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1155|回复: 6

你这个无耻之徒(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30 17: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温暖老郑 于 2014-4-30 17:25 编辑

        秦小瑞第一次去南京的时候就闻到一种特别的香味,让他流连忘返。后来在宾馆服务员的介绍下他才知道,那是桂花的香味。他几乎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种香味,他觉得,南京是一个可以给他带来好运的城市。就是为了这种香味,秦小瑞在南京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在投递简历面试的日子里,他总是习惯性的驻足,深深地呼吸。

        秦小瑞在大学里学的是新闻,他的理想就是做一个记者。就在临近毕业的时候,身为北方人的秦小瑞第一次想到了远行,离开这个生活过了四年时光的城市。他想到了在离开之前要给家里打一个电话,那是一个北方的村庄,平原。
        电话是他父亲接的,秦小瑞没有说更多的话,他说,我想出去闯一闯,去南京。他能感觉到在他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父亲在那话那头稍微愣了一下,然后,语气依旧平静。嘘寒问暖之后,秦小瑞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大学四年留下来的课本被寝室几个哥们儿搬出去卖了五十多块钱,秦小瑞对他们说,这些钱就买烟抽吧,结果等那帮人回来之后秦小瑞无语了,五十块钱买了一包烟,整个大学里唯一奢侈的一次,竟然是用课本换来的。秦小瑞破天荒的抽了一根儿,他说,没味儿。
        离开学校之前的那个晚上,他们一起去跟班里的同学吃散伙饭,吃到一半他们寝室的人就都溜了出来,每人拿着一瓶啤酒,走在这个城市的马路中间,六个人一起搭着肩膀,使劲唱歌。只要有一个人开头儿,这首歌就一定会唱的轰轰烈烈。大学里的最后一个晚上,他们又从学校的超市抱来很多的啤酒,在早已满是狼籍的宿舍里继续喝酒。
        很多人都说秦小瑞像是一个南方人,少了一份北方男人的粗犷,而就是在那个晚上,秦小瑞彻底男人了一把,那一个晚上之后,很多年里的同学聚会,他们都会说起秦小瑞惊人的酒量和极其恶劣的酒品。而那些好玩的事情,秦小瑞从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已经不记得了。
        宿舍老大在快要喝多的时候问,你们觉得咱们班哪个女生漂亮?于是,一帮快要被酒精哄的快要睡着的男人开始大声且放肆的说了起来。在这些交谈中,秦小瑞记住了一个出现频率最高的名字,林倩。秦小瑞跟林倩,是有一段故事的。
        林倩来学校报到的时候,已经是国庆之后了,晚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秦小瑞在睡醒之后就看到了坐在自己身边的漂亮女生,他有点怀疑自己是在梦游或者是走错班级了,但是他在睡着之前很清晰的记得讲课的就是自己超级不喜欢的英语老师,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张牙舞爪地说着什么。秦小瑞在又一次确定自己没有走错教室的时候,便开始观察身边的美女。干净白皙,还冲着自己微笑,秦小瑞心跳地极其厉害。他在整个中学几乎都不怎么跟女生说话,而且特别容易害羞,在面对笑容可掬的林倩的时候,秦小瑞觉得自己的脸热的发烫。他在做了简短的思想挣扎之后,又一次趴在了桌子上。
        林倩后来跟秦小瑞说,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就觉得他特别好玩,一张通红的脸还带着睡意,林倩说,秦小瑞,你是农村来的吧?秦小瑞说,是啊。然后林倩用了一个很怪异的口气说,难怪。
        秦小瑞在后来回忆他的初恋的时候这样想,凭什么一个农学的少年就不能爱上城里的姑娘?但是,在后来的时间里,他们确实恋爱了,而且恋的如火如荼。弄的整个新闻班的男生都想杀之而后快。秦小瑞曾经问过林倩为什么会喜欢自己,林倩依旧是那副怪异的口气,我想知道一个村里人是怎样生活的。秦小瑞丝毫没有怀疑过林倩的口气里是否包含鄙夷的色彩,他只是用心去对林倩好,因为,林倩不缺钱,而他缺。他无法在物质上让林倩更上一层楼,就只能在小浪漫上多花心思了。要知道,为了维持这样的一份恋爱,这个村庄的儿子需要费尽多大的心思去想象。
        在跟秦小瑞恋爱的时光里,林倩的身边总是会有不同的男生出现,秦小瑞从来没有问过。这一度让宿舍的几个哥们打抱不平,埋怨林倩滥情的同时,还怒其不争他们的舍友秦小瑞,说他是中了邪。秦小瑞不以为然,他甚至还觉得有一点从来没有过的优越感,他觉得,说这些话的人都是在嫉妒他。
        他们爱了三年,林倩在大学的最后一年离开了学校,提前去北京的一家报社当记者,秦小瑞说,林倩,你等着,我一毕业就去北京。林倩说,想来你就来吧。在去送林倩上火车的时候,秦小瑞最后一次吻了她,很轻。他说,林倩,第一次吻你的时候,你说我要是有一点烟味儿就好了,今天我抽烟了。林倩在这个时候显然被小小的感动了一下,她抱着秦小瑞的肩膀说,秦小瑞,你要是个男人,就来北京找我。然后,头也不回的就上了火车。
        后来,秦小瑞回到学校就给自己未来的人生定了一个计划,那就是去北京闯荡江湖,挣钱娶了林倩。当然,这样的一个计划在几个月之后就被秦小瑞撕碎了,他咬牙切齿地对着地图上的北京说,去你娘的北京,去你娘的林倩。很多人都知道,林倩一走,秦小瑞就算是失恋了,而秦小瑞却还在自己的憧憬中乐呵呵地过了大半年。直到有天林倩打来电话说要跟另外一个男人结婚的时候,秦小瑞才很郑重地跟大家宣布,他失恋了,需要哥几个陪他喝几杯。
        很多人都对初恋有着莫名其妙的想念,秦小瑞也是一样。他在对着地图愤怒了几天之后,就变得忧伤。他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会想象着坐在对面的不是一个哥们,而是林倩。会在上课的时候想象着以前坐在身边听歌看电影的林倩,还会想到在篮球场上为自己呐喊助威的林倩,当然,他也清醒的知道,林倩早就已经不再想他,他现在这样忧郁的思念纯粹是一种一厢情愿,秦小瑞后来跟自己的第二个女朋友说起那些往事的时候,用了两个字来形容,痛苦。
        宿舍突然停电的时候,秦小瑞的思绪被拉了回来。这个时候的他们,早就说起了班里的另外一个女生胸大无脑、摇摆风情等等。秦小瑞在猛劲儿灌了一阵啤酒之后想,正常的男人都会这样去想一个拥有此类条件的女生,甚至还幻想着在某一个深夜的某一个场所,两人暧昧缠绵。秦小瑞说,你们谁还有烟,老五第一时间递上来一根儿,说,瑞哥,又想到伤心事了?秦小瑞骂了一句,滚。然后,眼泪就扑簌扑簌地往下掉,他略带着哭腔的声音说,老子什么时候还能跟哥几个坐在一起喝酒啊。紧接着,几个大男人的眼泪都肆意落下,然后,就又是酒瓶撞击的声音。
        那次喝了整整一夜的啤酒,秦小瑞默不作声的用牙齿打开一瓶又一瓶,说两句话就喝,到后来不说话也喝。终于有人顶不住倒下了,老五和老大也开始打瞌睡,这个时候,他们看到秦小瑞打开一瓶啤酒就觉得紧张,害怕又要拿着瓶子碰一下全部喝完。秦小瑞说,你们困吗?我然后紧接着又说了一句,我不困。于是,老大跟老五也说,那我们也不困。秦小瑞说,那咱接着喝。
        去厕所的时候,老大踢到了好几个酒瓶儿,老二被这样的动静惊扰的翻了翻身,就又开始打呼噜。厕所的灯不是很亮,秦小瑞索性拿着拖把一下全给拍碎了,这个时候老大骂了一句,操,尿裤子上了。然后,整个安静、空旷的楼道里响起了秦小瑞放肆的笑声。秦小瑞在离开学校很久之后一直都有一个遗憾,那就是没能跟宿舍的几个人一起谈一谈关于理想的问题,他知道,一旦离开,这样的机会就会变得很渺茫,即使是信息化的时代,各自忙于生活之后,一切都会变得陌生,就像是最初认识的时候那样,显得拘谨。
        第二天上火车的时候,老五问秦小瑞,你怎么这么能喝酒?秦小瑞说,我他妈是怕浪费了。然后一帮人站在火车站的月台里红着眼圈抽着烟,各自在心里数着火车将要出发的时间。秦小瑞第一个上的火车,背着一个大大的双肩包,里面空空荡荡,就像那个时候几个人的心情一样。秦小瑞说,我先走,谁要是再哭,谁以后就讨不到老婆。这句话刚说完,眼圈一红,眼泪就流了出来。
        秦小瑞堵在车厢门口,大声地冲着底下的几个哥们儿说,谢谢你们送我,可惜我送不了你们。就这样吧,再见。然后就像那年离开这个城市、离开自己的林倩一样,头也不回。
 楼主| 发表于 2014-4-30 17: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秦小瑞一直在火车开了很久之后才敢把手机掏出来,他很庆幸自己在火车站的月台上抽烟的时候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26个未接电话还有十几条信息,来自很多人,告别,亦或者是怀念。秦小瑞看着车窗外迅速倒下去的事物,再一次陷入回忆,而主角,依然是林倩。

秦小瑞还记得第一次请林倩吃饭是在学校的食堂,他拿着饭卡,里面还有四十多块钱。秦小瑞记得那好像是一个周末,林倩跟一个体育系的男生出去逛街,回来的时候打电话给他说让他请客吃饭。秦小瑞很想回绝林倩,但是他一想到林倩娇俏的面容还有迷人的笑脸就情不自禁的答应了她。在得知是要请林倩吃饭之后,宿舍其他的几个人开始大声地起哄,老四甚至都拿起了吉他站在阳台上使劲冲着对面唱《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秦小瑞在那个时候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好的事情,他从始至终都有着一种农村少年特有的敏感,他甚至在换好衣服去女生宿舍楼下等林倩的时候感觉到自己一直在颤抖。

宿舍的其他人都知道,秦小瑞没有谈过恋爱。他们似乎也都明白,这次林倩是吃定了秦小瑞。当林倩裹着大大的羽绒服出来的时候,秦小瑞觉得自己已经冻的快不行了,他用颤抖的声音跟林倩说,我请你吃饭。林倩笑的很开心,她说,秦小瑞,我喜欢看你现在的样子。秦小瑞能从这样的交谈里听出来很多让自己不舒服的感觉,但是,他还是忍了,他觉得,一个城里的漂亮姑娘让自己请吃饭,一定要表现的像一个男人一样,懂得从容,并且试着老道一些。然而,秦小瑞这些为了约会而刻意准备的修饰,在林倩看来都像是一出笑话一样,很滑稽。

那个冬天的晚上,秦小瑞吃的很别扭,他要了一大份炒米饭,给林倩买了一个盖浇饭,还有一瓶热好的饮料。最后走出食堂的时候,林倩还拿着秦小瑞的饭卡刷了一包女士香烟,秦小瑞没有问多少钱,但是,他已经能够猜到,饭卡已经不足以支持他吃下一顿饱饭了。这个时候的秦小瑞居然浪漫地唱起歌来,上苍保佑吃饱饭的人民。林倩走在他旁边,问他,秦小瑞,你唱的是什么歌,怎么这么难听。秦小瑞笑了,这次的笑很自然,他说,林倩,你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样的歌唱出来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林倩冲着秦小瑞的脸吐了一口烟,说,秦小瑞,我不知道,你就得告诉我。

秦小瑞在时隔多年之后,还依然能够清晰地记起林倩那副装作蛮横的样子,生性胆小且没有恋爱经验的秦小瑞在恍惚了几秒钟之后,一下子就抱住了面前的漂亮姑娘。秦小瑞口齿清晰地说,林倩,我可能是喜欢上你了。林倩在反应过来之后一把推开了秦小瑞,说,秦小瑞,等你不再脸红的时候再来追我吧。说罢就一溜烟地跑回了宿舍,秦小瑞在那个冬天的晚上又仔细回味了之前的那个拥抱,他觉得,林倩也喜欢自己,但是喜欢什么,他无从知晓。

后来的一个晚上,林倩打电话给秦小瑞,说,秦小瑞,你会种地么?秦小瑞楞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思考了很久,说会。他还说,我就是一个农民。宿舍里的哥们儿在听到秦小瑞这样讲话的时候哈哈大笑,秦小瑞脸又红了,不过林倩并没有看到。林倩在挂掉电话之前突然说了一句话,秦小瑞,要是以后能跟你一起去乡下种地就好了。听的秦小瑞一头雾水,准备问起的时候,电话就断了。那跟晚上,秦小瑞睡的一点都不踏实,他梦到自己在村子的水井旁边跟几个老头儿寒暄着什么,然后就远远地看见戴着围巾走来的林倩,身上裹满了钞票。

秦小瑞开始经常跟林倩一起吃饭,当然,他只有在食堂的时候才会请林倩吃饭。一旦走出了学校,林倩就死活不让秦小瑞掏钱,用林倩的话说就是,那些钱留着买几件男人穿的衣服就好。很多人都认为秦小瑞和林倩在谈恋爱,而秦小瑞一直都不肯承认。因为他知道,在林倩没有完全答应自己之前,他只是一个普通朋友,甚至仅仅是一个关系稍好的同学而已。秦小瑞有时候还会为自己感到羞愧,因为在杂志和书籍中看到的爱情远远不是这样。然而,就是在这样模棱两可的状态之下,林倩说喜欢他,很正经的那种。秦小瑞就又开始心慌,他知道,这次林倩说的是真的。

晚上在操场上散步的时候,林倩会很自然的拉着秦小瑞的手,秦小瑞往往在这个时候就显得极其的不自然,他还无法相信这样的一个女孩儿已经彻底喜欢上了自己,无法相信两个人已经开始恋爱。秦小瑞还记得在在大一那年准备放寒假的时候,他去帮林倩买火车票。可是排了整整一个晚上的队也没有买到,只买到了自己回家的一张站票。因为林倩跟他说,没有卧铺就不要买。也就是在那个寒假回家之前的晚上,秦小瑞第一次吻了林倩,是林倩主动的。林倩说,秦小瑞,你学抽烟吧,我喜欢烟味儿。然后,林倩就钻进了那辆黑色的轿车,据说是她一个哥哥来接她,是什么哥哥,秦小瑞一直没问。

秦小瑞在火车中途停车的时候,才从回忆中缓过神儿来。他摇晃了一下脑袋,觉得自己不再悲伤了。于是他起身走下火车去抽烟,他身边站着很抽烟的人。他这趟火车的目的地是上海,有一个高中的朋友在这里打工,据说能挣不少的钱,于是秦小瑞才决定搞这一次突然袭击。秦小瑞听不懂身边的人说的是什么话,乌拉乌拉的。他那个硕大的背包里,除了几件简单的衣服,就剩下了两包饼干和一瓶水,买的这些东西,花光了他饭卡里的所有钱,当然,他还给自己买了一包烟。秦小瑞要在这列火车上站20多个小时才能到达上海,如今才刚刚过了四分之一的旅途。所以,他有的是时间去回忆。

大学的第一个寒假,用林倩的话说就是一个相思的假期。这句话让秦小瑞觉得很受用,他知道林倩说的相思对象就是自己,每每想到这些,他都会笑出声来。有时候林倩会打电话过来,他们说几句亲昵的话,当然,都是林倩说出来之后又逼着秦小瑞说的。说那些话的时候,秦小瑞的父母就坐在旁边看电视,他们虽然眼睛盯在电视屏幕上,可是,秦小瑞的话,他们一字不落的全部听到了。通常在打完电话之后,秦小瑞都会说一句,我的大学同学。然后便沉浸在电话内容的幸福当中,什么也不再说。

秦小瑞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突然意识到,这个被很多人都认为是自己女朋友的漂亮女孩儿正在教会他什么是爱情。他甚至会在某一个时间里面想象自己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被一个人牵着向前走。这是一种忧伤的感觉,秦小瑞在想了一下之后便开始尝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林倩回学校的时候是她爸爸开车送来的,在学校的大门口,那辆车引来了无数艳羡的目光。而秦小瑞不合时宜的说了一句,林倩,那辆车得好几万吧。林倩看了看他,连话都没有说。

秦小瑞就是在林倩的熏陶之下才知道了钱对于一份感情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并且,秦小瑞在之后的很多年里都觉得,钱甚至都要比感情重要。大一下半学期,也就是他们认识第二年的春天,林倩突然提议回秦小瑞的老家去看看,秦小瑞一直都在试图阻拦这个漂亮姑娘的想法,但是,他无法说服。

回家的时候,林倩坐在那个绿皮火车里,不时地接起电话,跟电话那端的某一个男士聊的热火朝天。秦小瑞睡着了,他每次回家都会在火车上睡着,因为那趟绿皮火车就像是一顶轿子一样,晃晃悠悠,特别有利于睡觉。林倩会在接电话的间隙用指甲扫过秦小瑞的睫毛,还暗自想着,还没有见过一个男生有这么长的睫毛。秦小瑞在醒来的时候会跟林倩讲起村庄的样子,讲起那些久远的童年趣事。

晃荡了七个小时之后,他们在春天的黄昏里站在了村头。秦小瑞带着女朋友回家的消息早在前一天他们打过电话之后就传遍了这个村庄,一个还没有自行车高的孩子骑着自行车,后面还带着一个更小的孩子,在看到牵着手的两个人走向村庄的时候,隔着老远就喊,快看了,秦小瑞的媳妇儿来了。然后,秦小瑞就看到站在自己家门口的很多人。

秦小瑞大声地向大家介绍着,这就是倩倩。反倒是一向不拘小节的林倩这次有些害羞了,她看着一脸沉稳的秦小瑞,感觉跟学校的他判若两人。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林倩终于知道,一个村庄的少年用成绩走出村庄之后,是何等的荣耀,即使还没有开始挣钱,即使以后也挣不到钱,那些带着憧憬去城里都市的孩子,都是值得村庄收藏的传奇。

秦小瑞在想到那次回家的时候,突然就笑了出来,刚刚掏出烟来点上,手机也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秦小瑞犹豫着按下了接听键。

 楼主| 发表于 2014-4-30 17: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电话里是一个极其温柔的女声,秦小瑞差点以为是大学里的某一个朋友在跟他开玩笑。愣着神听完之后,秦小瑞才知道,他在学校的破网吧里投出去的简历终于有了效果。在电话里知道,那是一家无锡的报社,让秦小瑞过去面试记者。

但是,秦小瑞的火车是开往上海,那个有着很多人埋葬了梦想的城市。秦小瑞甚至在那天晚上喝多的时候这样跟宿舍的几个哥们儿说,你们等着,我要是在上海扎下了根儿。你们就来找我,我带你们去黄浦江游泳。秦小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半途下车,他似乎犹豫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一直到很多的人在昏暗的车厢里睡去,秦小瑞才暗暗对自己说,在无锡下车。

推着小推车儿的胖厨师最后一次出来卖吃的东西,秦小瑞盯着一根火腿肠,看了很长的时间,最后,胖厨师关上车厢门的时候,秦小瑞突然就感觉饿了。他掏出烟,点上了一根儿。陪着秦小瑞站着的那些人已经全部躺下了,有的铺着报纸,有的,就直接躺在了地上。火车上的时间是让人难以接受的,尤其是这些冠以特快之名却似乎并不比绿皮火车快的车次,甚至都能够让人想到忧伤。尽管这样,秦小瑞也坚信,天亮的时候,自己已经穿过了差不多半个中国的距离。

几个小时的火车,让秦小瑞差不多快要忘记了从车站离开时的泪眼婆娑。并且,秦小瑞在忧伤的回忆当中还接到了一个关乎于未来的电话,那家报社似乎在江南很有名气,这些都让秦小瑞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他专门跑去问了列车员火车到无锡的具体时间。在经过反复的确认之后,秦小瑞知道,他在下车之后有足够的时间去找一面镜子打扮一下自己,顺便去厕所换上专门为了找工作而买的衣服。秦小瑞还想好了,要去吃一顿好点的早餐来补充一下自己的底气。

秦小瑞就是在这样美好的想象中睡去的,不知不觉。他没有做梦,这让他醒来的时候觉得失落。他总觉得,在遇到一件比较重大的事情之前,都是要做一个相关的梦的。就像第一次恋爱的时候,第一次带林倩回家的时候等等,都有一个美丽的梦出现。秦小瑞应该是这个车厢里最早醒来的一个,当然,他差不多也是最晚睡去的一个。他清晰的记得在睡去之前窗外那些忽闪而过的灯光,还有大片大片的黑暗。他知道,从北向南,一直都在路过城市和村庄,城里有明亮的夜晚,村庄没有。

秦小瑞在列车广播员的介绍下,知道了再有半个小时就到无锡。他突然有了就像第一次遇见林倩的时候那样紧张和羞怯的感觉,他觉得自卑。然而,这个无耻的念想仅仅出现了几秒钟便彻底消失不见了。秦小瑞很庆幸自己遇见的第一个女人能够教会他这些东西,离开村庄之后的很多事情,勇敢、坚强、爱恋、忧伤等等,都有林倩的功劳在里面,秦小瑞在准备下火车的时候突然极度想念林倩,他也猛然才想起来,林倩的老家就在离无锡不远的一个城市里,扬州。

这个时候的秦小瑞显得有点慌乱,他在想,要是以前的同学知道自己来了无锡上班,会不会以为自己是旧情难忘来寻找林倩了呢?他觉得很有这个可能,于是他就开始烦恼。在无锡下车的人并不是很多,秦小瑞看着车厢里依然在沉睡的很多人,暗自下定决心,要在这个城市里努力地生存下来,既然大家对自己会有这样那样的误会,那么,自己索性就用美好的生活区回报那些误会。

秦小瑞像往常一样分不清方向,他站在无锡火车站的广场前面,周围是走路匆忙的各种人。天空很低,满是阴霾。一个卖报纸的老太太向他蹒跚地走来,他选了一份即将去面试那家报社的报纸,一眼就看到了被黑色小框圈起来了各类广告。秦小瑞喜欢看报纸,在学校的时候就是,经常去报亭,一看就是一个上午。秦小瑞喜欢那个时候的自己,不骗人,不忧伤。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秦小瑞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问清楚了去报社的路线。于是,他变得从容。他选择了一家在火车站候车室底下的饭店去吃饭,要了一份拌面,难吃极了。后来的一天,秦小瑞从无锡离开之后又回来出差的时候,那家饭店还在。秦小瑞去买了一份炒米饭。在此后的很多年里,秦小瑞只要是去南方,不管是出差还是旅游,一根面条都不吃。用他的话来说,那是一种折磨。

他顺着坏掉的电梯走回地面的时候,一直在思索着自己在面试的时候要说些什么。他记得在大学快要毕业的那段时间里,学校经常会请一些当年在这个学校上学现在都很牛B的校友回来讲关于求职面试的事情。秦小瑞记得有一个去了央视的哥们儿说,一定要有创新。还要敢吹。说实话,在秦小瑞坐在公车上去报社的时候,他还对“敢吹”这个词有些摸不着头脑,在他的意识里,身为一个新闻工作者,首先就是诚实,写事实。但是,秦小瑞在毕业半年之后突然就明白了那句敢吹的定义,敢吹,实际上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不顾一切的说有利于自己的任何事情,哪怕是自己一点儿都不懂都不会的。因为,只要说了出来,并且对方要你留下,那么,你就必须要学会,而且是最短的时间。

秦小瑞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穿行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到了那个大厦的跟前。他再一次拨通了那个通知他面试的电话,电话里说,到楼上来吧,我们有专门的人接待。秦小瑞在经过门卫走进大厦的时候变得自信起来,他甚至觉得只要他走进他要去的那间屋子,他就会在这个城市留下来,做自己喜欢的职业。但是,很快他就尝试了毕业之后第一次面试被无情回绝的打击。当然,对秦小瑞来说,这不是一件坏事。而最坏的事情就是,当秦小瑞出了电梯走到那个号称面试的房间的时候,黑压压的一堆人着实让他吓了一跳。这样的场景他在后来的一次招聘会上遇到过,那些跟他一样的年轻人逐一走出校门,渴望遇到自己的理想,渴望在一个城市不用辛劳但可以生存很久。

面试他的那个老头儿据说是编辑部的主任,戴着厚厚的眼睛,面相和蔼善良。但是问的问题却让秦小瑞几近崩溃。他问秦小瑞。你怎么起了一个女人的名字?秦小瑞比较绅士的笑着说,我也不知道。然后那个老头儿又问,你觉得你来了南方,你会习惯么?秦小瑞依旧笑着说,试试就知道了。老头儿在这个时候突然说,小伙子,我觉得你回答问题的态度很不诚恳,你先回去等通知吧。秦小瑞在他浓重的南方口音中听明白意思之后,微笑起身。但是,他在快要走进电梯的时候,难过的想哭。因为他分明看到,他后面的那个女生,拿着一张本地毕业的证书,回答了两个专业的0智商问题之后,就被通知明天复试。

秦小瑞想,学校是不会给上这样的课的。也只有自己在面对的时候才会遇到这些事情。而恰恰就是这些事情,才会让一个刚刚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大孩子,逐渐变成男人、女人。正当秦小瑞怀着悲愤的心情走出电梯的时候,一个女孩子迎面走来,紧接着,那个女孩儿就把秦小瑞碰倒在地。秦小瑞甚至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这个瘦弱的女孩子怎么会把自己碰倒呢?在女孩儿说对不起的时候,秦小瑞已经爬了起来,他看着女孩儿手里的简历,问了句,你是本地毕业的?女孩儿说,不是。秦小瑞说,那你还是别去了。女孩儿说,为什么?秦小瑞扶了扶自己的双肩包,说,我就坐在台阶上,等着你哭着出来。女孩儿冲着秦小瑞说,有病。然后,就优雅地冲进了电梯。

秦小瑞用了简短的时间就走出了刚才的阴影,他不时地看向自己的手机,计算着女孩儿快要下来的时间。在门卫的注视下,他大声地数着一二三,电梯门打开,刚才那个女孩儿就走了出来。秦小瑞一下就笑了,他说,怎样,被我说对了吧。女孩儿在经过秦小瑞的时候,依旧说了两个字,有病。秦小瑞看着快要走出大门的女孩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便追了过去。后来,在刘冬问起他为什么会追上自己的时候,秦小瑞很坦诚的说,因为你转身的样子特别像以前我喜欢的那个女人。

女孩儿叫刘冬,湖北襄樊人。在湖北读的大学,跟秦小瑞一样,毕业之后就离开了熟悉的城市还有那些熟悉的人。那个中午,秦小瑞请刘冬吃饭。在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程之后,他们终于在一家“兰州料理”的店里坐了下来,谈话之后才知道,秦小瑞面前的这个漂亮女生,被通知参加复试。秦小瑞在说了自己的遭遇之后,刘冬笑的都快喘不上气来。

刘冬说,你就是秦小瑞?秦小瑞一愣,你认识我?刘冬说,我看见你的简历了,写的还挺有意思。秦小瑞很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自己的简历,并没有发现有好玩的地方。这个时候刘冬提示说,在你的自我评价里。

再次仔细回想之后,秦小瑞突然就哈哈笑了起来。

发表于 2014-4-30 17:4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1 于 2014-5-2 03:49 编辑

文笔老道,感情真挚,让人感动。不错!
发表于 2014-4-30 19:30: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看下来了,文字一如既往地流畅,毕业的场面引起共鸣,期待情节方面的亮点
发表于 2015-1-21 08: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题目有点儿不对,继续看看,或许我错了
发表于 2015-1-21 08: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暖老郑 发表于 2014-4-30 17:33
电话里是一个极其温柔的女声,秦小瑞差点以为是大学里的某一个朋友在跟他开玩笑。愣着神听完之后,秦小瑞才 ...

叙事清新流畅,文笔老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7 00:42 , Processed in 0.10597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