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728|回复: 12

和星星有关的愿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7 11: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和星星有关的愿望
   “喂,你好”正忙着帮妈妈刷碗的我用头把手机夹在肩上接起了电话。
   “是姬小希吗”
   “是啊,你是?”
   “我认识你就够了,我叫雒洋······”
   “洛阳?我还沈阳呢,那个,我忙呢,等会儿给你回过去”
   “恩,一定要回,还是我给你回吧,你忙吧”他像自言自语又像是命令,没来得及让我反应就听到了他那头的盲音。
   “骗子,想套我的话费”我把头一偏竟忘了还夹着手机,“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心疼的我直往碗里砸泪。收拾好厨房后,伸着懒腰,抱起手机窝进沙发里。“如果是骗子怎么会知道我名字?用回过去吗?”正当我眨巴着亮闪闪的大眼睛,扶了扶眼镜框后,短信来了。
   “在干嘛呢?”
   “你是?”
   “我说了你也不认识,我想知道你在干嘛”
   “你是?”
   ······
就这样,他试图岔开话题跟我搭话,而我却一如既往的固执着。当我看着免费短信条数刷刷地减少时他用微信呼叫我,他像懂我的心思,知道我是节俭持家的好女子。但依旧拗不过我的执着,他招了,他是我闺蜜的好朋友,顿时有种愤愤然被卖掉的感觉。
   “你丫就这样把我卖了,人洛阳给你多少钱了,这么容易军心动摇?”我二话不说,拨通闺蜜麦儿的电话撒泼一通。
   “我决对忠于人民忠于党,那电话是他自己翻我手机偷记了去的。”我想电话那头的她一定笑的贼眉鼠眼,“再说了我这不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人可是个抢手痴情男。”她还告诉我,那天他去找她玩儿,无意中看到了我们的初中毕业照,他指着照片中的我求她介绍,还说是一见钟情。“那钟的可不就是脸吗”正值高一的我乐呵呵的说着。
    往后的日子,只要我打开微信就会有看不完的消息,满满的都是他甜甜的问候,还有一大堆可爱的表情。我会眉头紧蹙口是心非的咒骂着“费我流量,烦死了”可是心里像生了一个火炉暖烘烘的。从此我喜欢上了微信,在家里的一言一行我会第一时间向他汇报,从早上到月上枝头他同样会对我毫无掩饰的报告一切行踪。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在微信上呼叫,他都会是第一个响应号召的人。我告诉他我拌了黄瓜菜,他却听成了锅巴菜,便在微信上笑的狼心狗肺。我告诉他我正在洗衣服,并配上一张贤妻良母照,他会乐的大肆评论。我切菜不小心切破了手指,发了照片让他看,他便三令五申的要求来看我。我慌了跟他聊天竟会语无伦次,他说他乐的嘴咧到了耳朵上,“丑媳妇迟早要见帅相公。”这一句终于激起我的满腔怒火,于是吵着闹着非要当面比一比看谁最丑。
约好第二天上午,可我却乱了手脚慌了神,一推再推就到了日落时分。他打电话没完没了的催,我也不再好意思逃避,于是拉了胖嘟嘟的发小亦宣去给我助威,顺便让她当当两千瓦的电灯泡照着我们这对孤男寡女,好让他不敢胡作非为。
站在约好的路边我仔细打量着来往的车辆,并时不时扯扯皱了的衣襟,扒拉着齐刘海我转过身去向亦宣抱怨着,说他太没责任心了,她却朝我身后努了努嘴,我顺势来了一个最靓的回眸一笑。他摇下车窗冲我笑笑,露出一对小巧可爱的小虎牙,浓密纤长的眼睫毛在落日那抹余辉下扑闪扑闪的映在脸颊上。
   “新娘子下轿?我都绕这儿两圈了”他边笑边说。
   “等她这等绝世大美女你就绕十圈也值了”亦宣挑逗的开口了,说罢就识趣的闪没了身影,还不忘朝我做了个鬼脸附上一句“娘娘,奴婢退下了”。
我尴尬的吐了吐舌头,挠了挠头发,转过头正碰上他清澈如水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着我,我也冲他笑了笑。他把车停在路边,双手插兜走近我。
“我叫雒洋,不是洛阳”说着拿出手机让我看他的名字。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写‘雒’呢,别驴眼看人低”我挑了挑眉毛不屑的说。
“那是谁说她叫沈阳来着?你确实够笨的”说完还趁机敲了我的小脑袋。
他说我们相见恨晚,我用穿着凉拖的脚将地上的小石子划来划去,不时撇着头看他如星星般亮亮的眼睛。时间总是在幸福中流逝的最快,天色也仿佛在嫉妒我们彼此的笑容。他打开车灯,招了招手消失在了夜幕下。
我前脚刚进门,他便发来微信报告我已平安到家。这突如其来的幸福让我有点措手不及,就是这样有着聊不完的话题。有时候聊着聊着我会睡着了,可又会诈尸一样的忽然醒来,抓起手机正凌晨三点,“傻妞,又睡了?”这是他十二点时发来的信息。我嘟囔着嘴骂自己笨蛋,便回过去解释半天。原以为他也睡了,没想到他又以第一时间来回复我。
第二天晚上一下课他约我去看漫天繁星,坐在大厦的天台上,他笑话我的智商只能数清楚月亮,但是他愿意陪我细数星星。当夜幕渐暗星星渐亮时他给我唱起《我的歌声里》,跑调跑的不着边际,而我听得津津有味,当我陶醉在这扰民般的噪声中时他盖上我温润的唇,我羞红了脸告诉他这是我的初吻,他微笑着点了点头。为了缓解吻后的尴尬他要我嚎两嗓子,我便柳眉一倒开口就唱“两只老虎······”过了一会儿他神秘兮兮的要我打他的电话,当我拨通后“两只老虎······”回荡在这广袤的天穹下。他笑的直不起腰,我假装一把掐住他的脖子要求他换了铃声,他却表示誓死不会服从。
他知道我喜欢吃大白兔奶糖,每天送我去学校的时候就会塞给我满满的一大袋,害的我每天逢人就发糖。
就这样我们与平凡的幸福携手共进很快我就升了高二。七夕那天他约了我、麦儿、亦宣、瑞哥说要去爬山。可是时间却定在晚上,路灯亮起时他把车开到山脚下,我们都大眼瞪小眼耸了耸肩表示不解,他却说这样更有韵味。沿着盘旋的山路我们登上山顶,他凑近我的耳朵说这儿可以听见牛郎织女的绵绵情话,我便把眼睛笑成了一弯下弦月。看着脚下一闪一闪的灯火我们大喊“我爱你”,他却把手做成喇叭状朝着我喊。忽然,我的脸上就湿湿的。下山时我撒着娇死活不愿再多走一步,他假装表示不满但依然把我背起来还抱怨着我比猪轻,此时我们的朋友们却一个劲儿的朝这对甜蜜的恋人翻着白眼。
“让这白眼来的更猛烈些吧”他大声的喊着冲到了他们前面向山下跑去,我开心的朝后面直招手。
日子在墙上的挂钟里滴答而过,他跟我谈起他的工作,我便和他立了契约上下班开车不准跟我聊微信,因为那样不安全,回家后再报平安。他说他技术特好试图以此来说服我,但最后还是以我的胜利而告终。
我知道他爱吃玉米,于是我挑了一个暖而不媚的星期天带他回了趟老家,掰了一大车厢载回家煮,他边啃还不忘发照片分享,以后的休息日他便像个小孩撒着娇要吃玉米。
他说为了感谢我要带我去个地方,却把我领到了他工作的写字楼,见人就朝我喊上一句“嫂子”,我尴尬的摸着刘海。坐在他的办公室一直等到他下班,然后我们来到一汪深水前,光着脚丫走在浸入水中的石板上,挽着裤腿一起捉鱼,他却使坏的泼我一脸水,还偷拍我努嘴最丑的样子。回家的路上他一把抢过我的包硬要帮我拎着,我说大男生背这个有损形象,他却咧了咧嘴说乐意。
有时候雒洋还是个专吃千年陈醋的孩子,这天当我站在校门口等他来接时,有几个染着黄发穿的很潮的男生跟我搭讪。被开车过来的他撞个正着,我急忙跑回车里,他就顺势将音乐放到最高跟着唱《存在》对我爱搭不理。
“哟,小后生刮胡子了”我斜着眼睛挑逗他,其实我知道他每次见我都会刮刮胡子,好让自己看起来比我年轻,实际他是小我一岁的。
“你要敢给我顶绿帽子,我丫天天跟你学校嚎《伤不起》”他愤愤的说着。
“不会”我挤了挤眼睛赏了他个吻。
我以为这平凡的爱情就是我的幸福,像一杯我爱喝的香芋奶茶,说不尽的满足与快乐。可就在高三下半学期的一天雒洋约了我出去,见了我抱住就哭。他说他终于等到了他的幸福,她叫莫北,他说他从初一见到莫北就一见倾心,接下来的日子他就对她百般献媚、穷追猛打。人似乎生来就是不知好歹的,莫北把雒洋对她的好视为一种让她愉悦的空气,觉得一切理所当然就该如此,她对他说人活着就要呼吸,所以她要自由。后来莫北交了男朋友,他只是抱怨过但从未放弃过,所以他一直等她需要他的时候。就在前几天莫北告诉他她分手了,还告诉他一直以来他才是对她最好的人,她便扑在他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而此时的他却趴在我的肩头哭湿了我的肩膀,他说他终于等到了莫北,还让我祝福他,他说因为我是他最亲密的朋友。
我像被人给了颗糖后又狠狠的甩了一巴掌,脑袋里嗡嗡的乱了思绪,心口像堵了团棉花闷得透不过气,可又像是缺了一个口,空洞的什么也填不满。
“祝福你,那个······亦宣还找我有事,我就先走了······呃·····走了”像逃离一场不如意的婚礼,我慌乱的站起来,却打翻了点好的上岛咖啡,将浅蓝的牛仔裤上溅的星星点点,我没吭一声就跑开了,他喊什么我根本听不见。
从那以后我明白了越在乎越卑微的道理,我不在主动向他说话,也不会再把快乐的难过的琐碎的事向他肆无忌惮的倾诉。而他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又都如此的无所谓,依旧一下车就会跟我报平安,依旧告诉我他吃了什么晚餐,用的什么洗发水。咖啡店见过面后,他从来没跟我提及“莫北”两个字,只是时不时唠叨他的烦恼,说只有我才是最懂他的,我的开导对他尤其重要。直到夜深人静了我还会抱着手机傻傻的发呆,微信响了我就会如触了电的解开锁,“亲爱的笨猪,还没睡吗?”他像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只淡淡的问了他一句“我算什么?”他说我是他的闺蜜一辈子的领导,看着屏幕里这句滑稽至极的话,我双手抱膝急促的呼吸着,直到高考顺利过关我也没见过他,失恋也没人知道即使再难过也要挤出一个微笑。
KTV里我努力的压抑着所有的不痛快向亦宣淡淡的说着我和他的故事,她听得目瞪口呆因为她以为我们是情侣。我嘴角上扬摇了摇头我说我们只是朋友而已。她开口就骂我一通说我傻的跟王八蛋似得,随后便抱着我让我尽情的发泄,她说她知道我受了天大的委屈。我先是低声呜咽,随后就嚎啕大哭,N多小时过去后眼泪干了就成了没完没了的嚎。
“我以为这是专属于我的爱情,他却告诉我这只是暧昧,这三年来······我只是个替代品,而现在我又觉得自己像万恶的小三,我······”
“打住,你是谁也无法替代的那个让我们永远引以为傲的姬小希,你丫以前的傲气哪去了,以前的你走哪都是电死人不偿命的大小姐,现在竟学会了林黛玉的范儿,你就记住男人是种得不到永远在骚动的物种,那沈阳也就是个王八蛋······”亦宣分析的振振有词,把我听得破涕而笑。我一把抱住正在指手画脚的她说了句有你真好,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了她一身。她叹了一口气说“你的眼泪要是钻石那我就发财了,我丫天天跟你屁股后面捡。”
从那以后我的心情由阴转晴,离上大学的日子也没几天了,我忙于上大学的各种准备中。那天我去以前高中拿了档案,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截在了校门口候车厅。听着噼里啪啦的雨声,看着地面积起的水洼里晕出一圈一圈的水花,细长的美腿满是泥土点子,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喂,上车”
我挂了电话,定了定神,是雒洋。我瞥了一眼向雨中迈大了步子,头也没回,最后竟然小跑起来。他下了车追上我,把我硬拽回了车里,用一块纯白的手巾帮我擦着头发。
“你等我,再等我两年,我和她不合适”
我愣了愣神,倒吸了一口气“对我公平吗”
“不公平”
“想过我的感受吗?”
“想过”
“好受吗?”
“不好受”
“以后别开这种连傻子听了也觉得恶心的笑话了,一点都不好笑,送我回家,谢谢”
离开家的那天有着难以言喻的难过,老妈把我整理好的箱子又翻了一遍,怕我落了什么,老爸一直叮嘱我作为一个大学生如何做人处事,如何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便频频的点着头。坐上车,看着窗外的那一刻,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打湿了我手里的平安符,这是他给我求来的,下雨那天他悄悄塞进了我的包里。
迈进大学的那一刻我就发誓一切的过往可以不忘但一定要放下。于是我奔波于三点一线的生活中,课后还会为了学生会的事忙的焦头烂额,有时在图书馆就能呆上一整天,星期天还会去做做兼职,我的生活被忙碌充实着,脑内存满的快放不下他。偶尔也会有一两个爱慕者要求跟我交往,我就充当着绝情的角色把他们的幻想扼杀在了摇篮里。
“姓姬的,这样下去你真该嫁不出去了,咱总不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电话那头的麦儿对我谆谆教导,“你也别怪雒洋,要不姐在帮你介绍一个?”
“得,本小姐不想在你认识的歪脖子树上吊死了,但会遵娘娘教诲,自己傍个大款”我乐呵呵的说着。之后我又向她汇报了我在异地的一切动态,挂了电话靠着阳台,我很清楚自己此时的心境,因为我在等待,等两年以后······只是我没向任何人提及。
紧接着瑞哥的电话打来了,他说让我别怪雒洋因为雒洋是被逼无奈的,什么狗血的一见倾心什么犯贱的穷追猛打什么恬不知耻的要我祝福都是雒洋自己编的,因为他有苦衷。瑞哥还告诉我那次咖啡店见过后雒洋去找他喝酒,喝的糜烂大醉后就哭了,边哭边说我是他真正爱过的人他放不下我但是我太单纯了不能告诉我事实。瑞哥还说雒洋为了给我求平安符硬生生的把头磕在了石板上,听到我不会等他两年非常绝望,我坐车走的那天却躲在离我不远的车里面握着方向盘哭的像个小孩。
“那现在呢,莫北怎么回事?”我几乎是哭着问出来的。
“对不起······小希,有些事儿你以后会知道的,找个新男朋友吧,但是别怪雒洋。”接着电话就嘟嘟的响了。
我发了疯的拨打着雒洋的电话可听到的永远是那么一句“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我觉得上天跟我开着一个天大的玩笑,我就像只负责演戏但动了情的女主,却没有知道幕后的知情权,无奈到连摊在角落的自己都扶不起来。
我动员了所有我和他认识的人可他还是杳无音讯,打开邮箱有一条消息,那是我离家那天他写给我的: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明明知道等待对你极不公平,但是我还是那样要求了,我知道自己混蛋可是······我们彼此相爱但是你等不到彼此相守了,我常常会想等你老的满头白发了我依然牵着你去数星星,等你牙掉光了我就把玉米粒一颗一颗剥下来喂给你吃,耳朵不好使了我就给你戴上助听器听你给我唱的两只老虎。这些都没办法实现了,对不起,我不会再跟你联系。但是我想告诉你我们不管走到哪步遇见了就好,祝福你重新开始---爱你的洋。”
我没有出声但是已经泪流满面弄花了妆,眼泪像一涌而来的潮水夺眶而出恣意着我白皙的面颊。我发了比星星都多得邮件但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关于我和他的故事当我在微博上暨乎篇成时却感觉半折心始,于是我咬了咬牙按下了删除键,最后只写了这样简短的一句:
“有些人,遇见了就好,因为我们有过和星星有关的愿望。”
发表于 2015-1-27 14: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写不来这样的故事
 楼主| 发表于 2015-1-28 10:27:39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1-27 14:30

我就写不来这样的故事

就随便瞎想的啦
发表于 2015-1-28 10:29:31 | 显示全部楼层
习惯一种习惯 发表于 2015-1-28 10:27
就随便瞎想的啦

我都瞎想不来
哈哈哈
觉得很厉害
 楼主| 发表于 2015-1-28 10:31:17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1-28 10:29
我都瞎想不来
哈哈哈
觉得很厉害

因为我喜欢白日做梦唉
发表于 2015-1-28 10: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习惯一种习惯 发表于 2015-1-28 10:31
因为我喜欢白日做梦唉

我晚上比较喜欢做梦
可惜白天就忘记了
发表于 2015-1-31 18: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5-1-31 18:2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悠悠的云 发表于 2015-1-31 18:22
欣赏佳作

谢谢欣赏
发表于 2015-1-31 18:27:44 | 显示全部楼层
习惯一种习惯 发表于 2015-1-31 18:26
谢谢欣赏

客气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31 18: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悠悠的云 发表于 2015-1-31 18:27
客气了

发表于 2015-2-23 10: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感动有感伤的一篇文,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15-2-24 17:4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红自暖 发表于 2015-2-23 10:00
有感动有感伤的一篇文,欣赏!

谢谢欣赏喽
发表于 2015-2-25 07:43:57 | 显示全部楼层
习惯一种习惯 发表于 2015-2-24 17:43
谢谢欣赏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4-3 04:00, Processed in 0.109776 second(s), 2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返回顶部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