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1681|回复: 13

短篇小说《偷情》节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28 23: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是夜,夏。
  大概很晚了吧?
  肖潇瞄了眼手机屏幕,时间显示,差十分钟便是子夜零点了。
  都大半夜了,她怎么还不出来?肖潇忿忿地想。
  闷热的车内烦得人鼻息凝重。打开一线车窗的时候,肖潇很清晰地听到自个儿的喉咙深处,低沉地朝外面呜咽了一声。但是,他的目光仍然死死地盯住前方的巷子口。逼仄的巷子口依然空无一人。
  这个巷子口很窄,巷子很深,仿佛深不见底。又像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黑洞,两三个小时过去,进入的人仿佛被吞噬了一般,竟连半个人影都没再出来过,显得有些凄凉,有些诡异……
  肖潇刚才明明看着李梅步履坚决地走了进去,可是也没出来。这样未知结局地等,等得太久了,等得他都禁不住怀疑刚才是不是他的眼睛花了?哦不不,绝不可能是眼花。他刚才清醒着呢,一切明明都是他亲眼所见。
  李梅走进巷子后,巷子口仿佛被哪位仙人设了道坚不可摧的“结界”,普通人再也无法通行。惟有巷子口的马路牙子上,孑孓地立着一柱泛着苍黄灯光的路灯,别无其他,显得很空荡。这一阵空荡,倒很符合肖潇此刻的心情。那一柱立着的路灯,又宛如一位扯着冷峻面孔的路人甲,若有还无地望着心里挣扎不已的肖潇,不多久,便看得他开始焦躁,仿佛正被人看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他妈的,这能不是笑话吗?
  肖潇悻悻地点了一支烟。
  一亮一灭的光映在他漆黑的眸子里,闪起了几多的彷徨与无奈。
  这天晚上,他偷偷地从三百公里开外的五湖连夜赶回凌江。回来后,便一直盯守在这儿。守在这儿,目的是为了跟踪他的妻子李梅。
  当然,肖潇并不希望此举能够发现什么。他宁愿啥也没发现。若不是陈一果说得有鼻子有眼,他才不会这么无聊。特别是在公司项目的紧要关头,突然杀了这个回马枪,想多幼稚有多幼稚。可是,刚才他确实看到了。
  那么,李梅这么晚来到这里究竟要干什么?
  这晚,下了五凌高速的他还和她通了电话,电话里她说她已经休息。
  笑话,休息了还会特地打了辆的士跑来这儿?
  难道,不是幽会情人?
  这么说,陈一果的所言不差。看起来,李梅十有八九已是背着他,在外头偷偷地玩起了那一个能令天下所有男人都怒而失控的偷情游戏——
  偷?操!肖潇恨恨地吐了俩字,不知是骂自己,还是在骂别人。
  总之,气无所出,他都快被憋坏了。
  陈一果是肖潇公司里的同事。
  长久以来,他总是和肖潇争啊斗啊,仿佛不把肖潇树立成假想敌,他这辈子连吃饭睡觉都不会舒坦似的。当然,若是别的项目,肖潇尚可酌情地放一放手,毕竟是同一公司的同事嘛,彼此的关系搞得太僵,终归不太好,也没那必要。但对于这一次的省医保异地结算试点项目,肖潇却丝毫不退让。
  因为这个项目,肖潇整整跟踪了一年。
  一年的时间并不算长。不过,在这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也发生了许多事,斯琴终于不再纠缠。不久前,她还公开了与陈一果的恋爱关系……
  想到斯琴,肖潇的目光一下柔和了许多。
  “我,又没让你离婚……”
  斯琴的意思很明显。她来到公司,成了项目一部的总监助理之后,便开始芳心暗系,偷偷地喜欢上自己的上司肖潇。她甚至对肖潇说,只要他愿意,真心对她好,她可以不计名份地与他保持着秘密的地下情人关系。
  当然,这些话若是放在从前,肖潇兴许还会欣喜若狂。可今时不同往日,在斯琴来公司之前,他就已经和实验小学的老师李梅重新组成了家庭。
  结了婚,基本意味着没了机会。家庭的责任肖潇没有忘。
  说起来,斯琴的确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间尤物,近一米七的个头,萝莉的圆脸上,嵌着两个若隐若现的大酒窝,最引人注目的,是她那凹凸精致、蓬勃愈发的动人身材。公司里一百多名员工,每当斯琴一出现,总能吸引住大伙儿的目光。已婚的男人大多情不自禁地感叹,自己为何要结婚那么早?而女人们的目光里,通常都会夹杂着些许遮掩不住的羡慕嫉妒恨。当然凡事都有例外,项目二部的陈一果等单身贵族们,则热情四溢,蠢蠢欲动,个个眼冒精光。哦不,准确说,他们眼里冒的可是狼一般勇猛扑食的光芒。
  因此,面对斯琴那勾人犯罪的目光,肖潇心中百感纠缠,怔了许久。
  “我爱你肖潇,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斯琴表白的声音听起来很腻人。
  “你应该清楚,我是个已婚的人。”肖潇艰难地说。
  “放心,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哀怨的斯琴显得更楚楚动人。
  “可是……”
  “我只想好好爱你,你懂吗?”
  “我当然懂。”
  “你懂?”
  “呵呵,我又不是木头人。”肖潇只能苦笑着。
  “是吗?”
  斯琴将刚洗过的头,轻轻地抵在了肖潇的胸口,眼里尽是温柔的鼓励。
  可是,肖潇的双臂只敢一直酸疼地张开着,却不敢轻易地收拢。
  “我真不明白,你怕什么呀?”
  见肖潇半天没有动静,斯琴有些不高兴了。
  说到“怕”,肖潇还真的有点儿怕。他倒不是担心心思细腻却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李梅会发现些什么。从认识的那天起,肖潇确实很忙,加班出差那可是常有的事。所以,只要随便扯上一个谎,便可将这个浑身充满诱惑的斯琴潇潇洒洒地揽在怀里,然后肆意地颠鸾倒凤,尽情地释放激情。可肖潇真正担心的是,人一旦说了一个谎,就不得不用另一个谎来圆。如此反复,谎言就会变得越来越大,变得越来越复杂,就像一个不断膨胀的肥皂泡,终究有那么一天,结果肯定是爆了,炸了。所以,肖潇才犯了一个艰难的犹豫。
  肖潇和现在的妻子李梅都曾有过一段痛彻心扉的失败婚姻。
  说来也怪,彼此婚姻破裂的缘由,也都源于背叛的谎言。
  肖潇的前妻伍小薇,或因丈夫的忙碌而空虚而寂寞,咔咔嚓嚓地摇了一阵微信后,最终将她瓷白的胴体摇在了喜来登酒店客房的大床上。她与那位屌丝男不知偷偷摸摸地进行了几次。终于在某一天的中午,二人被屌丝男的老婆堵在了床上。那次的捉奸事件,不但给肖潇的第一次婚姻滑稽地画上了一个句号,同时也给爱面子、笃信这世上存在爱情的他闹了个天大的笑话。
  李梅的前夫郑岩则更直接更粗俗,据说他在KTV里认识了一位春情荡漾的陪酒女,两人秘密地同居了半年后,他便毅然决然地与李梅离了婚。李梅说,郑岩离婚的理由居然是,他说他才邂逅了怦然心动的爱情,为了爱情他不得不那么做。哼,什么狗屁爱情?爱情是什么?爱情往往是男人们通往性爱桥梁的冠冕堂皇的借口。经历了一次惨痛的教训后,鬼会再相信爱情。
  后来,经过朋友的介绍,肖潇与李梅认识了。
  然后,两人便开始交往,不久就结了婚。但凡经历过了婚姻伤痛的男人与女人,一旦动了梅开二度的念头,交往的过程往往会变得很直接,一见面便直奔主题——结婚,没有太多婉约的矜持,也没有一见钟情怦然的心动。
  在一个周末下午的舍予咖啡馆见面后,彼此的感觉还算不错,都说行,可以试试看。于是,没谈多少的人生理想,没有太多的欲迎还拒,只喝了三次咖啡,逛了一次街,登了两次山,两人就到民政局领了证。
  结婚的那晚,李梅拥着肖潇说,夫妻俩首先必须做到坦诚,如果他觉得厌烦她了,可以大大方方地告诉她,她绝不会纠缠,马上就会给他自由。
  确是如此。若说人生的第一次婚姻是激情的话,那么第一次离婚便是冲动。所以,冲动过后就只剩下冷静了。肖潇冷静地向李梅承诺,说放心吧,咱俩走到今天这一步都不容易。不管怎样,往后的日子,且行且珍惜吧。
  为了一句“且行且珍惜”的承诺,肖潇只能生硬地将那份才刚刚驿动的心给收了回来,然后佯装正色,却声音温柔地对斯琴说,他不能对不住李梅。
  可是如今,李梅自己倒先选择了背叛,背叛啊……
  想着,肖潇痛苦地合上了双眼。
  车子外头的知了夜半了还在叫嚣,叫得人心燥燥的,空空的。

  肖潇睁开眼时,天色大亮。
  早晨的巷子口已经有了人气。出出入入的大爷大妈们,或买菜,或买早点,仿佛昨夜所见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只是一次了无痕迹的梦游……怎么就睡着了呢?肖潇暗恨自己一阵,逐就调正车子座椅,坐正了身子。等缓回了神,他发现自己的手机没电关机,突然,就猛地惊出一身冷汗:坏了!
  的确坏了!
  早上八点钟,五湖市劳动大厦十七楼的一间大会议室里,正按既定计划就“省医保异地结算试点项目”进行可行性论证。与会人员中,除了肖潇公司的赵总、陈一果及项目组主要人员外,还有省专家组的专家。列席会议的更有省卫生厅的部分领导。如此重要的项目论证会,独独缺了主角肖潇。
  没办法,手机又拨不通,赵总只好让陈一果临时顶着上。
  陈一果倒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他说,放心吧赵总,没问题。
  话虽如此,赵总仍然暗暗地捏着一把急汗,当然,他也窝了一肚子的无名火——谁他妈的给肖潇狗胆了,竟敢撂这么一个大挑子?
  幸好,过程只是一场虚惊。
  论证会上,由陈一果挑大梁,项目组成员们游刃有余地应对着专家们、领导们对项目可行性的质询。会后,大伙儿回到宾馆,赵总心情大好,他呵呵笑着,大赞了众人一番,还说多亏了陈一果,陈一果为公司立了大功。
  大家散了后,赵总才冷下脸来,朝秘书小兰大声地吼着道:“你立刻给我找到肖潇,我想问问他,究竟还想不想在公司干了,啊?”
  其实,不用小兰打电话,赵总大吼的时候,肖潇就站在房间门口。
  肖潇皱着眉,一脸疲色。只是刚刚与陈一果擦肩而过时,目光对视之下,陈一果那耐人寻味的一瞥,肖潇一时间还真琢磨不出当中包含的东西。
  当然,对于上午所发生的一切,以及由此可能产生的不良后果,在赶回五湖的路上,肖潇都已经预估到了。他自知这是一个不可饶恕的过错。
  因为该项目对公司来说,单是前期的调研工作,就几乎倾尽了公司的全部人力与物力。赵总担心肖潇的人手不够,两个月前,还特地嘱咐陈一果的二部停下别的项目,将其人员全调过来配合,吃住宾馆,关怀备至。
  不料,在今天这个关键时刻,肖潇却为了证实妻子李梅是否出轨,不言一声地偷偷潜回凌江,因此还差点儿误了大事。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吧。肖潇心跳突突地想着。
  然后,他只能硬着头皮敲门进去。
  原以为,赵总会冲着他语气冰冷地大声审问一番,问他究竟去哪儿了,难道忘了今天如此重要的日子?或会声色俱厉地斥责他一番,说他身为项目组的负责人,居然连轻重缓急都分不清……可是,赵总只淡淡地投了肖潇一眼,什么话也不说。房间里的气氛大概凝固了一两分钟,赵总才开口:“我看,你可以回凌江了,这次试点项目的调研工作,我决定改由陈一果负责……”
  什么?肖潇听着,忽然觉得一阵窒息,脑袋嗡地一声巨响。至于赵总后面还说了哪些话,他竟一个字也没听清,整个人只是愣着,傻了。
  “是不是要我派司机送你回去?”赵总的话里,很明显地带了某种情绪。
  “哦不,不是,我……”肖潇怔了半天,才稍稍地回了一点神。
  赵总显然不听任何解释,只恨恨地看似很失望地挥了一下手。
  如此,肖潇只能悻悻地离开项目组。
  移交资料的时候,陈一果叹着道:“我以为你昨晚能够赶回来。”
  肖潇苦笑着,无语。
  “昨晚,你有没有发现?”陈一果忽地压低声音问。
  “没呢,我在车里睡着了。”
  “啊?不会吧肖哥,你怎么能睡着呢?”陈一果惊诧不已。
  自从与斯琴确定了恋爱关系,陈一果对肖潇的称呼也改了,不再是公式化的“肖总”。平日里碰面,也没再横眉冷对。彼此原先的紧张关系,似乎已得到180度的缓解。这样很好,团结才是夯实团队的精魂,肖潇心里想。
  再想到李梅,肖潇的心仍有些乱,没发现问题,恐怕才是大问题吧。
  “其实,我还有个视频,本来想给你,可又怕……”陈一果旋而试探道。
  “什么视频?”
  “是有关嫂子的……”
  “……”肖潇沉吟着。
  “要不,待会儿我发到你的邮箱,兴许,兴许对你有帮助……”
  “好。”肖潇心跳忽地加速,可嘴里只说了一个好字。
  陈一果关心的神情,着实令人感动。可惜,肖潇一时间怎么也感动不起来。突然失去了项目的控制权,他的心很空,很失落。不过再失落,事实已无法改变。工作移交完成后,他拍了拍陈一果的肩头,僵僵一笑道:“谢谢你。你们好好干,这此的项目盯着的大公司不少,你们肩上的担子可不轻。”
  陈一果连连点头称是,并亲自将肖潇送了下楼。

发表于 2014-8-25 21: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支持老大!这题目有够醒目的!
发表于 2014-9-22 23:13: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发表于 2014-12-18 22:5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下文。
发表于 2014-12-19 08:4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4-12-19 08:47 编辑

我读作者的小说文字,无论短篇,还是长篇,第一个最为直观而强烈的印象,是文字很俭省而干净,画面感也强!欣赏!素心在这里,还要轻轻的试问一句:黄先生,你可不可以加入原创团版主之列,也好让众多的作者与读者们,一同来分享您的文学创作经验呢!敬请考虑!期待您的回复。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4 12:53:40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12-19 08:40
我读作者的小说文字,无论短篇,还是长篇,第一个最为直观而强烈的印象,是文字很俭省而干净,画面感也强! ...

荣幸之至。
发表于 2014-12-28 12: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司政治的谋略?虽然只有两节,却是淋漓至尽
发表于 2014-12-28 19: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故事情节悠长,值得欣赏。期待继续。
发表于 2014-12-28 19:3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故事情节悠长,值得欣赏。期待继续。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8 22:2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有人喜欢,那么我继续下一个章节:


  回到凌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三点。肖潇并没马上回家,而是选择住进了好莱客酒店。他住进酒店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继续暗地里跟踪李梅。
  安顿好了后,肖潇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发现邮箱里果然有一个陈一果发来的视频。点开视频,画面定格在昨晚肖潇蹲守的那个巷子口——
  拍摄的时间是在晚上,因此视频的画面有些暗,不过场景肖潇很熟悉。
  大约过了三十秒左右,画面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果然是李梅。与昨晚看到的有所不同,走进巷子的并非李梅一人,和她一起的的确还有一位男人……看到这儿,肖潇顿时摒住了呼吸,双眼死死地盯住画面。可惜,他却怎么也看不清那男人的面容,肖潇只感觉那男人的身影有些熟悉。
  想没多想,肖潇立即抓过手机,打给了陈一果。
  “视频我看到了。”肖潇说。
  “你现在在哪里?” 陈一果问。
  “我在宾馆。”
  “在宾馆?哦,你现在必须冷静。”
  “我很冷静,你知道那男的是谁吗?”
  “他呀……我想,你应该也认识。”
  “我认识?”肖潇很诧异。
  陈一果停顿一下,继续说:“只是,目前还无法证实他们之间有什么。”
  到了这时,肖潇才不管李梅跟那男的是否已经发生了什么苟且之事,也无法冷静地去思考陈一果如何得到这段视频。他一心只想弄个明白,那男的究竞是谁?到底是谁,竟敢给他的头上戴了这么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
  陈一果沉吟了一阵,仿佛下定了决心,压低声音道:“是李春生。”
  李春生?实验小学的李校长?肖潇听着,猛地噎了一口气。
  肖潇认识李春生,从视频里的身影看,那男人确实就是李春生。极富戏剧性的是,当初介绍李梅与肖潇的认识的人,便是这位李校长。
  监守自盗,还真他妈的可笑!肖潇铁青着脸,不知如何结束了与陈一果的通话,然后,他落寞地跌坐在床。看来今晚,非得让这对狗男女现出原行不可……可是,现在还是下午,外面的日头仍然火辣辣地在天空挂着。
  光天化日之下,啥也干不了,所以只能等。再难,也得等了。
  等的时候,肖潇好像什么心都有。
  “你回凌江了?”
  手机突然响起。肖潇接了,耳边立马荡起了斯琴柔媚的声音。接到斯琴的电话,他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却有些纳闷:“你怎么知道我回了凌江?”
  “当然。”斯琴咯咯一阵笑,笑后她问,“你现在到家了吗?”
  “不,我在外面。”
  “在宾馆?”
  “……”肖潇忽地哑了,一时间还真没想好该不该实言相告。
  “哪家宾馆,我现在过去陪你。”
  这话听起来,肖潇莫名地有了一些感动。
  “我在好莱客的608。”他思了后,就说了。可话一出口,他忽又有些后悔。不过再想,不就是陪着聊聊天嘛?时间在两个人的身上,总好过孤单的一个人吧。等斯琴来的时候,肖潇点了一支烟,想了一想,便打给了李梅。
  “对不起,有事快说,我马上要上课了。”李梅倒是很客气。
  “哦,也没什么事。”
  话虽如此,肖潇的心却已是一片凉,夫妻间越客套,越说明有问题。
  停顿了一会儿,李梅问:“项目进展得还顺利吧?”
  “还行。你最近很忙吧?”肖潇忙着项目,已经有三个月没回家了。
  “忙——期末了嘛,学校的事情比较多。”
  “哦,那也要注意休息。”
  “我知道,你也是。”
  “嗯。”
  夫妻间的对话大都如此。不过这一次听来,仿佛满耳都是虚伪的做作。
  按了电话,肖潇躲进浴室,匆匆地洗了个澡。昨晚到现在,浑身的臭汗粘得人很难受,洗完之后,似乎才使心情稍稍地清爽了一些。肖潇一边擦着身子,一边艰难地琢磨着,那么今晚谜底揭开之后,他又该怎么办呢?
  多日不见,斯琴愈发地迷人。
  她到的时候,肖潇正坐在床头发呆。
  “赵总他们都去五湖了,下午刚好能偷偷懒。”
  斯琴吐了吐舌头,俏皮地笑了笑。自从她和陈一果确定了恋爱关系,便被调到赵总的办公室。见肖潇不说话,斯琴娇笑着放下手包,然后,用她那藕笋般的指尖拢了拢披肩的长发,样子很妩媚。眼角的余光一瞥,肖潇便注意到了,斯琴右手美丽的无名指上,豁然地戴着一枚白光闪闪的钻戒。
  “你和陈一果订婚了?”肖潇感觉有些诧异。
  “哦,去五湖之前,他给我买了这个,漂亮吧?”斯琴摊开了手掌。
  “很漂亮,看上去,很配你。”肖潇也笑,只是笑得些许不自然。
  “切,我才不稀罕呢。”斯琴说着,径直走到肖潇的身边坐下,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口气认真地说道:“肖潇,你爱人的事,我听说了一些。”
  “哦?你都听说了些什么?”肖潇吃惊地看着她。
  “也就那么回事。你还记得吗?你曾经说过,你不能对不住她。”
  斯琴包含深意地望着,似乎仍对肖潇之前的拒绝耿耿于怀。
  “那又怎样?”肖潇这下苦笑了。斯琴能够了解那些事,显然是陈一果告诉她的。再说,他们俩如今都谈婚论嫁了,彼此的信息还能不沟通?
  只是“沟通”二字一经闪起,肖潇的内心不免一阵失落。
  想过去,婚后他与李梅的沟通确实太少了。为了这一次的试点项目,这一年多来,他几乎全身心地投入,哪能顾得上别的什么……算了!肖潇只能对自己这么说,眼下还是先专心地来处理好自己的这些事吧。
  “你和她谈了吗?”斯琴望住肖潇,轻声地又问道。
  “没,能谈什么?”肖潇缓缓地摇了头。
  “难道,你们还能过得下去?”斯琴思了片刻,说道。
  对于这个问题,肖潇曾经也无数次想过。只是潜意识里,他仍不太相信李梅会是那种人。可是,李梅昨晚的确说了谎。而且,如今还有电脑里的那个偷拍的视频,那么……“不然呢?”肖潇皱着眉,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离婚。”斯琴语气坚决地说。
  “离婚?”肖潇思着,本想点支烟缓和一下心情,可惜烟盒早已空空。
  “你以为离婚是件容易的事?”肖潇这时笑了。
  “当然。过不下去,当然只能离婚。那样对她对你都好。”
  “难啊!”肖潇忽又泄气地摇头。确实很难!一般地说,婚姻是夫妻双方共同精心经营的产物。而离婚,只能说彼此经营不善。就像项目实施,一次的失误都不能容许,哪还能允许第二次呢?正想着,他的手突然被斯琴抓起,猛地按在她鼓着的柔软无比的胸脯上,耳边同时响起她动情撩人的声音:“不难,真的。肖潇,你感觉到了吗,我的心,如今仍然只为你跳动……”
  说着,斯琴松开了手,将她那发着烫的身子紧紧地靠了过来,不容肖潇挣扎,她那藕笋般的胳膊也瞬即缠绕着他。一股青春的诱人的气息仿佛一下便窒息了肖潇的所有理智——火,就这样被点燃。或许,快速点燃肖潇体内情欲之火的并非斯琴惹火的身子,而是李梅令他无法忍受的背叛。也或许,被人背叛而产生的报复心理,往往会使得情欲之火燃得更快,更旺……
  完事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果然过得很快。
  太快了,快得肖潇的心仿佛更空了——
  “感觉好吗?”斯琴迷离着眼,娇滴滴地搂住肖潇的脖子。
  “嗯……”其实,肖潇感觉很累。
  “那……等一果回来后,我就马上和他分手?”斯琴问。问的时候,她伸出了她那纤细的右手,白嫩的无名指上的钻戒此刻正闪着一道惨淡的光。
  两人静静地相拥了大概半个小时,肖潇才起身下床,开始穿衣服。
  “你回去吗?”穿完衣服,肖潇轻声问。
  “如果你留我,我就不走了。”斯琴拥着被单,看似不想马上起床。
  “可我今晚还有事。”肖潇有些不忍,俯身蜻蜓点水地吻了下她的嘴唇。
  “那我等你吧。”这时斯琴笑了,笑得有点胜利者的意味。一年的时间不长。不过,她日盼夜盼就盼着这一天。一切像个梦似的,她不想这么快醒来。可能是见到肖潇犯着犹豫,她撒娇着说:“没事,反正回去我也是一个人。”
  “那……好吧。”
  肖潇只能答应,虽然他也知道,斯琴如今已经和陈一果同居。

发表于 2015-2-9 13: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疑心把自己搭进去了,这男人还没长大。
发表于 2015-2-9 13: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结局
发表于 2015-3-21 19:39: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局吧!
发表于 2015-3-21 22:4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嗯,这是偷不着的节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18 08:22 , Processed in 0.12327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