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2025|回复: 31

青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7 16: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已完成
作品字数: 2000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
作品版权: 不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正常稿酬出版 
内容简介: 这虽然是一个以婚恋故事为叙述结点的小说,但故事内容充斥到了整个社会层面、且主题深刻、情节曲折,真实离奇,无法预测故事走势。里面人物有你我他,更有想象不到的你自己……(暂且这写,简介后上)
作者自荐: 在人们习惯的两性认知世界里,男人们犯了错误就是个孩子,会得到社会和家庭的谅解,女人犯了错误就是艾斯米拉达,就会得到社会、礼教、世俗的唾弃,戟剑并罚。随着历史的发展,女人们也不甘寂寞,她们争得了江山,同时,也争得了红颜......这是时代的进步?还是伦理的倒退?拟或更多?——本书稿就是对后者的探讨......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作品目录: -
备注: 一如既往。这是集我多年所见所闻所思。在人堆里:女人堆、男人堆,看到听到的太多的故事,达官显贵、庶民百姓,屡见不鲜、前赴后继。“酒肉臭”和“冻死骨”们唯一相同而又不同的战场......
本帖最后由 喜欢初夏 于 2015-7-22 16:24 编辑

                                                        
                                                              
                                                                        文/喜欢初夏   

   
  在线阅读同步:http://www.bookob.com/novel-view-392.html
         一如既往。这是集我多年所见所闻所思。在人堆里:女人堆、男人堆,看到听到的太多的故事,达官显贵、庶民百姓,屡见不鲜、前赴后继。“酒肉臭”和“冻死骨”们唯一相同的战场......


                                        题记:女人有四种类型:
                                                  浅而清澈型,浅而浑浊型;
                                                  深而清澈型,深而浑浊型。


          序. 意外的测试(1)

         
          轮到我是最后一课。
        前三位授课老师都是男同胞,分别来自市委政策研究室、市委党校、省青年干部学院。
        也许这第四讲的内容与我本人的性别有关,也许女人之间更好交流一些女人的问题,以及女人之外的一些问题……以及……以及的问题。
       我看看昨天晚上准备好的教案,走到讲台,在电脑里找到那个标题,鼠标轻轻对准:女人的修养。
       大屏幕上,显示出了这五个字同时,我的脑海里马上就幻化出一个绝美的佳人,她亭亭玉立、不染风尘地站在人们面前,优雅恬笑,端庄不古,俏丽不俗。
       这个是涉及到美学的讲课,之前我不能不刻意的打扮一下自己,颜面、头型、衣着、颜色的搭配、声音的调式,按照我的审美标准,精心策划一番:
       时尚的小旗袍点缀着水墨荷花,那花朵从颜色,到大小,都恰到好处。松软的头发上,别了一枚很有女人味儿也很减龄的小发卡……朱唇轻点、指甲晶莹……
       记得早上,看我这样在镜子前扭来扭去,精雕细琢的,身后的老公,心怀鄙夷地提醒我说,这是啥级别约会?博鳌论坛?注意方向啊!人家雄性极乐鸟,为了交配才特意亮起美丽绝伦的羽毛,你如此这番为哪桩?
       再说,你以为你还是二十八啊?注意端庄……
       咦?!你,我……我八十八了,怎么了?怎么了?讨厌了?
       哪敢,你是我的……
       老公说了一句和我谈恋爱时用的极其肉麻的专用语。他怕我没完没了对他的不屑连续炮轰,就随便拿着当初的誓言敷衍我。
        尽管我知道,这誓言已经被风化的都掉了渣了,成了遗址,但是,我还是愿意站在这遗址上,唱這一首爱情的挽歌,高仰起头,以初吻的姿势:
      你展开怀抱拥抱了我,
      你轻捻指尖揉碎了我,
      你鼓动风云卷走了我,
      你掀起波浪抛弃了我……
      
虽然现在的我,已被爱的千疮百孔,我仍然以一个处女的雄心,再次迎接一个老熟男的挑战,会继续唱这首挽歌,今后、永远。
        女人就这么白痴!百折不挠的白痴!
        看着丈夫一丝嘲笑的眼神,我还是不依不饶地说,只是语言讨好不行,还得见行动!
        丈夫就心领神会地蹲下高大的身子……
        我轻车熟路地爬到他的宽大的后背上。
        他绕屋子小跑五、六圈后,就气喘吁吁地说,我也老了,背不动了,记得以前小跑30圈都不累,那脚步贼轻……
        你怎么知道30圈不累,吹牛。
        真的,我数过,不然,你不跟我做功课,为了你的恩宠、翻牌儿,我就得跑。再说,那时年轻,火力旺,天天想当炮兵,唉……
        哦?还有这事儿?一向表现诚实的他从前可没说过这个。
        我说,你是不爱我了,就跑不动了,别假装报老。如果你正幻想着背着的是一个十八岁的小三儿呢?是不是后面就会像被疯狗追的一样,跑的贼快?
       不是、不是,做梦都不是,偶尔做到别的女人,都是被你吓醒了,睁眼一看,你提着一把大刀,血淋淋站在我的面前、我们的面前。
       什么?真这样做梦了?!
        啊,昨晚……没、没,随便编的,哄你玩。
        哄我玩儿?分别是在气我不是?
        是,啊,不是在气你,我都多大岁数了,还敢做那春梦?那是梦想、梦想……身体也不行了,不听使唤了,你还不知道?
妄想。
      我拿腔作调地说,知道你也老了就行——再不要嫌弃我老了——我八十八——就当我十八——一枝花儿——我就继续插在你这牛粪上,否则,就……嗯哼!
       就什么?嗯哼什么?怎么嗯哼?
       就……就嗯哼升级,骑你的马跨。
       啊哦,老功课,那行,别离家出走就行,扔下我一个人,又该做梦了……
       说话间,我发现了丈夫间露的几丝白发,有些松弛的嘴角,我的鼻子猛然发酸,时间这头猛兽把我们撵的太快了,转眼,我们已步入了中年。
       我回身极其温柔地看着眼前的丈夫,就像看着我的爱子,我突然伸出手,搂紧他的脖子亲吻了他,嘴里还含含糊糊地说,我爱你如子,尊你如父,敬你如兄!
   (这是我当初写信对他这么说的。尽管后来老公说我违背了永远对他温柔的诺言:疯狂爱的时候,就把他当作老儿子、小爹爹的对待叫喊,可一生气起来,我就把他当作不能干活的老公猪一头,往死里打、屠宰加开水烫的不解恨,连根毛都不给剩——不留情面——这是爱的结果,还是恨得结果?抑或爱恨交加?那又是什么东西?
       我说,那就是……又转回来了呗:理解成公猪也行,老儿也行,在我眼里,你就是这样,公猪+老儿的合体,你想想,别说“你们”男人,就说你,你爱起女人来,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其它啥没了,连天塌地陷都不管不顾的,平时呢,你就很冷静,你就是我爹,以一个政治家和哲学家的头脑和目光,帮我分析国际国内大好和不大好的形势,给我指明方向……这时,你就是我最崇拜和心疼的爹爹、爱子。)
    老公旋即诧异,问,你怎么了?今天这是啥日子?容我想想……2、3、4、5、6号……日子不对呀......
       老公被惊喜得不行,说,你这眼神儿,多年不见了,里面有甘霖、春雨啊,转而道,不行了、不行了,奇迹发生了,终于等来了,你别走,到卧室去,泄洪、泄洪……
       老公本是个才子,足智多谋,在市委组织部工作,近几年,他总是对我说,他缺心眼儿了,脑子里少两根弦,甚至有脑瘫的前兆,这些都“归功”于我,说是我给磨得,神经给磨得失去知觉了,并告诉我,有些事儿,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我说,那好,那我就给你出一道脑筋急转弯儿,看你缺筋少弦,到什么程度了。
        说:树上骑个猴,地上一只猴......不行,这个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我才根少弦呢!再来,说,鸡窝里有一只鸡,地上有几只鸡?哈哈,这个新鲜的,刚出炉的,全国人民都......就我知道,原创!
        老公思忖片刻,问道,鸡窝里的鸡,是公鸡,还是母鸡?
       我马上就扑过去说,你根本不缺心眼儿,你装傻,你都知道问是公鸡还是母鸡!

        我的潜台词是,他问出是公鸡,还是母鸡,就会顺藤摸瓜,继续思考答案。
        说,这是为什么?有阴谋!
       老公忙躲闪道,嚓,我连公母都不分了,那不就彻底完完了啊?给答案、给答案,还没说我回答的对错呢,玩赖啊!

        不过,此时,老公的眼神里,闪着智慧的光芒,普照大地,穿越时空,他觉得,我暴露了答案。他沾沾自喜。
       难道不是,我又白痴了一把吧?应了老公经常迷惑我的那句话,女人不要太聪明,也不需要太多的文化,最后还不都得嫁人生子?能陪好老公吃好、喝好、睡好就行了。读书多了,避孕套都戴到食指上了,嘛用?
       避孕套戴到食指上的事儿,我倒听说过,但是很遥远,说近的。
       对桌,我的同事,咱就叫她“姹紫”吧,可能就这样戴过,因为她老公都要累死了,海枯井干的,她就是不怀孕。
         哎呀,不说了,时间来不及了,改天再说......
        老公的话,有时觉得也对,尽管那不是认真说的,也许是开开玩笑,要不然,他干啥找我做老婆?不去找个乡下能干活的泼妇?虽然这样理解极端,但是极有说服力。管它对错,先打倒他就行。
      今天,我这个脑筋急转弯,可别再把自己给绕进去了,我就说,以后再告诉你!

        我的意思是,你的答案不对,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
        我得想办法推翻他心中的那个答案,他怎么答,我就怎么推翻。
      此时的他就是个大男孩儿,哪像个大男人,更何况大丈夫?大干部?为了“解决温饱问题”,就跟我俩养的那条宠物狗“优优”一样,看见一块骨头,不管上面肉多肉少,就扑过去!简单、直接、粗暴、狂躁!
      这时,我想到了那句最著名的语录:人狗平分。对的,有的时候,有些事,是要人狗平分的,包括我老公,包括我。而平分的,不仅仅是一块骨头的问题......
        我真想提醒他:喂,老公,人的组织原则要记得。还有,你到底先是动物,先是人啊?,
        ……
        我看了一下整个会场,让思绪回到眼前,忍住心里的狂笑。让那种有些邪恶的笑意变成矜持笑容、保持笑容之外的光环,魅力无穷。
       天知道,站在讲台上的我,不染邪恶笑容里面的秘密,天知道,早上还跟老公发生着这么有趣还是无趣的最人类、最动物的夏娃和亚当的故事,盘古开天、混沌初开,海啸山崩,失去修养、失去尊严、失去贞操……此时,正在给别人讲着“修养”的话题,荒谬么?
       我握起左手,堵在唇边,清清嗓子,开讲…….

发表于 2015-4-7 17:37: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奖,我听着呢!
发表于 2015-4-7 17:37: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篇文章的风格似乎又与原来不同
发表于 2015-4-8 06: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4-8 06:5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浅而清澈型,浅而浑浊型;
                深而清澈型,深而浑浊型。
发表于 2015-4-8 13:4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不错,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4-8 15: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5-4-7 17:37
开奖,我听着呢!

额,一定有你的影子!
 楼主| 发表于 2015-4-8 15: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吴琼 发表于 2015-4-8 06:51
浅而清澈型,浅而浑浊型;
                深而清澈型,深而浑浊型。

发表于 2015-4-8 20: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清澈而混浊型
发表于 2015-4-8 23: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很喜欢你的文文!
发表于 2015-4-9 19:47: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文字,有一篇的风格,形式多变,内容题材也各个不尽相同,这样的小说文字,才适合结集成书,才值得读者来细细的品味!先支持,有闲,再细读!
 楼主| 发表于 2015-4-10 10:49:57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5-4-9 19:47
一篇文字,有一篇的风格,形式多变,内容题材也各个不尽相同,这样的小说文字,才适合结集成书,才值得读者 ...

谢谢素心!我要好好写,不负希望!共同的爱好让我们彼此互勉!加油!
发表于 2015-4-10 11:4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快点续传啊,等得花儿都要谢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4-10 13:4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吴琼 发表于 2015-4-8 23:23
加油,很喜欢你的文文!

彼此欣赏!
发表于 2015-4-11 12: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下文!
发表于 2015-4-12 20:16: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的方式也很特别哦
发表于 2015-4-12 20:17: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大家都在试着用第一人称写
 楼主| 发表于 2015-4-13 07:5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喜欢初夏 于 2015-4-13 09:18 编辑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5-4-12 20:17
好像大家都在试着用第一人称写

压根儿就有第一人称写。
发表于 2015-4-13 17: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不错,小女子有潜力,就是有点难产。
发表于 2015-4-13 19: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出仲家屯完了吗?这么快又写出了第二部!真够快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4-15 13: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头哥 发表于 2015-4-13 17:20
写得真不错,小女子有潜力,就是有点难产。

近日较忙,等好好编辑再发,稍等!
 楼主| 发表于 2015-4-15 13: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地 发表于 2015-4-13 19:25
走出仲家屯完了吗?这么快又写出了第二部!真够快的!

写好了,没修改好呢。换换胃口!
发表于 2015-4-24 13: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初夏 发表于 2015-4-8 15:13

初夏姐一如既往地挖坑。
发表于 2015-5-2 15: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节课估计得讲到2016年~
发表于 2015-5-7 15: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作吗
 楼主| 发表于 2015-7-20 18:3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喜欢初夏 于 2015-7-23 12:41 编辑

序. 意外的测试(2)

        学员都是正科级以上女干部,刚才,即使是省里来的讲师在讲课,有的人还是忍不住在下面小声私语,或者在往外打手机。尽管会前一再强调,关掉手机。
       我觉得她们就是修养和素养不够。除了是公务员外,其它与那些市井、乡野俗女泼妇没什么两样。
       还有,这些习惯,我归结于她们多年的养尊处优和对人事的司空见惯的成熟,有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节奏,对啥都不以为然了,恐怕不是地震不是天塌地陷,她们是不会在乎的了。记得那年的常委会上,那位女干部开会期间睡着了,垂涎三尺、鼾声四起,梦境里还与浪共舞,高喊,我要、我要、我还要……
      唉,什么是女人,我始终对“尤抱琵琶半遮面”情有独钟。
      现在,我想一下子击中她们的要害,重新激活她们的感官神经,因为同为女人,我知道她们和我一样,对什么感兴趣。
      我说,女人的修养方方面面。先说女人的分类。
      女人有四种类型:浅而清澈型,浅而浑浊型;深而清澈型,深而浑浊型。
      你知道你是什么类型?
      我看看下面,她们马上出奇地安静,看着我,脑子里快速为自己归类。当然,她们都知道哪一种类型好,自己表面上属于哪一种,背地里又属于哪一种。
      人都一样,明明自己在做娼,却偏要别人认可她是个吹弹可破的淑女;明明是阴险小人,偏要人家承认他就是个正人君子,吹胡子瞪眼睛,就像真那么回事儿一样!
      这个是极其隐私的话题,只能自己知道。
      我不做继续的解释。接着又说出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女人的修养不够,会直接导致婚外恋……
     这可是个核武器,杀伤面广,而且绝地三千!别说在普通的界面提起来都很忌讳,更何况是特殊群体,而且是公开的会议讲座。
      此时,在凝固的空气里,仿佛一个声音在提醒我:你不要命了,傻丫头!这是官场,不是两口子打架,早上打,晚上就好了,该钻被窝钻被窝,现在,注意你的言论方向……
      我在驳斥那个声音:都婚外恋了,还要什么命?女人就是为了爱情活的,没了爱情,女人就枯萎了,没命了,不是么?你想想……
       同样,下面的学员们正在被我提醒的在回忆自己的情史。她们或许羞涩、或许悔恨、或许自豪,拟或眼神里还有一些放荡……
       就在我们台上台下互动,都被“婚外情”弄得不知所措时,担任今天会议主持的妇联乔主席来到讲台,凑到我跟前小声说,施理来了,要搞个小测试,就是女性婚外恋测试。
       施理是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大名鼎鼎,也是心理学家。我们早已熟络。我想正好,这也是我多年关注的话题,也是今天的讲课内容之一。
       工作人员分别把测试卷发放完毕,最后,有一个小姑娘礼貌地把余下的卷子也给了我们坐在台上的老师。
       接过卷子,我先微笑地看看旁边的几位老师,他们同样和我一个表情,只是笑,微笑,很君子的笑容,不急于填写那上面的问题。
       我再看看测试卷,问题很简单:你有过婚外恋吗?有,或否,就可以了。
       我颤巍巍,看着试卷,时间在穿越、穿越……有没有?有,还是没有?没有!不,有吧?……
       尽管是匿名,我还是有些紧张,很紧张。
       最后,我肯定地在上面“有”那一栏里打上了一个大大的对号,当然,我用的是左手,尽管是匿名。
       我不是对施理负责,也不是对社会负责,更不是对自己负责,那么是对谁负责?
       我不能不从实际出发,听从良心的召唤。
       心扑腾扑腾跳了几下,终于平复,接着讲吧。
       我小心飘一眼台下的施理,仿佛觉得他看出了我刚才打出对号的手势,其实没有,他正在专注统计试卷上的数据,那脸上的表情,就像被驴鸟狠抽了一样,左右不是型状,是笑非笑的笑容里暗藏杀机,好像他就是这场婚外恋的筹划者,他得撑了,或者失败了。
       就在这时,刚才开会前忘了关掉的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没加思索关掉了。
       不一会儿,乔主席急匆匆又来到我的身边,对我耳语,说,市拘留所让你去一趟,你家皂白出事了……
       哦?哦?!哦……我霎时就不知所措。
       一个从来没有印象和交往过的地方,与我何干?莫不是狗被猪拱了裤裆,弄错对象了吧?
       乔主席接过话筒说,青红老师单位临时有急事,需要赶回去,下面的讲课就有妇联组织部长小聂为大家讲解“当代女性的社会责任”。
        ……
       刚才我还蛮有姿势和修养地坐在主席台上“呱呱”给人家上课,现在,我要去干嘛?天打雷劈的,我要去拘留所!老公我的龟孙子因大白天嫖妓,被拘留了!
       当然,这是我去到之后才知道的。当然,我还是不相信!
       我和老公都算是市里的名人。老公在政界混,大官小吏都认识。我呢,在本市更是家喻户晓……起码,我们表面得保持做人的尊严以及获得的光环。
       我不相信。
       此时的我,如果硬要皂白龟孙子“艳遇”的话,我宁愿让他去找情人,也不去嫖妓。也许和情人艳遇会得到人们的理解、同情,不认识我的人,他们会说,皂白的老婆也许丑到天边,他不艳遇,晚上能睡着觉啊?他不艳遇,等着憋死啊!正常。
       那嫖妓,恐怕连癞蛤蟆都呸唾,不必多说。
       我的大脑迅速闪现几张女人的面孔。
       首先是皂白科室的女同事,哪个?白羊羊?她青春可人,淑女又不失妖娆,当代女人的标准,老男人都喜欢,老牛都想吃嫩草,皂白多次回家提起过,白羊羊怎么招人喜欢。我恶狠狠地瞪他,眼珠子都要鼓出来了,酸疼。
      他发现说走了嘴,就不再言语……
      这样的情况会导致一顿饭、一个晚上,我都不再理他,无论他怎么引诱我,绝不上当,虽然,明天晚上再重新上当,另论。

      不会吧,人家白羊羊不会那么贱,心气高雅着呢,你再怎么优秀,半拉老头一枚,旧管子一根,想得美!
      那会是谁?对,也许是那个倾慕皂白已久的人大主席的千金!因为家庭背景,她比较优越,就是长相落后了许多,可是心不死,对帅哥依然紧逼,收效甚微。曾经,他追求咱“老儿”,多时,终未成功,难道……?老戏重唱不是没有……
      也许是那个乡镇的女镇长?她正等着组织部的考核呢?巴不得把她那块来不及屠戮皮毛、连毛带肉的肥肉送来……不、不,皂白老儿没那么贱,猪粪味他也愿意吻?不会!那……
      我千寻百搜,一个特殊人物终于现身了!
      她,就是色香味集大全(权)的省委党校同学、现在省委组织部干部处的詹丽丽!没错!现在的她正在他的“头上”炒着处女、姿色、学历、权利、前途的大菜,他在她色香味下,被诱惑的不行,宁愿自己的家园旱死,他也要去她那里抗旱。逆流而上,累死情愿!
       男人,无论他怎么好色,功与利对他的诱惑,可与之平分。要么,为什么会有“爱江山,更爱美人”一说。
      平时很君子的皂白,在单位里不争不抢,不能说,对升官就没有欲望,何况,他近水楼台。
       一段顺口溜蹦出来:
       一等色狼爱才女,
       二等色狼爱淑女,
       三等色狼爱美女,
       四等色狼爱妓女。.
       我渴望,此时真的“渴望”,皂白我龟孙子、我老儿,是那缺德的一等人。
       哪怕,他给我戴上了厚厚的绿帽子,毕竟还有一些尊严,可以容我退步。
       谁写的几句话,愤怒地帮我骂天:
       是我们真的不在乎了吗?是我们成熟了,可承受的残缺越来越多?是我们妥协了,不得不选择越来越多的残缺?是现实社会和生活越来越多的展现出它的真实残缺?真想反问,我们到底是成长了,还是特么的被生活强奸了后,不得不呐喊出来的叫床声?
      可是之后,事情远远没那么简单。

发表于 2015-7-20 19:33: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人称“我”的叙述,有生活,也很有代入感。文字,还是那么硬朗,个性也非常鲜明。就是私下里一个很不成熟的感觉,这个序,似乎有点长了......坚定不移,强力跟读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5-7-21 08: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5-7-20 19:33
第一人称“我”的叙述,有生活,也很有代入感。文字,还是那么硬朗,个性也非常鲜明。就是私下里一个很不成 ...

嗯,第一人称觉得真实。我是用男女主角互换叙述。序太长,就再改,先这样放着,还没修改呢。
发表于 2015-7-21 09:4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5-7-21 10:23 编辑
喜欢初夏 发表于 2015-7-21 08:02
嗯,第一人称觉得真实。我是用男女主角互换叙述。序太长,就再改,先这样放着,还没修改呢。

我的意思,不是文太长,而是这个“序”字有问题。本来直切入题,无论叙述与文笔,都挺好的,读着也很顺溜,干嘛非要来个“序”字,障人思路呢?(另外,意识流动叙述,也很有个性,只是“姹紫”一段,有点横斜溢出了。虽然,也写得那般好而耐读。)莫非,我还没有读懂其中另藏之意?那,我就使劲再读一遍,细看看。
 楼主| 发表于 2015-7-21 11: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5-7-21 09:45
我的意思,不是文太长,而是这个“序”字有问题。本来直切入题,无论叙述与文笔,都挺好的,读着也很顺溜 ...

姹紫那段确实枝杈了,待我往后移。提的好,就需要这样!
发表于 2015-7-22 13: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姹紫那段改得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7-26 11: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5-7-22 13:22
姹紫那段改得好!

我也是边写边改。再次感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6-27 20:38 , Processed in 0.138692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