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醉玉如雪

散文集《看生命在岁月中穿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3 21:2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23 21:23
  团长也是喜欢那一幅,我好好练就是了。我的QQ知道吧,把你的收信地址给我,练好了给你邮寄过去,先说 ...

  绝对不会,虽然我对书法并不在行,但那幅字还是很让我心动。能收藏到千里迢迢来的字画,仅这份心意和情谊,就足够我珍藏的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25 20:5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用初心,品我的咖啡香

  什么时候开始爱喝的咖啡已经记不得了,但肯定与我写字有关。
  这不只是习惯。
  
  前些天到江山文学网发文时看到一个同题约稿的帖子,说洗尽铅华,我们能否记得昔日的初始之心。
  当时便想到我要写的这篇文字。
  
  怎会忘记?青葱年少时总喜欢把入眼的字字句句抄到一个没有格子的笔记本里,用天天练就的行草小字,将那些字句给随意安排,且在每次翻开之时,体味我的随性,像命运的主宰。
  虽然那些字句没有一个是我的。但仿如一种召唤。
  不知不觉中,我步入一条通往内心的捷径,用文字的形式。终日与之相依相伴,忘记了花开花落的四季繁复,忘记了人间俗世的计较攀比,并习惯成自然地将昨日怀揣的高瞻远瞩和今朝看尽的眼前给很好地安顿在相容相安的平和中,而我也终于站成了一种姿态。
  既有写字为文的态度,也有为人处世的方式。
  只是没有想到,日后,我的文字也能成为他人的记忆。
  就在昨晚,跟文友悠悠我心说起我的小说与某网站的关联时,我说我有篇文字记载了当时。悠悠我心对我说:她有印象,她说我当时在吃饭,因为要看别人借我的CD,还错过了一次机会。
  我很惊异于她的印象深刻,她说我空间里所有的文她都看过。
  我很感动,既感动于我也可以用我的文字与他人交流的如此直接,又感动于我的文字在他人的记忆里能拥有我想象不到的一席之地,更感动于今生我可以完全明了这种种的细枝末节。
  这不只是回报,更是奖赏。
  我很庆幸当初的选择,如果不是在那样的花样年华遇见那些优美多情的文字,我的精力或许会倾情投入到柴米油盐的哪多哪少或时尚服饰的风云变化里,我的纸笔怎会一路跟我相随,更不用说记录或是记载。
  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与咖啡不期而遇,仿佛为着前世的某种约定。
  
  每次写字之前,我必定要想到咖啡。我很不理解,那红樱桃般的小小果实,经过烘焙、研磨,一路辗转到我的杯子里,怎就那般的让我为之动容。看着咖啡的粉末在沸水中被一一激活,灵感便会准时准点地被点拨或被放纵地蜂拥而来。我则在不慌不忙中,贴几许情节,捻几缕情思,或将想不出结果的故事给风花雪月成虚妄的一场遇见,或将责任和义务给完结成情感修行的凄美与豪壮。每到这时,我便一次又一次地看到远离俗世纷争的自己,安然沉坐在电脑前,一如以往地书写着身外的大千世界。
  不被浮华世界所牵制。
  不被他人的喜怒哀乐所左右。
  不久,我的笔下和纸间,便生发出一片崭新的天空和大地。

  想起刚在新浪博客遇见的美丽女子岑睿,清丽婉约的文字,让我以为她是江南人,因为,无论怎样看她的文,都有红袖飘袂般的娓娓道来。想着午夜灯下的她,在唯美裙裾的飘然中,梦寐着与她有关的种种心事,又觉得,天再冷也是暖的,尽管室外在漫天飞舞着雪花。加了好友才知道,她竟与我一样是北方人,想着相识的那一刻,窗外满天满地的一片素白,虽干净爽洁,也好似有文字的链接痕迹。
  还有爱。
  是对文字。
  也对生活。
  更有人生。
  
  只是,岑睿与我有着不同的喜好,她爱喝茶,她说咖啡太刺激还需要勇气和激情,而我却非常喜欢咖啡,咖啡的浓烈,总能让我在写字的时候清清楚楚地看清前行通道里的风向标。
  也许是我一直在误以为。
  
  因为喜欢咖啡,我写过一篇《午夜咖啡》,虽然仅仅是对咖啡的喜爱,却因为一档小说赛事而获奖。
  因为喜欢咖啡,又很少在我的文字里提及,便歉疚地写下电影剧本《咖啡恋人》,原本想让咖啡牵制于的男女主人公的爱慕和思念,却不想,总在关键时刻将咖啡遁形到不应该的虚无里。
  这违背了我最初的想法。
  我这才知道,我真正喜欢的是一种坚守。为着倾情投入的某种信念,不愿意改变,也不肯改变,在固定的模式里,心甘情愿地被禁锢。
  
  晚上,岑睿通过QQ给我发来一个网贴地址,是通过广电总局今年备案电影剧本的梗概来说明中国编剧如何脑残。虽然我对剧本知晓不多,但想起编剧朋友对我说过的中国编剧的尴尬地位,以及从一开始的剧本创作,就得考量如何打擦边球的概念,在我虽无话可说,却不得不感叹中国广电总局种种规定的用心和中国观众内心需求的无法对接。
  都是一种等待,或想被对方认可。或因为国情也或因为体制,或因为能力,或因为水平,总让双方不能一见倾心般地只想着对方。绝望状态下,互相抱怨,像无法化解的矛盾和无法冰释的前嫌,总无端地端着,且不肯放下。
  好像错,总是别人的。
  对,总是自己的。
  人性的揭示,倒成为一种望尘莫及的奢望。
  哪怕是想看的或是想写的。
  但无论怎样,我的叹息都不过是瞬间的一个小小想法。我真正想要的,依然是我身着一袭薄衣,在北方寒冷的冬天,暖暖的蜗在自家电脑前,不停地敲打这些文字,并让咖啡的余香给我无尽缠绵的缭绕,使我深陷其中,宁愿永远不懂外界的天高地厚,不分俗世的贵富贫贱,只全神贯注于纸气书香中,把我天生自带的本真和质朴,给限定在从不肯低就于俗尘的高傲里。
  用我的初心。
  还有我的真情。

用初心,品我的咖啡香.jpg
 楼主| 发表于 2015-1-26 00: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26 00:51 编辑


  我的日子【贴一篇我的生活】

    我家有一只鸟——会说人话的八哥。
    我家男主人和我称八哥为宝宝。
    家里还有小狗:卡卡、阿龙(卡卡的小儿子)和娃娃(墨西哥吉娃娃)。
    每天清晨四点半左右,八哥会准时而准确地用它所掌握的惟一一句人话——你好!来喊男女主人。当然,这一喊叫声也兼带着周围的几家邻居,因为,八哥在一年中将有三个季节被放置在窗外的雕花吊栏上。
    每到这时,女主人便无奈也是无怨地起床,因为女主人每天清晨都要在这段最美好也是最宝贵的时间里做要做的事和能做到的事。而大多数情况下男主人根本听不到八哥的声音,也许男主人听见了权当没听见也是未可知的事。
    女主人心情好时,会头发散乱地站在窗前,听一会儿八哥一连声的问候。女主人心情淡然无绪时便快速地给八哥喂食、送水,并且要一边饲养一边回问八哥:“你好!”虽说这顺嘴说出的问候只是一种习惯,但八哥听了便会心安的不再言语。当然,男主人也有被八哥吵醒而嫌八哥吵闹的时候,每到这时,男主人会用一种含混不清的语言,说梦话般地嘟囔:“管一管!管一管!”
    家里有客人时,偶尔见了一只黑鸟在吊栏上的花笼中上窜下跳地翻跟头,便会饶有兴趣地问:“什么鸟,翅膀上怎么还有白色的羽毛?”
    “八哥呀!会说人话呢!”这时,不管是男主人还是女主人都要欣喜地用这句固定的话来回答。
    “真的?”客人听了,立刻瞪大惊奇的眼睛。
    “当然!”
    “会说什么?”
    “你好!”主人回答。
    “——你好!”客人听后,比八哥还急地按捺不住兴奋,常常是跃步到窗台,先给八哥送去一句祝福和问候。
    八哥听了,熟视无睹、熟听不闻地根本就是无动于衷。
    “它不说话呀?”客人纳闷地、怀疑地有些着急。
    这时,男女主人便开始闪亮登场。
    旋即,一出鸟动物和高级人动物的语言交流便拉开了序幕。
    客人见了,唏嘘欣赏不已地以为人和鸟之间真的像神话传说里那样可以心灵相通。而只有男女主人知道,八哥那一句连一句的问候,根本就如同看三季风景般地见怪不怪了。
这时,男女主人便会情不自禁地当着客人的面,脱口而出一声或几声的宝宝,并及时向客人列举用此称呼的如下原因:
一 . 八哥天天问候主人,这在人世间里,根本就属于不可能发生的事,尽管发生了,也是以金钱为基础。如此可见,一只鸟的情操是多么的高尚。而即便是某人遇到某人时肯问候,也只能一时不可能一世。
二 . 八哥的问候,虽只有“你好!”两字,但不单调。八哥会变换不同的声音。不知情的人会以为小姑娘、老爷子、壮小伙子或是老大娘在见了面后互相寒暄。据说,这种现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著名的战地记者厄尼•派尔所创立的相互敬爱社会中才会出现,但遗憾的是,这种情形到现如今为止,也仅仅是用来提倡和完善。
三 . 八哥会模仿男主人的咳嗽声,每当男主人和八哥同时咳嗽时,女主人就会在不知情由的状态下冲着咳嗽声大喊:“以后少抽点烟吧!”这时,男主人不但不有所收敛自己的咳嗽声,反倒与八哥一唱一合地继续咳嗽,认真的合作精神仿佛演戏、排练一般。
    除了以上三点之外还有一点必须进行补充,那就是,八哥会听男女主人上楼的脚步声,而且,从来没出现过差错。
    男女主人家住六楼,每每走到三楼时,他们便能听到八哥与问“你好”截然不同的长声鸣叫,那声音的特点是一个长音、一个停顿,再一个长音、再一个停顿。这种单调但却及赋个性特点的声音,男女主人每一次听到都能感觉到音乐最初始时的自然状态。这时,女主人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荻德罗说过的话——人类文明越是精雅,就越是缺少诗意。因此,从这一点上来说,八哥幼拙的声音中所溢漾出的朴素就是一种美……

    小狗卡卡有着一身棕色的亮毛,大大的耳朵,一点都不失顽皮和聪明的性灵。卡卡的名字是男主人给起的。男主人最初喊卡卡时,女主人无论怎么听都觉得“卡卡”两字绕嘴,这不中不西的名字,从意义上和道理上讲不明确不说还不伦不类。每当女主人听到那些养小狗狗的主人喊自家的狗为花啊、贝啊、球啊什么时,便不厌其烦地问男主人为什么给卡卡起了“卡卡”这个名。
    一开始,男主人不愿回答,可是,时间长了,男主人禁不住女主人的不依不饶,实在不耐烦了,就用手指着楼下刚刚驶过的长厢大卡车对女主人说:“那不就是卡卡!”
    “那就是卡卡?”女主人看着已经快消失在自己视线中的卡车根本不理解。
    “对,卡车最大!”男主人略带骄傲和自豪地说。
    女主人知道男主人喜欢车,但无法理解男主人的想法——人家比车都比贵贱,他倒比大小,真是脱俗的够可以。但是,当女主人看着那已经消失的大卡车飞扬起的泛白烟尘时,还是无法接受正依偎在自己脚下随时都准备发嗲、发贱的卡卡怎就能叫了“卡卡”这个名。
    都说人随名字走,卡卡虽是狗也不例外。男女主人家的南面是一片绵延起伏的山脉,每天早晨,山上到处是晨练的人,狗狗也自然地随着主人们天天到山上相聚。卡卡在山上,像男主人喜欢的大卡车一般,横冲直撞,见狗就咬,弄得晨练的主人和狗大多没有安全感。
    当然,卡卡也有不咬狗的时候,有一次,卡卡有幸与七只狗狗在一起玩得摇头摆尾、如鱼得水般地快活。了解卡卡平日里不是为人而是为狗特点的众狗主人心里纳闷,不明白卡卡为什么会如此友善。后来经过所有的主人们一次次地分析、判断,再分析、再判断,终于得出一个令所有人都惊讶但不得不叹服的结论——总共八只小狗只有卡卡是母狗,余下的都是公狗。
    这一结果一旦确立,众人立时唏嘘不已:“真是革了命了,白雪公主不是跟七个小矮人玩,而是跟七个白马王子好。”后来,男女主人用此结论一次又一次地进行了验证,结果确实是百分百地正确。
    原来,满山遍野地随着主人闲遛的母狗们,都被卡卡看作是自设战场中的情敌。当然,这其中也有被卡卡漏网的鱼。
    那鱼叫小黑。
    小黑从不被卡卡列为被咬对象。
    小黑身体的毛色不亮还长短参差不齐,更重要的是小黑还有些豁牙。小黑的主人知道了这个秘密后,多少有些自嘲地逗笑说:“卡卡不咬小黑,是因为小黑长得丑,对卡卡造不成什么狗格魅力的威胁。”男主人听了,急忙谦卑而婉转地回说:“我看不见得,这现如今,别说是人的审美标准在改变,就是狗也没的猜。”
    这时的卡卡,则圆瞪一双琥珀珠般的眼珠,听不出是批评还是表扬地一边听着主人们谈话、一边跟着小黑在原地一圈一圈地转。

    阿龙是卡卡的小儿子,生日是2003年圣诞节上午9点半。
    当阿龙还是个没满月的小狗狗时,便懂得迈着踉跄而又蹒跚的步子去卫生间大小便。女主人第一次见到时,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般的向男主人惊呼:“哇!这么小就懂得讲卫生?是它天生就会,还是它妈教的?”
    男主人听了,答非所问地曰:“把它留下来。”
    女主人听了,心想——这么懂事的狗狗,不留下来卡卡都不会同意,但是,令男女主人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待到阿龙长大后,一向以不守规矩为乐趣,比如,谁的衣服偶尔掉到了地板上,阿龙会一个箭步地蹿过去,然后,在衣服上面尿上一点点的尿。待男主人或女主人发现后准备对阿龙实施暴力时,阿龙会悠哉游哉地无所谓也无所畏惧地摇晃着尾巴从主人的眼前走过去,可爱又可恨的样子,根本就让主人对它无从下手。也许,阿龙知道,它原来的太多优点要用现如今的缺点来补偿。

    娃娃是在男主人拥有了可爱的卡卡之后,于某年某月的某一日下午在市场边遇到卖狗的熟人后买的。
    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男主人见到那卖狗的熟人本没想搭讪,但因自家的卡卡是狗,见了那卖狗的熟人自然觉得更熟了般地亲切。当两人唠有关狗的嗑唠到意浓情切时,卖狗的熟人对男主人说:“把这只小狗带回去陪你家卡卡玩吧。”
    男主人听了面露难色。
    “一个狗也是赶,两个狗也是放。就收你十块钱。”卖狗的熟人说。
    “十块钱?”男主人瞪大了眼睛一百二十分地不相信。
    “我收你的是本钱,这可是墨西哥的吉娃娃,是世界上最小的袖珍狗。”卖狗的熟人说。
    “袖珍狗?”男主人问。
    “对,你要是坐轮船或飞机,把它随便揣在上衣兜里或放在手心儿都行。”卖狗的熟人说。
    男主人虽不大相信十块钱就能买个墨西哥的吉娃娃,但家里的卡卡不也是并不昂贵的德国腊肠嘛!想到这,男主人说:“买就买,不就十块钱吗,就当丢了。”
    “你可没丢,这相当于手套换兜子,超值。再说,这吉娃娃一顿只吃几个饭粒儿。”卖狗的熟人说。
    当男主人把吉娃娃拿回家后,女主人见了着实吓了一跳。
    “什么意思?”女主人见自家又多了一只活物,心里很不解。
    “这吉娃娃一顿就吃几个饭粒。”男主人一边看着女主人的脸色一边答非所问。
    “疯了?有个卡卡害人还不够?又弄来一个联合气我?”女主人离情绪发作只差一瞬。
    “让它跟卡卡做伴,卡卡——!”男主人还没等把话说完,就把吉娃娃和卡卡放到了一起。
    卡卡见到了同类,高兴得连蹦带跳。女主人见了,在心里无奈地一算计:花十元钱就给卡卡买了个活玩具。——值!

    开饭的时间到了,男主人一想到吉娃娃只需吃几个米粒儿,便在卡卡的碗里多加了一小匙米饭。
    可令男女主人都没想到也没料到的是,卡卡的饭,还没等卡卡张大了嘴巴好好地吃,就被狼吞虎咽的吉娃娃给一扫而光。
    “你不说它就能吃几个饭粒吗?”女主人问。
    “是呀,我已经多加了一小匙米饭给吉娃娃了。”男主人有些尴尬。
    “那卡卡怎么办?”女主人看着已经因为抢饭而跟吉娃娃打了两次生死仗的卡卡说。
    “那能怎么办,我再重做呗。”男主人一边开始给卡卡准备饭一边小声地嘀咕。
    “——哎!要我说,这吉娃娃一定是被饿着了,要不,绝对不可能这么吃。”男主人一边给卡卡重做饭一边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对女主人说。
    “糟了,可别撑死了吉娃娃。”女主人听了男主人的话后,见到吉娃娃只摇晃了几步便钻到卡卡漂亮的窝里准备睡觉时,突然警觉地对男主人说。
    “可不是,不管贵贱,都是一条命!”男主人仿佛感觉到吉娃娃已经徘徊在生死界般地急忙奔到吉娃娃的身边,不停地逗弄吉娃娃。可吉娃娃好像觉也没的睡似的,早已卷曲着弱小的身体沉沉地睡着了。
    女主人见了,不再敢考虑诸如是否收养这只吉娃娃和吉娃娃抢食了卡卡的饭本该挨打之类的具体事宜。女主人认为,眼下最重要的事是得保住吉娃娃的生命,这可是狗命关天的大事。
    而吉娃娃在男女主人忐忑不安的观察和等待中,一直睡到下顿饭的开饭时间。这回吉娃娃一定不会跟卡卡抢食了,那顿恶补不一定要顶吉娃娃原来的多少顿呢。男主人这样想着时,给卡卡和吉娃娃做饭的时候有意地多加了两匙米饭,可是,就在男主人把饭碗刚刚放到地上,尽管卡卡对吉娃娃的无理抢食已经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卡卡还是在跟吉娃娃进行了一次生死较量后,眼睁睁地看着吉娃娃把属于自己的大量的饭菜风卷残云般地又一次给一扫而光。
    “这哪是什么吉娃娃呀?这是一只饿疯了的狼。”女主人看着可怜哀哀的卡卡心中不无担忧地说。
    “我上当了。”男主人的眼神里一会儿明一会暗地说。
    “什么上当了?就十块钱还能上什么当?”女主人反问。
    “它根本就不是什么墨西哥的吉娃娃,而是——!”男主人还没等说完,急忙回身去书柜里找书,男主人要通过书本来进行一次认真的真假对照。
    “找书有什么用啊?就十块钱的狗还想退?要我说,是不是吉娃娃倒没什么,你就当吉娃娃养不就得了?”女主人不以为然地说。
    男主人听了,突然放下手中的书惊异地瞪着眼睛道:“——要不怎么说女人的名字是弱者呢。明明知道自己吃亏上当了,还这么想的开,——伟大!”
    女主人听了,也不跟男主人计较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假慈悲。
    从此,吉娃娃就在男女主人家被称为娃娃了。没被称为吉娃娃是因为男女主人一致认为,在别人尚且不识货的情况下,没必要张扬,如果让别人也认出了假,即使当面不笑,背后也是要笑。
    当娃娃长大成狗时,娃娃用自己健壮的身体向男女主人证实了自己与袖珍两字不但无缘,而且还十分有可能连最起码的血缘都没有的证据。
    当某一天,男主人遇到了那位卖狗的熟人后,心里羞愧难当的感觉,仿佛被骗的不是自己而是那卖狗的熟人。
    “换狗了?”那卖狗的熟人很怕领着娃娃的男主人从自己的视线中离开似的呼喊道。
    “哪里,它不就是你卖给我的那只吉娃娃。”男主人很不好意思地说。
    “不能吧,吉娃娃怎么能长这么大。”卖狗的熟人露着十分疑惑的神情。
    “还怎么能长这么大?这我还要问你呢,你不是说它可以放在手心上、可以揣在衣兜里?你还说它一顿就能几个饭粒。可我这娃娃——!”还没等男主人说完,卖狗的主人说:“我知道了,是你喂地太好了。”
    “——喂地太好了?”男主人真纳闷就因为自己喂地太好了,吉娃娃就不是吉娃娃了?要照这个道理推断下去,种茄子还真能出辣椒?也罢,在卖狗的熟人这,永远也别指望听到忏悔的声音,卖狗的熟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对男主人说:“我当初骗了你。”这世上啥时能有骗人的人主动告诉被骗的人自己就是那个骗人的人。真要有了那样的结果,也一定像电影或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必须在生命弥留之际说出真相。可这仅仅十元钱的交易,怕再有两辈子也等不到那样的结局。
    令男女主人做梦都想不到的是,娃娃没因自己身价低贱和品种的不纯而受到主人的冷遇,相反,娃娃竟成了男女主人的最爱之一。最大的原因是:娃娃会看家,不管男女主人家来的客人多么晚的走,娃娃都不会休息一时一刻,只要客人两手空空地不拿主人家的一针一线,哪怕是客人与主人唠嗑唠得口喷白沫,娃娃也不管。娃娃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但凡主人家的每一个物件,哪怕是一方小小的手帕,只要是客人拿了,便会毫不犹豫、毫不客气地先挠客人的后脚跟,然后咬大腿,同时伴随着一声紧似一声的犬吠。那阵势,跟娃娃小的时候与卡卡争食一点无异。
    很多养狗狗的人都说娃娃这本领,连大狗都会自惭不如呢,何况是一只弱小的吉娃娃。

    小动物说完,再说说小动物的主人。
    男主人——出租车的车主兼夜班司机(此夜班只包括前半夜,不包括后半夜)。
    大多情形下,男主人在前半夜挣完了钱,便在后半夜带着露水香和夜香的烧烤、饺子、烧卖、啤酒等食物在一连串的关门声中(关车门、关楼道门、关自家的门)一点都不懂得要悄然无声地回到家。并在摆放好各等酒菜之后,也不管女主人是刚刚从网上下来,睡得如同死人一般,还是已经做梦正做的不省人事,只管拽胳膊拽腿地给拎起来道:“快吃、快吃,吃慢了就该凉了。”
    女主人也比较争气,一日四餐这么吃,从不必为肥胖苦恼。因为女主人的体重标准到只比身高的标准体重多一斤。由此,女主人常常琢磨,想把一日四餐有利于让体重达到最标准值这一结论变成女人最喜欢的美体术语。但直到现如今,都因为没有理论依据和科学作为指导,而不敢轻易下结论。
    男女主人家还有一个不能不说、不敢不说也不可能不说的真正宝贝——一个正在省重点高中的重点班里念高二的学生。
    学生每日住在学校附近的爷爷、奶奶家,天天为迎接高考而苦读到半夜十一点整。此学生在中考时,因是全校考生中的第一名,而被重点高中免掉了高中三年的所有学费、听课费和外教费,并且,到现如今,每学期都能拿回奖学金。每当女主人得意地对宝贝学子,网名为阿怪的学生说:“真是越大越好养了,比小时候上幼儿园还省钱。”时,宝贝学生阿怪便也如女主人般得意地说:“这才哪到哪啊,等到了大学里,还能给你拿回更多的奖学金呢。”每到这时,男女主人都根本无法找到北地兴奋而又忘形地基本上是一致地对学生阿怪说:“赶紧上网打游戏、聊天吧!”
    “为啥?”阿怪佯装不懂。
    “网上的孩子见不到阿怪会疯的。”女主人说。
    阿怪听了,露出一脸的得意和不屑道:“疯了也没关系,过后,我给他们发几张我画的画和我写的小文章便把那些疯病给治好了。”
    女主人针对阿怪的茁壮成长,曾不止一次地骄傲说:“管教孩子实际上就相当于放风筝,线放得长,风筝飞得就高。当然,线的长度必须要放长到不至于丢失了风筝,要恰到好处。”而学生阿怪在读初二时,就对女主人的此道理有所察觉。
    “亲娘!你对我施行的战略、战策实际上就是三十六计中的第十六计。”学生阿怪非常肯定地说。
    “怎讲?”女主人问。
    “欲擒故纵呗!”学生说完,便把头扭向一边不再理睬女主人。学生阿怪不是生气,而是要把更多用来反思的时间和空间留给女主人。因为学生阿怪已经明察秋毫地看出女主人被自己“旁观者清”地给弄懵了。
    过后,女主人背着学生阿怪查阅了词典。
    见上面如此写道:欲擒故纵,为了要捉住他,故意先放开他。比喻为了更好地控制,故意放松一步。不看倒罢,这一看,女主人心里着实地为自己的聪明和睿智而暗暗高兴,没想到,自己竟有不照本也能宣科的本领。

    在家庭饮食文化上,能一手遮天并最具权威的人要数男主人了。自从养了卡卡和娃娃后,男主人正式地宣布:“从今往后,咱家再也不吃狗肉了。”
    “为什么?”女主人不明白。
    “想着卡卡和娃娃带给咱们家的快乐,咱们——!”没等男主人说完,女主人打断道:“咱们又不吃卡卡和娃娃的肉。”
    “只要是它们的同类咱们就不能吃。”男主人严肃地说。
    “没道理呀!”女主人反驳。
    “怎么没道理,你见过人吃人肉的吗?”男主人问。
    女主人一边思索一边开始摇头。
    “咱们天天跟动物在一起,只要不人道,咱就不做。”男主人一脸的虔诚,好像他不是动物们的主子,倒是个对动物顺从、献媚的奴才一般。
    可是,没过多久,男主人又公布道:“从今往后,咱们家不吃猪肉了。”
    “又为什么?”女主人更不明白。
    “不为什么。”男主人一脸的权威。
    “你要带领我们全家信教?”女主人问。
    男主人没回答女主人提出的问题,而是一一列举了八、九条不应该吃猪肉的理由,当然,每一种理由都与信教没关。
    “那以后咱家吃什么肉?”女主人问。
    “吃牛羊肉,人家老外……”男主人一连列举了许多条老外吃牛羊肉的种种好处。
    女主人听后,心中虽有许多不满,但仔细一回想,男主人说的虽然不一定有什么科学依据和科学道理,但看男主人一派泰山压顶不怕腰弯的架势,便不得不依。当然,女主人也有女主人的说辞:“多大点小事呀,谁会为这点小事去劳心费神。”
    “不过,可不许屈了我!”女主人刚说完,便瞪眼、撅嘴地娇嗔。
    “牛羊肉可比猪肉贵!——笨笨!”男主人如是说。

    女主人是一名念过幼师、学过学前教育,又学了新闻专业的幼儿教师。
    当幼儿教师的女主人每天上下班要坐所在企业的通勤车。
    每天,女主人离家后,要走过一段凄清而幽僻的小路。一路上,迎春送秋,观夏赏冬,把一年四季的景致看个熟透乱熟。当黄色迎春、粉白樱花、淡紫丁香争芳斗艳时,柳树的莽莽棉絮和杨树的柔夷花序,又把女主人心中对生活对人生的爱变成一种创作的欲望,并让那份感受,适时而温润地在那条通往通勤车车站的石垒小径中,围拥、浸入到女主人立于天地之间的淳朴性灵。主要体现有以下四个方面:
    躁热难奈的夏季,女主人见天空中不知燥热、不知疲倦飞翔的鸽子,心生会生出由衷的感叹:这么热的天也忘不了飞。
    “你要到那么高的地方你也能飞。”旁边听见的人插嘴。
    “我也能?”女主人非常不理解。
    “当然,那么高的地方不像我们这里这么热。”插嘴的人又说。
    女主人没言语。女主人知道,即使自己到了那不像地面这么热的地方也不能飞,因为自己没长翅膀。
    冬天,当男女主人领着卡卡、阿龙和娃娃到雪地上一路狂奔时,女主人看着卡卡、阿龙和娃娃那一刻不停跑动的脚,会禁不住心疼地联想,如果我们人类最初不发明鞋子,是不是也得像卡卡、阿龙和娃娃那样,不必穿鞋穿袜子地抬脚就走?
    当女主人把这一想法对男主人说了之后,男主人即刻飞来一句:“你是吃饱了撑的还是想问题想多了给累的?”
    春天,是女主人心情最好的季节,每当女主人看着满眼明艳艳的花朵争芳斗艳时,想着自己如花也般灿烂的生命,便在心中暗存了一份对上苍、对父母、对子女、对小动物的感激之情。于是,便决定在日后一荣一枯的岁月流年中更加看重自己并好好地珍爱他人。
    秋天,女主人虽身在其中,因不会耕田也不会种地,心中只想那每日、每月、每年想做、要做、能做之事。当女主人在隐隐之中听到年终岁尾的匆忙脚步即将来临时,不是忙得披头散发,就是让自己在浑然不觉中变成昼神夜鬼。

    女主人到了班上,因为是党员,也因为是党员,便处处以党员的标准严格地约束自己、要求自己。不但要做到宠辱不惊,还要做到任劳任怨。多年的工作态度早已让女主人具备了一种化腐朽为神奇力量。这包括在工作中为着某几件事,正反复考虑先要做哪件、后该做哪件而劳心费神之时,无意间推开女领导办公室的门,见三个顶头上司正盘腿端坐于沙发之上,大谈特谈高根鞋和花裙子。这时,女主人首先想到的就是要自己告诫自己,是党员就要有至高无上的觉悟、是党员就要有忍辱负重的个性品质。尽管三个女上司也都是党员,女主人依然正色地安慰自己:别以为党员和党员都一样,党员与党员和人与人之间没什么本质区别。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这时的女主人一边模仿着阿Q精神一边找寻着尼采的超人哲学。

    女主人偶尔也上网聊天。聊天不是目的,学习才是大方向。
    一次,女主人见一QQ人的个人说明里有这样几个字:本人最大的特点是没钱没时间。女主人见了,心中好生羡慕便意欲模仿,但觉得要是完全模仿定有撒谎之嫌。因为,女主人既不属于有钱人也不是没钱人。常态下的女主人是个衣食无忧、物欲几近为零的都市凡尘女子。这主要体现在女主人工作的幼儿园里那以谈论美、追求美、爱美、比美的幼儿园永恒的主题中,女主人着实像个天外来客。
    一日,一同胞身穿几千元的时装飘然走过门厅,被正往返于门厅准备打早点或已经打完早点的众同胞们围住,一顿“唏嘘”不已的赞叹间。一同胞见女主人眼光发直并仿佛眼前无物般地呆怔。便捏了女主人的后腰一把道:“你没看见哪?”
    “看见什么?”女主人反过身去问。
    “还问看见什么?那么好看的时装你没看见?那可是女人街里最高档最抢手的货!”那同胞惊讶地对女主人说。
    “什么女人街——?”女主人有些吃惊。
    “得,你又开小差了。”那人一针见血地指出症结。
    还别说,女主人确实是思想在溜号。因为女主人当时正在想着狄德罗的那句话——人们谈论得最多的,往往是人们知道得最少的。美就是这样一种人们谈论得多而知道得少的东西。

    由于女主人精神上常常溜号,男主人对女主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别忘了关门、锁门。”
    这并非是男主人懒惰,而是每天早晨,男主人要早于女主人领卡卡、阿龙和娃娃到南山上去闲遛。女主人由于思想经常溜号,在离家追赶通勤车时,不锁门之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地发生。这每次让男女主人想起来都心惊肉跳之事,屡犯、屡悔、屡不改。
    当某日男女主人同时归家之时,男主人在开门的一瞬间又发现门没锁好,便及时地抓住这一铁的事实,对女主人进行了现场批评和教育。只是因为男主人的情绪过于激动和激烈,而把自己的钥匙串拉在了门上,结果,第二天早晨,男主人满天、满地、满世界地找不到钥匙了。好在,男女主人家是顶楼,挂在门外的钥匙串没及时地被贼发现,如果发现,后果将不堪设想。
    女主人见明白人都让自己给带糊涂了,心里很不安地对男主人违心地说:“不怪我!”
    “怎么不怪你,我是让你给吓糊涂了。”男主人一边从门外的锁孔里拔钥匙一边气愤至及地对女主人说:“不怪你还能怪着谁?”
    “怪月亮!”女主人低头嘟囔。
    “怪月亮?”男主人听了,心里纳闷。
    “是歌里唱的。”女主人怯怯地答。
    “是那首——都是月亮惹的祸?”还没等男主人问完,女主人便一连气地点头答应:“对!对!非常对!”

    针对女主人桩桩件件的马虎事,男主人总是不忘适时地加以提醒、批评加教育。女主人自知理亏时,便不言语。但有些时候,女主人不但不服还大加辩解:“人家张爱玲连自家的灯绳在哪都不知道。”
    “她不知道正常,你不知道就不正常。”男主人毫不客气。
    “那为啥?”女主人问。
    “还用问为啥?这事放在她身上,叫名人轶事,放在你身上,叫白痴!”男主人的态度十分认真。
    女主人听了,不再敢辩解。毕竟自己的好与赖都要依仗着别人的评价。
    当然,在女主人家里,还有令女主人留守、珍爱的电脑。通过现代高科技产品,女主人可以把自己的思维和思想通过网络游刃有余地输送到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里有众众多多的文字如潮水般地涌来涌去,那壮观和美丽能给女主人的灵魂带来雨露和阳光。
    偶尔,女主人会心不由己地想,或许,在将来未知的某一天,自己将有可能失去或没有了现如今所拥有的某一点、某一滴时,心里便怯懦地如孩童般地不敢再让思维前行半步。
    千里搭长棚、人间没有不散的宴席。女主人在明了了这一任何人、任何事都逃脱不了的宿命法则后,内心便在一种无奈无可的情形下逐渐安然、逐渐平和。

    日子。词典中对这两个字做了如下解释:日期、时间,生活或生计。
    女主人认为,所谓的日子,大家的日子,或是女主人自己的日子。不过就是那些在不知不觉中所度过的一段又一段或快乐或不快乐、或寂寞或不寂寞的时光而已。
    女主人总会喃喃地自语:不管是谁的日子,都要尽量做到合乎于自己的心趣才好啊。
    因为,心寂寞,人便寂寞。心快乐,人便快乐。
   
汗蒸2.jpg
发表于 2015-2-2 22:4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26 00:47
  我的日子【贴一篇我的生活】

    我家有一只鸟——会说人话的八哥。

你你你一日四餐都不胖,我一日两餐都长肉,你你你让我情何以堪啊………………
 楼主| 发表于 2015-3-8 12: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3-8 12:23 编辑



  时间过的好快,这段时间又写剧本去了,三八节到了,回来看看我的帖子。
发表于 2015-3-9 08:2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冰雪 发表于 2014-12-28 13:51
其实这种散文形式是比较难写的,个人觉得你要给独自以启迪,读起来有种恍然明了的感觉,才能吸引他们继续读 ...

发表于 2015-3-9 23: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投稿。
发表于 2015-3-10 13: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拿着笔跟在电脑上写出来的东西不一样,其实好比我们本身,看的远近完全是不一样的风景。
希望能向你多多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5-3-29 14: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作品版权登记

散文集《看生命在岁月中穿行》.png
发表于 2015-4-7 12:2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恩 不错的散文集
发表于 2015-4-7 14:3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出版了?恭喜恭喜啊
 楼主| 发表于 2015-4-7 14:39:19 | 显示全部楼层
罗揖 发表于 2015-4-7 14:30
出版了?恭喜恭喜啊

没出版,是做了一下版权登记,谢谢你的关心啊,常来常往。
 楼主| 发表于 2015-7-7 13: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7-7 13:01 编辑

时间过的好快,一转眼就夏天了,走过路过来看看,帮自己顶一回帖子,希望它能有个好归宿。
书香宝贝1.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8 07:45 , Processed in 0.11356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