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1320|回复: 5

魂断青石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5 20: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杯一个酒儿嘛哟嗬喂,
慢慢地斟啰哟嗬哟
我劝那个情哥嘛衣呀衣得儿喂,
你要吃清啰哟哟
情哥那个不吃嘛哟嗬喂,
这一杯酒啰哟嗬哟
枉费那个奴家嘛衣呀衣得儿喂,
一片心啰哟哟
小情哥呀---喂!
小情妹呀---咧!
难舍难丢,
情哥哥难舍妹儿也难丢哇
小情哥呀---喂!
下呀不得楼哇,
难舍把情丢!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青石镇的人总会在半夜里被一阵山歌惊醒,每天晚上一首或者几首 ,又或者几句,然后又戛然而止。开始的时候总会惊起青石镇的每一个人,男女老少纷纷穿起衣裳涌向镇头的一户人家,时间长了,人们渐渐地习惯了,每当歌声结束的时候,青石镇便又进入了梦乡。正当大家习惯了每晚山歌的时候,唱歌的人儿却永远消失在了青石镇,不知道去了何方。

          从巫山顺江而下,江水流过陆游洞,跳石,横石,便到了神女峰脚下,青石镇就在神女峰的对面。说是镇,其实只能算一个小小的寨子,或者说是一个 小小的村落。如果巫峡是一件锦袍,那么青石镇只能算是锦袍上的一粒扣子。整个青石镇只有几十户人家,房屋依山而建,高矮错落的房屋依附在山壁上。从江上看青石镇,整个镇子分成了几层,每一层有三五栋房屋,每层之间是层层叠叠的石梯,整体看起来给人一种静谧的感觉。这里没有旅馆饭庄,只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小卖部,供应者这里大多数人的烟酒糖茶和日杂用品。青石镇的人们大都是以打渔或者小船运输为生,这些事情大多是男人在做,而女人们,一般只是营务点瓜果蔬菜和做饭的琐事,大多数时候就是聚在一起闲聊,从王婶家儿子考学到李家婶的女儿相亲,每家每户没有秘密,互相之间拿来随意说道或者讨论。或者互相之间调笑,这里的男女无论老少都喜欢互相开着与裤裆里有关的那点玩笑,语言精练又不露骨,其效果就爱像穿着比基尼的美女,色情与艺术并存。淳朴的人们从不会因为开玩笑而生气,于是,互相玩笑成了这里不定时的娱乐节目,而聚集的地方几乎都是在小卖部。

        小卖部的老板娘叫柳依梅,名字没什么特别的,山里人给女孩起名字大都是什么梅兰竹菊,桃花红,梅花香之类的。大家都叫她梅姐,时间长了无论年长年轻的都是这么叫她,梅姐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少妇,由于没有生养的原因让她的身材不胖不瘦玲珑有致,是这个镇子的一朵花,如果你初到这个镇子,一定能给你惊艳的感觉:‘在这么小小的一个地方居然有这么漂亮的女人?’梅姐很随和也很开朗,无论是和女人之间闲聊或者和周围的男人之间开玩笑,她总是能保持脸不红心不跳, 语言开放又大胆,总是会博得人们一阵阵的哄笑。梅姐还会唱歌,声音甜美天然而真实,不但会唱流行歌曲也会唱现在许多人不会唱了的山歌,这是源于她的娘家,梅姐的娘家在大山深处,那里的人们还有很多人特别是老人几乎都会唱一些山歌。很多时候,大家会邀请梅姐唱上几段,听惯了流行歌曲然后听听山歌那真是别有一番味道。

         江边七月的天气就像一团火,房子里热得就像火上的蒸笼,电风扇无论怎么卖力的转着也吹不出一丝凉风来 ,风是热的。知了在香椿树上死命的叫,叫得让人心烦。梅姐穿着裙子坐在自己的小卖部前和几个小媳妇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一边不停地摇动着手里的扇子,一边不时地用左手的毛巾擦着脸上的汗水,每当她抬起如藕的手臂擦汗的时候,总是会挤得胸前那对乳房偏来歪去,梅姐的胸特别丰满挺拔,这也让周围的许多女人羡慕称赞。这也是她和周围几个大姑娘小媳妇在一起时往往会说到的话题,说着说着,旁边还时不时的伸出一只手来捏一把,然后便是几声笑骂或者互相下手打成一团,你捏捏我我摸摸你。剧烈的嬉闹使得汗水流得更快了,汗水浸透梅姐洁白的裙子显露出里面胸罩的轮廓,就在梅姐站起身一边整理衣裙一边笑骂顺脚往屋里走准备去洗洗的时候从石梯的边缘渐渐露出一个人的脑袋来,随着石梯一步步的上升,这个脑袋也越来越高,渐渐地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几个女人一时间都不说话了,都怔怔的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只见他穿着一条破洞的牛仔裤和一件被涂鸦的T恤,整个人瘦高瘦高的,凌乱的长发被汗水打湿后紧紧地贴在额头上。瘦削的脸庞上一道道的汗水就像流动的小溪,他一手拎着一个包一手在脸上胡乱的甩了一把汗,咧着满是胡茬的嘴唇不停地喘着。就在这几个女人看着他的时候他也看见了这几个女人也看见了梅姐,就在他突然看见梅姐时脸上不由的出现了吃惊的神色,原本喘气咧着的嘴也张得更大了,就在他的视线看向梅姐的时候又看见了梅姐身后的小卖部,于是他将眼神从梅姐身上转到小卖部门边的冰柜上,然后放下手里的包快步走了过去然后就在几个女人的注视下打开冰柜取出一瓶冰冻矿泉水就迫不及待地旋开盖子大口喝了起来,大口的饮水带来剧烈的咳嗽让他不得不停下来捂着嘴大咳了几声,然后放下瓶子摸出钱包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几个女人。

        “多少钱?”略带鼻音的普通话显然他是个北方人。“两元”梅姐一边说一边接过钱进屋去了。
         
          他不再喝水,掏出口袋里已经汗湿了一些的香烟点上然后在梅姐刚坐过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抽几口烟然后接着喝几口水然后接着抽烟,几个女人都没有离开也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眼神从几个女人身上一闪而过又看向远处,看周围的房屋,然后扭着身子看向对面的神女峰,看着江面,还有江上往来的轮船。一支烟很快抽完,他拿起瓶子又喝了起来,脖子渐渐仰起,喉结随着吞咽的节奏一上一下,一瓶水很快见底。他随手把瓶子丢向石梯,瓶子顺着石梯一路跌落发出咚咚的声音,他再次把头转向小卖部。

        很快梅姐就出现在大家面前,浅洗了一把的她换上了一条干净的鹅黄色裙子,裙子不长,膝盖上方一点,裙子随着她走路的节奏煽动,不时地露出洁白圆润略微修长的大腿,梅姐没在意。当然,这样的打扮是很正常的,所有的女人都不会介意,包括现在街上许多女人穿着随时会露出底裤的超短裙也不会介意,介意的只是男人。梅姐向大家走来,眼睛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男人也看着梅姐,周围的女人们看看梅姐再看看这个男人,大家就像约好了似的都不说话,最终还是这个男人打破了沉默。

         请问这里有住宿的地方吗?他一边问一边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每一个人。可结果很遗憾,每一个人都是用摇头来无声的回答有的则耸耸肩头做出一个爱莫能助的动作。

        他看了看头顶那炎炎烈日,很无奈的叹了一声非常失望正准备站起来拿包离开。

        你是做麽呢(方言,读ni)的呢?终于有个女人好奇地问了一句。

         都说好奇害死猫,坏就坏在这个女人不该多事的问了这么一句,使他准备站起来的身子又坐了下来,随着接下来的一问一答让他终于在镇上住下了,发生了原本不该发生的事情,打破了原本平静的小镇。女人啊,好奇心总是太重,我们在生活中往往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很多时候一句不经意或者很平常的话惹出一大堆事情出来。当然,其实也不应该怪这个女人,换了是谁也许都会多嘴问这么一句,谁知道以后会发生那么多事情呢?
 楼主| 发表于 2015-4-5 20: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采风,他淡淡的说,见这几个女人不知是没听懂还是没听清,他又继续说:”我叫章遥,是老师。音乐系的,我喜欢山歌民歌,这次是趁暑假专门来三峡采风。“

       几个女人半懂不懂的明白了一些:老师,教的和做的事情和唱歌有关,至于采风,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也没有人再纠结这个词。至于唱歌,对大家来说好像很熟悉却又很遥远,熟悉的是天天都能在电视上听到各种歌声,遥远的是那些唱歌的一个也不认识,都是大城市的帅哥美女们。这里只有梅姐爱唱,也喜欢了解歌坛里的人和事,她经常能准确的说出每一首新歌的原唱是谁。

        听到这里,梅姐眼睛一亮,她突然感觉遥不可及的音乐人和她离得这么近,却又有点不相信事实,她想要交流一下,梅姐有些激动了,不知从什么地方问起却又想迫不及待地了解一下好像生怕眼前这个人突然消失了一样,她抿了抿嘴唇组织了一下语言。

       你写了么呢歌呢?梅姐尽力的平静着自己的心情

       章遥说了几首歌名,梅姐都没听过,她激动的心情顿时降温了不少。章遥似乎看出了梅姐的心思,我写的不属于流行歌曲一类的,因为我的爱好是民歌和山歌。

    气氛有些冷场了,但是梅姐多少还保留了一些好奇:“我们这个山沟沟有什么好采风的嘛?”

   “不!三峡是有很多山歌民歌的, 在长期的农业和渔业经济时代,三峡地区由于山高水急交通不便,人际之间交往是很少的,青年恋人们之间互相走动和见面的机会非常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相思中度过,躁动的青春和情感无法排遣,于是便用歌声宣泄出来 ,据我所知,大部分地区的山歌都和爱情有关,有的含蓄欲说还休,有的袒露胸怀互相倾诉。全国很多地方都一样,现在几乎没有人唱了,所以我们平时也听不到这类的歌声,但是,这是我们民族的宝贝,是文化遗产!”

     章遥这样一说,几个女人们就明白多了,然后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梅姐,因为他没都知道梅姐会唱,而且大家都听过。梅姐见大家都看着她,居然露出一丝紧张。

    “你要找山歌,还真的找对了,这里就有一位会唱山歌的,而且唱的非常好。”说话的女人是梅姐男人的堂嫂,梅姐随着丈夫叫她三嫂。山里女人大都心直口快,三嫂一边说一边靠近梅姐抱着梅姐的手臂抻了抻。

     这下轮到章遥的眼睛亮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能请你唱几首听听吗?”章遥激动地站起来有些不知所措的搓搓手。梅姐红着脸赶紧摇着手拒绝,几个女人趁机起哄一定要梅姐唱一个,可平日里大方的梅姐此时尽显小女儿心态了,说什么也不唱,尽管几个女人拉拉扯扯的,但是梅姐还是挣脱她们的手跑开了。

     过了一阵子,章遥利用买水的机会叫出了梅姐,此时梅姐已经平静了许多,几个女人都没有离开,章遥点上一支烟再次坐下来,根据他以往的经验他知道急不得,一个山里的女人要第一次面对一个陌生的男人唱歌的那份尴尬他懂。不过他脸上保持着淡淡的笑意和几个女人闲聊了起来,打听梅姐会唱多少?周围是否还有人会唱?周围是否能找到一个可以提供食宿的地方?

     山里的女人要接受一个外地人住下来很不容易。只有梅姐,她隐约地有些希望这个人留下来,虽然她还没敢唱给他听,但是心底里却有一点渴望唱出来,毕竟这也是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人都有这个弱点,每个人总喜欢在别人面前展露出自己的优点而希望得到更多人的肯定。几个女人一致的推波助澜叫章遥安置在梅姐家,章遥也主动地报出他愿意支付梅姐家每天一笔不少于市场价格的食宿费,这个价格让几个女人心里略略有些嫉妒了,梅姐没同意也没有表示反对,她自己知道,她不是为了钱才答应留下这个陌生的男人的。

     太阳渐渐偏西,打渔的男人们要回来了,几个女人前后回家做饭去了。梅姐也站起身去后面做饭去了, 她一边做饭一边不停地从窗户里看着江面,她结婚这么多年好像还很少这么期盼丈夫归来的影子。她希望丈夫早点回来,她要告诉丈夫这个消息,虽然丈夫有些老实木讷对她言听计从,但让一个陌生的男人留宿她还是要告诉丈夫。也许留下这个人以后她所热爱的山歌将来会让更多人知道或者传唱,想起就很激动。

     男人们一手拎着鱼一收拽着肩上的渔网跟着石梯往上走,汗水和江水混合着打湿了每一个黑红赤裸的脊背,梅姐远远的就迎上了自己的男人,并爱怜的用毛巾擦着男人湿漉漉的脊背,一边走一边告诉他今天发生的事情。男人永远没有女人那么八卦,大家看了看坐在小卖部前抽烟的章遥没有驻足纷纷离去。

         梅姐的男人张家财是一个和善的山里人,憨厚木讷从不多言多语,和梅姐开朗的性格形成鲜明的对比,大家都打趣说梅姐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张家财听了也从不生气还一个劲的乐呵,在听了梅姐的介绍后张家财看见章遥时没有丝毫的不悦,就那么点头憨笑了一下就算是打过了招呼就走进了自己的堂屋也是小卖部里。

       梅姐在厨房进进出出不一会就把饭菜摆上了餐桌,菜是自己地里产的小菜,干煸四季豆,醋溜白菜,丈夫带回来的一尾麻花鱼被她做成了一盆香喷喷的麻辣鱼片,另外还特意加了个巫山特产——老腊肉,然后麻利地打开两瓶冰镇啤酒放在两个男人面前。

       开始的时候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压抑,梅姐低头吃饭目不斜视,两个男人都不说话,各自举起酒瓶向对方示意了一下就对着瓶口豪饮了起来,几大口酒下肚两个男人不约而同的哈出一大口酒气并露出欣慰的表情。章遥是北方人吃不了辣,但麻辣鱼片的香味让他一次又一次不由自主的把筷子伸向鱼片,每块鱼片下肚便迫不及待的把酒瓶拿起来,汗水一个劲的往下淌,虽然辣的不行嘴里还一个劲的叫好吃。惹得梅姐捂着嘴笑,梅姐的男人也乐呵呵的笑了。

        张家财是个喜欢喝酒的人,说实在,打渔人一年四季在水上讨生计,冬日江面的风格外的冷,时间长了每个人的关节炎都比较严重,所以大都爱喝几口驱寒,长年累月下来,几乎每个人都练就了一副好酒量。酒,能拉近每一个喝酒人之间的距离,也能让酒友之间的关系越来越铁,喝酒虽然是自己在喝,但是一个人喝起来总是好像缺点什么,喝酒需要人陪也需要互陪,随着几瓶酒下肚,张家财渐渐‘热情’了起来,加上山里人实诚好客,他不停的劝说章遥再来一瓶,一瓶又一瓶.........。

       梅姐第一次没有阻止张家财贪杯,她早早就吃完了在门外坐着去了,其实就在她等待男人回家的时候她的心里多少还有些忐忑,至于为什么忐忑,她说不上来,此时的她心里很平静很轻松,梅姐虽然坐在门外可眼睛始终看着这两个男人,两个男人都喝得差不多了有了些醉意但又没真醉,他们已经放下筷子吞云吐雾了起来。

       梅姐收拾完碗筷来到门外的时候,小卖部门前已经坐着不少的人,有男有女,人们互相聊天,话题大多是和打渔和生计有关的事情,女人们今天破例没有打闹和玩笑,一个个淑女似的正襟危坐。由于陌生和语言的差别,章遥除了回答别人的问话很少说话,虽然川音是最接近普通话的,但是他一开口还是和周围的声音有些不合拍。

        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山里人早早就上床休息了,章遥只好走进了梅姐为他安排的房间,房间窗户对着长江,漆黑的夜里再也看不见长江的壮阔,只有对面的大山在天边映出犬牙一般的影子。章遥突然觉得有些孤独,这些年自己扮演着一个过客的角色不知道到过多少个陌生的地方,见识多了,心境渐渐有了一些变化,当初的雄心勃勃突然觉得有些疲倦了。‘唉’章遥低叹了一声,有些莫名了转过身把视线转向单调的房顶。窗户偶尔能吹进一丝风,风带来江水的气息,章遥躺在梅姐刚擦洗过的竹篾席上,赤裸的脊背有一丝清凉,他再次侧着脸看着对面山峰模糊的身影,眼睛也渐渐地模糊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梦里的章遥被江上的汽笛惊醒,醒来后蓦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才想起自己来到了三峡腹地的一个小镇,正当他翻身准备接着再睡的时候又传来一个声音,如牛的喘息混合着低脆但有些压抑的呻吟,是从隔壁的窗户或者门缝里传来的。 作为过来人的章遥很快就明白了那声音代表着什么,他哑然一笑,翻个身用手臂压住耳朵,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次进入了梦乡。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5-4-5 20: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章遥再次醒来的时候对面的神女峰已经露出了清晰的面容,些许晨雾环绕着像是给神女穿上一层轻纱,从窗户看下去,一群男人们前前后后走向自家的渔船,解缆起锚,开始了一天生计的序幕。

        “早啊,你怎么不多睡一会?”看见章遥下楼时坐在门前的 梅姐赶紧站起身为章遥张罗洗簌的水,由于山里没有专门的盥洗室,梅姐端来水后就在一旁候着章遥洗完了帮忙倒水。章遥动作很轻,洗的很认真,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着脸部和手,直到原本白皙的皮肤有些泛红。‘像个妹子的皮肤’梅姐偷偷笑了笑。洗完了才突然发现站在身后的梅姐让章遥一楞,就在章遥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梅姐已经端着水盆快步离开了。梅姐穿着一件短袖T恤,T恤很贴身,衬托着梅姐玲珑有致的曲线,下半身是一条黑色的热裤,热裤很短,露出她修长白皙的大腿,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人独有的魅力,章遥突然就想起昨晚听到声音的事情,赶紧把头转向别处,一会儿却又不由自主地把视线转回了梅姐身上。

       早饭后几个女人不约而同的聚了过来,她们不再同昨日那般拘束,一个个喜笑颜开互相说笑,声音时大时小,语速很快,不时打闹一番,大家时不时地瞟一眼章遥,也不知谁说了什么,谁又骂了谁一声‘死女子’接着大家又哄堂大笑了起来。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和章遥聊了起来。

       为了能和章遥正常地交流大家放慢了语速,她们了解到章遥很多关于个人但不是隐私的事情,知道眼前这个瘦瘦高高有些帅气的男人三十出头却依然单身,知道他走过了祖国大好山川的许多地方,她们听章遥讲述着每一个地方不同的风土人情。章遥所经过的见过的那些‘奇闻异事’让他们吃惊,向往,羡慕。大都是山里人一辈子也遇不到的事情和看不到的风景,她们每天睁开眼之后和闭上眼之前看过最多的风景就是对岸的神女峰和江上往来的轮船,他们每天所经历的事情无非就是柴米油盐和伺候家人孩子。大城市的男人会给女人拎着包让她们觉得不可思议,大城市的男人会给女人做饭让她们觉得像是天方夜谭,她们以前和男人同行的时候连孩子都是自己背着。

        梅姐也和大家一样听的很认真很入迷也一样的思绪连篇,张家财对她是很不错言听计从,可他每天除了打渔就是回家吃饭睡觉然后和梅姐做着夫妻该做的事情,说的话除了打渔也无非就是与吃饭喝酒人情往来相关的东西。梅姐突然觉得原本正常不过的生活原来是那么单调,单调得就像一面白色的墙壁,男人给她带来的感觉就像是墙壁上偶尔几点蚊子血,健谈的章遥所讲述的那些见闻就像一粒石子投进平静的湖面荡起了一丝丝的涟漪,涟漪在湖面荡开,轻轻的冲击着梅姐原本平的心房。当然,梅姐并不是对眼前这个刚认识不久的男人有了什么情愫,她只是对自己和山里的生活产生了一丝想法,也有一丝酸楚,原来城市和山里的生活方式竟然有这么大的差距,梅姐不露声色的和大家一样听着章遥讲述他着这一切。

       其实不只是梅姐,几个女人都有一些各自的想法,人毕竟是又思想的,心直口快的三嫂就大胆的说了出来“还是那些大城市的男人好,疼人,跟他们比起来咱们这的男人就像只知道跟你睡觉的大牲口。’三嫂说完又哈哈的大笑起来,几个女人一半是赞成一半是觉得三嫂的比喻太搞笑也都一并大笑起来。愉快的笑声顿时冲散了几个女人心里的不快。回过神来的女人们这才发现时间已快到中午,男人快要回来吃饭了,大家一阵风似地快步离开。

       梅姐对章遥露出一个笑容后走进了后面的厨房,心里的不快早已烟消云散,‘城里人有他们的日子,我们山里人也有我们山里人的日子,不是还有那么多城里人跑到乡下呼吸新鲜空气吗?谁叫他们呆在那个空气污浊的城市,活该身上的病痛就比我们多一些。想通了的梅姐心情顿时愉快起来,不由自主的轻声哼唱了起来,完全忘记了门外还有个章遥的存在。

  一块那个帕子哟新单叶儿干
  白漂漂那个妹儿耶
  帕子那个上面 哟依哟
  绣牡丹呐妹儿耶
  牡丹那个绣在新单叶儿干
  帕子上哟妹儿耶
  帕子那个烂了哟依哟
  你莫丢呀哥呀哥

        梅姐唱了几遍唱得很随意却很专注,当她听到掌声回头看见拿着录像机的章遥的时候脸唰的就红了,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钻进去然后偷偷看看章遥会不会笑话他。章遥很真诚的赞美着梅姐,说是他听见最美最天然的歌声。梅姐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瞟视着章遥,当发现章遥一本正经的表情的时候她的心跳才渐渐地平稳了下来。但无论如何也不答应章遥再来一首的请求,面对章遥的时候始终有一丝羞怯让她很不自然,于是她毫不留情的把章遥赶出了厨房也赶走了那一丝尴尬。

                   待续.......................
发表于 2015-4-6 07:2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韵味挺浓。
发表于 2015-4-11 21: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不错,朴实而简洁,看过比较多这类的小说,作者的水平相当不错了,关注后面的剧情,是否会很惊艳呢。、
发表于 2015-4-12 17: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想起子《边城》!继续努力哈,文字再精简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3 12:28 , Processed in 0.105643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