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2452|回复: 47

《素心变》(原名侠女疑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16 22: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写完一半
作品字数: 2000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
作品版权: 不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无稿酬出版 低稿酬出版 正常稿酬出版 高稿酬出版 版权买断 
内容简介: 她上少林寺寻父,却误杀方丈。
她追寻父母逃亡之路,又被指责为出卖亲舅,乃是武林正道中的奸细。
她似乎无路可走,必须找出真相。
究竟谁要陷害一个双十年华的少女?
作者自荐: 比较纯粹的武侠作品。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作品目录: -
备注: -
第一回 菩提恩仇

禅房里檀香弥漫,光线昏暗。一名青衣僧人盘腿坐在蒲团上打坐入定,他年约五十岁上下,眉似卧蚕、鼻若悬胆,微抿的嘴唇很薄。
屋外大约是起了风,将屋檐下悬挂的铃铛们吹得一阵乱响。伴随着绵长不绝的铃铛撞击,由远及近传来一个人的脚步声。此人应该相当着急,踏在青石板上的步子上当沉重。此人也好生没规矩,他顾不上通报就“吱呀”一声推开了禅房。
“方丈!方丈!不好了!”慌慌张张的小沙弥险些被门槛绊一跤,他一个踉跄站稳步子,又继续叫道:“方丈!不好了!不好了!打起来了!”
僧人双目猛然睁开,即使屋子昏沉,依然可见他眼睛精光四射有如神目似电,与他眼神一接触,那个小沙弥顿时安静下来,躬身说道:“启禀方丈,有个不认识的女子一路打上山来,已经弄伤了好几个师兄。”
方丈稍稍一愣,讶然道:“女子?”
小沙弥气呼呼地回答道:“可不是?是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她态度恶劣得紧,两个知客僧师兄不过多问了她几句,她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她使得那柄短剑好厉害,削断了好些师兄的长棍……”
小沙弥说话絮絮叨叨,方丈忍不住打断道:“这女子姓甚名甚?可有名帖?”
这时小沙弥才从怀中掏出一张长方形的纸片恭敬递上。
只见那纸上写着“孤女周碧初拜会方丈净远大师,久闻方丈拈花指法冠盖武林,若得指教,何幸如之!”
见到“周碧初”三个字,方丈原本沉静如水的神情突然就泛起了涟漪。
他沉吟片刻,问道:“如今这周姑娘在何处?”
小沙弥愤愤道:“她在和擅长‘大韦驮杵’的定方师兄在过招,达摩院和般若院的两位首座也正携众赶去。”
方丈立刻起身,霍然道:“两位首座也去了吗?清和,快带我去!”
罗汉堂里,众僧围成半圈,形态各异。有人鼻青脸肿,有人握着折成两段的棍子,均神情专注,目不转睛地盯着场内争斗。见到方丈以及达摩、般若两院首座携伴而来,众僧躬身示意。
只见一个灰衣僧人正在与一个青衣少女游斗。那僧人大约四十来岁,正是定字辈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定方。他不仅辈分高,还擅长绝技“大韦驮杵”,但见他猿臂伸展开似有一丈有余,挥拳间虎虎生威,几个僧人站得近了,直感到衣带生风。
定方在“大韦驮杵”这门外家硬功夫上浸淫数十年,两条手臂坚硬如磐石,挥舞间偶尔触及周围木柱,这宽达一人不可抱揽的木柱不仅频频被他震得红漆掉落,甚至木屑乱飞,有些年轻的僧人竟担心起这大堂的安危来。
那个青衣少女最多不过双十年华,长眉入鬓,秋水为神,一张清秀绝俗的脸白如霜雪,只是她容貌虽美,眉宇之间却隐隐露出一股煞气,使人不敢亲近。
青衣少女手持一柄一尺有余的短剑,剑身狭长,舞动时宛如一泓流水,端的是寒气逼人。料想她就是仗着宝剑锋利,入寺后削断了不少寺僧的长棍。
方丈凝视着少女进退自如,动如脱兔的敏捷身姿,心中浮现出一位故人的影像。他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听见身旁达摩院首座净澄向小沙弥清和问道:“就是这女子么?她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打人?”
清和回答道:“是。她自称叫周碧初,是来讨教方丈拈花指法神功的。”
净澄艴然道:“这小女子好大的口气!”
这时,场中平分秋色的游斗又是一变。定方出拳越来越猛烈,四周的僧人后退频仍,那少女虽然依旧剑走轻灵,指东打西,但是看起来已经是左支右绌,整个人都被浸没在定方的霍霍拳劲之下,初现败相。
方丈看在眼里却是份外着急,高手旁观,自然比其他僧众更为清楚。原来虽说那少女看似体力略有不支之相,实自严阵以待暗觅反扑之机。而定方的确刚猛如初,作势要一鼓作气将少女挫败,但是到底强弩之末,已难持久。
少女突然滴溜溜一个转身,左手将短剑收在身后,右手捏了个剑诀。
方丈暗叫不好,还来不及开口提醒定方,少女闪电般出手,一招“夜叉探海”,尖尖食指恰好点中定方胸前“膻中穴”。
这处乃是人体周身大穴,定方又正逢见她退让,准备欺身之时,中招后他踉跄后退,几乎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煞白说不出话来。
青衣少女周碧初得意洋洋,双手负在身后,一双有如秋水横波的眼睛冷冰冰地扫向方丈。
般若院首座净庭接过定方,坐在一旁为他推宫过血,定方三十岁起修习“大韦陀杵”,虽然未入化境,但实乃数一数二的高手,这次输在一个小姑娘的手上真是平生罕见的奇耻大辱。他越想越是生气,咳嗽连连,吐了好几口血。
达摩院首座净澄缓步而出,双手合十道:“周姑娘此番前来煞气不小,说是讨教功夫,却是见人就打。不知周姑娘究竟意欲何为,也好让老衲知道,早做准备。”
周碧初冷冷的眼光从方丈身上转移到净澄,冷冷道:“哼,来了个爱说教的老贼秃!反正你们这些贼秃个个都是背信弃义,始乱终弃之辈!嘴里说一套,暗地里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我可不比你们,既然拜帖上说了是领教方丈的拈花指法,那就请方丈指点一二罢!”
方丈略一迟疑,净澄却挺身道:“方丈岂容你随意呼喝!既然姑娘想要领教本寺绝技,就由老衲来接姑娘的高招吧!”
周碧初冷冷道:“不知大师如何称呼?”
净澄道:“老衲达摩院首座净澄。”
周碧初短剑斜斜指向天,说道:“哦,原来是净澄大师,那就领教阁下的须弥山掌罢!”
方丈突然开口道:“且慢!”
他缓步走到场中央,直视周碧初。眼前的少女恍如隔世,令方丈想起二十年前那位正处双十年华的故人。她当年也是使得一手好剑法,秀眉美目,一身白衣,身后背着一柄锋利无比的短剑。红缨飘扬如血,映衬着白衣胜雪。
这位故人的容貌固然与周碧初倒有七成相似,但面容温和,绝无煞气。
他在心底微微叹气,他不是很明白周碧初这番杀上山来的用意,是她的意思么?究竟意欲何为?她还在恨他不成?
方丈说道:“既然姑娘意在拈花指法,老衲便献丑了。”言罢,只见他右手食指与拇指互相轻触,像是轻轻捏住一支花朵,神情柔和嘴角含笑,正是拈花指法的起式。
周碧初敛起不屑之色,左手捏剑诀,右手挺短剑,微微含胸。她的眼睛紧紧盯着方丈,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从她明亮的双眸中透射出来,有憎恨、有哀怨、有不忿,甚至还有一丝乞怜?
她凝视方丈半晌,手中短剑一扬,一套追云十八式有如狂风暴雨般施展开来。
这套剑法另有一个名字叫做“夜袭八方风雨”,练到一定火候即使在大雨滂沱的夜里,照样能一套剑法使完雨水不沾身。而说到是“夜袭”,就是说这套剑法自成一家,不必理会敌方如何反扑,至少在十八招以内足以抵抗任何强敌。
周碧初脚踏七星,剑气如虹,十八式之后又是十八式。她手中宝剑寒光迫人,招招刺向方丈周身要害,攻势绵绵不绝。可是方丈气定神闲,稳如泰山,每每待到剑气侵袭皮肤之时这才凌空伸指弹开。
这是方丈首次在众僧面前使出拈花指法,果然是气度非凡,嘴边笑意温和慈祥。任凭周碧初如何强攻,就好像面对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