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884|回复: 3

校园 职场 创业 都市言情小说《我和我的showgirl女友》寻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25 01: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作品字数: 2300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
作品版权: 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正常稿酬出版 
内容简介: 作为媒体摄影师的我,和还在上大学的她,因为上海chinajoy上的一次邂逅,把两个不同世界的人连接到了一起。
本来可以美满的一段恋情,却总是状况不断。
老友,同事,上司,对手,家人,爱人,故事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一类人的缩影。
单纯却不单调,励志却不鸡汤,这里记录的,只是平凡的我为了幸福做的最大的努力。
作者自荐: 1.showgirl目前是在中国千万游戏玩家心中知名度很高的一个群体,却没有一部文学作品进行描述,笔者进行大胆创新,以这个群体作为描写对象进行艺术创作,相信能在游戏玩家中引起足够高的共鸣。
2.李克强总理在会议上提出“互联网+”和“全民创业”的概念,男主人公在故事中进行电子商务创业正好暗合这两个主题,结合笔者曾经在B2C和O2O领域创业经历进行创作,许多著名的互联网事件例如“3Q大战”、“百度贴吧被爆”等都有涉及。
3.男主角作为已经工作的摄影师,和还在上大学的女主角在身份上存在差异,会引发很多戏剧性的冲突和误解,这也是本书的一大看点。
4.市面上很多都市言情小说都是80后所写,笔者作为一名90后,从立意角度和侧重角度都力求创新,相信这是一部会引起90后这个群体共鸣的言情作品。
5.数字版权已经和天涯文学签约,作品数次登上天涯强推榜,网络点击量已破1000000,引发无数网友热议。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作品目录: 部分目录:
第一章 初到上海
第二章 邂逅
第三章 忆往昔
第四章 巧合
第五章 第一次晚餐
第六章 喝酒误事
第七章 男人的项目
第八章 校园写真
第九章 圣诞节
第十章 学校晚会
第十一章 向新市场进军
第十二章 初恋
第十三章 潘家园赌石
第十四章 五道营
第十五章 求婚
第十六章 新球鞋
第十七章 豪宅
第十八章 漫展
第十九章 爆吧
第二十章 系花同学
第二十一章 手术
第二十二章 两个美女
第二十三章 大学回忆
第二十四章 香港我们来了
第二十五章 迪士尼乐园
第二十六章 宿舍矛盾
第二十七章 房东
第二十八章 搬家
第二十九章 宜家商场
第三十章 实习生面试
第三十一章 陷害
第三十二章 背回家一个美女
第三十三章 意外之客
第三十四章 生日
第三十五章 新手游策划
第三十六章 家庭新成员
第三十七章 八卦冯
第三十八章 猎人与狐狸
第三十九章 狩猎开始
第四十章 情感专家
第四十一章 祸起萧墙
第四十二章 喜当爹
第四十三章 枉我把你当兄弟
第四十四章 辞职
第四十五章 吕瑶生气了
第四十六章 工作
第四十七章 钻戒
第四十八章 两根烟
第四十九章 涮羊肉
第五十章 颐和庄园
…………
备注: -
本帖最后由 nutter 于 2015-7-25 01:15 编辑

第一章 初到上海


拌着眼泪的爱情是最动人的。   ——司各特(英国小说家,诗人)


每年夏天到了最热的时候,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也称为Chinajoy,都会如期开幕。上海都会涌入一大批的游戏业界相关的从业人员,还有慕名而来的粉丝。
在四年前的Chinajoy展会上,我作为某网站游戏频道的记者被派到上海,和我一同过去的还有一个同事,人长得胖,性格憨厚,单位同事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二柱”,他负责扛着摄像机,我负责采访。我们每人还另外随身带着一台单反,以便可以随时抓拍现场的画面,传回给总部。
每家游戏展台都会请模特来助阵,那些模特,业界内叫做Showgirl。
当时的Chinajoy已经有了“中国妹子展”的说法了,来场馆里看展的多数是想近距离观赏各个游戏厂商请来的Showgirl,厂商耗资上亿开发的游戏只沦为了大家拍照的背景板。每个进场的人,不管是记者还是玩家,手里都举着长枪大炮似的相机,在各个展台的showgirl周围咔嚓不停。
在火车上的时候,我就看得出二柱十分的兴奋,一个劲的和我说去年他在现场时候碰到的各种美女,还把手机里几张舍不得删除的合影拿出来给我欣赏。哦,忘了说,那年他是第二年去做摄像,我是第一年。
不过我对那些看上去不像正常发育出来的姑娘真心不感兴趣,再加上当时也在游戏频道工作了快一年,多少都听到些关于展会上showgirl的丑闻,比如前两年在网上很火的保养价格表,至于是真是假我也不去八卦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总少不了这些花边新闻。当然了,纯粹出于男性角度出发,各家游戏站台上的姑娘都很养眼。
————————————

我和二柱两个人到达上海的时候,刚好是中午那会,于是我们先找到一家快餐店坐下来点了些食物,他一边啃着汉堡,一边喋喋不休的跟我讲去年发生的种种艳遇。
当时他豪情万丈的对我说,他一定要要到10个姑娘的手机号,QQ号也行。他让我做他的僚机,帮助他对美女出击。
按理说,我们也算媒体从业人员,showgirl一般不会拒绝我们要她们的联系方式,这个目标不难办到。
吃完饭,我们在附近找了一家快捷酒店,在前台开房,拿房卡,开门,扔行李,锁门,坐地铁去现场,一气呵成。
在当时,我们的游戏频道是有提前一天报道彩排花絮的权利。也就是某国内厂商向媒体发出邀请,提前给自己的展台造声势。
所以很荣幸的,我们两个能在开幕之前就进入现场。
我当时就像第一次进入魔兽世界里死亡矿井的副本一样,有激动,有期待,也有紧张。
二柱拎着摄像机走在前面,我在后面用单反拍了一些会场里的布置情况。
当时大部分展台都在做着彩排,上面站着一些showgirl在走流程。每个女孩穿的或性感,或可爱,或千娇百媚,或清艳脱俗。因为没得到官方允许,那些Showgirl,我只能偷偷地拍,感觉就像在做狗仔队一样。
————————————
我们两个走到了那家合作厂商的展台前面。离近了看他们的展台,不得不感叹当时那家厂商的财大气粗,展台规模和布置都算得上前几名。
不过没有时间供我们惊讶,我和二柱两个人先对厂商派出的代表做了简单的采访。好像是游戏研发团队的主创吧,现在也记不清了,例行公事的事情向来不会占用我太多脑细胞的。
采访完毕后,主创和我们两个说:“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会,我们展台的SG现在正在后台,一会她们过来之后,你们挑几个好看的,拍几张照片,录段视频。”
我问他:“是挑我们看着好看的拍?”
他在手机上打了几个数字,对我们说:“SG身上都有号牌,这几个号牌的多拍拍,也可以做个采访什么的。”我们当时就明白厂商的意思了。
等了一会,showgirl们上台了。20几个姑娘排成一排,穿着粉色的制服,超短裤刚刚到大腿根部,露出一排白晃晃的大腿,在台上随着音乐走过的时候,那种气场真的很震撼。
我和二柱,包括旁边几位被邀请的记者都看呆了。
看着showgirl们站定,大屏幕上开始播游戏宣传视频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该干正事了,用手拍了一下二柱的后背。
他回过神来有点茫然得看着我。
我跟他说,看什么看,开工了。
————————————

顺利完成组织上交代的任务之后,我的肚子有点咕噜咕噜地响了,快餐果然不顶事。
我想拉着身边的二柱一块去寻觅一下上海的美食,而二柱当时就跟一个猎人似得双眼来回巡视着展台上正在退场的姑娘们。
当我举起手来想冲着他后脑勺来一掌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尖叫。
“啊!”
我顺着叫声把头转向了展台上。原来是队伍末尾的一个姑娘穿的高跟鞋断了,人仰马翻地摔在了展台上,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周边几个同行都拿起相机狂按快门。
从我站的角度来看,应该没有露底,不过,这照片作为花絮,或者发到搞笑版块都不错。
在showgirl们都退场完毕之后,我顺利完成了刚才未完成的动作,在二柱后脑勺上打了一下。
随后他就极不情愿的被我拉出了会场,本来他是想去其他的几家展台转转的。
晚上我们两个人靠之前在网上查到的信息,加上路人甲提供的线索,找到了一家做上海小笼包的老店。
进去之后我们俩要了5屉,吃完之后二柱觉得没吃饱,又要了3屉。
那晚二柱一个人吃了6屉,我是第一次见识到他的饭量,真是嘴大吃八方。
————————————

因为公务在身,所以没有机会逛一下大上海,回到住处之后,把那天拍的照片还有视频传回了本部,又赶工出了一份文字报道,一并发了回去。
二柱由于是技术兵,也就是扛摄像机的,所以一回到房间就坐在床上看电视。
二柱来回换了几遍电视频道,最后索性就把电视一关,骂了一句:“妈的,现在电视上除了婆媳剧就是爱情剧,就不能有点男人爱看的嘛。”
他往床上一躺,问我:“你觉得今天哪个女的好看啊?我挺喜欢那个6号的,眼睛大胸大屁股大的,长得还那么苗条,你说他身上那些部件是真的是假的?”
我被他问住了,我压根没留意几号长得什么样,在我眼里都差不多。
“没注意啊,怎么,这是你第一个想要下手要号的目标?”
他从兜里掏出盒烟来扔了一根给我,他自己也点上了一根,吐着烟气慢悠悠的说:“当然了,必须的第一目标,不过,要来手机号我也不会聊,看她浓妆艳抹的,眼睫毛拿下来能当刷子用了,不像良家姑娘,估计我这种样的搞不定。”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适合不适合呢?别太怂了,拿出点魄力来,女人看你这么没有自信都不会正眼看你的,你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还指望别人能看得上你嘛。”
听完我的话,二柱的革命火焰就像被加进去汽油一样,重新猛烈地燃烧了起来。
他狠嘬了一口烟,说:“对,我就不信了,我还搞不定一个女人。先找个女的练习一下怎么聊天。”
说完之后,他掏出手机,跟单位里的一个女同事聊起了QQ,过了没一会,就把手机放在床边,继续趴着了,估计是那个女同事呵呵之后去洗澡了,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二柱从小到大都没谈过恋爱。
高中的时候家里管得严,二柱也没敢有什么小动作。
到了大学刚开始的时候就是一心扑在游戏上面,玩了两年之后想起来谈恋爱的问题了,结果身边的女生都已经名花有主了。剩下的都是那种你连想和她多说两句话都提不起兴趣的那种。
听他说,他在大学也追过一个女生,追了人家一年多,到最后也没成。
其实吧,我觉得他没有什么太大的缺点,就是有点软,在追女生上总是属于不沾光的人。
————————————
他趴了一会问我:“你记得今天在展台上摔倒的那个女的吗?”
我想了想:“记得啊,今天就对她印象还深点。”
他接着问:“你觉得她怎么样?”
我说:“长得不错啊,你可以考虑一下。”
他坐了起来说:“我不是说长相,我说你觉得她人怎么样?”
我一听就乐了:“我又不会看面相,怎么知道人怎么样啊?”
他嘴角淡淡一扬跟我说:“我看着那小姑娘人应该不错,可以争取一下,当然啦,比6号是稍微差了一点,不过也不错。”
我听完他的话,回忆了一下那个摔倒的姑娘。
嗯,是挺清纯的。
从她在台上略显拘谨的动作和表情来看,应该还是个学生。


第二章 邂逅
转眼到了第二天,旭日高升。
二柱在床上四仰八叉的躺着睡得正舒服,昨天晚上我被他的呼声折磨到很晚才睡过去。
我过去一脚踹在他腿上,说:“二柱,赶紧起来刷牙洗脸。”
二柱被我这一脚给惊醒了,坐起来睡意惺忪的问我:“现在几点了啊?”
“都快8点了,赶紧起来,一会咱俩抢不到好位置了。”我说。
“还没8点啊,我再睡会,反正一会就拍几段视频,照几张照片的事呗。”说完又躺下去了。
“你丫的不想去要姑娘手机号了?”
二柱一听要手机号这个光荣而伟大的任务,就像被打了鸡血,立马一个鲤鱼打挺接翻身下床,去洗手间刷牙洗脸了。
等他捯饬好自己之后,我们两个以最快的速度向会场进发。
本来是可以很快的,可是二柱把他的媒体证落在了快捷酒店里,又返回去拿了一趟,这样一来一回地,等我们进入展区已经10点了。
有的游戏厂商的发布会已经开过了,不过,好在和我们频道合作比较密切的几家厂商的发布会都是安排在了下午进行。
我们开始兵分两路进行拍摄。他先拍摄不需要采访的镜头,我负责拍些展场内的照片,实时传给位于北京的总部。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我们的新闻比别人发的早,就能占到先机。
在展馆内拍摄完一圈之后,就到中午休息吃饭的时间了,我给二柱打电话,约定在门口碰面一起去吃饭。
正往外走的时候,路过昨天采访的那家厂商的展台,showgirl们也趁着休息时间在一块吃着盒饭。我看见了昨天在展台上摔倒的那个女孩,和两个showgirl一起坐在展台的台阶上有说有笑的吃着盒饭,她今天扎着马尾辫,换了一身淡蓝色的雪纺连衣裙。
可能是我看她的时间太长,引起了她的注意,她转过头来也看着我。
四目相对。
我略显尴尬的冲她微笑。
她也礼貌地冲我微笑,两条眼睛眯成的弧度,很漂亮。
————————————

我和二柱吃完饭回到了展厅,这时距离下午的发布会还有些时间,showgirl们都在展台旁边聊着八卦。
二柱悄悄凑过来,给我指了一下某个坐着的女孩。
哦,是昨天那个6号。
我对着二柱会心一笑,说:“昨天厂商代表要求我们采访的showgirl里有她,正好可以趁着休息时间去采访一下她,顺便给你要个联系方式。”
二柱一个劲的点头:“好好好,我看行。”
采访过程我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当时二柱扛着摄像机一个劲地在笑,还不停地变换着摄像机的角度,我当时真想骂他一句,你丫以为在拍电影呢。
好在职业素质我还是有的,还是顺利的结束了采访。
事后他以工作的名义要来了6号的手机号,微博号,人人号等一切社交账号,也算目的达到了。
要完联系方式之后,二柱美滋滋地继续和6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从展会布置一直聊到了美国内战。
我当时都佩服那个6号怎么还有耐心继续聊下去的。二柱向来脑洞很大,说话没有边际。以他的性格在大街上这么和陌生女生聊天,十有八九会被认为是居心不良、狼子野心。
可能她觉得我们是媒体从业人员,不想明着对二柱说“你丫给老娘滚”吧。

我一边看着上午拍的照片,一边往前走,脑子里在构思怎么写出一篇让主编通过的报道。
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女孩,抬起头一看,正是昨天那个在展台上摔倒的姑娘。
我看她,她也看我,面面相觑。
“啊,不好意思,只顾着看照片了,没注意到你。”我赶忙解释。
“哈哈,没事没事,里面人这么多难免碰到嘛。”她笑着说。
她的声音乍一听还挺好听的,感觉应该有专门的练习过发音。
我接着说:“忘了做自我介绍,我叫刘海鹏,主要负责你代言的这家厂商的新闻报道和宣传,接下来的几天都会碰到,认识一下吧。”
她说:“好啊好啊,我叫吕瑶,还请多多关照咯。”
我说:“好的,记住了,一定把你在台上最引人注目的一面拍下来。”
这时身后展台的工作人员拿着话筒喊,让showgirl们就位。
她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说“我现在要去候场,一会发布会就要开始了,有机会我们再聊哦,拜拜。”
“去吧,找机会再聊,拜拜。”我看着她说。
她一溜小跑地到了展台旁边,进入队伍站好之后,冲我做了一个鬼脸。
这丫头还挺可爱的。我冲着她挥手告别,然后转身去展台前抢位置了。
————————————

下午的发布会和昨天的内容大体差不多,昨天空着的几个环节,例如代言明星上台做采访也被填了进去。
这家游戏厂商的财力雄厚,请到的都是国内一线的明星。当时整个展台周围挤满了人,大部分过来都是为了亲眼目睹一下这位明星的真容。
我把一张内存卡拍满之后,翻遍全身也没找到可以替换的卡,二柱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备用的内存卡都在他身上。
看了一眼外面包围着的十几层人墙,我知道自己是出不去了,只能掏出手机拨通他的电话:“你小子跑哪去了?我这内存卡用满了,没备用的了。”
二柱在手机里大声地喊道:“你说什么,我这太吵听不见。”
我也冲着手机喊:“你丫死哪去了?”
因为声音太大,台上正在接受采访的明星都瞅向我这边,我赶忙低下头假装社么都没发生。
电话那头传来震耳的音乐声和二柱的喊叫声:“我在另外一个展区看妹子们跳舞呢。”
妈蛋,就知道看妹子。
二柱是靠不住了,挂掉电话站在原地看着吧,刚才拍到的那几张明星的照片也算完成任务了。
我把单反的开关拨到OFF的位置,再把镜头盖上。
心里不带着上级下达的目标,着看台上的表演,我觉得自己和看热闹的游客也没有差别了。
明星被请到台下休息之后,Showgirl们又返回到台上,摆着各种动作,下面拍照声不绝于耳。
我在台上的Showgirl中寻找着那个叫吕瑶的女孩,想想自己跟她还挺有缘分的,一天碰见了两次。
她站在一排全是美女的队伍里也不算最抢眼的,但看着确是最舒服的。我掏出手机,调好了焦距,对准她,咔嚓一声,拍下了我在这届展会的第一张私人照片。


第三章 邂逅(2)
第一天的展会很快就结束了,我和二柱在散场人群到达之前离开了展会中心,继续踏上了寻找美食的路程。
我们都坚信,世间唯有美食与真爱不可辜负。
一顿大快朵颐之后两个人打着嗝回到了住处。
接下来的几天,厂家的宣传力度也没有第一天大了,但是观众永远处于一种人山人海的境界,单从人数上来说,Chinajoy真的配得上中国第一游戏展的名号。
我和二柱两个人每天就是采访,拍照片,写报道,发回本部,顺带着在展区的试玩机上打打游戏,二柱有一个以搭讪为目的的革命任务,两个人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
中间也曾和吕瑶见过几次面,忙的时候就互相打个招呼,不忙的时候就聊会天。
我也慢慢了解到她是在北京即将上大三的学生,经过学姐的介绍,来这里做兼职的。
我当时也不确定她是不是真的大学生,Showgirl这个圈子里倒是有很多兼职的学生,有的就算没有上过大学,也会把自己包装成大学生,反正没有人真会让她们拿出学生证来看看。
自从上了班之后,自己也慢慢地变成一个怀疑主义者了,不相信耳朵听到的。或许也是因为之前听到的关于这个圈子里的负面新闻太多吧。
不过从对话中听得出她对北京城很了解,感觉最起码肯定在北京生活过。
二柱超额完成了他设定的任务,一共要到了20多个姑娘的联系方式。
每天回到住处,我在旁边写报道,他就在手机上看那些姑娘们的社交网络,一会刷刷这个的微博,一会看看那个的空间。不时来一句:“我靠,这姑娘居然是拉拉”、“我靠,这姑娘男朋友真他妈有钱”。最后被他锁定为单身、又有机会的几个姑娘用星号标注了起来,算是以后的猎物。
陌生人通过这些社交网站的内容,再加上自己的主管推测,都能对一个人产生或偏颇或中肯的评价。
这些东西就像一个电视台,你播放的内容好坏与否,直接影响到外人对你的评价。
打开烟盒,抽出一根烟点上,慢慢吸了一口。
看着床上对着手机目不转睛刷着的二柱,我才意识到这几天光顾着工作了,都没有记下吕瑶的手机号。
而明天,就是闭幕的最后一天了。
————————————

第二天重新回到展会现场,依旧的人山人海,人们在这时候才会由衷的赞叹中国计划生育这项基本国策。
我来到那家游戏厂商的展台前面,向台上望去,却没有看见吕瑶的身影。
中午休息的时候,我问Showgirl中的一个女孩吕瑶今天怎么了没来?
她说吕瑶今天早晨就坐火车回北京参加考试了。
这届展会上我唯一想要的一个人的手机号,她却没有打招呼就坐上火车离开了这里。
想到这,我苦笑,呵呵,萍水相逢,何必牵挂呢。
这一场玩家的狂欢在一片热闹的气氛中迎来了闭幕式。
我已经没心思和二柱在试玩区的电脑上打游戏了,整天都很失落。
晚上回到了酒店,收拾东西准备回北京的总部。
我躺在酒店的床上,喝着泡好的碧螺春,无精打采地吐着烟气。
二柱在一旁看到我个精神状态,说:“你至于的嘛,不就是一个女孩的电话没要到嘛,我有那么多漂亮姑娘的电话没要到,我岂不得上吊以明志啊。”
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我有点意想不到。
我觉得他说的也在理,或许我们两个本来就是两条直线,相交于一点,又会慢慢地渐行渐远。
二柱一个翻身坐了起来,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被他不怀好意的眼神盯地有点发毛。
“假如我现在给你她的联系方式,你要怎么感谢我?”二柱说。
我将信将疑地说:“啊?真的假的?你哪来的?”
“你以为我这些天聊的那些Showgirl们一点用处都没有吗,这不有个姑娘正好有吕瑶的QQ号,你想不想要啊?”
“快给我......”我说完就想去抢过二柱的手机。
二柱把手机往身后一藏,“那我有什么好处啊?”
“妈的,回去请你吃烤鸭,几只都行。”
“好吧,勉为其难就答应你了。”
二柱手一松,手机顺势就被我一把抢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急切的想要她的联系方式。
也许是被二柱那个家伙蛊惑的?
也许我喜欢上了她,而我自己都没有觉察出来?
————————————

我看着手机屏幕上一串数字,感觉他们就像一个个跳跃的精灵。
从包里掏出手机,打开QQ,把那排数字输入进去,点击添加好友。
没过多久,通过了,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我点开她的头像,发了个笑脸和一句话,“是吕瑶吗?”
她回了一句:“嗯,请问你是?”
我打下了三个字“刘海鹏”。
然后,就是长久的等不到回复的状态。
我又看了一眼开幕那天用手机拍到的她的照片,感觉她就在眼前。
还是那个可爱,迷人的小丫头。
虽然我已经毕业快一年,等待她回复时的感觉就像大学第一次给女生发完短信时候的感觉一样。
激动中掺杂着憧憬,憧憬中隐隐存在着不安。
记得我人生中第一次对女生有好感还是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
那时候的典型反应就是上课喜欢多和她说话,在她面前话特别多。
有一天放学之后,跟在那个女生后面一直到了她家门口也没被发现,算是人生中第一次尾行。
目的是为了以后多在她家附近出现,心里想着没准哪天就可以碰见。
感觉那段时间,只要踏进了她家周围一公里的范围内,就会心跳加速,幻想着下个路口就能碰到她。
但后来我也没机会和她表白,因为我三年级的时候移情别恋了。
那个女生也是同班同学,在一次集体出去爬山的时候,我交出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牵手。
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应该是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
那时候学校是全封闭式的,老师们都管得很严,每天都有年级主任和班主任两路人马在校园里的小树林巡逻,只要一经发现早恋,立马回家反省。
但是在那个阶段的学生,包括我在内,好像都对这种顶风作案的事情有着十二分的兴趣。
每天和女朋友一起吃饭,一起打水,下晚自习后送她回宿舍,然后自己再去小卖部里买包方便面回去当夜宵。
那时候能拥抱就觉得很满足了,亲嘴那种事简直想都不敢想。
那时候也不用太多的物质去维持这段感情,每天一袋康师傅的饼干和一瓶酸奶,就算得上奢侈了。
能在上课的间隙,收到一张督促自己好好听讲的纸条,就能美滋滋地过上一整天。
记忆中的那段时间仿佛每天都是蓝天白云。
不过到了高二,我们就分手了,从此蓝天变成雾霾。
上大学之后,进入了一所理工类的学校,第一次体会到僧多粥少是什么概念。
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目标,自然是一顿猛追不舍。
在宿舍兄弟们帮助之下,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折纸鹤,最后完工了一万只。
和一封3万多字的情书一起装在一个大箱子里,托她宿舍的朋友转交给她。
第二天又被退了回来,那封情书连信封都没有拆开。
为此我低落了很久,还把网名改成了伤心的小纸鹤。
每个人的少年时代,大多都喜欢这种既省钱,又能表明真心的求爱方式。
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真是既单纯又可爱。
虽然没感动那个女生吧,倒是把自己感动了。
如果现在有架时光机,我回到那个时候,肯定会扇自己两巴掌,再骂一句,你丫就是个傻逼。
现在回想起来,也能理解当初那个女生的做法,在加入了家境,性格,世界观等其他考量因素之后,我发现其实我和她真的不适合。
还是那句话,一见钟情的是脸,不是人。
扯得有些远了,这些年的感情经历大致如此吧。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过着平淡的日子,有着平庸的感情。
自认为特殊的自己,其实放大到整个人群里来看,还是小人物一个。
————————————

一阵震动,把我的注意力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她终于给我回复了。
“啊,是你,聊了这么多天你也没跟我要过手机号,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找我呢。原来自己偷偷地找别人打听了,太坏了。”
我有点想笑,说:“我看每天跟你要手机号的人那么多,你也没给过。自然不能轻易采取行动啦,免得到时候你不给的话,我太尴尬。”打完字又加了一个捂嘴笑的表情。
“哎呀,你和他们不一样。”
我看到这句话心里一暖,问:“我怎么不一样呢?”
“因为......你看上去比较无公害啊,哈哈哈。”
无公害?不就是好人的意思么,难道我在她心中的定位只是个好人?
孔子说过,好人,是一个女人对男人最婉转的差评。
我故意绕开好人这个话题,说:“看来我在你心里,是个很让人放心的人。”
她说:“毕竟那些人连话都没说过,谁知道他们要手机号会不会干坏事啊。你就不一样了,咱们聊了这么多天,我能确定,你不会用我的手机号去干坏事。好啦,现在我们不也能联系上了嘛,明天我还要去考试,要睡觉了,找时间再聊吧。”
我说:“好,早点睡,加油,晚安。”
“晚安。”
第一次和她的聊天就这样匆忙的结束了。
我还没施展出经过上一段感情打击之后学到的各种泡妞绝学就被晚安了。
想想自己这几年已经从一个见到女生就会脸红结巴的小男生,成长为上到大妈小到萝莉都能在几句话之后逗乐的暖男。
可和她聊天的时候,这些本事却都像睡着了一样。
难道真跟网上说的一样。当你喜欢上一个人之后,你的武功也会尽废。
喜欢一个人就会把所有的伪装和面具撕掉,在她面前,就只能展现的出最真实的自己。
关掉手机,旁边的二柱已经又打起了呼噜。
我点燃一根烟,拉开窗帘,想再最后看一眼夜上海的霓虹灯。
这里和北京一样,都是一片繁华和嚣杂的高楼大厦组成的钢铁森林。
无数人带着咒骂逃出这里,无数人又带着无数梦想来到这里。
这里给了无数人机会,也磨灭了无数人心里的斗志。
在这里,外地人比本地人更多,而本地人在外地人眼里更像是外地人。
这是一座奇怪的城市,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在它里面活明白。
但它也只是一座城市罢了,它不会因为你是王侯将相就去善待你,也不会因为你在街头流浪去嘲笑你。
它只是不闻不问地矗立在土地上,看着从它身体里经过的形形色色的人群。
每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抽烟,脑子里都能想到一些颇具哲理的话,在那个时刻,我就像一位多愁善感的文人。
把窗帘重新拉上,免得第二天被太阳打扰了好梦。
我突然意识到还需要做点什么,转过头看着正在酣睡的二柱。
“死二柱,醒醒,妈蛋老子都被你吵得睡不着了。”说完又踹了他一脚。
然后我钻到被窝里,一觉到了天亮。
————————————

回到北京总部的日子像清水煮白菜一样的没滋没味。
唯一能有点安慰的,就是在加班之后去7-11便利店买一份加热的盒饭带回家,一边吃着饭一边用电脑和吕瑶聊天。
我们聊了很多,从喜欢看的书,喜欢听的音乐,到各种上学时候的糗事,还一起约好去看新上映的电影。
虽然每次不是我要加班就是她要上课。
就这样过了两个多月,也没有去看成一次。
那段时间心里觉得,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的,又带点小期待的过下去也挺好。
又到了一个难得的周末,我醒过来已经是中午11点了。
只有到这两天才能享受到自然醒是多么爽的一件事。
我当时租住的房子是一个二居室,和一个IT男合租的。
他在中关村的一家网站做前端开发,虽然同样是网站的从业人员,但他的加班时间明显多于我的,每天回来都是深夜了。他会和我在沙发上看会电视,顺便吃掉带回来的夜宵。忙的时候都没有一个周末的假期。
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一个月干着别人三个月的活拿着别人两个月的工资”,顺带提一下,他的工资在当时的我看来真的很高。
有付出自然就有回报。
我来到客厅里喊了几声他的名字,没有人回应,估计是又上班去了。
自己一个人到楼下的吉野家点了一份招牌牛肉饭一碗汤加一盒蔬菜沙拉,匆匆吃完,回去开电脑看看吕瑶在没在线上。
不过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周末她是不怎么上网的。今天也是这样。
来到客厅打开电视,来回的翻着频道,心思却完全没在上面。
在我把电视频道从前到后又从后到前翻了一遍之后,也没有找到一个想看的节目。
心里想,要不出去逛街去吧,好久都没给自己添置过新衣服了。
于是就乘地铁来到了大悦城。
在几家挂着洋牌子的店铺转了几圈之后,我发现很难买到称心的衣服了。
买得起的显得不正式,正式的大多又买不起,我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刚失望地出一家店门,看见不远处有三个女生,其中一个人的背影和吕瑶特别像。
我于是向前走了几步,试探性地冲着那三个女生喊了一声:“吕瑶。”
中间那个女生停下来,向四周张望着寻找声音的来源。
当时我的心脏就像打着鼓点似得跳得飞快。
在四下张望无果之后,她转身回过头来发现了我,脸上的疑惑变成了喜悦。
我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如果有台心电图的机器,当时应该可以冲破它的最高限度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7-25 01: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间的横线是分隔线,各位看官老爷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尽情的砸向我吧,我是不怕打击的小强!
发表于 2015-7-26 11: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喜欢初夏 于 2015-7-26 11:13 编辑

真不错,语言很流畅成熟,一看就是个纵横过“网涯”滴银。
发表于 2015-10-7 08: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showgirl原来是这个意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6-27 20:16 , Processed in 0.127098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