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楼主: 醉玉如雪

长篇小说《夜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6 05:2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6 05:27 编辑



  车终于到站了,车厢里再也不是来时的人影幢幢,月沉星坠的寂寥之感,让她的心,在忽然复活的悸动中,带着飘忽游移的不安,跟随在下车乘客的后面,让自己成为最后一个,或许,在她的潜意识里,她在有意地拖延着与丁植珈见面的一刹那,又或许,在她的感知能力里,那一瞬,将会如同以往一样,带着永远都无法洗刷的罪名。
  尽管她并不想为此逃避,甚至连最本能的想法都没有,但她的理智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刻薄着她,并让她不得不明了,无论她给自己和丁植珈之间的情感冠以什么样的美丽光环,她都注定无法逃脱。
  她明明知道真情本身并无善恶之分,但她战胜不了自己,尤其是在即将见到丁植珈的时刻里。
  她觉得自己不仅仅是半路逃兵,更是一个十足的叛逆者,在婚姻的城堡里,更在围城的高墙之内。



  远远的,她看到了,丁植珈一袭米灰色的薄料风衣,在昏黄的灯影下一动不动地站立着,她想喊,又艰于自己的无能为力,她不知道在这样有着夜风习习的晚上,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自己该怎样的和丁植珈打招呼。
  她无法让自己做到自然。
  她的眼眶湿润了,想着丁植珈每时每刻都徜徉蛰伏在自己脑海里的那些情景,却在如此深刻的诱惑和恐惧面前,不能自己为自己做主。
  她站住了,她走不了了。
  她觉得她不是在向情场迈进,而是在走向刑场。
  不被砍头也定然要被切断未来的生路。
  虽然,丈夫早在先于她的这种背叛中扬长而去。

  丁植珈发现了她,并向她使劲地招了招手。
  她努力地抬起手,并在迎合之间,忘记了一切。
自救本色.jpg
 楼主| 发表于 2015-1-6 10:3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6 10:40 编辑

  刚刚看了一下别人的帖子,发现自己回帖的常识实在欠缺,每次都上传很多,一部二十万字的小说没怎样就贴了三分之一。也可能是贴的时候只想着看的人能尽快看到,不知不觉就贴了这么多。也只能这样了,又改不回去。在此,真心感谢原创团的各位朋友,给我这篇文字这么多的支持和关怀,让我心生感激时又有了不小的遗憾,为什么就不写小说而改成学写剧本了呢。真是让我无从说起,想想也是,就因为这部小说的最后一章《有多少旧爱可以重来》在网上被一位资深的编剧看中,要与我合作写电视剧的剧本,并从一点一滴地开始教我,才有了今天的这份遗憾。但为文字,无论怎样写,都应该值得欣慰,好歹,自己还走在这样一条路上。不说这些了,只来道些感慨,真情致谢各位朋友在新的一年里天天快乐、笑口常开。更希望原创团越办越好,我也尽快把我的新朋旧友都给带来。
亢银中书法.jpg
 楼主| 发表于 2015-1-6 11: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7-6-14 10:04 编辑

  刚发文时,香水百合问我,这小说完成这么长的时间是不是一直在寻找出版机会,我说不是,虽然我很希望它出版。因为,写完这部小说就跟着编剧前辈开始学习写电视剧的剧本,整整一年的时间,完成了一部四十集的电视连续剧的剧本,只记得当时写得天昏地暗,不知世界周遭。编剧老师也一再告诫我说不要急着出版小说,等剧本完成后小说剧本一起出版。只是,剧本即将完成时却与成功擦肩而过,虽然遗憾,也让我了然了一个道理,就是作品的完成和成熟确实是两回事。而成熟本身不仅仅体现在文字上,更有作者思考问题的广度和深度。发这篇文时,我把小说的第一句给有意地删掉了,因为,这部小说在创作时确实想过用文字抓读者眼球,如愿得到高点击后我也问过一位读者,是不是第一句吸引了大家,那位读者说不是,还告诉我说,这部小说如果没有第一句效果应该还是一样,所以,这次发文想起这事,就把第一句给删掉了。有人说,文字垃圾是经不起时间考验的,利用这样的机会,也靠时间来检验一下这些字,没什么不好,我这样想。

醉玉如雪照片4.jpg
 楼主| 发表于 2015-1-6 11: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3 05:52 编辑

  在作者自荐里,我贴了《关于“夜遇”》的文字,记得最初在网上发这篇文章时,有个我小说的读者也是一位写作的朋友告诉我,不要写这样的文章,我说为什么,那位朋友说不要把你写作的过程给写出来再公开,免得别人学着去做,我很不理解也觉得很意外。一部小说的完成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因果,但《夜遇》这部小说确实是靠着读者的支持才成就的,我真的想用这样的方式再回报给读者,让读者知道,读者对于作者来说有多么的重要,这应该没什么不好,即便是被什么人学去了怎样写小说又能怎样。如果我的一篇文字可以让他人了然写小说的全部过程又有什么不好,我想,这样的态度,或许是我写作过程中受益过多人的教诲和帮助,才更希望把我的仅有回报给更多的人。也不仅此而已,这也是我应该做的,也是我能做的,更是我愿意做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1-6 11:3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3 05:52 编辑

  作者自荐里的那篇《纸上谈兵的那场外遇》是对《关于“夜遇”》的补充和修正。只是,虽然是两篇文章,还是没有完全把我写作《夜遇》的过程给描述完整。等有时间,我再写一篇《文字与现实的距离》,真想好好地记述一下生活与文字之间,究竟是远到无凭无据还是近到唾手可得。毕竟,完成的虽然是一部小说,思想却不可能停留。意态纷呈总在一念之间。
发表于 2015-1-8 22:45: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得不跳过前面大段的前奏,直接看正文。这是小说还是剧本?我看着有些片段的感觉。个人的阅读习惯。一直不喜欢太长的序,因为性急,而喜欢看长长的后记,因为喜欢回味。换个时间再看,或许有不一样的感觉。
 楼主| 发表于 2015-1-9 05: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1 05:48 编辑
谭新 发表于 2015-1-8 22:45
不得不跳过前面大段的前奏,直接看正文。这是小说还是剧本?我看着有些片段的感觉。个人的阅读习惯。一直不 ...

  谭新团长,不是剧本,是小说。我好像明白自己为什么扔下小说跟着编剧前辈学习写剧本的原因了,行动性的语言应该是从写《夜遇》的一开始就体现出来了。团长辨别文字的能力极强,以后应该是不敢再写小说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9 05: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是动作性语言比较多?
发表于 2015-1-9 06:3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挺有特点的。改天再细看。
发表于 2015-1-9 09:5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很不错,作者很有才情,找时间细看
发表于 2015-1-10 10: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是跳过了序,直接看正文,刚开始也有片段的感觉,以为作者怕泄露完整内容。多看几章后感觉就不一样了,每一个句子都很吸引人,都很深刻。我觉得这是一篇需要看很多遍的小说,而且每一次都会有不同的收获,是我心目中的经典,所以强烈推荐给团长,希望看到文章的出版。姐姐写的真好,真的很为你感到骄傲,无论男人女人,尤其是身处婚姻围城中的男女都应该好好看看,认真研读。虽然还没看到结尾,但我相信夜遇的结局必定有一种正能量的指引,让困惑的人们仍旧相信爱情,彼此释怀。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 05: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1 05:44 编辑

  非常感谢香水百合的点评和一直以来所给予《夜遇》的支持和赞许。这部小说表面上是在写男欢女爱,实质上要揭示的是围城情感出问题时的态度及如何面对。无论草率还是理智都需建立在对爱情本质认知的不盲从和不盲目的基础上,不然,即便彼此相爱,偶遇问题也会南辕北辙地与愿望失之交臂。有一位读者说《夜遇》是一部徘徊在婚姻边缘的男女所必须通读的小说。我觉得很对,因为,爱情婚姻的世界里,只有一颗真诚的爱心或是热心是绝对不够的,更多或是必须拥有的,应该是对人对事的判断和思考。怪怨别人都是因为对自己认知上的不足。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 04: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上车吧!”丁植珈很快就将她引领到一辆黑色的轿车旁,一边说一边将车门打开,一股音乐之声,悠扬地飘散出来。
    “你会开车?”这确实是她没有预料到的。
    “会开车怎么了?”丁植珈显得有些吃惊,甚至,她还看到了丁植珈的笑容。
    是的,会开车没什么,或许,在自己一辈子都不想开车的念头里,开车本身不是不可思议也不是可望而不可及,如果想,随时都可以改变,但这个时候,这样的问题实在是成不了问题。
    想着几个小时前,还没料到的此情此景,她开始感叹人生的无常,丁植珈就亲近地坐在自己的身边,并全神贯注地将车慢慢地驶出车站,楼群、行人、灯光,甚至是车夫以及乞丐,都成为慢慢展开的生活画卷,带着她一点都不陌生的景象,在车窗的四周,一一闪现,只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疏离感,在那一瞬,迅速地涌遍她的全身,这跟她想象中的见面,相差得太远。
    她以为,她见到丁植珈后会紧紧地和丁植珈拥搂在一起,然后,在他的簇拥之下,顺着车站不一定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如他们最初相识的那般,随意找个什么地方,然后,喝她喜欢喝的红酒,谈他们对彼此的思念和想念。
    而眼前的一切,都在她并不陌生的感觉中带着一种让她可以了然的气息。
    她知道,即将成行的事实,不仅仅是一种背叛,更是一种偷窃。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丁植珈看了她一眼,脸上挂着她可以感知到的微笑。
    她想回答我不会不来,又觉得这样没廉耻的话是不好给完全说出来的,但同时,她也想到了自己瞬间产生过的那些不安和犹疑。
    “怎么可能!”她觉得在这样的时刻里,还是不要吝啬自己的语言才好,尤其是态度,因为,这不仅仅会影响到丁植珈也同样会影响到她自己。
    “谢谢你!”她听到了丁植珈的感激,也看到丁植珈在转头之间送给她的那个微笑,她觉得,丁植珈实在是没必要这样客气,他们之间,“谢谢”本身应该是多余也蹩脚的说辞。
    都是面对命运或是情感而走投无路的倦客,即便没有牵手同行,也该是惺惺相惜,尤其是他们之间,还有着那些可圈可点的过去。
    她有些生气。
    “以后不许你说谢谢!”她觉得,客套或是必要的客套,虽然让人尊重,但他们之间是不需要也是不应该的。

    “你喜欢你生活的城市吗?”她突然问,之所以要这样问既是没话找话,也是一种同“谢谢”相似的客套,尽管她不喜欢,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不就是如此吗,说些没必要说也用不着说的话,让生命在有意和无意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都是同一种意义上的浪费,她仿佛预知到了某种不详的结果。
    “谈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丁植珈的回答让她即刻想起了最初见到丁植珈时的情景,举手投足和言谈说笑间,带着一种城府和干练,把阳光般的温情豪不保留地给予了她,虽然她明明知道丁植珈也有自己解不开的难题,但丁植珈就是那种轻易不把负担随意托与他人的人。
    那是一种美德。
    她喜欢那样的人,或许,就因为喜欢,才能如此不假思索地跟随,才会忘乎所以地思念,她看了丁植珈一会儿,觉得他们之间仿佛有着前世未了的姻缘必定要在今生续接般地让他们既有了那样不可思议的开始还要有眼下这即便不惊心动魄也该是叹为观止的会面。
    一切都无法逃脱。
    她说服了自己,因为,丁植珈已经将车停下了。
    “到了!”她听到丁植珈在跟她小声地说,她的心,猛地纠结在一起。

    九

    跟在丁植珈的身后,看着丁植珈拿出钥匙,快速地将门打开,并自然而然地将她让进屋,她不为人知的恐惧和着一种怪异的安全感,成为一股急流,让她徒然而生出一种本能,是潜意识里想逃脱的本能,她觉得自己的行为在某种意义上,已经非同小可到不能再任由自己如此的随意,这绝对有别于偷情本身,就像在火车上想过的那样,是实实在在的罪责。
    可是,壁灯被打开了,带着幽幽的光亮,在她的眼前,呈现出一个极其陌生的世界,还没等她唏嘘感叹,丁植珈便回身将房门给关上了。
    “只有我们俩个人了。”丁植珈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她却本能地挣脱了,她觉得,在这样的一个空间里,定然会有着一双无时无刻不在监视着他们的眼睛。

    “你家的房子可真大!”她尽量让自己做到自然,虽然她内心里的挣扎一刻都没有停止过,但那是没有方向也没有意义的挣扎,是心智和身体的主动放弃和被动的放逐。
    她看到,沙发中央的方几上有一个木质的相框,丁植珈一家三口在春日的阳光下,洋溢着满脸的灿烂,那笑容,只稍看一眼,便芒刺在背地将她和丁植珈的隐情瓦解成一堆无法拼接的碎影,她开始后悔,后悔自己不该答应丁植珈的请求,或许,在见到丁植珈后就应该立刻把自己的想法告知给他,不求他的理解和谅解,只求自己的内心不再受到煎熬。
    纵便怎样都是一种状态,她更愿意丁植珈跟她一起分担。
    可是,无法抗拒的诱惑打消了她所有的念头,她跟在丁植珈的身后,用明察秋毫的洞察力,观察着、想象着,品味着丁植珈所生存的空间。
    她还是希望了解一个更加真实的丁植珈,包括他的生活,他的婚姻,抑或是她的爱情。
    尽管丁植珈的爱情并不在他的家里。
    尽管她知道她所要了解的那些已经在丁植珈的生活中缺失了很多,但她还是有着那种欲念,仿佛,自己前来的唯一目的就是为着那些。
    她想起了丁植珈说过的情人和红颜知己,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始终在这两个不同的称谓和概念中摇摆不定,或许,是她弄不懂自己和丁植珈之间的真正关系,也或许,这世上的很多事,越是想弄懂,就越是弄不明白。
    “那是三年前照的,我儿子一直在我父母家,因为我的职业,没有办法。”显然,丁植珈也为那个细节感到手足无措,这倒让她的内心迅即得到了一种平和。
    她看了一眼丁植珈,想对丁植珈说,不用跟我解释这些,我不会计较也不可能计较,但她宁愿什么都不说,一个贼一样的女人还有什么话好说,她无法要求对方,因为,她连自己都约束不了。
    “没关系的,我在车站等你的时候跟她通过电话,这个时候,她已经睡觉了。”这次,她不用判断就知道丁植珈所说的她是他的妻子而不是那个初恋女人,尽管那夜之后,丁植珈再没用情地跟她提及过那个女人,但她心里清楚,那个女人不会就此消失,任何一个生命,即便是消失了,也会有影子存在。
    她不喜欢丁植珈跟她做这样的解释。
    她突然想问丁植珈,这样的决定是否妥当,但她不想用那样的语言来摧毁丁植珈的好意,她猛然间略有所思地顿悟出,如果这世上的每一个人都将自己的心思毫不保留地给说出来,这世界绝不会是眼前这个样子。
    或许更好。
    或许更乱。
发表于 2015-1-12 14: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欣赏哇
发表于 2015-1-12 14:56: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道每天等你更新的粉丝是什么心情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 15: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5-1-12 14:56
知道每天等你更新的粉丝是什么心情了

刚进原创团就见到香水百合的这句评,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如果不是改了文字还在写小说该有多好。

点评

虽然很想看但还是注意有所保留,上传内容不要太多,我宁愿等待在亲售商城兑换你的签名版  发表于 2015-1-12 18:13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 15: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冰雪 发表于 2015-1-12 14:22
,不错,欣赏哇

多谢冰雪的关注。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 15:3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越千年 发表于 2014-12-27 10:53
凡经深思,都是好文!

  刚来发文的那几天,貌似事太多,这工夫从前面开始一层一层地看过来,才发现,我这文真是太幸运了,一来就受到原创团如此的好待遇,刚才看了喜欢初夏的点评《哦,那个上帝的魔盒》,才知道穿越千年是《木盒记》的作者。真是初来乍到什么都不知道,在此谢谢了。
发表于 2015-1-12 16: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6 10:33
  刚刚看了一下别人的帖子,发现自己回帖的常识实在欠缺,每次都上传很多,一部二十万字的小说没怎样就贴 ...

起先我也是这样的,后来我才一小节一小节地发,慢慢就好了。
发表于 2015-1-12 16: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2 15:31
  刚来发文的那几天,貌似事太多,这工夫从前面开始一层一层地看过来,才发现,我这文真是太幸运了,一 ...

呵呵!多帮助,多支持!我想邀请你到六营亲售商城当版主,意下如何?
发表于 2015-1-12 16: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6 11:02
  刚发文时,香水百合问我,这小说完成这么长的时间是不是一直在寻找出版机会,我说不是,虽然我很希望它 ...

这样想自然是是好的,相信自己。
发表于 2015-1-12 16: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6 11:28
  在作者自荐里,我贴了《关于“夜遇”》的文字,记得最初在网上发这篇文章时,有个我小说的读者也是一位 ...

虽然他人也是好心提醒,可我还是更欣赏你的态度。
发表于 2015-1-12 16: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6 11:38
  作者自荐里的那篇《纸上谈兵的那场外遇》是对《关于“夜遇”》的补充和修正。只是,虽然是两篇文章,还 ...

究竟是远到无凭无据还是近到唾手可得
或远或近吧。
发表于 2015-1-12 16: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1 05:37
  非常感谢香水百合的点评和一直以来所给予《夜遇》的支持和赞许。这部小说表面上是在写男欢女爱,实质上 ...

婚姻离不开琐碎,而琐碎必将如钝刀,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切割婚姻。
发表于 2015-1-12 16: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得空,我花了比较多的时间来看你的小说 。个人感觉文字真的很美。

点评

又一个着迷的  发表于 2015-1-12 18:11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 19:53:53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媛 发表于 2015-1-12 16:23
婚姻离不开琐碎,而琐碎必将如钝刀,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切割婚姻。

这句话既有哲理又耐人寻味,有时间就这样一种观点写篇文,或把这样的一种意念留在不断更新扩展的思索里。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 19:5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我在原创团最大的收获就是会像很多人那样回复点评的帖子,记得以前在天涯见过这样回帖的,总是不明白别人是怎么操作的,这回也是无意间就歪打正着地无师自通了。真是活到老学到老,不只是开卷有益,上网便会有收获。

点评

是团长提供的界面好,容易上手,哈哈  发表于 2015-1-17 08:20
发表于 2015-1-12 20: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2 19:53
这句话既有哲理又耐人寻味,有时间就这样一种观点写篇文,或把这样的一种意念留在不断更新扩展的思索里。

你有时间 看我的小说《空巢婚姻》就行了,这句话来自于我的小说。

点评

互相交流  发表于 2015-1-17 08:20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 20: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7-9-3 09:23 编辑

  《夜遇》一共有六章,我个人比较喜欢第三章的“自救本色”,因为第一章发到网上受到了读者的褒奖,自己好像变得有些浮躁,当时也确实是那样。心还没沉下来就急急忙忙写起第二章,结果,把浮躁也带进文字,过后很不满意自己。写第三章时便再不敢有任何大意疏忽,一心写字,状态很快回到开始时,并一路走到最后。这部小说的创作过程虽然很特殊,但在我从小到大看到的所有小说里,这部小说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从一开始到最后,二十万字里,只有两个人,即便有他人出现,也都流星一样地转瞬即逝。写的时候我常常不得不停下来,觉得有快被累死的样子,但一想到一路跟着看小说的读者也累,便不再言累。结果,小说的最后一章,被编剧前辈引领到另一片可以更加尽情挥洒文字的大地和天空。
mmexport1502273535828.jpg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 20:37:33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媛 发表于 2015-1-12 20:20
你有时间 看我的小说《空巢婚姻》就行了,这句话来自于我的小说。

  肯定会去学习拜访的,而且,婚姻也始终是我关注的主要内容,从前我曾误以为爱情和婚姻是一回事,后来,写着写着就把它们给分离出来了。爱情就是爱情,婚姻就是婚姻。它们之间有关又不相干。

点评

同意  发表于 2015-1-17 08:22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 20: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2 20:47 编辑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2 15:01
刚进原创团就见到香水百合的这句评,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如果不是改了文字还在写小说该有多好。

香水百合  虽然很想看但还是注意有所保留,上传内容不要太多,我宁愿等待在亲售商城兑换你的签名版  发表于 2 小时前


如果这本书出版了,你是不需要兑换的,或是我送你书,或是用你的书跟我的做交换。

点评

支持亲售商城啊  发表于 2015-1-17 08:23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 20: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2 20:54 编辑
穿越千年 发表于 2015-1-12 16:14
呵呵!多帮助,多支持!我想邀请你到六营亲售商城当版主,意下如何?

  可以,虽然我刚来的时候有个版块找我当版主,那个时候初来乍到,又真的缺少时间,现在已经融进这个大家庭了,尤其是亲售商城,还是很喜欢的。相信那位找到我的朋友能谅解我的这种行为。人总是要变的,一回生二回熟。
发表于 2015-1-12 21: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2 20:37
  肯定会去学习拜访的,而且,婚姻也始终是我关注的主要内容,从前我曾误以为爱情和婚姻是一回事,后来 ...

我也比较关注“婚姻”,多交流。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 21: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媛 发表于 2015-1-12 21:03
我也比较关注“婚姻”,多交流。

会的,同时,也不仅仅是希望你的小说出版,更希望它能改编成电视剧或是电影。
发表于 2015-1-12 21: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2 21:12
会的,同时,也不仅仅是希望你的小说出版,更希望它能改编成电视剧或是电影。

呵呵,前景很美啊。写对于我来说是生活一的部分,之前纯属娱乐。现在感觉找至组织了,真好。
发表于 2015-1-12 21: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12 20:53
  可以,虽然我刚来的时候有个版块找我当版主,那个时候初来乍到,又真的缺少时间,现在已经融进这个大 ...

那好啊!感谢支持!我的QQ号517831320,你加我一下,然后我加你入管理群。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 04:35:47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媛 发表于 2015-1-12 21:16
呵呵,前景很美啊。写对于我来说是生活一的部分,之前纯属娱乐。现在感觉找至组织了,真好。

  那你就感觉一下你的作品改成电影好还是改成电视剧好,确定改编的形式后就可以行动了,或自己动手改编,或与他人合作,或出让影视版权,都可以,如果是自己动手就必须想好了,改变文字表达的形式是件不容易的事,但要想再改回去也同样是不容易的,因为小说和剧本的表达方式和形式都太不一样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 05: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25 22:35 编辑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6 11:28
  在作者自荐里,我贴了《关于“夜遇”》的文字,记得最初在网上发这篇文章时,有个我小说的读者也是一位 ...

  刚才回作者自荐里想找一下这篇文的几句话,字实在是太小了,看着费劲,干脆在这配着这篇文的原图发个大字的,尤其是看到谭新团长和香水百合看这小说时都是跳过前序的,想着有机会把那些给删掉,在这算不上后序,就算中间插话吧。

关于《夜遇》

    《夜遇》的最初雏形,缘于一位喜欢我文字的读者。
    “我应该选择死亡还是选择堕落?”对于这样的信任,我吃惊不小,当然,我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堕落!”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不想说生命有多么的宝贵和珍贵,相信对方能够那样问,答案自然早已了然。
    我和对方都陷入了沉默,我们没再对关于“堕落”两字进行任何意义上的探讨,我的回答和对方的默然接受让我们在电脑的两端各自为自己的唐突和草率不寒而栗,但我不后悔,我为这样的结果感到欣慰,尽管我并没有给出什么好的答案,但这关于生存还是毁灭的问题,哈姆莱特也曾经提出过。
    这不仅仅是某一个人的困惑,更是人性里最真实的声音,我只能遵循救命要紧的原则,两权相害取其轻,至于对方的堕落与否,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需要一段时间和过程,但我想说的是,如果再爱一次就叫堕落,那么,我们每个人的爱都应该是不纯洁的,因为,终其一生,每个人都在寻找爱,而我和对方心照不宣的“堕落”,不过是司空见惯又没人肯于面对的婚外情。
    有人一定会说,又不是什么绝对的单项选择,这种情况出现时,为什么不进行正确的情感疏导?让提出问题的一方,从另一种意义上明了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我想,但凡问题会如此简单地处理,婚外情就不会泛滥到今天这种程度,而且,如果将婚外情完全定性为“堕落”,我相信,这世上,到处都是堕落之人。
    那天,我在日记的右下角写下了《有关风月的那场遇见》的标题,是对于生存的意义和价值的具体探索和思考。
    那一天是2008年8月28日。
    半年后,当我想起那个连开始都没有的小说时,我将它的名字正式改为《夜遇》,于是,一个被丈夫冷落,又缺乏知己和好友的女人,在夜半离家的那场荒唐决定后,奇迹般地遇到了她生命中注定要遇到的那个男人,只是让她没有想到也有些不解的是,在那样的夜晚,那个让她可以暂时依靠却不能一生相依相守的男人,也如她一样,有着无法摆脱的情感困惑,更重要的是,他们彼此的灵魂都在那场夜遇中得到了意义非凡的救赎。
    有人说,爱上一个人,就相当于经受一次心灵的洗礼,他们并没有相爱,但他们的灵魂依然在那场奇遇中,经受了洗礼,是对人生的某些美好心怀希冀并有所祈盼的良好心态,虽然如夜空里的流星般转瞬即逝,但那光亮,即便是再微弱,也足可以照亮他们彼此的眼前生活。
    小说中的人物,在我的敲敲打打中,一点一点地鲜活起来,并真人显形般地经常萦绕我的周遭,我知道,他们和我一样,都在不停地思索。
    这样的过程,无疑要耗去我很多的心血,夜晚的静灯之下、白日的喧嚣吵闹之中、端起饭碗的那一刻,每一次睡梦之中的冷静里,很多时候,我写的很累,这累,不仅是体力上的付出,更缘于无中生有的凭空想象,让濒临绝望的人重新燃起热爱生命和生活的勇气,尽管是白纸黑字的演练,也同样有着无法预知的难度,但一想到那些看文字的读者也会累,便欣然接受并承受了这样一种状态,不抱怨也不计较,心甘情愿地把未尽的那些努力,小心翼翼地藏存于每一字和每一句里,目的和方向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更多身处人生十字路口的人不要走向生命的死角。
    尽管十字路口的选择仍然迷一样地难以掌控,但我也有我的难处,毕竟,我也是一介凡尘中人,我只能尽力而为。
    凄美而充满理性,又一部回归性的中篇。
    我只能用这句最初的意念来坚定自己,不过是一句话,却成为小说的全部框架。
    我决定,在2009年春节期间努力地完成它,说到“努力”,是因为在春节的九天长假里,并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真正地归我自己。

    今天是大年三十,早早地就起来打字,当然,是《夜遇》。
    我觉得自己很可怜,仿佛,在匆忙也同样是无法自己为自己的人生做主的状态里,也和那个我每天都在描写的男女主人公一样,浮萍草芥一般,当然,我还有另一份责任,就是用我的力量去挽救一个生命,虽然结果会成全一场不该发生的婚外情。
    但是,该来的,总会要来,没有我的劝慰,一切,也都必定会有自己轨迹和归宿,哪怕只有两个答案的一个想法。
    结果,年过节了,我并没有完成。
    我依然在努力,为着那样一对男女的命运,并在最后的时刻里,用了整整一天一宿的时间,从天没放亮一直写到夜色沉沉,再从周遭寂寂写到鸡鸣狗叫,我终于完成了《夜遇》,这时,我才发现,在整整二十四天的努力时间里,我几乎全部身心的投入,而结果,竟然是没留下一字草稿的小说。
    我真佩服我自己!
    在那天的日记里,我这样评价了我自己。

    小说发到网上,第一天就被读者点击了一万多次,编辑在文章标题的上方加注了编者按:本篇故事情节取自生活中的平常事,平常人,但读来却能够引人生发出许多的感慨,也许,只有在夜里,才会有如此意识纷涌的游离感……
    为何不将中篇的《夜遇》改写成长篇呢,清晨,在车站等通勤车时,我突发奇想,因为,更多来自读者的赞许,让我不得不为一篇已经结束的文字进行更加深入的思索。
    读者小不点儿说:真的从心里欣赏你的文字,仿佛盛满清泉的容器,只要一倾斜,就会自然而顺畅地流出来。
    无疑,这样的文字,即便不被留守,只是看看都会心悦神怡。
    读者风之心语说:每次读你的文章都是一种享受,如和煦的春光照在身上。多次徘徊在你的文字里,嘴嚼着每一个文字背后的思想,常常想,怎样的女人能写出如此贴近生活、贴近人性的文章,把生活的酸甜苦辣和其中复杂的感情纠葛挥洒的如此淋漓尽致,我想,必定是对生活的态度和生活历练的很好诠释。
    还有什么比这样的褒奖更让我心动,我确定了我的生存目标——做女人灵魂的代言人,而那句——以文字的形式活着,也几乎在瞬间成为我生命的代码。
    我的思维,在创作的历程中,在短时内的冲动里,完成了一次长久且无法更改的跨越。
    我决定,在《夜遇》的基础上,再写出五章的内容,而每一章的故事情节,既能独立,又要彼此相互贯通,一个又一个小说的标题一个跟着一个地跃然到我的脑海里,没有纸,我只好把那些已经显形的文字一一写到手心儿,《夜遇之逅》、《自救本色》、《野性的规则》、《麻木也是一种高贵》、《有多少旧爱可以重来》,充满魅惑又美丽的小说标题,让我的心狂跳不已。
    通勤车来了,我的想法像潘多拉的盒子,在我不为人知的喜悦里,神秘地扣上了盖子。
    在工作岗位上,我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带着我小说的诸多影子,让我在平凡但并不枯燥的工作岗位中,完成了一次独守秘密的快乐之旅,那样的想望里,既有我为迎接挑战的新动机和新动力,也有我必须开始更加艰难曲折的写作历程所准备好的新开始和新开端,一路写下来,属于我的生活,也在悄然之中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巨大变化,没有预见但已经想见过的故事,一个接着一个的发展,既成全了我的人生,也成就了我的文字。
    《夜遇之逅》我完成了《自救本色》。
    《自救本色》之后,我又完成了《野性的规则》。

    我感激上苍,尽管我确实很努力,但谁又能说,努力的同时,外力的作用不是时刻地起着作用和变化的催化剂。
    我很庆幸,既庆幸自己的用心和用功,也庆幸属于我的周遭总是那么适时又适当地将我的所求和所需,完全且完整地给予我,并让我在自由自在的天马行空中,完成一次又一次的心路历程,化想象为故事,化枯燥为情节,尽管这有些牵强,但我的文字,却因而获得了生命。
    《自救本色》刚发到网上,还不知道是否被编辑通过,朋友便打来电话,用我熟悉的声音在电话里将编者按一字一句地朗读给我:再造之美!不是人类一直求索的吗?失去的感情,重新找回,纵便不在原来的那个人身上,即便另有其人,也如获至宝。
    这是自救的法则,也是自己给自己疗伤的必然手段。
    唯有原谅自己,生活才会一如既往地继续。
    “那是我小说里的文字!”我兴奋又惊异。
    我兴奋的是,编辑也喜欢我小说里的文字;我惊异,朋友念的那些文字,却有着与之不无关系的些些许许。
    当然,也有读者朋友这样对我说:真难为你,竟然把外遇写得那么美!
    我听了,无语。
    这样的夸奖,无论是出于无奈,还是对生活的无助,都可以成为我和那位读者朋友在共通或是共勉的世界里,都能感受得到的那种精神家园的自毁过程也同样是精神家园的自建过程,虽然作者和读者都在寻找那种捷径和契机,但结果并不一定人人满意。
    我明白了,这样一部小说,无论有着怎样看起来很美的外表,都逃脱不了它字里行间的宿命结局,因为,从另一种意义上讲,它更可以成为一个反面教材,并让已知或未知的读者在那样一个故事中了然一种结局。
    既是必然的结局,也是无法任人左右的结局,如同犯罪后所必须承担的那些后果,情感的付出也同样需要代价,只是已经无路可走的人生,如果不被某种情感所牵绊,即便再一次地开花结果也定然会结出无花之果……

    闲暇之时,到百度搜索了一回“夜遇”两个字,结果有很多、很多,《恐怖夜遇》、《致命夜遇》、《周末夜遇》,当然,也有我的《夜遇》在其中,只是,一想到《夜遇》里的那些故事,又让我不得不心生慨叹,因为,《夜遇》虽然发生在晚上,但那样的故事,在白天也同样会发生。
关于“夜遇”.jpg
《夜遇》排行榜.jpg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 05: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1-6 11:38
  作者自荐里的那篇《纸上谈兵的那场外遇》是对《关于“夜遇”》的补充和修正。只是,虽然是两篇文章,还 ...

两篇放在一块才完整。

纸上谈兵的那场外遇
                           ——长篇小说《夜遇》完成之后

    今生从未想过,我会写一部只有两个人的爱情故事,这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将这样一个故事给延伸到无限远,既有难度也是一种挑战,虽然现在的爱情保质期已经越来越短,但在爱河里,确实容不下更多的人。
    哪怕仅仅是另外一个人的身影。
    一番深思熟虑后,我终于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冬日早晨,淡定从容地走上一条加上我也不过是三个人的路途,跟随着那对无意间相识并相爱的男女,从衣着睡裙的夏季开始,在夜风习习的火车站台上,艰难且迂回曲折地将他们的爱情给维系了整整三个季节,这远远地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用我的文字,完成了一次花开花落的演练,并在又一个初冬临近之时,将整个故事给圆满地画上了句号。
    完成小说的那一刻,我像孩子般地显得有些兴高采烈。

    《夜遇》刚刚发到网上时,因为受到读者们热情地追捧,晚上,躺下很久都无法入睡,想着一天将近一万次的点击,已经结束的故事又无端地生发出许多细节,并在暗夜的漆黑中,水草漫涌般地一一浮现,没有办法,我只好爬起来,拿纸找笔,静灯之下进行一系列的详尽记录,可这又续写出来的文字,并没象已经成为第一章的《夜遇》那样,或许,是因为以职场开始的那些情节确实无法吸引读者,尽管在内容上小说已经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但我隐约地明白,人们更关注的不是男女主人公的工作而是情感,虽然开头之后的字字句句都围绕着那些既定的主题,但速食年代的读者已经无法从容地等待,不仅仅是已经开始的那场爱情,更是猎奇心理的扩张和守住秘密的原始心态。
    但看我的小说题目始终处在继续阅读的第十位,像一把标尺或是靶子,在我的眼前一动不动,而网站首页只显示小说排名的前九位,这既是遗憾又是某种警示的尴尬让我知道,我距离我所要到达的那个位置只差一步或十步,虽然没过多长时间,我的小说便浮出水面,但这不是悬念的真实,让我不得不郑重地告诫自己,除了继续努力之外,别无选择,因为,写出来的那些字,是要拿给读者看的,如果没人愿意看,还不如不写。
    我及时地调整了自己,虽然仅仅是一种思维方式。
    我开始为小说的过程进行某种不得不进行的探索和思考,既对人生的意义和价值,也对爱情本身的目标和归宿。
    我的努力,又一次得到了回报。
    江山文学的编辑消失若默这样写下她的编者按:好喜欢这样的文字,冷艳而精致,像幻觉一般,强烈的意识流手法,无意间将读者带入了故事的背景,惊恐不安且压抑迷茫,像等待戈多到来的那个小老头,用一种思念、烟、或是酒,麻木自己的思维,眼睁睁地看着背叛和不诚实在中规中矩的上空飞跃,在信守的理念中放肆往来,让曾经像鲜红旗帜般飘扬的情感纽带在生活中任意地随风飘散、了无踪迹。
    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也是我梦想着能够得到的。
    我用我的文字得到了它。
    我继续写。
    不仅有小说的过程,也有小说的结尾。
    不增加任何一人的出现,也没有激烈的矛盾冲突,更没有情绪上的痼疾与激化,一切,都如一杯早就冲淡了的茶水,既不能解渴,也喝之无味,因为,我也想知道,在爱情的国度里,是不是真的如人们所说的那样,距离产生美,或者,干脆就是在没有任何外力的作用下,一种防不胜防的淡然,也同样对婚姻和情感进行着极其严酷的考验。
    我的想法得到了合情合理的托辞,因为,我越来越发现人们的观念,根本跑不过人体细胞的新陈代谢,也就是说,人人都不愿意面对但却人人都无法战胜和超越的那种喜新厌旧。
    无论是对物质,还是对人。
    读者朋友在QQ里告诉我:“你知道吗?在《夜遇》里,我真的找到了我自己的影子,尽管事情的经过不太一样,但感受却大致相同,也是在午夜十二点半,也是跟一位不知姓名的朋友喝了红酒,那种迷离的感觉真的能让人一瞬间长大,而现代社会中很多人不能理解的东西真的能在你的文字里找到答案,希望有更多的人,通过你的文字,不再压抑,也不再迷茫。”
    我惊异于我的文字,完完全全的虚构却在现实生活中得到了最真切的印证,这出乎我的意料,又几乎在我的预想范围内,我想,但凡可以共通的东西,就会有共同的结果。
    想起了网上对木子美的那些评价才知道,合情合理中,更有一种无法逃脱的必然,那实际就是现实生活。
    是把一些被称作事实的东西赤裸裸地撕破后,完全彻底地给呈现出来,是对男权尊严的一种破坏,也是标新立异的自私和单纯,这一现象实际是标志着中国人在根深蒂固的传统道德观念中,行为模式已经发生了剧烈的变迁。
    社会学家如是说。
    我想,最后那个词已经明确地告诉所有的人,我们已经置身于这样一种生活环境中,一方面享受着现代美好的物质生活,另一方面的传统思维方式也被日新月异的物质世界给冲撞得一塌糊涂,到得真正面对之时,已经不得不惊怔到目瞪口呆,而这悄然中的巨变,将一切的一切早就进行了本质意义上的涂抹和改写,人们不再信守道德规则,也不再遵循所谓的行为规范,所有的不可思议,都顺理成章为一种既定的模式,让人们不得不承认,不得不感叹,不得不跟从。
    盲目却没有回旋的余地。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但同时,这又意味着另一种进步。
    我恍然明白,《夜遇》本身,实际上就是一场《外遇》,虽然在性质上,我和读者确实不得不给这个故事附庸风雅地定性为一次身心情感的“堕落”,但我想,真正的人生,用任何两个字去给与肯定或是否定,都是不成熟的表现,就像外遇本身,它既摧毁了婚姻,又在另一种意义上整合了婚姻,因为,有太多的婚姻关系,既没有爱的存在,也没有性的关联,而《夜遇》本身,又是任谁都逃不过的情感宿命,虽然那不过是一纸故事,确实无法编排出与生活不能相符的离奇结果,而这个时候,我的小说,也确实无法像以往那样按照我一贯的思维方式和表现手法再用道德回归进行某种必要的约束。
    仅仅是纸上谈兵,也无法避开牵涉暴力嫌疑的情感捆绑。
    我只能无奈地给出一个不明不白的结尾。
    既用来证明生活本身,也用来说明,很多事,既不会按照人的意志而转移也不会按照人的意愿去转化。
    身不由己不是一种绝对,但事出有因也为故事提供了一种必然。
    什么样的人生都是一种人生,没有既定的模式,也没有约定俗成的框架;再不是主旋律里的那些男欢女爱,也不是相依相守的美好夙愿,海誓山盟的实现真的是难上加难,白头到老早已经成为爱情故事里的童话和神话;人人需要的真诚和真情,被越来越被疯狂的物欲给淡化疏离到几乎虚无,人们只能在情感的荒漠里,不停地,或呼喊、或寻觅、或跋涉,久了,自然生发出些些许许的感念,从我做起,虽然像口号,却不失为一种心声。
    在这种声音里,我从年初写到年底,从一月写到十一月,在2009年将近整整一年的时间里,只为两个相爱并相离的人:
    站在窗前,看着屋顶上、地上那些若隐若现的残雪,尽管冬天才来,她竟开始盼望着春天,只有春天,她的故事里才没有丁植珈,更因为,只有春天,她的故事里才除了丈夫以外而没有任何一个男人。
    她开始怀念春天。
    她开始渴盼春天。
    她希望在春天的季节里,不仅仅收获她的爱情更要重新耕耘她的爱情。
    像春种实际是在秋收。
    这有意在小说结尾处留下的一段空白,虽仅仅是那三个季节中没有涉足的崭新领地,却成为那场爱情故事中最丰盈也是没被践踏的一块净土,我之所以要有意地这样安排,是因为我的内心里也藏存着一份希冀和想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故事留下一个能够永远纯净的空间,没有芜杂,没有不必要的细枝末节,让写的人和看的人都知道,生活还有希望。
    而这份有意的留守,尽管只是一个小小细节,不是大写意的挥毫泼墨,也完全不能引人注目,但却成为我小说里最让我满意的精细描摹,因为,它确实成就了这部二十万字的小说里最让人心安,也最让人心怀希望的文字,虽然大浪淘沙的现实,不可能不泥沙俱下地让人身不由己,但清流暗涌依然具有着或多或少的魅力和某种可能。
    一位游客在我最后一章的小说里这样评价道:“很钦佩作者通过细腻的笔触和细腻的心理描写,把个人的情感丝丝入扣地缠绕得揪人心肺,并让婚外情这个二十一世纪最具争议的社会现象,通过文字给朦胧细致地表达出来。”
    更有一位读者直接评价说:“这是一部徘徊在婚姻边缘的男女所必须通读的小说。”
    我很感动,也心存感激,知道一部长篇小说,就这样被敲敲打打地在支持和鼓励中完成了,虽然仅仅是文字意义上的结束,但在我的思维里,它仍旧让我时不时地想回到小说的情节里,或彳亍、或徜徉,就像我在一篇日记中写到的那样:
    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说断就断的本领我当然没有,虽然仅仅是一部小说,甚至,我比自我判断的还要脆弱,因为,很多事,我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虽然有着那些看上去确实很理性的文字,而每每到了这样的时刻,我倒觉得,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让自己不跟任何人往来,独自一人,或走在暗夜里,或站在阳光下,静静地守着世上最深层次上的那种孤独状态,因为,孤独本身,莫过于自己正倾心投入的那个世界,转眼间就温情不再景色全无地了无了踪迹。
    生活在小说的世界里,仿佛,才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活。
    我这才知道,我在那个虚构的世界里,游历了太久,我的灵魂包括我的整个人,都已经习惯于那个世界,用那种形式思考,用那种方式生活,用那种样式进行取舍。
    我也必须像小说里的人物那样,学会适应。
    我终于懂得,也真正意义上地走了出来,在那片文字的汪洋里,像长途跋涉后的胜利返航,又像酣然象牙床案上的久醉沉迷,醒了,才了然,生活也好,文字也罢,不过是为了更好地活着。

    其实,写小说的日子很苦,苦到有时茶不思饭也不想地看不懂身边的真正生活,而不写小说的日子仿佛又更苦,心里被掏空了一般,虽然真实的我,在另一种形式上已经和悠然自得结缘,就像写下这些文字时,将自己缠裹在松软的被子里,坐在只用来供我学习的小方桌前,一边吃着五香瓜子,一边品闻着咖啡和椴树原蜜的香醇,偶尔,还可以闲聊无极地赏看形状各异的笔和纸,看着它们怎样生灵般地守着我的视线,在明亮的灯光下,乖然地体味我确实求之不得的静谧和惬意,只是,这样想着、念着,头脑里,笔端下,汨汨流淌出来的,仍旧是我的思想和我的文字。

    或许,这样的日子,才是我所能过得了的日子。
    或许,这样的时光才是我今生必定度过的时光。
    为着与我有关的文字,和与我不一定有关的那些故事……
纸上谈兵的那场外遇.jpg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 06: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醉玉如雪 于 2015-1-13 06:08 编辑

  今天是我生日。

  早早的起来,修正了我的一些回帖,还建了标题为《文字与现实的距离》的文档,很想对《夜遇》进行更多的补充和说明,虽然什么时候写出来不知道,但肯定与原创团有关。
  新年新气象,早晨上班后可以到厂里领我的生日礼物。晚上美团去吃烧烤。

  活着真好。
  写字的人生更好。
成长在好时代.jpg

点评

才看到,错过了祝福,祝姐姐生日快乐  发表于 2015-1-17 08:2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6-25 00:23 , Processed in 0.157218 second(s), 4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