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2393|回复: 14

悬疑小说《水妖潭》寻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0 17: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已完成
作品字数: 1500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作品版权: 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正常稿酬出版 
内容简介: 明代名妓柯青儿,因不愿委身权贵,被设计骗到湖心游船上,遭到群丐奸污,柯青儿濒死之临,惊见湖心水面上升起一颗颗女人的头……由此引出一个惊悚诡异、引人入胜的故事,穿插着几个不同时空女性的命运。她们的喜与怒,哀与痛,抗争与哀荣。
东北女孩杜若,在4岁的时候母亲不幸失踪。从此以后,她常常梦到一个深潭,里里游弋着不同年代、不同身份的女人,永远沉浮,永远轮回,不得解脱。
2015,杜若梦到水妖潭里多了一个美女明星柳佳莹,从噩梦中惊醒。醒后发现柳佳莹已然失踪。杜若去私人侦探社应聘工作。然而侦探社的第一个客户竟然是柳佳莹的丈夫李正深。原来柳佳莹在失踪前身上长满了青斑,指甲头发脱落,并曾经半夜哭泣,说自己早晚会被泡出水里。
杜若到水潭边查边,却意外得到一张照片:自己早年失踪的母亲,被做成了裸体标本……身边的女孩们一个个失踪,所有人的生日都被写在一个古老的笔记本上,杜若只能在梦中的水潭中与她们相见。杜若知道,下一个,便轮到自己了……
游弋着女妖的水妖潭,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只存在于杜若的梦魇,或是礼法与观念的禁锢呢?
永恒之女性,指引人类上升!
作者自荐: 本书特点:
1、 女权。近年来,随着女性地位的提高与女性独立意识的崛起,女性越来越多地渴望表达自己的思想,争取自己的权力。而中国传统重男轻女与宗法思想的禁锢,使得“女权”成为一个备受关注而又充满争议的话题。今年备受关注的被拐女教师郜艳敏,还有春晚的两个小品“女神与女汉子”、“赔钱货”,开放“二胎”后女性地位变化等热点事件引起了网络媒体广泛而激烈的争议,即为此证。《水妖潭》的主题:男权的禁锢与女性的抗争,暗合社会对“女权”话题的关注。如果营销与宣传得当,不难引起关注与争鸣。
2、八卦。故事中隐晦地影射了几位香港美女明星与富豪的旧日绯闻,满足了读者对美女富豪、明星八卦的猎奇心理。故事皆有据可查,因小说主题、情节、线索需要而写,引发对两性关系的思考,鲜明而不偏激,猎奇而不庸俗。
3、悬念。一本好小说,核心还是吸引人的故事。本书立意不俗,悬念迭生,节奏明快,引人入胜。但并无任何灵异、色情、穿越或迷信情节,故适合各类人群。但尤以受过教育的女性群体为宜。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
作品目录:
备注:
本帖最后由 梁燕呢 于 2015-12-10 17:33 编辑

水妖潭
引子1



明代,天启六年。
秦淮河畔,桨声橹影。媚月楼中,鬓影衣香。
夜色渐浓,媚月楼中却越发热闹了起来。红烛点点,丝竹声声,楼中的佳人们,装扮了六朝金朝,打点起三楚精神,楚腰一搦,软语几声,醉倒了南北往来的恩客们。
二楼西端的一间椒房,却是剑拔弩张,无半点风月情状。
“砰”地一声,跌碎了满地琉璃。原来是一个锦衣华服的胖子,满面怒容,正在大发脾气。两旁侍奉的姑娘们,一个个唬白了脸,垂手而立。
“臭婊子!”锦衣胖子恨恨骂道,“不识抬举的骚货!别说你是媚月楼的头牌,便是红到了北京城,也跳不出我范二爷的手掌心!”
他身畔的窑姐儿闻言,婉转笑道:“柯青儿一个小贱蹄子知道什么?二爷可别气坏了身子!”
语音未落,那“范爷”劈手一个大耳光,腻如鹅脂的粉面,明晃晃沁出一只大红掌印来。那窑姐儿又羞又怕,战战而立,再不敢多言。
范爷左侧的一位少年,三角眼,桃花面,却只是呷茶,侧眼旁观,半晌笑道:“二爷不必焦燥,您手眼通天,我们都知道。只是牛不喝水强按头,想来也没什么趣儿!”
范爷不便发作,强抑怒气,“依白少的意思,这小娘儿我是梳拢不成了?”
白少微微一笑,“范爷勿恼,我有一则妙计,可以挫挫她的傲气!”
范爷眼中一亮,“白少的手段,必是极好的!”
白少轻摇羽扇,“那柯青儿仗着自己有几分才貌,乔模乔样,自然是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了。我们需做一个手段,先把她供奉到九霄云里,让她欲仙欲死,再把她踹落到黄水泉里,让她生不如死!”
“白少快讲!”
白少一笑,击掌三记,茜纱帐外,竟款款走进个绝色的佳人来,头挽堕髻,裙掩金莲,动若烟柳,百媚嫣然。进得门来,只冲着范爷微微一笑,波光婉转,晶莹莹一汪桃花水,呀,那三魂登时上了九霄。
白少心里暗笑,喉中轻咳一声,范爷方才回过神来。
“范爷,这女子如何?”
“呃,好……”
白少哈哈大笑,快步上前,撩起那佳人的裙子来,却是一双天足!
范爷不由一愣:明代女子以缠足为美。谁想这么一位美人儿,却生得一双大脚?
那女子羞得掩面,白少却哈哈笑起来,“范爷,这不是佳人,倒是位相公,名唤琴童!”
琴童婉转一笑,“范大爷万福!”十五、六的童男子,还未倒仓,清若女声。
范爷一向喜好男风,捻着琴童的手,瞧了又瞧,登时把柯青儿丢到九霄云外去也。
白少见事不谐,忙笑道:“范爷,自古嫦娥爱少年。咱们琴童的相貌,见了没有不动心的,让他去梳拢柯青儿,必然是肯的!”
范爷面色一沉,“那不便宜了那个小粉头!”
“我的话还没完呢,”白少一笑,“范爷别急啊!半月之后,把画舫摇到河心,叫琴童约他在船上见面……”
范爷仿佛听出了什么玄机,目光蚂蝗遇血一般。
“哪能叫琴童去呢?夫子庙前的花子们,头上长疮,脚底流脓,个个龌龊得要紧,叫上十几个,要他们也享用一下秦淮河媚月楼里的无边风月!”
范爷双目放光,“看柯青儿那个小粉头,以后还敢乔模乔样!”
二人一起大笑起来,声音如刀片一般,割裂着耳边的空气。琴童香汗涔涔,一道道嫣红的胭脂,顺着两鬓流淌下来。

半月之后,月弦如钩。柯青儿乘夜色,携小鬟,款入木兰舟。眉描远山黛,唇染丹蔻红。金狄髻,玉挑心。粉面皓齿,玉腕冰肌。媚月楼中的头牌小娘子柯青儿,初坠情网,触动春心,原来与普天下的寻常女子,并无二致。唯腔子里的一颗心,柔软而又庄重。
冷月融融,潭水微凉。那贞女潭的一池深碧水,分外深,分外沉,似潭中游曳着许多活物一般,围着小舟逡巡,骨冗冗地,在水面漾起水泡。
柯青儿哪顾得这些?只想着“秦公子”那柔荑指,桃花面,打点得千般风月,万种温存……啊呀呀,春宵一刻值千金。
当此际,潭心画舫上,高高燃起两盏大红灯笼。画舫之中,却是黑黢黢一片。夫子庙畔的乞儿饿殍们,衣不蔽体,满身烂疮,在黑暗中挤成一团,心中欲火,尽燃成眼里精光——尽日被踩在脚下的人,何曾如此享用了?尽着这一夜欢乐,明日死了也值!
他们逡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