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707|回复: 4

红鸾与白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7 15:5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一年,红鸾十八岁。
         一身红衣,长发扎的很高。
         俏丽的脸庞,吸引了身边路过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叫文韬。饱读诗书,是个员外家的公子。
         文韬愣愣地看着红鸾, 眼睛里边涌动着情愫。如果说这世间真有一见钟情,那么文韬对红鸾,绝对算是了。
         红鸾触到文韬的眼光,少女的脸颊变得绯红。
         没有更多言语,文韬随着红鸾来到小河边。
         他们聊了很多,又似乎都没有什么实际的话题。
         事后,红鸾也根本想不出他们究竟聊了什么,只觉得,那少年,干干净净,和他说话很开心。
         他们约好,三天后,还在小河边见。
         三天后,红鸾如约而至,发现文韬早已站在河边。
         红鸾一笑,不好意思,来晚了。文韬笑,我也刚开。
         一个下午,他们都在一起。他们之间,是说不完的话题。

         红鸾听师父说,她是师父捡来的。那天,师父在山上采药,突然看到一个红色的包裹,走近一看,是个白白的小孩,看着师父就笑。师父说,跟这孩子有缘,就收留了她。因为她是红的包裹包的,所以师父给她取名红鸾,并将平生所学都尽数教给了红鸾。
         红鸾只有师父一个亲人,她们住在深山里,也不大与外人来往。
         认识文韬,红鸾有一种本能的喜欢。她没有告诉师父,潜意识里,她害怕师父不高兴。
         文韬说,他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见到红鸾起,晚上他就睡不着了,他的眼前,都是红鸾的影子。三天,他度日如年。
        红鸾也有同样的感觉。
        
        渐渐地,他们见面更频了,因为两颗年轻的心,只要一天不见,就会思念成疾。
        他们玩遍了山林,一起摘野果吃。
         文韬惊奇于红鸾竟然认识那么多的野果,红鸾说,我就在山里长大的啊,我只要在山里,怎么都饿不死。
         文韬问,你师父有没有教过你认字?
         红鸾说,有啊,我师父有好多的书,我只读了很少的一部分。
         文韬在地上划着自己的名字,红鸾也划着自己的名字。
         文韬蒙住红鸾的眼睛,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红鸾信任地跟着文韬走。
          好了,睁开眼睛吧。
          红鸾睁眼一看,这是一件很大的屋子,屋子里边很整洁。
          刚要问,文韬说,这是我家。
          你家?你干嘛要带我来你家?
          傻丫头,我要娶你当媳妇啊!你早晚要来的啊。
          红鸾不语。
          文韬抱住了红鸾,红鸾想挣扎,终于还是舍不得文韬温暖的怀抱。
         
          文韬带红鸾去见父母,父母愣住。
          文韬说,这辈子,非红鸾不娶。
          父亲说,胡闹。我们家虽然不算是富贵人家,好歹也是正经人家,怎么能娶一个来历不明的姑娘呢?
          文韬不依不饶,我与红鸾早已私定终身,不娶红鸾,我就一辈子不结婚。
          母亲见文韬坚持,说,那就这样吧,红鸾先做妾,以后再娶就是。
          红鸾跪在文父文母面前,说,伯父伯母,红鸾虽然只是一个没有身份的女子,但是红鸾对文韬的心与文韬对红鸾的心一般无二,此生,不能与文韬共结连理,下辈子,红鸾希望能投胎到一个能配得上文韬的家庭,文韬,我走了,你别找我。
         说完,红鸾转身离开。
          文韬去追,他哪里追的上,红鸾可是自由习武,走起路来,风一样,等他追出去的时候,红鸾早没了影子。

          文韬在他们经常见面的小河边,一直等,一个月,两个月。。。。。红鸾再也没有出现过。
          红鸾就像是压根就没出现过,他觉得,就像一场梦,有时候,他都怀疑,这世界上,真的有个叫红鸾的姑娘么?
         一晃,好些年过去了,文韬心里一直念着红鸾,有人提亲,他也不理。父母为此也非常恼火,母亲责怪父亲,都是你,当年不同意和那姑娘,要不现在咱们孙子都该好几岁了。父亲说,谁想这不孝子竟然对那个姑娘这样死心塌地。哎。
        老两口一直这样长吁短叹的,日子还是不声不响一天天的过。
         

        这一年冬天,文韬父亲的哮喘病犯了,很严重。文韬在床前伺候。父亲说,儿啊,当年的事,是父母不对,你别记恨我们。我们现在就希望你早点成亲,我想抱孙子了。
        文韬含泪看着父亲,说好,我成亲。
         媒婆送来的帖子里,有个姑娘小文韬两岁,名字叫白素。文韬说,就这个吧。

         也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文韬父亲的病竟然好了起来。老头子高兴坏了, 忙不迭地张罗儿子的婚事。
         这一天,文府上下,喜气洋洋。
         文韬娶媳妇,这就是最大的事。
         文韬面无表情,他娶妻,可是他并不高兴,他知道,他心里面只有唯一的妻,那是红鸾。
         迎亲的时候,远处闪过一个红色的身影,文韬顾不上结婚,追了过去,什么也没有,可是他始终觉得那是红鸾。他一直有种奇怪的感觉,他觉得红鸾就在他身边,看着他的一切。
         失魂落魄的他回到迎亲队伍里,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这一天,他喝了很多的酒。

          回到新房,新娘子坐在床前,蒙着盖头。
          他摘下盖头,看到新娘子的模样。
          她不算美丽,却很纯净。应该是那种会成为贤妻良母的人吧。
          文韬对她,谈不上有感觉,但是却有种保护的欲望,不想伤害她。
          新娘子看着文韬,含情脉脉。
          这位夫君,她第一次见,见了,就爱了。
          她低眉顺眼地服侍他脱了靴子,又帮他脱了袜子。
          她还想跟他说说话,他却睡着了。
          她在他身边躺下,安静地睡了。

          第二天,他醒来,看到身旁的她还未醒。
          他猛然记起,他结婚了,迎亲的时候还看到一个红影,他觉得那是红鸾。而现在,和他同床的,是一个叫白素的姑娘。白素,他的妻子,他并不爱的妻子。
          白素此时已经醒来,看着他,说,你醒了。他嗯了一声,起身下床。
          看一眼白素,她仰着头望着他。
          他说,走吧,一起去吃饭。
          她欢快地跟在他后边。
      
          婚后的好几天,文韬总是找借口在白素睡着了才入睡。他能感觉到他睡着之后白素贴着他的体温,她的小手缠绕在他的身上。
          只是他的心里,装满了红鸾。
          无数次,他在心里默念,红鸾,你在哪?你知道我有多想你么?
           白素紧紧抱着文韬,文韬没好意思再拒绝。他们,真正的同床了。其实,文韬心里,还有那么一点自私的想法,他多希望,他抱着的,就是红鸾。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白素潜移默化地已经完全存在于文韬的生活里,文韬尽管不那么爱她,但是对她,却也是尊重的。何况,她肚子里,还怀着文韬的孩子呢。
            文韬的孩子出生,这一家子,又是欢呼雀跃。白胖的大儿子,乐坏了文韬的父母。
           看着儿子,文韬,有些喜悦。
            有时候,看着白素,文韬也会情不自禁地看着她,怜惜她。
            
             几年过去了,当文韬牵着儿子的手,和白素一起散步的时候,有一个人,远远地看着他们,眼泪总是会在眼里打转。
            那是红鸾。
           
            这世间,总会有一种爱,叫做默默离开。看着所爱的人幸福,也是一种幸福吧?
发表于 2015-1-27 17: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爱
我个人不太喜欢
发表于 2015-1-27 21:5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着,无所谓。
发表于 2015-1-31 18:2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5-1-31 22: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短了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0 09:25 , Processed in 0.10017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