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636|回复: 2

只因那人出现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7 15:4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八年时间,足够一个少年长到成年人,足够经历一切该经历的不该经历的。
         好吧,长话短说,要说的是,一段坚守了八年的感情,算不算爱情呢,世人评论吧。
         遇上其实就是巧合,人与人之间,一定是带着某种缘分的,不然,茫茫人海,为什么遇到的,偏偏就是彼此?
         第一年
         她叫阿桑,长长的头发披肩垂下,是美术学院的学生,会画画,爱唱歌,能弹琴,算是才女吧。她爱好广泛,却性格内向,不太爱跟人交流,多少,是有些自闭的,也许,她的爱好太多,哪一种,都足够她沉浸了吧。
         快毕业了,她并不忙着找工作,早在一年前,她已经签下了一份工作,工资不高,但是她看中的是那家公司的名声。
          聂晨出现的时候,她正百无聊赖。
          聂晨问她,你相信一见钟情这样的事么?
          相信啊!可是跟你,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你知道吗?对你,我是。
           呵呵,阿桑笑了笑,这样的话,她听的多了。每一个说着甜言蜜语的人,都是为了一些见不得人的目的,她知道。
           你不信吗?聂晨一脸认真。
            小屁孩,一边玩去。
            喂,你只是大我一届的学姐好不?又没有比你小多少。
            阿桑用手比量着,小一厘米也是小,何况,晚一年入学,小的多了。
            有关系吗?我说学姐?我喜欢你,跟年龄没关系。
             好吧,您先喜欢着,我忙我的去了。
            转身,阿桑离开了。
             聂晨跟上去,阿桑回头,不要跟着我,别让我觉得你烦。
            聂晨无奈,看着阿桑的背影若有所思。
             聂晨总是约阿桑,阿桑总是拒绝。
             虽然拒绝他,阿桑却不得不承认,这小子还挺有毅力,屡败屡战的。
             一年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年
            阿桑毕业了,上班了,恋爱了,对象不是聂晨,当然不是,她没有觉得他适合自己。她找的男友,英俊又多金,虽然她不是冲着他多金,但是英俊却是入了她的眼。
             很快,他们同居了。
              不久她怀孕,打胎。
              他们争吵,他摔门离开。
               他又回来,他们又哭着抱在一起,说不再分开。
              聂晨有时找阿桑,可是阿桑总是很忙,有时,她隔着电话似乎看到聂晨眼神里面的失望。
              阿桑的工作并不出色,领导找她谈话,给她敲了警钟。
              阿桑的男友迷上泡吧,深夜归来,她若说他,他便冲她发火,骂她贱货。
               她的泪,流到脸上,是冰冷的。
               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为什么相爱的人,会有一天不再相爱。
               阿桑出去喝酒,叫聂晨。聂晨到了的时候,看到阿桑已经微醉。
               聂晨劝她别喝了,阿桑说,让我醉一次。
               聂晨陪着她喝,直到两个人,都喝多了。
               阿桑倒在床上就睡,聂晨帮她把鞋脱了,给她盖好被子,自己去了别的房间。
               第二天,阿桑睁开眼睛,忽然回忆起昨晚喝多了,跟聂晨在一起,她一抬头,看见聂晨正在床边坐着看着她,她说,你没睡觉啊?
               没啊,被你折腾一夜,你一会要喝水,一会要吃水果的,这不,也没多久,天就亮了,我就坐着看你一会儿,好不容易有机会跟你过夜。
               阿桑有些不好意思,说对不起啊。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这是我愿意的,你不知道,我特别愿意为你做点事情。
                没交个女朋友啥的?说着,阿桑环顾四周,企图找到女人留下的痕迹。
别看啦,你找不到的,我怎么可能带别的女人回来?
               这么说,我还是第一个来你这里的女人?
               当然了,我一直觉得你会是我的女人。
               别瞎说,我怎么会是你的女人?
                怎么就不会呢?明天的事,谁知道呢?
                虽然聂晨一直说着喜欢阿桑,阿桑完全没理会,她以为他只是荷尔蒙刺激下的多情罢了。
                 这一年,他们真的很好,聂晨很开心能经常跟阿桑见面了,阿桑不那么介意见到他了,阿桑觉得聂远是很铁的哥们,真好。
            
                第三年
                 年初的时候,阿桑的男友跟阿桑提了分手,阿桑一脸的纳闷,为什么?
                没意思了,就分吧,好聚好散。
                阿桑不知道为什么,她本以为,他们会顺理成章的结婚,生孩子,过一辈子,没想到。
                 那个,抽屉里的卡里边还有几万块钱,你取了花吧,我走了,希望我们还是朋友。
                 阿桑踉踉跄跄地走进卧室,那个似乎还带着他们体温的卧室,这一刻,好像空气都凝结了,怎么那么冷。她忘了,这是乍暖还寒时候,天气还是凉的。
          她疯狂地扯下床单,还有窗帘,还有那些睡衣,打了个包,她要扔了,跟他有关的东西,她都要扔了,可是自己,不也曾跟他有关,难道也扔了?
           她哭着喊着,累了就睡,睡醒了再哭。
          几天没上班,她已经被炒了。
          正好,那就睡觉。
          第十天的时候,她已经把自己折磨的不人不鬼,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想骂自己,想打自己,怎么这样,为那么一个不值得的人,把自己伤成这样,何必!
          于是,她开始梳洗打扮,开始自己给自己做饭。
           然后,出去找工作。
           手机开机,300多个未接电话,其中有父母打的,朋友打的,还有聂晨打的200多个电话500条短信。
            她给父母打了电话,报了平安,给聂晨回了电话,聂晨激动地说,你在哪?告诉我地方,我这就去,他怕,一个不留神,她就不见了,他怕找不到她,这十天,对他来说,太漫长了。
           他来到她的住处,看到她,一下子,就抱住了她,紧紧地抱着,她呼吸都不顺畅了。
            她推开他,你干嘛啊?
            没,我就是太激动了,以为你消失了,我就害怕的不行了,求你了,别再刺激我这小心脏了。
            你别那么夸张了,我这不是跟你联系了吗?
             虽然我很想知道这十天零5个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不说,我不问。
              阿桑听到这句,就哭了。抱了下聂晨,又说,你等下,我们出去,我请你吃饭。
             自此,聂晨获得了常到阿桑那里的机会,阿桑也很快找到了工作,生活渐渐变得不那么忧伤。

              第四年
               聂晨上班了,公司地址距离阿桑的房子很近。
              阿桑,做我女朋友吧。
               聂晨又一次说。
               别闹了,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没闹,真的,你跑不掉了,都被我遇到了,这辈子,我非你不娶。
               我说你这话怎么跟小时候电视剧里看到的古代人说的话似的,你不看看,现在什么年代?谁离了谁不是活的好好的?非谁不娶这样的话再别说啊,又不可能做到的事,说出来有意思吗?
                我怎么就做不到了?你看着,我肯定做到。
                别介,您家里就您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我可耽误不起 ,别断了您家香火。
                这就看您老人家的意思啦,我家香火,总归是您让断就断,您给续就续喽。
                什么人啊?还赖上了?
                嗯,必须的。
                 不行,你追别人去吧,咱俩不合适。
                怎么就不合适了?你都没试过,说不定就刚刚好呢!
                不用试,我对你不是那种感觉。
                 我是那种感觉,我的感觉对了,你的就慢慢找呗,我帮你。
                 不跟你说了,你真是还没完了。
                 不答应就追着一辈子。
                  那你就追着吧。
                  他们还是经常在在一起,不咸不淡的,聂晨每每表真情,总是被阿桑无情地刺激。
                  聂晨像没事人一样,不离不弃着。
                  阿桑生日,聂远送了阿桑一部相机。
                  阿桑不收,说你自己留着吧,怪贵重的,不好收,还的还。
                  又没要你还,再说,贵重不贵重分送谁,送你,这个还算礼轻情意重的。
                   阿桑推辞,聂远硬是把相机留下。
                   无奈,阿桑只得留下。
                  聂晨说等我一下啊,我出去一会儿。
                   阿桑问干嘛?他说,一会回来告诉你。
                   没多久,门铃响,聂晨进来,手里提着一个蛋糕,打开一看,是一个心形的蛋糕,上面两个小人抱在一起,像阿桑跟聂远。
                  怎么样?哥们自己的手艺。
                  行啊,这都会?
                   DIY啊,才代表诚意啊!
                   喝酒不?我这里有红酒,别的没有。
                    好啊,来点,正好可以酒后乱性。
                    你敢!
                     敢倒是敢,就是我不是那样趁人之危的人,不然,你以为我从没机会吗?
                    阿桑知道他说的是那次,他带她回家,他照顾了她一晚上,坐在床边看着她,却没有趁人之危。
                    许愿吧,寿星佬。
                    嗯,阿桑闭上眼睛,说我祈祷月老赶紧找根红线给聂远牵上吧,省的他老是在我这耗时间。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是不是?月老说不定一激动就把红线绑你手上了。
                    帮我吹蜡烛吧。
                    他们总是这样,他表白,她不接招,他喜欢她,她知道,她愿意跟他做朋友,所以她装作不知道。

                  第五年
           阿桑,你看,能不能就给我一次机会,你看这男未婚女未嫁的,我也不差,无论长相还是能力,重要的是,我痴情啊,你看这五年来,我身边可有其她的女人?不是没有喜欢我的,是我先喜欢上了你,心里容不下别人了呀,你说你要是不答应,就算我将来跟别人结婚,心里也还是你啊!
           我一直拿你当哥们看,你还是好好去谈场恋爱吧,真的,我不想耽误你。
           我不知道你以前经历了什么,你放心,我爱你,就是因为爱你,绝不是单纯的想得到你,就算一辈子都得不到你,能爱你,也知足了。
            别这么说,聂晨,我知道你是好人,你何必吊在我这一棵树上?
            你不知道,没了你,森林对我毫无意义。
             阿桑扑哧笑了,聂晨,你应该去当诗人。
            你没听说过吗?恋爱中的人都是诗人。我知道你现在已经有点喜欢我了,真的,这是我直觉,你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我承认什么啊?
            就一次机会,让我做你男朋友行吗?
             阿桑沉默。
             聂晨痛苦地转过身,我先走了,你早点睡。
             第二天,早上的电话比闹钟还准时,起床了,上班要迟到了。
             阿桑有时也在想,和这样一个男人一起生活会是什么样?
            
             第六年
             聂晨的身边有个活泼开朗的丫头,聂晨带她见阿桑,她喊阿桑姐姐,阿桑有点郁闷,自己竟然比她年长很多吗?也许吧,她是聂晨的学姐,这个小姑娘,顶多算他的学妹,这学姐跟学妹之间,可不就差了好几岁么,第一次,她感觉自己老了。
            那个小姑娘粘着聂晨,吃饭的时候要聂晨喂她,聂晨没有喂。
             不知道为什么,阿桑的心,一阵的疼。
             明明没有爱上他,为什么看到他跟别人在一起,会那么疼?
             有一句话说,你永远不知道你有多爱一个人,除非你看到他跟别人在一起。
             聂晨还那么顾及她,没有喂那个小姑娘,若是他喂了,她是不是更难过?
             他原本是被她推开的啊,她不要了,凭什么不让人家和他好?想一想,又觉得自己好无聊。
             聂晨不再经常找她,她若有所失。
              这才发现,这几年,他们之间,已经跟最初不一样了。
             那天,她一个很好的朋友自杀了,她听到消息的时候,眼泪止不住了,傻傻地,她不知道能做什么。去那个朋友家,她父母都近60岁了,就这一个女儿。已经哭的几次晕厥。她看到朋友的脸,还是昔日那张脸,可是她却死了,永远离开她了。她忽然觉得,是自己的错,没有发现她的异常,也怪自己和她聚的太少。听她家亲戚说,她是被一个男人骗了,那个男人不止有家,还有一对儿女,却跟她搞婚外情,她被他老婆找人给打了,明明是谈恋爱,却没想到无缘无故当了小三,还挨了顿打,她想跟那个男的说,那男的连电话都不接,她就没想开,留了遗书,自杀了,她说她要让那男的一辈子心不安。阿桑又气又恨,她骂着朋友是傻子,怎么能为了那么一个不值钱的男人就这么交代了自己的一生?不值啊!
           从朋友家回来已经凌晨,一个人走在街上,忽然就很想给聂晨打个电话。
           电话没有关机,聂晨曾经告诉过她,他的电话24小时都不关机,不欠费。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她想找他永远找的到。
           电话响了刚两声,聂晨就接了电话,问怎么了?
           这么晚了你没关机?
           没有,怕你打电话过来。
           你怎么接的这么快?
           电话在我手里。
           电话有辐射,放手里不好,应该离身体远点。
           这么晚打电话给我,肯定不是为了告诉我电话有辐射,说吧,遇上什么事了。
          阿桑那头就哭了。
         别哭啊,你在哪,我这就过去。一边说着,一边穿着衣服。
          阿桑告诉了地址,聂晨让她不要乱走动,他这就去找她。
           见到阿桑,一脸的泪水,反复重复着,她怎么就死了呢?
           聂晨把阿桑扶上车,车停在路边,详细问了怎么回事,又安慰着说,人死后是有灵魂的,这一世缘浅,下一世一定能续上。
           阿桑说,你别唬人了,哪有什么来世?
            那你愿意相信吗?
            当然愿意。
            你愿意相信,它就是存在的。
            说着,聂晨握住了阿桑的手,阿桑没有拒绝。
             聂晨吻了下来,阿桑迎了上去。
第七年
            那次见到的那个小姑娘,抱着一个婴儿来找阿桑。见了面,就给阿桑跪下了,说求求阿桑,她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她本来就小,自己带着个孩子没法生活,求阿桑把聂晨还给她。
            那一刻,阿桑的眼泪,心里心外都是,她不知道为什么生活这么残忍,她跟聂晨,刚刚在一起,每天都甜甜蜜蜜,她以为,幸福也不过如此。聂晨总是很尊重她,在一起那么久,两人还是没有住在一起。却原来,一切都是假象,他跟人家连孩子都生了,还口口声声深爱自己,说什么哪怕一辈子得不到也甘心情愿去付出,这男人,怎么这么假?
             聂晨找阿桑, 阿桑不见,打电话,她不接。
             聂晨就在阿桑门外,待了一晚上。
             第二天,阿桑开门看到聂晨,聂晨问阿桑怎么了,阿桑说希望他像个男子汉,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聂晨一头雾水,不知道阿桑在说什么。
             聂晨拦住阿桑,阿桑说要上班,晚上跟他谈,让他去上班。
             聂晨信了。
              他刚走,阿桑就收拾了东西,搬走了,手机卡扔掉了。
              从此,阿桑在聂晨的生活里消失了。一个城市里,也没那么容易相见,每个人,都在每个人的轨迹上走着。
               
              第八年
             阿桑出嫁,对方是医生。对她很好,她不爱他,却也尊重他。
             生活毫无波澜, 平平静静,所谓岁月静好,当是如此吧。
             医生为人低调,性格安静,其实是个很好的医生,对患者很好,对同事很好。也是一个好丈夫,对她,非常体贴,给她所有她想要的自由。
             半年就这么过去了,她上着班,回家,医生有时候不上班就会给她做可口的饭菜,有时候需要值夜班,她就一个人在家,看肥皂剧看到睡着。
             有一天晚上,阿桑跟医生刚要睡觉,医生的手机响了。只听医生问,怎么了?谁?那个叫聂晨的病人又昏迷了?好,我马上到。
             聂晨?听到这个名字,忽然阿桑就没法平静了。
             医生去了医院,那个病人是他负责的,他告诉过同事,他有什么情况都要通知他,他就是觉得那个患者那么热爱生活的一个人,又那么年轻,太可惜了。
              从医生走后,阿桑就没有睡,她盼着天亮,她盼着去验证是不是那个聂晨。
              第二天,她悄悄去了丈夫的医院,因为平时也很少去,他的同事就结婚那天见过一次,所以没有人认识她。此时,医生已经回家了。
              他打听到聂晨的病房,推开门,一看,那个一脸憔悴的人,是聂晨吗?那个刚刚三十岁的他?
             聂晨的身旁,一男一女,六十岁左右的年纪,看样子应该是他父母。还没走近,阿桑的泪就止不住了。那个骨瘦如柴的人,真的就是一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人吗?
              聂晨的母亲问了她是谁,她说,是同学,听说了,来看看他。
              阿桑问,他老婆孩子没在?
              他母亲说,哪来的老婆孩子?他没结婚啊!去年的时候告诉我们说交了个女朋友,要带给我们看看,结果,我们没看到,他却病倒了。
              这时,聂晨睁开眼睛,看到了阿桑,他的眼角有泪滑落。
               他示意阿桑坐下,又支走了他爸妈。
                阿桑抓住他的手,问,你怎么了怎么了?
                他苦笑着,阿桑,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辞而别?
                 阿桑说,因为你都有孩子了呀?
                  聂晨问,我哪来的孩子啊?你听谁说的啊?
               阿桑就讲了那个小姑娘抱着孩子去找她的事。
               聂晨说,你真傻啊,我跟她哪来的孩子啊,那时候她喜欢我,你也能看出来,但是我心里只有你啊!
              我拒绝了她,因为对的人出现过,我不能再接受其她人了。
              阿桑哭出了声,她没有想到,事实是这样的,她宁愿聂晨爱上别人,也希望他能健康的活着。
              聂晨说,别哭了,本来还要娶你呢,看来,只好等下辈子了,你等我吗?
               等,下辈子,下下辈子,都等你,对不起,我错了 ,我不该离开你。
              我从没怪过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你的主治医生,是我丈夫。
              世界总是这么小,还好,他是个好男人,我看得出。好好对他,跟他好好过日子,我就放心了。
               求你了,别那么好行不行?
               我恐怕没有多少时间了,我有个奢望,你有空的时候能不能偶尔过来,让我看看你,我要记着你的样子,下辈子,好早点遇到你。
               好,我每天都来,你等我。
              
               三个月后,聂晨因抢救无效死亡, 死于肝癌,年仅30周岁。
               一年后,阿桑的孩子出生,不知怎么,阿桑就觉得这孩子像极了聂晨,眼睛,还有神情。   

           
发表于 2015-1-27 17: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何以琛都只有七年
这位八年的太痴情
发表于 2015-1-27 21:49:55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年的我都见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4 05:16 , Processed in 0.10032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