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1107|回复: 31

孙艳梅小小说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7 21:0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涅格屠夫 于 2015-1-27 21:48 编辑

  七日(小小说)
  
  孙艳梅
  
  老林上了车,又跑下来问她:你自己在这个山旮旯行不行啊?她烦躁地摆摆手:走吧走吧我一个人静一静。
  
  奔驰把老林拉走了。她长舒了一口气,慢腾腾回到那个红砖青瓦的院落。把一张竹椅子从屋里拖出来,像猫般蜷里面。
  
  她一个月之前开始失眠。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忽然就睡不着觉。躺床上,眼闭着,脑子醒着,早上起来浆糊般。没多久,光滑的脸上出现了黑眼圈和大眼袋,烦死了。
  
  她这棵摇钱树失眠,老林也很着急,打听了一秘方,寻个山清水秀的地儿,呆上一阵子,养养就好了。
  
  初春的太阳照身上暖洋洋的,她想若能睡上一觉多好啊。她太迫切需要一个睡眠了,哪怕一个质量不高的睡眠。可眼闭着,脑袋还是醒着。
  
  隔段时间,东墙头上就露出一个脑袋,她知道女房东正踩凳子上,踮着脚尖窥视她。那个细腰大腚的女人,老公和儿子都在外面打工,她窝在村里,对外来的一切人或事物都感到好奇。
  
  直到院里暗下来,她也没睡着,起来,活动活动腰肢。东墙头上那个脑袋又露出来,这回露的光明正大。哎我看你一天没吃饭了,我做的渣豆腐,你来碗?
  
  她冲墙头点点头,一会墙头上出现一个碗。
  
  次日,她顶着黑眼圈和大眼袋,在村里闲逛,村里静,只有老人和孩子,壮劳力都进城打工了。她有些烦躁,村口有一头老牛,如秋水的眸子盯着她,她也盯着牛。奇怪,一直到晚上,细腰大腚也没露面。
  
  第三天一大早细腰大腚就来敲门,一扭,拐进院子。细腰大腚挎了个篮子说,咱们去挖荠菜吧,回来蒸包子吃。她知道村口的大片麦地里,有着一棵一棵肥美的荠菜,但她不太想和细腰大腚这种农村妇女一起挖。关在家里,会憋出病的。细腰大腚不由分说提了她包就走,你喊我国他娘也行,喊我小名枣花也中。
  
  包在枣花手里,她没办法只好跟着。脚跟脚到了地头,枣花扔给她一把铲子。
  
  太阳升到头顶的时候,她和枣花都累了。枣花一腚坐地头上,她起初蹲着,越蹲越累,便也像枣花一样一腚坐下来,舒坦极了。
  
  歇够了,两人起来,腚后面都有一坨圆滚滚的泥土印子。
  
  荠菜包子像一朵朵花儿盛开在蓖笼上,她一口气吃了4个。数年来为保持身材,她晚上除了吃点维生素药片,从来是不吃饭的。
  
  撑到嗓子眼回去,躺床上,意识模糊起来。她暗自欣喜,睡意啊我等的你好苦。摊开身子,预备昏睡一场。这时候门被敲得山响,枣花又来了,这回她带来一台录音机,打开开关,一首“掐掐掐”的歌满屋回荡,声大如雷。枣花在“掐掐掐”里边乱扭边说,吃饱了就睡,会变成猪。她好不容易攒的睡意跑得无影无踪,有些不悦,便说,这样的日子简直是行尸走肉。
  
  她以为枣花听不懂,谁知枣花不但听懂了行尸走肉,还反驳她说,我才不是行尸走肉呢,我是我们村戏社的台柱子。她好奇地问:你会唱戏?枣花骄傲地说,昨天没见我吧?我去排戏了。
  
  第四天,她跟枣花去戏社。戏社在排练京剧《锁麟囊》,枣花扮薛湘灵,唱功还不错,就是光忘词。枣花告诉她,过几天他们要去养老院演出。枣花还给她申请了一个丫鬟的角色,丫鬟有对白无唱词。
  
  第五天她们正排练的时候,来了一个肥男人。男人说他的厂开业,想让戏社去演出,价钱好商量。被枣花他们一口回绝,原因与养老院演出时间上有冲突。男人走后,她问:你们不想挣钱吗?枣花说,谁跟钱有仇,但人两脚,钱四脚,人追钱跑,会累死的。
  
  第六天,她在戏社当小丫鬟。枣花说,明天登台时,看到底下黑压压的人,别紧张,权当是一棵棵大白菜。
  
  第七天,去养老院演出。当她正在后台化妆时,老林来了,一把拽住她,让她赶紧换衣裳走人,说晚上有场演出,合同都签了。老林说,人家出了很高的价钱,就想听你唱《锁麟囊》。她看了老林一眼,什么也没说,袅袅婷婷走到前台去了。
  
  演出中,枣花又忘词了,她站在身后小声提示,枣花很意外地悄声问她:你也会唱?她点点头。到下场时,枣花就和她换了衣裳,她站到台上对着那些孤寡老人水袖一舞,唱到:怕流水年华春去渺,一样心情别样娇……
  
  台下的经纪人老林气急败坏地说,疯了,一个省里有名的旦角,堕落至此。
  
  演出结束,她被老林一把塞进奔驰里。老林叮嘱司机开快些,时间来不及了。她坐在副驾驶想,无所谓,真的无所谓。困意像大雾一样弥漫全身。
  
  (此小说已发《时代文学》)
发表于 2015-1-27 21:4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1-27 21:4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重新排一下,这样清楚些
发表于 2015-1-27 22:3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顶帖个
发表于 2015-1-29 18: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城市的压力,成名的压力,浮躁的喧嚣的,睡不好觉那是太正常了。学习了。
发表于 2015-1-29 18: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看到楼主的更多。
发表于 2015-1-31 11: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愧是已发表作品,读来,特有感觉!支持!
发表于 2015-1-31 18: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5-2-6 09: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1-27 21:43

谢谢营长。
 楼主| 发表于 2015-2-6 09: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涅格屠夫 发表于 2015-1-27 21:48
重新排一下,这样清楚些

这是怎么排的,我不会啊。
 楼主| 发表于 2015-2-6 09: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姑苏米兰 发表于 2015-1-27 22:32
顶帖个

谢谢啊
 楼主| 发表于 2015-2-6 09: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庄学 发表于 2015-1-29 18:16
希望看到楼主的更多。

谢谢,一定的,我慢慢发来。
 楼主| 发表于 2015-2-6 09: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5-1-31 11:42
不愧是已发表作品,读来,特有感觉!支持!

谢谢。互相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5-2-6 09: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悠悠的云 发表于 2015-1-31 18:18
欣赏佳作

谢谢,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发表于 2015-2-6 09: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孙艳梅 发表于 2015-2-6 09:12
谢谢营长。

不客气
发表于 2015-2-6 10:55: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哦,我一直看好你
发表于 2015-2-6 14: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此篇不简单,虽然不长,却很有哲理。把不同人物都写活了。作者水平在高雅的作家之列。希望你多有作品在此发表。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5-2-22 19:3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朋友(小小说)

父亲每年都要去日照市几趟,不为看海,只为看望一个小老头儿。
日照离我住的城市一百多公里地,老爷子不会开车,每次都让我带着去。依我看,那小老头儿实在不抬济人。瘦,矮,不说,还邋遢。冬天裹一件闪着油光的黑羽绒服,袖着手,吸着鼻。夏天穿两根筋大背心,松松垮垮的,一根带子挂肩上,另一根搭胳膊上,还喜欢跟猴似的蹲椅子上。
当然,父亲退休后也是个老头儿,可父亲是个有风度的老头。大热天,他的衣领也挺括熨帖,袖口紧扣手腕。
俩老头简直天上地下。
父亲和大背心老头在一起,喝喝茶,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说话,或者在院子里翻翻地,抽抽烟。大背心老头还是个木讷的人。我看着都觉没意思,可从大背心老头那儿回来,父亲的心情就很好,有时候还吹起口哨,吹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很轻佻,轻佻地不像一个老头儿。
大背心老头,父亲喊他老杨,是他单位的一名退休职工。
其实我第一回带父亲去日照,就知道了他和老杨的事儿了。
很多年前的父亲能写会画,尤其写一手漂亮的板书,他们单位的东面墙上,有块黑板,由父亲负责每周出一期黑板报。那回,父亲在黑板上画好毛主席头像,写罢时政要闻,见还剩一小截粉笔,扔了可惜,就在主席头像周围画了些美丽的花儿。粉笔使完,父亲跳下凳子,自个儿仰头打量了一阵先,版式精美。没有错别字。他都能想象到过一会同事那又一次惊叹的眼神了。晃晃累酸了的胳膊,上厕所去了。
出来,远远看见黑板下面围了一堆人,熙熙攘攘的,还有吵架声,忽高,忽低。父亲赶紧跑过去。是大刘和小杨在干架。大刘站着,小杨躺地上。明显地大刘占了上风。
大刘说:没瞧出来,小人,你竟是。
小杨说:我不是。
大刘说:都被我逮着了,还不承认。
原来小杨趁父亲上厕所空儿,偷偷擦父亲办的黑板报。他正用袖子擦的起劲,被大刘逮了个正着。大刘冲上去就把小杨从凳子上推下来,摔了个小杨四仰八叉。
围观的同事把小杨扶起来,指责他。父亲仰头看去,自己费了一下午功夫弄好的黑板报已经花的不成样子,也忍不住动气。寻思自己和小杨并无过节啊。大刘说,你还不知道吧?宣传科要提拔一个副科长,你是他的竞争对手。我就气不过才推的他,竞争就竞争,干嘛玩阴的?
小杨腿一瘸一瘸的,两个月才好,没有人同情他。
父亲也很不屑小杨的行为,疏远他如路人。
过了一段时间,父亲果然提拔了,后来父亲的仕途顺利,科长,副局,直至单位一把手。而小杨,混成老杨,也没带“长”字。老杨很犟,有一年他老婆从工厂里下了岗,正好局资料室缺个人,父亲决定不计前嫌,寻思只要老杨说一声,就让他老婆进资料室,可老杨硬是一声没吭。
老杨退休的那天,父亲代表组织和他谈话。都退休了,还有啥解不开的结!出屋,父亲和老杨紧紧拥抱。父亲的眼睛有些湿润。两人一块参加工作,共事三十多年,说没有感情是假的。
那年起,父亲每年都要去看望老杨。
我说,职工那么多,若挨个探望,一年别干别的了。
父亲说,老杨不一样。
怎么?
父亲说,老杨退休时我代表组织找他谈话,说起三十多年前的一件往事。老杨说,那回他发现小黑板上,我竟然给毛主席的头像周围,画小白花儿,这还了得?      
父亲立马出了一头冷汗。父亲对我说,你没经历过那个年代,你不知道其中的厉害。  
(发于《百花园》,收入《2013年微型小说年选》、《小小说选粹》)
 楼主| 发表于 2015-2-22 19: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河杨QQ 发表于 2015-2-6 14:17
此篇不简单,虽然不长,却很有哲理。把不同人物都写活了。作者水平在高雅的作家之列。希望你多有作品在此发 ...

谢谢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5-2-22 19: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5-2-6 10:55
不错哦,我一直看好你

谢谢你,营长,也就你夸啊
发表于 2015-2-22 22: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感觉如初,还是觉得好。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5-2-25 14: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5-2-22 22:23
再读,感觉如初,还是觉得好。支持!

谢谢支持,遥握
发表于 2015-2-26 20: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嗯!沉思了一下!
发表于 2015-2-26 23: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误会,忒大了,可惜。
 楼主| 发表于 2015-2-27 09: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水年华 发表于 2015-2-26 20:07
嗯!沉思了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5-2-27 09: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涅格屠夫 发表于 2015-2-26 23:22
这误会,忒大了,可惜。

这其实是个真事儿
发表于 2015-2-28 14:2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孙艳梅 发表于 2015-2-27 09:19

嗯!中篇小说稍微好写一点,您看呢?
发表于 2015-2-28 14: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孙艳梅的作品,很受读者青睐,祝您创作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5-3-1 09:42:27 | 显示全部楼层
素斋 发表于 2015-2-28 14:24
嗯!中篇小说稍微好写一点,您看呢?

嘿,我中篇,短篇,小小说都写,觉得还行,就是长篇不好写。
 楼主| 发表于 2015-3-1 09: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河杨QQ 发表于 2015-2-28 14:41
孙艳梅的作品,很受读者青睐,祝您创作快乐!

谢谢捧场。
 楼主| 发表于 2015-3-1 09:45:46 | 显示全部楼层
A满意(小小说)

孙艳梅

连宽是沂州街第二个考上公务员的后生。

第一个是修鞋匠老于的儿子于亮。老于,个头不到一米五,人老一缩,更矮。高人门前站,不干活也好看,矮子老于年轻时差点打了光棍,幸亏有个出三服的亲戚,看他有门吃饭的手艺,把得过小儿麻痹症的闺女嫁给他,老于才不至于绝了后。谁能想到那个小时候整天抹得泥猴似的,衣服像铁打的于亮,长大摇身一变,成官家人了呢?

自从于亮考上公务员后,最扬眉吐气的还是他爹老于,没多久他就不再使用他那沾满茶锈看不清颜色的大茶缸,换了肚子上喷刻着于亮单位名字的双层玻璃杯,这种杯子,沂州街街坊叫它“干部杯”,老于有空闲,就端着干部杯,四处走动。

街坊笑,老于你当干部啦?

老于骄傲地说,干部算啥,俺是干部他爹。

街坊又说,老于,小心端着,这样的杯子不撑使,别砸了。

还好东西!这样的政府礼品杯,俺儿子那里多的是。老于把“政府礼品杯”五个字,说的很响亮,半条沂州街的人都听得见。

老于满街得瑟时,最眼红的就是连宽的爸爸。宽爸在沂州街修自行车。宽爸想于亮和连宽上高中时,两个人的成绩差不多,若说有差距,也是席上滚地下的差距,不是于亮拿第一,就是连宽拿第一,像摔跤似的,于亮既然能考上,连宽那是没考,一考准也能考上。

宽爸就把在铺子里帮忙的连宽撵回了家。

果然连宽一考就考上了。二百多才录取一个,硬生生笔试面试全考第一。恣的宽爸破天荒关了修车店,跑到老家祖坟上,放了挂一千响的炮仗。祖坟冒青烟了啊。

连宽没送父亲 “政府礼品杯”,拾人牙慧,有啥意思。连宽送了父亲两瓶好酒。

父亲抬头问,哪来的?

连宽骄傲地说,人送的,您以后有好酒喝喽。

现在贪针,将来贪金,宽爸脱下鞋就打,小子,才几天,你就学会这套。

撵得连宽满屋乱窜:这就退,这就退还不行吗?

连宽想,这算什么事啊?人家于亮当公务员,他爹乌黑的耳朵后面夹的白花花香烟,都变成赫赫有名的牌子了。自己爹呢?没有享受到儿子的丁点好处,仍旧满身油污闷头像犟驴一样修车。街坊的话也意味深长起来:看来连宽那地方不肥啊。连宽觉得他们简直在掌掴自己的脸,可宽爸却像没事人似的。

市里创“全国文明城市”,公务员戴上“小红帽”,站在路口发调查问卷,连宽被分到沂州街。连宽很难为情,他不仅没让爹在街坊面前扬眉吐气,还像街头那些见人就往人怀里塞 “小广告”的“三无”人员。

您对市政府及本市相关部门工作满意吗?您对市政府提供的公共文化服务满意吗?……连宽抱着一大摞调查问卷,耐心地告诉街坊:A满意,或者B不满意。

宽爸起初远远地看着儿子忙活,笑得有牙,没眼。后来,干脆把店门关了,屁颠屁颠跟在连宽后面,帮忙。

宽爸不会洋文,在这之前,宽爸管“A”叫“帽”,宽爸爱打扑克,扑克上的“A”就叫“帽”。 可不,这个“A”长的就像一顶帽子嘛,难不成这字母也像人一样,有大名,有外号?幸亏没逞能地念出“帽满意”,否则还不被捉挟的街坊笑话死。可不能给儿子丢脸,他要严格要求自己,以后再丢脸,丢的可不是自己的脸,是儿子的脸,是政府的脸。

发过问卷,宽爸再修车时,时刻准备着有人来调查他,他好回答“A满意”,虽然连宽说,回答“A”或者“满意”就行,可宽爸就想回答“A满意”, “A满意”多洋气啊,多与众不同啊。

让宽爸遗憾的是,一直没有人来调查他。创城一结束,宽爸就把连宽的“小红帽”戴在自己头上,红彤彤地蹲在沂州街修车了。

一晃几年过去,宽爸头上的小红帽都剥色了,宽爸也舍不得摘下来。一天一个街坊跑来跟他说,于亮被纪委请去“喝茶”了,老于正在家里嚎啕大哭呢。宽爸 “小红帽”向上提了提,腰挺了挺,觉得连宽真让他——“A满意”!

(发于《山东文学》2015年第3期)
发表于 2015-3-1 11: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孙艳梅 发表于 2015-3-1 09:42
嘿,我中篇,短篇,小小说都写,觉得还行,就是长篇不好写。

长篇可以扯,但不好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4-3 04:05, Processed in 0.122251 second(s), 26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返回顶部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