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722|回复: 5

【报刊投稿】短篇小说-狗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5 20: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短篇小说-原创-首发
狗命
【一】
大黑又一次产崽了,这次生了四只,一只死胎,皮毛虽然已经长全,但命运捉弄于它,只差几日就没能看到这个世界的模样,或许也是一种悲哀。
七天以后,三旺娘给它们扒开了眼儿,第一次看到一片陌生的光景,小东西新奇而又胆怯的四处乱爬,嘴里发出稚嫩的吼。这叫声自不会有人惧怕于它,反倒替它们今后的生活担忧。
今年是狗年,都说本命之年灾祸多,运程不顺,就算是人也要系上一根红腰带或是穿条红裤头之类的来避一下邪气。但狗又能如何呢?只有听天由命的份。今年的狗运就不好,不像往年里那样的抢手。你知道,在农村,狗除了看家护院以外,还可以在集市上换些钱来用的,特别是“狼青”和“黑背”之类的好品种。但眼下大黑所生的血统是不纯正的杂交犬,就像是今天里没有名牌大学文凭的求职者一样少了一块入围的敲门砖。所以说,对于手里的这几只狗崽,就算是白送还要说上一筐的好话,欠人家八辈子情似的愣塞到手里还不一定接受的,除非他是你七姑二舅八大姨之类的死活都能给你安排得妥当。自古皆知物以稀为贵,想必这狗年之狗倒是赶上了生不逢时的年景。
三旺不明白这些,他也不想知道这其中有什么深奥的道理,他只是心疼眼前这三只肉乎乎的小狗该如何处理才能保全它们的一条性命。三旺天性生得一颗善良心,虽然他只有十一岁。
等到小东西二十几天的时候,狗还是没能送得出去,于是三旺娘做了一个残酷的决定——把狗扔掉!三旺娘把三只小狗装一个袋子里,让三旺把它们背到路边去。三旺自是舍不得,但看着大黑一天天消瘦得皮包骨头的样子也很是心疼。心疼大黑就得放弃她的儿女,这比赌桌上摇色子选择还要艰难。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理由或许还有一个“穷”字可以解释,不能只怨这狗年的运程。
三旺纠结着,但还是央求着娘说“留一只吧……”。虽然央求却又没有底气似的。
三旺娘张了张嘴,接着又合上,看看地上嗷嗷乱叫的狗,再看看自己无助的儿子,还是很省略的说了出了一句:“那就留一只吧。”
三旺这顿饭没有吃好,背着两个小生命走出了家门。三旺这个时候心里想起了好多人, 可是这些人都问过了,谁都不愿意来领养它们,三旺伤心极了。三旺想:“以后我要多挣钱,大黑生的小崽都自己养着,谁都不给……要也不给,让他们这样无情”。三旺天真地想着,但终究还是无奈地把它们丢在了上学的路上,随同丢下一个馒头,还有两行滚烫的泪,一颗冰凉的心。
这里虽是条小路,但过往的人并不稀少,三旺希望有哪位好心的菩萨能把它们捡走,让这个世界少一些无能为力的哀怨。
三旺一上午的课都没有上好,魂不守舍的样子遭到老师的一顿臭骂, “想啥呢?心让狗给叼走了?”
老师的这句话刺痛了三旺的心,如坐针毡一样的六神无主,又足足被老师罚站了一节课。三旺觉得这样倒是好受些,就当是给自己抛弃了这无辜的生命赎罪了。就是站着,三旺脑子里想的也还是他丢在路边的狗。
中午回家的路上,胖妞问三旺有什么心事,三旺说了。于是,胖妞给三旺出了个注意。
“让我爹把它们宰了,卖狗肉”!
三旺听这话立时就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用陌生的眼神瞅着平日里看似温善的胖妞说:“你真狠,和你爹一个德行,高丽人啊你们”。说完,丢下胖妞走开了。
“至于吗?不就是个狗吗?又不是要你的命……没出息!”胖妞哼着鼻子说,声音随着三旺的身影渐远。
三旺跑过去,谢天谢地,狗还在。但三旺随即“啊”的一声惊叫。地上的狗,一只活的,一具尸体,被什么东西碾过似的扁扁地贴在地上,四周渗满了血,回归了来时的世界。
三旺愤怒了,愤怒的青筋突起,他咆哮着,开始骂人……。这愤怒的声响吓得地上的狗儿直往后退,哩哩啦啦的尿了一片湿,恐惧地抬头望着三旺。
这一生一死的场景让三旺寒了心,他抱起地上这只可怜的狗,搂在怀里往回走,脑子里一片空白。

【二】
两个月以后,大黑的两个孩子都长大了,壮壮的,一个取名聪聪,一个取名笨笨。它们多幸福,和妈在一起,就有了家一样的温暖。
随着几场秋雨的洗礼,天开始凉了。地里的庄稼都收完了,窃贼也从田间地头开始转向庄户家的院子;这个时候,狗又开始成了宝贝。邻家的婶子央求了好几次,三旺娘都没有给她。邻家婶子感觉好丢面子,她很不情愿的离开,嘴里还说:“今儿这狗倒成了香饽饽了......”,一脸酸溜溜的刻薄相让人打心里恶心。
三旺支持娘的做法,心里开始骂人:“臭不要脸,当初给你不要,现在想起来了,势利!小人……”。三旺心里默念了好几遍。
没过今天,胡同口槐树伯也来家里要狗,手里还攥着二十块钱,说让他们家随便留,这在九十年代初已经是不低的价钱。三旺娘没有收槐树伯的钱,唤三旺抱一只狗给他。三旺审了又审,看了又看,抱起笨笨来递到槐树伯的手里。笨笨开始反抗,看样子不愿跟着他走。槐树伯有办法,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笨笨的头,顺势抱在怀里。槐树伯憨笑着瞅着三旺,抽一张十块的硬是塞到三旺的衣兜里,说是给他买糖吃。
三旺把钱攥在手里看着娘,槐树伯便说:“三旺娘,让孩子拿着,这小东西养这么大不容易,就当给孩子的辛苦钱”。三旺娘听槐树伯这么说也就不好推辞什么。临出门时,槐树伯还不忘说一句:“三旺有空到我家去玩,看看这狗崽啊”。三旺听这话心里舒坦,暖暖的,比得了十块钱还要兴奋。
槐树伯家三口人,一个丫头还不是亲生的,不到十岁,是打外地抱养来的。媳妇是只不会下蛋的鸡,但一家三口过得安稳,要不,槐树伯怎么老咧着嘴笑呢。
笨笨在他们家生活的很好,没有铁链条或者绳索拴着它,自由自在的。笨笨是三旺家的常客,就像回娘家一样的自然无拘束,谁也看不出是嫁出去的狗。在一个胡同里相互有了照应也便底气十足似的,家近是个宝,谁都不敢欺负三旺家的大黑。
有一天,一条作恶多端的黄狗咬了三旺的屁股,三旺虽是穿得厚重,但还是疼得他差点哭出声来。这个时候,笨笨和聪聪排上了用场,在大黑的带领下,由三旺坐镇指挥去复仇,咬得那畜生人仰马翻的,前爪抱住头来求饶,大黑停手。那狗东西还算机灵,趁机狼狈的逃窜了,许多日子再不敢出门作恶。这狗啊都通人性,其实也如人。
转眼到了腊月二十三,三旺爹的朋友老杜要把聪聪带走,临走时扔下一张一百元,聪聪在三旺家生活了四个多月,它和笨笨一样对三旺都是打心眼里感恩的,相比那两只短命的兄妹而言算是大福的。这首要就是三旺的功劳。从聪聪的眼神里可以看出,它是不愿意走的,但看到老杜西装革履的穿戴,皮鞋亮得能照出人来,想必自是亏不了自己。人常言“生得好不如嫁地好”也就应了这个道理。这和三旺的想法如出一辙,所以聪聪也就痛快地跳上了老杜的“桑塔纳”轿车。
聪聪走后,大黑郁闷了好些日子,大黑也喜欢自己这个聪明的女儿。好在笨笨常来陪陪大黑,以便让它少些对聪聪的挂念。三旺倒是觉得轻松,想想聪聪有了更好的归处,生活无忧,也便不再为之担心。都说“人择主而侍,鸟择木而栖”,看老杜扔下一百元潇洒的派头,聪聪的日子也一定会随着鸡犬升天的。想到这,三旺不由得为聪聪的前程而欣慰着。

【三】
待转过年来的四月份,正是花红柳绿枝头俏的一派春色。三旺的心情也似心花怒放的灿烂,因为三旺爹要去老杜家办事,说是带上他去看聪聪。
三旺看到聪聪的时候,它正耷拉着脑袋趴在一个水泥砌成的窝旁。聪聪又长高了,但却清瘦了许多。三旺慢慢的走近它,聪聪好像听见了动静,一下子跳起来猛扑,挣得一串铁链子咔咔的响。但聪聪很快就认出了三旺,转而前爪伏地,使劲地摇着尾巴,拍打起如烟的尘土,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亮,嘴里发出“呜呜”的叫。三旺蹲下身子,靠到聪聪的旁边,聪聪的眼睛里湿湿的,好像有许多话要和三旺说——“说吧,我的聪聪,我能听懂你说什么”。三旺心里想着、翻滚着、失落着、彷徨着、痛苦着、挣扎着——“我要带聪聪走”,这是三旺此时唯一的想法,但是他不能……
三旺病了,嘴唇上起了一串的水泡,嗓子也肿得厉害,胸口闷得透不过起来。
大黑也病了,它好像能感知聪聪的失落和痛苦,水米不进。一个星期以后,大黑病得已经抬不起头来,整日里趴在草垛边,“懒懒的”,只有太阳照在它身上的时候,在强光里还能看见它的肚子上还有微弱的起伏,你便知道大黑还活着。三旺娘给大黑打了几个生鸡蛋,用盆儿端到它的嘴边,但大黑已经没有了力气来享受这些,它永远地离开三旺,离开了笨笨,离开了它日夜想念的聪聪。
笨笨常来,还如往常一样。但每次到了以后,都是在草垛旁转几个圈,嗅一嗅地上的味道,然后摇摇尾巴,怀着浅浅的忧伤,离开。
这年夏天,三旺爹带着聪聪回家了,它一瘸一拐地蹒跚着走路。三旺赶忙迎了上去,心疼地把它抱在怀里。三旺去解它脖子上的绳套,三旺说“到家了就不再需要这枷锁的束缚”。三旺的心就像被凌迟一样的痛,他看见聪聪的脖子上已经被这绳套勒出了一道深深的痕,磨光了皮毛,渗进了鲜红的肉里。三旺解开了绳套,一屁股坐在地上,呆呆地喘着粗气……
后来,三旺爹在酒醉以后说出了聪聪腿伤的事。当天,狗日的老杜趁自己老婆不在家时和小姨子滚混到一张床上,兴起时那女人的叫声惊动了聪聪。聪聪哪里懂得这是雨水之欢,还以为老杜受了谁的欺负,便不知趣的大吼起来,扰了他们的兴致。那女人说了句“真他妈的扫兴”,便死猪样的瘫软在床上大口的呼吸。老杜感觉这是条“败家”的狗,流汗都不让老子痛快。“我让你傻叫”,气急败坏的老杜嘴里嘟囔着,只裹着一条浴巾跑出屋门,手里拎着一根木棍打断了聪聪的腿。
聪聪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在黑夜里呻吟,它盼着天快点亮起来,它感觉今晚的夜好漫长。
聪聪回家来没能看见大黑,伤心的几天不吃东西。它感觉自己就像个孤儿,寂寞着孤单。聪聪羡慕笨笨,在榆树伯家就像有了人的身份,不像自己往日里那样到底还是条狗。
这天,三旺带聪聪去槐树伯家串门,在胡同口听见张疯子又在自言自语地说着意味深长的话——“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多年以后,三旺开始明白,狗运,并非只在狗年。
2013年12月1日
手机:13718594649
邮箱:WHJ7795@163.COM    QQ:1780062408



发表于 2015-1-1 11: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发表于 2015-1-1 13: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挺耐读的短篇,支持!
发表于 2015-1-2 20:41: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过来支持一下!狗命如人命,身不由已啊!
发表于 2015-1-3 10:49:55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写得不错,帮你调整到“书稿交易”,希望编辑能选中。
 楼主| 发表于 2016-2-26 15: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雪连天 发表于 2015-1-3 10:49
作品写得不错,帮你调整到“书稿交易”,希望编辑能选中。

谢谢朋友的支持,非常感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3-26 14:33 , Processed in 0.11627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