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705|回复: 3

坟 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4 15:4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凡两个山村交界,和两国交界差不多,都风光秀丽,人迹罕至,好多传说就发生在这里。记得小时候老师问世界上有鬼么?我们说没有,老师就说那你们谁敢半夜三更不带手电,去坟峧跑一趟回来?有人看见两颗灯泡似的蓝眼睛,那是一只土豹子……,讲台下就一片鸦雀无声。

      顺着西坡陡峭的盘山公路往上走,钻过铁路桥再走不远,路突然竟平坦了许多,再要走好远好远,路旁是遮天蔽日的核桃树,核桃树背后是成片的梯田。标注公里数的石碑过了好几个,走的两腿都累过了劲儿,就有一个小桥横在眼前,扶着桥上的石栏杆遥望见半山腰影影绰绰一个碉堡似的房子,那是坟峧了,它曾经是我小时候去过的最远的地方。

      房子背靠着一面山崖,这崖上怪石悬空,危如累卵,乱石间荆棘丛生,古藤老树缠绕,更有苍松翠柏点缀其上,如画家的神来之笔。山崖如一面屏风,一年四季景色不同:如果遇到阴雨霏霏,石头缝儿里定会有汨汨的山水渗下来,崖上就长满了茸茸的青苔;再遇到毒毒的阳光接连暴晒几日,青苔枯萎去了,烈日烤干了山水,崖面上又生起一片白色的盐迹,如云彩一般空灵飘逸;再到冬天荆棘枯零,山变瘦了,只剩下松柏和黛青色的底板画布,野鸟和山鼠活跃其间,老鹰在崖顶盘旋。崖后面还是山,连绵起伏的群山。

      崖上的山水滋养着坡上茵茵的山韭菜没人来挽,再往下是一片密密的山荻子地。再往下是一片果园,果园以前是一片乱葬坟,旧社会来村里讨饭的人死了,没人埋盖,乡绅都捐一领席子,盖头不盖脚埋在这里。这里阴气就特别重,来的人就更少了。可不知哪年哪月,从崖上的山上下来一个放羊的老汉儿,待在这里就不走了。盖了那间碉堡似的房子,在乱坟间种上了果树,竟年年喜挂枝头。

      老汉儿白天去山上放羊,把盐洒在渗着山水的石头上,羊儿争相用舌头添了,再吃了密密的山韭菜,一个个肚子圆滚滚了,咩咩的叫着。

      这放羊老汉儿行踪不定,放羊走远了也说不定在哪里住,群山深处有好几处石头房子。这些石头房子大都是就地取材,几个大石板搭在上面,门前还有根柱子。有一段时间老汉儿的羊越来越少,一天夜里听到沙沙的响声,就迷迷糊糊的起来了。老汉儿睡眼惺忪,挂着刺眉糊的眼睛隐约看到朦胧月光下的柱子粗了好多,用手摸到上面凉冰冰的,好像还在蠕动,顷刻之间蠕动加快了,像一条水桶粗的绳子一般从柱子上了房子,又从房顶搭到了果树上,在满天繁星的夜空下驾着果树逃走了,老汉儿吓得毛骨悚然大病一场,竟是一条的蟒蛇!

      老汉儿没有媳妇,也无儿无女,老了就钻进悬崖下的山洞里修仙去了。老汉儿带了一参小米儿,一开始每天吃一把,渐渐吃的越来越少,只到每天只吃一粒米,最后一粒米还没吃完,老汉儿就不知所终了,传说他得道成仙了。人们就在山洞前找了几块石头垒着供奉了,把炒过的米洒在香龛前……

      放羊老汉儿成仙了,果园没人看护了,果树就参差不齐了;羊儿也没人管了,四散了开去。
发表于 2015-5-5 06:5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冷的让人感叹,好在人们还记着放羊的老汉。
 楼主| 发表于 2015-5-5 11: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红自暖 发表于 2015-5-5 06:51
清冷的让人感叹,好在人们还记着放羊的老汉。

老汉成了神仙
发表于 2015-5-5 11:31:57 | 显示全部楼层
京华倦客 发表于 2015-5-5 11:20
老汉成了神仙

成仙了,好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论坛|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 ( 京ICP备130419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1878号

GMT+8, 2020-9-28 10:47 , Processed in 0.09988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