝三层。那门帘真听话,就这么被他方正肥硕的身体撑开了。
 楼主| 发表于 2016-1-7 17: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4
压力山大找猫聊聊
QQ图片20151222134317.jpg
作家云雀
    有调查显示,百分之80的孩子愿意把秘密告诉猫。当然了,猴子也会保守秘密的,除非他们突然学会了写下了。但每次我有压力的时候,都会告诉花头。
    妈妈是个没有激情的人,她缺乏红宝石一样的火热和对事物的追去欲望。不亏是九月生人,她就像她的生辰石那样,幽兰的皇家气派,但少了世间的烟火气,总是清冷不那么平易近人。
    她的发小,胖姨和武阿姨都是养猫之人。胖姨家的猫叫大花,我以为是一只三花,没想到竟然是一只普通的白猫。她是山东狮子猫和波斯猫的串,据说十分机敏。有一次我看到了她的艳照,她在沙发里,裹着毯子,心里念叨着蓝星人的那些谈资和糗事,幻想着自己下午到底是吃干粮好呢还是日本罐头。我分明最先注意到的是大花眼里的奇葩!
    像极了星光蓝宝石,仔细再看,又混着星光红宝石的耀眼光辉。大花明摆着瞧不起人,她来地球的目的就是想摆布胖姨她们母女。胖姨说“大花已经14了,之前过冬,我们本来想再领养一只小猫,谁知道她不依!闹了两天两夜,我们娘俩都睡不着觉,到了半夜就跟鬼似的大声喊,邻居都敲门了!”
    真是固执,但也真有办法!
QQ图片20151013215331.jpg
    我很佩服大花,喜欢就争取,讨厌就说明。不像有的人,遮遮掩掩,最后委屈了自己,忍到半路,还是泼辣起来,到头来一样得罪人。还不如早点挑明,自己不乐意呢。
    再说另一个,武阿姨。武家文革前是北京宣武区的大家,虽然不是满清贵族但却享受着满清贵族一样的大宅院,养了数只老北京狸猫。妈妈还记得,武家一到傍晚,那猫就回来吃饭,剩饭剩菜,乱七八糟的隔夜东西都往猫碗里送。那年月,孩子多得都没地方睡觉,还管猫住哪里?爱去哪儿去哪儿,跟流浪的差不多。60、70年代没有猫粮,家里人还吃不上饭呢,猫就只能靠自己捕鼠逮鸟吃草根活命,如果恰好家里有剩饭剩菜,估计也是好几天的,烂泥似的弄到一起给猫吃,也不管里面有没有骨头,有没有鱼刺,一股脑地逗给猫。
    武家虽然败落,但养猫的规矩却代代传承,沿袭到了武阿姨兄弟姐妹几人身上。其实武阿姨混得不好,家里拮据,还得给孩子赞学费。武家的亲人们,连同武阿姨的堂兄弟姐妹也都收养流浪猫。到了武阿姨这里,唯独她因为家里困难没有养猫。这下倒成了家里的爆炸性新闻,结果,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都上阵了,纷纷给武阿姨打电话。
    “养猫是咱们家的传统……”
QQ图片20150913184145.jpg
    “我赞助你猫房子和猫沙盘,你就养吧!”
    “养猫多好啊,可以跟你和孩子作伴!”
    诸如此类的话挺多了也心烦,但好在武阿姨还是决定养猫。这时候,她女儿发话了“养猫可以,但必须是黑猫,一根杂毛也不能有!”
    于是乎,大熊来了。
    大熊,其实本叫大黑。因为吃得太多变成一只黑色狗熊状,我妈妈赐其名字大熊。
    据说,大熊是个包打听。他长年宜居在大衣柜顶层,靠偷听别人说话取乐。感觉有必要,就下来打滚卖萌。没必要便在上头盯着聊天的大家好奇地欣赏。上厕所嘛,直接打开玻璃后头的纱窗出去,看了几次人开门自己也会了,站起来直接开门把手出去。
QQ图片20151013215105.jpg
    妈妈说,“大熊挺可怕的,不过也很可爱。”
    其实用可怕形容一只普通家猫真的是用词不当。首先,猫不会轻易主动攻击人。其次,猫就算咬你,也是含着,不是真咬。再次,猫突然从高处跳下,竖着尾巴朝你走来,并非是挑衅,而是问候。最后,翻肚皮什么的就更是信任你了,因为对猫而言,腹部是脆弱之处,如果不是特别信任你,怎么可能轻易翻肚皮朝着你呢?好好体会,学着心疼猫吧!
    大熊显然是喜欢我妈妈。他很会察言观色。那次,妈妈跟武阿姨说话,说了好久。大熊在大衣柜顶上睡觉,可能觉得女人的声音太尖刻,还是被吵醒。他伸了个懒腰,决定下来。那个时候,妈妈就有些害怕了。但大熊无所谓,他没看见妈妈的表情,加之主人就在下面,他就得下去,哪怕只是为了给主人请安。
    大熊三下五除二就下来了,妈妈吓得就是一哆嗦,武阿姨说“没事!”
    谁想到,大熊还真是个天生猫管家,下来后直接给两位女士亮起了自己的肚皮,示好并请安。可惜当时妈妈不懂,天生缺乏激情的她对动物也没有任何兴趣,只是夸张得叫唤“他干嘛啊?”
QQ图片20151013215212.jpg
    武阿姨看着发小花容失色,马上告诫大熊“你走吧!人家不喜欢你。”
    大熊翻了个身,走了。
    打滚对于猫来说,也不是一件轻易可作出来的事情,这很冒险。如果此时有恶人作祟,用脚攻击猫可怎么好?想到此我很心疼,希望大家看到此文能铭记,猫还是很善良的动物,他们都知道知恩图报,你心里有他们自然是好的,没有他们也请不要伤害!
    武阿姨家里的老公不太喜欢猫,大熊很聪明,自打作玩绝育手术,大熊郁闷了一个阶段。那个阶段,大熊每晚都会主动找武阿姨连同女儿谈心。他踩着她们的脸蛋、身上,轻轻咬着她们的脚丫子,仿佛在说“喂!朕要宣旨!”
QQ图片20150907114047.jpg
    但尔等就是这样无礼。女儿傻笑,但没有什么互动。武阿姨骨子里还是宠溺猫的,就这么任其瞎折腾。只是,大熊发现,这家里最没地位的人就是丈夫!那么好吧,朕就拿他下手吧!好嘛,丈夫床上的被子全被猫尿了!
    丈夫斥责大熊,但大熊却真心真意地咬了丈夫的脚丫子,真诚地在臣民的睡觉地盘上画定了自己的江山图。
    哈哈,多么快乐的一家。
 楼主| 发表于 2016-1-14 14: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5
猫的团体活动
QQ图片20160111181914.jpg
作者:云雀
万寿公园的叶子落了。我也到了脑洞大开的时候。
看到了合适的树枝,先不管长短、上头的毛刺儿锋利与否,我都捡了又捡。戴着手套,又能怎么样?
捡到了树枝我就高兴得撒欢,回到小区的时候我已经捡了很多,手里攥着一大把,乱七八糟什么都有。我亢奋地喊着花头的名字,虽然它没有回应,但我仍旧徒步来到他的宿舍,并看到了惊奇的一幕。
“这么多猫!”
是的,我看见了群猫。猫们站在不同的地方,齐刷刷地一个动作——低头玩手机——低头吃饭!
QQ图片20160111181843.jpg
花头站在宿舍顶层,正好和奶牛相对。而奶牛旁边正陪伴着一只绝逼好看的白猫!一看便知是女孩,脑门上的两道浅灰色让我想起了图册上的土耳其凡湖猫!那双宛若托帕石的瑞士蓝眼睛,真真是震撼到了我!
再看我地上的那些猫们,显然等级制度低了不少,二层只有一只面如灰土,瞪眼怒目的老白猫,披着尘土飞扬的大长猫,自以为是地快速吃饭,看那馋嘴模样,就跟八百辈子没见过猫粮一样。我见他那耳朵很不一般,与花头不同,他的耳朵又尖又细,耳朵上立着一束猛兽猞猁般的毛毛,让我不寒而栗。
“这猫好凶啊!”
花头只是吃,没说一句话,我像是人间蒸发的空气,被他彻底忽视了。
“肥猫,我给你拿来好东西!”
QQ图片20160111181821.jpg
我自顾自地喊着,举起那些令人发毛的树棍子。
喂猫的阿姨这时现身了,她利索地戴着一次性手套把准备好的猫粮撕开盖子,麻利地倒在不锈钢碗里,再撒上些干粮,一起搅拌。她手下的猫一个个教养极好,不慌不忙,不急不抢,各个如知晓道理的绅士,恨不能排队立正,双手捧着阿姨送出的美食。
“你拿的是什么?”
阿姨的质问有点吓人,她是怀疑我了。
“嗯嗯……我想做逗猫棒。”
我肯定回复,她没再追问。
QQ图片20160111181856.jpg
我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说,我只得自我安慰道“肥猫,我走了!”
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败家。
那会儿没钱,还用精油。说是祛痘用,其实有时候都给浪费了。不是点香就是滴进面膜里,现在我要彻底败家——做个去跳蚤喷雾给肥猫。
我妈发现了正在干坏事的我,但不知为什么,她居然没阻止!
很快,一瓶十毫升含有1滴洋甘菊精油的迷你喷雾制作完成,我这才想起逗猫棒才是艰巨任务,于是马上把过去的那串碧玺仿品——塑料彩色珠子手机链找了出来。看看,这就是留旧物的好处,什么时候想用什么时候都能拿出来。
QQ图片20160111181838.jpg
我不是个手巧的人,除了剪切、拼凑、胶条伺候,做出来的逗猫棒除了整体一个乱字那就是一个花哨了。
但自我感觉是骗不了谁的,我,大跨步走了出去,带着我的喷雾连同新作品。
“肥猫!肥猫!”
我的声音你们没听过,绝对的唱戏的嗓子。
可出现在我面前的出了肥猫,还有两只我不认识的。
一只就是那位凶巴巴随时准备扑人的猞猁。他的毛依旧立着,我才看清他的猫步,跟花头不同,他并不优雅,也不从容,更多的是单群循环般的得瑟与抽风。
QQ图片20160111181903.jpg
不知为什么,猞猁看见我恶狠狠地蔑视着我这边的方向,双眼恶毒不说,竟然还有说不尽的苦大仇深。他显然是恨上我了,并在大开杀戒之前绕着我面前每一个三角形的停车地锁蹭来蹭去,他扭着秧歌,不停歇地扭着秧歌,那恶狠狠的葡萄石的绿色眸子,让我瞬间逃避起来。
“肥猫,这是谁啊?”
我委屈极了,开始后撤。
花头温柔地叫着,他的声音变换无穷,但总是那么柔情似水。他仰起头看我,脸蛋脏兮兮都是泥巴,尤其是毛边儿,兼职让我想起了郭德纲的济公传中的描写。
“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夹沙破……”
QQ图片20160111181918.jpg
最让我郁闷的还不仅仅是那猞猁,就当他死心眼子地围着地锁扭秧歌后,另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猫又浮出了水面。
 楼主| 发表于 2016-1-15 13:32:36 | 显示全部楼层
6
拉克丝与黑加仑
QQ图片20160111181934.jpg
作者:云雀
我管猞猁叫拉克丝。因为我一直觉得这是个男名。
他虽然凶巴巴的,但十分高大上。很多高贵出身的人看着都很事妈,拉克丝也不例外。
但奇葩的还在后面。拉克丝先生不再蹭地锁了,而是转为向我袭来~
“你你你……”
我马上撤退,转向花头“肥猫,你跟他说,我害怕!”
QQ图片20160111181928.jpg
花头真是神奇,他想个熟练的翻译官,从高处跳下来,不是很平稳地落在拉克丝面前,用鼻头亲近地触碰着拉克丝的面颊,轻轻点了几下像是说“兄弟,算了,饶了我外甥女吧!”
拉克丝虽然明白,但意外的是,他执着地看着我,不大认同花头的做法。我腿软道“你好猞猁,我怕你。”
就在猞猁拉克丝犹豫要不要对我采取进一步军事行动后,从它身后的一直很压抑又很痞子的那只黑白小猫终于不忍了。
他轻盈如猎豹,步伐不如花头沉稳,但可以看出青春的荡漾,那种随时爆发的状态让我想起了一个极端品种——孟加拉豹猫。此时此刻的我,瞬间被吓傻石化。
一个跟笼中雀打了20年交到的人,一夜之间要跟猫亲近,我忽然觉得很勉强,但猫的魅力可能就在催眠这一项上,我,被死死定格。
QQ图片20160111181945.jpg
拉克丝采取的强硬手段在这只小猫身上也凑效。我才发现,猫是这么火热的性格。谁说猫冷漠难以接触的?我呸!
我开拍,但心跳加速,虽然是十冬腊月,但我的衣服的确湿透了。这种感觉让我有些难以驾驭。花头像个联谊会的主持人,他扮演着苏秦的角色,纵横捭阖,不得罪人。
“你是男孩?就叫黑加仑吧!”给人起名啥的我最喜欢啦。认识我的男人几乎都被我起了外号,各种外号各种叫。黑加仑,其实应该叫白加黑才对。不管怎么样,他眉眼太凌厉,有种野生动物的质感。我不敢动,任凭他开始在我脚边做起记号……
次日,我下午又来到垃圾场似的草坪,看到那些破碎的锋利的瓶子们,我双眼发绿,整个人感觉被刺伤了似的。刚叫几声“肥猫”,黑加仑就现身了。
“你好!”
QQ图片20160111181951.jpg
让我意外的是,黑加仑很着急,像是受了欺负的幼儿园孩子,忽然捡到了救命稻草,向我这个不称职的老师汇报。他撇着胡子,双眼不再泛着金珀的光辉,取而代之的小正太的不安。
“简直像只考拉!你不会盯上我了吧?”
真可怕,这话后来应验了。
黑加仑祈求地抬头,那样子让我想起了什么。
“泰迪?”
QQ图片20160111182018.jpg
刚说我,恐怖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黑加仑站了起来,小小的圆身体像个舒展的皮筋,忽然之间拉长,他那两只爪子一下子扒在我的膝盖之下,我当时穿着一条很厚的裤子,却能感觉出他那爪子之下锋利的指甲!
那时的我,不知哪里来的冷静。双手之间的两个逗猫棒派上了用场。
“下去。”我没发作也没闹,只是平静地用做好的逗猫棒将黑加仑的爪子扒了下去。
黑加仑似乎没觉得我生气了,他虽然没再重来,但却比之前颜色活跃。
“你怎么突然站起来,还扒我腿?”
QQ图片20160114134643.jpg
他转过身,没看我。
“肥猫呢?”
他回头看我,眯着眼睛,眼睛犹如一道金色的缝隙,承载着数千昼夜。
“我不跟你玩了!”
我几步想往家走,这黑加仑太厉害了,是个喜欢惹事的战争小贩子。
QQ图片20160111182013.jpg
可怕的是,我刚迈步,就听见黑加仑发出凄厉的叫声,我回头,发现他好好的,但这叫声也太委屈了!又不是演窦娥冤,干嘛这么惨兮兮的?
当我跌跌撞撞回到阳台大门时,黑加仑居然还屁颠地跟在后面。他的叫声好奇怪,并不温柔,而是犀利外加悲催,像是孩子在找失踪的妈妈!
 楼主| 发表于 2016-1-18 11: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7鹦鹉、猫

7
鹦鹉、猫
QQ图片20151222134234.jpg
作者:云雀
说到底我是放不下猫的。直到那天我发现黑加仑黏上了我。
我家里的两只鹦鹉萨琳娜和菲利普,两只来自非洲的牡丹鹦鹉,终于爆发了一场因猫引起的战斗。
说起我的鹦鹉,那还真是挺有意思。萨琳娜跟菲利普的到来完全是为了填补老奇离世后的空白。我心中的裂痕。
老奇是谁?她是一只相伴了我8年的小虎皮鹦鹉。普通的白色,有些白化,但依稀能辨别出虎斑纹路,它并不漂亮,性格古怪,爱生气,记忆力还超群,有自己的一定之规和逻辑思路。
QQ图片20150913184515.jpg
它会在武侠片开打时扒在笼子顶端吵闹叫唤,生怕错过为高手叫好;她会在米儿没有时到处乱窜疯狂地尖叫;她会在妈妈训斥我时训斥我;她更会在有猫袭击她时噗通乱飞,让翅膀上的灰尘和废毛落到猫咪身上。
老奇性子倔,她一个人的时候还好。只虐待她自己,顶多就是因为春节期间被烟花爆竹惊扰,得了重度抑郁症,自己把自己的翅膀弄弯了。后来我心疼得要命,干脆从庙会上弄来了英俊,再后来是宝玉。
英俊是被老奇逼走的,宝玉是被老奇逼死的。
其中各种复杂都是老奇这个慈禧老太后自己作践而出,跟着俩男士关系不大。而后我发现一个规律,三人成虎也好,还是一个人的精彩也好,总之人多了才能看清本质。孤独时不招灾不惹祸的家伙们,如一直贯彻寂寞还好,如有外人插进来则发飙。
老奇死之前,没忘了把宝玉“带走”,她逼死了宝玉,自己也走完了漫长的8年。
老奇走后,我陷入了一个可怕的轮回点。每次回家,每次开门,家中透出的死气沉沉让我惊恐。我瞪大近视眼,想要捕捉一丝一毫的光,但没有!
QQ图片20150723105728.jpg
老奇没有,没有宠物!
我不能没有动物的陪伴,我不能!
萨琳娜和菲利普不是真夫妻。
我妈妈笃定自己被骗了。
当初我失魂落魄的样子让老妈心疼,她主动提出来送我一对好看的鸟。在宣武区某处旧货市场,老妈头疼地从一个鸟贩子手里买了他们。
“太脏了,太糟糕了……实在挑不出来,实在是……那里没几家卖鸟的,但实在是挑不出什么像样的……”
我妈说出这话的时候,我咽了口吐沫“谢谢,有总比没有强。”
但当我观察他俩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有点不正常“好像不是亲两口子。”
先给大家介绍一下什么叫“亲两口子。”
鸟是一夫一妻,年幼结发,少年夫妻老来伴。他们忠贞不二,讨厌出轨。一旦结为夫妇就不再分开,如果中途因为各种因素被迫分离,那么这对夫妻估计就谁也活不了了。
不是老公死就是老婆死。
QQ图片20150721205557.jpg
自杀什么的是常事,不自杀的也有,但少一点。
我想,萨琳娜和菲利普他们,之所以没自杀,可能是因为他们打得太过了,太热闹了,以至于他们现在没办法自杀了。
萨琳娜,很霸气的慈禧太后,跟老奇不同,她的霸气在于——“踩背”,以前老奇想要从笼子那一头来到笼子那一头,跳就可以了。但这位萨莉娜,则是直接从菲利普的后背上踩过去!
菲利普只能像个奴才,弯腰驼背,供着身子悉听尊便。
萨琳娜的嚣张导致菲利普后背感染,我们不得不把他拿出来涂药。
“卖鸟的人骗我!他抓鸟出来的时候说‘这,是公的,这,是母的!’还说这肯定是两口子!”
“亲两口子能这样吗?”
当肥猫突然现身在我家门口,我知道,被老妈谩骂的日子又开始了。
QQ图片20150723101137.jpg
那天,有群熊孩子来我家门口玩,我拿着三个逗猫棒就出去了,其实心里可讨厌孩子了,看了他们就心烦。
到了脏乱差的草坪,我喊了好几声花头才出来。
“肥猫,现在我得喊6、7声才能把你喊出来!耍大牌啊你!”
肥猫温柔地解释着。“把子兽都召唤出来吧!”我接着说。
随后,黑加仑、拉克丝以及那天的土耳其凡湖猫都现身了。
“珍珠!”
我管那只白色的凡湖猫叫“珍珠”。
QQ图片20150723101144.jpg
他们几位像是玩三国杀,先是在不同的土地上刨坑,然后打滚、又互相扑倒又互相扇巴掌……
“这到底是什么?”我感到莫名其妙。我拿着逗猫棒开始逗他们,花头、加仑都上钩了,有趣的是珍珠,她看我像是个孩子,很好奇。也许是她长期流浪在外,没跟什么人接触过(我一直觉得猫的性格跟人差不多,什么性格的都有)所以看到我觉得很特别,但又不敢亲近。她羡慕滴看着花头他们跟我嬉戏打闹,但又不敢轻易伸手。她犹豫彷徨,钻到了车子下面。蓝色的眼睛咕噜噜地转动,还是那样的狐疑。我漠视了她一会儿,发现了她的楚楚动人。
“玩吗?”
看来,孩子是不能被漠视的。
我把逗猫棒伸向她,她挠了几下,很开心,但又马上把爪子锁了回去。
“珍珠啊……你要玩就出来吧!咱们一起玩!”
可是不能,珍珠不愿意。
“珍珠……你好奇怪。”
QQ图片20150809165316.jpg
是的,她跟我一样奇怪,没有安全感,受过很多伤害。珍珠喵不知道怎么的,想玩又不敢玩,看别人玩又羡慕嫉妒恨,把手伸过去邀请她,她又拒绝。
珍珠喵的漂亮留在了我心里,但是她的苦闷我也懂得。
“怎么办啊?”
我有些失落,但我理解她,因为她就是我啊!
QQ图片20150723105810.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6-27 20:13 , Processed in 0.140395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