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沐川

命运的寓言故事——《羊城寻羊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28 12:2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挺有意思的

点评

甯屾湜澶氭彁瀹濊吹鎰忚?  发表于 2015-3-3 20:41
甯屾湜澶氭彁瀹濊吹鎰忚?  发表于 2015-3-3 20:41
甯屾湜澶氭彁瀹濊吹鎰忚?  发表于 2015-3-3 20:41
发表于 2015-3-2 14: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路上的行人我一概不认识,没有一个人和我闲聊,寒喧,我顺利的走出了岛。。。村上的感觉来了,,很喜欢这句话。

点评

鐪熶笉鏄?晠鎰忔ā浠跨殑锛屽懙鍛  发表于 2015-3-3 20:42
 楼主| 发表于 2015-3-3 20:42: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才疏学浅,希望文友们看后多提宝贵意见
 楼主| 发表于 2016-3-24 12: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章 深夜两点的海
一个人完全理解另一个人,而且就算天南地北,生离死别也能感觉到彼此的存在,这是可能的吗?人果真最了解的是自己吗。
没事,我可以八年不知道自己是谁而莫名其妙的活着,却抱定一个信念:心存绿光,等待绿子,寻找日本,生存下来,从此刻起我将开始寻找我自己。一切问题的起点在于我是谁。
“那么我是谁?”我问六指丐。“你去问猫君。”六指丐说。
“猫君在哪?”我又问。
“去找猫君宾馆。”六指丐又说了。
“知道了。“我对慧子说:“慧子,我们走。”
出了半岛酒吧,我、慧子、鸟人不觉得回头看了看这个奇形怪状摸不清棱角的小酒吧。今晚它没落了,没落的这么安静。没有人知道它为什么一瞬之间就没落了,这样悄无声息。
鸟人叹了一口气说:“哎,走吧。”
半岛酒吧,我在沉沦之时相遇,在我觉醒之时它却沉沦了。我还会回到这里吗?半岛酒吧能重现昨日光辉吗?
“你没事吧,望川。”许久没说话的慧子开口说话了。
“没事,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
“才不要呢,以前哪次不是我自己回去。”慧子说。
“可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啊。”我认真的说。
“慧子还是让望川送你回去吧。”鸟人也说。
“好吧,”慧子同意了,“那鸟人你呢?”
“我还是回大榕树去吧。”鸟人神情失落的有点绝望,有气无力的说。
“这么晚了,没什么不死鸟会来的。”慧子也气急了起来。
“慧子,连你也觉得不会有什么不死鸟会来?”鸟人抓着慧子的手臂说。
鸟人看着慧子,眼神里带着最后一丝期望。我感觉不太对劲,忙说:“慧子只是说这么晚了,不死鸟也睡了。你明天8点去榕树下。准能等到不死鸟。”
慧子也连连点头。鸟人这才舒了口气。放开了慧子。
“明天,不死鸟,会来。”鸟人一字一顿说道,神情变得麻木。
我和慧子都觉得有点不对劲,同时说道:“鸟人没事吧。”
“没事,时候不早了,你们快点回去吧。”鸟人摆了摆手说。
“没事就好,我送慧子回去。你也回去吧。”
“恩。”鸟人转身往岛的方向走去。夜幕下鸟人黑色的衣服把他忖托的像只黑色的乌鸦,越走越远。
“鸟人这是怎么了,感觉有点不正常。”慧子说。
“不死鸟是鸟人活着的希望,半岛酒吧是鸟人活着的乐趣。现在半岛酒吧已经没有了,你觉得他会开心吗?”我心中一紧,以前我同情鸟人,现在居然为他感到有点伤心。
“那要是他发现根本没有不死鸟,那他活着的最后希望也就没有了。”慧子也为鸟人担心了起来。
“世上没有不死鸟,这本来就是事实,迟早他都要面对,总比活在虚无飘渺的假希望之中。要想活下去就得寻找新希望。但愿他能熬过去。”
慧子惊奇的看着我说:“我好像看见一个新的望川。是不是也算看到了新希望呢。”
慧子说完笑了起来。像彼岸花的玫瑰。
“走吧。”我说。我和慧子走在回去的路上,两旁的小店已经关门了,有些门外摆着些许啤酒瓶。昏暗的路灯照应着树木,留下婆娑的树影,影子托的很长,像一尊尊平面的雕像。我和慧子走了很长一段路,俩人一句话也没说。
这已不是我第一次和慧子走在深夜无人的街道,马路。但却是心情最落寞的一次,忽然之间放佛少了一样什么东西。此刻的慧子看起来也是这样。往常和她一起在深夜的街道里散步,她总是活力四射,越是到了夜晚,就越是兴奋。我曾问过她为什么这么喜欢黑夜,她说只有在黑夜才知道什么是光明。而且在黑夜好似给她上一层防护罩,让她可以清晰的看清这个世界的原来的面貌,觉得很有安全感,当然是心理上的安全感。比如在黑夜你伤心,你哭泣别人都看不清你的眼泪;你隐笑,别人也察觉不出你的在笑。
夜,是一种安全。还是头一回听说。
而此时慧子很安静,静静的漫步着,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今晚是阴天,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唯一的一丝光明是昏黄的路灯。我和慧子走了很久才走出半岛,来到羊城,都没有说话。
到了羊城,路灯多了起来,繁华的羊城,夜晚依旧灯火通明。
“嘿,我们这是去哪?”慧子说。
“送你回去啊,还想去哪,这么晚了。”我说。
“我们去看海吧。”不知慧子是一时兴起,还是说真的。
“疯了吧,深夜两点去看海?”我惊讶道。
“深夜两点的海,你不觉得很酷吗?”慧子说完闭上眼睛,是在想象着深夜两点的海景吗?
深夜两点的海是什么样子的?其实我也想知道,只是从来没有想过要这样去做。以前我经常去海边,那时是在雪叶发出绿子的声音,让我再次来到羊城之后头一次想起绿子之后。对,那段时间我常去海边,等,等,等,在等什么呢?在等去日本的小船?不,那一刻还未曾这样想过。因为不能确定绿子是否真的就去了日本,而且日本未必就是大洋彼岸的日本。
那是只是在盲目的等,没人知道我在等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只是需要在海边等,这是我的第一感觉。而且只有在海边,我才能不被城市的喧嚣所淹没,使自己变得抑郁。只有在海边才有一个新世界,因为没人知道海的那边是什么。
今晚似乎是个不寻常的开始,我发觉如果这是一次远行,此时才真正的出发起航。听着慧子荒唐的建议,我有点心动了。
“你确定是要去海边,而不是回家睡觉?”我问。
“嗯嗯,是的。”慧子点点头。
“好吧,去海边。”
深夜两点的海,我们来了。在羊城叫了一辆计程车,我和慧子就去了海边。上车的时候,司机一问,一听,一看,一个青年人和一个少女,深夜两点说去海边,不禁有点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淫邪一笑,驾着车去了。
我想他误会了,不过平常人都会误会的误会就不是误会了,而是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因此,我和慧子都没有在意。
深夜两点的羊城,我还是头一次遇见。坐在计程车上看着高楼大厦,依旧灯火辉煌。联想起在半岛的黑夜,感觉身处两个不同的世界。我在想,光辉四射的文明和黑暗的原始文明究竟孰优孰劣。为什么会有人千方百计想强行将一个原始世外桃源的地方变成灯火通明的花花世界?是为了利益,还是立场。也许两者兼有。
自从知道关于羊城的那个传说之后,我曾想五大羊君创建羊城之初时,羊城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就没有贪念、犯罪、淫乱、欺凌、不公,都是人性善良、民风淳朴、公平正义的?羊城的兼并到底是一种落后还是倒退?现代化就必须丢却羊城民族本身具有的特质吗?无疑这是一个宏观问题,要想详细说清楚,恐怕三天三夜,一生一世,甚至几代人过去了都还说不清楚。时不我待,时不我与,时间和空间形成的这个世界也许正是要我们去探究这些问题,这也许就是人类生存的理由。
“喂,你在想什么呢?”正在思索间,慧子叫我。“已经到了海边了,下车吧。”
我把钱给了司机,司机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我。又瞄了瞄慧子一眼,慧子早向海的方向走去了。收了钱,司机开着车回去了。
我紧跟着慧子的后面,说:“喂,等等我啊。”依依稀稀可以听见海的声音,我的声音变得渺小。
慧子回头停下,看着我说:“快点啊。”风呼呼的响,慧子的头发被吹起,像个女鬼一样站在黑夜苍穹之下。
我走了过去,慧子用手抚了下额前的头发。
“走那么快做什么。”我问。
“想早点看见海嘛。”慧子双手抱着手肘,看似有点冷。
“看你,出的什么鬼注意,深夜两点看什么海。衣服又没多穿,冷了吧。”我埋怨道。
“那你干嘛还要来。你不想来吗?”慧子说完转身继续往前走。
“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只听的见风声,海浪声,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什么都看不到。只听的见风声,海浪声,那你就能想象你心中的那片海了啊。”
“我心中的那片海?”
“对啊,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海,或波涛汹涌,或风平浪静。”慧子停下,转过头对我说。
“你似乎有话想说。”看着慧子的身影,我走近前去,觉得慧子有点怪怪的。
“没有,只是感慨罢了。
“怎么突发奇想,深夜两点来看海。”我走在慧子身后。
“不想回东山去。”慧子低声说。
“那不是你家吗?”
“那不是我家,好吧。”慧子反驳道。
“对了认识你那么久,还不知道你家在哪里,今天听见你说起你爸妈,也没多问。现在可以告诉我吗?”我说。
“可以啊,只是怕你不相信。”慧子看似很乐意的说。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快,下午问你还发脾气。”我说。
“此一时,彼一时嘛。”慧子说,“今天发生了太多事了,也许这才是开始吧。有人在导演这场戏。我想你也感觉出来了。章鱼男那些人和半岛酒吧老板谈判,接着半岛酒吧沦陷。之后猫君出现了,还说什么去找猫军宾馆。明显一个是在推着我们前行,一个在引导着我们向哪里前进。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也这么觉得。这些事情似乎有人在设局。”今晚的风似乎有点沉重。
“我呢,本来只是一个小山村里的人,那村子几乎没什么人,不到一百户。我在那里长大,没上过学,没进过城。汽车没见过,酒店没住过,汉堡也没吃过。直到我玩到12岁那年,父亲母亲才说要送我去一个地方,就是现在的羊城。住进了东山,在东山念了几年的书,可是她们的书有一概看不懂,读了四年,什么也没学到。长大一点,到了16岁,我就去羊城到处玩,游乐场所,动物园,博物馆,体育馆,到处玩遍了。然后就去住酒店,租轿车,吃西餐,反正12岁没做的事情在那一年算是全做完了。可是很快也就厌倦了。所以17岁了,就去同龄人都不能去的地方玩,玩的最开心的当然是在半岛,而且就在那个时候认识了你。你应该记得吧。”
“就这些?”
“就这些,说完了啊。”慧子说。
“这么说很普通嘛。这不就典型的一个不良少女嘛。”我还以为慧子会有什么惊人的故事,没想到这么普普通通,不禁有点失望。
“本来就很普通啊,是你想的太复杂了。”
“确定没有遗漏?”我还是有点不相信。
“确定。”慧子肯定的说。
这就是事情的真相?我原以为我和慧子的相识是谁安排好的。然而这样看来这纯粹是个偶然。慧子不会骗我。但是我怎么也无法相信慧子这样奇特的少女的背景居然是这么普通的。
那我呢?我的经历又是怎样的?难道只是石头撞了一下头就失忆了这么简单?我突然有点害怕真相。
我看了看深夜两点的海,本以为会波涛汹涌,此刻却是如此风平浪静。
这就是真相?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6-20 09:49 , Processed in 0.116333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