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楼主: 简媛

等你(最温暖的励志小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3-19 16:5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5-3-19 12:33
第二章完哈哈哈哈哈哈!你已经完全超越了自我,此篇必火!至于叫什么名字,我要看看后面的内容再给你建议。 ...

谢谢百合。你的点评让我怦然心跳!
 楼主| 发表于 2015-3-19 17:0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心上。 发表于 2015-3-19 12:46
最吸引人的有时候不是内容,恰恰是标题。画龙点睛

谢谢心上的关注。我想到了用《陀螺》。或许是听了李健在《我是歌手》节目中唱的《陀螺》,歌词与我的这篇小说的主题好贴切。
发表于 2015-3-20 10:14: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完,看到这两张里面都有倒叙,也就是讲楚平小时候的事情,还是感觉转换的时候有些生硬,一点点生硬。是不是可以模仿一下穆斯林的葬礼呢,换成两条线,一个是小的时候,一个是现在,然后写着写着就写到一起了。
发表于 2015-3-20 10:16: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呢,我感觉到那个帮助楚平的人应该就是何副市长吧!
发表于 2015-3-20 11: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5-3-20 11:31 编辑
心上。 发表于 2015-3-19 12:46
最吸引人的有时候不是内容,恰恰是标题。画龙点睛

同意心上意见。标题不错。内容,因为尚未细读,暂不评论。而我倒是觉得,小说简介写的,还缺少足够吸引我去阅读的张力,还有不小提升空间!
发表于 2015-3-20 11: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至于初夏版主换掉标题之建言,我的私自以为,大抵是因为叙述视角的问题吧。第三人称叙述故事,固然有它的全知优势,而我觉得,若是以第一人称叙述,故事个性及感染力会更强一些,也更贴合标题之意。你以为呢?说的不一定对。以供参阅。
 楼主| 发表于 2015-3-20 17: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5-3-20 10:14
第四章完,看到这两张里面都有倒叙,也就是讲楚平小时候的事情,还是感觉转换的时候有些生硬,一点点生硬。 ...

谢谢百合。你的建议我慢慢消化。许多地方还需要调整,打磨。
 楼主| 发表于 2015-3-20 17: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5-3-20 10:16
另外呢,我感觉到那个帮助楚平的人应该就是何副市长吧!

是的。你好有眼力。
 楼主| 发表于 2015-3-20 17: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5-3-20 11:30
同意心上意见。标题不错。内容,因为尚未细读,暂不评论。而我倒是觉得,小说简介写的,还缺少足够吸引我 ...

谢谢素心,我的确还没有用心去细细斟酌。三八那天,临时想起发一些章节上来。也就临时发挥写了一个简介。不过你真是用心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3-20 17: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5-3-20 11:40
至于初夏版主换掉标题之建言,我的私自以为,大抵是因为叙述视角的问题吧。第三人称叙述故事,固然有它的全 ...

第一称,我感觉我还有些驾驭不了。
发表于 2015-3-21 09:31: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全部看完了,还是感觉在倒叙的时候有一些转折上的生硬,其他方面没发现什么问题,期待情节进一步展开。
 楼主| 发表于 2015-3-21 10: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5-3-21 09:31
全部看完了,还是感觉在倒叙的时候有一些转折上的生硬,其他方面没发现什么问题,期待情节进一步展开。

谢谢百合,这方面的问题我会学着去好好把握。
 楼主| 发表于 2015-3-21 10: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妈,爸到底什么时候回国啊?”周末凡凡从寄宿学校回家了。刚一进门就对着楚平直嚷嚷。她想起叶老师今天和她说的事,心里可着急了。
    “凡凡,你爸回国了没?”一下课,叶老师就把凡凡叫到办公室里。
    “还没有。听妈妈说应该快要回来了。”
    “那你这次周末回家帮我问问你妈,看你爸什么时候回国,好吗?”
    “我爸回不回国跟你有什么事?”凡凡心里早嘀咕上了。
    “凡凡还记得叶老师家的谭雷哥哥吗?今年秋季谭雷哥哥就要上大学了,叶老师想向你爸咨询点他们江河大学的事。”
    “噢,那个没问题,我爸是江河大学土木系的博导,听我妈说,我爸都快升副院长了。”
    ……
    “凡凡小朋友,你发什么呆啊?”楚平把做好的菜端上餐桌时,才现凡凡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觉得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妈,我爸到底什么时候回国啊?人家叶老师家的谭雷哥哥想上江河大学。”
    “你叶老师儿子要上江河大学上就是了,跟你爸回不回国的有什么关系?”
    “妈,你真是的,亏你还是医生,智商比我还低,叶老师当然是想走我爸的后门啊。一点联想能力都没有,笨死了。”
    “你这丫头,小小年经怎么变得这么老道,太可怕了。对了,凡凡,这是大人的事,小孩子不用插手,快吃饭。吃完我再给你盛一碗汤。”
    楚平心想叶老师怎么有事不直接找她。让凡凡这么小就掺和这复杂的人情事故,心里像突然吞食数只苍蝇般恶心。她越想越觉得这叶老师像螨蟥粘上她们家了,她寻思下学期得给女儿换所学校了。
    “喂,哪位啊,爸,真是你,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都想死你了。”家里的坐机电话一响,凡凡就赶紧跑过去了。
    “凡凡,让你妈电话,爸有急事和她说。”周亚宁没有理会凡凡的惊呼。
    “妈,电话,是爸打来的,国际长途,快点!”凡凡对周亚宁的态度很不满意,她生气地把话筒摞到桌上。
    “来了,来了,你催生鬼生的啊。”楚平赶紧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油渍,跑过来拾起话筒说,“喂,亚宁。”
    “平平,上次我和你说的办出国的事,你考虑好了吗?”
    “亚宁,我早就告诉你我的决定了,我和凡凡在吃饭,改天再聊。”楚平一听到周亚宁催她出国就头痛。
    “平平,这是最后的申请机会,我得做决定了。”周亚宁听出了楚平声音里的不耐烦。
    “你自己看着办吧。”楚平怕自己情绪失控后当着凡凡的面说出过份的话来,赶紧挂了电话。
    两个月前亚宁就问过她这件事,楚平想都没想就一口拒绝了。
    “亚宁先生,楚夫人过来吗?”刚跟周亚宁劈过腿的黄媛媛一见周亚宁挂了电话,赶紧凑过来撒娇。
    “别烦我?”周亚宁一把推开了黄媛媛。
    周亚宁太了解楚平了。楚平是一个念旧的人,她是不可能离开江河市的。
    周亚宁为C国跟进A项目已经两年了,如果要想继续跟进,又一个两年不能回国。现在楚平不来C国,这不等于直接宣告他俩的婚姻解体了。
    “你对我发什么火啊。你老婆不来,不正好成全我们吗?”黄媛媛想趁此证实一下自己在周亚宁心中的地位。
    “你就只知道为自己想,我女儿凡凡怎么办?”周亚宁今天才明白黄媛媛要的不只是现在的关系,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同楚平离婚。
    黄媛媛似乎忘记了周亚宁还有一个女儿,她也被这个残酷的现实懵住了,呆立在那儿,不知所措。
    “我找朋友喝两杯去。”周亚宁这样说,其实是有意提醒黄媛媛,你别跟我来。
    黄媛媛本来也想跟着去的,可周亚宁说这话时看她的眼神,让她有一种被嫌弃的感觉。更可恨的是,周亚宁一晃眼就把车开得不见了踪影,像是有意要抛弃她。她气得一把摔碎了周亚宁平时喝茶的杯子,听说那是周夫人从国内帮他寄过来,她觉得心里解气了些。
    “你说我这是干的什么事儿,当初我是不想过来的,你们硬是要我过来,这下好了,一来就出大问题了。”周亚宁一见梁子然就抱怨起来。
    “没这么夸张吧?”梁子然昨天已经就“楚平来与不来C国的利弊”问题和周亚宁进行了深刻的讨论。
    梁子然,周亚宁的同窗皆同事,比他先来C国两年,出国前就已经离了婚,现在找了一个比自己小十岁的女朋友,周亚宁的这点苦水在他这根本算不上什么苦水。
    “我看你还要感谢我,现在不正流行中年
换妻吗。你这不动一根手指头就把楚平给摆平了,我看你也算是走在时尚的先锋了。”
    梁子然这些轻佻的话,惹怒了周亚宁,他真想走到梁子然跟前狠狠地掀他两耳光。可他忍住了,只是咬牙切齿地说:“我这辈子就是交友不慎啊。”
    “亚宁兄,别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你一来就
勾搭上黄媛媛了,这可不是我的主意。若是你现在不休了楚平,你又想怎么摔掉黄媛媛呢,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她爸是咱们江河大学的一把手啊。”
    “我这是怎么了,在国内和平平也是大家眼里的恩爱夫妻,怎么一出国,这恩爱就如同温室里剪下的枝条,无法在路边的花坛里存活了。”周亚宁突然感觉自己颓然无力。
    “不是有一句话这样说吗?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几年过后,谁还会谈论你这点破事啊,再说是楚平自己不过来,她若真把你当根葱,会这么轻意就放弃来C国的机会吗?至少她的选择也代表了她的立场啊,不要把屎盆子都扣自己头上了。”梁子然安慰周亚宁说。
    “你倒是说得轻松,别把核心人物忘记了,我家凡凡若是知道这事了,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周亚宁愁眉苦脸地说。
    “唉,孩子总会有长大的那一天,会明白的。”梁子然说话的声音突然降了几个分贝,大概也觉得孩子的问题会是个棘手的问题。
    “快放暑假,要不让凡凡过来玩几天,我们观察观察她,再一起想办法说服她。”
    “看来只能这样了。”周亚宁懊恼极了,只好一个劲地往嘴里倒酒,不觉夜深了。
    “兄弟,我送你回去。”梁子然见周亚宁已喝得烂醉如泥,料他也无法开车了。
    “我不回去,那个女人心机太重。”周亚宁推开梁子然的手,端起空酒杯叫嚷要还要喝酒。
    “你说谁心机太重。”黄媛媛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一听周亚宁抵毁她,这刚消散一点的火又猛地窜了出来,她一把扯住周亚宁的耳朵,痛得周亚宁呲牙裂嘴。加上酒精让他有些失控,他反手就摔了黄媛媛一记耳光。
    “你打我!”黄媛媛尖叫着捂住火灼般灼痛的脸,想起自己两天前还在暗自谋划她和周亚宁的梦幻婚礼,原来人家也只是把她当成陪睡而已。
    周亚宁为这一记耳光付出的代价可大了。黄媛媛像突然得了狂犬病似的,她对着周亚宁好一阵拳打脚踢。吓得梁子然半天不敢出声,又怕被他人瞧见后报警,那就麻烦了。梁子然赶紧把包厢的门关好了,最后还只敢低声求饶说:“媛媛姑奶奶,你打够了没。”
    “去死吧!”黄媛媛横着眼准备走时,似乎还不解气,又转身踢了周亚宁一脚咆哮说,“你真以为天下有免费的午餐吗?有吗?!”
    门外服务的酒吧侍应生大概是听到了什么异常的声音,正好贴在门上偷听,黄媛媛猛然拉开门,侍应生一下没有站稳,踉跄着扑在黄媛媛身上,黄媛媛气恼得扬手朝侍应生摔去一个嘴巴,那副架在侍应生鼻梁上的眼镜随即飞了起来。
    梁子然怕把事情闹大了,赶紧结帐拖着周亚宁逃出了酒吧,看周亚宁那一副惨相,只能先帮他找医院瞧伤去。
    等周亚宁身上的伤痕检查无大碍后,已是凌晨一点多了。周亚宁不想回自己的公寓,恰巧梁子然的女朋友今天不睡他这边,周亚宁就厚着脸皮上梁子然这里蹭睡来了。
    这刚进屋,他就有了新的主意。“子然,你帮我打电话给黄媛媛她爸,就说我想申请退出A项目,让他们安排别的教授过来。”
    “你糊涂了吧,都四十好几的人了,作什么作啊!”梁子然显然不赞同周亚宁的主意。
    “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你帮不帮?”周亚宁像是在威胁他。
    “我帮,我帮。”梁子然被此刻周亚宁脸上的疯狂给吓住了。他又从周亚宁布满血丝却又显然无畏的眼神中得到证实,这主意是真的。
    “可我怎么说啊。”梁子然掏出电话,故作不耐烦地问。
    “说真实的情况。”
   
 楼主| 发表于 2015-3-21 10:2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菲儿,在哪?”楚平自打接完周亚宁的电话后,就烦躁得如同数只蚂蚁在噬啃她的心脏。安顿好凡凡后,就想着找好友出来聊聊天。
    “今天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们的冰雪美人楚平今天主动约我了。”菲儿有意挤兑楚平。
    “别贫了,我在零点酒吧的小包等你。快来吧。”楚平的语气显然比以往要急躁。
    “要不要把安若和娟子也叫出来。”菲儿说。
    “你知道的,安若的公公前两天中风了,她建筑师老公又不在身边,家里一大摊子活儿全是她这个‘煮’妇的,叫她不是给她添堵啊。”
    “那娟子呢?”
    “算了,她这会儿正忙画展的事。”
    “好吧,我这闲来无事的独身中学老师倒是可以马上出发。”菲儿听楚平这么一说,虽然还想勉强贫一把,可到底没有了刚才那欢呼雀跃的劲了。
    菲儿赶到酒吧时,楚平已经自个儿喝上了。她还没来得及落座。楚平就举杯对她说:“菲儿,我真是白活了,这么好的的东西,我竟然拒绝它,来,喝一杯。”楚平话还没说完,身子就晃荡着靠在了菲儿身上。平时因为要拿手术刀,楚平如清教徒般坚守不喝酒的戒律,今儿这架势大有开戒之意。菲儿马上意识到出大事了。
    上次见这架势还是楚平大学毕业时候的事了。
    那时候的楚平不叫楚平,叫楚荷,是江河市医大的学子,准确地说是一名可怜的贫困大学生。大学的学费一直是一个匿名的叔叔赞助的。平平和小丽都是优秀毕业生的候选人,刚好院方在审评小丽的优秀毕业生资格前,随机调查过小丽和平平的同班同学。后来小丽没有评上,楚荷评上了。
    “我当然评不上,我又没有藏在后面帮我撑腰的男人。”小丽原本就嫉妒楚荷,此刻更是激动得口不择言了。
    “小丽,这话可不能乱说。”小丽的密友小胡赶紧把寝室门关上。
    “我乱说什么了,楚荷她娘上次来过咱们寝室,她们家那点底细,从她娘那身打扮不就全看明白吗?我私下里悄悄问过她娘,她娘说楚荷的学费、生活费一直是个陌生男人在赞助,她娘还说那个男人是个领导。瞧她娘那个得意的相,好比那男人就是她亲女婿似的。”
    “真的啊?”小胡那小嘴不屑地一撇。
    “你几时见楚荷去外面勤工俭学过,可她穿的用的哪一样少过。不用脑子都想得到,楚荷一定是被男人
包养了,我们院这样的情况又不是没有过。”
    “看不出来啊,楚荷她内心这么阴暗。”
    “哼,妹子,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小丽老道地说,“这次她能评上优秀毕业生,十有八九也是那个男人打了招呼。有个有钱的男人在背后撑腰就是好啊。”
    “平平,你怎么在这?”
    小胡推门想去食堂打瓶开水,刚好撞在僵如雕塑的楚荷身上,楚荷的脸早已扭曲得变形了,小胡吓得赶紧从一侧逃走了。
    “哼,偷听鬼,恶心。”小丽嘴里硬着,心里也有些打怵。
    “你说谁恶心?”楚荷握紧的拳头,指尖都掐进肉里去了。
    “谁恶心谁心里清楚。”小丽不想虚了气焰。
    “兔子急了都咬人。”楚荷挥着拳头对着小丽的左眼拼命砸去。
    “救命啊,打死人了。”小丽凄惨的嚎叫声响彻了整栋大楼,立即招来了众多好事者的观摩,以及学生处的相关人员。
    事闹大了。
    楚平这优秀毕业生显然是当不成了,差点连毕业证都不给发了。学校宣布取消楚荷优秀毕业生资格,记大过的布告刚一贴出来,全院哗然。
    那晚,楚平约正在师院中文系读书的高中同学菲儿在江河市医大后面的小山坡上喝了几瓶二锅头。
    “我以后靠天靠地靠自己,不求名不求利,只求自己平平安安。”
    原本是分配到江河市重点专科医院南湘附一心脑血管专科的,一拳下去全泡汤了。楚荷没敢把这事告诉家里,更不敢写信告诉那个在后背默默赞助她的男人。后来勉强分配在中医院不起眼的肛肠科,楚平报到时科室除了她还有一个男医生,也就是现在正准备退休的肛肠科张建主任。
    人生会遇到许多叉路口。就像楚平大学毕业分配工作时,遇到了人生第一个重要的叉路口,向左还是向右,不是她能左右,可是恰巧她走的这条路,能遇到墨兰大妈,何刚市长,这就够了,或许这就是人们一直说的缘份吧。
    “平平,出什么事了?”菲儿心里陡然慌乱起来。
    “啥事都没有,来,菲儿,干杯!”楚平站起来时身子已经歪斜了,她抖动着朝菲儿这边靠,“酒是好东西,世事俗事烦心事统统不是事,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不关已。”
    “好,咱喝,喝他个天昏地暗。”菲儿是个讲义气的姑娘,见好姐妹这副样子,心里也不好受,端起酒杯,一口倒进了嘴里。
    “菲儿,周亚宁和别的女人搞上了,他不要我和凡凡了。”楚平终于开口说事了。
    “他敢!”
    菲儿一直以为周亚宁是世界上最完美的老公,她宁可相信世界上其它任何一个女人的老公
出轨,也不愿意相信这天下最后一个好男人出轨。或者说她不愿意破灭自己对完美婚姻的憧憬。难道两地分居真是幸福婚姻的摧毁剂?菲儿悲伤地看着眼前伤痛欲绝的闺密。
    “他还真的敢,你知道他现在的相好是谁吗?是他江河大学院长,一把手黄志明的千金黄媛媛。这么好的资源,人家想抓都够不着,现在都摆在他的眼前了,他能不好好利用吗?这下好了,副院长的事一定是板上订钉的事了。周亚宁这大山里出来的苦孩子,想当这副院长来光宗耀祖都想疯了。”
    “就那
骚货,早有耳闻,估计这次去C国都是她蓄谋的。”菲儿气愤地说,“周亚宁亲口和你提离婚的事了?”
    “他不敢,是那黄媛媛背地里不知羞耻地给我发来了挑战的短信。”楚平苦笑着说。
    “这世道还真是变了,偷人者不但不害臊,还抢着诏告天下,真是臭不要脸。”菲儿又猛地灌了自己一杯酒,算是为好朋友泄愤。
    “属于我们的好时光一去不复返了。”楚平望着菲儿茫然地说。
    “有他后悔的一天。”菲儿觉得自己的劝词好苍白,“平平,你这有才有貌的,只要亮出离婚的招牌,我估计那拜倒在你石榴裙下的男士都要从城东排到城西去了。”
    “菲儿,姐还有那魅力吗?你没瞧见我这双手,都被烂
屁眼给熏臭了,哪个男人还愿意牵这样的手啊?”
    “平平,你魅力大着呢,你才去过我们单位两次,就有几个男士打听你的电话号码了,要不是你一再强调不能随便留电话给别人,我早就给他们了。这下可以给了吧?”
    “呵呵,随便给,从明日起我要比武招亲……”楚平真的醉了。
    两个人胡言乱语到凌晨才歪斜着身子回家了。
   
   
发表于 2015-3-22 12:26: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完
发表于 2015-3-23 15:3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朋友,愿佳作能顺利出版。
 楼主| 发表于 2015-3-23 21: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5-3-22 12:26
第十章完

百合真的很给力
 楼主| 发表于 2015-3-23 21:32:37 | 显示全部楼层
芊芊素 发表于 2015-3-23 15:32
加油,朋友,愿佳作能顺利出版。

谢谢芊,能出版自然是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3-23 21: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加精!
 楼主| 发表于 2015-3-24 21: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简媛 于 2015-3-27 09:58 编辑

                                第十一章
   
    “黄院长,我是梁子然,我有件事要向您请示。”
    梁子然算好现在是北京时间上午十一点半,据心理说研究得出结论,这个时间点是打电话求人的最佳时机。
    “子然,什么事,你说”黄院长正和院里其它领导开完视频会议,看样子心情不错。
    “是这样的,亚宁他因为个人原因想申请退出这个项目前。”
    “什么?退出这个项目前,他扯淡,他以为是买小菜,可以讨价还价。”黄院长一听说周亚宁要退出A项目,肝火就旺了起来。只有黄志明自己才明白,他为获得这个A项目付出了多少心血,也只有他才明白,他圈了那么多的地,要是不靠A项目来赚钱还贷,面临他的会是什么。
    “黄院长,您息怒。事情是这样的,亚宁发了一封邮件给您,您好好看看,好吗?”梁子然才懒得听黄志明训话,他只想早点挂电话。
    “我这就去看,他这抽的哪门子风啊?”黄志明嚷嚷着挂掉电话,就赶紧坐到电脑旁打开邮箱查找周亚宁的邮件。
    尊敬的黄院长:
    您好!我是周亚宁,来到C国已是两年有余。承蒙大家的厚爱,本人在A项目从事技术指导工作期间为学院赢得一定声誉,在这里深鞠一躬,感谢您多年来对我的栽培与器重。
    今天我主要想谈谈我和黄媛媛的关系。
    媛媛是一个优秀的姑娘。原本她是我的好师妹,好伙伴。在C国这两年,她为我作了许多事,我很感激她。可是近来,我们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变化,准确地说是恶化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但有一条,请黄院长批准我退出A项目,因为我若继续呆在这,只怕会成为媛媛追求美好生活的
巨大阻力。
    我感觉自己已是归心似箭,请黄院长成全。
    此致
       敬礼
        您的学生周亚宁泣求
        2011年6月11日

    “媛媛,你好糊涂啊。”黄志明看完邮件后,什么都明白了。之前他就不支持黄媛媛跟周亚宁一起去C国。黄媛媛他妈秀芬赞同让黄媛媛去C国,说什么黄媛媛刚离婚,呆在国内整天焉不拉叽的,看着难受,不如趁这个机会走出去,一是散散心,二是开阔眼界,说不定还能顺手找个男朋友。黄志明被秀芬这枕边风吹得耳根发软,也就答应了。
    自己的女儿什么品性他是最清楚的。当时黄志明之所以犹豫就是怕黄媛媛打已婚男人周亚宁的主意。没想到还真是让自己给担心上了。黄院长没有糊涂到不正视现实,马上给周亚宁回了邮件。
    亚宁:
    你辛苦了。
    你在邮件中提出的请求,我会在学院行政会议上审议,若大家没有意见,我马上给你发申请退出A项目的申请报告执行电子单,你填好寄给我就行了。至于你和媛媛的事,回来再聊,她不懂事,你可不能糊涂。
       黄志明呈上
       2011年6月12日上午

    自打梁子然和黄志明通过电话后,周亚宁就一直坐在电脑前等着黄志明的回信。
    “睡吧,亚宁。”
    “再等等,来了来了,黄院长给我回信了。”
    “没想到,咱们院长关键时刻还是
挺有正义感的。”
    “那是当然,要不我为什么一直是他老人家的铁杆粉丝。”
    “别高兴得太早了,黄媛媛若是回家一编排,他绝对会候机整治你的。”
    “不用担心,我心中自有打算。”周亚宁早就看不惯黄媛媛了,整天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把周亚宁当店小二般吆喝来吆喝去的,她以为那江河大学就是她家开的,周亚宁还不信那邪了。老子我一个农村娃打拼到今天,岂能在你黄媛媛的阴沟里翻了船!
    “小子,是不是想跳槽啊,难道这么多年在江河大学精心构筑的长城就被这一记耳光给击垮了?”
    “唉,不扯那点破事,如何?”周亚宁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不知楚平现在怎么样了?”
    “估计被你气得离婚协议书都发你邮箱了,不信你打电话试试看。”
    “唉,我这是昏了头啊。”
    “亚宁,原本我还想你过来之后怎么解决这下面的需要问题,没想到你倒好,刚来就和黄媛媛睡到一张
床上去了。”
    “老梁,你可不要冤枉我啊,是她黄媛媛先主动的。”
    “我说兄弟,你那东东也太禁不起
诱惑了,第一晚就被黄媛媛给俘虏了。”
    “我咋个那么背啊。”周亚宁回忆起刚来C国那天的光景。
    周亚宁和黄媛媛一到C国,就立即奔赴A项目施工现场,黄媛媛是加
插进来的技术人员,按规矩只能暂时和周亚宁共住一套两居室,黄媛媛没有耍院长千金脾气,反倒很乐意这样的安排。
    周亚宁是不是烈火当时不知道,黄媛媛是干柴到是很现形。到C国的那晚,两人就睡一张
床上去了,具体怎么回事,周亚宁也没弄清楚,只记得两人喝着喝着,黄媛媛就坐到自己的腿上来了,再后来醒来时,周亚宁发现黄媛媛全裸着躺在自己的怀里,慌乱中一看下面,啥也没穿。周亚宁当时还悔得肠子都青了。可人家黄媛媛一句“亚宁哥,这是在C国,你怕什么啊?”像是给了周亚宁解脱的机会。周亚宁在国内还的确没有碰过楚平以外的女人,大学同室的几个哥们,一个个不是离婚,就是在外面找女朋友,全都尝到了新鲜的货色,只有自己还像匹骆驼般在婚姻的沙漠里埋头前行。
    不是楚平不好,这好东西用久了总有生锈的时候。周亚宁这次来C国,还没来得发挥他花花肠子的本领,就被黄媛媛挑逗得“失了身”。
    周亚宁身上的动物属性像久呆牢笼的猛兽般,张狂着奔涌而出。
    从此,两人自然地睡到一张
床上了。要是在国内,周亚宁想都不会想自己会骑在黄院长千金那娇贵的身子上。况且在这儿,谁都没有功夫去关心别人的私生活,分配两人住一起也是上面的意思,这房门一关,谁还在意你们是睡一张床上还是睡在两张床上啊。黄媛媛作为单身女人,更是无所顾忌。周亚宁虽然清楚地记得自己已是他人之夫,也故意装起了糊涂。心想眼前的便宜不占也是白不占,却忘记了“天下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
    “我看你是吃腻了楚平这块肉,想换换口味吧。”梁子然讪笑着说。
    “天地良心,我仍然是爱着楚平的。”周亚宁摆出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拍着
胸脯说。
    “兄弟,是用上半身爱楚平,用
下半身骑黄媛媛吧。”梁子然怪声怪气说。
    “睡吧,你小子以为自己有多高洁,只是你比我聪明,一出国就先办了离婚手术,亏你做得出。”
    “我那是救人救已,你想想,这两地分居久了,不是她红杏出墙就是我身不由已,这又何必。干脆离了各自解放,大好前程仍可奔。”
    “理是这个理,可夫妻情份到底是不能和你说的理放在同一架天平称上称量的。”周亚宁感叹一声说。
    “好了,我们都不是什么好鸟,行了吧,我的爷,睡吧。”梁子然一个翻身,就鼾声如雷了。
    周亚宁却是整夜未眠,他怎么也没有想明白,他和楚平那么好的婚姻,怎么一出国就全变味了。难道是因为他和楚平的婚姻太安逸了。两地分居后,这安逸的婚姻就如温室里剪下的花朵般,无法在路边的花坛里存活了。
    周亚宁知道自己闯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