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888|回复: 5

相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7 15:5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个看不见的故事,这是一篇发了黄的信纸,如果你懂,它就在你身边。每个人都可以是天使,无论丑的还是美的,只要他(她)有一颗善良的心。
        戏子的命运,是漂泊的,是不由自主的,腊梅五岁开始学戏,十五岁登台。命运这种东西,她一直知道,她只不过是随着命运的脚步在走,她不知道什么叫反抗,她知道,反抗在很多时候是没用的。
        崔老爷,不到五十岁,个子不高,人长的倒还精神。常来听她唱戏,一来二去,就熟络了起来。
        十八岁那年,当崔老爷要纳她为妾,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稀里糊涂的,就到了那个大宅子里,做了崔老爷的妾。
         她爱他吗?她不知道,只是不太讨厌的一个人吧,对她又宠爱有加的,她是他娶的第六个女人,也是最年轻的。
         她不笑,也不哭,好像身边的一切都跟自己无关。
         她不逢迎,不拒绝,安心地过着,唱戏,仿佛是前生的事。
         直到,那个人出现,她才知道,生命,原来可以鲜活。
         他的父亲,是崔老爷的故交,相见的那一刻,那双眼睛,让她为之一颤,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他看着她,崔老爷介绍,让叫她姨娘,他含笑地伸出手来,与她握手,说,你好,他没有叫姨娘。
         裁缝差人送来衣服的时候,她惊觉,几天的功夫,人瘦了,衣服,不合身了。 她说,我随你去,改一下吧。
         走出不远,对面有个身影朝她走来,那不正是。。。。
          她的脸开始发烫,她不知道该不该跟他打招呼。
          他已朝她走来,你好,他先说了话。
          你好,她回应着,她的心,忐忑着。
           不知道后来又说了什么,只知道,看到他,她很高兴。
           从那天以后,她常常借口出去。
           好几次,都再没有碰到他。
            十来天了,她觉得自己像病了一样。
            他就像是空气一样消失了,她甚至都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他。
             再见他,已是三个月后。她在后花园,他走到她身后,吓了她一跳。
            他们坐在石阶上,聊起了天。
             那时候,她觉得自己仿佛还是那个几年前的少女。
             他说,你真好看。
             她说,你瞎说。
             他说,我最爱看你的眼睛,像一汪水,清澈,在你的眼睛里,看不见纷争,看不见计较。
              她说,你快毕业了吧?
              他说,还有一年。
              他走,她送。
              依依不舍。
              随手,她将手里的帕子赠了他,她说,这是我亲手绣的,你留着用。
             他小心地折好,放在衣服兜里。
              离开后,他回头看她,她一直注视着他。
              又跑回来,三天后,西桥边,我等你,他对她说。
              三天,也就三天而已,她竟然等得那样焦急。数着日子,日子总是过得慢。她忽然,就把自己当成了少女,他,该是她的初恋吧。可是这初恋,来的这样不是时候,她忘了,她早已是别人的妾,她真的忘了,一晌贪欢,她通通都忘了。
             三天后,她来到西桥边,他早已在那里。那个身影,更加动人。
             他说,知道你识字,这封信,等我离开了再看。
              她手里拿着那封信,紧紧地攥着,她生怕弄丢了,她知道,那里边或许对她有着特殊的含义。
              那天,他们谈了很多,他给她说他的理想,他的抱负,她听的入神,她不知道,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迷人。
              天色渐渐晚了,她说,我该走了。
              他说,我送你。
              她说,不用了,我自己走。
              他也没再坚持。
              快到的时候,下起了雨,她把信藏在衣服里,她怕弄湿了,她怕自己看不到那上面的内容。
               回到房中,她打开信。
               虽然意料之中,却也意料之外。
               他表达了对她的相思,也承诺了一年后娶她。她知道他喜欢自己,但是她没想到他会想要娶自己。
               他让她等他,一年为期。
                于是,他们恋爱了。
                一个是富家公子,一个是姨太太,没有纸醉金迷,他们竟然期许了婚姻。
              他们常常偷偷见面,只是见面,只是说话,他最多只是牵一下她的手。
              那种怜惜,她懂,她想把自己的一生都交付。
              后来,她找医生,给自己开药,让自己看起来像病了一样,然后,她就借口支开崔老爷,她不是少女,可是她要为他守身如玉,他答应,一年后,娶她,她要自己,只属于他。
             一年,她度过了快乐又痛苦的一年,快乐是因为有了他,她每天都开心得不得了,痛苦是因为,她还需要等待,等待的每一分钟都痛苦无比。
             一年的期限,她本以为,一年以后,他会来娶她。
            可是,他不见了。
            她不知道他又去了哪里,毫无征兆。
            找不到他,她发疯了一样去他们曾经去过的每一处。
             可是,他就是不出现。
             她找不出原因,明明说好的,怎么就不算数了呢?
              她知道,自己有些痴心妄想,凭他的条件,凭什么娶她啊?可是,他那些信誓旦旦的话,她如何能当做假的呢?
            渐渐地,她不再跟人交流。
             崔老爷对她还算好,虽然她总是说病着不陪他,他也随着她。
              每天,她跟花说话,跟草说话,对着天,对着水,都说话,只是不跟人说话。
            后来,人们都说,崔府的六姨太疯了。
            两年后,一个跛足的男子,带着一个疯癫的女人,在一个小镇住下。没人知道他们来自哪里,只是人们看到,那个男的,对那个女的,真的好,那个女的,被收拾的很干净,虽然只是傻笑,可是感觉他们很幸福。
发表于 2015-1-27 17: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1-29 18: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畸形的社会,才会有畸形的婚姻,扼杀了多少善美的爱情。
发表于 2015-1-29 21:5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可惜。
发表于 2015-1-31 18: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5-2-25 09: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0 09:50 , Processed in 0.11089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