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933|回复: 4

水长东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8 09:3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果人生是一岁花期,林花匆匆谢去了他一世的春红;如果人生是一江春水,恨意绵绵流淌着他一千年的哀思。同月同日生于七夕,也许,我就是他的来生。我穿越了千年的轮回,却看见了佛祖的一滴泪。
        佛祖的泪,竟成了重瞳,也成就了我错位的一生。
    公园937年七月初七,我出生在南唐金陵的后宫,名为从嘉。也在这一年,祖父李昪在金陵登基称帝,国号为唐,史称南唐。佛祖的泪滴入了我的眼中,一目成重瞳,本是帝王之相,可我无心权利。仿佛冥冥中早已注定了这一天,961年的7月,我身着龙袍,在鼓乐声中向着最高权力的大殿一步一步迈进。我不想进去,只因为长兄李弘骥突然去世,我不得不坐上这把龙椅。从此后,我不再叫李从嘉,改名为李煜,开始了我错位的一生。因为我登基大典延用了帝王典制,宋都汴梁的赵匡胤很生气,迫于压力,只好立刻上表呈奏:“臣本于诸子,实愧非才。自出胶庠,心疏利禄。披父兄之荫育,乐日月以优游……”我源出于储子,实在惭愧不是有才能的人。自从出了学校,就疏远功名利禄,因为父亲和兄长的庇护和抚育,才有了今天……
    一只玉环,一阙词,一段未了情
    强大的北宋如一片阴云压在我的天空,我偏安一隅,苟延残喘,直到遇见了生命中的知音——娥皇。一位风华绝代的美人,通书史,善音律,尤工琵琶,采戏奕棋靡不妙绝。尤记池畔初见面,小桥边,佳人独自凭栏,潺潺流水,却是一抹惊艳。自此,我灰暗的生命中才有了一丝暖阳,我把万千宠爱赋予你,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任世间万紫千红,我独爱你一种。世间女子之荣,莫过于此。还记得成亲当晚的那句誓言:“愿香灯翠屏长伴妆侧,你我二人共享画眉之乐,白头到老”。然而短短十载,你留下一只玉环和一阙词后,香消玉损,无可奈何花落去,空留杳杳香魂,你却早已茫茫天步。
    后来,有了小周后女英的陪伴,才让我惶惶而得以终日。然则南唐国势日下,北方宋皇步步紧逼,我不断以厚礼相赠,只幻想末日能够来的晚一些。在这段痛苦灰暗的日子里,我一心遁入空门,终日沉浸在经书营造的迷幻世界里,疯狂地吸食着精神鸦片。
    国破家亡时,垂泪对宫娥,悲彻三千里河山
    仿佛冥冥中早已注定,只是未曾想到这一天来得这样突然。宋军兵临城下,金陵被围,朱令赟兵败皖口,我已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派徐铉北上汴梁,一切似乎都在预料之中,赵匡胤按剑怒目,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一座烽火危城,一颗绝望的心,一种无法承载的痛。我只好弃城投降,带着女英后,被押往汴梁都城。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几时听说有战事?今朝就要断送在我手里。那些凤阁龙楼,那些玉树琼枝即将灰飞烟灭,而我即将成为北宋的俘虏。国破家亡的仓皇时刻,教坊还奏着往日熟悉的乐曲,怎么听起来犹如哀曲一般?面对送别的宫娥,我只有低头落泪。囚车上,让我最后看一眼金陵,看一眼朱红色的宫门,看一眼金色的琉璃,看一眼这熟悉的一草一木,就此作别江南,作别四十年来的家园,作别三千粉黛,开始了另外一种虽生犹死的生活。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囚车上,女英不停地抽泣。看着伊人憔悴的面容,我想到了她“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与我相会之时,少女轻盈的步履,顾盼的神情,她说着“今宵好向郎边去,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时羞涩的样子,仿佛就在昨日。后来,我被赵匡胤封为违命侯,一顶白纸糊的钨砂帽,一个带着羞辱的封号加在我身上。从此,我寄人篱下,每听风雨,借酒浇愁,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多少日日夜夜,多少凄凉苦楚,几人能知?只有世人不经意间言语的刺激,让我一次次地重温亡国的痛苦,如刀剜心。
    公元976年,女英被封为郑国夫人,隔月便进宫侍寝。赵光义极尽羞辱之能事,使我犹如身在炼狱。
    此刻,远在江南的家,是挣扎在痛苦深渊里的我唯一可以得以慰藉的梦境。我怀念金陵“车如流水马如龙”的繁华,怀念江南“花月正春风”的春天,也怀念“笛在月明楼”的秋天。梦醒时分,却依旧寒雨冷风,诉不尽人世间的痛苦、无奈、思念和怨恨,化作一首泣血唱词《乌夜啼》: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满林鲜艳的花突然间凋谢了,带走了最后一抹春天的红色,只叹时光易逝,太匆匆。无奈朝夕为伴的风吹雨打,林花无法挽回凋谢的命运,正如此刻的我。遥想金陵城破之日,三千粉黛以泪洗面,凄凄惨惨,不断以酒相留,希望一醉方休,忘记破城的痛苦,因为这一路向北,几时能重逢?从此后,我的人生只有绵绵无尽的怨恨与哀愁,如长江之水东流不息。
    回到府第,仍然是细雨迷蒙,空旷的将军府,阴冷而孤寂。我坐在屋檐下,又想起了远方的金陵,梦里梦外两重天,今非昔比,我从帘外潺潺的雨声中醒来,罗衾薄被竟抵挡不住初春的阵阵寒意。梦里不知我只是宋都汴梁的过客,还一夜畅饮贪欢。我不敢独自一人凭栏面朝南方,三千里故国河山,作别时容易,重逢也许只能在梦中,流水落花随春去,天上和人间,竟是如此遥远。
    我从江南君王到宋都囚徒,时光匆匆,却度日如年。秋天来了,看着眼前清冷的院落,不禁哀叹自己时日不多,一首《相见欢》写出了我无限的悔意与哀思。我站在西楼上,弯月如钩,我和院子里的梧桐一样,被锁在了这清冷深秋的院落。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愁一阵阵涌上了心头。我毫不掩饰地唱着我的痛苦、无奈、思念和怨恨,却不料招来了杀身之祸。徐铉来看望我,我抓住他的手痛哭,半晌无语,忽又叹道:“唉!悔不该当初错杀潘佑和李平。”一时失言,更是如火上浇油。
    公元978年的七夕,我生日那天,终成了我的忌日。我招来宫女,演唱我自己填词的《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晚宴上,赵光义命其弟赵廷美送来贺酒。哪知牵机药被放于其中,我与赵廷美对酒当歌之时,忽觉喉部梗塞,顿知酒中有毒,可我仍然举杯高唱:“春花秋月不断轮回,何时能了?那些美好的往事又有多少?昨夜我的小楼又吹起了东风,是不是春天又要来了?使我不禁又想起了朗朗月色中的故国金陵,往事却不堪回首,雕栏玉砌的宫楼玉宇应该还在吧?只是朱颜改,好一句朱颜改!”
    酒杯从我手中滑落,江南故国的一幕一幕在我眼前闪过……我轰然倒地,冥冥中穿越了轮回,听见佛祖在我耳边说,渡得了苍生,却渡不了此生,只因他的红尘太繁华,我怕扰了尘世,也怕动了凡心。



发表于 2015-1-8 11: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点个赞
发表于 2015-1-8 13: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叙述,给读者真实感,挺好的。不过,分属武侠一类,似觉不妥的样子。先支持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5-1-9 00: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5-1-8 13:42
这种叙述,给读者真实感,挺好的。不过,分属武侠一类,似觉不妥的样子。先支持一下。

确实找不到合适的板块发,只好发这儿了,算是和“传奇”靠边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02: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水长东 发表于 2015-1-9 00:46
确实找不到合适的板块发,只好发这儿了,算是和“传奇”靠边了。

我也是七月初七出生的,所以写了这篇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3 12:17 , Processed in 0.10221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