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1648|回复: 16

背包客的爱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6 17: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作品字数: 2700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
作品版权: 不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正常稿酬出版 
内容简介: 背包客的爱情
作者自荐: -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
作品目录: 背包客的爱情:为了爱 长久的漂泊
备注: 背包客的爱情:为了爱 长久的漂泊

      1凌晨2点,我失眠了,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整整一年,逐渐成了某种强迫症,我叫它“失眠强迫症”。这一年,我背起爱华仕黑色双肩包,戴着超级大的太阳镜,手拿佳能傻瓜卡片机,一个人先后游荡在昆明、大理、丽江、束河、泸沽湖、杭州、苏州、乌镇、西塘、厦门、上海、北京。此刻,又是一个不眠夜,我闭上眼睛估摸着算了算日子,原来,我从西藏回来已经二月有余。去之前,我曾经想永远地留在那里,我说的不是在那里生活,而是将灵魂和肉体通通都留在西藏。西藏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是的,那时我仅剩的想法就是自杀。“西藏”是我旅程的终点!抑或,也是我人生的终点!
  电梯稳稳地停在了5楼,我漠然地看着电梯门慢慢地打开,还是一样的场景,一扇扇排列整齐却永远紧闭着的房门,顷刻间呈现在了我的眼前。如果说这间宾馆让我觉得冷漠的话,那此时我的心早已经冻成了寒冰。循着房间号,我一间间地找到了503,看着眼前的房门,心似小鹿乱撞却也纠结万分,这是一种自己和自己斗争的过程。片刻之后,停在门把上的手,终于还是推开了房门。
  屋里灯光昏暗,却能看的清楚,电视声冲击着耳膜。我习惯性地脱掉外套,随手挂在了玄关处的衣柜里。紧走几步靠在墙边,一眼就看见了半躺在床上的韩建飞。一个月未见,眼前的这个男人视觉上更加消瘦了,棱角分明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见我进来,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这个男人,我总是会无条件地妥协,妥协,再妥协,直到卑微犹如路边的小野花,任人采摘随意被践踏。
  我漠然地看着韩建飞,等着他抬头看我一眼。沉默中,他明明知道我在看他,却始终镇定自若的把玩着手里的烂“苹果”,好似我是透明的。摆明了对我的无视。有时,我自己都怀疑自己可能有受虐倾向,有时对着镜子我就大骂自己是犯贱。如果我有骨气,我就应该立刻摔门而去,如果我还有哪怕丁点的出息,我就不应该默默地承受自己深爱的男人冷到骨髓的冷暴力。下一秒,我几乎是把自己扔在了双人床上,借此表明着我的不满与客观存在的事实。手脚并用地往前爬了几下,直到离他最近的距离。这场无声的对抗,再次已我的妥协告终。我没有愤然离开,而是摒弃了全部的尊严留了下来,我甚至还能柔声问他:想我没?恶心的要命。
  韩建飞的脸终于肯从手机屏幕上移到了我的脸上。既无丝毫柔情,也无半点爱意。我以为见面后,我们会紧紧地抱住对方,我以为我们会吻的天昏地暗,我以为的这些都没有发生。韩建飞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回那该死的手机屏幕上,低着头,冷淡到毫无感情地冲着苹果说“去洗个澡!”去洗个澡!我在心里重复地对自己说了遍。原来,我在这个男人心里的分量,只是一句去洗干净身体,等着我临幸而已。我冷冷地打了个寒颤。我笑了,那是麻木地笑。身子却机械般地光着双脚,走进了淋浴间。
  镜子里,我盯着自己的脸,很想扇自己一个耳光,骂自己怎么这么贱骨头,为了一个男人连女人的自尊都可以不要,难道自己就这么不值钱?淋浴的开关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水温,不是热的烫人,就是冷的刺骨,怎么调都无果的情况下,我索性任凭着冰冷的水肆无忌惮地浇着我的身体。没一会儿,我就打起了哆嗦。我抚摸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小巧却挺拔的乳房,纤瘦的腰身,圆润的臀部,多么年轻的身体,却有着多么可怕的灵魂放逐。透明的浴液揉出了白色的泡沫,我仔细地涂抹在身体的每一处,更像是在玩游戏。当我裹着浴巾再次出现在韩建飞的眼前时,我忽然觉得自己只是一具肉体,而不是女人。
  双人床的顶棚镶嵌着整张床大小的几何形状镜子,躺在床上,我能清楚的看见自己的身体,我很喜欢这种感觉,让我有种置身在镜中月水中花的错觉。韩建飞抚摸着我,忽然问我“怎么不把身上的水擦干净?”
  我不知道是爱情里包含着性?还是性爱里滋生了爱?就像我弄不明白男人是有性才有爱,还是性就是性只是单纯的生理需求。我很爱眼前的男人,虽然我从未得到过他的爱。爱情里从来就没有公平,谁爱谁多一点,就注定了谁付出也会多一些。
  这张床上情挑欲火寂寞难耐,情到浓时,我央求着韩建飞狠狠地咬我,疼痛感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有那么一瞬间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后来,我索性撕掉了惺惺作态的皮肉,烈性如火的缠绕着身边的男人,全然没有了所谓的矜持。我感受到他的身体变化,我感受着他的霸道和温柔。黑暗中,我们水乳交融,终成一体……
  筋疲力尽,我瘫软地趴在了床上。电视机依然哇啦哇啦地吵个不停。韩建飞点了一根烟,仰头躺在我身边。我让他吐个烟圈给我看,他说不会。我说那我也抽根吧!伸出的手却被他硬生生地打了回来。如果他允了,我当真就抽了。他不许,倒让我生出了些许的幸福感,那感觉就好像是他有权利管我般,至少让我感觉到他还有那么丁点的在乎我。我要的不多,这一点点,足够让我感动到一塌糊涂。或许爱情里,当真没有半点的强者和弱者之分,只有内心里的值得与否……
  我用肘支撑起半边的身子,歪着脑袋,认真地打量着躺在我身边的韩建飞。许久,幽幽地问他“你爱我吗?”有些问题,纵使我心知肚明,却还是执着地在问。一秒,二秒,三秒……沉默……空气凝结了,心,低到了尘埃里。
  “你爱我吗?”我重复一遍。
  “不爱”斩钉截铁。
  “你确定一点也不爱我?”
  “不爱就是不爱。没什么可说的。”
  “难道你对我真的没有任何感觉?”
  “做爱时就有感觉。”
  “我们在一起一年了,就算是养只小猫小狗也养出感情了,何况是人。”
  “小猫小狗听话,你不听话。我说多少次了,我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情人的关系就是情人的关系,没有必要了解这么多,如果你感觉做不下去了,就不做了。”
  我的心像被刀子一点一点的剜着肉,疼到全身僵硬犹如万蚁噬骨。一直以来对于这个男人,我没有任何目的,我心甘情愿地做他的情人,哪怕疼了我也不曾放手,伤了我还是选择站在原地。
  此刻,这个男人熟睡在我的身边,嘴角轻微地动了动,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梦里又会不会有我?我赤裸裸地光着身子跳下床走到窗边。窗外是一条马路,街灯闪烁,这个点已经看不见行人了,偶尔经过的车开出老远了,尾灯还是清晰可见。我望着远处,神情呆滞,目光迷离。夜,真寂静啊!
  不知在窗边站了多久,我捡起散落在床上和地上的随身衣物,一件件地穿好。悄无声息地打开房门,离开。门关上的一瞬间,我回过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韩建飞。
  街上好冷,虽然已进3月,但早晚温差还是明显悬殊的。我紧了紧随身的外套,毫无方向感地在街上游荡,不晓得是看人还是遇鬼。


 楼主| 发表于 2014-1-6 17:50:47 | 显示全部楼层
2  2 那晚离开后,我和韩建飞在彼此的生活里再次消失,其实我们除了见面做爱外,平时的确甚少联系。我每天都浑浑噩噩,身上的每根神经都觉得异常痛苦,既找不到生活的方向感,又寻不到解脱满心伤痕的灵丹妙药。我已经27岁,在很多人眼里,恐怕已经步入了大龄剩女的队伍。对于年龄的恐慌,以及眼睁睁地看着青春在无情的消逝,让我开始重新审视生活的意义,活着的含义。经过银行,我毫不犹豫地打开钱夹掏出银行卡,卡里赫然显示全部金额五万,我想我应该尝试一种全新的生活状态了。
       对于云南丽江,很多人的第一印象绝对是艳遇之城,而我选择的第一站就是去邂逅那里的一米阳光。说实话,云南行之前我从未真正地旅行,“在路上”三个字对我来说也毫无实际的意义,对于云南的概念,也只是停留在路途很遥远很遥远而已。那时打死我也想不到自己有天会成为没有脚的鸟,更不曾想到这一走竟然就是七个月。                                                                                          
       我这人比较懒散,对于旅行攻略之类的从来都是一笑置之,其实说好听点是率性,说难听点就是任性的女疯子。虽然我不懂攻略,但我知道天涯社区,那里都是关于背包客求结伴求被捡的帖子,注册,登陆,发帖一气而成。帖子发出的当晚11点左右,一个名叫闫乐东的男生主动联系我。谈了不多会儿,我们即率性地定下了彼此的昆明之约。            
       事情进展神速,甚至有些不真实感,当晚11点订约,12点时我已然订好了第二天晚6点的航班,直飞昆明。闫乐东的航班预计将比我晚一个小时降落在昆明机场。彻夜无眠,内心异常兴奋却又连带着对未知旅程的些许迷茫。那夜,我犹如打了鸡血似的亢奋,先是上百度查询3月云南的天气,众说纷纭,有人说穿短袖,有人说穿外套,查了一回遭,除了弄的我一头雾水外,也不是全无收获。总结一下就是云南的一天中,完全有理由同时存在着一年四季。接着,我又开始翻箱倒柜地准备要带去的衣服,因为对天气的不确定,很多衣服放进包里,没一会儿又被我拿了出来,再一会儿又重新装了进去。凌晨五点,上称一量,竟然瘦了1公斤,也不知是不是夜里折腾的。临睡前,我鬼使神差地发了一条信息给韩建飞“你有没有想过我?”。没等到回复,就已然和周公约会去了。                             
      晚上6点的航班,白天争分夺秒地赶紧上街买了几样必需品。买硅胶胸贴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知道是短消息,第一反应肯定又是垃圾信息,拿出一看,竟然是韩建飞发来的。说也奇怪了,十次有九次石沉大海的信息,唯有这次竟然有了回应。即将远行数千里外,此行说的难听点甚至生死难料,这条信息,对于我的含义此时此刻似乎也微妙地发生了质的转变。信息内容极其简短却足已博美人一笑。“想过” 我信,我真的信。要隔以往,我定要立刻回复,至少也得反复看个几遍,但此时内心翻腾如江似海,只扫了一眼,便放回了包里,继续采购。心情则是雨后彩虹,不言而喻。
      此次出行,直至此时,家人仍全然不知。想着丑媳妇早晚得见公婆,刘胡兰迟早得上刑场。我毅然决然地掏出手机。电话拿在掌心,却开始犹豫该直截了当的说还是稍加婉转地讲。思索片刻,我决定有一说一。电话一通,我故意让语气好似下达通知而非征求意见。我说我今天晚上的航班,我要去云南了。我妈听的一愣愣地,简直没有了反驳能力,只能说些类似“恩,啊 ,”的简单词汇。或许是一切已成定局,生米煮成了熟饭,老妈并没有反对,基本的态度就是随我去了。                        
      买完东西回到家,老妈已经在家等我,对于我即将离家远行这件事,能看出我妈虽已接受了事实,却好似还没有真正地消化,仍然处于真空状态。站在床边看着我收拾行李,终于如梦初醒,话里话外,满是担忧。我没敢告诉她,我是一个人远行,而是撒谎说有朋友在昆明和我会合。其实我妈要是知道这个所谓的朋友只是一面都没见过的陌生人,不知道会不会当场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地将我软禁在家里。                                                                                                                  
     出门时,我妈执意接过我的行李背在自己身上,说要送我坐上出租车。路上再三叮嘱,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分别时,接过行李,我握了握我妈的手,示意她放心。再多言语,此时也只能尽在不言中了。                                
     坐在出租车里,我恍惚,那种感觉很难用语言形容清楚,就好像是一种对生命的决然,对自己的决绝,那一刻甚至有种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宿命论。                                                         
   翻出手机发信息给韩建飞。“我要去云南了。”                                                                                          
   “什么时候?”这次回复极快。                                                                              
   “现在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                                                                              
   “去那干什么?”                                                                                          
“看能不能忘记你。”                  
 楼主| 发表于 2014-1-6 17:56:27 | 显示全部楼层
3  我生活的这座城市,只能算是个三线小城,姑且称为A城吧。我要去机场,必须先到S城。从A城到S城需要一个小时,我可以选择的交通工具有火车,汽车或者是拼车(出租车) 。为了节省时间,也是方便起见,我选择了拼车,一车4个人,每人50块钱。很快地就凑够了人数。因为只有我去机场,其他三人都是火车站,所以上车之前我就和司机师傅讲好直接送我到机场。
      坐在副驾驶的是个中年男人,颇健谈,得知我飞昆明,由衷地大赞昆明是个好地方。简短地交流后,车内再无话。司机适时地打开了音响,缓解了车里逐渐沉闷的气氛。我坐在右边靠车窗的位子,出神地望着窗外渐渐倒退地景象,一时,恍如隔世。我不知道此行等待着我的将会是什么?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着回来?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我不确定的事情也太多。我告诉自己,既然选择了离开,那无论什么结果我都只能自己担着。思绪混乱却又坚定无比。车子渐渐离开了A城的范围内,熟悉感赫然消失,我忽地生出了些许的害怕,只是脸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现在想来,去机场的那一个小时里,我并没有完整地思维,我甚至没办法集中地去想某件事或某个人。我的大脑全部都是片段性地,跳跃性的。对于未知,我真的蛋疼。                                       
      途中,给韩建飞打了个电话,心中对君虽有千千结,当下,也只能化为一江春水向东流了。                        
      一个小时后,我已经站在了机场候机楼前。我仰着头看看楼,又望了望天,然后才大步流星地走向自动玻璃门。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活像是八路军女战士,虽知前路艰险,却也奋勇直前。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坐飞机。机场好大,这是我走进玻璃门后的第一感觉。我看哪都觉得稀奇,忍不住拿着宝贝佳能这也拍那也拍,生怕这是人生中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坐飞机。站在原地,我扫了一圈周围,到处都是人,一时竟有些茫然失措。一直以为坐飞机这件事是有钱人的专利,直到今天才发现,原来坐飞机的都是像我一样的普通人啊,瞬间卸掉了沉重地的心理负担。几个穿着制服牵着狼狗的人从我面前经过,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自言自语,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警犬啊!这狗果然长的比一般的狗高出一个头,主要是人家的面部表情,真的是有大犬风范!偷偷地拿起相机,对着他们猛按快门,可惜只拍到背影和侧影。昨晚和闫乐东勾搭时,我直言相告,本小姐从没坐过飞机,这飞机到底得怎么坐啊?闫乐东霎时无语,眼冒金星,吐血而亡。经过他的紧急培训,我大致的了解了坐飞机的基本流程。首先,我得先找到航班窗口换取登机牌,然后过安检,接着再到候机室找到登机口……一眼望见了不远处的总服务台,我像看到了救星般,赶紧前往。傻乎乎地一边看着手机信息里的航班资料,一边问眼前的美女,我该怎么走?美女耐心指点,没有半点嘲笑之意,可能也是见怪不怪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1-6 17: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4  等待换取登机牌时,我有点紧张,毕竟大姑娘第一次上花轿。我暗暗地观察着别人都是怎么做的,却也只是看的一知半解。轮到我时,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竟然实话实说我是第一次坐飞机,不知道怎么换取登机牌?换登机牌的工作人员,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估计也是第一次遇见我这么实在的人。我发现有时直言相告比不懂装懂更能实际的解决问题,不要怕被人嘲笑,谁还没有个第一次啊。其实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有大侠情节,当你诚心告知对方我不懂时,对方往往会更愿意帮助你。           
      我觉得有必要把换取登机牌的过程简单的描述一遍。先把身份证递给工作人员,他们会核对电脑里的订票信息。然后会询问是否需要托运行李?托运是免费的,但是行李中不允许携带装有100毫升以上的液体(每瓶)。当时我的化妆水就超过了100毫升,只好取出。行李成功通过安检后,工作人员在每件行李上都会贴上独立的条码,最后一张登机牌就成功地拿到手里了。
      拿着似如宝贝的登机牌,在机场里找了家咖啡屋,和服务生点了一杯意式特浓。话说机场里的东西就是贵,这杯咖啡的价钱也是平时的二倍之多,小小地心疼一番后,不忘自己安慰自己。第一次坐飞机当然得像电视里演的一样体会生活嘛!而这种体会之一就是一定要像有钱人似的在机场里喝咖啡。说实话那杯咖啡的口感实在是不好评价,而赠送的光明牌蛋黄派,对我来说也成了终极摆设。我装模作样却又乐在其中地感受着这种有钱人的体验。装着装着,自己也觉得索然无趣了,于是秉性复苏,拿起佳能一通疯狂自拍,太阳镜被我不厌其烦地摘了戴,戴了摘的,沙发也是坐完这个换那个。顾不上服务生怪异的眼神,反正老娘拍痛快了就行。玩够了,我认真研究起桌上的登机牌,一直都是只听其名不见其样,总以为这登机牌应该是个真正的牌子才对,今天才知道原来就是一硬纸片。看着上面标着自己的大名,我暗暗心想,嗯哼老娘终于也有这一天了,也有登机牌了,当真没出息的很。                                                
      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发信息告知我妈一切顺利已在机场。老妈回信息说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闫乐东也发来信息,问是否已到机场?我回复已经换完登机牌,几个小时后昆明机场见。                                                           
      来机场的路上我就想好了,到机场后有二件事我必须得做,一是要像有钱人似的喝杯咖啡,二是要上趟机场的卫生间。为什么要上机场的厕所,我也没有确切的答案,可能就是一种好奇吧,好奇机场里的厕所到底什么样?离开咖啡屋,我果真找起了卫生间,顺着指示牌特意上了个小号才满意的离开。看看时间,该去安检了。那时第一次坐飞机,傻了吧唧的掐着时间才敢去安检,后来才知道,其实拿到登机牌就可以去安检了。随便抓了个路过的工作人员,询问安检处怎么走?                  
       在电视里不知道看过几百遍这样的情景,女主角站在安检口等待着期待着能在最后一秒看见追来挽留的男主角……一直觉得演的不真实,此时,我终于承认原来所有的泡沫剧都是来源于生活取之于生活。那天,我也是站在安检口,看着正前方机场的玻璃门,幻想着韩建飞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抱着我说“不要走,不要走……”我一眨不眨地睁着眼睛,搜寻着人群里的每张面孔,生怕错过些什么,心里也知道不会看见熟悉的脸,但仍然不甘心地张望,再张望……就那样直直地呆呆地站在原地很久很久…… 转过身,走进安检,我在心里对韩建飞说“再见了,此生若不复相见,唯愿你一切安好。”我没有哭,我只是觉得心越来越沉。那一刻对于这个男人,我有了绝望的感觉,爱,身心疲惫。有些人的缘分就这么多,即使牵紧手,也会在人群里走失。有些爱就这么多,你想抓住不放,谁知一阵微风,却已成了断了线的风筝线。既然此生我不是你的爱,那我唯有放手追寻更远的天空。              
 楼主| 发表于 2014-1-6 17: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5  顺利通过安检,一路打听地找到了登机口。看了看时间,还得耐心等一会儿。闲来无事,四处乱窜,原来登机口四周都是小商铺和咖啡屋。一群人围在登机口,我赶紧也凑过去看,晚点通知。原本6点的航班预计6点40才能起飞。透过玻璃窗看出去,夜色中竟漓漓地下起了雨,而且雨势越下越大。我立马就蒙了,我没带伞。放眼周围的商铺什么都有的卖,就是没看见卖雨伞的,我不由地在心底骂了一声娘。扫了一圈,确定大部分等着登机的旅客都没有伞,但不知为什么完全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出担忧之情?难道是我大惊小怪了。这么大的雨,走出去就得淋成落汤鸡。                                 
      时间如陀螺,直到登机时,我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这么大的雨?每个人都不担忧!原来,打开登机口的门,是一条长长的通道直接通到飞机里。走在通道里,隐约地能听见外面的雨声,滴滴答答地。                                                   
      第一次坐传说中的飞机,第一次看见传说中的安全带,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空姐。飞机里的空间没有我想象中的大,过道其实挺窄的,窗户也都是那种小小的,原来飞机就是这个样子啊。我的位子挨着过道,我旁边坐着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我注意到他的左手无名指上已戴着婚戒,挺精致的一款铂金戒指。坐定后,广播里柔柔地传出一女声,先是代表机上全体工作人员问候机上的乘客,然后电视里开始图声并茂地教给大家注意事项和逃生方式,我认真地看听。系好安全带后,也不知道飞机起飞没有?心还想呢这飞机飞的真是稳当,一点声音都没有!过了很久,广播里突然传出飞机正在起飞,请乘客……原来才起飞啊!我感觉到飞机先是晃荡了一下,接着明显地感觉到它开始在地面上滑行,并渐渐地起升。起飞的那一瞬间,我有种错觉自己是在坐云霄飞车,心脏忽悠忽悠地,原来心脏病患者真的不能坐飞机的。没多久,耳膜也开始嗡嗡地响,耳朵里感觉轻微地疼痛。窗外一片漆黑,啥也看不见。机上的乘客陆续地开始打起瞌睡。我转过脸看见我旁边的男人也闭上了眼睛,靠在了椅背上,不晓得是闭目养神还是睡着了。虽然窗外什么也看不见,但我还是兴奋不已,不停地张望异常精神。我一会儿低头看看腰上的安全带,一会儿随意地翻着座位后放置的杂志。有本杂志是介绍旅行的,里面正好有关于云南的推荐,我特意留心看了起来。手机关机了,飞机上也没有时钟,迷迷糊糊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见广播说飞机将提供晚餐。不一会儿,美女空姐们推着餐车出来了。早就听说飞机上是可以免费吃饭和喝饮料,嘻嘻,还真是真的。餐车经过,不时听见其他乘客问美女空姐喝的都有什么?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空姐,觉得还是挺好玩的。以前一直觉得她们的职业很牛逼,挣的又多,肯定个个长的如仙人。如今依然觉得她们的职业很牛逼,但仙人却掉下了人间,原来她们的工作就是推着小车来送饭啊!餐盒里吃的还挺丰富的,小糕点,一小袋榨菜,一个小的可怜的面包,几个餐后水果。我最喜欢的是餐盒里的餐勺和叉子,没出息地讲我都想装进包里带回家了。后来不晓得是第几次坐飞机时,我终于做了这件自认为比当空姐还牛逼的事。                                                                    
      飞机中转,所有人都被赶下了飞机。等待换取新的登机牌时,我顺便上了趟厕所。还没等提好裤子,就已经听见广通里喊飞往昆明的旅客开始换登机牌了。赶紧提上裤子就往回跑。重新坐回座位,很快飞机再次上天。                                         
      重新起飞就预示着5个小时的飞程,已经过去一半了。想到这次真的快到昆明长水机场了,心里反而失去了最初的兴奋。昆明到底是什么样呢?是像北京,上海那种大都市吗?其实北京,上海,我也没去过。
发表于 2014-1-6 21:5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加油,如果有封面就更好了
发表于 2014-1-6 21:5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来原创团投稿
发表于 2014-1-22 14: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图片更好了。
发表于 2014-2-10 22: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当时看过  背包十年  我睡过81人的沙发  那时,真的很想不顾一切的放开去看看这世界。
发表于 2015-1-15 09:5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衫落拓 发表于 2014-2-10 22:23
记得当时看过  背包十年  我睡过81人的沙发  那时,真的很想不顾一切的放开去看看这世界。

听说小鹏在大理开酒吧。 当年我就是背着这本书走了2500公里路。
发表于 2015-1-15 10: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罗揖 发表于 2015-1-15 09:51
听说小鹏在大理开酒吧。 当年我就是背着这本书走了2500公里路。

是的。每个人都曾想着离开
发表于 2015-1-16 14:0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点赞
发表于 2015-1-17 22: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背包客 发表于 2014-1-6 17:56
3  我生活的这座城市,只能算是个三线小城,姑且称为A城吧。我要去机场,必须先到S城。从A城到S城需要一个小 ...

发表于 2015-1-18 22:38: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类文章可读性很强
发表于 2015-1-26 10:2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简介就好了
发表于 2015-2-25 23: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年多了,作者就不想在续点儿?
发表于 2015-2-27 13: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流动的爱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论坛|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 ( 京ICP备130419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1878号

GMT+8, 2020-10-1 00:26 , Processed in 0.11521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