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884|回复: 2

2016文侠大作——《箜篌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9 12: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刚动笔
作品字数: 5000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作品版权: 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正常稿酬出版 版权买断 
内容简介: 人们都以为儒家只是一些读书人,可你知道儒门分“礼”“乐”二宗吗?他们神秘莫测,手段高强,有他们的存在,才使得儒家统治中国几千年之久。
岳飞在儒门的真实身份是什么?“筝鸣则天下乱,箜篌响则天下平”的说法从何而来?明代大才子,方孝孺到底为什么而死?郑和下西洋的目的是什么?明成祖朱棣《永乐大典》的终极目的是什么?他真正喜欢的女人是谁?又为什么杀了三千宫女?
《诗经》中提到的旨酒是一种什么酒?《菩萨蛮》的词牌有什么神奇之处?汉代的乐府,唐代的教坊究竟是什么样的组织?
这些问题在本书中都能找到答案。
这不是一本武侠小说,而是一部地道的文侠作品,本书以明朝为背景,讲的是儒家与朝廷,江湖武林的一些恩怨纷争,内容精彩,紧张刺激,惊险悬疑,热血,神奇,对历史的解读令人耳目一新。
作者自荐: -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
作品目录: -
备注: -
本帖最后由 曼步莲华 于 2015-11-10 12:31 编辑

第一章  杀死一个读书种


东逝水,恰似烟尘含泪! 往日堂前朝天子,今轻言获罪。
自古荣华富贵,难解其中滋味。老寺寒山钟鼓响,几人知进退?——寄调《谒金门》


   桑枝尚绿,芳草萋萋,正是江南大好时候。繁华市肆间,人来人往,一派民风淳朴景象。再有不到一个月就是中秋,人们谈笑甚欢,都在为过节做着准备。自从大明太祖朱元璋开国以来,扬州城一向这般欣欣向荣,安定富庶。
   忽然,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从长街上一掠而过,快得惊人。
   这人简直不是在行走,也不是在奔跑,而是在飞。
   就连空中优哉游哉的飞鸟,都被她转眼抛在身后。
   从来没有人见过竟然会有如此快的速度,简直已经不似人力所能及。
   人们似乎都看不清她的长相,只能看出是青丝袅袅,白衣飘飘,当是一个极美的女子。
   就如同梦一样。
   而她这样的飞驰于市井,翩然若仙,更是令人感觉心神恍惚,大有不知身在何时何世之感。
   迷梦!惊梦!
   众人还没从这美妙的梦境中醒来,却传来无数马蹄踏地的响声,接着是十几匹枣红马疾奔而来。
   马上的骑士一个个都是衣着鲜亮,手持军械的公门中人。
   “让开!让开!”他们一边策马疾奔,一边对着人群喊道。
   原本沉浸在刚才的梦境中的人们被这些人的聒噪吵得清醒过来,正准备破口大骂,但是一看到他们的样貌打扮,立即闭上了嘴。
   有的咂了咂舌头,道:“噤声,他们穿着飞鱼服,是锦衣卫。”
   此人眼尖,已经看到这些人的衣角上绣着的飞鱼。
   此时是大明朝建文四年,燕王朱棣已经率军攻入南京,原本效忠建文皇帝的一班旧臣,要么投降,要么流亡,要么被抓。
   为了顺利继承帝位,朱棣重新组建了一度被朱元璋废除的锦衣卫,这些锦衣卫大部分出身之前的燕王军队,另外就是朱棣通过亲信四处搜罗的江湖高手,也都听命于朱棣,成为其最直接的爪牙。
   如今,朱棣派锦衣卫到处活动,就是为了侦查各地的动静,察看民间对他的议论,同时也搜捕一些没有被抓获的对建文皇帝的死忠分子。
   可以说,现在江南各地都有锦衣卫的踪影。
   因为这些锦衣卫的特殊身份,不要说一般的老百姓,就是各地官府见了,也是战战兢兢,噤若寒蝉。
   因此,当这些普通百姓看清了锦衣卫的身份,哪里还敢多言。
   一时间街上飞土扬尘,很多人避之不及摔倒在地,口中哼哼唧唧叫个不停。
   只见这些骏马虽快,但离那白衣女子始终有一定的距离,追之不及。
   当先一匹马上为首之人见状,忽然一挥手,对着后面的人道:“放箭!”
   “这,百户大人,这里有这么多寻常百姓,放箭恐怕不妥吧。”其身后一人道。
   “哼,这女子是朝廷要犯,放跑了谁负得起责任?听我号令,放箭!”当先那人道。
   “是。”后面那人听了,只能依命行事。
   十几人纷纷取出随身携带的弓箭,对着前面那女子射去。
   利箭破空,转眼间已经追到白衣女子身后。
   白衣女子也不回头,听风辨物,只是一挥袖,就将这些利箭打落。
   锦衣卫的羽箭不同于平常箭矢,乃是用铁杆楸木为箭身,精钢作箭簇,六棱,比寻常的二棱与四棱要重上许多。而射箭用的弓更是极为沉重的牛筋铁胎弓。
   这样的弓发出的四棱箭,杀伤力可谓极大,速度,力量都十分地惊人,但是被这女子轻轻一挥,就落了下来,可见这女子的手段绝非等闲。
   只见这些流矢向周围纷纷落去,有的直接射中了街道旁边的房屋,插在门窗的上方还有立柱的上面。
   有一些则是落在人群中间空地,就连地面上的青石板都插了进去。
   好在这些箭没有射在人身上,没有人受伤,但是这也惊出了众人一身冷汗,如果真的被这样的箭射中,不死半条命也没了。
   前面那女子本是奔跑如飞,这时却也听了下来,回头道:“好一班朱棣的走狗,竟然在光天化日下,在市井街道上胡乱放箭,也不怕伤及无辜么?”
   她转过头来,众人都看见了她的面孔。
   只见这是一张秀丽脱俗的脸,五官精致,肌肤细腻,而她的身材也是极为匀称,算是一个绝佳的美人。众人不由看得呆了。
   这样出众的女人,平时都应该是在深宅大院里,富贵豪门中,哪像现在,突兀地出现在大街上,跟锦衣卫进行厮杀。
   更令人惊奇的是,这女子怀抱着一个襁褓,里面似乎有一个婴儿,也不知是谁的孩子。
   “大胆,竟敢直呼当今圣上的名讳,真是不想活了。”为首那名锦衣卫说道。
   他对着后面的人看了一眼,又道:“你们也都看到了,对这样的逆党,哪有留活口的道理,一旦发现,理应格杀勿论。把你们手中的家伙拿好了,瞄准点,给我射死她。”
   他竟是下令要再次箭射这女子,杀伐决断,决不手软。
   这人倒也是一号人物。
   “是。”其余众人纷纷响应。
   就在他们端住手中弓,准备再次射箭之时,却见那女子突然一笑。
   她的笑容如春花绽放,但是锦衣卫们却本能地感到了危险。
   就在他们一愣神的功夫,只见这女子一伸手,她的手中拿着几支箭矢。
   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将这箭矢紧紧握住。
   这些箭明显是刚才射向她的那些箭矢中的几支,没想到她刚才将那些箭矢打落的同时还顺手接到了几支,拿在手中。
   她轻轻一笑,甩手将这些箭矢抛了出去。
   就像扔掉随手摘来的花朵一般。



   箭矢一共有三支,两前一后朝那些锦衣卫射去。
   它们射出的速度,比那些锦衣卫发箭时的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好,大家小心。”锦衣卫们叫喊了起来。
   他们顾不上发箭,却是拔出手中的刀来,挡在身前。
   两支箭矢朝当中的那百户激射而去,那百户心中慌忙,他手握锦衣卫专用的绣春刀,准备将这飞射而来的羽箭格挡开。
   而其他的羽林卫也是小心谨慎,在一侧准备保护他们的头目。
   眼见两支利箭已经到了他的近前,但是两支箭的箭簇却对撞到了一起,一碰之后,改变方向,向着两侧射去。目标变成了在两侧布防的那几名锦衣卫。
   “啊,不好,它们往这边射过来了。”几个人叫道。
   这女子的这一手实在精妙,发出的飞箭半途中改变方向,这已经是极为精妙的暗器功夫。
   这样的暗器功夫一般是通过飞针,铁蒺藜等小巧的暗器发出,这种暗器手法叫做“乱花打”,又叫“纤云绕月”。
   但是这女子此刻竟然用这样的手法发出沉重的羽箭,就不能不令人惊叹她的武功造诣,无论是技巧的娴熟,还是力道的雄浑,都已进入一流之境。
   两支飞箭突然变换运动轨迹,此时离那些锦衣卫又近,他们根本来不及作出应对之策,慌忙中只能一个个胡乱闪身,只求侥幸避过。
   两支飞箭擦着他们的身体飞过,几乎要将他们射个对穿。
   他们在惊慌失措中避过了箭矢,但是都惊出一身冷汗。
   有几个人甚至落到马下。
   不待他们松一口气,第三支箭已经射了过来。
   这一箭却是正对那锦衣卫的百户,这些人中的首脑。
   这名百户在经历了刚才的危机却并没有慌乱,他十分沉静地握着手中刀,对着迎面而来的箭矢劈下。
   此人身手竟也是十分了得!
   快,准,稳。
   这一刀刚好劈在飞箭之上,一下子将其击落。
   “好!”看到这一幕,身边的人不由喝起采来。
   那百户也松了一口气。
   这女子果然厉害,只是用三支从他们手中夺去的箭就反过来将他们逼到了这种地步。不过好在现在已经解除了危险。
   他刚想到这儿,忽听背后一声响动。
   百户心中暗道不妙,正要回身查看,却听周围数声惊呼,紧接着,两支羽箭同时从自己的胁下穿过。
   “这……”百户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凭空冒出的这两支箭,他却是不知道,原来刚飞过去的那两支羽箭竟是在越过这一众锦衣卫之后再次对撞到一起,再次改变方向,对着这名百户的胁下射了过来。
   两支箭同时射中要害,百户喉咙里汩汩地往外冒了几声,接着突然身形一晃,摔落马下,两眼一翻,已经断了气。
   “ 啊,百户大人,百户大人。”一众锦衣卫慌忙围上前去,查看起来。
   “这只是给你们这些走狗的一个教训。要是再敢追来,要你们好看。”那女子说了一声,忽地飞身而起,已经跃上屋顶,快步而去。
   “怎么办?那女的跑了,百户大人也死了,我们该如何是好。”一众锦衣卫对着那百户查验半天,确信他已经死亡后,个个沮丧,过了一会,才有一个人问道。
   “如何是好,我们当然要追下去,不过不能真追,只是远远跟着,不然的话,以这女子这般高强的武功,我们即是追上,也只是死路一条。”另一人道。
   “是啊,好厉害的‘纤云绕月’暗器手法,实在是我生平仅见,我们平时也自称是好手,但是遇到这女子,却根本不值一提。”又有人苦笑道。
   “哼,这时候说这些又有真么用,我们留下两个人处理百户大人的身后事,剩下的继续追赶那女子去,对了,快发信号,给千户大人。”之前说话的人道。
   “对对,千户大人就在此处,我们将此事告诉他老人家,就已经是大功一件,我们只要锁定这女子的行踪,剩下的事交给千户大人解决就好。”另一人道。
   几人计议已定,一人从袖中取出一只竹筒,他将竹筒对天,然后一拉上面的一条引线。
   一个响弹立即腾空而起,往天上窜去,在高处爆炸开来。
   紧接着,这些人互相对视一眼,一部分骑上马,向着刚才女子消失地方向追踪而去,剩下的两个,却是将那百户的尸体收拾好,骑马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转眼间,他们已经是走得干净利落,显然也都是训练有素之人。
   他们走后,街上恢复了平静,刚才因为打斗躲避起来的人们又纷纷走了出来。
   “好厉害,刚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幸亏跑得快,要不然非被箭射死不可。”有人说道。
   “看样子是朝廷的锦衣卫正在捉拿钦犯,只是没想到,那钦犯竟会是这样美丽的一个女子。”一个年轻后生道。
   “是啊,锦衣卫,好多年不曾听到这个称呼了,太祖皇帝在洪武二十年废除了锦衣卫,不过如今燕王殿下,不,是新帝,竟然又将其组建起来,看来天下又要多事了。”一个衣着考究,看起来像是读书人模样的人说道。
   “我不管什么锦衣卫,我还是觉得刚才那个女子,太漂亮了,我要是能有这样的老婆,立即死了也心甘情愿。”刚才的年轻后生道。
   “哼,那样的女人,只怕你这辈子是没有福气消受。”读书人道。
   “我没福气,难道你就有福气?你个酸袋子。”年轻后生道。
   “岂有此理,我乃读圣贤书的人,其实你所能相比的?”读书人道。
   “读书人,读书人了不起么?没听说过就连当今的大才子,号称天下读书种子的宁海方孝孺都被捉拿起来,下了狱,据说要被杀头呢。”年轻后生道。
   “方孝孺。”读书人听到这个名字,为之一窒,忽然脸上现出十分复杂的表情,口中说了一句“悲哉!”
   紧接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向着人群看了一眼,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
   过了一会,发现自己刚才的话似乎并没有被别人听到,这才松了一口气,顾不上跟年轻后生争辩,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呸,酸秀才。”年轻后生对着他的背影吐了口唾沫道。
   他吐过唾沫之后,也是眨巴了一下眼睛,道:“这厮倒是机警,在现在这场合,谈论方孝孺,的确是……唉。”
   自顾自嘟囔了几句,他也转身离开了。



   不说这二人谈方孝孺色变,而是当今之世,方孝孺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一个禁词,没人敢跟他拉上关系,甚至连提到他都不敢提到。
   方孝孺,浙江宁海人,本来是大明朝第一个读书人,朝中重臣。
   放在以前,此人可以说是名满天下,妇孺皆知,每个人提到他的时候,都会竖起大拇指,说:“宁海方孝孺,那可是当今第一号的读书种子。”凡是读书人, 都以他为目标。
   而且在建文皇帝临朝之时,他也特别得到器重,与其说是为帝王师也毫不过分。
   那时候,真是人人仰慕,就连普通的百姓茶余饭后也要说几句,并且以此来鼓励自己的孩子,好好读书,将来跟方孝孺一样,成名,成器。
   当此之时,方孝孺的确是意气风发,对建文皇帝提了不少意见,让其推行仁政,减轻赋税,实施井田制,修养民生,一改太祖在位时的肃杀之气,百姓多有喜色,方孝孺也不负才子之誉。
   可惜好景不长,燕王谋反,一举攻克南京。
   皇宫一把大火,孝文皇帝不知所踪,兵部尚书齐泰逃走,朝中诸多大臣投降燕王,唯有方孝孺始终坚贞不屈,大骂燕王是乱臣贼子。
   燕王一气之下,将方孝孺下了大狱。
   据说即将开刀问斩。
   世人皆知方孝孺之冤,但是没人敢出来为之说话。
   毕竟,燕王朱棣再怎么残忍,再怎么暴虐,他也是大明太祖朱元璋的儿子。
   很多人为方孝孺觉得不值,朱家人自相残杀,何必把自己搭进去。
   但是又有几个人有方孝孺的见识,胸怀。
   在他看来,叛逆就是叛逆,谋乱就是谋乱,同室操戈,更是有悖伦常,既反仁义,又反礼道。
   如此的恶贼倘若篡权夺位,君临天下。
   则大明的江山不复存在,圣人教化荡然无存。
   他方某人,宁愿一死。
   正应了宋人文天祥的一句名言,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他已经不在乎是不是含冤而死,他要殉道。死节。
   尽管方孝孺的死看起来已经是定局,但是天底下不希望方大才子就这么死去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们计划营救。
   燕王朱棣当然不可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因此,四下派出锦衣卫。其目的之一,也是逮捕方孝孺的同党。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都不愿跟方孝孺扯上关系,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敢提的原因了,万一有哪句同情方孝孺的话传到锦衣卫的耳朵里,那可是有嘴说不清的。

发表于 2015-11-9 15:27: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只是这《箜篌记》只认识一个字。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23:36:54 | 显示全部楼层
谭新 发表于 2015-11-9 15:27
不错。只是这《箜篌记》只认识一个字。

就是箜篌(konghou)记,正想问一下团长,现在写这种题材怎么样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3-19 12:07 , Processed in 0.117942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