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楼主: 醉玉如雪

长篇小说《夜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3 17: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3 04:35
  那你就感觉一下你的作品改成电影好还是改成电视剧好,确定改编的形式后就可以行动了,或自己动手改编 ...

目前我还是只想好好写小说。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21:5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5 05:12 编辑

  
  从小到大的第一次行为——剽窃龙女的创意,模仿龙女的手法。龙女的原图是展开的书页上放置了一只黑色的水笔,我照不出笔的投影就只好改成这只彩色的铅笔了。
左手碰右手文图.jpg

点评

都太有才了,哈哈  发表于 2015-1-17 08:14
发表于 2015-1-15 07: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点评

这次改中文了  发表于 2015-1-17 08:14
发表于 2015-1-15 07: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

点评

确实好啊,情感大师  发表于 2015-1-17 08:14
发表于 2015-1-15 12:5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果然是女性情感文大师啊
发表于 2015-1-15 14: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雨滴滴来欣赏佳作,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18: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6 06:45 编辑
请您用中文注册 发表于 2015-1-15 12:59
楼主果然是女性情感文大师啊

曾经在言情女王的红袖添香修炼了好几年呢。只是还差呢,在原创团里再继续修炼吧。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20: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7 06:35 编辑

  
  不知道在原创团里发我画的画算不算违规,我一开始学的是画画,但画着画着就变成字了,刚刚在文档里找了几幅,感觉上还是跟我写的字一样。尼采说:风格就是人。或许吧。
我的画1.jpg

点评

特别像我一个好朋友的笔法  发表于 2015-1-17 08:16
画得也很好呢  发表于 2015-1-17 08:15
不违规  发表于 2015-1-17 08:15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21: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7-6-14 09:47 编辑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6 20:55
  
  不知道在原创团里发我画的画算不算违规,我一开始学的是画画,但画着画着就变成字了,刚刚在文档 ...

  当年画这些画时,我正在学《宋词研究》,现在一看,哪幅画里都有词的影子。
淘宝.png

点评

都是穿旗袍的女人啊  发表于 2015-1-17 08:16
 楼主| 发表于 2015-1-17 06:36: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幅画太大了,只能截取一部分,字和印章部分被截掉了,只好拼上电脑版的字。
我的画3.jpg

点评

继续欣赏  发表于 2015-1-17 08:16
 楼主| 发表于 2015-1-17 06:3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遇》在香江出版网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7-6-14 09:51 编辑

 《夜遇》在香江出版网
2017年5月30日.png

点评

探讨一下  发表于 2015-1-17 08:18
比如每章用一幅图  发表于 2015-1-17 08:17
完全可以再考虑出一本图文并茂的  发表于 2015-1-17 08:17
 楼主| 发表于 2015-1-17 09: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9 04:57 编辑

  回香水百合。

  我画这些画的时候正在学写小说,都是短篇的。当时也是刚刚买了电脑在学习打字,每天不管有多忙都要打出一篇小说,第二天在上班的路上把打印稿的小说给报社邮递出去,几天后,我在单位接到了报社编辑打来的电话,说我的小说不错,我说从现在开始,你应该是每天都能收到一篇我邮过去的小说,因为我在写小说的同时也在学习打字。从那时开始,我每天都是一边打印小说投递一边接收报纸收取稿费。后来知道给我发小说的编辑既是作家也是画家,便把我画的这些画拿给他看,他看了说你别再画画了,你的文字比你的画有张力。从那时开始我就不再画了,只一心写小说,一直写到2012年被编剧前辈引领着开始写影视剧本。也不知道总这样改变方向是对还是不对。
发表于 2015-1-17 09:4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5 18:57
曾经在言情女王的红袖添香修炼了好几年呢。只是还差呢,在原创团里再继续修炼吧。

原来我们曾经在一起,我在红袖也泡过近十年。画很有感觉。
发表于 2015-1-17 09: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字可以换润笔费啦。去亲售商城试一试啊。
 楼主| 发表于 2015-1-17 10: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媛 发表于 2015-1-17 09:46
原来我们曾经在一起,我在红袖也泡过近十年。画很有感觉。

我没有那么多年,我最初在榕树下。离开红袖是因为他们要我小说的电子版权,我不给他们就擅自拿我的文字卖钱,现在能删的都被我删了。红袖添香欺骗了很多很多的作者。
 楼主| 发表于 2015-1-17 10: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介末花花 发表于 2015-1-17 09:51
这个字可以换润笔费啦。去亲售商城试一试啊。


  要怎么试呢,有的作品我已经没有了,参加画展后就弄没了,我手里只有一部分电子版的。
发表于 2015-1-17 10: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7 10:01
  要怎么试呢,有的作品我已经没有了,参加画展后就弄没了,我手里只有一部分电子版的。

再写几张试试啊
 楼主| 发表于 2015-1-17 10: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介末花花 发表于 2015-1-17 10:03
再写几张试试啊


  万一写不出来呢,现在的手,打字打的,只会买菜做饭了。
发表于 2015-1-17 10: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7 10:00
我没有那么多年,我最初在榕树下。离开红袖是因为他们要我小说的电子版权,我不给他们就擅自拿我的文字卖 ...

一向以来我就因为事务繁忙,疏于管理,我近来才深有受骗的感觉,所以我不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17 12:0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7 12:10 编辑
简媛 发表于 2015-1-17 10:27
一向以来我就因为事务繁忙,疏于管理,我近来才深有受骗的感觉,所以我不去了。


  只要到百度搜一下“红袖添香欺骗作者”就能搜出各种各样的贴,比如红袖盗用小说到移动梦网书城做手机收费小说;红袖欺骗作者,拖欠稿费,信誉低下,日益衰败;红袖侵犯作者版权成为被告等等等等。小说是虚构的,但作者是真实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05: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这就是我的家!”丁植珈一边说一边将头转过来,离她很近,咫尺之间,又仿佛从天而降,她被吓了一跳,因为,她的思想正在另外那个世界中徘徊,那里是虚构的,是有根无着的,更是天马行空的,因为,她在那样一种状态中,又想起了劳伦斯的那些文字,她仿佛彻底地明白了,那些屡招误解屡招禁忌仍然一往无前地被认可的文字,带着怎样不可忽视的力量,成为一种潮流,既是人性使然也是人性中的必然。
    文明之下的悲怆,谁又能够逃脱得了。
    她突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那就是,这世上唯一可以让她栖息的地方或许就是丁植珈的身体。
    她僵住了,在她自己的想法里,更在丁植珈的面前。

    “你怎么了?”丁植珈使劲地抓住了她的手,她没言语,仿佛,在没有被丁植珈引领之前她就已经受到了某种惊吓。
    是意念上的惊吓。
    “没怎么!真的没怎么!”她拼命地摇头,她不能告诉丁植珈她刚刚生发出来的那些想法,她不知道那样的想法,一旦被说出来,被吓着的是不是还只有她自己。
    她不想给丁植珈增加任何负担。
    无论是心理上的还是身体上的。
    她淡然地笑了笑,她只想一个人默默地守候并承受那些不为人知但却可以快乐自己的想法,纵便有一天她必定要将那些想法带到坟墓里,她也不后悔。
    原来,一切都在一念之间。
    她笑了。
    她看到,丁植珈也笑了,但她敢保证,丁植珈想的和她想的绝对不是一回事,或许是,但她无法确定。

    “你瞧,我没给你打电话时就准备好的那些东西!”丁植珈用手指了指餐厅的桌子,她这才发现,集中堆聚在一起的酒菜,像久违的朋友,只待他们过去嘘寒问暖,她立刻觉得很温馨,并快速地走过去,并拿起其中的一个小圆盘。
    她看了看丁植珈,又环视了一眼丁植珈的家,她发现那个小圆盘上的图案非常有趣,带着一种别致,让她爱不释手。
    几抹纤细的水纹和几尾弯游着的小鱼,星星点点的绿色浮萍,在白釉的光泽里不停地闪跳,这样的景致,纵便不吃不喝地看着,也可以感知到秀色可餐的风情。
    “难怪你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她说。
    “你看,还有我早就煮好的咖啡,已经凉了,你先喝点?”丁植珈将咖啡倒进一个茶色的瓷杯里,然后,态度温和地递给她。
    她看了丁植珈一眼,突然想说你怎么知道她就真的不回来了,但她只是接过杯子一边品闻着杯里的浓香,一边不无奇怪地想到,一个经历了两个女人,或更确切地说是三个女人的男人会是什么样子呢。
    她无法看透丁植珈。
    “多喝点咖啡,免得夜里犯困。”丁植珈说得很坦诚,跟她第一次在夜里遇到的一样,只是,她真的不知道,在丁植珈的内心里究竟承受过什么样的苦难,因为,她实在不明白,一个洗尽铅华历练了人生所有的男人,依然可以保持如此乐观的心态,可他内心里到底有着怎样的无奈和隐痛。
    她想知道。
    她想起了那篇登在报纸上的文章,或许,只有在写文章时,丁植珈才会锋芒毕露。
    她将杯子轻轻地放下,然后,将自己的头轻轻地贴靠到丁植珈的肩膀上,或许,感觉的交流比心灵的交流更真实。
    她想起了丁植珈借用哈姆莱特所说的那些话:上帝给了我们一张脸,可我们自己不得不替自己再造一张脸。
    而这样一个时刻里,她依然戴着面具,在虚假和掩饰中演绎着不为人知的真实,在回想和自责中,不思悔改甚至变本加厉,把更真实的性情展示给自己以及身边的丁植珈,然后,依旧回落到虚假中,看着属于自己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今天替代昨天。
    今年成为去年。
    她又木然了。

    “你害怕吗?”丁植珈问。
    她努力地摇摇头,她想说害怕,但她更想问丁植珈除了我之外,你还领过别的女人来过你家吗?比如,那个和我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的女人,但是,她不能问,她不想在这个时候不打自招地让丁植珈想起那个女人,毕竟,那是丁植珈的初恋,他不再提及不证明他真的彻底忘记,她希望,丁植珈的心里只有她,哪怕仅仅在此时此刻,尽管这很牵强,但一个人的内心是任谁都无法左右的,她将自己的头轻轻地贴靠到丁植珈的肩膀上,说自己有点害怕,然后,听着丁植珈偶尔说出的几乎是前言不搭后语的含混话,想着她这个前来造访的客人不得不按照那些话音来想象身边的这个人是怎样生活在这样一种生活境遇里,不经常回家,回家之后又往往找不到自己要找的那些东西,但不管走出多远,内心里还有一种无法割舍的牵挂,她看到,丁植珈黛蓝色的丝绒睡衣,被搭在床头柜的斜角上,丁植珈见了,急忙解释说他睡觉时不愿意盖被而只穿着那件睡衣,她听了,不自觉地哼笑一声,仿佛全然明白了那夜躺在长椅上的丁植珈为什么对自己仓皇出走的那身睡衣不但不反感,反而还给予了那样的亲切关怀。
    “你瞧,这是我最喜欢的宝贝。”丁植珈顺手将他的剃须刀拿给她看,她将剃须刀拿在手里,想象着丁植珈怎样在一种匆忙或悠闲自得的状态中使用着他所谓的宝贝,还有,放在鞋柜上的那个镶着老鹰翅膀的打火机,挂在衣架上的深蓝色的棉麻T恤,尤其是丁植珈走过之时不由自主地用手刮碰了一下衣角的那份随意,很像和一个个老相识在打招呼。
    或许,在这个家里,与他最亲近的就是这些他喜欢的物件吧。
    “我喜欢纪梵希的牌子,最简式的优雅风格,非常适合我们男人。”她看了丁植珈一眼,觉得不断说着话的丁植珈很聪明,但表现在情感上,有时却不无愚钝地如一个刚刚成长起来的少年。
    那么,什么才是真正适合我们女人的呢。
    时装?化妆品、家庭、孩子,还有那些不着边际的爱情。
    都是,又仿佛不完全是。
    应该是男人吧。
    她又想起了劳伦斯:一个工业的英格兰消灭了一个农业的英格兰,一种意义消灭了另一种意义。
    深藏不露的克制代替了形象易解的表达,男人那个概念很快就在她的脑海中被一种清晰的物象所代替。
    她想起了那个丁植珈留给他自己的熏香枕头,她想问丁植珈有关那个他自己留下的枕头被放在哪里的问题,但她没问,她觉得,丁植珈不会在这样的细节上撒谎,完全没那个必要,可她还是不由自主地问道:“你留下的那个枕头!”
    说完,她立刻不好意思地为自己的唐突和小家子气而后悔不迭。
    “那个枕头没在我家,我把它放到班上了,有时赶稿,我就睡在班上,正好用那个枕头。”丁植珈回答的很随意,率性而为的脱口而出,让她觉得,有时,即便是最直接的感觉也不可信。
    她想到了那个有关男人与妻子和情人的故事,说那个男人在弥留之际将妻子和情人都叫到了医院,那男人先将情人叫到床边,将一片已经成为标本的树叶交给了情人,并对情人说:“这是我跟你散步时落到你肩上的,因为喜欢它,也因为它落到了你的肩上,我珍惜这种缘分,便把它给收藏起来了,现在,我把它还给你,算是个纪念吧。”情人拿着那片树叶走了,那男人又将妻子叫到床前对妻子说:“对不起,我真的要走了,这些东西留给你吧。”说完,将两个存折交到妻子的手上,然后,便合上了双眼。

    她觉得,如果说让女人迅速成长起来的不仅仅是失却的爱情,更有失落的婚姻,因为,自己竟那样堂而皇之地将丁植珈送的枕头放到家里,并看成是一种不可侵犯的神圣,想必,丈夫也很无辜吧,或许,在她的潜意识里,一直有着一种命令的声音在不停地要求着她、约束着她,在丁植珈的家里,要保持距离。
    不远也不近。
自救本色.jpg
发表于 2015-1-19 19: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7 09:39
  回香水百合。

  我画这些画的时候正在学写小说,都是短篇的。当时也是刚刚买了电脑在学习打字,每 ...

画和文字配合在一起更好啊。
发表于 2015-1-19 19: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7 10:14
  万一写不出来呢,现在的手,打字打的,只会买菜做饭了。

这样的才女姐姐还要买菜做饭吗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21: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5-1-19 19:13
这样的才女姐姐还要买菜做饭吗

  家里有快八十岁的老妈妈要照顾,还有狗狗、小鸟、花和鱼们……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21: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9 21:44 编辑
谭新 发表于 2014-12-25 23:19
欢迎实力派作者!

  今天有时间看了下别人的帖子,才知晓我这小说有多么的幸运,刚发稿,就遭遇团长的跟帖,这才对团长说声谢谢不晚吧。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21: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9 21:55 编辑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12-26 08:05
《夜遇》,这个小说标题,就挺抓人的,更给读者留下诸多想象空间。应该是原创团为数不多的好标题之一。这也 ...

  谢谢素心若水。刚来原创团的时候我还不会像现在这样给你回帖。以前在天涯见过这样回帖的,根本不知道是怎么操作的,这回完全学会了。才向你道谢,不晚吧?这也说明我笨的确实可以。活到老学到老,确实如此。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21: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9 22:04 编辑
国史通览 发表于 2014-12-26 08:55
感觉好棒,拜读中。

  才会这样回帖感谢,虽然晚了太多,但终究可以这样表达,我该有多么高兴。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22: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9 22:02 编辑
文飞飞 发表于 2014-12-26 10:15
刚看小说的时候挺轻视的,读到是堕落还是死亡的时候,有些震撼!

  我也是,所以有了这文和这小说,生命是他人给予的,个人应该没有随意放弃的权利,虽然也没有选择堕落的权利,但人生仿佛就是这样,脆弱既不是想象中的那般脆弱,坚强也不是坚持中的那般坚强。说不清楚,又那么实实在在。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14:4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20 14:49 编辑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7 10:14
  万一写不出来呢,现在的手,打字打的,只会买菜做饭了。

  想起当初我真的写了一些字,但都没什么印象了,刚刚到百度图片用我的网名搜索了一回,真还搜到了几幅字。真是成长在好时代了,忘了的东西还能找回来。真是了得。

  如果不是百度,我真是无法想起我曾经写过的这幅字。还有些印象的是那个“酒”字三点水最上面一个点为什么是个黑点,当时写的有些急,手一抖,一滴墨便落到了纸上,又不想重写,就顺势往下继续了。现在想想,自己也确实能对付,但写字的态度是积极的、主动的,更是乐观的。人生最大的魅力不只是结局,过程也很重要。
我的书法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14:5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20 15:37 编辑


  再发一幅。
我的书法2.jpg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15: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20 15:18 编辑

  还有一幅。

我的书法3.jpg
我的书法4.png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 05: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21 05:37 编辑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3 11:01
我写的字。
  人间诗情  不太喜欢这种书法  [color=rgb(153, 153, 153) !important]发表于 昨天 19:45 IP:220.172.190.61

  是因为太随性了吧,因为你学的法律专业,估计学数学的应该更不喜欢。
发表于 2015-1-21 22: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 22:03
十六

    她开始看她的书,但不再看莎士比亚了,而是一本又一本的言情小说,只要是可以让她的精神得 ...

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 21: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吴琼 发表于 2015-1-21 22:13
支持!

谢谢吴琼的支持,我原来有位同事叫这个名字,见到了觉得非常亲切。
发表于 2015-1-23 22: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23 21:42
谢谢吴琼的支持,我原来有位同事叫这个名字,见到了觉得非常亲切。

这是我女儿的名字,我做了笔名。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 22: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吴琼 发表于 2015-1-23 22:01
这是我女儿的名字,我做了笔名。

  看来这名字还真有些渊源,我那同事的女儿叫美儿,你则是用你女儿的名字。
发表于 2015-1-23 22: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23 22:02
  看来这名字还真有些渊源,我那同事的女儿叫美儿,你则是用你女儿的名字。

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5-1-25 09: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25 09:32 编辑
被包围的鱼 发表于 2015-1-1 01:30
很喜欢男女主角最开始的对白,文章行云流水、简介利落加上场景化的叙述很带感,文章给读者的感觉应该是一种 ...

  谢谢你给了我这么高的评价,看到这些评价时我还不会这样回帖,本想把你的这些字加到《关于“夜遇”》里,但想想肯定要写关于原创团的文章,就留到那篇文章里再写吧。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希望常来常往,天天都进步。
 楼主| 发表于 2015-3-8 12: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7-6-14 10:13 编辑

  

  时间过的好快,这段时间又写剧本去了,三八节到了,回来看看我的帖子。
图2 (2).jpg
图5 (2).jpg
图12.jpg
发表于 2015-3-9 08: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飞飞 发表于 2014-12-26 10:15
刚看小说的时候挺轻视的,读到是堕落还是死亡的时候,有些震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1-21 13:22 , Processed in 0.159919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