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1305|回复: 22

短篇:我的梦,中国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6 11:5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柴呐 于 2014-7-6 12:03 编辑

    
  清华大学校园近春园荷塘,阳光轻舔着初开的荷花。
  塘畔,绿真望着荷塘,她一袭绿裙,娉婷可人。
  远志着一身旧夏装向绿真走来。
  另一个方向,安生着一身新“贵人鸟”向绿真走来。
  绿真不自觉读出朱自清教授《荷塘月色》中的句子:“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
  “绿真,你此时已不是什么校花了。”远志打断她,“因为你是货真价实的一朵荷花。”
  “不!她此时已不是什么荷花了。”安生搭腔,“因为她比荷花更俏更美!”
  绿真启笑唇说:“你们不要这么小儿科地恭维我了,我要你们来,是有话对你们说。”
  远志和安生作洗耳恭听状。
  绿真神情变得凝重起来,说:“大学四年里,我们‘三人帮’可说形影不离,我知道,你们都喜欢我。安生家就在北京,家境殷实,但你没有纨绔子弟的作派,远志家在河北省偏僻农村,家境清贫,但你充满阳光积极向上,你们两个都不是混的,所以我不自觉地也喜欢你们。可就要毕业了,我选择跟谁牵手呢?我想出道题,就是怎么让我变得富裕?很俗吧?我根据你们的答案会做出最终选择。”
  远志和安生对视一眼,转向荷塘,一条鱼儿跃出水面,漾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一个星期后,在一家小冷饮店里,绿真喝着杏仁露,远志喝着草莓汁,两个人相对而坐。
  远志笑说:“我会魔术。”左手在绿真眼前一晃,右手就变出两张纸片来。
  绿真问:“这是什么东东?”
  远志将纸片递给绿真,告诉说:“我在中投证券给你开了户,这两张是股东卡,沪市和深市的,我用攒下来的奖学金给你买了一只股票,虽然现在不多,但我想这是只潜力股,日后说不定会翻多少倍呢,到时你不就变得富裕了?”
  绿真的眉毛扬了扬,优雅的唇弧拉长,少顷便慢慢缩回,目光变得难以捉摸。
   又一个星期后,绿真在近春园荷塘看斜阳,远志从她身后走来,她没有回头,说:“你来了。” 
  远志问:“你知道是我?”
  “你走路的声音与众不同,很质朴,很抒情。”绿真说着转身,审视着远志。
  短暂的对视后,远志目光投向塘里怒开的荷花,声音压得很低:“干吗这么看我?我有点儿……心跳。”
  “我要好好看看你,因为我要和你分手了,我选择了安生,对不起!”绿真的双眸里有雾升起。
  远志因身子软瘫而蹲下来,他埋起头,双手插进头发,突然他眼镜蛇发起攻击似的立起嚷:“其实你早有决定了是吧?你很爱钱!你和安生家又都在北京,你们在一起最合适不过了是吧?我……祝福你们!”转身跑远。
  绿真立在原地,扬起头,从两座高楼缝隙望过去,天空铺满彩霞。
  在清华大学图书馆, 远志找到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面向基层就业的意见》,认真地翻看起来。
  几天后,远志刚走进石门沟村委会破旧的铁大门,便见一副高大的身躯冲出来,紧紧握住他双手道:“远志啊,你回来啦,你名牌大学毕业,完全可以留在城里,但你回来啦,我代表石门沟村全体父老乡亲欢迎第一位大学生村官!我这个村主任个子不小,但没啥文化,没啥能耐,今后咱们村的出路就全靠你啦,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助理!”
  远志由衷地说:“村主任,其实还用欢迎我吗?这是我的家啊!这一块土地虽然贫瘠,但养育了我,如今我有了文化,我就要让家乡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
  “好小子!”村主任握着远志的大手一直没有松开。
    夜晚,远志躺在自家的东屋土炕上,眨着眼睛看着窗外,窗外月光如水。
  老母亲走到东屋门口问:“炕凉不?”
  远志说:“不凉,在学校睡床,炕要热了会上火的。您去睡吧。”
  老母亲嘱咐:“这阵子你够忙的,明天一早你还要去镇里办事,也早点儿睡吧。”
  “好的。”远志应着关了灯。
  当西屋也关了灯,远志却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拿过枕边的日记本写起来:“什么是胸怀祖国?什么是奉献社会?什么是促进和谐?我定要带领石门沟村走出一条发展之路,带领父老乡亲走出一条致富之路,让生命在时代进步中焕发出绚丽的光彩……”
  
    在石门沟村东山上,远志说:“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嘛,咱石门沟村山多,我看东山的石质最好。”说着捡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端详起来。
  大个子村主任点头说:“咱们祖辈出了好多石匠呢,十里八村的碾子和磨都出自这座东山。”
  远志的手机响起,赶忙接听:“您好!您是……什么?经过检测质量合格!……好的,谢谢你!再见。”
  村主任问:“是石头的质量合格吗?”
  远志边往口袋儿装手机边眉飞色舞地说:“是的!也就是说大楼、大桥和高速路等都能用咱东山的石子,现在咱们国家正在大力发展建设,需求量很大,所以建石子厂就是咱们的出路!咱们的希望!”
  村主任却面露难色道:“可是怎么才能把大块石头弄成小石子呀?以前似的人工吗?那也太费劲了吧!”
  远志告诉:“现在有专门的石子破碎机,能根据要求把石头加工成各种型号的大小。”
  村主任问:“是高科技吗?”
  远志浅笑,答:“是小儿科。”
  东山脚下的石子厂上,破碎机“咣咣咣”的声音在山间回荡。
  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将一块块石头投入破碎机,挥汗如雨,但看到一堆堆小山似的石子,他们绽开灿烂的笑容。
  阳光也绽开灿烂的笑容。
  为了起到飞石的缓冲作用,也为了凉快,石子厂的工棚上面覆盖着一屋厚厚的柴草。
  工棚内,除了一些工具,还有一张简陋的桌子,远志正坐在桌前用计算器认真地算着什么。
  一个人走进来,见远志只顾算,便喝道:“也不接我!”
  远志抬头,先一怔,很快喜上眉梢:“安生,是你!”
    夜晚,远志和安生坐在村河边的石头上,月光洒在河面上,浮光跃金,远志问:“绿真可好?”
  安生头低下来,抬起时感慨道:“毕业一年了,逝者如斯夫!”
  远志的神情倏忽变得十分痛苦,但他转过头不让安生看见。
  “还记得绿真出的那道题吗?我的答案是决定去相对贫穷落后的西部做大学生村官,带领村民发展致富,大家富裕就是我的富裕,这无疑也是她的富裕,我不像你,家在首都,却想为中国的平衡发展和谐共荣去一个遥远的小村子,所以她才选择了我。不过我想这只是对我的一种‘鼓励’,并非真心爱我,因为最近她出车祸了,昏迷中醒来最先说出的两个字却是你的名字。”
  “什么?车祸?”远志一把抓住安生,急得不行,“她有没有危险?”
  安生拿开他的手,拍拍他肩膀说:“她最想见的人是你,你去照顾她,告诉她你也在做大学生村官,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贡献着自己的智慧、力量和青春,相信她会很快好起来的!”
  花园里,绿真咧着嘴叫:“我脚崴了!”
  远志边揉绿真脚腕子边哭。
  绿真问:“男儿有泪不轻弹,为什么哭?”
  远志抹一把眼泪说:“因为我见不得你痛苦。”
  绿真心里涌入一股暖流,当她从梦里醒来,看见远志轻抚着自己头上的绷带又在哭,便问:“男儿有泪不轻弹,为什么哭?”
  远志抹一把眼泪说:“因为我见不得你痛苦。”
  绿真心里再次涌入一股暖流,稀释了她的疼痛。
    一个月眨眼就过去了,这天绿真坐在病床边,微笑着看远志蹲身为自己洗脚,好享受的样子。
  远志洗完说:“我给你捏捏吧,我看过有关足部穴位和足疗的书,我当时想我要是做不好村官就去做足疗技师。”
  绿真大笑,以食指戳了一下远志的脑门儿说:“原来你也去做村官了呀,我以为你好不容易飞出破山沟怎么也不会再飞回去了!哈哈哈哈哈哈,行了,你动我脚心干吗?我痒痒。”
  女护士进来,见状问绿真:“他是你老公吧,待你真好!”
  绿真不知如何作答,只一味地笑。
  女护士把手里的一些单子递给绿真说:“经过检查你已经康复了,可以出院了!”
  “是呀!”绿真叫,如果不是远志握着她的脚,她会兴奋得飞起来,“护士姐姐,谢谢你!” 
  “还是谢谢你老公吧,没他你不会好得这么快!”女护士说着出了病房。
  “难道老公还能治病?”绿真不以为然,“我看是因为这是陕西省的好医院,另外,谁是我老公呀?”
  “说得就是呢!”远志忍着笑搭腔。
  夜黑黑的,远志和绿真坐在石门沟村河边的石头上,绿真幽幽地说:“我有点儿冷。”
  “冷吗?”远志一脸坏相,“不是想让我抱你吧?”
  绿真听着河水的清唱似乎入了神,幽幽地问:“你不想抱我吗?”
  “月亮真好!”远志大声赞。
  绿真望天,纳闷儿:“哪有月亮?”
  “你就是我的月亮,你照亮了我!”远志捧起绿真的脸,心鼓大敲,他的唇一点点被她的唇吸过去。
  “色狼!”绿真大叫。
  远志怕让村人听见,就忙去捂绿真的嘴,绿真以为他真要硬来,竟又羞又怕地挣扎着大叫色狼,情急这下远志唯一的选择就是紧紧地抱住她,用嘴堵住她的嘴。
  月眉从山那边探出头来,定是在偷看人间最妙美的风景吧。
  不知过去多少时候,远志对斜倚在怀里的绿真说:“安生是我最好的兄弟,你跟我来石门沟村,他心里定会痛的,我……”
  绿真望着弯弯的月眉,过了一会儿说:“我已尽力帮过他,应该帮一下你了。”
  远志也望着弯弯的月眉,过了一会儿说:“如果我们是永远的‘三人帮’有多好!”
  绿真说:“我们当然是永远的三人帮呀!”
  远志用力眨了几下眼睛隐去什么,说:“现在我们的石子销路很好,机遇难求,我想趁势扩大石子厂的规模,另外人力一铣一铣装车很慢,我还想买一台挖掘机代替人力,那样将事半功倍,只是这资金……”
  绿真从腕上摘下自己的镯子,转过身交给远志说:“这是祖传下来的,值些钱,另外我在美国的叔叔很喜欢我,我去求他他应该会管的,资金问题我帮你筹集,你就大刀阔斧地干吧!”
  远志动情地审视着绿真。
  绿真扑哧地笑了,说:“别这样看我,你真像色狼啦!”
    一声轰响,随着烟尘腾空,一块块巨石从被白雪覆盖的东山上倾泄下来。
  破碎机会魔法一样变出一堆堆石子,挖掘机的“大手”一把把地向卡车里抓。
  小伙子们喜滋滋地数着大把钞票。
  老人们条条皱纹里盛满了幸福。
  
  小腰站在巍峨的东山之巅,双手围成筒状喊:“春天,我爱你!”
  不远处的绿真闻声跑上去,看见一个细腰大辫子女孩,笑问:“你是……村花吧。”
  小腰点点头,说:“我也认识你,你是绿真姐。”
  绿真笑,问:“你来东山顶干吗?”
  “采花。”小腰指指不远处的一片五光十色说。
    绿真问:“我也可以采吗?”
    “可以,不过要我先采。”小腰答着跑过去。
    绿真看着她扭动美妙的细腰,赞:“要不大家都叫你小腰了,你的腰真好看!”
    当绿真掐着一大束野花笑盈盈地走到石子厂工棚门口,看到里面远志的手里已有一束一模一样的野花,小腰正站在他面前,她的笑容隐去了。
  更要命的是,远志还在小腰的俏脸上吻了一下,肉麻地说:“小甜心,谢谢你为我采花。”
  小腰嗲声嗲气道:“是得谢谢我,你都把我采了去,便宜了你!”
  绿真一阵极度晕眩,花束落地,她一手扶住门框,一手扶住自己的头,身子缓缓矮下去。
  远志扭头看到了绿真,冲出来蹲下问:“你没事吧?”
  小腰也走过来轻描淡写地问:“绿真姐,你怎么了?”
  绿真甩甩头,努力使自己平复,然后睨视着小腰说:“小腰,你的腰应是妖精的妖吧!”
  远志板了脸,站起来警告:“绿真,不要乱说。”
  “允许你这个花心大萝卜乱来,就不允许我乱说吗?”绿真怒不可遏,捡起自己的花束起身掷向远志,然后使出最大的力气跑出石子厂。
  镇党委书记和镇长一行人看着一座座齐整的大棚不住地点头,略嫌瘦削的书记拍拍安生的肩膀,说:“好样的!你所主张的绿色无公害蔬菜的种植是对的,这一座座大棚简直就是一台台印钞机嘛,以前就是缺少人才缺少技术,我看照这样发展,咱野风寨村必将会成为陕西省的名村!”
  肚子鼓鼓的大脑门儿镇长接茬:“书记所言极是,另外,安生呀,你从刚来的城里人不长时间就变成了村民们的贴心人,很不简章!说明你想村民们所想,急村民们所急,我们这些做领导的都要从你身上得到一些启示呢!”
  安生连连摆手,说:“镇长过奖了,多亏你们的支持呀,我会继续努力的!”
  这时不远处的一个村姑叫:“安生哥在吗?”
  “我在。”安生答,“有事吗?”
  有人打趣:“那是谁呀?是不是心仪我们的村官大人了。”
  大家笑。
  村姑答:“绿真姐回来啦。”
  “绿真?”镇长拍拍大脑门儿想了想,然后对安生说,“是不是跟你一起来的那个女大学生?她也是有功之臣呀,你快去迎接一下吧!”
  绿真坐在野风寨村新建的桃园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骂:“骗子!大骗子!货真价实的大骗子!”
  安生一边半跪着用纸手帕为绿真拭泪,一边心疼地说:“都哭二十一分钟了!”
  “我还没哭够呢!你也讨厌我了是不?”绿真嚷。
  安生神态凝重地说:“求你,把你所有的悲伤都借给我吧!”
  绿真不哭了,愣愣地看着他。
  安生说:“我是快乐加工厂,让我把这些悲伤加工成快乐再还给你!”
  绿真身子抽动两下,把头靠在安生的阔肩上。
  “你说野风寨的绿豆、小米、榛子等各种农产品,不仅绿色,而且质优价廉,但为什么销售不出去呢?酒好也怕巷子深。”安生看着大片大片新栽的桃树苗说,“所以我要把野风寨的桃园规模化,将来大面积的桃花一开,我们就年年举办桃花节,搞桃花诗词朗诵、桃花歌曲征集、桃花摄影大赛等一系列活动,目的就是以桃花为媒,进行农产品的宣传推广,以吸引全国客地客商来签约,等我们的销路打开了,价格也会提上去。”
  “好,挺你!”绿真拭干清泪,似乎忘记了和远志的不愉快。
  安生开心地笑了, 手臂轻围着绿真的腰说:“当然我们还要搞餐饮住宿等相关配套服务,我们的乡村游也是大有前途的,乡村游会是未来旅游的一大热点,对于空气、环境越来越坏的城里人来说,这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地方。”
  绿真粉拳紧握喊:“野风寨,雄起!”
  大片大片新栽的桃树苗长起来,桃花盛开。
  绿真和安生在花海里追逐嬉戏,笑声飘落一地。
  累了,坐下来,安生对窝在怀里的绿真说:“按规定,在村子里工作够一年就可说是该村村民,就可竞选村主任了,我早有资格,但以前还没准备好,今年我要参加竞选,我不是要当官,我是想更好地为村民服务!”
  绿真抬手摸了摸安生的小胡子说:“我一定投你一票!”
  安生吻着绿真的秀发说:“小甜心,谢谢!”
  绿真的眼前浮现曾经的画面——
  远志在小腰的俏脸上吻了一下,肉麻地说:“小甜心,谢谢你为我采花。”
  小腰嗲声嗲气道:“是得谢谢我,你都把我采了去,便宜了你!”
  于是绿真咬咬牙,说:“叫我小宝贝,或者小乖乖,我讨厌小甜心。”
  “是说我吗?”不远处一个漂亮的女孩问。
  绿真听着声音有些耳熟,扭脸一细看竟是小腰,她忙站起身来问:“你来干吗?”
  安生也站起来,小腰走向他,问:“你是安生哥吧?”
  安生点点头。
  小腰泪珠滚落,她强抑着悲伤说:“我来是想告诉你们,远志哥要走了。”
  “什么?要走了?到哪去?”绿真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到天堂。”小腰抹了一把眼泪。
  绿真和安生对视一眼,脸上写出大大的问号。
  “远志哥一直为石门沟村民赚钱,那是他去天堂的路费。”小腰解释说,“他得了绝症,脑瘤,他很爱绿真姐,可是他又不得不让绿真姐离开,所以他才求我和他演了一出戏。其实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病情,他也最了解绿真姐,所以毕业面对绿真姐出的问题时才故意买了股票,他就是让绿真姐离开,然后自己去做一点儿有意义的事。”
  “你说的都是真的?”绿真瞪大已经湿润的眸子。
  小腰深深地点头。
  “我的好兄弟!”安生蹲下去,双手用力抓着自己的头发。
  “我比远志哥小一岁,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只是后来我高考落榜了,”小腰看着一对共舞的蝴蝶说,“远志哥似乎从来没有求过我,只有这一次是求我帮他把绿真姐赶走,说明他真的好爱绿真姐!绿真姐,有人这样爱你,我好羡慕。”
  春阳下,泪水已在绿真姣好的脸上亮起两条水晶珠链。
    医院的病床上,远志老了很多,面容黑瘦,颧骨突出,目光呆滞,他使出浑身力气挣扎着摘掉氧气罩,对床边的绿真和安生断断续续地说:“我选择做大学生村官……为家乡谋发展,带领父老乡亲……一起致富奔小康,我的青春……因此有价值,我的人生……因此出彩,所以……这是我的梦。”
  绿真心疼地说:“歇歇吧。”
  远志咳嗽两声继续说:“‘东方巨龙’是个生生不息……不断求索……不懈奋斗的伟大民族,所以一定会实现……伟大复兴,笑傲地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这就是……习主席所讲的……中……国……梦!”眼里闪过一丝美好憧憬的光亮。
  安生紧握着远志的手说:“你的梦就是我的梦,也是中国梦。”
  绿真轻抚着远志的头重复:“我的梦,中国梦。”
    远志的手从床边耷拉下去,安生把头埋进远志的身子,绿真双眼噙泪,但泪珠一直没掉下来,继而是充满信心的坚定眼神。
   
发表于 2015-1-1 11:0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大大加油!在原创团发展愉快!同时新年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5-1-2 10:3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兮 发表于 2015-1-1 11:02
沙发,大大加油!在原创团发展愉快!同时新年快乐!

谢谢!
发表于 2015-1-2 12: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满满的正能量啊!
发表于 2015-1-2 12: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绿真和小腰,名字很特别。
发表于 2015-1-2 21: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忍直视的正能量。
发表于 2015-1-2 22:57: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满满的正能量啊!
我的梦中国梦!!
 楼主| 发表于 2015-1-3 18: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介末花花 发表于 2015-1-2 12:46
满满的正能量啊!

谢谢来访
 楼主| 发表于 2015-1-3 18: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修于隐 发表于 2015-1-2 12:56
绿真和小腰,名字很特别。

问好朋友,欢迎指正
 楼主| 发表于 2015-1-3 18: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爿片 发表于 2015-1-2 21:03
不忍直视的正能量。

中国需要正能量!
 楼主| 发表于 2015-1-3 18: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叹_颜____惹西风 发表于 2015-1-2 22:57
满满的正能量啊!
我的梦中国梦!!

感谢朋友留言
发表于 2015-1-3 19:3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柴呐 发表于 2015-1-3 18:11
问好朋友,欢迎指正

发表于 2015-1-3 21: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看不下去。。。太假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4 08:5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男子 发表于 2015-1-3 21:07
实在看不下去。。。太假了

觉得真与假跟身体里的正能量多少有关吧。
发表于 2015-1-5 12: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正能量,其实很多人都误解了。
正能量,不是喊口号,应该是贴近现实,从现实中挖掘那些不显眼的正能量,从而扩大,并且给予文章来发扬。
作者有心了,加油。
发表于 2015-1-5 14:55: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令人触动感情的小说,三位大学生,三角恋爱,都具有实现自己梦想的年轻人。既写出了他们的事业心,也写出了他们情爱事。文章立意和写法都很好。如果再进行精密加工,会是一篇很美丽的篇章。谢谢作者,努力加工好自己的文章啊!
 楼主| 发表于 2015-1-6 08: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涅格屠夫 发表于 2015-1-5 12:54
正能量,其实很多人都误解了。
正能量,不是喊口号,应该是贴近现实,从现实中挖掘那些不显眼的正能量,从 ...

谢谢朋友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5-1-6 08:3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河杨QQ 发表于 2015-1-5 14:55
一篇令人触动感情的小说,三位大学生,三角恋爱,都具有实现自己梦想的年轻人。既写出了他们的事业心,也写 ...

谢谢朋友建议,我会努力 
发表于 2015-1-15 01: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字很励志
 楼主| 发表于 2015-1-15 08: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冰雪 发表于 2015-1-15 01:26
名字很励志

谢谢朋友!
发表于 2015-1-15 15: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柴呐 发表于 2015-1-15 08:08
谢谢朋友!

,客气
发表于 2015-1-15 16: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好梦!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12: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生全 发表于 2015-1-15 16:01
中国好梦!

问好朋友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论坛|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 ( 京ICP备130419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1878号

GMT+8, 2020-10-1 23:28 , Processed in 0.122173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