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1047|回复: 23

过年【原创短篇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1 16: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文青 于 2015-2-1 16:23 编辑

1
   雪纷纷而下的时候,年也愈来愈近了。冬天的温度像零度结冰的水,冷得透彻心肺,一凉到底。阳台上一番洗漱之后,抬起头来,穿堂风从耳边忽忽而过,使我倍感凉意。又过去一年了,依旧没有任何收获,失业的味道真正是五味杂陈。
        还是在前年,网站的一次集体大会上。老板公布了年底的工作报告,他说,“快过年了,本来不想扫大家的兴,可是,公司的前景不容乐观,网站的各个频道流量都未能达标,点击量少得可怜,大家要想办法解决一下。”
说完,他环视了一周,见众人低头不语,接着又说,“尤其是体育频道,基本上半死不活的,文青你看怎么办?”
做为体育频道的主管,我实在无话可说,只好默然以对。
     “体育频道的工作指标,已经3个月没有完成了,按照公司规定,完不成指标工资扣发,文青你是明白人,具体的不用我说了吧?”
      此时的我羞愧难当,更不敢看老板那如尖刺般锐利的目光,本能的把头埋的更低了,好似刺猬一般缩起来,想以此来保护自己。
     “我的意思大家都很清楚吧,现在是非常时期,公司的资金链也出了些问题,今年的年度奖金一概取消,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好了,散会。”
    “切~~,”有几个人撇着嘴发出嘘声,“唉,哎,......完喽,钱又没戏啦!”更多的是哀叹之音在会议室的空中飘荡。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我拿出早已写好的辞职信来,又细细的念了一遍。
    “一直以来,我都在犹豫之中,提出辞职多少有点唐突,辜负了老板的栽培,也对不起公司的期望。可是,生活总要往前走,我也要养家糊口。众所周知,咱们公司的工资本来就不高,也就千把块钱,任务指标完不成还要扣去一些,我对体育频道真的不抱很大希望。”
   “话不说不明,在临走之际,我想一吐为快,就公司的现状提些看法。
     首先,做为一个小城市的门户网站,开列了24个频道之多,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网站自我分流是大忌,不要梦想成为新浪、搜狐、网易、腾讯那样的大门户,我们这里是小城市,没有那么多的可能。
     其次,网络也是一种文化圈子,需要长期的积累,培养网友群,搞好氛围,留住一些固定的粉丝,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急不得,需要慢慢来。
     最后,体育频道是一个冷门,在任何网站都是如此,只有在大赛期间,会有一些固定的网友来浏览,更何况我们还是一个地方性的网站。当然,这不是为自己找借口,我只是实话实说。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我也没有什么留恋的了。挥挥手,走出这个办公室的时候,希望大家还记得有我这样一个人。祝自己一路好运吧!谢谢!!!”
     我忐忑不安地走进老板的房间,他看了我一眼,显得非常冷漠,拿着信快速扫过,往桌上一拍,有点恶狠狠的说,“你想好了?”我肯定的点点头。就这样我辞职了,走的很坚决,好像有多么了不起似的,结果一转身,便投入了失业大军的队伍。
现代社会的体系容不得另类,每一个公司都有些急功近利,对老板们来说,赚钱才是王道。哪有什么理由?完不成任务就要扣钱,指标都是硬性的,你不服么?那就意味着下岗、失业。我像一个游离在社会之外的局外人,处处讲原则,却处处碰壁,两年过去了,我依然是个失业者。



2  
      当我站在阳台回望这一切的时候,雪已经悄然停了。四处皆是白茫茫,一个小黑点在银白色的画面里走近了,这是一个小小孩,大约有四五岁的样子,一跩一跩的在雪地里嬉戏,后面的不远处,站着一个干干瘦瘦的老头子,神情紧张的看着他。
     “慢点儿,慢点儿,”“小心别摔倒了!” 小孩子并不理睬,直往雪堆里跑去。
      他忽的一下打了个滚,又忽的一下爬起来,高兴得忘乎所以,却把老头子吓了个够呛。小孩子的天性是自然的,雪是纯美的自然化合物,两者的关系总是那么的亲密无间。
      记得小时候,爸爸教我在雪地里逮麻雀,扫开一小片儿雪,篮子下面支个棍放在野地里,不一时,雀儿上当了,被扣在篮子里,“喳喳喳”叫个不停,拼命想逃出来,我就跑过去打开篮子,心里默念着,“小鸟你自由了,飞吧!”爸爸总笑我傻,可我喜欢这样。
      那时候雪下得很大,我和爸爸可以自由自在的堆雪人,团一个小脑袋,用铁锨三两下拍出个圆圆的身子,再按上个胡萝卜鼻子,两个小石子便是一对眨着的小眼睛。我欢蹦跳跃,一双小手冻得通红,爸爸赶紧过来放在口袋里捂热了,妈妈欣赏似的看着这一切,脸上露出会心的笑。
     雪人完成的时候,小孩子的手似乎很冷,下意识的直完耳朵上摸,我这才发现,他的耳朵是有些红肿的。老头子赶紧上来给他暖手,抱怨说,“你这孩子一点都不听话,出来也不戴手套,也不戴帽子。”小孩子挣扎着逃离,一会儿往雪人身上堆雪,一会儿又与雪人来个亲密拥抱,显得很是高兴。
     “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老头的手机响了,震耳欲聋,整个小区里都听得一清二楚。
     “喂,谁啊?”“哦,哦,”“你们过年还回来不?”“嗯,嗯,”“不回来就别回来了!”老头子很生气,时间停滞了大约十几秒,怒气渐消后,他又温和了许多,“天冷了,没暖气,多注意身体,在外面注意安全,快过年了,要小心点!”那边好像说了些什么,老头开始抽鼻子,声音有些嘶哑的答道,“额,你们放心吧。”
     “xxx,来,过来跟你爸妈说两句话,”老头子招呼小孩说,
      小孩子不搭理,撅着小嘴跑到雪人的身后。老头子只好快步走过来,嘴里嚷嚷着,“你这孩子一点都不听话,”走了没两步,老头吧唧一下摔倒在地,手机飞出去老远,小孩子哭着跑过来说,“爷爷,爷爷,你没事儿吧?”
      老头多半天才费力爬了起来,弄得一裤子泥,半裤子雪,“好孩子,你懂得心疼爷爷真好,我没事儿,你去那边把手机拾起来,给你爸妈说个话。”
      小孩颠颠跑过去,捡起手机,开口就问,“爸爸,妈妈,你们过年回家吗?”我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小孩由喜转怒,一下把个手机扔在地上,口里不住的嚷,“坏蛋,坏蛋,爸爸妈妈是坏人!”边说边跺着脚,朝自家的方向跑去了,只留下老头呆呆的坐在地上,他哭了,眼泪像地上积聚的雪水,逐渐化开,形成一片纵横斑驳的水洼。




                       3
   楼下的人间悲剧,着实令我惋惜。我很想挤几滴眼泪出来,可惜同情心早已被榨光了,只剩下空空的叹息而已。
      “噹噹噹,噹噹噹,”如此急切的敲门声,也只有房东老太太干得出来。
       我开开门,老太太的小京巴狗儿似乎比她更心急,猛地往前一窜,差掉把她带倒了。我赶紧上前搀住,把老人家扶到椅子上,心说,这老太太走路都犯难,还整天遛狗,就不怕摔个子么?
       老太太坐稳当了以后,慢悠悠的开口道,“小伙子,我来问问你,明年还租这房子不?”我说,“不一定,过完年给家里商量一下再说。”
      “过年了,这屋里不暖和,难为你了,”“没什么,我习惯了。”这话说的真是口不对心,我心里嘀咕着。
稍停了一会儿,老太太又说道,“过年了,一点年味儿没有,前儿这个时候,早就有放炮仗的了,这两年也不知咋的,静了这么多,不热闹了。”
      “政府提倡环保,不叫随便放炮了,怕环境污染,”
      “啥,啥,我听不清楚,”老太太耳背,我赶紧又解释了一边,“怕环境污染,影响居民健康,”
      “哦,噢,环保好,环保好,老辈子栽树,小辈们乘凉,造福子孙的事儿,应该的。”老太太很是明理。
      “家里人都好吧?”老太太又问,“好,都好着呐。”
      “奶奶,这过年了,家里的人都得回来看您吧?”我很礼貌的问道,
      “唉,都忙,我这两个儿子一个闺女,一大家子人,好几年没来齐了,难得团圆一回啊!”老太太很是感慨。
      “那您过年都咋过的?”
      “好几年了,都是跟老头子一块过,有时候孩子们也来一个两个,总是凑不齐。”
      “去年,老头子也走了,昨天几个孩子打电话说,太忙,就不来过节了。今儿过年,要和两个Y头(小保姆)一起了,”
      “唉,人家也是有家的人,我想春节放她们的假,我老婆子一个人也行。”
听她这样一说,我心里怪酸的,不知说什么好。
       她的小京巴在屋里乱转圈,一会儿叼出我的臭袜子来,在椅子底下撕着玩儿。
       老太太又慢悠悠的说,“过年了,早点回家吧,买上车票了没?什么时候走啊?”“我赶今天下午的火车,一会就收拾东西走。”
       “一个人在外面混不容易,你看这屋里乱的,”老太太指了指屋子的四周,到处都是杂七杂八的东西,鞋东一只西一只,桌子上全是写写划划剩下的废纸,床底下是破袜子、内裤头,阳台上堆着烂纸箱、饮料瓶,确实够乱的,我心说。
      “拾掇、拾掇,早点回家过年吧,”
       我突然想起来点事情,从裤兜里掏出四百元钱来,说,“这月的房费,我好像还没交呢,只有这400元了,奶奶,先差您200元好么?”
      “不差这一时半会儿,过年回来了,再给我也不迟,”老太太如此说,
      “不行,您拿着吧,都不容易,我不能亏了您。”我坚决让她收下。
      “好吧,我只留一半,剩下的200你带在身上,穷家富路,留着路上用。”
       我无法推脱她的好意,只得答应了。
       老太太出门的时候,还不忘了交待我说,“明年能不来就别回来了,大城市不好混,年轻人有梦想是好的,但也要实际一点儿,在小城市也一样生活,找个工作在父母身边呆着是正事儿。”
临了她还感叹道,“唉,如今的年,一点儿年味也没有了。”





4
       候车厅里,我眯着眼坐在椅子上,就这样静等着,一分一秒的过去,回家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左边是两个大学生,右边是三个民工,他们一直在谈论着,吵得我难以入眠。
      “放假真没劲,回家就受约束,”
      “就是,游戏也不能玩,还得早早睡觉。”两个大学生有点忿忿的抱怨着,
      “过年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我也不喜欢过年,还不如呆在宿舍里玩游戏。”
      “回家就得陪着老爸老妈看春晚,一点不自由,”
      “哎,哎,听说没,今年春晚又是那个女导演,叫什么来着?”
      “哈文,李咏的老婆,”
      “应该没有本山大叔那张老脸了吧?早看腻歪了,”
      “不好说,今年他有点想复出的意思。”
      “嗯,好像今年有刘德华,”
      “是么?”“我喜欢鸟叔,不知道他啥时候上春晚。”一个如此说,脸上露着期待。
      “吔,算了吧,韩国棒子的东西,我懒待看。”另一个发出怪音来呲他。
       右边的民工声音更大,个个大嗓门,生怕别人听不见。
      “俺今年回家有面了,老板这次挺实在,工钱都给齐了,”
      “我也差不离,这两天刚领了钱,给家打过去了,喜得俺那口子合不拢嘴。”
      “老乡,恁俩真有福,俺就没这运气,给老板闹了半天,才要了几千块钱,真倒霉!”
      “上民政局里告他去,现在谁敢拖欠民工工资,一告一个准儿。”
      “唉,点儿背赖不了别人,就俺那老板精的跟猴儿似的,早穿没影儿了。”
      “哎,别想那丧气的事了,过年准备家待多长时间?”这一个问道,
      “过了初五就回来,过年有啥意思,耽误赚钱,”那一个说,
      “就是,就是,赚钱要紧,这年月没钱老婆都得跟人跑喽,这耽误一天就百十块钱,谁耽误得起?”又听一个这样说。
      “嘿嘿,你的孩儿多大了?”“4岁了,还没见过我的面呢,”“俺那个6岁半了,去年给他买了个遥控小汽车,喜得直蹦,没钱咋养活孩子?”“就是,就是,”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好像越聊越待劲了。
        上车的时刻到了,我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疼,面对着黑压压的人群,胳膊、腿都好像没了力气。我似乎突然感受到,金钱社会那透不过气来的竞争压力,在外面混了那么久,依然是高不成低不就,我是没脸回家了,可是,这个年总是要去过的。
发表于 2015-2-1 18: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来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5-2-1 18: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2-1 18:16
前来支持

谢谢!!!
发表于 2015-2-1 18: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青 发表于 2015-2-1 18:17
谢谢!!!

欢迎多多发帖
 楼主| 发表于 2015-2-1 18:25:53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2-1 18:19
欢迎多多发帖

我会的,再接再厉,我的长篇小说还没写完,写完了全发给原创团,大概十五万字,那才叫多呢
发表于 2015-2-1 18: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青 发表于 2015-2-1 18:25
我会的,再接再厉,我的长篇小说还没写完,写完了全发给原创团,大概十五万字,那才叫多呢


那要辛苦一阵子了
发表于 2015-2-1 19: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对爸妈打电话的那一幕,太有感触了。
发表于 2015-2-1 20:50: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惨淡的年啊~
 楼主| 发表于 2015-2-2 10: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主要想表达三种人,一是文中的“我”,一个失业青年;二是,小小孩,一个留守儿童;三是,房东老太太。至于,最后一段中大学生和民工,反映的是两种不同的社会潮流,一是,混混噩噩的青年人思想,大学生;二是,底层民工的金钱价值观。
 楼主| 发表于 2015-2-2 10: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2-1 18:34

那要辛苦一阵子了

嗯,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工。
发表于 2015-2-2 11: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青 发表于 2015-2-2 10:47
嗯,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工。

发表于 2015-2-2 21:3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我仔细读了,写出了真心情。通过几个人物的描写,写出了这个社会的各方面的面貌。那玩雪的孩子,所说的话,真的是童稚真言;那房东的话,真的有哲理;那候车室里的大学生、农民工的话,又是各有特色。作者目前“失业”,资金无来源,就这么写作吧,我想,这样的文章,总能变浅,比你打工挣钱总能抵得上。放心的创作呢,你的前途一定很光明!
 楼主| 发表于 2015-2-3 10: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河杨QQ 发表于 2015-2-2 21:32
本文我仔细读了,写出了真心情。通过几个人物的描写,写出了这个社会的各方面的面貌。那玩雪的孩子,所说的 ...

谢谢!!!
发表于 2015-2-4 17:23: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唉╯▂╰短篇原来如此唉╯▂╰我写的千字叫小小说了唉╯▂╰
发表于 2015-2-5 11: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青 发表于 2015-2-2 10:46
文章主要想表达三种人,一是文中的“我”,一个失业青年;二是,小小孩,一个留守儿童;三是,房东老太太。 ...

我也最看重小孩子的那篇,如今社会的一个侧面写照,而且故事情节也很好。
发表于 2015-2-15 13: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字里行间的不同人物有特色,让人感慨,
 楼主| 发表于 2015-2-15 15:5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红自暖 发表于 2015-2-15 13:36
拜读,字里行间的不同人物有特色,让人感慨,

呵呵,勉强还算可以吧,我的水平差的尚远。
发表于 2015-2-16 06:5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青 发表于 2015-2-15 15:59
呵呵,勉强还算可以吧,我的水平差的尚远。

文笔真的很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2-16 19: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红自暖 发表于 2015-2-16 06:50
文笔真的很好。

发表于 2015-3-1 20: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2-1 18:16
前来支持

我也支持一下!加油!
发表于 2015-3-2 10: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素斋 发表于 2015-3-1 20:23
我也支持一下!加油!

发表于 2015-3-2 13:39:41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3-2 10:00

发表于 2015-3-3 09:4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来支持!读了,挺好的,感觉。
 楼主| 发表于 2015-3-3 10:53:07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5-3-3 09:48
前来支持!读了,挺好的,感觉。

谢谢,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论坛|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 ( 京ICP备130419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1878号

GMT+8, 2020-9-23 13:19 , Processed in 0.12133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