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922|回复: 2

(短篇小说) 爱情的抗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16 12: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曼步莲华 于 2015-5-16 16:37 编辑

(本小说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


马天奋觉得自己要去示威。

因为他所在地的政府部门居然限制他离开自己所在的城市。

原因更是可笑,就因为他过去多次参加某电视台举办的相亲节目,而且在这个节目上的表现大胆,出位,经常引发公共话题,网络上很多人对他展开剧烈的批评,比如说他“行为不雅”,“耍流氓”,这类的话,不绝于耳。

但是在马天奋看来,这是他与女方你情我愿的事,跟别人何关?于是不停地跟网友展开激烈争辩,愤怒的网友对他展开人肉搜索,对他不停地攻击谩骂,甚至连他所在的县城也跟着“躺枪”。用网友们的话来说,“X县出流氓”。

X县本是旅游城市,因为马天奋的影响,旅游业受挫,影响了当地经济发展。

今年年初,县里相关部门做出对马天奋的处罚决定,禁止他参加相亲类的节目。

可是马天奋却不管不顾,依旧频频出现在电视上。

用他的话来说,追求爱情,有错?

县里没有办法,直接把马天奋列入出行黑名单,禁止马天奋出行。

各个车站也都接到了上级通知,一旦发现马天奋,坚决阻止。

马天奋一连被拦住几次,一开始还不明所以,后来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他先是莫名惊诧,紧接着是

出离愤怒。

他只是在追求自己的爱情,竟然被扣上破坏经济发展的帽子,还被禁止出行?

他觉得伟大的爱情被亵渎了,在这个庸俗的世界里,人们用一种猥琐,市侩的目光来看他,就连政府也不例外。

最让他不能忍受的是,他跟相关部门沟通过之后,他们居然依旧不放心,还是要限制他的人身自由。

爱情正在他的躯体里生根发芽,酝酿着芬芳与甜蜜,但这样的美好,却要被生生地破坏掉。

是可忍,孰不可忍?

马天奋决定去车站示威,为自己争取伟大爱情的权力。

他拿着一瓶白酒,出了门。


                  2


车站。

喧哗中中夹杂着怒骂,激烈的争吵。

马天奋死死地守在检票口。

“大家听我说,请大家帮我一个忙,我只是要抗议,耽误大家一会时间,只要车站让我出行,我绝不会再阻拦大家。”马天奋对着气急败坏地众人喊道。

“你出不出行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赶紧让开。”人群中有人喊道。

“是啊,我们赶时间呢,你自己的事,凭什么阻拦我们?”声音刺耳。

“我只是想捍卫自己的权力而已!我要爱情,我要自由!”马天奋喊着。

“神经病啊。滚!”一个身宽体肥的男子说道。

“就是,自由,权力,爱情,你恶不恶心?”一个打扮时尚,画着浓妆的妇女吐着口水说道。

“举世皆浊我独清,举世皆醉我独醒。”马天奋大口喝着酒,嘴里说道。

“喂,警察吗?有人在这发疯呢。赶紧过来。”有人报了警。

一会警察过来了,这警察长得牛高马大,看起来威风凛凛。

“怎么回事?谁在闹事?”警察吼了一嗓子。

“就是他。”人们纷纷指向拦着检票口的马天奋。

“什么意思?知道你是在违法吗?”警察对着马天奋说。

“我没有违法,我是在抗议,公民都有抗议权。”马天奋大口喝着酒道。

“我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权力。”警察将马天奋的手扣了起来,让被阻拦乘客门陆续通过检票口。

  “这是人权!”

没听说过

“我游行,我抗议!”马天奋大吼着。

“游行是要政府的许可,集体行动,你跟政府申请了吗?”警察一边说,一边想将马天奋扭起来。

“哈,我就是要抗议政府对我采取的不公正手段,我不需要它的许可。”

“那你就是违法。”警察将马天奋死死压住。

“不,你们太野蛮了,我要静坐,我要示威!”

“你可以换个地方静坐。”

“不,我就要在这静坐!”马天奋咬了警察一口,脱身出来。

“既然这样,我不得不采取执法措施了。”警察警告道。

“法律就是用来欺负我一个人的吗?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老爷们违法,你去抓他啊,你个狗腿子,我捅你哦。”说完他挥了一下手。

警察吓了一跳,赶紧掏枪。

不过他发现马天奋手中并没有凶器,将枪放了回去。

他看了看被咬的手上留下的牙印,感到一阵疼痛。

警察有些生气,说:“你等着。”转身回值班室,准备拿出警械来教训马天奋。

“我等着!我等的时间太久了,我等的爱情之花都凋谢了!还要让我等着,没人性的东西!”

马天奋一听到这个“等”字,一肚子火冒了出来,他紧紧跟在警察后面,来到警察室门口,对着警察室的门踹了两脚。


            3


警察拿着防暴棍从值班室冲了出来。

他举着棍子对马天奋砸下。

“好啊,你真打,可没处讲理了啊。”马天奋一边躲闪,一边去抓棍子,跟警察厮打在一起。

棍子如雨点般地落下,打得马天奋身上啪啪响。

马天奋只觉浑身疼了起来,他抱住身边的售票机,咬着牙,一边拍打着售票机,一边暗想:“忍住,要忍住,为了佳佳,要是佳佳也在这里的话,肯定不会让人这样打我,唉,售票机啊售票机,你要是佳佳该有多好,我要是这样搂着你,被人打野心甘情愿。”

马天奋觉得爱情的力量涌满了全身,一面想着他多次追求的佳佳,一面尽量将身体的要害避开警察的棍子。

趁着警察防暴棍举起没落下的一个空隙,他对着警察一拳,把警察的帽子打歪了。

“佳佳,谢谢你给我的勇气,我不能让你看着我出丑,我要反抗。”马天奋心里想着,也开始对警察反击。

候车室里又有很多乘客,他们看着这厮打的场面。

“打得够凶的啊,怎么就一个警察,为什么不多来几个警察呢?”有人说道。

“这只是个小站,可能没有那么多的警力。”有人在一旁解释。

“这可有点问题啊,万一警察做事不公道可怎呢办?”

“应该不会吧,警察应该都是对的。”

“但是我怎么听那醉汉说爱情,自由,公平,权力什么的呀?”

“他喝酒喝迷糊了吧?”

“一身邋遢样子,是不是乞丐闹事啊?”

“谁知道啊。”

一个小女孩突然从人群中跑出来,拦到警察与马天奋中间。

“叔叔,别打了。”小女孩说道。

马天奋一低头,看着小女孩的样子,乖巧可人,长得竟有几分像佳佳。

他一下子把小女孩抱起来,看着她,激动地喊起来:“小朋友,叔叔是对的,是吧?你一定支持叔叔对吧。快说叔叔是对的,你快说啊。”

小女孩被他摇晃地厉害。

警察看他抱着孩子,更加紧张,在这公共场所,万一孩子被当成人质,那麻烦大了。

他狠狠对着马天奋敲了加下,马天奋手臂吃疼,手一松,小女孩从他手中掉落。

警察见孩子向自己跌过来,连忙退了两步。小女孩摔在地上。

“混蛋,摔孩子!”警察喊道。

“是被你把她打落的,你为什么不接住?”马天奋叫道。

“你个暴徒!”警察喊道。

“你个混蛋!”马天奋喊道。

“你这扰乱社会的流氓!”警察道。

“流氓你妹,你这扼杀爱情的刽子手!”“流氓”俩字对马天奋格外刺耳,他嘶吼起来。

X你大爷!”

“干你的!”

两人再次厮打到一起,厮打中马天奋夺过防暴棍,警察也掏出了枪。

“佳佳,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去找你!”马天奋拿着防暴棍敲向警察,他现在想的是,逼迫警察给他放行,让他去寻找他所爱的佳佳。

“住手,你住手。”警察喊道。

马天奋一棍子敲打在警察拿枪的手上。

枪响了,马天奋应声倒地。

鲜血流了出来,浸染了地面。

马天奋表情痛苦,目光柔和,“佳佳。”他口中念叨着。念了几声,就没了声息。

“啊,打死人了。”

“快,赶紧打110。”周围的人群一片混乱。

那被摔在地上的小女孩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4


几日后,政府部门通告:警察在车站依法打死暴徒,值得肯定。

一时间,各大媒体争相恐后的报道。

同时,南方的某个城市,一档相亲节目,佳佳手挽一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走下台去,现场响起“百年好合,爱到永远”的背景音。

发表于 2015-6-1 09: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末尾处,也很有戏剧落幕的意味呢。第一次读漫步的小说,诗人写小说,居然也这样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论坛|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 ( 京ICP备130419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1878号

GMT+8, 2020-9-28 11:18 , Processed in 0.10494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