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745|回复: 3

虔诚历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17 18:3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虔诚历程
每个人都有升华的权利!
——序言
1
吴燕伴着忧伤的心情度过了半个寒冬,多少天为了李明的“雪月风花”而茶不思饭不想。可上帝不会这么残忍,事实没有这么让她一直这么难过下去。确实,难过后,将有一场温馨的世界等着她去进入。
李明有个好习惯,就是热爱唱歌,特别当他有点心事时,那就特别地动情,这不,他就借那个元旦晚会的机会来表达他的真心。
“别哭,我亲爱的人,我想我们会一起死去……啊……别哭,亲爱的人,我们要坚强,我们要飞翔……我们永远是这美丽世界的孤儿……”(——汪峰--《美丽世界的孤儿》)
“李明同学,对于你上次的见义勇为行为,你有啥想对大伙儿说的吗?”主持人在颁奖上对李明说。
“这个早已经过去了,没必要多费口舌,但我想说一点:‘生命和爱情是等价的!也许你现在就坐在观众席,你要知道,我为了一个生命而失去了纯正的爱情,这种苦痛的心情谁会懂?我还有生命,因为我相信我还有追逐纯真爱情的机会!’”
说完,场下掌声不断,可有一个人泪流满面。她深深地感觉到这个人是多么地伟大,是多么地执着,多么地真诚。“可是,我们之间的距离会不会像炊烟离开烟囱那样渐行渐远呢?不管,我一定要涛声依旧!”吴燕在心里坚定地对自己说。
结果可想而知,不都还是舍不得!
秋菊盛开,甚好,可它开得比较吃力。曾经,既要抵抗赤裸裸的燥热,而现在,又要冒着让人发颤的霜降凛然盛开。这朵花,有重开日,可是,要等到明年的今天。今天,仍然要面对霜降,而且还不知强度如何呢!是否觉得有点陌生呢?
2
那年那些日子,有忐忑的甜蜜和无尽的热血伴随着那一群人。
“你说你怎么搞,在这关键的一年,你是不是不想念书了?你看看大倩,人家在这一阶段是多么地努力,哪天晚上不是到一两点睡觉,而你呢,天天在学校里谈恋爱,你说你怎么搞……”吴燕的妈妈在家里像一头发了疯的母狮一样骂吴燕。骂着骂着,她妈就抄起了扫把挥向吴燕,而吴燕,一句话不说,似乎是在和她妈正在举行忏悔仪式。狠狠地,狠狠地……
“李明啊!你他妈还是不是我的儿子啊?你想死是吧?高三学习这么紧张,你还有心思寻花问柳,你他妈的是骨子作涨了吧?我也不多说,你这样,要么退学回家结婚,要么就给我好好地念书。你自己看着办吧!嘟……嘟……嘟……”李明的爸爸在电话里就像吃了兴奋剂似地在骂李明。
而李明呢,不以为然,他总是认为他自己是对的。居然在家里对他妈顶起嘴:“我有错吗?我早谈、晚谈不都是谈!再说,我现在遇见了挚爱的人,我从小你不就是教育我要抓住机会……”
“我是让你抓住不务正业的机会?”
“不务正业?好……”说着,李明就关上门,大步地跑向了村庄边的菊花林。夏夜的菊花林有一些清新又芬芳的气味,就像叛逆的青春时期,虽说不上完美无暇,却有那些属于自己的芬芳。夏风下,叶的呼呼声,伴着李明心中的不满像是在向世界倾诉着人世间所有的矛盾。
夏夜未凉,父母心已伤。原来争吵是由于一个爆炸似的消息传到双方父母的耳朵边。
“李明谈恋爱了?这怎么可能!他平时又不怎么说话,谁会追他?”李明的一位同学对另一位同学说。
“哎!吴燕咋恋爱啦?”
“这年头,在沉默中爆发是很常见的!”
……
虽是恋爱,但何为缘起,鲜为人知。
最近这几天,关于李明和吴燕谈恋爱的话语最多,因为,李明是大家公认的学霸,而吴燕,成绩也不差,就是数学总是跟不上。或许,这就是跟“跟不上”有关系吧!
时值五月,高考即将来临,也就是说大家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为了珍惜这段感情,很多在高中谈恋爱的同学都在晚上一起出来在操场上散步,谈谈心。五月里,天气有点微热,不过在晚上,一阵阵微风吹到人的脸上,软软的春风伴着懵懂的爱意,那是特别的舒服,有着说不尽的幸福。一对对恋爱青年走在塑胶跑道上,身影在路灯下随着脚步的移动而变化多端,影子变得越来越长,而后,当它长到了尽头,也就会不自觉地慢慢变短……影子,就这样循环,似乎生活,也就是这样。
“过些日子,咱们就要毕业了哎!唉!时光过得好快呀,五个月就这样匆匆地逝去了,你说我们毕业以后还会像现在这样肩并肩战斗吗?”吴燕的手被李明温柔地牵着,慢慢地走在操场上,吴燕深情地说到。
“咱们虽然在谈恋爱,但是我们这样并不会影响学习的呀,再说我们要一直这样,既要搞好学习,又不能失去彼此,这才是我所要的。我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的!你要知道,我是一个热血的男儿,岂由他人主宰?”李明面带微笑,渐渐变得有些严肃,激动地回答道。
“啊!疼!”吴燕突然地大叫了一声。
“对不起!刚才太激动了!手没事吧?”
“没……没……没事!”吴燕吃惊地说道。
“李明,吴燕,你们俩在干嘛?”哇!不得了,他俩的约会被班主任发现了,然后班主任坚定有力地大哄了一声。
此时的他们都呆住了,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班主任又亲和地说:“你俩来我办公室。”班主任的态度很坚定。接着,班主任带着生气的表情走去了办公室。他们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真他妈的,怎么他今天巡查?”李明不爽地心想。
在办公室里,班主任没说别的,坚持他的一贯作风:精华主任!就说一句话,“回去看你们父母咋搞?”说着,班主任掏起了手机……
恋爱!多么美好的事情,在这个路途中,有不少人为了它而魂牵梦萦。确实,恋爱是人生的必需品。可是有很多人不懂,绝对的认为在高中谈恋爱是不对的,是不务正业的,而我却不这么认为。恋爱好比一场生意,做得好不好就看你是怎么经营的了!有时候是经典,随着大浪淘沙而变得越来越动人,有的则成为人们茶前饭后的笑柄,说说失败是如何如何的了。但是,千万不能让恋爱变成一场生意!
    当初,高三上学期,吴燕的数学那是特别的烂,但是李明的数学很不错,而且李明就坐在她后面,王会遇见不懂的就问李明,而李明也是很乐意地帮助她,有时,吴燕为了表达谢意就请他喝脉动,李明的羽毛球打得很不错,经常去体育馆打球,这时,吴燕就出场了,一定会在中途买一瓶“脉动”给他,毕竟,水,是世界上最纯洁的象征。久而久之,他们就有了感情,这种感情,是值得祝贺的,因为这是用墨水加汗水建立起来的,是青春的赞礼!为何不赞扬呢?
    转眼间,高考结束,此时的人们是比较急着关注成绩的,而他俩呢,消闲自在,他们相信自己的水平,他们坚信上帝不会对有坚强的信念的人有阻碍的。结果呢,确实这样,李明,比二本线多出了30多分,吴燕呢,比二本线高出了25分左右,这个成绩,他们的父母都很高兴,而他们俩呢,不用我说了吧,一起进入了一所江南二本院校——黄山学院。
3
经过漫长的三个月暑假后,所有的大一新生都走向了各自的高校,李明和吴燕当然也去了各自的大学——黄山学院。
那天,九月十三日,天上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调皮的雨滴无规则地滴在菊花叶上,花蕾还没有露出脸,仍然躲在温暖的小窝里,可在自然法则中,每次盛开之前都要经历不可想象的某些风雨摇曳。不知这些看起来不谙世事的雏菊是否早已知晓。
黄山市的公交还是比较发达的,但是有一路公交总是比较拥挤,所以有些人有时候有些急事就不坐此路公交,在那一路线上,打的那是绝对的舒心。
“啊!注意!车子……”
“啊!……”一声尖叫。
瞬间,李明倒在了地上。
“你,你怎么啦?喂,你醒醒啊!别吓我啊!”
“我来看看……绝对是骨折了,马上去医院!”肇事司机急迫但又热心地说道。
“小腿部粉碎性骨折,马上手术,赶快找监护人签字,快!”主治医师急匆匆地对身边的护士说道。
…………
咋回事呢?
一天下午,李明独自从附近的超市回来,因为那天下午吴燕有课,而李明时间也是比较紧的,所以就一个人匆匆地出去了买些生活用品。刚走到一条人不多的路段,有一位女生走在路上,不算靠边上,这时,不知是哪位乘客比较着急,坐了一辆的士,速度那叫特别地快,也许是司机见人不多,于是就一路飞奔,结果走了神,直接奔向了阿丽,这时阿丽在听音乐,李明叫她她也听不见,眼看一条生命就要灰飞烟灭了,毫不犹豫,大步跑向阿丽,一把把阿丽推向路中间,他自己,却倒在了地上,的士压过了他的腿,而阿丽,安然无恙。
在医院里,李明没缺少关心。同学来了不少,各个都竖起大拇指,都说他是大英雄,什么英雄救美、正能量……总之,李明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注,甚至,院领导都来看他,他的病房里摆满了鲜花、果篮,有一次,他还叫吴燕把那些水果拿到学校里分给那些楼管阿姨们。
当然,阿丽肯定不会不知恩图报的,可是,知恩图报未必得到某些人真诚的眼神!
4
    时值深秋,再美丽的花朵也禁受不住霜降的摧残,可是菊花这时已经盛开,它要面对盛开时期的烦恼!
一天晚上,吴燕打了一个电话给了李明:“操场边的休闲亭子上,8:00见面,不可迟到!”吴燕态度很坚硬,看来,李明貌似出了大事了!
    “咱们分手吧!”当李明一瘸一拐地走向休闲亭时,还没有坐下来,吴燕就冷冷地说了一句。
“什么?啥意思?”这一句,就像你住在圣洁的漠河的高山上突然你衣不裹体似的,冷得让人发颤。
“说,那个阿丽在你住院期间看过你几次?你都是什么态度? 她为啥天天看望你?你也别解释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我不想影响你养伤,一直忍着。我告诉你,别以为大英雄了不起,你就是个屁!”吴燕这次的口气是最无情的,用手指着李明说道,这情形连李明也觉得很陌生。
“原来如此!我救了她,她来看望我这有错吗?而且,她妈也经常来啊!人家有感恩之心,不可以吗?你怎么不说他妈也看上我了啊?”李明皱起眉头弯着腰有点激动地对吴燕说。而且声音变得越来越大。“我告诉你,人家没那么坏,只是心中的热情比较高涨而已!如果真是这样,那我早就不理你了,你……”
“别说了,我知道,我长得不如她好看,但我也没做什么亏心事,你呢,一看见她,乐呵得要死,咱们分手吧!就这样!”就这样,吴燕毫不留情地转身,身影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长,最后化作一条让人觉得心冷的无影。
“我是清白的!”李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大声地说,可是,除了不会说话的夜灯会默默地倾听,还有谁会听见? 就算吴燕听见,也只作为恶意的辩词罢了。在吴燕心里,她的青春已经失去了一大半,在她心里,真诚,随着黄山上的云雾飘向很远很远的地方,只是在那很远很远的地方里,一切不属于她!
就这样,炽热的青春期的第一次失恋就匆匆地来了,有点措手不及,让人无法呼吸。
浓浓深秋的风轻轻地起,伴随着不远处的铁皮车的摇晃声,李明的心情沉入了谷底,他一次次地摇头,一次次地思索:“难道人家要用冷漠来面对心怀感恩的人么?倘若真的这样,那他还为何要救呢?那不是“败坏”社会风气么?”越想越不对劲。“算了吧!还是让她自己领悟吧!反正我没有超出做人的底线!”
    哦!原来如此!
来年,咦!秋菊又开了呀?奥!明白了!原来,它遇见最残忍的霜降呀!秋菊又连开了两三月,阳光正照得温暖。带有杀伤力的霜降刚刚走开,又引来了最伤人的寒冬。每天都是这样——早晨、傍晚,寒气咄咄逼人,正午时分,温暖才伸出懒腰,呵,还好,这对于秋菊来说已经是足够的了,它要的不多,就是在饥寒交迫时有一丝丝温存就足矣!
“爸!妈!……”李明在电话里哗的一下就哭了起来,哭得特别地伤心,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这一次,只要是人都受不住。原来,他在外的一表哥告诉他一个匆匆而来的噩耗。
5
    2003年春,人们刚刚过完了春节,刚踏上新的一年的征程,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夺走了不知多少人的生命!当时,所有车站、航站楼、港口都布置了严格的安检口,大家都被非典的神力量所震撼了!什么8层的纱布口罩,84消毒液、大蒜、香包……等等,只要是能够抗击非典的东西都出来战斗了,但是,03年的春天上空还是布满了瘟疫的乌云,“黑云压城城欲摧”貌似离人们不远了。那时的医生最劳累,那时的火葬场最繁忙,那时的小学生最快乐,天天坐在床上看动画片,裹着棉被。
由于李明的父母都在福建打工 ,那儿人口流动比较大,一不小心,他的父母都感染上了SARS病毒,最终,不治身亡!
这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一个天大的灾难,更何况,李明一家都是农村人,一家的血液就靠父母在外打工赚的血汗钱,可这一回,日子咋过?
几日后,他的父母的骨灰盒被安葬在大蜀山上的集体墓地。最前方伫立着一块大石碑,上方正中间贴着一幅遗像,那相不是他们年轻时照的,就是最近的一次合影,貌似就是有预感这种悲剧会来临。脸上爬满了交错的皱纹见证着岁月的沧桑。
在乡下有个风俗,子女都是要有亲属陪伴着才能上山,可是这次……
“刘奶奶,你就让我们两个人单独去一次吧,我们去是有重大意义的,你们别想那么多了,我们是年轻人,不能仍然在古老的圈子里不出去啊!”李明诚恳地向德高望重的刘奶奶求情。刘奶奶总是不让他俩去墓地。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老规矩,我也是不敢随意更改的!孩子呀,就我们三个去不也行!我又不碍事,听话,啊!”
“妈!就让他们去吧!”刘奶奶的儿子刘阳听到后走出了堂屋来到稻床。
“你这个狗日的,你闲着没事啊?”
“不是,我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啊!现在是新时代了,当然有新思想了啊!你想想,如果他们总是循规遵矩,咱们这个国家还谈什么创新,你不也说我们这个国家现在是好强大吗?那是新思想造成的啊!妈!相信他们!”刘阳为他们辩解道。
“也是奥!行,那你们别过分奥!”
上午十时许,太阳是比较温和的,但是所有人的心都是凉的,不是为了亲人,就是为了自己的明天,毕竟,非典还在蔓延,死亡的阴影不曾走远。
    李明跪在他们的墓前,吴燕也来了。他俩人满含悲伤地望着墓碑,一句不说,可是谁都知道,这种情景,心里的话那就是千言万语。李明流下了眼泪,不止。而吴燕,只能陪在李明的身边,一句不发,脸色也很伤心,看来,李明没有挥霍青春。最终,跪着的李明抱着吴燕,放声地痛哭起来。
世界一片绿色,菊花也不例外,可绿色的深处,有着擦不尽的阴霾,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一点点,成为人们的黑色记忆。
6
大学老师都说,毕业生应该选择“先就业再择业”这种理念比较合适,因为对于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走来就猛闯,让人觉得有点乱搞。
虽说他们都是师范生,但是亲人都不想他们教书,原因很简单——男孩子教书前途不大,我想,真正的原因是“钱”途不大吧!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他俩坐在曾经说分手的那个休闲亭子里,手牵着手,身怀心事地在思考。这次,他们变得越来越成熟,更加地体贴对方,也更加地珍爱时光。
“小惠,你学的是汉语言,你想教书么?”李明犹豫了很久嘴唇颤抖着对吴燕说。
“我觉得还行,教书其实很好的啊!”说着,说着,吴燕就慢慢的把头靠在李明的肩膀上,纯净的眼神望向漆黑的夜空。“你想想,如果没有刻苦钻研的叶老师,你能学好积分方程?如果没有兢兢业业的郭老师,你的心理修养从哪儿儿来啊?嗯?这些,没有老师的身影么?倘若没有老师,以后,咱们的孩子咋出国啊?”说完,吴燕抱住了李明的右手臂,露出幸福已久的笑容,多么的甜美,多么的善良。
“你真的很善良,自从上次的误会以后,你好像就再也没有发疯了,有你真好!”李明的手摸起了吴燕的头。
“你先别想太多,我相信你会是一位饱受人们尊重的人民教师,相信我!”
“嗯!那好,那我们就一起去做教师,去一所急需教师的地方,好不好?”(这是李明从父母去世就产生的理想,原因好像是和他受到的帮助有关系。)
“好啊!那就,你教数学,我教语文,还有可能我会兼任美术老师!”
“那我肯定要兼任音乐导师!”
“得了吧,还导师?充其量是个音乐小混混,就你?呵……”
“你再说一遍!”李明开玩笑地挠她腰的痒。
“啊!讨厌,你本来就这样嘛,还不让人说。”吴燕带着比较欢喜的声音反驳着。
……
……
就这样,在欢快的氛围中,他们走向了即将发生灾难的“神圣之地”。
秋菊的生命是这样——没有霜降,就没有暖暖的芬芳!人的生命中,我想也差不多吧!毕竟在同一个生物圈子里。
7
“爸!就让我和他去吧!这是他的事业,是一个非常神圣的事业,这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你也是教师,他也是教师,你们只是存在的地方不同而已,为啥我不能去?”吴燕在苦苦的向她的爸爸求情,希望她能和李明一起去贫困县教书。
“说不行就不行,你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苦,在那个环境下,你是要崩溃的,我跟你说。李明行,他从小就学会了吃苦,我是看好他的,可你,绝对没这个能力的!”她爸爸严肃地对吴燕说道。
吴燕眼看着爸爸这关是过不了了,于是找保姆蔡阿姨。曾经的蔡阿姨可是一个非常出名的人物,当年做知青时处理过许多疙瘩,她相信蔡阿姨的能力。
“王老师啊!孩子这样做,我感觉挺好的呀,现在的社会,在山区吃点苦是值得的啊!你看我,曾经那就是大小姐,后来家庭出了事,这个担子就我一人抗啊,我现在不是把你家的事务弄得有条有理的?你要不满意就开除我……”
“啥呀!”这时,吴燕的妈妈的工厂里下班了,一进门,就听见嚷嚷声,就豪迈地说到。
“奥!王妈妈,孩子想让我帮她去劝劝王老师,让她去山区教书。”
“挺好的呀!这孩子,我早就盼着她出去呢,都多大了,不出去,做一辈子大小姐啊?”吴燕的妈妈嘻哈地说道。
“老婆啊!可我真的舍不得啊!就一个啊!”
“你那书,念到狗肚子里了!”王妈妈用右手的食指抵在爸爸的额头上,略带微笑地调侃她爸。
她爷爷也是赞同的,毕竟,爷爷当过兵,知道锻炼的重要性。
结果,四战一,吴燕当然如愿以偿。
黑色的记忆,就像天上的阴霾,来了一拨后,貌似已经走远,可又突然在某个时间,似箭般的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刺痛了神经,又一次让人无法自拔!
8
    经过长时间的跋涉,他们来到了雅安市芦山县先锋路5号。此地方坐落在贫困县,人们的受教育程度特别地低,那儿现在的父母们大多数都是文盲,也就因为如此,芦山人都渴望得到与城里人同等的教育,他们也想和城市里的孩子一起玩耍,可是……城里的孩子天天在玩游戏机,他们只能玩弹子。每当他们在电视上看到城里的孩子笑容时,他们都有种莫名的伤痛。
“这是上天的不公?还是自己(芦山县的孩子)前世造了孽?”李明看到贫困县的孩子的生活状态后,发出的第一句感叹。
“我们来了,可能一辈子都回不去了!”吴燕轻轻地说道。
“走吧,找校长去!”李明斩钉截铁地说。
“校长,我们是来应聘的大学生,我们来自安徽的黄山学院,有一次我看见了电视上播出一则关于贫困县的教育情况,我们很震撼,我觉得我们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而且我的父母都已经离世了,当时都有很多人来资助我,所以,我愿意把我的一生奉献给教育,这是我们的简历,请过目。”说着,李明和吴燕把他们俩的简历递给了王校长。
“李明,见义勇为……吴燕,院志愿者协会主席,兼院文学社副社长……你们可以呀!年轻人,你们有这么好的功底,来这个破地方,想干嘛?”年龄大约有60岁的王校长皱起眉头满含疑问地不慌不忙地对他们说。
“我爷爷是军人,我爸是教书之人,我爷爷经常对我爸说要要天天读书,天天学习,我爷爷就是没有得到足够的学习,现在都特别地后悔。咱们这个学校,依我看,学生们的教育素质应该不高,需要优秀的教育资源……”他俩互相看了一眼,吴燕说道。
“好了,别说了,我现在宣布,你们被录用了。李老师、王老师,祝贺你们!”  王校长站了起来张开双手说了此番话,然后走向他们,伸出手和他们握手。
“谢谢校长,孩子就是我们的生命,请您放心好了!”李明弯起腰握起王校长的手,边摇边诚恳地说。可心里又有一个不解,只是没敢说:“为啥王校长这么就轻易的录用我?”
“哇!姐姐好漂亮哦!是校长的女儿吗?”一群天真又不谙世事的孩子们趴在校长的窗台上瞪大眼睛望着,,可就是不敢进去。
“哎!孩子们,进来,看看,这两位哥哥姐姐从现在开始就是你们的老师了,快叫李老师、王老师。”校长招招手,让外面的“偷窥”的孩子们都进来。
“王老师好,李老师好……%……#……*……&
一阵叽里呱啦后,到了第三节课的时间了,孩子们都回去上课了。李明和吴燕并没有回出租屋,而是经过王校长的介绍去了不远的天然氧吧。
走在天然氧吧里,没有哪个人不会被它那种纯真的芬芳所陶醉,溪水长流,伴随着哗啦啦声。泥土有点湿润,曲折的小路旁开满了秋菊,和往常一样,开得淡淡的,甚好。可这又引起了沉思——我们是祝福它呢,还是为它祈祷?毕竟,淡淡的芬芳之后,必然会经历那些不平淡的寒冬,因为,这是在异乡的地方,在异乡的季节。
黄昏下,一群纯朴的孩子戏耍在大自然的吵闹声中,有一些夕阳斜照在林间,也许是空气的作用强大,一条条带有颜色的光线从树上射下来,好看极了。虽在秋天,在那里,不会感觉到伤感,你会陷入在那里,即使当某天你远在天边,依然忘不了那种迷人的风光。或许,他们的到来,已经是一道风景线了!  
我想,不是每一种场面都会被称为风景!只要算得上风景,终会被化作美好的记忆!
9
    “你醒了?”好些时日,李明终于醒了过来。
“孩子呢?”
“孩子……孩子……”
“你说话呀!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啊?”李明的嘴巴有些颤抖。
“孩子……遇难了!”说完,吴燕趴在了李明的病床上痛哭了起来。
“为什么?我积的德还不够多么?为什么老天爷总是这么折磨我?为什么?为什么???”李明痛不欲生地哭喊着起来。
“女婿啊!别难过,你们还是年轻人……”
“爸!你怎么来了?”吴燕吃惊地向正在走向病床的父亲说道。
“怎么?我的两个活宝在外‘长见识了’,我这个做父亲的难道不能看看吗?”吴燕父亲略带有幽默的口气回答道。其实,他不忍心再看到李明难受了。当年他父母去世时他那时就像是个娃娃啊,死里要活地“放肆”。
“孩子啊!你们都还年轻,孩子那都不是事,先把伤养好。年轻人,你要是萎靡不振,你那些孩子咋办?你当年不是说你的孩子就是你的生命!你死了倒好,可别忘了孩子啊!”
“这……伯父……您怎么知道?”李明满含疑问地问道。
“这年头当个教师哪那么容易?当年还不是我帮你暗中操纵的!”岳父和蔼地面带微笑地说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当年王校长还没有等他说完就录用了呢。(吴燕的父亲是黄山学院的教授)
“女婿啊!好好养伤,这个世界需要你啊!”
“嗯!”李明诚恳地点点头。
(什么?李明咋了?又英雄救美了?孩子!孩子!孩子!那么多孩子?呃……什么情况?!)
   
   
10
    十年过去了,从2003后期走到2013前期虽说他们没遇到过大的苦难,但在那个贫困的山村里,日子的艰辛可想而知。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变得更加地强大。同时,最神圣的幸福如约而至,2009年国庆节,他们就在山区结为伉俪。20108月份,他们的孩子降生了,但是,上帝貌似又是在玩捉迷藏……
    “每个人都有坚持梦想的权利,同样在这条路上,每个人都会有遇见临头挑战的义务。”事实如是说。
“啊!”一大批尖叫声伴随着房屋的摇晃声,原本活力四射的早晨瞬间定格为让人深深难忘的记忆。
“地震来啦!同学们快蹲在桌子底下,把书盖在头上,快!”就在吴燕和李明刚刚分别走进自己的教室时,灾难发生了,吴燕叫道。
2013年,420日,早上8:02分,北纬30.3,东经103.0处,地震山摇,山崩地裂,转眼间,美丽的“天堂”变成了支离破碎的沧桑基地——芦山县发生了7.0级地震。
短时间的地震后,天地沧桑,处处都是破碎的瓦片和砖块,最让人痛心的还是那一阵阵的惨叫声,大人,孩子,牲畜以及偶尔可以听见的余震引发的山体滑塌声,伴着无节奏感,所有人都要明白,现在,自救很重要。
“李明,你听见我说话吗?”
“我还好,学生怎么样?”李明吃力地大叫了出来。
“你能不能出来?我这儿好像自己可以爬出来。”
“我没事,先救孩子!”
“老师,我好害怕!我想我妈!”
“老师,我腿好疼,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刺痛所有人的心。
“老师,你咋样了?”一位年纪比较大一点的孩子对吴燕发与尊重地问道。
“乖孩子,老师没事,你们放心,你们的妈妈一会儿就过来了,别怕,李老师等一下就会救我们了。乖!”
“哎哟!!!”经过了一会儿,吴燕从一个不大的洞中爬了出来,随后让前面的孩子也爬了出来。
刚好,远处来了几位农民,带着农具匆忙地赶了过来,和没受伤的老师们一起救人。
不一会儿,吴燕的学生全部救出,如此同时,李明那个教室的地方也在救助,只是比较缓慢,也许是塌方的程度不一样吧。
不一会儿,救援队把李明抬了出来。脸色苍白,没有一点活力,就像刚刚被电打过了一样。
“李明,你他妈的给我醒过来,你不能抛下我,你刚刚还在说话呢,你……怎么……”吴燕大幅度地摇晃着李明的身体,紧接着,泣不成声。
医院里,哭嚎声不断,呻吟声不绝,伴着有些刺鼻的药水味儿,一批批伤员被送进医院,手术室的灯一直是亮着的。倘若在这个时候断电,那绝对是要遭天谴的。
    经过紧张的忙碌,危机算已经过去了,可是……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吴燕等了好久才等到了医生的出来。
“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由于他的右腿已经伤过了一次了,这次加上流血比较多,同时遭到了感染,右腿全部截肢,我们已经……”医生苦着脸对吴燕说道。
“你骗人,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这就……”吴燕早已泣不成声,没有力气说话了,立即瘫倒在了地上。
11
    救援的解放军、武警部队、医院救援队和一些民间自发的救援大军包括志愿者都已经全部上岗,同时,救援的人数也在逐渐的增多。如此同时,各方的救助物资和爱心善款也在不断地输入到灾区,总之,爱心的力量越来越强大。
    世界灾难无情,人间大爱无疆。在这美好的春天里,虽然灾难不知损毁了多少家庭、多少生命,但人们相信,在庞大的爱心力量面前,这些灾难都是纸糊的老虎——不会击倒大家的对生活的热爱的信心。
30多天后,李明顺利出院。虽还有些疼痛,但他一想到在住院期间的温暖护士胡娟同志,天天打扫卫生的赵阿姨,天天都过来陪他说话的朱俊同志,还有从大老远跑过来的一大批爱心人士,他就忘记了疼痛,因为这些,他们才快速地走出困境;有了他们的温暖, 人间的温暖的烛光永不会熄灭!
作为一名人民教师,李明的心情特别地沉重,面对灾难,面对大家庭的遭遇,面对自己的人生路上的援助,李明思绪万千。虽然自己是死里逃生,但他想到,这个世界一定有很多不值得失去的生命而无辜地失去——他要延续人间的温情。他离光源不远了!
“校长,您觉得我这个想法咋样?”在一个晚上,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李明在帐篷里和王校长商量。
“嗯!我觉得挺好,你们都还是年轻人,有精力去发展,如果你决定要发展,我老夫也会出份力的,原因我就不鳌述了。”帐篷里的灯光很微弱,黄黄的灯光投在年过花甲的王校长交错皱纹的脸上,见证了王校长这几十年的风雨历程。
“好,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我先回去了。”
“有需要随时来找我啊!”
当晚,李明、吴燕就把此事和几位幸存教师商量了一下,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上天注定,当你在无助时得到了别人的帮助,你一定会有一些感恩回馈的想法,而且是绝对有肯能实现的。
在地震的两个月后,李明通过微博、贴吧等等一些社交手段,再加上他以前就是个大名人,很快就得到了不少网友的响应,随后,爱心组织就建立了起来,名字叫作“温情爱心联合会”。起初,李明担任主席,吴燕担任秘书,何欢担任副主席,汪洁任组织部长……考虑到王校长的身体,就兼任参谋吧。
经过两年的发展和壮大,这个组织已经发展到了6000多人的大团体了,更令人欣慰的是,由于主席是个残疾人,这种精神、这个组织已经得到了中央的重视,随后,中央拨发了一些资金用于基本建设,并且注入了一批新的血液。
又是一个春天,又发生一场地震,令人瞩目的加德满都城堡遭受了致命的打击,“温情”当然不能袖手旁观,在灾难后的三个小时内就组织了第一批志愿者和救援队以及医务人员搭专机飞向加德满都,开启了最受考验的救援工作。第二天早上,第二批大军分两路进发,一些重大设备(挖掘机,铲车……)和救助物资走铁路,救助人员坐专机飞抵加德满都……
救援在继续,温情在传递,奉献在了虔诚的路上!
一次次的温情传递,承载着对梦想的坚守,记录着拥有虔诚历程的人生!
老家,最初的起点,有最初的记忆。门前的秋菊昂着头向着天空,面带笑容,似乎对世人说:“明天,依然美好,明天,还会有寒冬,我会过得好好的,在我心里,所有的寒冷都只是上天对我的考验,我要勇敢地接受它,我不相信命,我只相信我我所指向的方向!”
现在,秋菊还是暖暖地开着!没有丝毫对不幸的埋怨,甚至在对不幸发出挑战!
    多少次的芬芳接力,多少次的菊花盛开,伴随着酷暑、霜降、严寒以及上天对生命的“摧残”,不变的,还是初心!
12、后记
    生活之路是不平坦的,有时候有人会问:“为啥上天对我是如此地不公?难道我前世造了什么孽?”说这种话的人,一定在浪费自己的生命。面对命、曲折,我们只能对它说一声:“滚开吧,我不怕你!”
    圣经上说,一切苦难都不是苦难,顶多是考验你是不是对生命的忠诚。倘若你是一位虔诚者,你将相信走向天堂是一件特别不容易的事,在那途中,会遇见一扇“窄门”,当你进去以后,你将会全身焕发光彩(也许你不一定会得到),不过,从起点到那扇“窄门”,你要经过许多磨难,甚至你会面对“狮子”的阻扰和“残忍”的胁迫,这时,你只能做一个“无畏”,否则,没有人会原谅你!而且,你要孜孜不倦地为初心坚守,或许,天堂的光芒就会照在你的躯体上,你的灵魂就会散发光芒!
人生在世,要坚定自己的信念,坚信自己的判断,无畏艰辛,这样,才能享有升华的权利,一本叫做“人生”的书才是一本值得翻阅的书,才是值得他人阅读的大书!
———————————————————————————————————————
芜 湖  雨耕园
乙未年 伍月廿五
(注:窄门、狮子、残忍、无畏 均出自于《天路历程》。)
发表于 2015-9-18 06: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latex]自信的笑容多么迷人,勇气,装满心房,希望,熠熠闪光![/latex]
 楼主| 发表于 2015-9-18 12: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红自暖 发表于 2015-9-18 06:20
自信的笑容多么迷人,勇气,装满心房,希望,熠熠闪光!

小作还是有 不少问题的,望小红多多指点呵!么么哒~
发表于 2015-9-19 06: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素斋 发表于 2015-9-18 12:54
小作还是有 不少问题的,望小红多多指点呵!么么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5 14:41 , Processed in 0.10569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