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785|回复: 12

长篇小说《魔幻教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15 13:2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绿岛真人 于 2015-2-15 13:36 编辑

单亲家庭,一个特别的母亲,为一个特别的儿子的教育忧愁。一位特别的教授,用了魔幻的教育法,取得了魔幻的教育效果。这就是本小说的故事。小说的写法也有些魔幻。但是语言朴实,白描手法,很有吸引力。全书已经完稿,12-13万字。
 楼主| 发表于 2015-2-15 13:3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绿岛真人 于 2015-2-22 09:15 编辑

  魔幻教授

  第一章

  在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

  一个星期日的早晨,香港东路宽阔的海滨大道上,车辆明显少了许多。一辆宝马车在幽静的林荫遮盖的大道上缓缓行驶。驾驶宝马的是一位三十几岁,十分美丽的妇人。她的眼睛注视着前方,眼神里有一种说不明白的忧郁,任何人看了都会心疼这美丽妇人的。但这不是那种故意做作的忧郁,是心底沉积许久的无奈与愁苦融合形成的情感显露。

  她的身旁坐着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儿。从模样上,完全可以判断出那是她的儿子,而且任何人都会断定,只有这样美丽的妇人,才会有如此漂亮的儿子。少年男孩儿的漂亮是很特别的。它像小马驹,浑身是那样干净,那样充满活力,却又那样单纯,单纯得有些单调,显得特别简单。可从他不安分的眼睛里,又可以看到一种调皮,随时都可能爆发的桀骜不训的调皮。

  “小凡,我告诉你,今天要见的是你的第十九位家教老师了。这也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找家教。你可一定要好好学。”美丽的女人一边驾驶着自己的宝马,一边对身边的儿子说。

  “知道了,妈妈!这回,我一定……”继承了母亲的美丽的小儿子,看上去刚睡醒不久,懒懒地依靠在车座上,撒娇地说。

  “得了,我早就听够了你的一定了。反正这个家教是最后一位。”漂亮女人的脸浮上一层冰。

  “妈妈,是个男老师,还是……”小凡调皮地看着妈妈问。

  “一位老爷爷。”妈妈很沉静地说。

  “啊,别闹了吧!我不去。”

  “不去?你给我十万块钱。”

  “为什么?”

  “如果你学不好,我就要赔偿人家十万。”

  “为什么?为什么呀?学不好,说明老师不行,怎么还赔她那么多钱?”

  “那是教授,专家,学者,不可能教不好。”

  “啊呀,那么多名堂?那,要是学好了呢?”

  “学好了,人家……不说了,这要保密。”

  “保密?妈妈,这有什么可保密的?”

  “别问了。”

  “告诉我嘛,要不,我就不去。”

  女人知道儿子真不去,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犹豫了一会儿,无奈地瞥了儿子一眼,说:“我跟人家打了个赌,人家推荐了这位老教授,说保证能够教好你,就是有一点,要保证你的儿子肯学。”

  “妈妈,你是把我给人家赌了十万吗?”

  “算是的。”

  “妈妈,我不去了,咱们肯定要输的,我不愿意叫妈妈赔那么多钱。”

  “已经晚了,我已经把钱打到人家帐户上了。”

  “啊,怎么会这样呢?妈妈。你这不是逼我吗?”

  “是的,说逼你也行。这是妈妈的最后一着。”女人脸上淌下了泪珠。

  “妈妈,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学。咱不去了吧!”小凡拿手帕给妈妈擦泪水。

  妈妈突然刹住了车,看着儿子,泪水如泉般涌出来,她摸着儿子的头说:“小凡,妈妈也没有办法了,这是最后的办法。”

  “妈妈,既然是打赌,肯定该有个输赢。我不好好学,输十万。那么我好好学了呢?老教授赔多少呢?”

  “老教授不赔。”

  “那怎么能公平呢?”

  “就告诉你吧,有人奖励你五万。”

  “什么?真的?我学好了,给咱钱?我明白了,一定学费很高。”

  “不,没有学费。”

  “什么?我们不给他学费?我学好了,还给我奖励?能有这样的事儿?”

  “老教授有钱,他不图钱。他教你是完全义务的。只是我跟你钱伯伯打赌。你的钱伯伯给我介绍的老教授,他跟我打赌。他说,老教授肯定能教好你。就是看你儿子学不学。我们俩打的赌。我保证你学,保证你不再上网玩游戏,出十万保证金。钱伯伯出五万保证金,保证老教授能教好你。我们都把钱打到老教授的账号里了。这话本不该告诉你的。你千万别对人说啊!”妈妈微笑着说。

  小凡思考了一会儿说:“钱伯伯对老教授这么有信心?我倒要去见识见识。”

  妈妈笑了:“走吧,马上就到!”

  宝马驶到海边,一个别墅门前,停下来。母子二人下车,按了门铃,一个清秀的小女子来开了门,把他们带进去。小凡想,家里还有小保姆,肯定不缺钱。

  这是一个二层楼的房子。一进门是个大客厅,对着门的右侧有楼梯,小女子领他们上了楼,在一个房间里坐下。小女子又给倒水泡茶。妈妈悄声问:“老先生起床了吗?”

  小女子小声说:“刚刚睡下不多会儿,昨天晚上写了一夜书。说了,叫您先回去,把小凡留在这里。”

  “啊,妈妈?怎么这样呢?”小凡几乎叫了起来。

  小女子用手一指嘴,示意别出声。

  妈妈看了看儿子,小声说:“当年刘备三顾茅庐的时候,诸葛亮也是在睡觉。诚心拜师,就要谦卑。”

  “好吧,我也当一回刘备吧!妈妈,你回去吧!”小凡噘着嘴说。

  妈妈朝小女子笑了笑,摆摆手,走下楼去。

  小凡带着一脸的不满,端详房间。他的对面是一个立式大钟,钟表的指针正表示十一点。他想,我周日睡懒觉,也不过到十点,这老头儿比我还懒。大钟的旁边是一个玻璃橱柜,里面全部都是瓷器,好象很古董的样子。他想,这个老头儿肯定是个老古董。妈妈真把我害苦了,送到这样的老古董店里,不是叫我受罪吗?对了,是教我英语的老师,不至于太古董了吧?

  他正这样想着,小女子走过来,把一盘点心放到茶几上,说:“Haveabitofcake.(吃点儿点心)”

  小凡惊奇地打量小保姆,她竟然说英语,可他听不懂,脸有点儿红。

  “SincethisdaywemustspeakinEnglish,whenwearetogether.(从今天开始,我们在一起,必须用英语说话)”小女子说。

  小凡显得很不自在了。他在想,一个保姆在他家里都可以随意说英语,这个老头儿看起来够厉害的。怪不得这么大的架子呢。为了不让小保姆小看,他不管对方说的什么意思,就只管说:“Thankyou,Thankyou.(谢谢你,谢谢你)”

  “Don’tmentionit.(没关系)”那小女子微笑着说完,就离开了。

  小凡无心吃点心,他还在朝外端详,这个会客室对面是一个栗子皮色的门,门上是六格的毛玻璃窗,但也能隐约看到一个个书架。他想,那是图书室呢,还是书房。他正在想着,小保姆又进来,放下一本英汉字典。她说:

  “GiveyoutheEnglishChinesedictionary.Youmustopenitandlookatanywordwhatyouwantlookat,andreadittentimes.Then,readthesentencesundertheword,tentimestoo.(给你英汉字典,你必须打开,看你所要看的单词,读任何一个单词十遍,然后读单词下的句子,也是十遍。)”

  小凡完全听不懂,他看着那小女子不好意思地说:“好姐姐,我听不懂,你用中国话说吧!”

  小女子摇了摇头说:“No,youcouldn’tspeakinEnglish,butImustspeakinEnglish.Iamhisdaughter.(不,你可以不说英语,我必须说英语。我是他女儿。)”

  “Daughter?”小凡听懂了daughter的单词,吃惊地叫起来,“女儿?”

  小女子点头。

  “你是说,你是教授的女儿?”

  小女子微笑着,又点头。

  “我还以为你是小保姆呢。Sorry,excuseme.(对不起,原谅我。)小凡感觉自己猜对了,是说她是老师的女儿,很兴奋,也情不自禁地用英语道歉了。这是他会的一句口语。

  老教授的女儿把字典打开,随意地翻开,用手指着一处,读出来:“active,Sheisveryactive.Heisanactivememberoftheclub.(活跃,她非常活跃。他是俱乐部里活跃的成员。)”

  小凡看着字典,发现那女子说的都是手指的单词和句子,就跟着读。读了几遍,就能够顺利读了。那女子说“Quicklyreadittentimes(快读十遍)”,把手握成拳头样,比划着说。

  小凡也用手比划了一下说:“快读十遍?”

  小女子点头。于是,小凡就快读下去。

  她更愉快地点头:“Verywell!Goon!(很好!继续!)”

  小凡也愉快地笑了说:“我明白了,叫我随便翻开字典,看到一个单词,就读,还有单词下面的句子,快读十遍,就这样学?”

  “Yes,youareveryclever.(是的,你很聪明。)”她一面点头,一面说。

  小凡听不懂,但看女子的表情,知道是赞美他,他更高兴地快读下去。

  “Sheisveryactive.Heisanactivememberoftheclub.”读过几遍后,小凡背诵出来,“啊,我能够背下来了!”

  她竖起了大拇指,边点头,边笑说:“Justso.Now,youcancomeinmyfather’slibrary.(正是如此。现在,你可以进入我父亲的图书室。)”

  小凡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因为他听不懂。他央求地说:“你不说汉语,但,你写给我汉语可以吧?”

  她点了点头,给他一张纸,上面写着:

  你每天都这样翻看一次英汉词典,随意地找一个单词,并且把单词下面的句子,快读十遍,如果能够背诵了,就进入我的图书室,然后随意选择什么书读,都可以,但不可以走进最里面的书屋,切记,切记。

  真人

  小凡抬头看教授的女儿,问:

  “为什么叫真人呢?”小凡奇怪地问。

  教授的女儿摇头说:“Don’taskit.Cometolibrary,please.(不要问,请进图书室。)”

  “真人是谁?”

  “Myfather.(我父亲)”她看着他说。

  “让我进教授的图书室吗?”小凡猜测地说。

  教授的女儿点头。于是,小凡走进了对面的那个房间。

  迷离而奇异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小凡进了那个房间,没想到里面是好几间屋子。每间屋子里都有一排排的书架排列在两边,竟然一下子看不到边。每个书架上的书都满满的。这比他所在的学校的图书室都大。他不禁倒吸了口气,暗在心里道:“哇,这么大的图书室?我什么时候能看完呢?”

  “你不可能也不需要都看完。”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发出的声

  音,是个老人的。他急忙到处寻觅,却一个人也看不到。

  “没有人看你,也没有人管你,你可以看任何的书籍,也可以不看。但是,这一段时间,你是离不开这里的。”又是那个老人的声音。

  小凡想,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呢?他四处查看,连个窗口也看不到。他回身去推门,门却丝毫推不动,而且外面还有一个金属卷帘门垂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被禁闭在里面了。他想,莫非老头儿的办法就是把你放在书海里,让你自己畅游,或者你不游,沉底儿,淹死在书海里吗?好吧,那我就先游一圈儿。

  他转着看书架,许多书都是外国文字的,还有线装的中国书,他就不停留。到了一些历史的,什么《尚书》,《春秋》,《国语》,《战国策》,《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晋史》,《隋史》等书架前,他略一踌躇,又往前走,看到了外国的小说书架,哦,法国的,俄罗斯的,美国的,英国的,日本的,印度的,加拿大的,每个国家的标签都有几个书架,单单这些国家,他都数不过来。从哪里开始看呢?他犹豫着。

  “如同你查字典一样,随意地寻找一本。”又是那个声音。

  小凡想,还正是我想的,这老头儿真厉害,专门透视我的心

  理吗?管他呢。他看了一会儿,就近取下一精装本的书。

  “记住,不许再放回去,而且必须读。”老头儿的声音。

  啊呀,这么厚啊?早知道如此,我取一本薄的呀!小凡在心里埋怨。

  “想读书,厚的,你都会感觉薄。不想读书,薄的,你也不爱读。”老头儿严厉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了不得了,我心里想的都知道。”小凡惊讶地四处看看,什么人影啊,窗口啊,都没有。这里竟然也没有一个凳子或椅子。

  这是卢梭的《忏悔录》。

  小凡皱起眉头,很不经心地翻动。忽然,他认真起来。因为第一章的语言就使他留心了:

  “我正着手一项史无前例的艰巨工作。我要把一个人的真实面目毫不隐晦地揭露在世人面前。他不是别人,就是我自己。”

  小凡想,挺有趣,这人的话够实在,敢于揭露自己?可真能够吗?他狐疑地想着,情不自禁地继续读:

  “末日的号角不管吹响在什么时候,我都敢拿着这本书在无所不能的审判者面前,果敢地大声说:‘请看!这就是我所做过的,这就是我所想过的,我当时就是这样的人。我会不加犹豫,不加隐瞒地道出善和恶。我既没有隐瞒丝毫坏事,也没有增添任何好事;如果在某些地方做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修饰,那也不过是记忆与时间所造成的不可弥补的失误。其中可能自己怎么认为就怎么说,但绝对没有把明知是假的硬说成真的。我真实地描绘自己的形象:当时我是卑劣鄙琐的,我就如实地写,当时我是善良忠厚、道德高尚,我也如实地写……”

  好厉害!真能够这样吗?真能够这样做的人,才是伟大的。“绝对没有把明知是假的硬说成真的”,说得太好了。小凡想,现在的人多少不是在“把明知是假的硬说成真的”呢?我们可爱的班主任昨天还在演出这样的戏剧呢。她说,家长会上,我没有给任何一个同学告状,我知道同学门是讨厌向家长告状的。可是,我的妈妈怎么知道我的英语期中考试得了40分呢?不是告状,妈妈会又给我请家教吗?我的玩游戏,我的迷恋玄幻小说,妈妈从来不知道啊!只有你捉住过我呀!还说不告状!

  小凡被作者开篇的语言吸引住了。他专注地读下去,那神情只是在多年前被动画片紧紧抓住时才有过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可是这样的时间没有过去多久,小凡就感觉疲乏了。他也终于读不下去了。因为这本书的时代与语言,都很难攫取这个中学生的心灵。他不愿意读下去了。

  “知道你读不完的,今天不勉强你,把书带回家,一星期内读完。”老人的声音又响起。

  “他能够知道我读不下去?”小凡想,为了显出能对自己这么理解表示满意,他故意问,“有什么作业吗?”

  “没有,你可以回去了。不过,你必须把今天在词典上读过的单词和句子都说出来,门才能为你打开。”老人的声音变得柔和了。

  “是这样?我几乎都忘记了呀!”小凡着急了,“你在哪里偷看我?你为什么不出来?你就这样教我吗?”

  “你现在问什么都是没用的。我只是根据自己的想象,猜测你会怎么样。如果我说对了,你就耐心回忆一下,直到把单词和句子都说出来。否则,我也没办法帮助你。再见!我要继续做自己的梦了!”还是那老人的声音。

  小凡感到惊讶:难道他真没有看我?这里没有监视探头?他在哪里跟我说话?他还在梦里?就是那个老教授吗?还是……..

  忽然,小凡身上有点冷,象是从什么地方吹进来一点风。他活动了一下,猛然想起了那个单词,他喊出来:“active,活跃。Sheisveryactive.Heis,isanactive,member,of,ofclub.”

  门忽然哗啦啦响,自动打开来。

  小凡“唰”地跳了起来,他高兴地叫:“啊,我对了,我都说出来了,门为我打开了!我自由了!我很棒!”

  他兴冲冲地跑出图书室,跑下楼梯,冲到大门口。妈妈恰恰来到门口。他扑向了妈妈。妈妈哭了:“小凡——”

  小凡也哭了:“妈妈——我们可以回家了。”

  “回家,孩子,你可好吗?”妈妈担忧地问。

  小凡哭着说:“妈妈,就这样学?跟蹲监狱一样吗?”

  “是吗?小凡,有人打你吗?”

  “没有,什么也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不过,我胜利了,我出来了!”

  “怎么出来?”妈妈焦急了。

  小凡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下,妈妈反倒宽慰地笑了。她说:“我知道儿子行。不过,你感觉这样委屈?害怕吗?不行,咱就不来了。”

  “不,我来,我愿意来,妈妈!我一定要见到那个老教授。”小凡坚定地说。

  “你愿意?就继续。”妈妈眼里含着泪水说。

  “愿意,妈妈,我一定叫你赢。从现在开始,我一天游戏也不玩了。”小凡兴奋地说着,随妈妈进了宝马车。

  “真的吗?真能这样,可太好了。”妈妈发动着汽车,愉快地说。

  “没问题,等着瞧!我一定能赢!”小凡在妈妈脸上亲了一下。

  妈妈脸上红润润的。

  很快地,宝马就缓缓开动,渐渐离去。

  离开别墅后,他们先是到肯德基去,像往常一样买了小凡最爱吃的炸鸡腿,蛋挞,和汉堡包。小凡忽然感觉自己原来竟然没有吃中午饭,可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三点,而母亲实际也在别墅外面等了四个多小时。他第一次觉得时间会过得这么快。他一面吃,一面说,不知道为什么忘记了害饿,现在肚子才咕噜噜叫。还说,那图书室太了不得了,一眼都看不到多大,全是书架,不知道那老教授都看过没有。奇怪的是,看不到人,却能听到老教授的说话,我的一言一行,甚至想什么。他都能够知道,太神秘了。还有,这本书虽然看不太进去,有的话却说得很好。好多地方都像我自己曾经有过,或想过的,比方,我也是先有感觉啊……

  妈妈看着儿子这样兴奋,心里轻松了些.儿子这样愉快,是从来没有过的。她说,你喜欢那些书吗?小凡笑说,还谈不上喜欢,只是惊讶,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书?老教授能读这么多书吗?一个人要读这么多书,需要多少时间呢?真读了这么多书,一定是很厉害的。这老教授真神秘,他竟是这样教我。我今天只学会了两句英语,一个单词,这样学法,我什么时候能够达到初中毕业需要的水平呢?而且我们很快要考试了呀!

  妈妈笑了说,你只管按照老教授的规矩做就是了。

  小凡笑了,说:“好,妈妈,我更喜欢这样学,还不累,不过考不好,可别埋怨我。这是你给找的辅导老师。”

  妈妈没再做声,他们一起回家了。这天,小凡,一反往常,真没有上电脑玩游戏,却是在看那本《忏悔录》。他很费力地读,努力使自己产生兴趣,可还是没有读下去。不过,书中有几句话倒很是引起他的兴趣。

  “在我内心深处有一股特别炽热的激情,每当它激动起来的时候,我的那种狂热是无与伦比的;什么审慎,恭敬,畏惧,礼节,我完全不管不顾,我成了一个胆大妄为的厚脸皮,羞耻心阻挡不住我,危险也不能使我畏葸不前,除了我迷恋的那件东西,我觉得老天之下没有我追求的东西了。然而,这只是一瞬间的事,过了这一瞬间,我又陷入虚无缥缈之中了。”

  这些语言,虽然他还不能够全部理解,但他觉得很亲切,好像自己也有过这种心态。胆大妄为啊,羞耻心阻挡不住啊,危险不放在眼里啊,这类似的体会,他似乎有过,他能够感觉到,却说不出来,也不明白。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在自己的情绪里蠕动。这是他第一次,对于心理有所关注。以前看书,遇到这样的句子,他都是跳过去。可是,由于后面叙述语言的枯涩,使他终于在床上躺下来,最后还是抱着书进入了梦乡。

  模模糊糊一些梦境在云雾中出现,他还没有明白梦中的景象,又醒了。

  小凡见妈妈在身旁。

  妈妈把他放在胸口的书拿开说:“小凡,你做恶梦了吧?”

  小凡点头,看着妈妈说:“妈妈,我做了个非常奇怪的梦。”

  “什么梦?说说看。”

  “我也说不明白,好象是古代的,又好象不是,真奇怪。”

  “是你看书看的,别把书放在胸前,那样就压迫心脏,肯做恶梦。”

  妈妈离开后,小凡看着书边留有自己牙齿啃咬的痕迹,在想自己刚刚做过的梦。梦景好奇怪,他还不能够完全明白梦中的情节,人物和故事,可他却感觉到是很古老古老的事情。怎么会做这样一个梦呢?他弄不明白。不过,他却是一个很喜欢做梦的孩子,而且他的梦似乎也特别的多。他几乎能够记起自己出生前的梦景,他似乎感觉自己是被什么人送到一个家庭里的,他不止一次地这样想,因为他从来也没有见过爸爸,妈妈也不许他提爸爸,这是他最大的心结。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自己却没有爸爸呢?本来他还曾经古怪地以为自己就是不需要爸爸就能出生呢,可后来似乎明白了没有爸爸就不可能有自己的道理,他就更想知道自己的爸爸。但妈妈每次都是用很严厉的目光阻止了自己的探问。他只好低下头,委屈地看着自己的手,显得很无奈。每当这样的时候,妈妈总是用他最喜欢吃或最喜欢玩的东西,转移开他的注意力。于是,他也就不再想了。日子久了,他也只好不再提问这个问题。就好象一块伤疤要好之前总要痒一样,他的内心却不定什么时候就肯想这个问题。他甚至在梦里也梦到过一个男子说是他的爸爸,他也总想把梦到的爸爸看个清楚,好记忆下来,但总是做不到。

  不知道怎么,小凡忽然产生了急于去教授那神秘的图书室的兴趣,他也很喜欢教授的女儿,他很害羞自己的什么也听不懂。为了解除这种尴尬,他在学校里也开始留心开了英语口语.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够跟教授的女儿用英语交流啊!

  第二章

  第二次到老教授别墅的时候是下午,因为小凡的妈妈怕中午拖长了时间,耽误儿子吃饭。

  还是在那个会客室里,教授的女儿迎接了他:“Howdoyoudo?I’mgladtoseeyouagain.”(你好?又见到你很高兴。)

  小凡完全明白,因为他课堂刚学过的,也特别留心,恰好用上了他马上说:“I’mgladtoseeyoutoo.”(我也高兴见到你。)

  教授的女儿惊喜地拍手笑道:“Verywell.Youaretooclever,indeed.”(“很好,你实在太聪明了。”)

  小凡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他虽然听不懂后面的那句,可他见教授女儿的神色,知道是赞美自己的。他从来也没有被人这样赞美过,所以心里很愉快,很有点儿受宠若惊的样子。他忽然抬起头,把上次学会的字典上的句子,很熟练地说出来。教授的女儿拍了拍他的头,并且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指了指词典说:“Goon.”(“继续。”)

  小凡明白了,走过去,打开字典,又选了个单词和句子,可他不能完全读下来。教授女儿看了看,说:“Lookatit,readafterme.”(“看着,跟我读。”)

  这是小凡,能听懂的,因为课堂上英语老师经常用。

  “Jump-----Shejumpedtothetable.”(跳跃——她一跃而起。)教授的女儿快说。

  “table好像是桌子啊?”小凡不禁问。

  “Yes.Readafterme.”教授女儿很温柔地看他,微笑点头,那表情似乎是“嗯,只管读”,小凡很高兴地点头。

  教授的女儿看他点头,就非常赞许地点头,而且意思就是:你理解得很好。

  “Jump-----Shejumpedtothetable.”小凡快跟读。

  快读十遍后,教授女儿又领他快读后面的句子:

  “Shejumpedupintothechair.”(“她跳起来坐到椅子上。”)

  小凡又跟着快读了十遍

  “Hejumpedthestream.”(“他跳过了小河。”)

  小凡依然跟着快读下来。

  “Thedogjumpedoverthegate.”(狗跃过了大门。)

  这么多句?小凡有点犯愁了。教授女儿微笑了笑说:“Don’tbeafraidof,goon.”(“不要怕,继续。”)

  小凡只好又跟着快读。

  “Herheartjumpedwhensheheardthenews.”(听到那消息时,她心惊肉跳。)

  “Thatsuddennoisemademejump.”(那突然的吵闹声使我猛然一跳。)

  连续反复进行了一会儿,教授的女儿又让小凡自己快读了十遍后,说:“Well,youcangotothelibrary.”(“好,你可以进图书室了。”)

  “可我怕忘记。”小凡怕背不过,出不来门。

  教授女儿开心地笑了,又领读了两个十遍,然后,指了指那门,微笑地点了点头。小凡高兴地站起来,试探地走向对面那个房间。

  他一站进去,身后的门就关了,空中传来那熟悉的声音:“你来了?”

  小凡感觉跟梦里听见的声音很相似,点头说:“是的。”

  “那么,上次的英语还记得吗?”

  “记得。”

  “那就背诵一遍。”

  小凡熟练地背诵出来。

  “你的书读完了吗?”

  “我只读了一半。我读不懂,可我喜欢里面的几句话。”

  “说说看。”

  小凡翻开书,找到那页,读出来:“‘在我内心深处有一股特别炽热的激情,每当它激动起来的时候,我的那种狂热是无与伦比的;什么审慎,恭敬,畏惧,礼节,我完全不管不顾,我成了一个胆大妄为的厚脸皮,羞耻心阻挡不住我,危险也不能使我畏葸不前,除了我迷恋的那件东西,我觉得老天之下没有我追求的东西了。然而,这只是一瞬间的事,过了这一瞬间,我又陷入虚无缥缈之中了。’我好像明白,却说不出真正的含义。我好像也有过这样的心情。”

  “人生读书糊涂始,不可能每本书都读懂,也不必每句话都明白。许多东西都是读过许多年以后,才忽然明白的。”

  “哦,那么说,我读不下这本书,也没有错误吗?”

  “没有,而且你今天可以重新换读别的书,也可以不完全读下来。”老人说,“不过,你必须把书放回原来的地方以后,才可以找别的书读。”

  小凡高兴地答应着,走向了书架,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原来的地方,确信准确后,放下了书。

  “不错,你的记忆力很好。你可以读别的书了。”那老人的声音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发出来。

  小凡想,我这次看书,可要选择一下。不要乱找了.那么,选什么书呢?我还是选点容易读的吧!忽然,他看到了安徒生的童话。他高兴地过去,取下一本来读着。

  “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的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又是那么深,深得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要想从海底一直达到水面,必须有许多许多教堂尖塔,一个接一个地连起来才成……”小凡读着《海的女儿》,他模模糊糊记得自己从前是读过的,可是已经忘记了,而且也从来没有觉得句子是这样优美,他从来也没有如此细细地读着每一个字,这次却是仔细地品味其中的含义,“海里最深的地方是海王宫殿所在的处所。它的墙是珊瑚砌成的,尖顶的高窗子是用最亮的琥珀造成的;不过屋顶上却铺着黑色的蚌壳,它们随着水的流动可以自动开合。这是怪好看的,因为每个蚌壳里面含有亮晶晶的珍珠。随便哪一颗珍珠都可以成为皇后帽子上最主要的装饰品。”

  有意思,好像以前我读的时候,没有这样美妙的句子,还是我没有发觉呢?这句子太优美了,好象海底真会有这样的宫殿似的,小凡暗自想。

  “许多东西在你没有认识它,或是你还没有认识它的能力的时候,往往都会发现不了它。比如一块可能是宝玉的石头,在多数人眼里都可能会是很普通的石头。读书更是这样,好书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读进去的。有时,真是读不进去,那是因为你读不懂,就不知道书里含义的美妙.也有时,是你不用心,没有真心去读的缘故.”屋子里又发出老教授的声音。这次说得很慢,声音也很温和,好象水流一点点流进了他的心田.小凡想,我心里想的,他都能够知道吗?他说的话,太有道理了。

  “谁也不能够穿透别人的心,但是有的人却能够感觉到别人心里想的什么。”还是那个声音。小凡简直惊呆了。他想,只有老老实实读书了,他什么都能够知道。

  “她们是六个美丽的孩子,而六个当中,那顶小的又要算最美丽了。她的皮肤又光又嫩,像玫瑰的花瓣;她的眼睛是蔚蓝色的,像最深的湖水。不过,跟其他的公主一样,她没有腿,她的下半截身子是一条鱼尾。”小凡默默读着,似乎也记忆起以前的感觉了。

  “当海非常沉静的时候,你可瞥见太阳,它像一朵紫色的花,从它的花萼里射出各色各样的光。每一位小公主在花园里都有自己的一小块地,可以随意在上面栽种。这一个小公主把自己的花坛布置得像一条鲸鱼;那一个小公主觉得要把自己的花坛布置得像一条小人鱼。”小凡读着,想一想,的确原来自己当初并没有认真读这些句子,而是只注意情节,这些美丽的语言都完全被他忽略过。他当时是觉得多余的,所以没有用心读。

  “她最愉快的事情是听一些人世间的故事。她的老祖母不得不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关于船只和城市、人类和动物的知识讲给她听。特别使她感到美丽的一件事情是:地上的花儿能散发出香气,而海底下的花儿却不能;地上的森林是绿色的,而且人们所看到的、在树枝间游来游去的‘鱼儿’会唱出清脆好听的歌,叫人感觉愉快。

  “过了一年,这些姊妹中有一位满十五岁了,可是其余的呢,都不到十五岁,她们一个比一个小一岁。因此,最年幼的那位公主还要足足地等上五年头,才能够从海底浮上来看看我们的这个世界。不过每一位公主都答应说,她要把第一天看到的和发现的最美丽的东西讲给大家听,因为她们的祖母所讲的确实不太够--而她们希望了解的东西真不知有多少!她们谁也没有像最年幼的那个妹妹渴望得厉害,而她恰恰要等得最久,同时她又是那么沉默和有思虑。

  “不知有多少夜晚,她站在开着的窗边,透过深蓝色的海水,朝上面凝望,凝望着鱼儿挥动它们的尾巴和鱼翅。她还看到月亮和星星--当然,它们射出的光有些发淡,但是透过一层水,看起来要比在我们人的眼中大得多。假如有一块类似黑云的东西在它们下面浮过的话,她便知道不是一条鲸鱼在她上面游过,便是一条装载着许多旅客的船驶过。可是这些旅客再也想象不到,他们下面有一位美丽的小人鱼,在朝着他们的船底伸出她的一双洁白的手。”小凡入迷地读着,渐渐地读出了声音,读出了感情,“现在最大的那位公主已经到了十五岁,可以升到水面上去了。当她回来的时候,她有无数的事情要讲;不过她说,最美的事情是当海上风平浪静的时候,在月光底下躺在一个沙滩上,紧贴着海岸,凝望那个大城市里亮得像无数星星的灯光,静听音乐、闹声以及马车和人的声音,观看教堂的圆顶和尖塔,倾听叮当的钟声。正因为她不能到那儿去,所以她也就最渴望这些东西。

  “啊,最小的那位妹妹听得多么出神啊!当她晚间站在开着的窗边、透过深蓝色的海水朝上望的时候,她就想起了那个大城市和里面嘈杂的声音。她好像能听到教堂的钟声在向她飘来。”小凡突然不读了,他迷茫地看着书,呆呆地站着。

  “你现在一定是感觉自己就是那个小女儿了——”老教授的声音。

  “是的,真是这样,我感觉我身上没有了腿,我感觉我好像有了鱼的尾巴,可是我感觉我很美丽,很向往远方的海滩…….”小凡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老教授说。

  “孩子,那是你读进去了。真地读进去了。”老教授的声音。

  小凡再也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念出声音来,他在默默地看书,那样专注地看书,好像要把书吞到肚子里。他记得过去读过这童话,不知道是都忘记了,还是当时就没有读进去,他从来也没有感觉这童话是如此美丽。安徒生对于鱼类的心理,设计得跟真的一样,真是太美的童话,为什么过去没感觉到如此美丽呢?那小美人鱼如何救了王子,如何看到王子与别的女子结了婚?他感觉自己就是小美人鱼,自己完全体会到小美人鱼的心情,当读到最后一句“那么每一颗眼泪就要使我们考验的日子多加一天?"的时候,小凡眼里也含有泪水了,他情不自禁地说:“啊,可怜的小美人鱼,你太可怜了!”

  小凡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被感动,他的泪水止不住地流淌:“为什么,为什么不叫小美人鱼实现自己的愿望呢?”

  “这个故事的美丽恰恰就在这里,她救了王子,王子却以为是邻国的公主救了他,他爱着那个美丽女子,美人鱼却因为得不到王子的爱,失去了成为人的机会,最后化为了泡沫。世间最大的不幸莫过于此啊!这好似作者体会最深,也一定是感触最深的。”老教授的声音。

  “我以前并没有感觉这童话如此打动人心。”小凡说。

  “那是因为你以前没有读进去。好书,也只有读进去,才能领悟其中真正的含义。”老教授的声音,“把书带回去吧,细心地读,安徒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童话大师,他有着最伟大的童心。”

  小凡点头,走向门口。他还要背诵那些英语句子,可是没等背,门就自动开了。

  老教授的声音:“因为你第一次真正地学会读书,门也被你感动了,它不忍心看你的眼泪。”

  小凡含着泪水笑了。他跑出门,又跑回来,大声说:“不,我全部能够背下来------”

  他大声地背诵出来,每一句背完,门就自动关闭一次,直到全部结束,门才停止了开合。他高兴地微笑着跨出大门,像个英雄一样地大踏步而去。他从来也没有感觉过心里这么愉快。

  “孩子,记住美人鱼的哀痛啊!”老教授的声音在后面传来。

  小凡点头,高兴地抱着书跑了。

  早已等在别墅门口的母亲,见儿子神色飞扬,很是吃惊,她接着儿子,笑眯眯地问:“今天不错,是吗?”

  “今天门自动为我打开,可以让我走,我没有接受,我照样背诵了今天的所有句子。”小凡眉飞色舞地说。

  “好,好儿子。”母亲说着,要带儿子去肯德基。儿子上了车,却说要回家。母亲问为什么,他说看书。母亲不作声了,这是儿子从来也没有过的事情,自己把看书放在了第一位。母亲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儿子能有这样的一天,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自己想要回家看书。她忽然感觉儿子走路都好象变了,不再跑着走了。一丝儿希望的神色在眼睛里闪烁。

  很快地回到家,小凡就抱着那本童话默默地读,连吃晚饭都是催了几遍,才到饭桌的。母亲为了儿子读书,电视也没有打开,早早进了自己的房间。小凡到接近午夜,才放下书,上床就寝。在被窝里,他还想那些故事:皇帝的新装,丑小鸭,他觉得有的故事是从前也知道的,却没有现在的印象深刻。

  几天来,小凡都感觉很奇妙。他想,这个老教授好古怪,不仅能知道他想什么,而且有时候还能入他的梦。可他并不教他英语。这样能学好英语吗?他带着半信半疑学下去。他每天都就将自己背诵过的单词和句子温习许多遍,他要给老教授和教授的女儿一个惊喜。同时,他在课堂上也特别认真学习英语了。

  有一天,正好课本里学到jump这个单词。老师讲过后,提问:谁能用jump造几个句子。小凡举手,很兴奋地说出:“Shejumpedtothetable.Shejumpedupintothechair.Hejumpedthestream.Thedogjumpedoverthegate.

  同学们都惊呆了,不仅鼓起掌来。英语老师是个年轻的女教师,她带着明显的惊讶和喜悦,走到他跟前说:”Verygoodindeed.Writeitontheblackboard.”(很好,写到黑板上。)

  小凡很骄傲地看了老师一眼,走上讲台,把每个句子全部写出来,教室里又是一片掌声。

  老师则一一地看着,忽然说:“我们的小凡同学的确进步很大,句子全部正确。不过,第一句,她跳向桌子,是不是,不好理解,为什么她要跳向桌子呢?”

  同学们笑了。小凡站起来说:“老师,应该是,她一跃而起,字典上是这样解释的。”

  老师脸上有点红,她忽然感觉自己错了,这小凡一定是看了字典这样解释的,她反应很快,马上说,“是的,这就是个比喻句,小凡说得很好,很对,我们再为他鼓掌!”

  女老师脸上一直很不自在,她暗暗庆幸自己幸亏没有过早下结论,说他错了,幸亏自己的话说得很慢,来得及转舵。

  这节课老师讲得很失败,常常有卡壳的时候,而小凡却听得格外认真,也觉得老师格外漂亮,脸总是红润润的。






发表于 2015-2-15 16:23: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支持下,再慢读。
发表于 2015-2-15 16:23: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支持下,再慢读。
发表于 2015-2-15 22: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给你排版了,加油哦。
 楼主| 发表于 2015-2-19 10:34:1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发表于 2015-2-20 00:54: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完。很好玩,有趣,我也看过忏悔录。
发表于 2015-2-20 13: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完,很想再认真读一遍安徒生童话,预感到这是一部好作品,只是投稿格式不太正规。先加精鼓励,很期待下文。
发表于 2015-2-20 15: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加油!
 楼主| 发表于 2015-2-22 09: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绿岛真人 发表于 2015-2-15 13:32
  魔幻教授

  第一章

第三章


第三次到老教授别墅,没等教授的女儿问,小凡就把两次学的单词和句子全部背了一遍。
教授的女儿竖起大拇指,同时把字典又推到他面前说:“This time you must choice two words.”(“这次你必须选两个单词。”)
小凡听着,在琢磨,教授的女儿伸出两个手指头,他点头,表示明白了。于是,他打开字典,看到show ,就一一读着下面的句子:
He  showed me  his pictures.他把他的画给我看。
Anger showed his face.他脸上露出怒容。
The clock showed 20 past 2. 钟上显示的时间是两点二十。
She showed me into the parlor.她把我引到客厅。
Can you show me the way to Gabriel’s house?你能告诉我去加布里埃尔家的路吗?
His new book shows him to be a first-rate novelist.他的新书证明他是一位第一流的小说家。
A dark shirt will not show dirt.黑衬衫不显脏。
He showed himself a brave solider.他证明自己是一位勇敢的战士。
He’s ashamed to show his face at the club.他羞于在俱乐部露面。  
教授的女儿带着他快速地读了一会儿,知道小凡自己完全读的很流利。小凡又选择了第二个单词:popular
She is popular at school.她在学校里很受欢迎。
This dance is popular with young people.这种舞很受青年人喜爱。
He’s  a good politician but he is not popular.他是一位好的政治家,但不受大众欢迎。
教授的女儿继续带他快读了很多遍,然后让他试探着背诵。他感到很吃力,但他并没有减少兴趣,依然大声地快读。经过了近两个小时的练习,他终于背诵下来。于是,他愉快地走向了图书室,站在大门前,连同先前学过的一起,都背诵了出来,门还是在他背完最后一句的时候,自动地打开,他大踏步地走进去,脸上滴下了汗珠。
“祝贺你进入了第二级的学习。”教授的声音在空中。
“第二级?真的吗?我升级了?都有多少级呢?”小凡快活地问。
“不要管前面的路有多远,只要前行。”
“好的。”
“安徒生童话读了很多,说说你最喜欢的。”
“最喜欢的还是《海的女儿》。”
“你感觉最深刻的,是什么?”
“怎么叫深刻呢?含有的道理深刻吗?”
“是的。”
小凡在想:《卖火柴的小女孩》很动人,但算不上道理很深刻,《丑小鸭》也很可爱,但也算不上道理深刻,《红鞋》该是了,说明一个人要真地信仰虔诚才好,哦,其实道理也不是多深刻。那么,《皇帝的新装》,这不仅有趣,道理也很深刻,一定是这一篇。于是,他喊出:“《皇帝的新装》,对吗?”
“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选择,都可以是正确的。你能够用自己的话,把这个故事复述一下吗?”
“能。不过,让我想一想。”
“很好,就该想一想。”
小凡想了一会儿,开始叙述:
从前有一位皇帝,他非常喜欢穿好看的新衣服。他为了要穿得漂亮,把所有的钱都花到衣服上去了,他一点也不关心他的军队,也不喜欢去看戏。除非是为了炫耀一下新衣服,他也不喜欢乘着马车逛公园。他每天每个钟头要换一套新衣服。人们提到别的皇帝时总是说:“皇上在会议室里。”但是人们一提到他时,总是说:“皇上在更衣室里。”
…………
小凡讲完了,几乎与原文一字不差。他自己都感觉惊讶。
“太好了,很完整,你几乎是背诵了下来,可是你并没有有意背诵,是吧?”马上,传出教授的声音。
“是的。”
“你读了几遍?”
“一遍。”
“你为什么能够记忆到这么完整呢?”
“因为故事太好了。”
“对,道理就在这里。一个好的故事,不需要任何特别的记忆,就能够牢记在心底。而且,你用心读了。现在,你来说一下,它为什么是最深刻的。”
“我感觉故事通过骗子欺骗皇帝成功,说明了统治者往往是愚蠢的,还有,只有儿童最肯说真话……”小凡试探地说。
“你是在照你们语文课上的做法,在总结主题思想。”教授的声音。
“是的。不对吗?”
“须知,一篇好的文章往往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主题能够完全说明的。比如,这个童话,其实含义相当丰富。你说的都是对的,可不止这些。”
“还有可以说的吗?”
“不错。你想一想,两个骗子打算这样做的时候,一定已经算计好能够成功,是吧?”
“是呀,他们肯定是算计好了的。否则,他们就要被砍头的。这必须很有把握,才肯做的。”小凡说。
“是啊,你想一想他们根据什么呢?”
“我想一想,是皇帝,一定会怕人们以为他是最愚蠢的,大臣也是,”
“不错,很好。这是一方面。皇帝和大臣都有个怕人家以为不称职的问题,老百姓并不存在这个问题,却为什么也肯……”
“哦,是人们的虚荣心在作怪”
“那小孩子为什么就不怕呢?”
“那是小孩子还不知道虚荣!”
“很好,很好。是的,世间许多人都肯犯的错误就是:明知道是错误的,却不愿意承认。假设真是愚蠢的人看不见的话,明明自己是看不见了,那也应该承认自己是愚蠢的才是。可是,人们不肯这样。”
“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愚蠢。”
“这就是人们经常犯的错误。近几年,我悟出一个道理:人们的错误常常是因为以个人的得失作为判断是非的标准。不仅是现代人,历史上也是如此。什么时候人们能够不以个人的得失作为判定是非的标准了,那就聪明了。”
“是这样?不以个人的得失作为判定是非的标准,我记住了。老师,今天能给我推荐本书看吗?”
“不,不推荐,完全由你自己选择。先把书放回原来的地方。”
小凡找到了原来的地方,把书放回去。然后开始寻找。他想,我总不能老看童话,还要上一个台阶啊,那么看什么呢?猛然想起了自己几天前的一次尴尬。对,要看一点诗歌?他寻到了泰戈尔的诗集《新月集》,《游丝集》,《采果集》,《飞鸟集》。《流萤集》。他取下了《采果集》,因为这本最薄。
“带回去吧,这是需要慢慢读,细细读的。你至少要读五遍以上。” 话音刚落,门“哗啦”一声,打开了。
“那么,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小凡看着门,惊讶地问。
“你已经升入了二级,不必要背诵英语才能开门了,只要你从书架上取下书,门就自动开了,意思是你可以离开了。”
小凡高兴地说:“可我还能够背诵那些英语的一部分。”
“你背诵出来,可以得到奖励。”
“奖励什么呢?”
“给你讲一个古老的故事。”
“好,那我马上背诵。”于是,小凡沾沾自喜地把学过的句子背诵着,有几个句子是错了的,老教授都给纠正了。
“好聪明的孩子。我给你讲一个有才能的聪明人堕落的故事。”停顿了一会儿,老教授说,“你知道商纣王吗?”
“听说过,好像是个暴君。”
“不错,可以说是历史上的第一个暴君。历史上最暴虐淫荡的君主,应当是殷商的辛帝,天下人称他为纣。由于他的名声太臭,人们往往忽略了‘纣是靠帝位继承而称帝的’。他不同于后来的许多篡夺权利的统治者。按照当时的规矩,他是合法的继承帝位。最主要的是他本来聪明过人,能言善辩,见多识广,办事敏捷,力气超过常人,能赤手与猛兽格斗,他的智慧足够用来拒绝臣下的建议,他的言辞足够用来掩饰自己的过错。他向群臣夸耀自己的才能,他向天下抬高自己的声威,认为别人都不如自己。他好喝酒,沉缅于音乐,迷恋女人。宠爱一个叫妲己的妃子,只听从妲己的话。为了满足他与妲己的欲望,他叫名为涓的乐师作淫荡的曲子,让宫女演鄙俗的舞蹈。加重赋税,用来充实他的宫殿的钱财。到处收集狗马珠宝,珍奇好玩,充满宫廷。他扩建了沙丘花园楼台,大量捕捉飞禽走兽,在里面放养。把酒灌满地,把肉挂成林,叫男女拖光衣服相互追逐,通宵饮酒取乐。百姓怨声载道,有的诸侯背叛他。于是,纣加重刑罚,发明一种炮烙的刑罚。他任命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有一个美丽的女儿,他把女儿献给了纣王。九侯的女儿不喜欢淫荡,纣恼怒,杀了她,并把九侯剁成肉酱。这就是他杀死妻子和岳父的残忍暴行。纣荒淫无止境。叔叔比干说:‘为大臣的,不能不冒死劝谏国君。’  于是强劝纣王。纣发怒说:‘我听说圣人的心眼多,有七个孔。’ 他竟然将比干的胸膛剖开,取出他的心脏来观看。箕子也是纣王的叔叔。纣王第一次使用象牙筷的时候,箕子背地里就说:‘他既然能使用象牙筷子,就必然会接着使用玉杯;使用玉杯,就必定想到珍贵奇异的器物来享用了。车马宫室的逐渐豪华奢侈就从此开始了,不可救药。’ 纣王荒淫无度,箕子劝谏,不听。有人说:‘ 可以离开他了’ 箕子说:‘作为臣子进谏,君王不听就离开,是显扬君王的过失而取悦于人民,我不忍心这样做。’于是,披头散发,假装疯颠,扮成奴隶,从此隐居起来,弹琴抒发自己的悲怀。他的琴曲流传下来,叫《箕子操》。殷朝的太师,少师吓得带着祭器,乐器跑到周国。后来周武王率领诸侯讨伐纣王。在牧野开战。甲子这一天,纣王战败,他跑进宫中,登上台,穿上他缀有宝玉的衣服,投火自焚而死。周武王砍下纣的头,悬挂在太白旗上。杀了妲己,救出了箕子。因此可见,即使再聪明超人,再力大无比,再权利冲天,只要是违背民意,践踏民意,到头来还是要自掘坟墓的。告诉你这个故事,就是要珍惜聪明,不要因为聪明而骄傲。实际上,许多聪明的人都吃亏在不珍惜自己的聪明上。”
“我明白,记住了。”小凡高兴地说。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回去,好好读书吧!”
小凡快活地走出了图书室。
小凡本来并不喜欢诗歌的,他为什么会寻了泰戈尔的诗集看呢?那是因为上学期刚转学来的同位喜欢诗歌,有一本泰戈尔的诗集。他的同位是个女孩儿,叫艾心平,她经常读一些诗歌类的书。那天,在看《新月集》。小凡要了过来,翻看了几页。他感觉无趣,就扔给他说:“这有什么好看?”
书一下子掉到了地上。艾心平尖叫了起来:“你干什么呀?看不懂,也不至于这样吧?”
“谁看不懂?是他写的没意思。一行行的话,也不押韵,哪里叫诗啊?”小凡不屑地说。
艾心平一面整理着书,一面捂着嘴笑。小凡惊讶地说:“这有什么好笑?”
艾心平笑了一会儿,才歪头看着他说:“你真是蛋白质。”
“什么蛋白质?”
“蛋白质都不知道?就是,单纯,白痴,神经质,哈哈!”
“你贬我?”
“不是吗?散文诗怎么回事儿都不知道,还不是蛋白质?告诉你,这叫散文诗,本来也不需要有格律和押韵的。你知道这个诗人是谁吗?”
小凡摇头。
“泰戈尔,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有什么了不起?中国的唐诗宋词,难道不比他的厉害?我听说,中国人所以没有人得诺贝尔文学奖,是因为评奖的看不懂汉语……”
“快别让人笑掉大牙了。这种腔调是彻头彻尾的阿Q正‘传’!”艾心平笑得更厉害。
小凡明白她把那个“传”说成“宣传”的“传”的音的意思,他脸有点儿红。他不好意思地问:“散文诗是什么?告诉我好吗?”
“散文诗是一种体裁。它兼有散文和诗的特点。”
“说真话,你能读懂吗?”
女孩儿又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说:“难道你以为我在装看书吗?是的,开始是不懂,一点也不懂,可是慢慢读,会感觉很有意思。当你悟出了其中的一点点特别的意思的时候,你就感觉很满足。就像嚼口香糖一样,越嚼越有味,你不一定要咽下去,能够体味那个味道就足够了,这就是我读散文诗的体验。”
小凡觉得很玄乎,也很有吸引力,他很想自己读。因为他一向感觉艾心平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他感觉奇怪。他想,一定是读书读的。于是,在看到泰戈尔的时候,就选择了他的诗集。
回到家的小凡,又是什么也不顾地看书。母亲看到儿子对书这样热衷,心里暗暗高兴,也不管读的什么书,只管为儿子准备好东西吃。
“吩咐我,我就将采集我的果实,满筐满筐地送往你的庭院,尽管有的已经失落,有的还没有成熟。”他一面读着,一面在屋子里踱步,希望能够体味到其中的意思,可是却始终不得要领,丝毫没有可领悟的。
“我的生命在年轻时像一朵花——一朵从它的丰富中放出一片或两片花瓣而从不感到损失的花……”
“让我做你的诗人吧,哦,夜,蒙纱的夜!”
“总有一天我会遇见在我内心的生命,会遇见那藏在我的生命中的喜悦,尽管流逝的岁月用它们无谓的尘埃扰乱了我的道路。”
他跳跃着读,选择着读,希望能读懂,可是,依然一无所获。
他忽然想到“皇帝的新装”,只有聪明人能看到的“皇帝的新装”——谁说没有呢?这些看不懂的诗,不就是“皇帝的新装”吗?艾心平能看懂,我却看不懂,我是愚蠢的人吗?太可怕了。可艾心平能读懂,我怎么能不如她呢?想起艾心平那样专注地读泰戈尔的诗的样子,他就心里难过。不,我要读下去。一遍遍反复地读,最后,边读边睡着了。
小凡入梦了,梦到了他的同位艾心平。只是艾心平显得那样高大,那样美丽,像个公主,果然是公主,身上穿着白色的飘逸的长裙,那是在安徒生的童话里才有的装束,她长长的黑色的鬈发,像瀑布一样一直披散到地上,头顶还有皇冠一样的花环。
他惊讶地问:“你莫非成了公主,或是什么仙女了吗?”
“我不是公主,也不是仙女,我只是海边的一朵浪花,夜晚天上新月的一线年轻的清光……”艾心平的声音,却是从仙女样的公主口里发出。
“哦,我知道你变成了公主,你的话都像诗句,像泰戈尔的诗句。”
“你能感觉到我的话像泰戈尔的诗句,已经不错了。是的,我多么希望自己成为泰戈尔诗里的新月,星星,云朵,鲜花,草木,风儿,浪花,雨滴……”
忽然,那公主样的艾心平不见了,一片云雾,一切都茫茫,什么也看不见了。
小凡沉沉地睡了不知道多少时候,忽然又梦到教授,还是在一片云雾中显身,这次却是个圣诞老人的样子,笑呵呵地朝他走来。
“What a clever child you are! (你是一个多么聪明的孩子!)”还是老教授的声音,小凡能够听懂这句英语,他回答说:“I’m not clever. ”
“哈哈,真是好极了,你能这样说,更是聪明了!”
“就因为我会用英语说‘不’了吗?这个句子很简单啊!”
“不是因为你用英语回答,而是你肯说自己不聪明。一个肯说自己不聪明的孩子,那就更加聪明。一个喜欢说自己聪明的孩子,那实际是愚蠢的。”
“哦,过去我总感觉自己很聪明,有时候不学也会,有时候考试一看,也能考好。可是,跟您学习后,总是感觉自己笨。尤其是听说暴君纣王当年也是很聪明的,我就再也不敢以自己聪明为骄傲了。”
“好孩子,这就是变聪明了。看你选择的书,都是大师级别的作者。他们都是站在人类之上,俯视着人类的光辉人物,从这点看,你也是聪明的。”
“可惜,我看不懂他们。我正在愁,为什么一点也看不懂泰戈尔的诗呢?我感觉自己就是《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皇帝一样愚蠢。”
“不,你比那个皇帝已经聪明了。你所以读不懂泰戈尔,那是因为他离开你太遥远了。虽然岁月并不能够完全掩饰他的光芒,但时间的云雾可能使你视线模糊。但,只要肯于寻找,果实肯定能够采到的。”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读书不能像买药那样,照方子到药匣子里去取。尤其是诗歌,你不要带有任何目的地去读,只要反复揣摩。还记得你读《忏悔录》的情景吗?你不是只吸取了几句话吗?那一点点心得,就是果实,采果,就是一个一个的摘呀。你那心灵的匣子还是空荡荡的,可以装进很多很多。但是你如果想把比你的匣子口都大的东西,一下子都装进去,那么什么也不会装进去的。如果你只取下花瓣一般大小的一片,那么就很容易装进去了,不是吗?”
“是的,我明白了。要像读《忏悔录》时候那样,寻找自己喜欢的,哪怕能明白一句话,是这样吧?”
“你自己体会吧!孩子,记住,每一个果实都是最古老的种子。”
“哦,这话太好了,我听明白了。”小凡重复着那句话,感慨地说,“不错,真是这样。”
“这是欧洲一位古老的先哲说过的话。”
“那么,每一片花瓣?每一片树叶呢?”小凡想问,可是回头看,老人消失了,眼前又是一片云雾。
小凡苦苦想了一会儿,就又沉沉地睡了。               
第二天,在教室里见到艾心平,小凡简直惊呆了。她穿的白裙子虽然不是那么长,却完全与梦中他见到的那样,有个蓬蓬的肩,薄得几乎透明了一样。头上戴一个花样的卡子,他说不出是什么花,却跟梦中那公主头饰上的花一样粉红,一样的花瓣。这么巧,真是奇怪!
正在看《新月集》的艾心平,从眼睛的余光里发现了小凡的惊讶神色,她并不抬头,却说:“不认识了吗?”
“不,我是看你读书特认真。”小凡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他在暗想,这个同位的确挺漂亮,如果完全照梦里的打扮,那还真跟公主一样美丽。
“我在读新月。”艾心平说。
“你读得懂吗?”小凡情不自禁地问。
“诗无所谓懂与不懂,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感受。”
“是吗?能说说你的感受吗?”
“你听——流泛在孩子两眼的睡眠——是否有人知道它来自何处?是的,有一个传说:说它居住在森林浓荫中的神仙庄;那里,萤火虫提着小灯笼;那里,悬挂着两个迷人的羞涩花蕾,睡眠就从那里飞来吻着孩儿的眼睛。
“微笑闪动在孩子的嘴唇上,当他睡眠的时候——是否有人知道这微笑诞生在何处?是的,有一个传说:一弯新月的初生光辉碰触着消散的秋云之边缘;那里,微笑最初出生于一个露水洗过清晨的梦中——微笑闪动在孩儿的嘴唇上。
“本来我也读不懂的。后来我就观察小外甥睡眠的样子,果然发现她的眼睛似动不动,也果然看到她的嘴唇在微笑。我在想,动什么呢?笑什么呢?我就在想,她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随便怎么想象都可以呀。于是,我就想象,我睡着了,正随着风儿飘啊飘,到了森林里的小村庄,我变成了萤火虫,从那里飞起来……”艾心平神情那样神圣地憧憬着什么。
小凡想:跟梦里见到的一样,她把自己放进了诗里,也许读诗就要这样。
“小凡,你也喜欢泰戈尔的诗吗?”
“是的,可我读不懂。”
“不要说懂不懂。诗就像个蒙着面纱的美女,你无法看清她的真面,她总是朦胧的,这种朦胧的美感就是诗人所赋予诗的意境,你如果想象到,就进入了诗人的意境。爷爷这样告诉我的。”艾心平说。
“你爷爷是诗人?”
“爷爷是学者,教授。”
小凡不敢问下去了,他怕这同位,竟是自己认识的那位教授的孙女,那就麻烦了。他在体味着女孩儿说的话。
“小凡,你不要怕,只要多读,迟早诗魂会来到你的身边的。你可以喜欢哪一首,就反复读它。”
小凡点头,表示感谢。
回家后的晚上,他又读《采果集》的时候,就照艾心平说的做。他读了一会儿,终于有了自己喜欢的一首,他反复地读下去:不,不该由你来揭开花蕾,使它绽放花朵。任凭你摇动花蕾,拍打花蕾;要使它开花,不是你力所能及的。你的触摸玷污了它,你把它的花蕾撕成碎片,委弃在尘土里。但是看不见绚丽的颜色,也闻不到馥郁的花香。啊,不该由你来揭开花蕾,使它绽放花朵。能揭开花蕾的人,他做得非常简单……..
他不停地反复朗读着,越读越喜欢,他在想象自己成了花蕾,他在想象风在吹打花蕾,他在想象一只黑手伸向了花蕾,他在想象雨滴,滴滴嗒嗒落在花蕾上……..
他虽然还不能够完全体味其中的味道,但是却感觉到了花蕾就在心中欲放未放,他无比喜悦,感觉一个冥想的花蕾丛就在眼前要出现了。不是谁都可以,谁都能够揭开花蕾的,也许只有风儿,也许谁也不是,是花蕾自己解开了自己,如果一个顽皮的人揭开花蕾呢?哦,也许诗意就在这里?哦,我有了自己的体会,也许这就是读诗......
母亲走来,看到儿子那样痴心若狂地在读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暗暗喜悦:我真能输吗!真的就这样吗?
母亲这样呆呆地看着儿子,眼泪湿润了整个眼眶。她赶紧离开。
发表于 2015-3-11 19: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起欣赏
发表于 2015-3-15 17:2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书的目标读者群是多大的孩子呢?
 楼主| 发表于 2015-3-15 21: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初中到高中,以及家长教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5 01:42 , Processed in 0.11517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