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1401|回复: 13

《梦想录》在这个时代我还相信梦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25 15:2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作品字数: 1000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
作品版权: 不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正常稿酬出版 
内容简介: 中国版《瓦尔登湖》
最重要的一部对全人类有益的重塑精神、挽回一个时代的书籍
以诗人和散文家的气质解释劳动与理想间的关系,探索生活的真谛,抨击世俗的“成功”思想
第一个真正通过实践全方位阐述梦想的作家、哲学家和思想家
使那些对于生活绝望的人重新回到生活的轨迹,认识到真正的生命的意义,让我们寻求精神的解脱,使人们真正意义上的快乐
人类至今还有那么多的问题不敢直面解决,无数孩子不知为什么的活着,不计其数的成人遭受梦想的磨难和打击...透过灵魂和世界,让真理从心的最深处说出
在这个混乱、污浊和躁动的社会,在人们抱怨工作繁忙的时候,我希望走出来说几句真话
接下来,我们的社会和自然到底在哪里,还有那诸多的爱!
作者自荐: 我还相信梦想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
作品目录: -
备注: -
  人们已经或者即将过上一种宁静且快乐的生活,寒冬已经过去,寒冬也即将到来,我没法保证春天一定温暖,我也没法保证河上的冰一定会化掉。生存至久却用半年的时间刚刚明白什么是生活,什么是工作,在这个痛苦的寒冬里我们要如春天般快乐吧。
  
  我想我们不得不把自己同这个世界联系起来,即使有人很不情愿。
  
  此时我们不要去联想那些不愿想起的,更不要将某个时代掺和进来,其实人们足够有能力过一种没有时间的空间生活。远古是恐龙的,我又想起一大片陆地,还有从那跑满了动物的皮肤上生长起来的绿,在它的身旁总会每天响起曲子,在蓝色的水之上是蓝色的中国的雄鹰,但没有白色的线拴住它的四肢,只要手一抖动,天空也将安详的听你召唤。一只爬行,一只游动,从那所谓的太阳的爆炸声中人们用脚走路,用两只手生火、烤肉,也可以推倒某根木头,取一大片枝叶建一个木房。我们习惯了过这种有昼有夜的生活,一群人觅食,当发现迎面而来的是一群猛兽的时候,一部分人用一些弱不禁风的玩意儿抵挡,一部分人攀爬上树,以那些有用的东西遮住了脸和脸以下的部分,我们极力隐藏,如果我的某个地方让我的眼睛所看到,就会更加的畏惧和害怕,更加的颤抖。幽暗中我只露出一双眼睛,头发是它的情人,躯干和肢体是它的兄弟或者奴隶,以人类眼中的真实,把那些勇敢和智慧从真理的深处揪出,把脚埋进土壤,甚至在土壤里走动,把头伸向天空,鱼儿抛出头来张望那日日夜夜“轰隆”的巨响。是我们的战争和农业,庄稼地里的种子已经取得胜利,思想们开始传授帝王与人的生存之道。
  
  即便你不清楚儒家的学识,你不知道在那个让学者们点头哈腰的圈子中生存了多少的文人,无人读懂《圣经》,无人看得到普希金在哪里写诗,没有人猜出陶渊明是不是个傻子才会说出隐居的傻话。我从不关心这里的一切,那些该批判的可继续批判,那些仰仗仅有的知识而夸耀自己能力的人永远自大,毫不隐瞒的说,嫩叶子一长出来一代人相比起另一代人而言便成了新人,我们永远像小孩子似的,我们所走过的路远没有他们走过的桥多,还有那吞吐的盐水,眼睑的皱纹,我们甘愿把他们看做长辈,在这些人中,即使有人说出最错的话语,即使今天最稀缺、最珍贵的语言明天会一文不值,你也不要打断他们的冥想和教导,你就做一个沉默的人,做那从真理的最深处生长起来的小孩子。他们的命运很坎坷,我们死后结果也一样,给那些复杂的人们一段宝贵的时间,他们再也不会有诸多的想要言说的话,他们再也不能弥补年轻时候所带来的遗憾,改变一切的痛苦的弯路。绿枝叶不断的伸展,直至悠久的时间困住胳臂和腿,没准待你来后也会重复的唠叨起上代人令你厌烦的几句,也许就会倍感亲切。可我们怎会想到要同他们一样被这些东西所困住呢,一声枪响之后是改变了一切的难得的寂静,肥沃的土地开始变得一无所有,在除了填肚的果实以外,利用那些通信的设施将整个地球甚至是宇宙都覆盖在心上,他们不再因为整个人类的事业而去与统治者谈判,他们使自己痛苦把自己当做最大的敌人企图与那些富有的人争夺所有的财产,在失败以后走向无奈的死亡,在成功以后又在工作上坎坎坷坷,我们这些看似不同的工作果真是为了整个人类的事业而进行的吗,我们自己的事业又能否不融入进整个人类的事业中去而取得胜利!不论年代继承了哪个年代,人类都要想方设法的使自己存活,我们希望填饱肚子,我们又希望用最好、最美味的食物来达成这一需求,如果我们的亲朋好友离我们较远或即将来到我们的家中做客,我们要备上最好的车子、住进最好的房子、穿上最好的华裳来堵住源源不断的需求。唯物主义的世界里我们可以取得现实的物质,但那些物质并不为我们所有,它们被祖宗所掠夺,我们要进行我们的工作换取钱财,用钱财换取物质,因而人们的生存规律中不可或缺的要进行工作。
  
  所有的人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存规律,吃饭,劳作,休息,结婚生子之后儿子和女儿又将重复,这是父亲和母亲所保留的,这是这个世界的祖宗所保留的,我们除了遵循无可挑剔,因为只需要一把火一切就拥有了热量。但没有人甘愿重复,那同死亡无异。上帝给了每一个人不同的灵魂,有了不同的意识,不同的工作,每个工作又完成不同的意义。当有陌生人接近的时候,我们首先与这个人做表面的交流,询问他的名字和年龄,也可将这一切省略,而后去关心他的生活状况,但使人们最感兴趣的还是一个科学家又完成了什么样的实验,一个诗人又分享了怎样的经典,一个皇帝又开辟了多少的疆土,又由人转至社会,这个社会完成了怎样的变革呢?
  
  我们拥有去探讨的权利,却没有衡量正确与谬论的标准。伟人们在真理和崇高中实现永恒,韩寒似的一类人却接受鄙夷与辱骂,而且狂人们骂得很有理,他们自以为很聪明,其实愚蠢也是相当的。那些为名为利抄近路的人是该骂,但那些反抗世俗与追求其一生事业的人又该如何去述呢?由此来说,我们到底要如何看待社会的变革,社会的变革到底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我想我们要看的不是社会,而是人。这一类动物追求更多的权利和物质享受,他们不断打破枷锁获得自由,他们逐渐满足身体的基本的需要,他们从战争到相对的和平,我们的变革是进步的,我们的社会是发展的。我们不去探讨时代,却一直在探讨时代,中国人无需再为起初的富强再到后来的闭关锁国而怨恨着什么,委屈着什么,它不属于我们现在的生活,离开这一切我们不会死掉,也许会更快乐些呢。让朋友们停止传言鬼话——中国该是发达国家的,如今它卑微的做了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很贫穷,中国也很自然的富有,即便越来越多的人因为创造了越来越多的符合人类需要的物质而精神变得贫瘠,他们也因为不断新生的职业而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这是这个社会最大的进步,也表明我们的学业是因为梦想和所钟爱的事业而进行的。
  
  这是人的本性,将那些自己对于世界和价值的认识强加于别人,且还要大声的喊出来,除了证明他将物质看得很重要以外别无它用。一个人很穷抑或很有钱,他不论如何都想要得到比他更有钱的人所拥有的一切,然后又急于表现在人前。这所有的现实我们都已经看透,且产生了厌恶之感,有人已经开始往自然中逃离,有去荒岛的,有去山林的,还有一类在精神中永生。
  
  我们看透一切,市长、区长、镇长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他们刚上台便急于取得政绩,修一些无用的公路,搞一些多么大的工程,才刚完成规划便调离去了。如果一有机会,那便从中取得不小的油水。或许曾经他们听说过一些“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他们自己也许已经喊了出来,甚至想要如此的来做,等到他们真正的发现了这个社会是庸俗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当天上下着黄金雨的时候只他一人躲在屋檐下是如何尴尬和特异,待到一件又一件的需要张开大嘴索食的时候人们的欲望也张开了那张大嘴。有一件事情——市长的亲属在醉驾后撞烂了一辆出租车,而后逃逸,市长的本事便也凸显了出来,先是找交警队取消了两项罪名,而后找保险公司造一个假现场,平白无故得到几万元的赔款,再找些杂人来对司机几番恐吓。如此一个完美的关系链,如此一个令人惊愕的社会,只有在那片长满了密林的土壤之上我们的脚才能踏实而立,我们凝视美丽的浪花拍打着蓝天白云和那平滑的长满了草的岩石,心情才得以放松和舒畅,我们要像鸟一样的自由展翅,绝不像那些恶人一样在黑暗中拉拢社会。但那一切全是我们的幻想,在市政府大楼中连续驻进了多个市长,但我们从未在我们的身边见到过他们,他们从不出现在农田,他们从不拿起锄头,他们从不跟小孩子在河里戏水。说这一切实在太悲伤难过了,但所有的人都要止住泪水,我们要像放飞笼子中的小鸟一样释放那些不满的情绪。尽管这些人不与我们一齐放飞风筝,也不与我们一齐收割小麦,山坡上的最高处我也有我的兄弟和朋友过着恬静的生活。我们的村子从来就没有外面的吵闹声,一天到晚只有一辆客车往往返返的连接起村前的唯一一条公路。我们的村民和邻居们都很和蔼,或者说他们是适应了和蔼,他们从来都这么和蔼,酒席上无人谈论政治和书籍,就算他们谈论那也只是最站不住脚的观点。试想有一天我们出现在草原上骑马,马儿发出好听的叫声。我们奔过蒙古包,尝到热情人家的奶,还有我们的脚泡在他们的盆里,主人们为我们唱歌,我们想要永远的生活在这地方,抬头即是蓝天,最蓝最近的天。我和马儿来到那条小溪边上,既喂它青草也使它喝到清凉的水。市长们是管不到我们的,他们只是出现在那个豪华的箱子里,他们不歌唱只是一副严肃的模样,为什么人们童年、少年玩闹时的笑声就永远逝去了呢,为什么不牵起我们的手只是从我们的面前匆匆而过,为什么不让我睡在你的床上却赶撵我去到农民的家中呢!看吧,我和他们的女儿从不避讳的同榻而睡。
  
  于是这些人,这些政客们,就像是一台又一台的机器,他们不把自己看做机器,熟人们也不将他们看做机器,只有那些并未得到恩惠的人们,还有另一个并不新奇的相同的不可能更好的历史说,我从未看到他工作的热情,从未看到他无私奉献,从未看到他生活的简朴,他活的就像一台机器一样,工作是为了贪图享乐来的。因此倒不如说他们毫无意义可言,即使他做出了一些事情,别人在他的位子上同样不那么辛勤的付出工作的时间,就算他做出了自己的事情,他连他根本的、真实的自己都未找到,那劳动的意义还在尘埃里,我们有什么理由说他活的人模人样呢?有时候我总听到乡邻们在谈论一些事情,以往谈的已经有很多的记不起来,这只是成为了那个年代的事情。村民们说起房子和路,食物和水,即使有人不说也全记在心里,当然,这是一些对他们有用的东西,还有令他们骄傲和自豪的,那些让人厌恶的他们恨不得早点丢进池塘里喂鱼。几棵果树结的果子赚了很多的钱,人们为好人们、受爱戴的实现价值的人们亲手戴上国王的冠冕。不管外人暂不赞同,河水永不干枯,血液像那些大河一样,我称它们作永恒。
  
  我们还没有说完,只是将那个巨大的庸俗的圈子缩小了来看,现在我们要将所有的人拉入进来,保不准谁在其中。地主家的长工活了一辈子,就是为了这样的活呵!人们胡乱猜忌不肯有一分一毫的让步是为了取得那微不足道的利益,他们提心吊胆在这个世界上糟蹋着身体和尊严度日,一大批的心盲涌入国外和大都市却是为了以后的日子中所要耗费的金钱,我们用那么长的时间去赚得钱币,究竟有谁在做完工作以后明白自己所取得的意义呢,认为这是留给世界的珍贵的财富,除了感叹和悲伤之外,就是那又高又黑的天空,落日的余晖染黄了秋日里最为悲戚的落叶,鱼儿从池塘中吐泡,却一直沉落到湖底,它的眼睛凝视水面,它的嘴唇亲吻着稀薄的空气,红鳞上刻满了种群排斥的歹毒,凉凉的透心风吹散了云朵的情侣。人们忽然感到空虚寂寞,生存至久,却两手空空的回首过去所度的享乐之日,我们如此骄傲的活着,或许包下了一片山林,或许筑建了华丽的宫室,但从这纷纷扰扰的世界中有谁还能这样的以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而骄傲呢?
  
  我的邻居家里很有钱,能买下很大很大的一颗钻石,而我的钱只够买其中最小的一部分,当我没有听说过他家中和他身上的那一切值钱的东西的时候从来不对什么抱有幻想,自打我用很模糊的视线一下子扫到,才知道空想与现实的意志力是有很大差距的。从此之后我每日每夜都在幻想,假如那颗钻石能放在我的戒指上,或者镶嵌于我的腰带,有可能的话我倒希望住在里面,邻居们还有陌生人看到之后将对我发出惊讶的赞叹,我暗自或者光明正大的惊喜。富豪们带着更大的钻石来,邻居们又都把目光放到他们的身上我的星辰似乎暗淡无光,于是痛苦和压抑,带着这种不必要的包袱更加辛苦的使自己劳累,那所谓的无休止的工作便是这样的结果吗?
  
  人们放弃了很多喜爱的工作,人们也放弃很多安稳或不安稳的工作,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用相同的时间赚得最多的财富。他们说,这一年我以后我就能用那些辛苦得来的工资换取很多的物质,他们宁可这一年过得很不快乐,即便有人用刀架在脖子上也没有人肯选择离开,好像只要站在这位置上足够一年一切便都有了,也都值得了,我们的工作就是为短暂的无意义的享受来的吗,甚至要为了这些虚无的东西跑到很远的地方做最危险的工作,假使人们是真正的喜爱这一切我无可非议,但为什么要一直欺骗自己为了这世俗的如此众多的困苦而浪费我们宝贵的生命呢。有一类人将自己的生命看得短之又短,恨不得无时无刻都将全部的精力投入近那伟大的工作的事业中去,只在那时候我们才认识到为了让人们痛苦的物质而虚度了多少时日!
  
  就让我们现在觉醒起来,早晨的阳光如此温顺的轻抚你脸颊,鹦鹉伸出红舌头咬住了绿叶,乌云逃得无影无踪,就让今天上午的美好一直延续至中午、下午、傍晚,还有以后的每个日子,那所有的误会和矛盾都已经解除,我们愉快的走在林子里吹响芦笛,小溪的水从那闪着金光的伞下奔过,它微笑的奔过,它明白了一切的奔过,它还要继续歌唱,在隐蔽中使那一切困乏的人睡眠,或使他们清醒的醒来。
  
  如果谈到物质,人们就注定要在这上面实现重复,他们甘愿在这条条框框中取得前人之所得,或许现在的人取得更多更好的物质,但依旧是物质,因而不论人们取得多少东西都如无得到似的,他们清楚地知道这一切别人都会拥有,也许比他自己拥有的还有多,他只是得到了别人拥有过的,从这里来说,物质从未实现过无限。一个农场主所得到的远不比皇帝,我们去想一个皇帝的功绩却不会谈他那死掉都并未带走的夜明珠那般珍宝和来自整个中国的奇山异石,巍巍的宫殿似飞腾一般,却依旧立在千年的土地之上。上一代的人全都死掉了,于是现在的人即将奔赴死亡,富绅和穷人们却从不把这些事实看到眼中,他们依旧愚蠢的攀比,他们幻想不与以往的时代作出比较,他们欺骗自己的灵魂和精神。某些幸运的人一夜暴富,又从那些出租屋中取得这不用劳动就能得到的金钱,也许是变卖了一片地或者是其它更值钱的东西,总之,从我们身边走过的人全是富人,他们都比我懂得如何赚钱和赚取更多的钱,朋友们一购得那些昂贵的东西就拿到我的面前来炫耀,他们靠着继承或者辛苦挣取的财产来进行生活,有时候我也会觉得自己贫穷,但一与他们相比便觉得很累,没有人会觉得他同那些富人们有多高贵,他们在别人面前也会觉得自己很贫穷,并且我们的眼睛不用再仰视或低下头来去看对方,这相同庸俗的权势使人们重新认识到它将是最有限和最无用的东西。我们只要清楚地记得唯一一点——物质死亡,人也已经死亡。
  
  这是值得惊喜的时刻,人们都已经清晰的看到了这一点,且即将要做出相应的改变了,但又不全然惊喜,在除物质之外人们还有什么可追求的呢?我的乡亲中有一些人,当然,他们的年龄已经很大,他们有很多的羊,早晨时我并未看到这些人赶着羊去河那边的山坡上,但每逢落日,他们和羊的影子都从那边往这儿赶来,还有牧杖敲地的声音。我死去的爷爷也放过羊,只是他不跟着别人放,他的土房子上午醒目很晚,同着那些样一起醒来,他不想办法养更多的羊,他也不想办法寻找更多的草,他同他的羊一同醒来,工作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生活便什么时候开始充满阳光于是人们都称他作“懒汉”。他不听这些,他只管放羊,那些羊也听他的话,不用牧杖指路,羊儿们就知道往哪里去,它们负责去喝水食物,我的爷爷便在那儿种地,种了很多果树,也种了很多玉米,只要在这田地上劳作他就笑得合不拢嘴。而那些老人们每天匆匆忙忙,他们也许忙了一辈子,跟在羊屁股后面叹息和悲伤。他们牵着羊出现在市集,他们着急的抱过羊去,且要更疯狂的接过钱袋,他们终于得以放松,他们以为接下来的生活有了眉目,于是他们才要开始休息享乐和大胆饮酒。我的爷爷却摘下果树上的果子给了那些村人,大家都很感激,他又放羊和继续生活,他过得极为寒酸,但只有真正生活的人才能感悟到永恒的欢乐。我要像他一样享受工作和生活的乐趣,事业无所谓成功与失败,事业是融入进生活中的生活,而后被社会接受或不接受。一群人以物质为目的来生活,一群人以生活的目的来生活,即使后者所做的事情不够伟大,无法实现世界的永恒,但他们也已完成生活的意义,那个不能够接受的社会就如同一个多余的物质,无论你是是否得到那种生活它都仅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旁观者而已。于是我向一个灵魂发问:我爱我的工作?为着那生活和世界的意义?我们已经放弃了一切可放弃的?死亡的时候我看着过去每天的充实的工作而微笑?
  
  让我们回到最初的话上来——在精神中永生。他们不选择隐居,更不故意去什么大自然里伤心欲绝的摘花采草,爱的神既是创造了社会,不论如何痛苦,不论物质是否更为富有,经济是否更加发达,日月如何更迭,从真理的深处,即使黑暗无限,精神依然不歇的闪光,这些生存的态度和所要完成的意义都从未发生改变。而这些伟大的人们,我们又将称作永恒,他们所保留给世界的永远纯洁和高贵无比。那些勇猛无比的作家和诗人们,那些反抗封建独裁的先知和不可知的造物主,那些发现种子和生产种子的田园之仆,我把我们所有的敬意都献上给了他们,同时献给了我们宝贵的精神之躯,这是我们的爱和心意,请他们全部接纳。
  
  伟大的建筑师和画家,亲密的领袖和军队,还有一些平凡的教师和山头穷人,一个寒冷的夏天使这些人猝不及防,他们没有燃料和食物,在所有的外人们开始关注衣服上的窟窿的时候,大风把那些树枝全都吹折,我们的头发那么柔弱易断,江里的水开始蜷缩和紧张,大批大批的米和面被强盗所掠夺,没有一个思想得到统一,没有一个政党所向披靡,没有一个治国方针得以实践。他们不选择用针和线还有一块破布来做抵抗,只要得以生存便用精神之火赤裸着肤肉做那些更为艰难的斗争。他们从不像别人似的去谈物质的多少,火和房子在哪,这一切终究会过,而他们的创造成为了这个时代永远的传承,这是我所谓的精神之光,他们不仅实现自我生活的意义,而且取得世界的意义,正因为他们爱他们的工作和劳动,我们的工作和劳动要像他们一样勤奋、热情与长久。他们同时代的人已亡,诸多的空谈物质的人已亡,他们的日子辛苦且不富有,他们终于永生了!连同他们的创造和智慧一起。
  
  
发表于 2013-11-25 15:2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发帖。原创团推出认证制度,主要是为大家提供一个相对真实、可信的原创作品交流、交易平台,各种认证采取自愿原则,每位会员只能选择一种身份认证,多种类型认证无效。
发表于 2013-11-25 17:4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重要的一部对全人类有益的重塑精神、挽回一个时代的书籍
以诗人和散文家的气质解释劳动与理想间的关系,探索生活的真谛,抨击世俗的“成功”思想
第一个真正通过实践全方位阐述梦想的作家、哲学家和思想家”
这是您对自己的定位吗?加油!
发表于 2013-11-25 22:0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从不关心这里的一切,那些该批判的可继续批判,那些仰仗仅有的知识而夸耀自己能力的人永远自大,毫不隐瞒的说,嫩叶子一长出来一代人相比起另一代人而言便成了新人,我们永远像小孩子似的,我们所走过的路远没有他们走过的桥多,还有那吞吐的盐水,眼睑的皱纹,我们甘愿把他们看做长辈,在这些人中,即使有人说出最错的话语,即使今天最稀缺、最珍贵的语言明天会一文不值,你也不要打断他们的冥想和教导,你就做一个沉默的人,做那从真理的最深处生长起来的小孩子。这个大长句子啊,读得我差点断气
发表于 2013-11-25 22: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特殊的文风,文笔很飘盈,很流畅。阅读的感觉像被风吹着在跑。就是没太理解,每一段话要说的意思。
发表于 2014-2-21 23: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世界你来过》

第一篇:天之大,唯有你的爱是完美无瑕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爱,亘古绵长,无私无求;不因季节而更替,不因容貌而放弃,不因名利而浮沉,这就是父母之爱。

                                  朴素的爱

   昨天和儿子回老家看望母亲和叔,动身前没有通电话,想给他们一个惊喜,老公开车送我们至门口就回去上班,到了母亲家才是八点半。


     走进那熟悉的院落,满园香味扑鼻,花香四溢。各种颜色花卉竞相开放,正房前一排月季花开的正艳,红黄白粉各种颜色的都有 。硕大的花朵娇艳的开放着,偶有蜜蜂蝴蝶落于花蕊间。各种绿色蔬菜,长势喜人,郁郁葱葱,黄瓜豆角西红柿茄子葱青椒,应有尽有;欢快清脆的蝈蝈的鸣叫声,好似置身于大自然怀抱中。


     母亲脸上永远是慈善和蔼的笑容,叔的脚步还是那么轻快自如,小走如跑。家里还是那样干净清洁,一尘不染。他们精神矍铄,忙不迭休地问候倒水拿水果找小吃,忙的不亦说乎,那种喜悦挂满整个脸颊。叔一溜小跑很快买来了菜猪肉鸡肉肉馅,然后又急着催老母赶快做饺子,呵呵,叔就是这个急性子。每次我们来都吃饺子,他们说孩子喜欢吃带馅的,在学校苦吃不上。平时叔怕我母亲累着热着,很少让做复杂的饭,姐时不时地送来馅饼和包子。母亲虽然人老了,可手脚还是那么利索,和面剁馅擀皮包饺子,做得很快。不论有多少人包饺子,一直都是她一人擀皮,呵呵,我还是打杂的,在娘家做女儿时就这样。呵呵,曾经我大姐夫说过一句话:你们三个女儿也抵不过娘的脚后跟,可见母亲年轻时有多能干哦。


     下午,值班老师忽然来电话说:明天学校8点开会。真是无奈,明天必须赶回学校去,好在我经常回家看母亲。第二天,母亲和叔5点钟就起床准备饭,收拾了满满两大兜子东西,大枣瓜子点心还有院子里种的各种新鲜蔬菜,最后把剩下的饺子也装上,说外孙最喜欢吃煎饺子。豆腐干,老家的特产,很薄很劲道,每次临走时我叔总不忘买2斤让我们带着,说这是我老公的最爱。呵呵,还有一个小铁笼子里关着的蝈蝈,也一并让我们拿上,我叔说很喜欢蝈蝈的叫声,现在院子里还有好多个,都是你三哥花了好几天去山上逮的。


      6点半,很少出门的母亲把我们送到停车之地,叔随后匆匆赶来,买好了票,母亲又张罗着买了2根雪糕,说天气热解暑,在老人眼里我永远都是长不大孩子。车缓缓启动了,母亲还站在车外一动不动。透过玻璃窗,看到的是母亲饱经风霜的脸,岁月的沧桑刻下的深深皱纹 ,和那有些消瘦的身躯 ,此刻我的心早已潮湿。他们就是用这种朴素的、特有的、平实的方式去爱我们,踏踏实实地爱着我们,平平淡淡地爱着我们,而我们做儿女的又能给他们什么哪?天之大,唯有你的爱是完美无瑕!



发表于 2014-2-21 23: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是不是俺发错地方了?
发表于 2015-1-1 16: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贴上来的内容好少。
发表于 2015-1-6 22: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10万字没有全发吧?
发表于 2015-2-13 10:3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别走近我 发表于 2014-2-21 23:14
《我的世界你来过》

第一篇:天之大,唯有你的爱是完美无瑕

哦,这些你应该另占地盘才对,哈哈。
发表于 2015-2-13 10:3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别走近我 发表于 2014-2-21 23:17
呵呵,是不是俺发错地方了?

   就是发错地方啦
发表于 2015-2-13 10:35:23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有点《瓦尔登湖》的感觉,推荐卡。
应该再贴上来一些撒。
发表于 2015-3-23 12: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不勉强自己去面对的,偏偏是最脆弱的。亲情,梦想,其实都是离自己那么近。
发表于 2015-3-26 12: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所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3 07:31 , Processed in 0.122956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