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楼主: 素心若水

《飘落红尘》——一代名妓李师师传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3 15:25:54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9-3 08:05
“人是衣服马是鞍”,自己费半天力,也学着做了个封面换上。不是很好。凑合着用吧。还请大家多提意见。

发连载了?搜不着啊!
 楼主| 发表于 2014-9-3 16: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越千年 发表于 2014-9-3 15:25
发连载了?搜不着啊!

没有。因为,我还没有权限。不会弄。嘿嘿,没办法。慢慢来吧。
发表于 2014-9-3 17: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9-3 16:21
没有。因为,我还没有权限。不会弄。嘿嘿,没办法。慢慢来吧。

可以先找团长申请。团长同意了,就会授给你权限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9-4 08:2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4-9-4 08:28 编辑
谭新 发表于 2013-12-4 22:07
继续捧场~~~


请问团长:在线阅读,我,如何才能有权限发布小说呢?我看那里怪热闹的,嘿,就也想把《飘落红尘》凑凑热闹。也请团长给帮个忙呗!
发表于 2014-9-4 09:55:43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9-4 08:26
请问团长:在线阅读,我,如何才能有权限发布小说呢?我看那里怪热闹的,嘿,就也想把《飘落红尘》凑凑 ...

我帮你申请一下试试吧。
发表于 2014-9-4 14:3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越千年 发表于 2014-9-4 09:55
我帮你申请一下试试吧。

恭喜!

团长已经将《飘落红尘》的权限设置好了,应该可以发了。

团长指示:你必须用团长御制的封面,不得私自制作。钦此!

最后,恭祝大作大卖!

 楼主| 发表于 2014-9-4 17: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越千年 发表于 2014-9-4 14:39
恭喜!

团长已经将《飘落红尘》的权限设置好了,应该可以发了。

感谢。感谢。是,一定。一定。
发表于 2014-9-5 09: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9-4 17:21
感谢。感谢。是,一定。一定。

不客气!

祝好!

发表于 2014-9-7 13: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兵读书来
 楼主| 发表于 2014-9-7 13: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姑苏米兰 发表于 2014-9-7 13:10
小兵读书来

感谢读书支持!
发表于 2014-9-10 17: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点击率蹭蹭地飙升啊,祝贺啦!
 楼主| 发表于 2014-9-17 11: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史通览 发表于 2014-9-10 17:13
点击率蹭蹭地飙升啊,祝贺啦!

感谢国史兄再来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4-9-23 21: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这个封面,尺寸没有弄好。
 楼主| 发表于 2014-9-24 08:2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重新调整了图片尺寸,还得烦请版主费心,看看这回合适不?
发表于 2014-9-27 08:3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4-9-27 09:5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思佳 发表于 2014-9-27 08:32

感谢阅读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4-10-5 07:42:01 | 显示全部楼层
依据我的私想:“收获,应是辛苦劳动所得。它是结在苦根上的甜果。它的到来与否,或许因为客观条件的变故,不会如期而至。但我坚信,它,确是只属于那些为之洒下汗水的辛勤耕耘者!
发表于 2014-10-5 17: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10-5 07:42
依据我的私想:“收获,应是辛苦劳动所得。它是结在苦根上的甜果。它的到来与否,或许因为客观条件的变故, ...

言之有理。祝大作早日付梓。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1 08: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碧波青莲一潭幽,蜻蜓戏落鱼儿游;
机趣清影适闲意,恍入禅机忘所求。

图片

点评

诶!也开始到处留诗了!  发表于 2014-10-29 14:17
 楼主| 发表于 2014-10-30 07:44: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章旧情浑如新欢好(1) 
 
  单说风流大才子周邦彦,连续多日都不来镇安坊了,虽然他对于宋徽宗微服莅临镇安坊心存忌惮,但对素有惺惺相惜之意的李师师,思怜之情却是与日俱增了。而且他再填了新词,谱完新律之后,除了自家的白丁婆娘无从欣赏之外,却也只能摇头咳声叹气一两声作罢。
  常常的,他都会无可奈何的摇首叹息声声,此中的涩苦滋味,却也只有他的内心最是清楚明白了。不过实话说起来,伴他一起走过多年风雨的婆娘,对于周邦彦的关心与周到,也真可说是难得一片开明的真心实意了。别的不说,见他终是长日的闷闷不乐,便知他肯定又是心存不快的烦心事了。她也就胡乱在心里暗自猜想起来:莫非老爷他,又在为那个曲坊的角妓女人愁心事?这样想了,她也便怯怯地走近前来,劝周邦彦一句说:“老爷,我知道,你心里有事愁闷。可我对于你那词曲上的事情,总也是插不上嘴的。那老爷你,何不就到镇安坊里,找那角妓,再谈词说曲的开心一番哩。你便去找那角妓谈词说话,我也是不会去阻拦你的。总也要比老爷你整日的愁眉不展,咳声叹气要好呀!你说呢,老爷?”
  周邦彦抬脸看看眼前这个丰腴半百的婆娘,他在心里边说:“你少些容颜,倒也罢了,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也不该不识我的词曲和声律呀!有了你的这片真情实意,你若那怕再有李师师一半些的才识文墨,我却又何苦还要愁眉不展抑郁不适呢?唉!怨只怨上天无眼,只会有意捉弄我这多情之人呀!”
  周邦彦的婆娘,虽也是一片难得的宽厚好心,可她这几句对老爷的爱怜话语,却无疑又给周邦彦的伤口上,撒了一把椒盐,让他旧病未去,新痛又添了。周邦彦若是能去镇安坊,与李师师去谈词说律,哪里还会用得到她来提醒呢?
  周邦彦便呆呆的看着夫人,也不说去,也不说不去。呆愣了大半天,才对了她摇一摇手,说:“夫人你先下去,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好好的静一会吧。”
  周邦彦又兀自默坐在那里半天,他的影像里,忽然就浮出李师师那隽秀而不失遒劲的书法隶字来。那时他在心里蓦地一动,想:若是自己填写的词曲,给她那娟秀的隶字书写上一两段,拿回家收藏装裱起来,每有思念愁闷之时,即可睹物思人,岂不也很好呀!对,就是这样。浮想联翩至此,周邦彦也便在心里下了决定说,我就是要到镇安坊,去见一见李师师,却还管你个皇帝老子做什么?这样毅然决然的下过决心之后,他也便即刻起身,一路往镇安坊走过来了。
  李师师近几日,因为少了李月香的逼迫,一时之间,她在行院的日子,便也难得的闲适起来。排练几段清词,再婉转一些她的歌喉;弹奏几支名曲,也舒活舒活她那纤纤素手。时常的,她还要再把自己的隶书汉字,临摹一番。没有客至的行院时光,闲适确是够闲适的了,可那因客而来的财源,也明显的差了不少。李月香那嘴就厥得老高了,幸亏先前有徽宗给她了不少的资费,不然她说不定又要与李师师冲撞几回了哩。可她也不敢就对师师苦苦的相逼,毕竟她已是皇帝徽宗的宠爱红人,得罪她很了,说不定哪一天,她也会在皇上耳边说些差语,又惹得皇上不高兴了哩。唉,没有办法,李月香就常是望着与姐妹清闲说笑的李师师,无可奈何的在心里叹一口气:唉!咋那风流的皇上,也不来了呢?即使来一个贾奕或是周邦彦,也是好的呀!唉!唉!
  李月香这想法,才刚一落地,却听见门外边已然响起周邦彦的问话声了:“咦,这么清静呢!你们李姥娘呢?师师姑娘她可也在?”
  丫头们尚未来得及回话呢,那李月香可是就喜笑颜开的迎出院子来了:“哟!是周先生呀!我在这里呢。师师她也不忙,正等先生来给她练曲儿呢。我说周先生呀,这许多日,也都不见你来,你倒是在忙些什么呢?”
  “忙倒是也没有什么可忙,只不过又谱写了几段词曲而已。我近几日没有来这里呢,也非是我不想来,实在是担心与皇上他老人家撞见了,我,我也不好说话呀!”
  “嘻嘻。感情我们周先生也有这担心呀。要说起来呢,也真是的,你若与皇上他老人家在这里撞见了,也确实不太方便说啥。不过呢,皇上他不也是个重风情的人吗?他来这里不也与你一样,只为开心和取乐吗?当然了,我也是不会眼见着你在皇上面前难堪,而袖手不管的。皇上来时,我会事先告知你的,那还不就妥了!周先生,李姥娘我也懂啥叫做分寸,由其是在那皇上的面前。我家镇安坊,接待皇上他老人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说呢,周先生?嘻嘻。你来镇安坊这里,大可放心也就是了。”
  “那我可是要多些老娘你的周致安排了。我这里正好还有五十两银子,你且拿去,就算是待会你给我准备的酒菜资费了。”
  “哎呀呀,我说周先生,来到镇安坊这里,可不要开口便说前啥的,即使你不付这酒资,我家也短不了你这老熟客的供享不是?”
  话虽是这样的说,但李月香还是就先接过周邦彦递来的银子,又笑嘻嘻的说:“嘻嘻,既然周先生竟是这样的慷慨,那月香我可就多谢周先生的破费了!周先生你也尽请放心就是了,我一准会准备最好的酒馔佳肴待你,你就放心吧,我的周大先生!嘻嘻。我说丫头们,快给周先生领到师师的房内,上好茶伺候!”
  李师师这时见到周邦彦,心里也有说不出的高兴来。虽然眼下她正与钟情的皇上两个打得火热,可那皇上却并非就是她的专属品,再以皇帝的身份来说,他也不可能会天天都到这里常来陪她。也便让她那火热的心绪与恋情,常会感觉的没着没落的。可巧得很,周先生你也便适时而至了,也正是我求之不得的呢!这样想了,她便对了周邦彦,献一个甜甜的媚笑,说:“周先生,你来的正好呢。我也正有一篇新词曲律要相求于你呢。”
  “哈,这个容易,只要不让我去上刀山下那火海就不成问题。哈哈。这词可是你自己填写的?快快拿来我看!不过,我们可是说好了,我也正有一件事情相求于你呢。”
  “周先生,你说你还有事情,有求于我?师师还不知晓,先生却是怎样的事情呢?”
  “我说了,也便不怕你再笑话。这许多日,我也都想来镇安坊见你,可又怕给常要来你这里的皇上撞见。我就暗自里这样想,若是能把你写的汉隶书法送一张给我收藏,也好让我在思你念你之时,睹物见人,以解心里的愁闷与心绪。”
  李师师听了周邦彦这说话,心里倍受感动,她也不曾想到,自己会在周邦彦的心思里,占据如此重要的作用。如此说来,此前周邦彦与她的真挚情义,也便真实而不虚了。虽然两人终也没有走在一起,眼下看来,他们之间又忽然有了徽宗的介入,再做终成眷属之想,也便实在是不切实际了。但这却也并不妨碍她与周邦彦之间的深挚情义。正如今日一样,在没有徽宗来会的时候,与心相慕怜的周邦彦,交流一些往时的爱恋情意,不也是很好的么?
  李师师便说:“周先生你言重了。长时以来,你对于师师的教正之谊,我都还没有适当的时机答谢呢。况且还是先生你对于师师书法的提携及钟爱呢。这书法之事,很不成问题的,你便说,我要书写哪一篇才好给你过目呢?”
  “我是最看好那首《洛阳春》了。词是我填,却又专为你而写。你以为呢?”
  “好吧。《洛阳春》,凝结了你我两人的情思在内。我现在就去书写一篇,最是满意的隶字来给你看。”
  “不忙,不忙。师师,你也给我说一说,你所要谱写的是何词曲呢?”
  李师师便把徽宗填词并书写的《探春令》,取来递与周邦彦观看。
  周邦彦见了,立现很是吃惊的模样说:“这,这不是当今圣上的御笔亲书么?”
  李师师点一点头,却笑说:“周先生真好眼光,这正是皇上的新词并他所书呢。周先生,你乃词中圣手,你给我说说看,这《探春令》的词境如何?笔法可好?”
  周邦彦只是愣愣的看着桌上的《探春令》,沉吟半天,也无言语。却不知他在想些什么?李师师再问一句:“周先生,你看这《探春令》到底如何?”
  “我便实话实说,皇上这独创的瘦金体书法,若言旷世罕有,也实不为过。”
  “那皇上这首《探春令》的词境呢?”
  “词采细腻而工整,但,却仅是几许闲适意趣罢了。”
  “先生的意思,也正是师师的观赏之意呢。也是我读唱了不少名家的诗词,再加上先生您的时常熏陶,还有李清照姐姐词宗见解的独到影响,在看过皇上的这首新词之后,我也是觉得,他的书法确是无愧盖世之誉,而这《探春令》词,确也没有引人太多遐想的意境。却不知师师这胡乱说话,也可对否?”
  “哈哈哈。师师你《探春令》词的分析,实是妙解。你与我的赏析之词,可说是不谋而合呀!说它词采细腻工整,此正是皇上填词的长人之处,而他的词作,往往却又少了令人怦然心动的意境与情思,也便只能将其归入一般的词境之类了。”
  “周先生所说,师师也很以为是。但无论怎样说,这《探春令》也是皇上所作,说不准万一他哪一天有了兴致,非让我给他演唱这支新词呢。因而,我便来祈请周先生你,就还是给这《探春令》谱了曲律吧!”
  “当然,当然。我这边动手去做,快取纸笔来。”
  周邦彦在谱写曲律之时,李师师在一边,却也专心致意的,用了自己飘逸的汉隶书法,不一会功夫,也把那《洛阳春》书写完毕了。
  周邦彦接过看了,连连的夸赞不止。又让师师依据刚谱写的词律,将那《探春令》先试唱一遍。
  李师师对于词曲声律的颖悟,也真可说得上是天赋独具,仅只试唱一遍,她便将《探春令》清唱的,已然婉转动听了。周邦彦又给她在细微处,稍加点拨一两遍之后,她再唱起来,也便韵味具足了。
  李师师与周邦颜,刚刚停了话语,却忽然听见门外有徽宗的笑声,远远的传了进来:“我说师师姑娘,你倒是在房里与谁说话呢?我来看你,你却也不出来欢迎呀!啊?哈哈哈。”
  
发表于 2014-11-14 16: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10-30 07:44
第二十章旧情浑如新欢好(1) 
 
  单说风流大才子周邦彦,连续多日都不来镇安坊了,虽然他对于宋徽宗微 ...

你的小说出版的事儿怎么样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8 08: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4-11-28 08:39 编辑
穿越千年 发表于 2014-11-14 16:13
你的小说出版的事儿怎么样了?


惭愧!惭愧!时至今日,尚无出版社确凿签约信息!不过,木事,木事。文字写出来,那一段心事,也就算放下了。顺其自然而已矣!多谢千年再临关注!
发表于 2014-11-28 08:43:52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11-28 08:38
惭愧!惭愧!时至今日,尚无出版社确凿签约信息!不过,木事,木事。文字写出来,那一段心事,也就算放 ...

这事儿得随缘,好东西总会有人欣赏的。

我看团长对李师师已经有点感觉了,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4-12-7 10:41:26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越千年 发表于 2014-11-28 08:43
这事儿得随缘,好东西总会有人欣赏的。

我看团长对李师师已经有点感觉了,呵呵!

谢谢,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09:2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4-12-25 09:28 编辑

 第二十章旧情浑如新欢好(2) 
 
  周邦颜听见宋徽宗的突然而至,当时便惊吓的慌张而不知所措了。李师师也对徽宗的突然到来紧张异常,但她毕竟还没有如周邦颜一样的手足无措。香房内又不是太大,很难有一个安妥的藏身之处。情急之下,李师师便急忙示意周邦彦,赶快伏身钻入了床下。李师师才刚刚故作镇静的于几后坐好,铺开徽宗的《探春令》作深入观赏状的时候,那兴致颇浓的徽宗,却已然走进推门走进房来了。

  李师师见了,才急忙放下手中的《探春令》,起身迎驾道:“皇上驾到,臣妾有失远迎,还望皇上恕罪。”

  “师师爱卿,你一个人在房里做什么呢?我刚才好像听见你,在与谁说话的样子?”

  “哪里有呀?回皇上,刚才是这样,自从得了皇上所赐《探春令》书法精品,师师每日都要赏玩不辍。刚才我又把自己的隶字与皇上精美的瘦金体,作了一番仔细的比较。唉,真是不比不知道,可羞愧死人了,臣妾那隶字,实在便与皇上的独创书法没有一比。这不是,因为喜欢皇上这《探春令》,我自己在独自试唱吗,好等皇上你来时欣赏呢!”

  “哈哈哈。好,好。原来是如此呀。那首《探春令》,只不过是朕的随意所作罢了,朕我还并未认真的斟酌。除了词采精致一些而外,好像也没有多少新意了。难得爱卿还能如此珍爱收藏,真真的让朕我倍受感动呀!你的书法呢?也快拿来我看!”

  师师把刚才书写的《洛阳春》,便呈与徽宗观看。徽宗说:“师师爱卿的书法,用心专注,却又飘逸秀丽情彩飞扬,实乃大有长进呀!”

  徽宗再仔细看那《洛阳春》词意,遂又惊呼道:“好词,好词,实在是语意双工的情采好词!词中只一‘瘦’字,便令愁境全出了。词末一句,再作峰回路转之笔,去写那亭前之柳,那词中的意境,也便因人的无限遐想,而更加深远了。果然好词!师师爱卿,却不知此乃何人所作?又好像他,便专是为你所填的呀!”

  李师师刚才一把《洛阳春》拿给了徽宗,她当即也便后悔了,自己这不是在没事找事吗?明知道宋徽宗与那周邦彦在此地,无论如何也是不能相见的。但事已至此,也只好如实回奏说:“启奏皇上,这首《洛阳春》,乃是填词名手税监周邦彦所作。正如皇上所言,此乃是周先生在来我这里听曲时,赠予我的这首《洛阳春》词。”

  徽宗听了,连连的点头说:“嗯。朕我之前,也就常听人说,这税监周邦彦的清词填写的好,今日一见,果然便是名不虚传。”
  师师听了却说:“周先生他,不仅是新词填的好,他那曲律的谱写,才更是非同一般呢!”

  “奥?何以知道的呢?”

  “回皇上,师师先前所唱词曲,大多都是周先生谱写的曲律。连皇上您的新词《探春令》,我也请周先生给谱写了新律呢。待会儿,臣妾我便唱与你听如何?”

  徽宗连连点头说:“好。朕我真是想不到,这周邦彦,竟是如此多才多艺呢!好好。过一会,朕就仔细听一听,周邦彦谱写曲律,你来弹唱的《探春令》,到底如何?”

  言罢,徽宗却忽然对了李师师笑眯眯的说:“师师爱卿,你来猜,朕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喜欢的物品?”

  “皇上,您送给我?什么喜欢的物品?臣妾猜,当然,应该就是书画珍品了。”

  徽宗连连的摇头,笑说:“哈哈,不对,不对。爱卿你再猜!”

  师师又说:“那肯定就是,臣妾所用首饰珠宝之类了。”

  徽宗还是笑着摇头说不是。

  又想了半天,师师就说:“皇上,臣妾我,实在是想不出了。还是请皇上明示给臣妾吧。”

  这时徽宗他却笑咪咪的,自袖中却出几个色泽鲜亮的新橙来,对了师师嘻笑说:“嘻嘻,你再来看看,朕我给你带来的却是什么?”

  “呀!是鲜橙子!难得皇上对臣妾有如此一片喜爱之意!臣妾我,直是受宠若惊,无从言表呀!”

  “哈哈哈。师师爱卿,你可知,朕我送你这鲜橙的用意所在?”

  师师笑着摇头不语。

  “爱卿你也莫要紧张,朕把它送给你,只是想对你说,‘此物只在南国有,今日得来送佳人’呀!哈哈哈。”

  李师师望着徽宗那一脸随性率真之气,也不仅就被徽宗的一片宠爱之意,深受感动了。

  徽宗极有兴致的又说:“由这鲜橙,朕我又想起唐明皇与杨贵妃的一个典故来:据说,当年那杨贵妃特别喜欢啖食荔枝。这种香甜可口的荔枝奇果,仅可鲜食,却又只产在粤广的岭南。唐明皇便命人骑上快马,将那新鲜荔枝,自岭南传送到长安皇宫之内。因而也便有了大诗人杜甫‘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绝好诗句了。”

  宋徽宗的本意是为了卖弄博学多识的典故,以赢取师师的颜笑欢心,却不曾想,那李师师却由此而触动她的伤感联想来了,便马上神色黯然的说:“唉,人家杨贵妃的荣光,却哪里就是我所能比的呢?师师只不过是一强人欢笑的青楼角妓罢了。”

  言语未了,那黯然伤感的明眸中,竟盈出大颗的泪滴来了。

  徽宗一见,慌忙爱怜的便说:“都是朕我不好,当时答应过册封你为‘明妃’,可是,朕我一直在忙是个原因,但主要还是那几个不晓事理的朝臣,总在倚老卖老上书谏朕,说什么要我应以国事为重,不要再到镇安坊来会你了。朕就想不明白,我何时便不以国事为重了?只不过来镇安坊听听词曲而已。却有何至于此呀?朕我也不晓得,这些老家伙们,到底是如何便知道镇安坊的。最是可气的就是那个曹辅,简直就是愚不可及!朕我若不是见他一片忠心,又是老臣,朕我早就把他废为庶民了。爱卿你放心就是,朕我绝不会食言的。口谕册封你为明妃,你就是明妃。不过,朕我当前也确有难言之处,爱卿你还不要心急才是。”

  果然此后不久,徽宗在听信了蔡京的策划之后,竟真把曹辅给远远贬谪到郴州去了。此是后话,也便暂且不提。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7 08: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4-12-27 08:20 编辑

又更新一章!以供好友阅览之用!
发表于 2014-12-27 13:4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忍把浮生,换了浅酌低唱
发表于 2014-12-31 16:5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铁杆粉丝,坚定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5-1-4 10: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5-1-4 10:19 编辑
国史通览 发表于 2014-12-31 16:55
铁杆粉丝,坚定支持。


素心感谢之至!
发表于 2015-1-14 10: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加油!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10: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漏网之鱼 发表于 2015-1-14 10:02
支持,加油!

感谢漏网之鱼版主支持!
发表于 2015-1-15 13: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雨滴滴来欣赏佳作,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 13: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感谢小雨滴滴阅读留言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5-7-21 14:5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隔久日,自己,也再过来看看......
发表于 2015-8-6 09:3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隔久日,俺也过来看看,还未签约吗?
 楼主| 发表于 2015-9-29 10:4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史通览 发表于 2015-8-6 09:32
时隔久日,俺也过来看看,还未签约吗?

遥祝国史兄国庆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6-2-5 09: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6-2-5 09:08 编辑

小说重新修订一遍。今天终于常规出版签约了。在这里,仅向原创团以及广大文友的热情支持,表示由衷的谢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6-20 10:17 , Processed in 0.145036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