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1247|回复: 29

乱乱写小说玩《hzy、无处告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0 12: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何志永 于 2015-1-19 10:46 编辑

Hzy各自远扬

                                                         文/何志永
一、
想起小至,和她的遇见完全是因为文字的中介。
有一次她问我,小伦你觉得你最浪漫的事是什么?
原本对于喜欢总是写东西的我并不会难倒的问题,却让我爬山越岭般的困在思维里,张口无语。
于是反问,那你最浪漫的事是什么呢?
她说,十六岁的傍晚,夏天,在家门口的那条街口路灯下,送我回家的他紧紧的抱着我-------
我想,这,真是浪漫。
接着她说,今晚他突然又联系自己了。 并且对她说,最近好吗?
在中间被一个叫做七年的时光的词汇,划开,又缝上的今晚,又联系她。对小至说:他要结婚了。
那晚我正边玩手机边从教学楼下面走过回宿舍,刚下过雨的夏夜,仰头看星星,星星在说话。我想。
于是我对小至说,我最浪漫的事就是:听,星星在说话。你信吗?嘿嘿。
停顿了一会儿,小至说,那石头会开花吗?
我想刚才我的回答真是仓促的掉渣。不免沉默。
所以我想这是我最致命的问题。因为,突然,我不是一个会浪漫的人或者说我是不是太无聊的人呢。于是不免纠结起来,那些被我按进我写的文字里的主人公们,他们的浪漫是不是因为我也矫情起来呢。冥思苦想,总结起来,我是一个无聊的人。
而那些我写过的文字里的浪漫,我想应该改成烂漫。

二、
那天看过某篇日志上面写关于寂寞的人的什么十大特征,这些文字也就哄哄那些赖在青春期还死不承认自己已经开始渐渐习惯活在安稳的现实的眼光下的事实的九零后的孩子们,但是其中翻阅过去又翻过来的句子却打伤了我。
寂寞的人第五个特征就是:喜欢走路的时候不自然的把右手伸进口袋。
你可以想想总是走路不自然的把手掏在口袋,素颜朝天,嘴角上翘,喜欢把自恋的基础是自信当做理由拿来遮挡自恋的自己来说。这的确是够打伤我的,我站在学校茶炉房对面的树下面整整沉浸在难过里足有十分钟,这期间有四片树叶以优美的弧线滑落,那真是自然的唯美,有两对情侣打情骂俏从我的面前走过,有一只猫在经过我的面前的时候在不远处吐了。这还没加上从刚才在餐厅边吃饭边玩手机无意间看到上面那第五条开始的话,再加上吃饭的时间,我算了下,妈的为了这么一句话,老子居然整整反思了快半个小时。而这半个小时人民解放军叔叔又可以拯救多少在地震里死去活来的人们,刘翔哥哥可以跨多少次栏了,我又可以呼呼大睡这已经逝去,并且永不再回来的半个小时用来拯救我多少衰弱的脑细胞呢。于是一跺脚,头也不扭的一路狂奔回宿舍一头扎进被窝,在头进被窝的同时,被子外面的手还在纠缠着没有脱掉的鞋子。当我终于全身心的躺在被窝的时候,我满意的笑了,因为接下来的几个半个小时抓住了。
后来记得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还以为是半夜三更准备接着入睡,不免尿意涌上心头,并且尿意渐浓。于是摸索着鞋子直奔厕所,一泡尿犹如滔滔黄河而泻,千里不回。在阳台洗手的时候发现,天只是阴沉着将要下雨的样子,才想起,哦,妈的这还是下午呢。右手挠挠头发杂乱的后脑,嘟囔了一句,妈的,可这天也就糊弄糊弄人,下不起来。刚说完噼里啪啦的打起闪电来,三秒钟暴雨刷刷而下。我想那天的我才真正明白原来乌鸦嘴的真正内涵,大概就是这样吧。
后来,同宿舍的孩子夸我说,从you入校以来,上床入睡之速度,实属罕见。
三、
我想我平时入睡前大概废话真的是,很多吧。
再后来,渐渐忘却这件事,只是某天当我写完《hzy,破》之后发到扣扣空间日志后,看到这么一句评论说:小伦,看完你的文字感觉其中的不同,我想每个字节里都是被你沉浸在寂寞里太久了吧。所以字节发酵出寂寞的气味,不堪忍受的你才呕吐出这么一篇文字把颓废写到灵魂麻木的如空气般的地步。其实你不寂寞,你只是躁动。因为没有人听你讲故事。
评论我的人,扣扣昵称叫安妮。我想会不会是薇薇安呢?
后来我把这条评论删了,也没有回复。但是却深深的记在了心里好久,不去想什么时候会忘记。只是反思这句话的同时周身寒冷。就像一个乐观的孩子,某天你揭开他不为人知,最为真实的一面时,他会沉默,会不知所措。因为你把他最封闭的一面暴露在众人面前,他就会遮丑。这是本能。而我要做的是,怎样去正视这样一个事实。
正视我很躁动这样一个事实。可躁动的男人有人爱吗?
我想这个问题很简单,不是有个词汇叫做各有所属嘛。可是我坐在学校的操场边都已经没心没肺的把自己600ml的可乐咕咚咚的喝完,打了三四个饱嗝,接着又把在足球场来回奔跑忙着踢球托我买水的哥们的水都喝完的时候,我还没有想明白那个所属,谁属于我?我又属于谁呢?不免我想我是忧伤的,躁动的忧伤。
可躁动的忧伤的性格,附着于一个男人身上,有人爱吗?
这个问题让我整个五月份没少的烦恼,因为大二的我,日渐老去,不免在下雨的夜晚,在风起的早上,路过学校的小树林的时候心中不免感叹:嗯,我想我是会有人爱,吗?或者说,我确实需要一个女人了。
因为,女人的问题解决,嗯,上面得出问题就死翘了。
于是,我把所有的症结归于爱情上面来。我终于为我可以良心发现自己已经将近一个月沉浸在恍恍惚惚,没有来路,没有归路的生活里,并且沉浸不拔在其中一个月这么久了。于是愧疚于浪费时光,浪费父母人民币,浪费已经错过和许久未联系的高四胖嘟嘟闺蜜女生在夜晚互相愤青生活的时光了,我想我该愧疚,但同时也要快乐。
因为,生活现在开始重新启程,目标明确,寻找一个女人。

四、
可是后来暑假的时候我就开始后悔了,这一切乱糟糟的生活。为了克制躁动,我开始了忧伤。因为忧伤开始躁动。而最终归于女人问题上,这不符合我的风格啊。可是我又有什么风格啊?我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正穿着宽大的T恤和我妈妈给我买来的上面满是日本漫画的大裤衩,踢踏着人字拖鞋,在我家乡的那座恒久腐朽的木桥上喝着可乐打着嗝,来回的走动,眉毛拧在一起烦恼那些,那些真的被我浪费掉的时光,不免感叹一声,怎么就夏天了呢?下午的余晖,把人们的头发炫成彩色,有白色的鸽子在脚边啄桥木,不免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我想我是被暑假无聊的时间弄的搞混了方向,颠倒了习惯吧。大风呼啦啦的吹的脑袋有点胀。于是踩着木桥咯咯吱吱的回家去,把滑板玩的风生水起的小孩子从我身边刷刷的滑过的时候,我跌坐在地上,小崽子不道歉还露出白白的大门牙朝我吐舌头呢。拍拍屁股上的灰土,嘴里嘟囔着什么,摇摇晃晃回家去。远处有火车很有节奏的经过声音,再然后下起了我自认为从学校回家过暑假以来见到的最暴的暴雨。我感冒了,可严重。
可是我感冒了,鼻子里塞着卫生纸,说话都感觉口腔呼呼冒出的热气时,暑假也不会消停一会儿,因为接到的一条短信,我的法理学挂科了。
我把枕头盖在脸上,然后听见咣当一声,手机不知扔到了哪个角落。在这之前,尽管给哥们回了一句,我日你大爷的法理学。可是我知道我是难过的。这又是不能嘟囔几句可以怨天忧人的事,我连怨天忧人的资格都没有。谁叫我把时间用来思考一些逻辑性很强的问题呢,比如躁动,比如忧伤,比如女人。到最后不由的把这一切都归于那个给我评论说我躁动的孩子。找到了问题的渊源,处于本能的贴上一句我日你大爷的躁动,躁动个啥之后,好像除了吃饭,呼吸,我再也找不到可以弥补挂科的事实之后,呼呼呼睡着了。

五、
我记得我在《hzy,错,逆向燃烧到开始》这篇小说的开头写:我想我总是以颓废的姿态,仰望着生活。可为什么我这么乐观的孩子总是这么不开心呢?
可现在我想人的一生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应该是这么来过的:
一,写一本畅销的小说,来纪念我给这个星球留下过什么?
也许,很久很久以后会有个喜欢文字的小孩,走过林立的书架,爬上一节节的梯子,透过昏弱的灯光在灰突突的空气里,在不起眼的角落拿起我的书,用手拂去书皮上的灰尘看到书的名字《hzy,你听得到》。看到了第一页第一大段,然后就找一个角落很有感觉的一直在暮色四合的夜幕升起时,才伸一个懒腰,用手擦掉鼻梁上的灰尘,想着我的小说里的情节。最后在睡觉前嘟囔一句,嗯,真他妈是一本不错的小说。或者真他妈厉害的一个家伙,或者写出这本书的家伙真他妈牛逼。
二,挥霍一段死去就没再活过来过的爱情。
三,去金三角贩一次毒品,越境,入境,然后销毁。在国境边的小酒店偷偷骂着边境警察的蠢蛋。这感觉真难忘 ,一生难忘。
四,剩下的就是把长长的一生用来等待死亡。
史铁生说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到来的节日,而上帝把生这个事实交给我们的时候,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高中的时候我觉得史铁生写的《我与地坛》真酷真牛逼。可是二十三岁的我才明白,妈的,这么多年老子才迷糊过来。原来这么长一句话就是为了告诉我,孩子,死是用来等待的,用很长很长的时间来等待的。
我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做了一个悠长悠长的梦。梦里有着像丝线一样不连断的爱尔兰风笛,风笛飘飘荡荡如退去又覆来的潮水。梦像一个长途跋涉的旅行,我想是很累的吧。要不醒来,也不会是全身湿透。
夏天的记忆只剩下嘶哑的蝉声和不知名的鸟叫,还有丰沛纯净的光线吧。要不也不会记忆这么清晰。
醒来后,我的感冒好了。全身轻松。像我说的结束像长途跋涉般梦一样的旅途。我只是口干舌燥的渴。而坐在我床边的妈妈刚好拿着一大杯冰水看着我,刚还迷迷糊糊的回想还是有妈妈的孩子幸福啊,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永远是妈妈。可是现在我就开始愧疚了,因为我在意识清醒后才明白,我醒来的第一幅画面应该是妈妈手里的水。妈的,趋利避害的家伙,没有良心的家伙。
我才明白我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在角落里找到了手机,手机电池是在床下面的鞋子里放着,害的自己找的满头大汗。估计是哪天把手机摔了然后电池蹦到鞋子里了吧。
妈妈已经在下面叫我吃饭了,抓抓脑后乱糟糟的头发,慢蹭蹭的去饭桌前,妈妈看着满头大汗脸庞红红的我说,感冒刚好就开始活蹦乱跳了呢。说完还不忘用纸给我擦额头,不免不适应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夏天就在眼缝的角度里成了一条白光,让人失忆。原来那么喜欢夏天的我,是因为懒才这么喜欢夏天吧,懒得去记忆某些人某些事。病好后我清醒的大脑思考着。
我又开始了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摇摆着没劲的身体去离我家不远的桥上坐坐。坐在桥上喝着可乐,无聊看着桥下面的女孩们用泉水洗衣服,有小孩子在河里捉鱼。无聊的扣手机发现很多条短信,是哥们发的。一条大概是我摔手机的那天凌晨哥们发的短信吧:逗你玩呢,你的法理学64分。
我瞪大眼睛,脑袋有点发胀用手抓抓后脑,然后我就把还没有咽下去的可乐吐出去了,妈的。然后,还有半罐的可乐随手扔了出去,再然后意识过来,妈的,我的可乐还没喝完。好吧,我承认我心理素质不好,同时身体素质也不好。俯身向桥下望,不免有点腿发软,可乐瓶刚好砸到一只曲项向天歌的鸭子头上。鸭子嘎嘎嘎的惨叫几声,身子沉下水里去了。不会吧--------这罪过---------
可是一会儿,它又嘎嘎嘎的活过来了,确切的说它压根就没死。妈的,老子被动物挑逗了。
不过,好吧,法理学没挂科。 图片

六、
我相信好人是有幸运的事降临的。
暑假开学。  
虽然在这里我不好把握这个好人的概念,刑法里说一个人犯罪的话需要故意或过失,虽然客观造成了法益的现实性侵害,可是主观无故意无过失也只能无罪或者意外事件。所以基于此,我推断一个人有没有做好事不是看客观的,客观是形式,客观的善良是善良,但要主观是否真心善良,人心隔肚皮,我无从得知。
我只说我自己,我相信好人是有幸运的事诞生的。虽然我主观的善良是我自己没有危害国家、组织、他人的意识。如果非要说什么真情实感的话,我想那次火车站看到一个女孩追着火车边跑边哭的画面,我也跟着哭了,算不算。虽然眼眶湿湿的并没有真的泪水。可是,我承认小时候我爸打我,我都没有这么的哭过,因为我向我心目中伟大坚强的男人科比保证,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为情而发。虽然在这之前,我擦眼睛是因为风把沙子吹进了我的眼睛里。可是在我擦眼睛的罅隙里我真的哭了。因为看见我暗恋的隔壁班的小黄同学正在和一个我不认识的男生在火车站接吻,我就感觉眼睛疼疼的或者说湿湿的,我在心里默数他们接吻进行了足足两秒钟啊,两秒钟后我暗暗的簒紧了拳头,心里面一个声音还在回荡,两秒钟啊。一个声音回应,妈的我知道就是两秒钟。在我思考要不要上去拉开这对狗男女的时候,那个男生上火车了,不得不说在他回头的一瞬间我承认他是挺帅的。于是我的拳头松了松,在比自己强的人面前,人都会本能的示弱吧。可是接下来我就不能接受了,火车跑动了,小黄同学边追火车边用手臂在面前挥动,我想是在擦泪吧。如果说前几分钟我流泪基于各种原因不纯的话,那么现在我是真的想哭了,因为,妈的,太感动了。
回去的时候,我想我是个好人。因为我还会感动的流泪。特别是那么狗血的画面我还会感动的流泪。
后来,在一次每天宿舍晚上十二点黄金时间段大讨论的时候,听了我对小黄同学的所见所闻。宿舍兄弟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激愤,原本的宿规是人进被窝只要声音发出来发表谈论的原则打破了,很稀有的大家都坐在床上表示各自的观点,观点的最后就是:妈的,咱们系的女生终于还是忍耐不住寂寞了。特别是最后那几个字终于还是------”,语气说的特挽留,特伤感,语气拉的特长,直接把人拉进梦里。再后来渐渐平静下来,大概都睡着了吧。好久之后,当我真的很确定宿舍孩子们深深地进入各自梦乡的时候,却听见谁一句梦话,禽兽松开小黄--------
哈哈哈哈------经久不断的笑声在左邻右舍都已入睡的宿舍上空分外明亮。我却在心里想那句话,那天在火车站我看见小黄和那禽兽时怎么没想起来这么一句,霸气外泄的话呢。
可是不几天后,我们宿舍几个兄弟看见自习室里我们宿舍的小明同学帮小黄同学提水了。于是动用宿舍委员会调查此事已不再话下。宿舍老大用手抹了一下嘴角的唾沫,然后手伸进口袋里摸索了老半天给了我十块钱让我买一些瓜子糖果什么的,正好是周末的晚上。今晚召开宿舍会议,平时的会议无非是凑几桌打斗地主打升级,剩余的看电影或者用手机扣扣挑逗小妹妹。可是今晚凭借我男人的第六感,我猜到可能有有意思的将要发生。
可是晚上大家照样打牌的打牌,抠手机的抠手机,只有一件事让我留意,小明同学不在。小明同学不在,于是我又联想起小黄同学。因为小明同学帮小黄同学提了水。虽然小明同学大学三年没少帮宿舍提水,可是还不至于到给女生献殷勤吧。于是我开始陷入小明同学献殷勤的各种猜测和遐想之中。
晚上十点三十八分的时候,小明同学哼着小曲回来了。我后来回想为什么我会对于十点三十八这样的数字这么敏感呢,像我这样没有方向感和没有数字感的人。那是因为老大当时正在刷牙,小明同学刚进宿舍的时候他激动的从阳台一下子跃进了宿舍,像他那样一米八多的身高,二百斤体重的庞然大物你是可以发挥思维想象的。当时我正躺在床上抠手机。接着满宿舍的孩子在我的床前挤满了,以至于我还是只能在床上躺着。大家把小明围在了中间,小明同学抓抓脑袋还没弄清问题的严重性时,还是老大发话了,你小子,你小子不地道啊,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老大说着转身又向阳台走去,所有的人都以为老大会很有范的找根拖把棍子把小明同学揍一顿,可是老大直接漱口去了。再后来大家吃着瓜子糖果开始询问小明同学和小黄同学的进展,宿舍依旧嘻嘻哈哈的热闹的一塌糊涂。可是我不开心了,确切说那叫做嫉妒。
小明同学开始向宿舍同学吹嘘他和小黄同学的遇见,那是某天的中午,教室外面蝉声嘶哑,教室里只有小明同学和小黄同学。小明同学原本是基于同学关系向她开玩笑说,听说你谈男朋友了。小黄同学原本不冷不热的半天飘过来一句,确切的说是一个字,哦。就这期间小明同学把什么是刑法里的事实认识错误概念弄明白了。于是小明同学接着说,那天在火车站看见你和他,呵呵-----
可是又过了大概小明同学把一个像事实认识错误这样复杂的概念都弄懂的时候,老半天感觉又没反应,于是回头看见小黄同学在静静的流着泪水,自己慌了。
后来,在这里小明同学故意停顿了一下说去下厕所。大家就吃着瓜子接着说笑,只有我,只有我心里早已经拧成了一个大大的疙瘩。真想凶神恶煞的冲进厕所把小明同学掐死,不过在掐死他的前几分钟会问他,说,妈的给老子说,后来怎么了。可是我是我是有原则的男人,而有原则的男人不能对兄弟动粗,不能和兄弟抢女人。不过小黄同学还不是小明同学的女人,所以,嗯,还没有违背我的原则。

七、
小明说,后来小黄同学有小声哭泣到撕心裂肺的哭泣,再然后扑进了小明同学的怀里,这期间小明同学刚买的衬衫上沾满了小黄同学的鼻涕,还有泪水,伴随的还有女人不停的捶打和臭男人,臭男人,坏男人---------
原因就是,那天火车站是小黄同学和自己从不暴露一直保持地下情人关系的男朋友,分手了。
于是我不禁感叹,妈的,那天真应该上前拉开那禽兽,说不定因此抱得美人归。
小黄不哭了,小明就用力抱紧了她,没有任何理由的抱紧了小黄同学。末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补充一句,不哭不哭,我会像妹妹一样的照顾你。小黄同学就这样被小明同学解救了。
后来小黄同学有次问小明同学,那天我没有让你不好意思吧。小明同学说,哪有。只是好几个同学陆续来教室,看到刚才那一幕都又默默的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还不忘用鄙视的眼光看着小明同学。臭男人,坏男人------ 小明同学想,妈的,老子就臭男人怎么着吧。
后来小明同学越来越激动,语气中明显的夸大,舍友都打着哈欠要睡觉了,见没有人感兴趣了,于是自己放了一个响屁,作为响亮的完美结尾。
最后还不忘继续,go go-----明天继续加油。
妈的,这小子还战斗力十足呢。
结果,那晚,我失眠了。
一个男人本身只是出于暗恋的界限,平时对于他来说只是看着他暗恋的女人的背影不露声色的内心深处欣赏一把的时候就很满足,可是有一天突然另一个男人开始和暗恋的女人靠近乎的时候,更甚的是那个男人还和自己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时候,一个男人失落是常有的,可是能够激发出要把暗恋公布于众那是需要勇气的,而我恰好从小成绩不好,调皮捣蛋,恰恰唯一的有点就是勇气可嘉。况且小黄同学的风波是我的乌鸦嘴引起的吧。所以,我被激发了出来,老子要追小黄同学。
第二天,当我在学校餐厅对面的树荫下边啃冰激凌边等哥们的时候,恰好小黄同学从我的视线里闪过,并且牵着我的视线不间断。于是,三口啃掉最后的冰激凌,我决定尽快写出一封情书,把小黄同学据为己有。对,据为己有。
可是在消灭掉三个晚上的冰激凌和拍死八只蚊子的晚自习时间里,我还是写不出属于我自己的风格的告白书。于是我又花了三个晚上来来思考什么是我的风格问题,到最后也没有思考成一个所已然。一个星期后,我胡子拉碴有气无力的去茶炉房提水的时候,突然灵感上来,感觉从没有过的爽感。
灵感压迫着我,我一路狂奔只恨装备跟不上,因为我穿了一双人字拖。跑到宿舍的时候孩子们还在打游戏,顾不上气喘吁吁。摊开一张白皙的纸张,用我最努力写出的清晰文字,表达我的爱意:
你好,小黄同学。我爱你。你知道吗?
我想你知道,或者你不知道吧。不过不管你知道不知道,请记住,我爱你。
对,就是我爱你。不会错的。
我爱你,小黄黄。
妈的,这真是我创作以来最好的作品了。更加坚定了我的战斗。虽然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在做什么。可是已经足够了不是吗?孤独的男人才是优秀的。于是我不禁觉得自己好伟大。只是,很久之后我才明白我漏掉了两个字,忍受。忍受孤独的男人才是优秀的。我沉浸在自己才华的自我肯定里,对着写给小黄同学的情书足足独自细细品味了十分钟,满意的抱着对未来的美好想象贼笑了一把。这真是这几天最帅的笑容了。可是,接下来,看到提着水壶回来的孩子,一拍头醒悟过来了。妈的,我的茶壶还忘在茶炉房呢。

八、
在战斗力十足的日子里我将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在一个阳光毒热的中午,在宿舍鼾声如雷的中午,我来到了小黄同学经常上自习的位置,把我的情书偷偷的塞进了她的书里。心里一边贼笑一边激动的在无人发现万无一失的情况下,回宿舍了。那几天,我睡得特别香。但同时我又总是在人群里偷偷的观察小黄同学的反应。
可是,没有反应。
某天晚上我又失眠了。我想了很久,决定变被动为主动,为了打探小黄同学的反应,我开始思索她身旁的一切和她亲密的人。最后目标锁定,她同班又同宿舍的小蓝同学。原因是有一次我逃课,小蓝同学主动对老师说我是因为请假才没去的。为此那段时间没少让我在宿舍哥们面前被大家羡慕一番。男人,不得不说有时候也是喜欢虚荣的家伙。于是我决定明天找机会加小蓝的扣扣,寻找线索。
当生活被打入鸡血,我们还能坐以待毙,等待宣判吗?
在课间的时候基于问问题,我很容易的厚脸无耻的以以后请教问题的方式把小蓝的扣扣弄到了手。
生活开始变得有意思起来,当你开始和一个女生随心所欲的交谈的时候,那就像满脑袋的文字在思维的驱使下敲击一样舒畅。唯一不爽的是,从小蓝同学那里我得不到一点关于小黄同学的消息。不过,还是很快乐的。
当我在得不到小黄同学反应的情况下,苦闷是有的。可是小蓝同学的意外出现,也让我不至于憋出毛病来。
半个月后,小明同学在宿舍宣布,他要请大家吃饭,因为,他要和小黄同学交往了。
妈的,我摔门而去。
那晚原本是不要去参加什么所谓的吃饭。我顺着校园的柳树一颗颗的走过去,心里满是落寞,很是疲惫的感觉。学校有两个湖,东湖和西湖。我决定选择一个湖跳湖自杀。我觉得我是多余的,对于这个星球。于是我选择东湖,因为离宿舍比较近,这样可以让宿舍那群没良心的,每次路过东湖的时候都可以在心里默默的说,都是我们害死了小伦同学啊。最好是让小明和小黄那对狗男女,永远在心里对我愧疚。想完这之后,我感觉得到了某种弥补。剩下的就是跳湖了。
可是当我站在东湖边准备跳的时候,我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爸爸妈妈我走了,你们安息吧,不,是我安息吧。然后我心满意足,了无牵挂的在跳的那一刹那听见背后一对在柳树下偷偷约会的女的声音传过来,你说他会跳吗?男的声音说,我押会。女的说我押不会。末了,还来一句,谁输了,买冰激凌去。于是在那一刻我又突然不想死了。妈的,老子沦落到被人押注的地步了。可是,刚才还信誓旦旦的呢。算了,还是去西湖吧。西湖这边人不是很多,我想这次我可以好好的去死了。然而在我活动了三分钟身体跳起的那一刻,我的手机响了。好在脚趾头还没有脱离地面。小蓝打来的电话询问我在哪里?怎么没来聚餐呢。等着我呢?原来作为小黄同学的室友,小蓝同学也来了。
我想今晚我是死不了了,既然死不了就苟活今晚一夜。
这时候肚子也咕噜噜了起来,妈的,喝酒去。
当我来到小蓝说的饭店的时候,大家已经喝得很高了,所有人七散八倒的,气氛却不是欢快的气氛。小明同学拉着我非要和我喝。可是我刚举起酒杯准备敬酒的时候,小明哭了。所有人沉默着-------
小明同学,祝福你和小黄同学-------在我还没有说完我的祝福感言的时候,小明同学吐了我一裤子。不过,我还是很帅气的说,一定要幸福哦。没来得及和小明同学碰杯然后一饮而尽我手里的酒。因为想尽快转身去卫生间。
去卫生间的时候,楼道里有人拍了我的肩膀,我转身一股香皂的味道袭来。后来,我和小蓝同学都不想再回去喝酒了,就顺着回学校的路,一直慢慢的走回去。这还是第一次我和小蓝同学静静的并肩边走边说话,但是并没有以前在女生面前的那种不自在。
小蓝:你今晚干嘛去了呢,本来小黄同学回去的时候我是要和她回去的,可是----------
我:我在等待她说的那个可是后面的内容,过去了三分钟没有回应。于是我也沉默了起来。
今晚,真是疲惫。
过了,老半天觉得都沉默着不好,于是我把今晚的一切以及为什么加小蓝同学扣扣的事,不管听懂没听懂,一口气叙述了出来。不得不说,真爽。
小蓝说:可是你知道吗?小黄和小明,分了。路灯下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我的表情冷却了那么一瞬间。
小蓝说,当自己把小黄的信给小明的时候,小明看完默默的笑了,接着哭了,然后把信叠好又还给了小蓝。
而现在我正拿着这封信站在路灯下看:
小明:谢谢你这段日子的陪伴,以及你的爱我。可是我还是在接到他的电话的时候,义无反顾的心里还是爱着他。虽然分手了,可是我还是记得他,我学不会从我的心里把他拔除,如果这是我一个人的劫,请让我沦陷吧。
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


九、
我沉默。好累,怅然若失的累。
因为信的背面是我写给小黄同学那段告白的信。妈的,那天我居然忘记了署名。上帝开的玩笑过了点。
天空浓重起来,昏黄色的路灯上是乌云吧,我想是要下雨了吧。
                                                                   完。
20136.
薇薇安想告诉你:后来,我的女朋友是小蓝同学。我和她相亲相爱,很好。
天气真热。
听起一首以前总是单曲循环的歌,突然。像苍白的纸张被浓郁晦涩的颜料泼墨覆盖,突然。关于情绪。
一个人的时候。
一个人的时候天气真热。
一个人的时候天气真热。情绪情不自禁。
天气将夏未夏的时候,坐在23小时旅程的火车上时 ,单曲循环river flows in you ,心情会哗啦啦的开心。然后天气热的时候夏季来了,睁着眼睛对着屋顶的顶盖,怅然,空洞,乏味。
生命是场幻觉。薇薇安说。
我最喜欢的季节是夏天。夏天里的单车,灌满风的肥胖衬衫,刚从超市冰柜里取出来的啤酒瓶上面布满将干燥高温的空气液化后的水分,哗啦啦的蝉声,胳膊上的风油精,情绪里的躁动。我想把这些美好的句子背后的故事说给你听,可是你听得到吗?那个你又是谁呢?
不过,我想薇薇安听你得到。
总是在车站的地方,会突然盯着一个穿男式毛衣或外套,眼神流离却有着独到,嘴角有着褐色的泪痣,白色棉布裙,光脚穿球鞋,与众不同透露着野性的女孩盯着看,看她是否符合薇薇安你的文字里的女孩的描述。因为我知道,那些女孩都是写的你自己。我好想上前轻轻的拍下她的肩膀说,嘿,你好吗?薇薇安。
薇薇安,你知道吗?夏天属于挣脱,逃脱,逃离。此刻我的想法。
听中孝介《各自远扬》是因为电影《海角七号》,像在海边和自己的某种信仰,各自远扬。
可是太有感觉的歌我会害怕。
因为我让某某听这首歌,然后我们再也不联系了。
我又让某某某听这首歌,然后我们也再也不联系了。  
很长时间我都是一个人偷偷的听,可是现在的我却自己想逃离,过完这个夏天我就毕业了。
当海角七号当夏天再起航的时候,国境之南在哪里?我该逃离哪里呢?
告诉我?





psu.jpg
发表于 2015-1-10 12:56: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里面一直在爆粗口,但写的是很老练、犀利。
发表于 2015-1-10 12:57: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长看完了还恍然未觉……
 楼主| 发表于 2015-1-10 12: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叹_颜____惹西风 发表于 2015-1-10 12:56
虽然里面一直在爆粗口,但写的是很老练、犀利。

回头我发一个文字飘逸,我自己感觉自己不错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1-10 13: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叹_颜____惹西风 发表于 2015-1-10 12:57
这么长看完了还恍然未觉……

乱乱写,文字有时候也是种游戏,天天开心
发表于 2015-1-10 13:0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楼主!文笔看起来老练熟稔
 楼主| 发表于 2015-1-10 13: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乱乱写小说玩《hzy、各自远扬》

 楼主| 发表于 2015-1-10 13: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乱乱写小说玩《hzy、各自远扬》

发表于 2015-1-10 20: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分楼发在编辑下看着会轻松点。
现在有些密集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10 20: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1-10 20:17
分楼发在编辑下看着会轻松点。
现在有些密集了。

那我未来一星期暂不发文了,哈哈
发表于 2015-1-10 21:27:17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志永 发表于 2015-1-10 20:57
那我未来一星期暂不发文了,哈哈

为何呢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 13: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1-10 21:27
为何呢

写东西,嘿嘿
发表于 2015-1-11 13: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志永 发表于 2015-1-11 13:31
写东西,嘿嘿

哦。加油加油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 17: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1-11 13:38
哦。加油加油

发表于 2015-1-11 18:34:28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志永 发表于 2015-1-11 17:12

发表于 2015-1-13 20:32:22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1-11 18:34

是的。我努力回复每一个人。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11: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志永 发表于 2015-1-10 13:02
乱乱写,文字有时候也是种游戏,天天开心

发表于 2015-1-14 14: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小说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14: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冰雪 发表于 2015-1-14 14:00
这是小说

是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14: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1-13 20:32
是的。我努力回复每一个人。

好勤奋
发表于 2015-1-15 14: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志永 发表于 2015-1-15 14:35
好勤奋

作为版主应该的。要互相帮助学习才行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14:36:49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1-15 14:36
作为版主应该的。要互相帮助学习才行

恩恩,学习学习
发表于 2015-1-15 15: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志永 发表于 2015-1-15 14:34
是的

,加油
发表于 2015-1-15 15: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志永 发表于 2015-1-15 14:36
恩恩,学习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18: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1-15 15:17

发表于 2015-1-15 19: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题目叫“乱乱写”,我看了还真认为写得很不错。作者的写作水平蛮高,文章内容也很有内涵。希望继续投稿。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09:2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河杨QQ 发表于 2015-1-15 19:19
本文题目叫“乱乱写”,我看了还真认为写得很不错。作者的写作水平蛮高,文章内容也很有内涵。希望继续投稿 ...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09:31:18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志永 发表于 2015-1-10 12:59
回头我发一个文字飘逸,我自己感觉自己不错的

真的吗?
发表于 2015-2-12 15: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志永 发表于 2015-1-10 12:59
回头我发一个文字飘逸,我自己感觉自己不错的

很优秀的文笔
 楼主| 发表于 2015-2-13 13:3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叹_颜____惹西风 发表于 2015-2-12 15:03
很优秀的文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论坛|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 ( 京ICP备130419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1878号

GMT+8, 2020-9-28 09:54 , Processed in 0.135878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