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936|回复: 1

旧体诗集:《随心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30 22:4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已完成
作品字数: 23048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作品版权: 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低稿酬出版 正常稿酬出版 高稿酬出版 
内容简介: 旧体诗集,全四卷,125首诗词,自序、后记各一篇,外加随感小注。(合《寒窗集》把卷则共十二卷)真情实感,真我初心。我现在读高中,诗集在七年级时建稿,之后随写随收,积累了六年。写景、抒情、青春的感悟、人生的感慨、世事的感伤、过往的回味还有心的依恋。
作者自荐: -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
作品目录: 随心集自序
第九卷
第十卷
第十一卷
第十二卷
第十三卷
第十四卷
第十五卷
第十六卷
第十七卷
第十八卷
随心集后记
备注: 1.时间关系,尚未整理完毕。
2.部分注释已删除。
3.标题文本格式尚未编辑完毕
本帖最后由 日复年年 于 2016-11-8 15:00 编辑

随心集
*单击以快速跳转 →[第九卷] [第十卷][][后记]
2013年9月23日建稿
全 首(诗词)

随心集自序
诗者,常滞于愁。然余观乎天地,自亘古而未有悲。悲耶,愁耶,是心也。泥泞乎人世,则心不得随,愁伤亦无穷矣。
   人虽称有百岁,然观其所类,唯三日是也。少时蒙昧;而后为生所累,碌碌终日以同为;至于老朽,烁烁不知所归,怅而回望,背向违心者久矣。
  故生者常有所悲,叹而不知其所,哀而失所从,怅然不知所为。余每观斯文,亦悲其所悲。欲寻心之所达,毋滞于物,辗而望之,亦未有知其然者。
   庸者为生所累,背向违心,竟不知碌碌所循,是无穷也。老而惘然,焉不怅之?故仰天而比山中云月者,深感去之不复。
   夫天地之大,生有穷而境无尽,仰天而比山中云月者,深感去之不复。
   乐哉!世之纷扰,于心者何其缪!乐哉!旷野之长风,是为心所宏!愿为蛮迹之孤鹰,乘云天而化鲲鹏!为漫舞之蛾虫,逍遥乎归灯笑此生!
  故弃过往,集新作,修新卷,易其名。癸巳年八月某日,建稿曰《随心集》。
诗云:
人劳百日终成笑,
灯火蛾虫半日逍。
春花秋月几人识,
独喑梦里和琴谣。
                        
                        ——2013年9月29日 下午
                           在禹城一中体育场
第九卷(高二上学期 首)中秋杂词
人世纷纷尽笑相,
梦里魂断泪千行。
十五佳节十六月,
十四仙子浴层云。
仰天举杯酌一饮,
谁道,
“嫦娥应悔偷灵药?”
我言,
此情眷处、最相思。
                        ——2013919日(中秋节)
     在家
临行随笔
欲书佳句成绝响,
但见悲风万里凉。
愿解诗魂穿玉练,
入君梦里折桂香。
——2013920 上午 在家
羡蛾
人劳百日终成笑,
灯火蛾虫半日逍。
春花秋月几人识,
独喑梦里和琴谣。
——2013924 下午 在禹城一中高二24
观字
非车为一辈,
无回可成悲?
随心一杯酒,
悲是老心违。
——2013920日左右 在禹城一中高二24
别意
乞巧鹊桥相送,
中秋月里曾逢。
试问牵牛安否,
却道怅然如梦。
——2013101 在家
望天
少时望天欣雨燕,
而今旷眼尽枯烟。
人情种种憔人意,
来时烽火去无言。
——2013104 在禹城一中高二24
行望
楼高始觉明月迥,
仰天何处是苍穹。
羡与庄周同自在,
化蝶脱羽忘梦中。
——20131020 在禹城一中高二24
梦游洛阳寄李白
玉笛无声杨柳渐,
洛阳无寻诸子面。
城南三朝成旧迹,
唯有明月共千年。
我与李白同望月,
辩穿今古会相怜。
佳句成吟托子寄,
新字不识易古言。
又恐过月左右演,
镜字旁题镜里看。
——20131023 在禹城一中高二24
窗题
天寒,窗凝水汽,题诗其上。旦日,新雾覆之,字迹已茫然,感而作此篇。
昨夜秋凉凝窗笼,
题诗卷上也朦胧。
定看已无昨夜迹,
只留陈渍复重重。
——20131127 在禹城一中高二24
秋思辞
癸巳年秋某日假归夜,月入窗,未觉凉意。劳心暂已,夜暇而思往事,秋意觉浓。笔毡在位,感而作此篇,不觉入眠。
云满天,霞飞艳,
秋枫倦里入愁眠。
霞似粉,星似潋,
只是无线连。
柔情卷卷不可翻,似有几分留恋。
叶落无声去难返,人生在世必有憾。
惘然若梦起而恋,
恨难圆,怅无渊,
千杯醉里延。
夜深意老潜入梦,醒忘今身何处。
闻深犬、见烛烟。
烛影幢幢,
始觉情无韵,诗无音。
随笔千秋成,醒来不识睡前经。
生是影,心为宗,
随心问月到天宫。
曲水流觞兰亭尽,
佩玉鸣鸾高阁息。
楼湮石存千万载,
倦不抵,睡意浓,
几分好梦,到天明。
明月应睹千年落,古树更识百人眠。
容颜终老石会化,高楼琼宇复残垣。
纵有金银千万石,一朝风起成梦渊。
世多迷幻,万类霜天使人羡。
云满天,霞飞艳,
瑟瑟入秋年。
——201311月某日 在家
无题
秋水易凉秋易困,日头犹艳意已昏。
翩然一梦到何处?醒来不是睡时人。
谁言此生不是梦?蝶身哪朵未可寻。
信知此生从此始,去日来朝尽浮云。
——2013128 在禹城一中316宿舍
无题
今日吟诗对影笑,明日诗湮影亦销。
明月长城乾坤里,茫茫宇外未一毫。
——20131217 在禹城一中高二24
天地游
大夫好风度,文山真铁骨。
夜夜梦中寻李杜,此昔应在天堂伫。
无常来诫我,此番尽是无门路。
生面白鞭未悚然,语断七魂怵。
长夜霜封玉盘碎,风吼云流星坠。
面无血色心疑甚,待我天地游。
天堂路悠悠,银栏金阶满地馐。
蛇缠凤坠麒麟醉,蝙蝠舞,雀屏收。
借问大夫何处住,不言先攒手。
循循终未见,歌台半虎豺。
桀纣秦馋容尚好,谈笑此地生自在。
青泥有残碑,羊公半字土中埋。
只云是、天道改,勤苦功夫只为哀。
厚德门隙不可过,此门隙圆只为财。
理义德伦惟空数,功成财满卧天台。
只登半路,天门才见雾。
恍惚神乱,足癫非途返。
——20131220 上午 在禹城一中高二24
秋夜杂词
昏昏秋至,叶落何迟!
笔霜墨寒,玉砚竹尘染。
无眠何须强眠,
醉意春音暖,不觉秋寒。
知我者谁,晚云东流水。
却日繁华落尽后,叶踌躇。
思君何处?画里容颜。
昨夜梦中又现,佳景依然。
世事羞迷幻,
寻不见,几多神伤。
织女牛郎,尚能隔河望。
此生无缘,再见蝶为谁殇?
——2014111 在禹城一中316宿舍
随吟
古之悲己者,常寄怀于古。巷角独行而吟者,非脱俗以意远,是悲己者也。(此处删两行字)
古贤常问月,后生寻宇根。
后事悲前事,今人复古人。
阿房夷秋草,赤壁随残云。
循循应有尽,天地本浮尘。
——20141月某日 在禹城一中高二24
叱天
天欲亡人,何须费心思。
只把横祸降来,天命谁不适?
是哪般,
心机折磨,吝若毒妇。
苍天若有丈夫气,亡人当从急。
而这般嗟额来去,哪对得天机!
——2014127 在家
除夜无眠
焰烟云散,鞭声渐远。
佳节时候。
问长城独守千年,是为杨柳枯烟?
匆匆流年,多少春心梦里边。
夕夜将尽,又思君,不似从前。
重重幻梦,正维艰。
恨睡意,心有绝句笔忘言。
白日无再闲,夜里偷安。
今夜魂牵何处,梦里言。
怕到白首,醉来梦里边。
——2014131日(除夕) 在家
离家
巷深闻犬吠,家远见烟垂。
邻翁叹新雪,不知雪留谁。
——201426 在家
第十卷(高二下学期 首)后七夕祭
星汉多骄旷,天河万里长。
奈何天河广,与君隔半墙。
鹊多妒织女,河浅恨牛郎。
千年迷掠影,六载梦断肠。
真羡堂前燕,来去总成双。
广寒闻泣泪,树掩见吴刚。
夜深悲月老,独自守红房。
——2014212 在家
断肠词
弄残词,留春眷许,
花满枝头,
偏向别处开去。
飞燕似,
晚灯无意,梦若星暶。
正恍惚,
遥琼忽现,玉月张舷。
是那边仙子,为谁无眠?
月老儿,
饮酒正酣,
忘却了,人间一线?
纳兰去了,词光盈焰,
一吟初见笔潸然。
穷多少流年!
惆怅泪,仰天吟。
河汉为寝,幕天成衾。
笑若那痴郎怨女,断肠词心。
问苍天,青冥宇外,还有人间?
若流光悠远,可有殇年?
古今吟者,向何处蹒跚?
江山无限,
梦阑干,
何事神伤惹愁颜?
大地此生有我,苍天也羡荣殊。
会岱山绝顶,华岳峰颠。
——20144月初某日 在禹城一中高二24
早春夜啼露
去日已逝,来时未远。
天星倚于东南,夜深谁眷。
意缠绵,两千恍日夜如梦,
九魂肠断谁谙。

太白思君不见,渝州可安;
我若思君不见,堪对谁言。
子美穷难,有清辉玉臂;
放翁行孝,钗头凤远;
纳兰惆怅,两情曾欢;
杜郎空梦,群芳顾赏,
柳七身死,歌子抬棺。
吾今惆怅,谁望长安?
——20144月初某日在家
葬诗1
甲午年三月某日,假归乘车。临窗而望,树茂花繁,行人点
点,尘心不能自已,遂借笔作此诗。
沙洲草长沙鸥戏,
翅断枝折失停地。
笑问同归施纸笔,
埋葬诗中无限意。
——2014430在放假回家路上

无题
依稀昨夜雨,恍恍若迷晴。
远云生难辨,牧翁赶羊惊。
麦浪风澜静,芦苇映波平。
会向登临地,落日笑湖汀。
——201453 在去理发店路上
横难识友
甲午年五月某日2,因中高考事,师令补课于外校。旅途奔波,再日劳心方定,始适新境。旦日,余就餐于食堂,遂遇袭于水池前。后脑重创1,医二日返校,欲问校方以公道3。然同舍人欲寻强霸以暴还之,以伸颜面。余断然不就。于是同舍人咸讥曰:“呜呼!懦夫也!”曰:“吾舍吾班,颜面为尔辱尽!”曰:“非为竖子也,为吾颜面!”余力阻之,始事息耳。信知此中无真朋也,亦无能知我意者。然世事索然,不能不与之游。作此以寄。
园中花鸟园中禽,
招摇翩翩似比心。
风雷一夜凋蒿草,
留得兰竹更比邻。
——201369 下午 在禹城市职教中心(补课)
[1]脑部CT扫描未发现明显异常。
[2]是日中午正欲修此稿,职教中心所售纸张质量比一中好,别处也很难买到如此质量的本子。打算午饭后全买下来订成稿册。不料横祸降来,误时五日。病痛而心神不定,于书册可以见之。此所憾也,亦所恨也。(2014你那11月某日注)
[3]级部怕生事,不向校方汇报;而行凶者(2012级高三4班张星凯)成绩较好,师庇护之。以发烧为名归家一日而遂返。各中人只为平其风波,化事于无,甚失所望。行凶者三日而忘其事,而余至今受其累也,何所申?乃知庄生之达命之所谬,于生民所不用,惟自强以免于祸,巍巍然以护亲眷家国。(201411月注)

鸟鸣涧
噫嘘涧中鸟,独鸣有回声。
以为得佳侣,飞去寻无踪。
——20145月某日在禹城一中食堂二楼西南角
连阴
暮春之暮,桂花1欲坠,风来已危然。有雀忽落树上,啄枝振翅,花落如雨。
一树蝉鸣忽已夏,
碾碎尘心诗不发。
青雀不知春意老,
翩跃晴枝抖落花。
——20147月某日上午在禹城一中高二24
[1]不是桂花,但尚不知为何树。(2014年7月 第三轮校验)
第十一卷(高三上学期   首)雨后
昨夜秋风肃小庭,
此中唯有落花情。
谁顾寒蛩八月里,
夜夜悲鸣到五更。
——20147月下旬某日在禹城市职教中心(补课)
明志
寥落生寥落,疾浪打孤城。
落花残叶美,凄雨暮天澄。
宁为汀兰死,不向沚蒿生。
鲲鹏粮已聚,何日动海风。
——201481在禹城市职教中心(补课)
七夕·夜行撞蛛网
蜘蛛何必埋伏网,劫去孤人二两伤。
落红岂都随风意,挣断薄丝入五江。
东篱漫觅花空瘦,小园独徊燕自双。
鸣蝉千古疑一处,吟者三更又断肠。
——20147月某日在禹城市职教中心(补课)
甲午杂兴
恨煞春深爱玉琼,
怎教秋风欺落红!
他生也做薄情客,
戏尽花枝笑苦虫。
——2014814下午在禹城一中高三24
甲午杂兴
风戏幽帘,鸟上囚天。
一夜槐花凋尽,翠柳嫣然。
心矗天山万座,石径平坦,
却步履维艰。

料苍天、知我意,
故落这满城风雨。
流水若能西向去,
轮回倒转,
应做阳春絮。

可怜十指,
不胜算、多少哀啼。
念接舆醉、说点滴,危楼谁倚?
月儿空徊,不是相思地。
幸有黄昏知我臆,
残阳雨里蝉涕泣!
——2014你那7月—8月某日 在           禹城一中22宿舍和高三24班
拾壬辰年大成中学旧作
天将暮,云乱舞。
落日江头谁伫,
孟德豪情、杜郎骨。

纵江河石烂、海天成弧,
梦里一如。
去他那、落红孤雁,杨柳堆烟。
引长弓、击碎玉盘星汉,断缠绵!
教后生莫笑,柳词难萱!
——2014年8月28日晚在家
假归随笔
山林万代,多少春秋曾替。
千年已,莫愁犹是、系舟年纪。
今人望、秦时明月,
秀闼雕甍何处去?
四月杏花三秋雨。

诗卷傲、霓裳曲,
沉香黯黯如才续。
忍教浮名,拗断红烛意!
万家事,
阿房秋草蜀山碧。
只今唯忆,
莫愁艇子曾系。
——2014年9月8日 下午 在假归公交车上
残句·甲午返校车中作
闲蝉才断三秋树,
野蛩又入小窗棂。
远云遥遥应是恨,
巷雨寒烟不胜愁。
霜鬓银髯思白首,
春花秋月尽东流。
——2014你那8月下旬某日 下午 在返校公交车上
梧桐
当年此地说惆怅,正是繁荫未有伤。
荆门谈笑惊虹月,淮水沉吟遏楚江。
意气恍惚昨夜梦,壮志厥然五原1殇。
秋风还似当年烈,可怜窗下满枯霜。
——2014年10月下旬 某日 晚
在禹城一中高三24班
[1]公元234年,诸葛亮卒于五丈原军中。(2014年10月注)
假归途中作
去也苇蒲尚绿,
归也银丝迢递。
摇摇还欲言语,
可惜落阳红碧。
枯阳依旧绪,
燕俯长堤,
圃秧密。
环望柏森森,
浓伯犹稔、新稞1去。
——2014年10月某日 下午 在放假回家路上
[1]借指玉米(2014年10月注)
斥园丁
莫夸园丁妙手勤,
别枝剪尽春何寻?
老叟不识胭脂色,
抹去还说花是尘。
——2014年11月某日 下午 在禹城一中高三24班(放假前)
甲午残诗·宽韵拟赠某君不就
梦园曾梦花开未,琼枝摇碎彩蝶心。
花飘花醉风折蕊,蝶泣蝶飞露摄魂。
数枝枯雨敲霜韵,一鸣钩雁断苍云。
春深莫恨花相负,飞去何尝不负人。
——2015年1月上旬某日 晚 在禹城一中高三24班和22宿舍
甲午杂兴
奈何古今吟者,竟纷纷惆怅?
迟日荡、江羞沙暖,
人妒鸳鸯。
秋霜总把秋香断,
夜夜饮愁肠。
薄幸客、他生应做,
处处惹芬芳?
纵相逢,
恋却飞花一梦,
华年流水,玉露金风,
堪复那、月朦胧!
相思休燃红豆,
笑晚灯,
留得霞光几重?
多情处、凭栏怅,
此生营营。
——2015年1月某日 晚 在禹城一中高三24班
假归未雪还雨杂词
可怜今冬雪,
未落已成残阳血。
旧时鹅毛梦里,
诗意满庭阶。
骄纵不尊天地,
搅乱四时节
日星隐耀倾山岳,
速惊雷,
扫尽人间余孽!
——2015年1月下旬某日 傍晚在 放假回家路上
廿四夜无眠杂词1
思君自是消无眠,
楼边月,
还提孤盏垂相怜。
恨长岂经天涯断,
庭院深深梧桐,
欲理还乱。
人生如若初相见,
对酒谁吟,
对酒谁吟纳兰!
邻叟诫云情障目,
病囊岂解群何物2
——2015年2月12日 夜 在禹城一中222宿舍
[1]本篇为残稿。原稿到“纳兰”处,副稿有后文,但整理此稿时副稿已丢失。仅记得后文中两句,即本篇最后两句。(2015年2月19日注)
葬志1
斜月灯残影漫挥,
梅花吹落雪未飞。
锦瑟空弹年去尽,
寒星宇外犹自垂。
——2015年2月下旬 某日晚
在禹城一中高三24班
[1]原稿有序:诗惘心,情障目,此二者,人间毒物。愚迷醉之久矣。乃今自投于蛛网之境。尼泽之潭情无所附,而心志迷乱。且醉之不能已,反悠其中,以为梦真而俗怯。噫!只增笑耳!幸鄙陋所至,否极泰来,乃知从俗所向,与时俯仰。生者,终不可离违。名利竟逐,涓流东海,时有所不顺,命有所不济,而力有所不至也。
于是毁毡断研,违向心,以求世所谓达。
甲午岁末,封笔随俗,逐繁花、争名利,兴天所眷,得漫度平生,尽享荣华,免屈平、子美、太白之役,岂不快哉!
作此以葬志。
觅黄粱1
拜卢生,
吕翁堪遇?
烂醉黄粱,
戏尽平明秋梦!
应须醒、万事成空,
犹胜那、五更明,
瀚海哭风!
——2015年1月某日 晚 在禹城一中高三24班
[1]本篇为残稿,原稿未完成。题目为订此稿时后加。(2015年2月19日)
无题1
雨横花簇碎,云开草露垂。
不知寒舍里,春意满罗帷。
——2014年11月某日 午 在从食堂回宿舍的路上
[1]原诗没有题目
无题
飞蝶采去双飞梦,
乱雨吹来独步伤。
东篱漫觅花空瘦,
小园独徊雁自双。
——2014年11月某日 在禹城一中高三24班
[1]原诗没有题目(2015年2月20日 在家)
无眠夜望天作
雁去云流花落尽,觅得佳句对谁闻?
天边漫赋天边赋,梦里行吟梦里吟。
柳七命断襟红袖,杜郎身死沾青衿。
长河应是痴情子,夜夜凝光泪渚心。
——2015年1月某日 晚 在禹城一中高三24班
无题
梦里得诗未记,
醒来遗憾失佳句。
落红满地,
梧桐碧,
更无人语。1
——2014年某月某日夜 在禹城一中222宿舍
[1]后文缺
[2]原词为两首。开头至“失佳句”处在第一首中。“落红”至“无人语”在第二首中。原稿在222宿舍大扫除时被扫走,因佚。第一首可能被舍友某某人用打火机不慎烧毁,亦佚。原词没有题目,只记得这几句。
无题
莫恨人间三月少,
镜里春尚好。
此番嚣扰,
那边应掷一笑1
断头台上惊风者,
曾是豆蔻垂髫!
——2014年8月某日 夜(午)?
在禹城一中222宿舍
[1]残稿,后文缺。如本注未被擦(相对于纸质稿),则说明至结稿时原稿仍未找到,但并不确定是否已经丢失。(2015年2月20日 在家)
其中第三四句又有:“惆怅诗情,更闻双飞鸟。”(2015年2月20日 在家)
读史
昨夜窗前读旧事,
古人犹谓是今日。
明朝曲终人散后,
谁君读罢红裳湿。
——2014年9月某日 晚 在禹城一中高三24班
闻曲
去岁此园闻此曲,
蝶醉花羞风栩栩1
——2014年12月某日晨(2015年1月某日?)
在禹城一中从宿舍去食堂路上
[1]残稿(原稿未完成2)(2015年2月20日 在家)
[2]后续写后原稿丢失,尚未找到。(2015年4月5日 在家)
破律
伤心古人浑说尽,愁煞后生无句吟。
周郎纵使通兵策,舒翰倏然畏小人。
途穷志禁槐都笑,笔断诗塞犹遏云。
不须惆怅浮生事,百年流却复埃尘。
——2014年12月某日 晚 在禹城一中高三24班
第十二卷(高三上学期   首)夜游漫笔
平生最怕逢秋朔,不见银钩怎割愁。
只是天行疏人愿,数阴连雨破寒舟。
——2015年3月25日 晚 在禹城一中高三24班
葬志
雄心浩气失前蹄,马齿徒增落浮虚。
何如醉罢蓬蒿去,蜩飞能笑六月息。
——2015年3月27日 晚 在禹城一中高三24班
劝欢(残稿)
及时须行乐,对酒还笙歌。
花盛能几时,莫使东风夺。
圣贤空寂寞,风流反自得。
万类生食色,自古居强弱。
弱肉为强食,成王诛败寇。
娇艳罄香休,比翼共帷
更须点烽火,博尔笑倾国。
——2015年3月某日 上午 在禹城一中高三24班
春日即事
莫道蓬山远,三径满春婷。
雨荡芽纹细,风潜花韵凝。
地蓄青苔浅,檐滴社燕轻。
向晚灯华碎,一饮忘天明。
——2015年4月2日 晚 在禹城一中高三24班
春日即事
廿四桥边润丝雨,曾欺秋枝一瓣花。
休仗节移假春面,骗得春风难骗鸭。
——2015年4月3日 晚 在禹城一中高三24班

屈原

  一赴江流一覆身,休夸昭质厌嚣尘。
   殚心皓死狂澜后,犹胜怀石伥小人。

庄周

达生达命怎达情,蝶飞谁复鼓盆笙。
可堪窥见苍生泪,处世如何不利名。
<待续,尚未整理完毕>





随心集后记
昔者,太宗观炀帝文,曰:“朕观《隋炀帝集》,文辞奥博,亦知是尧、舜而非桀、纣,然行事何其反也!”
余欲怀赤子之心以求“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虽困于昏惑,自以为诗比李杜,狂妄不能自已。因为《寒窗》八卷,情眷者二三矣。尽背前序所言,始梦惊魂定,自知才庸诗秽,不及李杜遗尘矣!
于是弃《寒窗》,焚旧稿八卷,建《随心》。破诗词文律,欲得脱。迷魂未定,复陷向之所欣,竟不得脱。
夫古之光焰万丈,诗文所以传者,家国大义。或浮沉于世,而后有所通达;或沧海桑田,而后识变化;道寓于心,鬓发斑白矣。鲜缠绵之藻,若无病呻吟,生然不能登堂入耳,古来学者唾之。纵有《鹊桥仙》、《钗头凤》类,文采超然者为之。曰:“多情自古空余恨”,诗之忌也!
余迷入之,每提笔携文,不能出此迷域。虽多怨长垣,不见自然山水,皆文饰而已。俗语曰:“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无仲永之才而赴仲永之悲,文过饰非,百无一是,刚愎自用以至于黔驴技穷者,旭岂止于仲永是哉!固知诗之不传也!
杜郎有诗云:
自恨寻芳到已迟,
往年曾见未开时。
如今风摆花狼藉,
绿叶成阴子满枝。
值此一首,留《寒窗》何用!
然余虽困顿于此,犹不悔向心。怀此情者,殆惟此时也。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真李太白也,余恨不能见之;“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真奇女子也,余恨不能遇之。“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真性情人也,余恨不能及之;“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得读此句,此生无恨矣!
自晚清以来,未有能吟古风者,宋亡至今七百余年,唯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而已。然中华不可以无诗人,诗人不可以无古风。此番固有文学之所趋,“世殊事异”,格律逾时,新诗为上。诗词本为歌生,古音已佚,格律大可破矣。当此旧诗方得新生,稚子放得谐咏,此所以今人不下古人,后浪推前浪也!
溯上古,《诗》三百篇,吟者名湮身化,文百世诵。又有《古诗十九首》,作者佚,时节移,波澜平定,惟诗昭后世以得共鸣,足矣。由是名湮不足惜,诗湮者悲极!
余师谓诸学子曰:“善者不寿,信否?”同窗皆应诺曰:“信然。”余独曰:“弗信!”
夫怀王昏钝,客死于秦,为天下笑。然尔岂有笑之之资?吾辈欲成笑柄,尚不能得!纵途穷志靡,何资以临绝!
信知先有俗世而后有理义,世俗为自然而理义多违心也。庸者得其天乐,劣贤失其本心。斟此言,愚未敢有轻先贤之意也。市井酣而歌者,饱闲终日,随性自然,若何所羞?无大贤而空鸣理义,伤形劳身,亲眷涕泣,若何所倨?其人有家而尔无家耶?其人为贵而尔为轻耶?宜量力而为之,不可强求。有力而不为,失义也;无力而强行,误人也。
是故绳人以德,是无德也。子贡赎鲁奴于诸侯而让其金,子叱之,亦如是也。
老子曰:“道法自然”。七情六欲者,自然之理,是为道也。奈何违心而鸣“存天理,灭人欲”,其欲背道几何哉?!常欲之心,行之力也,奈何自憔心而鸣“不可得兼”?!其欲背道几何哉?俗世与超然,各虽其心,皆自然之理,违心而别有所图者叱之,其欲背道几何哉?!戕人不胜深矣!
信知利与义可以得兼,唯利者离,唯义者迷。道之所向,阴阳相生,无瑕之璧非璧也!履适则足疾,室合则剑利。大道与俗理,各司其义,不宜偏执。施大义于草野则厥,眷小利于千钧则恶。道之所然也。
失时者穷,度时者雄,超时者死。
屈大夫,失时者也;曹孟德,度时者也。超时者,识宇宙之浩瀚,知人间之谬小。不为外物所滞,不为时境所扰,身无金缕,目空三卿。尽身死名灭,汗青鲜有笔墨。
太史公刑后而能超时,然世不存其真迹。古今之变已通,一家之言未成。纵残“太史公曰”,删十万余言,阉割殆尽,此超时之悲也!余每念此事,未尝不痛心疾首,梦寻不得!
嗟乎!围炉而坐,扣舷而歌,人生得几时欢娱!古今鲜有情悦者!纵宇外茫茫,心循而不知所归,固天地之浮尘,客寓来此,百年复行于太虚,与天地化!信知此身涵李杜之涕泣,太史公之鬓发,循循无尽矣!是此生之为此生之事,奈何茫然宇外!
超时者,有度时之力而不为;度时者,有超时之心而不能。信知人为时所限,江流之扁舟也。
夫八股之型人文笔,犹有荐人者。知礼节荣辱,古风留存。今者,阉割望眼,斫人手足,囚人于里,绝二心思,量人以一,浴泥淖而不为耻,厥初心而不为恨。父母之操劳,稚子之倦怠,“本业”之外既无他物,更有为之投命者,唯分数是也!
悲夫!人靡不知其弊,皆曰:“时也,难也,亦有所利也。”悉不以为意。师道不存,扬滑稽,曰:“处世之道”。久之,国无奇士,贤者不存,无能缚鸡者,无能梦蝶者,危矣!
至于高考者类,易汤之八股也,虽百益不能掩其弊。世谓之“本业”,余不能超时而脱之。今本业已陷昏惑,何资以放言?故穷力以求度时,封笔焚稿,以求逐浮舟后尘,违心以存方寸,乞黔驴得一技,辙鲋得一饮,平度此生。
而《随心》残词,信手涂鸦,无所积淀,由是亦知诗之不传也!
其何为本业耶?其心为本业也!
作此以祭向心。如幸得传,诫后世诗人!
有春风得意者,见余书此文,嗤鼻而笑曰:“竖子也,不务正业!”
诗云:
沙洲草长沙鸥戏,
翅断枝折失停地。
笑问同归施纸笔,
埋葬诗中无限意。
甲午年四月某日。


发表于 2015-5-6 09:31:16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这古文底子,真好。看这样文章,还真的动些脑子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8 00:19 , Processed in 0.119660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