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简媛

等你(最温暖的励志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17 08:00: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归巢的意义挺好,但名字仍旧不急着定,继续关注。
如果跟如雪姐姐学学,改成剧本,应该也很精彩
 楼主| 发表于 2015-4-17 19: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5-4-17 08:00
看完了,归巢的意义挺好,但名字仍旧不急着定,继续关注。
如果跟如雪姐姐学学,改成剧本,应该也很精彩

路还很遥远。 这几天我在湖南毛泽东文学院参加了长篇文学研讨会。我感觉自己又进入到了一种“如饥似渴”的学习状态。
发表于 2015-4-17 19:37:54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媛 发表于 2015-4-17 19:11
路还很遥远。 这几天我在湖南毛泽东文学院参加了长篇文学研讨会。我感觉自己又进入到了一种“如饥似渴”的 ...

嗯,看来你要飞越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4-18 08:0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5-4-17 19:37
嗯,看来你要飞越了

主要是身子有些笨了,飞不起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4-19 19:25: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章
   
    “平平,我弟说刚好你们科室的清洁工刘翠娥没干了,说是家里媳妇生小孩,要回老家帮着带孙子去。”
    今天是星期四,楚平坐门诊的日子。
    安若打来电话的时候她正在检查室帮一中年肥男看
屁眼。刘翠娥是王金花介绍过来的,不干了,走时连招呼都没来打一声,也好,来了也是个话篓,楚平很烦她那仗着是王金花发小,先不说干活不勤快,要命的是她手脚不干净,安若都对她抱怨过好几次了,这下好了,这尊瘟神算是送走了。
    楚平原本是要中年肥男自己用手掰开
屁眼的,可是这两瓣屁股也太厚实了,楚平只好用一只手的大拇指和其它四指的力量帮他撑着点,这才勉强看到了那个深藏在肉缝里的屁眼,肛周严重脓肿,楚平的手刚一按上去,黄色的脓汁就顺着那条小缝流到了楚平那戴着手套的食指上。
    楚平当场就想呕吐。
    可悲的是接电话的手刚好是从那流着脓汁的屁股上挪出来的,楚平恶心得差点扔飞电话。
    “好了,你先上门诊等我。”楚平怕自己真的呕出来了,中年肥男没脸再来看病,赶紧让他先出去了。
    “安若,我等会再打给你,门诊人太多了。”
    “就一句话,你那什么大妈来得越快越好。”安若晓得楚平忙起来没得准信,不如直奔主题。
    楚平没有听安若说下去,赶紧把电话丢进事先准备好的保鲜袋里。天啦,不给手机去“蒸个桑拿”,楚平是不敢再用它了。
    楚平在病历上写着:肛周脓肿病情重,需要及时予以切开排脓,以防止脓毒血症扩散引发感染性休克,加重病情,建议给患者引流术。
    “楚教授,我这非得手术吗?”中年肥男一看楚平在病历上写着建议给患者引流术,着急了。
    “手术越快越好。”楚平不敢看中年肥男,只顾埋头写病历,主要是怕自己看他的眼神里有
不良状况。
    “我这几天没假啊?”
    “工作重要还是命重要。”楚平没有心思和他啰嗦,直接开了住院手术单给他,“手术单我开好了,明天可直接上住院部办手续,肛肠科在住院部七楼。”
    感谢上帝,中年肥男是楚平今天最后一名坐诊患者。他刚一走,楚平赶紧脱掉手套,在门诊的水笼头下反复冲洗起来。
    “平平。你打电话了没,我弟说他那边要人要得急啊。”安若又打来了电话。
    “好,我这就打。”
    楚平翻了半天才从手提包里找出那张写着墨兰大妈她们村卫生站的电话的小纸条。省中医院在杂坪村卫生站开展过几次下乡送医疗活动,楚平带队下过两次乡,自然与卫生站的人都熟了。
    “你好,是杂坪村卫生站吗?我是省中医院的楚平大夫,麻烦你帮我转达一下你们村的墨兰大妈,就说她委托我办的事办好了,请她尽快来中医院找我,方便的话给我回个电话。”
    “噢,是楚主任啊,这墨兰婶子还有这福气。好,我这就帮您传达去。”接电话的是驻村医生孙大夫,她见过楚平。
    “墨兰婶子,你过来一下。”卫生站的孙大夫刚一出站门,刚好看见从田里锄草回来的墨兰,赶紧招呼她过来。
    墨兰一见是孙大夫叫她,猜想是楚医生来了电话,她催促方同先回去赶鸡鸭进圈。
    ”墨兰婶子,你咋个这么有人缘。”
    “孙大夫,你就莫笑话了,我一个没文化的老婆子,谁认得我啊。”
    “省城的楚大夫才来了电话,说是你交待的事办好了,叫你尽快赶到省城去。”
    “唉,这楚大夫还真是菩萨心肠啊。”
    墨兰一听说找工作的事有着落了,心里一下子敞亮起来。今年雨水太多,田里种的菜全被雨水泡坏了。原本是打算等菜长成了和方同用板车运到镇上去卖。年头的时候镇上来了一支施工队,说是国家要在这修高铁站,墨兰不懂什么是高铁。眼下这菜都泡坏了,也就只够自家吃了,原先的指望也泡汤了。这几天媳妇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强子也整天板着一张脸,两老口在家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惹得莲花发脾气。
    墨兰不怕受气,只是担心莲花年纪轻轻的,气坏了身体。
    晚饭后,墨兰赶紧把灶台收拾好,帮孙子泡好牛奶放到强子手上,就示意方同跟她进里屋去了。
    “他爹,和你商量点事。”
    “今天锄草回家,见你从村卫生所接电话回来,我就知道有事。”
    方同心里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他早就发觉墨兰有事瞒着他。
    “孙子一落地,这花钱的地方就多了,他爹,我想上楚医生那医院扫地去。”
    “那不行,扫地是穷人家干的活,咱家不至于。”
    “还不至于,你老糊涂了吧,莲花
奶子不下奶,咱孙子每天要喝几瓶牛奶,一包奶粉不到一个礼拜就喝完了,一个月算下来光奶粉钱就两三百。还不算其它开支,家里光靠强子在坝上的小煤窑里赚点辛苦钱。去年家里修房子到如今还欠着他梁叔家五百元,赖头家两百元,还有好几户人家零零散散合计四百元。上个月我做手术,还是你卖了我俩置办百年老屋的方料(方言“老屋”意为“棺材”),才凑够手术的钱,你忘记了。”
    “那也不能让你去干那活,要去我去。”
    方同知道墨兰要强,加上莲花成天说着夹沙子话(方言“夹沙子”意为“含沙射影”),挤兑得墨兰都出不了气。
    “你去咋成啊,莲花明天就出月子了,孩子她一个人可以带好,强子要下窑,田里的事还得要你多操心才行的啊。”
    “唉……”方同长叹一声,算是无奈地答应了墨兰。
    墨兰见方同答应了她,赶紧从柜子里找出平时很少用的布袋,准备几件换洗衣裳,又把平时利用空闲一针一线缝好的几双鞋垫放进布袋里。
    “他娘,泡个脚解解乏吧。”
    方同抱着洗脚盆进来时,撞见墨兰正把几双鞋垫塞布袋里。
    “什么东西啊,在自个家里怎么搞得像作贼似的。”
    “没什么,就是帮楚医生捎几双鞋垫去。”
    “他娘,要是那儿管事的人为难你,你就回来啊。”
    方同见过那些鞋垫,墨兰自打嫁给他方同的那天起,她就一针一线地在鞋垫上绣着,方同知道她绣的全是想那男人和孩子的心思。结婚五年后,墨兰才正儿八经在与方同圆了房,有了强子,后来慢慢地也就收了心,那些鞋垫自然就压箱底了。
    方同心里一直也有一块心病,害怕哪天那男人寻来了,墨兰跟他走了。
    今天见着这些鞋垫,方同一肚子的疑问也只能烂在肚里,不敢问。自打从山那边竹林里救下墨兰的那天起,他就在墨兰面前发过誓,不过问她的过去。
    方同想起那天在医院里碰见的那个男人,总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后来一寻思才想起在葛家坝子见过他。那天方同正在葛家坝子买种猪婆。这方圆几十里只有葛家坝子有种猪婆买,方同不知道墨兰娘家是葛家坝子的。墨兰和他说过,五岁死爹,后来娘也改嫁他乡,墨兰十岁起跟着七十岁的奶奶,后来奶奶也死了。方同走进卖种猪婆的老板家时,刚好和一个男人擦身而过,因为那男人无意撞到了他挑猪的萝筐,那男人抱歉地对方同抱拳道歉,方同下意识地多盯了那男人一眼。转身刚好听卖种猪婆的老板一家人议论说:当年追墨兰的男人好痴心,可惜墨兰早死了。起先方同以为是同名,后来有意听仔细些,觉着那男人寻的人就是他家的墨兰。大家都说墨兰死了,那男人信了,走了。方同赶紧挑着猪婆往家赶,四十里的路程,他连一口气都没有歇,一进门就大呼墨兰。见墨兰如往常一样出来迎他,帮他插汗,才松了口气。
    “墨兰,墨兰……”晚上墨兰被方同的叫声吓醒了,起身扯亮灯一看,方同满头大汗,面容慌乱。
    “唉,他爹又做恶梦了。”墨兰扯过搭在
床边的汗巾帮方同擦了擦汗,拿起蒲团扇轻轻摇着。
    方同像是突然惊醒般把墨兰的手紧紧地拽在手里,说:“他娘,你要记得回来啊。”
    “说什么傻话,我这么大一个人了,几时丢过啊。”两人唏嘘着说到天边泛白了才眯了一会眼。
    方同先送墨兰去镇上,两人相扶着一路无语。直到墨兰乘坐的大巴车从镇上街口的拐角消失后,他才恍然醒悟,黯然抹了一把流到鼻尖的老泪,高一脚低一脚地回家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4-19 19: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简媛 于 2015-4-19 20:49 编辑

                                 第十八章

    “黄院长,这是我就A项目写的几篇论文。”
换了从前,周亚宁早寄专业学术杂志发表去了。现在不同了,他想用这几篇论文来换取黄志明的欢心。好让他回来的地位滑落得没那么迅速。
    “你先放我这,我看看,若是有价值就作为内部资料先在学院内刊上发表。”
    “感谢。”
    周亚宁知道自己这几篇论文的价值,区区一个江河大学又怎么容得下文章的气势。可他心里清白。自打翻进了黄媛媛的阴沟里后,他就预感自己的霉运要来了,现在只要黄志明不给他小鞋穿,他就烧高香了。
    折损几篇论文算什么啊。
    周亚宁刚一走,黄志明就给黄媛媛打电话。
    “媛媛,下班后,你来我办公室一趟,帮我处理几份文件。”
    黄志明不想便宜了周亚宁这小子,好歹黄媛媛也是他唯一的继承人,你小子糟蹋了媛媛的账我还没和你算,你倒好,一回来就想讨好卖乖,门都没有。
    “爸,什么事?”黄媛媛这次回来学乖了,在哪都说周亚宁好,不当演员她真是可惜了。
    “你看一下这些文件,看对你有用没,学着主动向专业学术杂志投点稿,为明年评副高作点准备吧。”
    “得令。”黄媛媛这时才真正感觉出她的确是黄志明的亲生女儿。
    银行的肖副行长来电话时,黄志明正在和梁子然网络视频。肖副行长一般不主动联系黄志明,黄志明赶紧关了网络视频,接通了电话。
    “志明,我听说你们A项目技术负责人换了,之前的还款计划不会有变化吧?
    “一切照原计划进行。”
    “志明,这个玩笑可不能随便开啊,不能如期还款的结局是什么,你心里是知道的。”
    “老兄,你放心去欧洲考察好了,回来保准是一切风平浪静。”
    肖副行长后天就要去欧洲进行为期十五天的考察。突然收到一封从C国发来的E-mail,大意说A项目存在重大的技术问题。肖副行长一看到这封信,就有点坐立不安起来。黄志明在借款时就一再强调A项目的经济前景,肖副行长也要银行相关人员对该项目做了周详的考察,不出天灾人祸的话,这个A项目是稳赚钱的。这也是肖副行长在报批行长借钱给黄志明的材料中着重强调的充分理由。倘若A项目出了问题,黄志明还不了银行的钱,最倒霉的恐怕是他肖光明了。
    黄志明知道一向保守的肖副行长为什么慌,因为他也收到一封同样的信。
    一看信,黄志明这知道这是蒋磊干的,这小子在玩一石二鸟的事。一封信可干掉两个人,黄志明会帮他蒋磊除掉周亚宁,而黄志明目前对他蒋磊在A项目上的依赖程度让他可以左右黄志明。
    俗话说得好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黄志明嘴角不经意地浮出一丝冷笑,好一个蒋磊,你不仁莫怪我不义了。黄志明知道这出戏还得慢慢从长计议。
    当下,黄志明马上给蒋磊发了一封邮件。大意是:蒋磊,你现在身负重任,A项目的成功与否关系到江河大学未来的发展,吾定当你坚实的后盾,江河大学的未来,需要像你这样有学识并敢于担当的人来导向。
    不下诱饵不知敌情,黄志明一向善于玩心机,现在蒋磊想玩,他不妨陪着他玩几把。
    黄志明又给梁子然发了封邮件,无非是安抚加承诺。梁子然成了黄志明目前最需要的一枚棋子。
    “这段时间你少和卓凡来往。”黄志明特意叮嘱他夫人肖莉。
    “为什么啊?我刚约好卓凡明天晚上去大剧院看话剧。”
    “约了就还是去吧,只是千万不要谈及媛媛与周亚宁在C国的事,如果卓凡问起媛媛的事,你一定要小心避开。”
    “出什么事了?”肖莉见黄志明这般小心防范,不由得也紧张起来。
    “小心行得万年船。”关于蒋磊的来信,黄志明不打算透半点风给肖莉,她那张嘴,把门不严。
    这一向因为学校地产开发的事在外面应酬喝多了酒,肛门痒得难受。黄志明在学校一直忍着不敢挠,这下子直接把手伸进裤裆里猛挠了几把,五根手指出来时,指甲上渗满了血,吓得肖莉一阵尖叫。
    “大惊小怪。”黄志明恼火地横了肖莉一眼。
    “你别不把这事当回事。”肖莉赶紧从
床头柜的纸盒里抽出几张纸帮黄志明把手指檫干净。
    “你看卓凡她老公前一向还作了痔疮手术,明天我也陪你去中医院肛肠科瞧瞧去。”
    “明天不行,有个学术交流会要参加。”
    “那后天吧,要不打电话问周亚宁,看他老婆后天上班吗?听卓凡说他老公就是周亚宁他老婆给作的手术。”
    “这不太好吧。”黄志明不想让熟人瞧自己的
屁眼,觉得好尴尬。
    “什么好不好,想歪了吧,谁像你那么多花花肠子,人家一天都要瞧多少病人,你以为还把你当男人,在她们眼里只有好
屁眼和烂屁眼的区别。”
    “瞧你说的,听着就是别扭。”
    “周亚宁电话多少?”
    “真打啊?!”黄志明早就听学院的人说周亚宁的老婆是中医院一枝花。心想找她瞧
屁眼还可以满足一下好奇心,也就随肖莉折腾去了,“你直接用我手机打吧。”
    “喂,亚宁。”肖莉觉得再和黄志明讨论去与不去,结果还是一样——就是必须去找周亚宁老婆瞧她老公的
屁眼。
    “噢,师母,您好。”周亚宁这次回国,还没有接到过黄志明的电话,今天接到了,而且是黄志明老婆用黄志明的手机打的,心里还真是猜不出这通电话的用意。
   “那个,小周,你家楚大夫后天上班吗?你周老师痔疮犯了,得去医院瞧瞧才行。”
    “噢,这个啊,她正在洗手间,呆会儿我问好了,直接给您回电话啊。”亚宁一听是找楚平看病的电话,心里又喜又忧。
   “行,那我等你电话。”肖莉早两天想着周亚宁和黄媛媛的事,心里还不停地咒骂周亚宁,今天竟然不恨也不骂了,甚至还想:亚宁怎么样也会把她当半个丈母娘对待吧。
    周亚宁回国后在家里才住了两天,一天是回国那晚,另一天是女儿凡凡周末回来那晚,其它时间都住在学院的小单间。这下,肖莉给周亚宁出了一个大难题,万一楚平不接他电话,怎么办?现在回家的话,时间担搁太久了,不好向肖莉交待。周亚宁觉得黄志明痔疮病犯得真是时候。他甚至幻想这是自己重返往日风光的最后机会,再不把握好,别说副院长的事,就连这博导都会架空了。
    黄志明最拿手的好戏就是编排他人,他想要谁下,还没有人上得。周亚宁感觉被黄志明扫地出门的日子在迫近他。
    “喂,妈,你让楚平接我电话。”周亚宁想了想还是打家里的座机比较稳当。
    “楚平,接电话。”
    “哪个打来的。”
    “你自己来接不就晓得了,我耳朵不好使,听不出来。”
    王金花晓得作人,她见周亚宁没有打楚平的电话,想必是怕楚平不接他的电话,所以她也故意不说是周亚宁打来的。
    周亚宁从电话里听声音,感觉楚平像是从卧室里跑出来的。
    “喂,哪位?”
    “平平,是我,求你别挂电话。”周亚宁怕楚平一听是他的声音,立即挂了电话,赶紧哀求起来。
    “什么事?”楚平本想一把挂了电话,可王金花正愁眉苦脸地在一旁唉声叹气。她只好忍住内心的发作。
    男人是什么动物,从解剖学的角落,楚平太明白了。可男人也是人啊,为什么不能控制。倘若女人也这样,大家都这样,这日子过起来还有劲吗?楚平从来没有想过和另一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尤其是在她事业最为鼎盛,前途一片璀璨的时候。
    “见好就收啊,再绷着,这弦就断了。” 安若天天打电话劝楚平网开一面,给周亚宁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自打黄媛媛给楚平打过那通电话后,她那器张的气焰就一直定格在眼前,在耳边,灼烧楚平,烧得她心痛。楚平真想像切割外痔般,一刀削平了周亚宁的袴下之物。
    “是这样的,黄院长痔疮病犯了,他后天想上你们科室瞧病,你后天在医院吗?”
    “后天我不坐门诊,上午有手术,你让他后天下午来住院部七楼找我吧。”楚平奇怪自己竟然没有一口拒绝。
    “好的,平平,妈和凡凡都还好吧。”周亚宁见楚平愿意帮他,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忍不住还想拉拢点关系。
    “挂了。”楚平什么也不想回答,直接挂了电话。
    “师母,楚平要你们后天下午直接去住院部七楼找她。”
    “亚宁,太感谢了。”肖莉一激动差点随口一说,来家里坐啊。刚好黄媛媛推门过来了,马上想到这话说出来不太适合,赶紧说声再见就挂了。
    “爸,你给我的文件太精彩了,我稍稍整理后寄给了国内专业学术刊物,他们说下个月就可以发表我的论文。”黄媛媛心情不错。
    “你自己看着办,不要太贪心,只要明年评副教授时有论文就可以了。”黄志明正被
屁眼折腾得难受,随意答了两声。
    “爸,我听说A项目有人在技术方面搞鬼?”
    “你听谁说的,这纯属造谣。”黄志明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蒋磊恶性操作A项目的事。
    “爸,你让周亚宁回国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难道这地球没了周亚宁就不转了”
    “地球没了周亚宁转不转,我不知道,A项目失去了周亚宁,我敢保证会出乱子,不信咱俩走着瞧。”黄媛媛见黄志明一意孤行,心里更是担心得不得了。
    “这是学院的决定,你搞好自己的工作,这些行政上的人事安排,你就不必操心了。”
    “爸,你知道别人都怎么叫蒋磊吗?”黄媛媛感觉此刻的自己如唐朝的魏征,不畏权贵,敢于进谏。她接着说,“C国的同事都叫他吸血鬼。”
    “媛媛,不要把别人想得那么坏。”
    黄志明心里明白,他之所以把蒋磊送到A项目上,还不是被周亚宁逼的。能胜任A项目技术负责人的,江河大学只有两个人,周亚宁和蒋磊。周亚宁要摞摊子,只能让蒋磊
顶上。归根结底是被黄媛媛逼的,若是她不乱上别人的床,这出戏也就没得了。黄志明此举明为唯才是用,实为袒护犊子。他以为自己处理得天衣无缝,不料梁子然那毛手毛脚的个性出卖了他,一封不小心群发的E-mail就让这件事成了公开的秘密。
   
 楼主| 发表于 2015-4-24 19: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进入第一遍打磨之中。
 楼主| 发表于 2015-4-30 07: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遍打磨至第五章。
 楼主| 发表于 2015-6-3 21:48: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在努力之中。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10:4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小说正式更名为《等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3-19 12:02 , Processed in 0.11729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