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862|回复: 7

短篇小说《谷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2 20: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涅格屠夫 于 2015-2-8 18:20 编辑

  《谷粱》


  我在这里,一直想等你,回过头来。

  却是再也等不到了。

                                            ——谷梁


  第一话



      近几个月来。

  浮华的晋城里头充斥着不同于往日的安详,宁静。因为实在静的可怕,所以人迹寥寥。那些浑浊而猥琐的眼睛透过窗纸的缝隙向外看去,等终于发现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时,只听到独独一间四合院里的老头轻声细语的叫了一声他的新婚妻子,说道:“纤纤,那妖女今天似乎不会再来了……”

  没有人应他。

  他疑惑而又略微害怕的回过头看去,竟是看见了一脸妖媚至极的笑脸,在阴暗的灯盏下显得是那么寒碜可怖。“妖,妖女……”那个老头子极尽力气的嘶喊着,得到的却是各门各户齐齐关紧门窗的声音。

  四合院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寂然无声。只是地上明显的两具尸体,一具是曾经花容月貌的烟花女子,一具是近不惑之年的糟老头子。还有大大的一滩血迹。鸢锦舔了舔嘴角,那因刚杀了人而沾上嘴角的鲜血,让站在阳光下的她添上了许许阴森恐怖的气息。

  直到她走后的几个时辰里,这个城镇上剩余的几户人家才敢小声说着她的那些众有耳闻的事迹。

  “那西员外在今天被那妖女给害死了。”不知是谁先开的口,声音压得极低。

  “我呸,”一中年妇女朝地上啐了一口,而后说道:“那西员外也不是什么好的货色,前几天就是因为贪恋那烟花之地的头牌纤纤姑娘给逼死了自家的婆娘,这样的人死了也好,死了也好啊……”

  声音顿了顿,而后那最初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怎么听说,那妖女原先也是个富甲一方的商人之女,怎么如今变得如此……”

  那中年妇女唉了一声,继而揭露出那些鲜为人知的往事。

  原来,晋城家家户户口中的妖女却是一个曾经名叫鸢锦的花季少女。因爱上了当朝状元爷乔伊,而不惜动用一切的人力物力逼迫他娶了她,最初的几年,他们倒也过得安稳,却是在那乔伊遇到当朝公主灵越的时候,两人却如干柴碰到烈火一般搅在了一起。此后,便是乔伊对鸢锦的步步紧逼,最终将她害死,她死后更是被乔伊请来国师大人灭魂。

  灭魂,便是使之魂魄灰飞烟灭。

  那国师大人不知为何却在途中出了差错,导致鸢锦的魂魄趁机逃离了定魂钟,在吸食了无数强大的冤魂后,她便成了半人半鬼的妖女。且终日以杀害那些负心薄幸的人为乐。

  说到最后,复又无人说话。整个晋城因为夜幕的来临而变得死寂一般。鸢锦飘荡在晋城的上空,看着昔日的繁华不在,只剩一片苍凉,不觉已是笑了出来,最后竟也哭了。哭的断断续续,嘶哑难听。

  “你为何而哭?”一身青袍衣衫的男子立在她的身后,同样与她是悬在半空之中。鸢锦回过头来。

  那个人仿若逆光而来,眉目中藏着犀利,棱角分明的面目透着蛊惑的意味,带着一股望尽沧桑的岁月暗香。鸢锦看着这个贵为当朝国师的人物,终是忍不住咬牙切齿的冲着他飞扑而去。在瞬间长至三寸之长的指甲,几乎差点就要刺进那男子的心脏当中。

  他却轻易的就钳制住她的两只手腕,笑了一声,眉毛轻挑,说道:“你终究是,太过弱小了些。”这样又怎能保护好自己。

  后半句话,他没有说。


  第二话




       鸢锦如同一只被老鹰捉住的小鸡,最终还是被谷梁给提回了他的寝殿之中。国师的权利在这个崇尚封建迷信的时代比之一切,哪怕是皇帝,都更为崇高。他的寝殿更是被他自己施下了禁制,除了他,谁都不可以进出。

  包括鸢锦。

  鸢锦每天对着那面看不见的禁制,施展浑身解数也不见得有什么法子可以出去。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去质问那个抓她回来的男人:“谷梁,你丫的是不是要我陪你到老到死,你才肯放我走啊!”国师,姓谷,名梁,字子谦。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那么明目张胆的对着他的面唤着他的名字,鸢锦倒是普天之下的第一人。

  谷梁整日除了焚香弹琴便是喝酒。一天都蹦不出一句话。鸢锦想,只要是个人,都会被他这样沉闷的性子给逼疯了的,她却不曾想过,她已经是死了的。

  谷梁抬起头来看着她,微翘的丹凤眼因了醉意而微微的眯起,眼底却是笑意满怀。长至腰际的头发散落在肩头上,配着青色的衣衫,显得那么,勾人魅惑。这四个字从鸢锦的脑海里一跳而过,她的耳根不觉间已是红了。

  谷梁看着她身后纷纷而落的桃花,映得眼前的人美更加三分。她猝不及防的被他拉扯在了怀里,他妖孽的脸贴近她的脸,说着仿若这个世上最动人的情话:“可不可以让我靠近你一点,只要一点就好。”

  桃花零落满地。

  鸢锦以为自己听错了,但随念一想,他应是把自己当成了别人,便也释然。他却轻轻的在最后附上两个字:“鸢锦。”

  她怔怔的看着前方,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


  第三话




       是夜。

  鸢锦和谷粱背靠着背,一起坐在了桃花树下铺就着的一张凉席上。鸢锦接过他递过来的杯盏,闻着浓郁的茶香便没什么顾忌的喝了下去。谁知,一下肚,便知那不是什么茶,而是酒。

  鸢锦刚才因喝的太过大口了些,所以现下便被呛的咳嗽起来。她用手肘戳了戳谷粱的后背,面红耳赤:“咳咳……这哪是什么茶啊,这分明是酒!”谷粱轻声一笑,说道:“我从未说过这是茶水。”

  顿了顿,他再次说道:“这是用百谷花酿造而成的酒。它生来便有浓郁的茶香。”鸢锦咕哝着:“到底是谁先发现这东西的,这么难喝……”

  在这句话之后。很久,很久,都没有再听见鸢锦的声音,平缓的呼吸声传来,她原是醉了,也睡着了。

  谷粱恍惚间好像回到了他们最初见面的那年,喝了口酒,晃去了所有的思绪。看着天际寥寥的几颗星星,他放下酒盅,抱着鸢锦,踏着满地的桃花瓣,一步一步,平稳的朝着寝殿走去。


  第四话




       乔伊如今的妻子,也就是当朝公主在今天找上了谷粱。传闻中的天生丽质,雍容华贵用在她的身上再是合适不过,却因脸上铺着厚厚一层的脂粉而掩去了原本的模样。与那八个字反而显得相去甚远。

  谷粱慢慢悠悠的为她和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喝到一半,才听见她开口说道:“乔伊的身子越来越虚了。”

  他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等着她的下一句。

  “我来此趟是想问你,他如今身子的状况是不是同我给他喝下的那个药剂有关。”谷粱听完,放下茶杯,说道:“你猜的没错。”

  公主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问道:“那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他么?”

  谷粱一笑,藏着丝丝锐利。“当初你来找我要那东西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样的结局。我虽然不能让他一生一世的爱你,却能让他全心全意的爱你一年,怎么,还不满足?”嘲讽的语气从他口中说出,竟是那么伤人。

  公主开始哭泣。

  过了好半晌,才又说道:“我现在只想他好好地活着。只要他好好的活着……”谷粱倏地站了起来,厉声说道:“天下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你既已经间接害死了一条人命,就应当接受如今这样的局面,”他微微的俯下身子,声音吹拂进她的耳洞之中,他悄然说道:“如今的如今,都是你罪有应得。还有,我绝对不会救他。”

  推开虚掩住的门面,赫然发现跌坐在地上的鸢锦。

  她竟是,什么都听到了。


  第五话


  那个夜里,谷粱做了一个噩梦。梦里,有杯盏掉落在地的声音,有沾了血的手,有女人的哭泣声。当他醒来的时候,头上都是一层的虚汗。

  他走出门去,看见鸢锦在擦拭着杯盏。他不过轻轻的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她手里的青瓷白凤杯就掉落在了地上。她慌慌忙忙的去捡,却被扎的满手是血。终于,他看不过去,握住她的手腕说道:“不要再捡了。”

  她抬起头的刹那,便让谷粱看清了她满是泪痕的脸面。刚才她那样小心翼翼的样子,让他的心微微的疼了。

  她再也忍不住出声求他:“谷粱,求求你,救救他吧。”谷粱白皙修长的手抚上她的面,眼里闪过意味不明的情绪,第一次,他觉得,她竟是那样的,傻。


  第六话




       那年春天。

  万花齐放。鸟雀漫天飞舞。如同一幅已然织好的春景图。

  乔伊终究还是带着鸢锦日日夜夜的期盼来了。他说,他要鸢锦。希望谷粱能帮他找到她。谷粱冷眼看着他声泪俱下的忏悔,就在他准备合上大门的时候,鸢锦冲了出来,泪流满面的看着她面前的这个男人,乔伊。

  她最终还是随着他走了。

  随着乔伊,不管是浪迹天涯也好,居无定所也好,她终究是不会再回到他的身边了。

  谷粱立在那颗桃树下,眺望着远方。似乎在等某一个人回来。但他知道,她是永永远远都不会回来的了。

  一如,他八岁那年,遇到七岁的她。

  他天生就具有占卜之力,先是预示了连年的干旱,再是预示了村里人的死亡,却是最终被人当成怪物一样游街示众,鞭打刑罚。直到遇到她,鸢锦。

  那时的她有些飞扬跋扈,有些任性,却也是她这样的性子救了他。

  救了这个她看到第一眼就为之流露出怜悯的男孩。他得自由之后便小心翼翼的跟随在她的身后,她走到半路,回过头来,将一袋子的金锭塞到了他里衣里,说道:“不要再跟着我了,你以后会有自己的路要走。”

  明明他们都是一样大的年纪,她却仿若大人一般对他说出这样的言语,他的眼眸在瞬间冷却下来。

  他定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看着那一年纷纷而落的大雪。直到他眼前的那扇属于鸢府的大门在他面前紧紧关上,许久,他才终于知道离开。

  后来,他才从那装着金锭的荷包上看到了绣体。荷包的角落里歪歪扭扭的绣着两个字。

  ——鸢锦。

  他算的了别人的过去,算的了别人的将来,却独独忘了算计自己的一生,后来,他也才晓得,那两个字,是他一生的毒。

  再后来,他见到鸢锦的时候,她已是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鸢锦那个负心薄幸的丈夫竟要求谷梁灭了她的魂,让她魂飞魄散。

  谷梁看着乔伊的眼眸,彼此一样的冷若冰霜,却是被谷梁发现,乔伊的眼眸里有符咒的流动气息。他没有看错,也终于想起,公主在得到乔伊之前,曾求过谷梁配置一剂药液,喝下后可让那人爱她一生一世,永不背叛。

  唯一的缺陷就是,那喝下药液的人,眼里会始终流动着符文。

  原来,害了鸢锦一生的人,竟是他,谷梁。


  第七话




       他猜的没有错。乔伊是因为喝下了公主掺合在酒里的药液而对她死心塌地,乃至于后来公主要他杀了他的结发妻子鸢锦,他也照做不误。

  因为药液给以了他全部必须的,一种近似癫狂的忠诚。但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喝下药液的一年之后,如若没有解药消除这样的境况的话,那喝下药液的人便会在一年后死去。公主来求他的时候,鸢锦就躲在门后面,细细的听着。

  一切也终于,真相大白。

  又一个月过去了。

  鸢锦再没有给过谷梁一个笑脸,也再没有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的和他打闹。他知道,他知道那些曾经在他梦里预示过的事情很快就要发生了。

  那个青瓷白凤杯子在哐当落地的那一秒,他就猜到了。一切竟与那个梦境出奇的相似,第一次,他竟是那么讨厌自己与生俱来的能力。

  杯盏碎了一地,鸢锦慌慌忙忙的低下头去,想要捡起,却是被硌的满手是血。谷梁握住她的手腕说,不要再捡了。

  既是碎了,便是再也找不回来的了。

  谷梁在之后终于下定决心要为乔伊配置解药的决定,是在那晚,鸢锦打碎杯盏后,哭哭啼啼的求他救救她心中至深至爱的那人的时候。

  他第二天就研制出了解药。

  脸色却是异常的苍白。他没有告诉鸢锦一声就将那枚药剂交给了公主。总有一些事情是要曾经做错事的人去为自己承担一切后果,后来听说已经成为驸马的乔伊和公主和离了,皇帝一怒之下下了死令暗地里追杀乔伊,不管公主怎么求情哭泣也好都置之不理。

  当那天乔伊来找谷梁要回鸢锦的时候,谷梁就已经知道,他,乔伊,已经是一个死人。

  可是,鸢锦和乔伊都不在乎。只要厮守一生,或生或死,其实都已无所谓。

  一年之后。

  鸢锦再来求谷梁,说,乔伊被一个游方道士所伤,眼见就要魂飞魄散,唯有他可以救乔伊。

  他看着她的眼眸,说道:“哪怕要你的命,你也在所不惜么?”

  鸢锦笑了一声,苍凉的眼泪顺着眼角淌下:“哪怕是要我魂飞魄散,我也在所不惜。”他终究是败给了她。

  他花了一天一夜来研制出救活魂魄的方法。最后在一本古书上找到那么一句话:“以心头之血为辅,以生命为媒。配以无色花,七叶草……等等材料配置而成活魂液,方可奏效。”在下方还有一个小小的批注,被取心头之血制成活魂液者,在三天内必会魂飞魄散。

  以生命为媒。

  他嗤然间微仰着头,眼泪却还是忍不住流了出来,笑了一声。

  果然是一语成谶。


  第八话




      “这是你要的。”谷粱拿给她药剂,他只关注到她满心满怀的笑意,一如她从未发现过他今天神色异常的苍白,就连嘴唇都是干瘪的一样。还有眼底眸色的黯淡。

  一步,两步,三步……一直在她跨出去十步,都未曾回过头来看看他。他想,只要一眼,哪怕一眼也好,看看他。就如当初他那样卑微的爱着她,与她说的那句“可不可以让我靠近你一点,只要一点就好……鸢锦。”

  一模一样。

  他也终于在那抹纤细而笔直的身影消失成一个黑点的时候,抑制不住的疼痛涌上心头,竟是那样疼,疼的撕心裂肺,而“咚”的一声,他跌倒在地,心头血已被用尽来做药剂,就是死,却也再没有血能流的出来。

  恍惚间。他好像回到了最初的那年。

  她往他的里衣塞下一袋金锭子,跟他说的那句“不要再跟着我了,你以后会有自己的路要走。”

  她用尽了他的一生的命,却不肯给他一秒回头的瞬间。

  鸢锦,

  我在这里,一直想等你,回过头来。

  却是再也等不到了。

  ——谷梁


  尾记


  再没有人能记得,那夜,桃花遍地。滩醉成泥的她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一如守候着一生的挚爱,步步平稳,唯恐惊醒了她。

  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为了她,甘愿用心头之血作为药剂,用一生的命作为铺垫,以魂飞魄散作为最后的结局。

  魂飞魄散,随风湮灭。

  一如,他从不曾在她的心里留下过痕迹。

  这样,真是再好不过的结局。
发表于 2014-11-6 15:2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挺有魅力的,如果对白再精炼些可能更好。
发表于 2014-12-10 21: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挺好的,鼓励鼓励。个人认为有些部分节奏没有踏准,读起来会有突兀的赶脚。欢迎继续发文,继续努力!
发表于 2014-12-30 20:4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总体的构思倒是不错
发表于 2015-1-24 16:4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开始,人物形象还有妖魔迹象,到后来,妖魔都成人了。
发表于 2015-1-31 18: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5-2-1 20:54: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新编?
发表于 2015-2-8 18: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给你排了一下,这样更有层次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5 13:06 , Processed in 0.10277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