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757|回复: 4

酒醒之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28 22:3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天行健 于 2015-3-28 22:43 编辑





干杯干杯干杯干杯……
大大的酒杯,高脚的酒杯,大大的高脚的玻璃酒杯们被一只只虔诚的手举着,在灯下闪闪发光,欢快地寻找着同伴,叮叮当当,友好碰撞,声音清脆、悦耳,像是在低声问好,像是在一起合唱。贝多芬G大调小步舞曲,欢快地在紫红色的海洋里荡漾,弦乐四重奏,华丽、雅致。每个人起身,笑容可掬,毕恭毕敬,抿嘴仰脖,相互致意。
一群漂亮的人,一群漂亮的人在一个漂亮的地方正在进行着一顿漂亮的晚餐。服务生不停地进进出出,将一碟一碟,一盘一盘,一盆一盆的美味佳肴呈现在大圆桌上,圆形、 椭圆形、 长方形,热气腾腾,被精心摆设,呈现在欣喜的,得意的,挑剔的目光里。猎物进场,敬请关注。你好,请慢用,黑色制服,领口很低,一朵小花在冷盘的一角亭亭玉立,秀色可餐,林黛玉还是薛宝钗?来来来,大家一起动手,一起张口,熟练地,优雅地,野蛮地向美食进攻。
到现在为止,晚餐已经进行了一小时零五分钟,战况如下:漂洋过海而来的澳洲龙虾已经被在座各位友好地瓜分,夸张的外壳胡乱地散落在盘子里;神户牛肉秉承了日本人的气质,仅剩的两三块整齐地团结地孤独地靠在一起;三文鱼肉质肥美,红里透白,北欧公主大方地裸露着自己的胴体,转着圈儿挑逗着诸位……其他菜肴,恕不细表。因为宴会已经进入由酒精尼古丁主导的后半场,酒足饭饱之后自然得高谈阔论,在座诸位的人生追求迅速地向马斯洛理论的第三、第四、第五阶段升华。倾诉、陈述、含蓄、激昂、赞美、附和、奉承、鼓励、谴责,不屑,话里有话、言不由衷、绵里藏针、旁敲侧击,天文地理政治文化古今中外小道消息行业内幕形式多种多样内容包罗万象,谈话中大家增进了感情加深了友谊歌颂了成功抱怨了雾霾谴责了地沟油讨论了小三现象对婚姻制度的威胁分享了下周即将上涨的数只股票,可以确定,每个人已经,正在或即将在肉体,在物质,在精神上享受到这顿美餐带来的诸多益处。
多么有价值的一顿美餐啊!
这个时候当然我也在吃饭你也在吃饭我们大家都在吃饭。日复一日,我们在自己家里烟熏火燎地弄出几样小菜,陪着老婆哄着孩子围着桌子扒拉几口一顿晚饭就算完了。“宝贝这个是你最爱吃的红烧肉,爸爸烧了一个下午”。“老婆青菜得多吃点,荤素搭配防三高”。你要是高兴当然也可以喝上两口小酒,看着电视里的新闻嘟嘟囔囔感叹人心不古,骂骂贪官可恶……这样的晚饭大家都能接受。
不……不对!不是我们,只是我,是我我说的是我。我想起来了你还没孩子也没结婚你是老板你有钱你要约会要谈生意所以你就必须在这里吃饭。在这里吃饭不叫吃饭叫饭局,扔下去的是人民币吃的是气氛是场面是派头,你挺起了腰身高长了三厘米你成了上等人刷卡不眨眼是为了博美人一笑是为了共度良宵,是为了搞定对方拿到合同赚到钞票……
总之在这里吃饭,必须有一个和肚子无关的目的
十六……还是十七杯?一条火龙在王凯的身体里横冲直闯,劈荆斩浪,它在胃里燃烧,在血液里捣蛋。刚才被吃下去,准备在肚子里舒舒服服睡觉的朋友们(两块神户牛肉,三块北京烤鸭,四块本地精选糖醋排骨,五根本地有机无污染的芥蓝以及澳洲龙虾若干,清蒸桂鱼若干,等等等等)猛然被惊醒。大军迅速开拔,它们正生气地从喉管往上涌,它们脾气很大,要造反,要自由,想永恒于这花花世界。
不好不好,王凯的脸色因为肚子里的紧张情况也变得紧张起来,眉头 轻皱,呼吸停顿。有人讲了一个笑话,全桌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没人注意到他。
吃菜吃菜!山人自有妙计定乾坤。
葱油海蜇丝,清凉无比,唇齿留香,香气漫延到了每个神经末梢。放松,再放松……叛军的斗志一点一点地被瓦解,行军速度变得缓慢,停滞,掉头,心不甘情不愿地各就各位,世界重归太平。
警报解除。
王凯暗自松了口气,脸色缓和下来。他将自己不太臃肿的身体得体地放置在宽大的红色的椅子上。全身放松,脊椎感觉到了有力的支持,椅子承担了他全部的体重。人体工学原理,巴洛克风格,值得信任。居移气养移体,当年,路易十四,太阳王,就是在这样的椅子上加冕, 723个月零18天的国王,欧洲霸主。椅背很厚实,历史被挤压到边缘,被扭曲,被随意借用,被雕刻成细致的纹理,被你按在手掌之下,你气度不凡,像……也像个君王。
上帝已死,每个人都可以是君王,加冕仪式取消。
君王坐在王位上,正满意地检阅战场。君王时年三十六岁,小有基业,有个十来个人的广告公司,业绩蒸蒸日上,然君王不安小成,意欲继续开疆扩土,逐鹿上海滩的广告市场。君王靠在椅背上,优雅地点燃一根价值十元人民币(当日官方汇率折合一点六一四三九美元)的国内某著名品牌香烟,舒服地吸上一口,君王又将吸进肺里去尼古丁从鼻腔缓缓地排除,气度非凡。健康相当重要!早上出门天气突变,君王偶感风寒,左鼻孔鼻炎复发,故右鼻孔今日工作量较大,说话鼻音明显。
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你还有脂肪肝、心律不齐、体重超标、神经轻度衰弱、房事偶尔疲软、脚气、睡觉打鼾,身体里还有着万亿细菌,忠奸难辨,意图不明。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生活不必细究,人生难得糊涂。你还是你。你还得吃饭睡觉赚钱养家喝酒陪笑,家里的饭桌上总是少了你这个主人。奈何奈何。
香烟盘旋,上升,袅袅婷婷,万千变化,眼前如梦如幻。世界多美好,人生更美妙,对面的人儿看起来个个俊俏!
王凯看着尊敬的和蔼的A公司销售总监张先生。张先生五十多岁,像大部分五十多岁的人一样,见多识广,阅历丰富,头发稀少,像大多数做到这种位置的高管一样,矜持,含蓄,平易近人,密不透风,脸色红润。张先生正在向旁边一脸向往表情的B公司业务主管唐小姐描述纽约地铁的陈旧破烂,美国人民的幼稚天真,其漫不经心的语气透漏出对美资本主义的蔑视和对伟大祖国的深深热爱之情。很好很好!王凯看着俏丽的风情的A公司广告总监助理李小姐向英俊的年轻的B公司市场部经理赵先生描述挪威森林的纯净天然,不染人间一丝浊气,怀念,向往,人间仙境,自然和谐。不错不错!王凯看着好友朱先生的白衬衫在灯下闪闪发亮,朱刚正无私地滔滔不绝地向自己面授炒股秘笈,如何在大盘指数下跌百分之二十的情况下找到那些逆势而行的股票,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握机会低买高卖获得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利润。佩服佩服!王凯不住点头附和,脸上微笑极具亲和力,表示他作为今天晚上的东道主,时刻准备,愿意了解理解支持各位的所有话题。
美国……挪威……森林……整个世界在在红红绿绿的数字世界里飘来荡去,相互碰撞,火花四射,火花又点燃了叛军们的斗志,它们……它们……蠢蠢欲动……又想要……想要起义了。
王凯起身离开座位,其他人欢声笑语谈兴正浓没人注意到他的离开。他缓缓转身,移步,一步,两步……没人知道,三步四步五步……加快脚步,出门,经过一间美国乡村风格的包房,橡木还是樱桃木?经过一间英伦古典风格的包房,典雅,肃然起敬,向女王敬礼……经过现代主义的大厅。高大,宽敞,明快的几何线条,给人以力量。大厅里的水晶吊灯璀璨夺目,像一个个绽放在人们头顶的完美梦境,吊灯下一张张餐桌,方的,圆的,食物精美,台布雪白,围着圆桌的人们,很多,没功夫数,张着嘴巴挥动着牙齿,牙齿在灯光下,闪光、狞笑,无数笑脸,无数的牙齿在身后旋转……
快……快……肚子里的叛军和他赛跑,终点是马桶。马桶,马桶,卫生间呢?请问卫生间在那里?好的,谢谢!直走左转再直走右转,有裙子的,不对,上次走错被一位大妈扇了一个巴掌当成无耻色狼,啪啪,两个耳光。没裙子的小人,救星啊!王凯冲了进去,叛军们已经攻陷山口,排山倒海,汹涌而出,气势磅礴的布兰诗歌奏响高潮。命运的力量,命运将带领我们去向何方?嘴巴,鼻孔,眼睛,耳朵……每个器官都是一个火山口,喷发着纯正的法国红酒味道,愤怒地喷发。洪流掩盖了思想,冲毁了意识,城堡坍塌,是不是末日降临,谁的末日,你的?我的?
刚才一口一口优哉优哉地吃,现在是一股脑往外喷,我他妈不是有病吗?喝什么酒呢,谁发明这鬼玩意的?
当年你十五岁,嘴上刚泛出一层绒毛,你和刚才的那位李先生李刚,李刚嘴上还没有长毛,却有了青春痘,还有孙岩,孙岩还没变声说话奶声奶气总是被你们嘲笑,你们三个人一瓶小糊涂仙三个纸杯子,围着五块钱买的一包花生米。你们第一次喝酒,第一次干杯就是在星期天公园的小树林里。那是春天,阳光温暖,气味芬芳,万物都在疯长。你们捏着鼻子皱着眉头犹豫了半天。一二三,大家一起来,“干杯”喊的斩钉截铁豪气冲天。你们一张嘴一仰脖,酒下去了眼泪出来了,脸红得像被人扇了耳光。不怕不怕,你们像大人一样把杯子倒转过来相互证明,证明你们表现得很男人,很哥们,一滴酒也没掉下来。你们就这样证明了自己已经长大,证明大家是好朋友,是兄弟,同时也和酒交上了朋友。
千千万万的人早早晚晚总会有一天会和酒打交道,交上朋友,喜欢上它,为它倾心,被它俘虏。那谁?李白,李谪仙,写诗,夸了一辈子酒,抱着酒壶死在路边,成了偶像。酒是兴奋剂,是粘合剂。尼采说,我们要热爱酒神,微醉的人生值得夸奖。上了酒桌,大家就会变得客客气气,甜言蜜语,相互卯着劲,一杯杯的酒就被灌进肚子里,却忘了它天生不安份,调皮捣蛋正是它的拿手好戏。酒是伪君子,真坏蛋,害人不浅,陶渊明喝出了五个傻儿子。哎呦!人都快被撕开了……   
好吧,你又赢了。
王凯弯腰,手扶膝盖,任凭来自身体里面巨大的力量将刚才吃进去的烤鸭龙虾牛肉糖醋排骨们外加约七百毫升的法国红酒喷射而出,冲向马桶。他泪眼朦胧地看着这些曾经美味美丽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变成恶心的,丑陋的难以形容不想看到的样子,恶臭味扑面而来,一阵抽搐,又吐了。
原来衣着光鲜,彬彬有礼的人们,居然身体里有这么恶心的东西。尊敬的张先生是不是也这样恶心?美艳的李小姐呢?美和丑原来离这么近,就隔着肚皮,隔一层纸,相互依附,支撑,秤锤离不了秤砣,白天过去是黑夜。
一阵,一阵,又一阵……好了,没了,应该没什么东西吐了,不过,力气也没了,一败涂地,意料之中的结果,本可避免的开始,无可奈何的战斗,自己将酒杯端起,将恶果吞下,以为尽在掌握,人都是自大狂,蠢货!
王凯艰难地抬起头,他看到眼前的镜子里是一张惨白的脸,血色全无,扮鬼都不要化妆。万圣节那天女儿说他扮的鬼不像,和她玩总是心不在焉,这会像了吧,这就叫酒鬼。酒鬼眼泪汪汪,鼻涕耷拉着在眼前晃啊晃荡秋千,嘴巴大口大口地喘气,前胸后背大汗淋漓,这会要是有人伸根小指头,或者刮来一阵风,没准自己都会倒下。
虚弱,迷惑……火箭发射……加速度……冲击……着陆,踉跄两步,还好,我还没死,还能站立、思想……王凯被冲射到一个陌生的世界,孤立无援地站在这里。
这是哪呢?是过去,将来,天堂,地狱还是梦中的某个所在,空旷、一望无际,宁静、安详、神秘,隐藏着万千变化,完全陌生却似曾相识。他胆怯,赤身裸体,摇摇欲坠,在新世界降生。他现在一无所有,他没带皮夹,没带信用卡会员卡健身卡,没带身份证驾驶证停车证,这里没他的公司他的部下,没有别墅没有可爱的三口之家,他也不是三十六岁,被别人一会叫老总(他是B公司的老总)一会叫小王(通常视双方已知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而定)。
我是谁?我在哪里?王凯像个无辜的婴儿,悲伤地从镜子里看着狼狈的自己。
王凯打开水龙头,让冰凉的水清醒一下自己,刚才顺带着被吐出去的三魂七魄开始悠悠回转,他开始意识到自己是在南京西路一家位于三十八层的高级餐厅内,和一个朋友,两个手下,和三位客户正在共进晚餐,目的就是拿下对方公司下一年度的广告制作业务。对方是国内一家数一数二的龙头企业,新老总上任后动作很大,想和多年的竞争对手一决高下,(开疆扩土,又是开疆扩土!丛林法则万岁!)把市场占有率再提高百分之二十,广告投入自然会加大,很多人都眼红这块肥肉。王凯的公司过五关斩六将,第一轮竞标成功,现在,他只要干掉另外两家同行,或者说服刚才在酒桌上畅谈侃侃而谈的张先生,这块可以把公司利润提高百分之三十五的肥肉就是他的了。另外两家公司的实力和规模和自己旗鼓相当,半斤八两,短期内谁超越谁都不大可能,那么,只有对A公司的管理层施加影响力了。张先生是该公司销售总监,在公司说话举足轻重,在这里说话滴水不漏。
这场战役相当重要,王凯半年前就开始布局,三个月前开始打响,王凯一直是在好几个战线作战,一方面让业务部将以前获奖的得意之作向对方重点推介,充分展示本公司实力,一方面让财务部制作出能打动对方的报价,同时私下里,从不同渠道建立和加深与A公司高层的私人感情。在我们这个社会,先做人后做事,这种工作很有必要,而且往往起决定性的作用,王凯商海打拼多年,深知这点,今天白天A公司张总带队到B公司考察,B公司自然不敢怠慢,老板王凯亲自设宴款待,明天,A公司对它们三家公司的投标要进行投票,张总的态度至关重要
王凯洗好脸,漱了漱口。他需要缓口气,休息休息。他很累,没完没了的加班、天南海北的出差、谈判、应酬、烂醉如泥,周而复始。颓废派的人生像溜溜球,东游西荡实在不像样,所以他们垮掉了,我们不一样,我们有梦想有追求,人人渴望成功,个个希望改变,我们把自己变成陀螺,围着目标转悠,奔跑,跳跃,想一下子叼住成功,身后有人在拿着鞭子抽着,我们停不下来,谁,马云?马化腾?拉里.佩奇,成功派教主,一字并肩王,美好时代。
然而,为了成功,你得先把自己折叠,或者碾平,柔软地,温顺地依附在冰冷的合同背后,等着签字,盖章。这是规则,成功是唯一的标尺,是王道。标尺锋利如刀,一点点地切割着自己。这些年,王凯恐惧地发现自己的生活正在变小,越来越小,他和目标成了直线距离,父母,妻女,在直线之外,怨言被驳回,事业第一,奔向成功之路应该被理解,被宽容,与成功无关的障碍物都应该被清除。
下一步被清除的,会不会就是自己,所有的言行,思想会被成功收编,规范,你得臣服于它的规则之下,只是为了账户上数字的增长。
柔顺归从或者反抗,前进或者回归,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哈姆雷特。
你也是个叛军,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王凯打开卫生间的窗,一阵冷风扑面,整个人不由地哆嗦了一下。外面的景色很美,夜上海嘛,晚上是上海最有魅力的时候,这里又是上海最繁华的地段。人们用想象力,技术,金钱打造出了一个蕴藏万千欲望的大怪兽,心甘情愿地迷醉,臣服于它,像个小蚂蚁般在一条条马路上蠕动,在一个个的角落里生活。黑夜来临,这个灯火阑珊,流光溢彩的欲望之都,梦幻城市,稍稍安静,未曾停歇,现在,整个城市的夜空是阴暗的彩色世界,像是黑夜被城市灼热,城市还在微微燃烧,骚动不安,洋洋自得。深居城市的人们只看得到眼前隐晦的光明,看不到更远处清晰的黑暗,以及隐藏在广袤黑暗里的月亮和星星,就像看不清自己的内心,光明和黑暗各占多少比重。
王凯微微前倾着身子,漫无目的地看着窗外。三十七层的高度,街上的行人基本上看不见,只有数不清的车子在灯海里慢慢蠕动,一幢幢高大的建筑沉默地矗立在华丽微笑的灯光后面,黑压压地向他逼迫过来。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孙岩的脸,眼睛明亮,带着满不在乎的笑容,在夜空里的某个位置闪现了一下,然后又很快地在楼宇间隐去。
孙岩跳下去的地方也就这么高吧,事发后他到了那里。李刚比他晚到,但是,也到了。该到的人都到了,朋友,亲人,妻子,对手、敌人,妻子的敌人……出生和死亡都是一个庄严的时刻,所有的人都必须到场,见证。生命在眼泪里诞生,又埋葬在眼泪里。
排除了他杀之后,警察允许他们进了那个房间。宾馆的大堂经理怨恨地看着他们,属于安全事故,得扣钱,晦气。做法事的和尚正在路上,加急工作,得加钱,我佛慈悲。他们迷惑地看着房间,烟头、空酒瓶,一夜潦草,也就两秒钟,自由落体,百十来斤的重量不可能在空中停留很长时间,不可能让你想前尘旧事,让你做人生总结性报告。
然后……没有然后了,孙岩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动作舒展,像是在酣睡,睡在一朵灿烂盛开的血色之花上,睡在晚报第三版的豆腐块新闻里。纽约铁矿石期货持续暴跌,一商人破产跳楼,寥寥几句,简单明了,二十多年的兄弟就这样走了,三十几岁的生命也就这样没了。
孙岩会去哪?这个问题又一次在王凯的脑海里浮起来,堵住他的去路。
旁边金碧辉煌的静安寺?晚上的静安寺仍然灯火通明,大雄宝殿的轮廓端正,威严,看来佛祖很忙,也在加班工作。
佛祖会不会收留他?应该不会,活人白天还得花钱买票才能见佛祖一面,(票价上涨幅可喜地领先于CPI上涨指数),他一个破产的穷鬼哪能挤得进去?
更远处孤零零黑漆漆的教堂?尖尖的教堂顶模模糊糊,像固执的长矛,沉默而愤怒,像想要发射的火箭,准备时刻逃离这个黑暗的丛林。算了吧,你小子生前一个十字也不舍得划,见了教堂躲着走,上帝是不会待见你这样的异教徒的。
难怪你小子有事没事的就在我眼前晃,感情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还是孤魂野鬼在外面瞎晃荡。
好吧,过几天再烧点纸钱给你。
唉,还是兄弟呢,走的时候也不言语一声。王凯的眼角湿了,该死的风。
凯子,没事吧?
门外朱刚的声音,毕竟是多年的兄弟,你屁股一挪他就知道你去哪了。
“没事,死不了!”
王凯脱口而出,说到死这个字的时候忽然声音不自然地停顿了一下。
是啊,你现在对死害怕了吧,以前你觉得死亡遥远的像在天边,你们整天把死字挂在嘴边,热死了累死了死胖子死王八蛋,死字就像在你们脚下踢来踢去的足球,一天被你们说八百遍。你们曾经很喜欢玩这个游戏,踢得很娴熟,于是漫不经心,但总会有人会接不住球,或者将球踢出去,孙岩不就这样飞出去了。你以为你已经足够强大,能掌控一切,其实,命运一直在控制你。命运给每个人安排了轨道,我们都在里面没头瞎脑地乱窜,孙岩这算是脱轨了吧?一不留神,被命运碰得粉碎。
我们呢,是否正在命运安排的轨道之内,问谁?随时也会脱轨?无可奉告。我们迷恋于速度,忘记了生活的初衷,在生命里匆匆飞驰,得意大笑,当发现翅膀撕裂,身体受伤,才发现已经超速,却已经身不由己,惯性,巨大的惯性让我们根本停不下来,于是身体在惯性中撞击,翻滚,燃烧,爆炸,璀璨如烟火,刹那间变成灰烬,一阵风吹来,灰烬无影无踪。
    王凯心里又哆嗦了一下,还是有风吹过
如果不欢迎这种结局,那就换慢档,开老爷车,或者跑步,干脆步行,必须,马上!
“酒量不行就少喝点,已经是做老板的人了,喝起来得有个数。”看见王凯出来,李刚递给他香烟,两个人在走廊尽头抽上了。窗外是无边的夜,走廊尽头的大厅里热闹依旧,不停地有人过来上厕所、排泄或者呕吐,然后,又一头扎进热闹里去。
呕吐难道不是排泄?反其道而行之,往往更加痛苦,比如逆行生活,比如回忆。
他们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三剑客,稳定的三角形,已经肢解,重新调整,变成了直线。痕迹就是这样被抹去的,三年了,孙岩的儿子已经有了新爸爸。
清明前去看一次孙岩吧,王凯说道。上学的时候,他们天天见面,再后来,每周见一次面,然后,每月一次,到现在,剩他们两个人了,一年也就见这么几次
恩,下周末吧

看到王凯公司的小赵走过来,李刚把香烟扔到烟灰缸里,拍了拍王凯的肩膀,进了卫生间。
小赵是今天晚上的前锋,是他的业务经理,高高瘦瘦,雄心勃勃,王凯很喜欢他,甚至有点嫉妒他。小赵比他小一轮,都属虎。
“王总,我们已经提高到十个点,对方还是没有表态,”
“王八蛋,都是疯狗,是狼,都想狠狠的咬我们一口,以为我们是白抢他们的钱啊,我们也得靠本事吃饭。”王凯心里恨恨地骂娘,脸上面如沉水,喜怒不形于色,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句。
“或者这个张老板好女人呢,我看他和小唐聊得蛮开心的”小赵犹犹豫豫地说道。
王凯转过头瞪了小赵一眼,小赵是聪明的小伙子,马上读懂了他的意思。如果说小赵是他的左膀,小唐就是他的右臂,都是他的爱将,他可舍不得下这么大的本钱。他压根就没这么想过。君子好财,取之有道,虽然他从没把自己当君子看,他没那个定力,没那个魄力。可是,人吧,有所为有所不为,还是要坚持……坚持那什么,对对,就是自己的原则原则怎么啦,生意人就不能有原则了,生意人就得死乞白赖,厚颜无耻地求爷爷告奶奶让人家赏口饭吃,老子卖艺不卖身,违法的事不干,昧良心的事不干,孙岩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他妈就这样,我没觉得自己了不起,我只想晚上能踏实睡觉,不行吗?再说了,那妞不灵,睫毛是假的,热乎劲是假的,漂亮也是假的,粉擦得有三尺厚,一笑都能掉一地,那什么,王凯两手比划着,这么大,绝对是假的,不知道碰一下会不会炸开。
“哈哈,好好,你有种,有腔调,看来老婆教导有方,王凯同志升华了,不再是当年在江边看女人内裤的小色鬼了。”
初二的暑假,你们去江边玩,无意中发现一个女孩子在爬梯子。只有从江堤上爬下梯子,才能来到江滩上,自然,要回到岸上,又得再爬一次。落潮的时候,男男女女都喜欢在江滩上玩,在石缝里抓小螃蟹、游泳、发呆。女孩小心地爬着梯子,你们暗暗瞅着,猜测着未知的异性世界。一阵风吹来,江边总是多风,女孩的裙子吹了起来,露出了白生生的大腿和黑色的小内裤。你们三个小伙伴瞠目结舌,没想到有这么好的运气。你们惊呆了,老天,这就是女人。你们看得面红耳赤,荷尔蒙直线上升,小心脏砰砰乱跳。女孩知道自己走光了也无可奈何,因为她正在手脚并用地爬梯子,安全比走光更重要,每个人都明白这一点。你们无耻地看到了表演落幕。
这个伟大的发现让你们三个人兴奋不已,于是一个暑假,球也不怎么不踢了,大家就在江边溜达,等着江风,等着女孩子,等着江风把女孩子的裙子吹起来,露出……那个夏天,你们欣赏了形形色色的女人大腿,掌握了女性内裤的流行款式和颜色,对异性的兴趣与日俱增。十六岁,世界向你们开启了另一扇大门。
然后,孙岩最早,十八岁生日,李刚十九岁,王凯异性缘比较差,二十岁,你们先后以爱情的名义,或者借口,在甜言蜜语,诅咒发誓之后,脱下了女人的内裤,进入期待已久的成人世界。
人生第一场胜利,意义非比寻常,你忘了收到大学通知书是什么时候,却记得初恋女友在你身下娇羞的表情。兴奋、激动、进攻、征服、崩溃、奉献、感动、责任、放纵,在相似的过程之后,千千万万的人,收获的是千千万万的东西,你们这三个小雄狮,继续保持着友谊,也开始建立了自己的领地,孙岩脑子活络,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倒买倒卖,女朋友常换常新,结婚后依然如此,折腾股票、期货,也折腾女人、生活,你和李刚没少在他老婆面前撒谎。李刚在高中做老师,白天给学生们讲屈原李白莎士比亚,晚上研究股票K线图,小日子也过的顺风顺水,王凯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国企,受不了里面上班时清茶一杯,钩心斗角,三年之后,他辞职,从那个人人羡慕的公司里走出来自己干。他说服自己女友的理由是,不想淹没自己。
现在是又该作出一个决定,为了同一个理由。主意既定,无可留恋,王凯不是优柔寡断的人。
你是君子,我是俗人,俗人就得享受人间烟火,及时行乐,时不我待啊,哈哈,失陪了……孙岩笑着搂着两个小姐转身离开了他。孙岩的生活一直很精彩,他在那边是不是还有妞陪着?你倒是爽了,我他妈还得继续遭罪,你死得干脆,我活得固执,我们还真是兄弟,想要动我的人,门都没有。王凯决定了,他要按自己的规则行事。
手机在兜里微微震动,王凯看了一下,是汽车销售打来的,声音很嗲的小姑娘告诉王凯他等了半年的车子到了,成功人士都喜欢的一个牌子,这是一种标志,界定了你的地位,很多人都这么想,王凯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他决定放弃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暗淡下来,不过王凯的下一句话让她觉得这个加班电话还是没有白打,王凯改了主意,他要换一个SUV,他需要大一点的车子,可以放得下女儿的自行车,放得下野餐的炊具。
生活不应该是直线,直接,孤立,将所有的人都排除在外,生活应该是扇面,是圆,庇护家人,辐射朋友,生命应该有温度,王凯想着那天晚上,如果自己接到孙岩的电话能及时从外地赶回来,孙岩的人生是不是还在继续?
“这家公司有点奇怪,小李根本就没提要求,”小李是张先生那边的人,具体的细节都是她和小赵在谈,帅哥对美女,异性相吸在哪都适用,王凯放心地把事情交给他,自己和张先生只管喝酒,吃菜,谈国际大事,谈风花雪月。
是个难对付的人,王凯不得不承认。张先生能稳稳地坐在A公司市场总监的位置上这么多年,的确有他的过人之处,对方手里是什么牌,他根本就看不到,高手啊,不过,他强任他强,明月照大江,既然已经决定了,就应该迈步,知行合一,执行力。
“那就好吃好喝,招待好人家。”王凯笑道。
“啊”小赵惊叫了一声,看了看他的老板,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辛苦了这么长时间,就这样放弃?但是,他是老板,也是他职场上的老师,他只能按照他的吩咐做,他跟着王凯回到了包间。
“王总战斗力不行啊。”王凯一露面,张先生就打趣道,脸上愈加红光满面,看得出,又和大家喝了好几个回合了。
“惭愧惭愧,酒量有限,比不得张总海量,”王凯打着哈哈坐下。
“那是,当年我们在部队里的时候可是拿着大碗喝酒的,不过现在也不行了,老喽!”
“哪里哪里,张总是雄风不减当年,我们年轻人都比不上,有什么养生秘诀能教给我们几招啊”
王凯脸上一副敬仰的表情。
“你们这些年轻人,口是心非,说不定心里在骂我倚老卖老呢,唉,好汉不提当年勇,人人都说喝酒对身体不好,在家里我一拿起酒杯,女儿就会给我提意见”
“您女儿心疼嘛,您应该觉得幸福才对。”小唐不失时机的送上一句马屁。
“唉,现在没人说了,女儿去了美国,她妈妈过去陪她,我孤家寡人一个,在家里头喝酒也没味道喽”她和你年纪应该差不多,老张看了一眼小唐,眼里有着父亲般的爱怜
小赵脸红了,他举起茶杯喝了一口。
“那我们以后多聚聚,我跟您锻炼酒量。”王凯笑道。
“呵呵,年轻人,很会见缝插针啊。”张先生意味深长地看了王凯一眼。
呵呵呵,根据该年度网络流行词语的分析,呵呵被视为人际交流中毫无意义的废话一个,王凯心里了然,张先生已经对他关上了门,也好,没有结果的结果,也许是最好的结果。
这时,俏丽的女服务生把一碗金灿灿,香喷喷冒着热气的中国本地产玉米粥小心地放在王凯面前, “这是?”张先生指了指面前的东西。
“玉米粥,我们王总胃不好,每次酒喝多了就喜欢喝玉米粥,他说玉米粥养胃。”小唐解释道
“见笑,我是喝玉米粥长大的。”王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老家在陕西农村,八岁才跟着爸妈来到上海,小时候在家的时候每天早饭都要喝玉米粥,习惯了,喝好酒再喝上一碗玉米粥,感觉很舒服。”王凯小心地喝上一口,一种醇香温暖了全身。
“玉米粥!你这个小王,有好东西怎么吃独食啊”张先生眼睛发亮,兴奋地指着桌上的玉米粥喊了起来。整个酒桌上的人一晚上都没看到他这么高兴。
“啊,您也好这个啊!”王凯听到这话一惊,嘴里的一口粥下去了,烫的他直咧嘴,看得周围的人都笑了。小唐忙让服务生再来一碗。
“你们年轻人不懂,玉米粥不但养胃,也养心呢,我在陕西当了十几年兵,喝了十几年玉米粥,喝习惯了,人一养成习惯就麻烦了,在上海是很少看到这种好东西了,喝不到它,有时候就在梦里喝,醒来发现自己口水都流到枕头上了。”老张说着自己先笑起来了。
众人笑,附和或者奉承,可能只有王凯理解老张,这个饭店的老板是陕西人,他固执地在菜单里加了不起眼的玉米粥,这也是王凯喜欢来这里的原因之一。
也许每个人都应该有固执的一面,都应该坚守一些东西,才能将自己和芸芸众生分开,才能不会被淹没。
另一碗玉米粥很快就到了老张的面前,他凑近了鼻子闻了闻,“就是这个味道”他小心地喝了一小口,迷醉,西北风呼啸,起伏的高原,年轻的岁月,金黄的颜色,很明显,他不仅是在品尝粥,也在回味往事。

周末,王凯和李刚去看了孙岩,墓地的路很难走,开了三四个小时才到,不过,青山绿水,是个好归宿,他们烧了纸钱给孙岩,给他的儿子讲了一路他爸爸的故事。
再后来,老张和王凯也成了朋友,两个人开着王凯新买的SUV,一路向西,边走边玩,两个月后才回来,回来的时候,后备箱里带了两大袋黄灿灿的玉米粥,够他们吃一阵子了。
什么?合同的事?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再说,这个问题还重要吗?







发表于 2015-3-29 11: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帖不回毙了:哈哈12
发表于 2015-3-29 13:5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辣的酒!
 楼主| 发表于 2017-9-24 18: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9-24 18: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5 14:00 , Processed in 0.112640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