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777|回复: 7

规律时代,2011年所做,时值高二,新人第一次发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22 13: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二那会儿,喜欢王小波,于数学课中不喜老师授课,斯做此。仅供一哂。

     一
    每天早晨,张季都要试着背一遍《教育法》。如果他吐出的是流畅的法律条例,那么姓张的从此就离目标——拥有一套房子、一辆奥迪、一份国家津贴以及不再上班的权利——更近了一步,也就是说,他就要成为一个规律家。但是一般情况下生活并没有那么完美,于是我还需窝在教工宿舍里饶舌。
    眼下是2111年,天空像放坏了的彩虹一样五彩斑斓,充满了后工业社会的遗照。而我只是个小人物,至少在大陆是如此。这就意味着我只能住普通的职工宿舍,搭漏电的电车,以及享受最低生活补助。我得承认,生活于我只是在多样的天空中寻找白云,看看宿舍旁的那棵小草以及努力将小便射向远方——这句话改编自一百多年前的一位日本漫画家。当然,现在找不到了。一是因为年代久远,二是因为这是禁书(血统不够纯正)。而我晓得这句话得感谢我爷爷,他有一种收集东西的怪癖,大概是因为他总觉得自己将来要么会名垂青史要么会遗臭万年,这就是说,他的遗物将会价值连城。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我的祖先的自恋情怀、但我不能说,因为他是位党员。这是规律。不过这些可爱的玩意儿此时的作用只有“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我想说的是,从今天起我决定记日记,也就是你现在手中的这个。因为我染上了收集物品的怪癖,我的第一件藏品就是这个。这真是一个古老而深刻的遗传。我想。

   对于规律家,我还知道以下这些东西。规律家们总是身居要职,万贯家私。但他们从不会数一数自己的财富。规律告诉他们:世界是永恒发展的。这句话源于辩证法,而“世界”的定义域显然也大到涵盖“个人财产” ,这使得规律家们不懈奋斗。
    成为一个规律家们在理论上说是很简单的。规律家们原先可能是擦机器人的、唱歌的、教书的,不过一旦你背会了《宪法》《刑法》《民法》《婚姻法》《未成年人保护法》(我们称之为主体法)以及行业法规,就譬如说,如果你是个工程师,那么就要背主体法和《工业法》。据说在你背完的一刹那——也可能会稍迟会儿——就会突然顿悟,无论是在面部表情还是思想认识都会有所改变。而身材,那是以后的事了,不过一般情况下——这个范围适合我国内陆——会越来越宏伟。
    所以说判断一个人是不是规律家很简单。只要着银边眼镜、面容呆滞、三七分发型、身材丰满者,一定是规律家。但是唯一一点美中不足的是这种相人的技能一般用不到,因为大部分时间你都见不到规律家。他们的脑袋太金贵太脆弱,而且他们需要思考城市规划啊具体路线啊等等治国良方,所以规律家们都需要待在家或办公室里,用自己的思想构造出一个完美的世界。
        二
    我所在的单位是一所远近闻名的中学,学校周围是一排排松树,这就意味着你可以在心烦的时候不顺的时候散散步,但也仅限于散步——要知道,在这个一天中就能表达出四季的气温的时代你不能再奢望有什么花花草草了。
    在这个中学里我教数学,值得一提的是我毕业于中文系。这很好解释。因为上一任数学老师成了规律家,也就是说,他会离开学校成为卅城教育工作者的代表之一享受国家津贴,再定期参加卅城第…次代表大会(这时全城的规律家都会聚在国际饭店探讨国家大事)。
鉴于老前辈对于学校的突出贡献,校长决定由我们这些新来者为老前辈送行。那一天应该是个九月的早晨,阳光很明媚,除了季节不对以外完全是一种春意融融的景象。我们迎着风站在校门口,马上便觉察出了我们有多傻——黑色的风沙和棕色的烟尘扑面而来。这时老前辈说:“张季,你毕业于数学系(我推测这是因为他看材料时看错行了),我希望你能够挑起学科的大旗,担负起教书育人的责任。规律告诉我们:文化对人的影响,无论表现在交往方式、思维方式上,还是表现在生活方式上,都是深远而持久的。人创造了文化,文化也塑造了人。而党在领导人民为实现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过程中,无论在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年代,还是在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时期,始终代表着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 于是,我用了一上午听老前辈讲德育,收获的成果就是错误地成为了数学老师。
    送走老前辈以后,我拐到了校长室。出于对历史的明悟,我提出了自己不能胜任等等的看法——这一招源于宋朝的开国皇帝。同时规律家说:“小同志,不管怎么说,这个任命体现了组织对你的承认和信任。要知道,联系是普遍的,所以尽管你是英语系的(我猜这又是看错了),但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与周围其他事物有着这样或那样的联系嘛!而且我们应当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在实践中检验和发现真理,是我们党指定路线、方针和政策的理论依据……”于是,我又花了一下午时间听老校长讲辩证法。
    其实严格来说,老校长还是比较和蔼的——除了你找他要教学材料的时候。在这一点上,规律家们都不约而同地保持着这一特性——在财政上规律家们是不需要秘书的,所以你申请资源的时候就要当心。这不仅仅是拍马屁的问题,同时你还需拍对地方,也就是说,当你打电话给规律家时,你首先要弄清他原先是什么系毕业的,如果他毕业于地理系,接下来你应该说,“您就像自由女神像守望着美利坚一样守望着我,就像珠穆朗玛峰支撑着整个世界那般伟岸,我甘做高原上的青稞衬托着您,我对您的敬仰犹如波斯湾延岸的石油滚滚不断,您就是我们的赤道暖流,您就是我们的温度和大气。”如此规律家才会听懂。但如果你没有这样的前戏或是说错了科目,规律家们就会因识别不了而挂了电话,接着将你的号码自主归类为骚扰电话。这时你就只能亲自去找他们了。
    但是对于老前辈我还是比较感激的,原先我只是个实习生,因为他的缘故我才得以匪夷所思地转正——虽然其方式和科目有些不足为外人道也。而生活其实也就是这样,你往往无力阻止意外的发生,你所能做的只有接受它,然后习惯它。

    因为规律家的存在,这种不对口的情况十分常见。我就见过来自于体育学院的生物老师让那群倒霉学生练长跑以理解生物的特性之一——新陈代谢,最后的结果就是全班集体脱水。针对这一事件,规律家给出的回应是:这是我国教育体制改革的一项新举措。辩证法告诉我们,世界是不断发展的,而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这是规律。只要我们统筹兼顾真抓实干,就一定会使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焕发出无尽的生机和活力。

    虽然老师们的出身都五花八门,但任务一点没有缩水。这就是说,教研室发下来的教学目标只有专业与学科相当的人才可能完成。要知道,像我这样阴差阳错的倒霉蛋为数不少,因为校长是规律家。他认为李四应该教数学,那么好,李四就教数学,但实际情况是李四乃校工厂搞出版的。于是课堂上往往会出现这种结果:李四伸出五个指头严肃地说,同学们,学好数学其实只要一个字,多做练习。那帮被他误导的学生登时想冲上去暴打他一顿。
    当然也有一种情况,他们毕业于数学学院,又恰好被随机派去教数学。我们办公室就有这样的三个人。这就意味着,整个数学办公室还有人能解出圆锥曲线和三角函数的导数。于是他们三人便有了足够的机会觉得自己有多么不凡,他们以为自己就像被摆错了的棋子——虽然这种观点有些滑稽——他们希望自己是规律家!
    但是不论这些家伙如何抗议,我依旧是数学组的组长——那是因为我无聊时写的论文(我得重申,确实只是一时兴起)——《精子中的宇宙——生命的起源》《避孕方式方法的历史发展及因素》等等在国外杂志的刊发,使得全球科学工作者都知道中国有个叫“zhang”的国学大师,但从不晓得“zhang”是个教数学的。然而这并不防碍规律家们对于张季的肯定,即使对于一个数学老师而言,写出这些东西很不符合规律。由此可以看出,规律家们有一样天赋技能——他们能将一个正面典型的所有这样那样的小龌龊通通过滤掉,而仅仅传扬他们的正面,所以我们那些耳熟能详的劳模们都是浓眉大眼鼻若悬胆口正额宽浩然正气——一个个都是斯巴达克式的神话。


    不管怎样,生活就这样过着,它不像天空那样五彩斑斓,也不像卅城的地貌那样高低起伏(这得归功于规律家们的城市规划,让几十层的大厦和几层的贫民窟一起相得益彰),它只是一曲曲由规律家演奏的音乐,恰到好处的催人入眠。
    我的今天说不出和昨天有什么两样,也猜不出和未来有什么区别——不过是上课忽悠忽悠学生,下课和他们谈谈理想人生以及爱情——这又是一个不合规律之处,但我无心改变。这并不是为了显示我的与众不同(事实上没有人会去关心这个),而是我很懒——我无力去改变什么,也无力接受人们对我的改造。
     当然生活有时也想给人一个惊喜,虽然其结果往往是只惊不喜。然而这次是个意外。我们组里那仨令人讨厌的家伙中有一个成了规律家,替代他的是一个叫王璐的女子——我指的是女子。从女子到女人是一个过程,也就是说,女人都是规律家们的老婆,但女子意味着还没有规律家发现她,你可以和她交往一些日子。这又是规律。

    我不想说我爱上了她,因为她恰好是比较“倾城”的,但更恰好的是我们校长依然单身,这就意味着那个万恶的规律家不久之后就会有一个花枝招展的秘书。而且王璐毕业于文学院,那么我追求她的难度就要再增加一些,因为我无法用文字的花言巧语网住她,反而可能被她嘲讽为“文笔太差”。
    但是我忘了我的身材——体形巨大一直是老张家的独有遗传。在承认她的未来必定是成为一个女人的前提下,她说她愿意和我在一起度过一段岁月,虽然我晓得她的目的纯粹是为了预先体验和规律家在一起的感觉而已,也就是说,她在寻找一种新鲜感。而我所能做的只有尽力维持这种新鲜感不让她变质。一瞬间我忽然感觉我像个女的,而她是个男的。
    老实说,我看不出蜕成一个女人有什么好,你无法和规律家说话,因为他总能将小两口之间的普通话题代换成德育,他总能将一句牢骚话归结为左倾或是右倾错误既而让你庄严宣誓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同时,你无法和规律家行房,他们只把做爱当成是一种医学上的探索或是生物学上的自主性课题,也就是说,这是一项普通而平淡的两人工作,完全不需要投入太多的激情和精力。
    话虽如此,但还是有无数女子为了生活变身女人,义无反顾。我想这就是生活的秘密。
   
    事实上也果然如此,第一次教工大会后王璐便应征做了校长秘书。临走之前她却留下话来说她还愿意做我的女子——当然是悄悄的。她说规律家无论在生理还是心理上都无法让她感觉到青春的活力,所以她需要一个能够泻火的地方。而为什么就是我呢?“旁边那些人都瘦不唧唧的,唯有你身材和规律家有那么一点相像,也好让我自由转换。”这是她的回答。针对这个提议,我暗叹着晚节不保,却依旧答应了她。
    但是说到底,这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儿,我依旧是个遵纪守法的公民,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有成为规律家——虽说这个目标不太可能实现。我认识的规律家为数不多,认识我的规律家也没有几个,但我见识过规律家的诞生。由我看来,成为一个规律家还需要一个必要的潜在条件:不看黑书。这就是说,挑拨群众与祖国关系、使人对爱情失望和卖弄文采思想这种书坚决不能看。你能看的书有法律条文,人大精神汇报,国家某某领导人讲话学习,文言议论文诗词和各类教辅。上文中的“你”涵盖一切年龄段和所有职业。当然,这是理想状态,因为世界上还有地摊这种经济活动。你还是能轻易地找到黑书,像《幻城》,像《射雕英雄传》,可惜的是,那些文采出众但思想过于深刻的天才作品却找不到了。除非你有老张家的遗产。当然也有一些人没有张氏的血源但依旧有机会得到机会窥此奇珍异宝,这些人是我的学生。这当然不合规律。不幸的是,我的学生们并没有这个觉悟,他们对于黑书的热情明显高于文言文。这说明不只我一个人违背规律,至少还要加上全国的学生。

    近日来,青年教师张季同其学生就卅城的城市建设问题进行了探讨,会议以一种庄重的气氛展开,双方交换了看法,共同决定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来报答祖国报答整个社会。就我的日记看来,以上这段话是最有个性的一句,因为它像极了规律家的嘴脸。事实上不仅如此,这段话标志了张季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转变。单就其价值来说,乃是起到了欲盖弥彰的作用。这就显然值得我大书特书。
    那该是个干冷的下午,我正坐在办公室里研究抽象派艺术家的笔法——以亲自下笔实验的方式。你知道,这种天气唯一的益处就在于此,你能够自由地在屋子里做你想做的东西,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你可以自由,像上世纪那个残疾人一样,将自由发散到各个角落。这才是“逍遥游”。我想。
    但这种境界转瞬便被我的学生打破。这又不合规律。没有哪个老师会积极到回答学生的问题,老师周围围满学生脑袋的画面你只有在上世纪的教育系统中才有可能看到。原因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
    思考间那孩子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以下这些东西便是我和他的谈话记录,后来我才知道,这次谈话必定是他算计好久了的,乃是一次有目的有组织的犯罪。
    生:你好。
    我:好。
    生:老师,今天天气不错嘛。
    我:……是的。
    生:老师,你看今天的天空好明净啊。
    我(扭头看看天空):……是吧,红色的。
    生:老师……
    我:你到底想说啥啊?
    生:这个、这个事儿很重要。(他努力想将自己的面部表情调整成“暗示小心隔墙有耳”的样子,却摆出了左顾右盼的标准作弊姿势。)
    我:得了你,看黑书看多了吧,这种普通的办公室哪有什么窃听器监控器摄像头望远镜啊,有啥话直说好了。
    生:那成,我想先听听你对于规律家的看法。
    我:还能有啥看法,人家是咱的上司,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您觉得规律家本身这个职业如何?
    我:就是……类似于、一种资格?或是、一个饭碗?
    生:可是、你不觉得这是错误的么?(说着他掏出一根烟朝嘴唇抿了一口,我登时发现那是一截白粉笔和一截黄粉笔拿胶带粘成的。)
    我:错误的?
    生:是啊,规律家本身就是错误的。我们都知道,我们的规律家本就和那些曾经努力探究真理的先贤不一样,他们只是些迂腐愚钝的人而已。
    我:然后呢?
    生:您借我的书上说过,“美,就是背弃的世界”。我们有理由相信,没有规律家的世界就是那个“美”所在的地方。
    我:你一个人想闹革命?
    生:(用力拍拍手,发现隔音良好外面的人听不见,于是大喊一声)进来吧。
    于是,我的所有学生都进来,那家伙立马换成了得意洋洋的嘴脸。
    不久,“破规”小组成立了。

    人总是这样一种生物,他们对于那些过于光明过于妥帖的事物失去了求知欲,反而会对半遮半掩的甚至是完全封闭的未知充满感觉,简而言之,这叫“距离产生美”。当“破规”小组出现在人们的眼前时,立马产生了极大的轰动,小组也变成了团队、团体。而依赖于规律家足不出户的天赋,全城的人都知道有这样一个组织去领导人们搞行为艺术。老实说,我本以为这只是我的青春的学生们一时的疯想,也就是说,这个组织大概会有两种结果,要么它会被创建者们遗忘、要么它会被创建者们遗忘。但事情又超出了我的预料,人们比我想得要积极得多,我也因此越来越激进,我掏出了我老张家的资产——数不尽的黑书来“唤醒那些被愚弄的人们”。
    总而言之,一切都似乎特别顺利,人们越来越感受到新奇,他们看柯南道尔的作品、在春节放鞭炮、用自己的感受写小说,乐此不疲。
    我以为“破规”小组会这样持续下去,因为上面的人根本不知道,而新闻办的人——也是规律家——则意识不到其中的重要性,这就无所谓地下不地下。同时,人们又无法轻易见到规律家,这使两者之间好像隔了层墙一样。所以当市长秘书跟我打来电话要我过去的时候,我充满了惊讶。
    我还是如约赶去了政府大楼。我得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市长先生,往常的媒体采访都是他的秘书代为回答的。所以尽管我发现他其貌不扬,还是有点小小的激动——我眼前的这个男人有数不尽的钱!
    下面是他的话,我剃掉了前面的寒暄后发现只有两句。
    “其实,我不是规律家。”
    “你不觉得,这些所谓的新奇最终也会变为普通么?”
    我愣住了。

    我忘掉了自己是怎么离开市长办公室的。我的脑袋里满是市长诡异的笑、以及各种各样的问题,关于规律家的、关于规律的、关于市长的。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件事儿很复杂,甚至赶上了某些可怜的侦探小说。

    我决定离开卅城,随便到哪个其他的地方。事情超出了我的控制,我没有想到组织一个社团需要这么大的风险。而此时,我正坐在电车后边的座位上往回看。
    再见。卅城。

发表于 2015-2-22 14:20: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
 楼主| 发表于 2015-2-22 14: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悠悠的云 发表于 2015-2-22 14:20
欢迎

谢谢谢谢= =
发表于 2015-2-22 14: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二就有这么深刻的思想了,不简单,有成为规律家的潜质。不管我们怎样排斥规律,排斥一成不变,排斥一切法则规矩,但我们最后还是得承认,我们生活在规律里,我们因规律而生。欢迎你,北斗,好大气的名字,希望你在这里找到快乐。
发表于 2015-2-22 16:4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2-24 09:4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3-4 10: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中生能有这样的思维,很不错啊。
发表于 2015-3-9 18:09: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文字中有很多亮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18 09:08 , Processed in 0.11107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