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楼主: 素心若水

《飘落红尘》——一代名妓李师师传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11 10:36:34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6-9 18:46
感谢香水的阅读支持。其实,李师师是否是沾着仙气的人,我说不大清楚,反正,关于她的史传、野史逸事,确是 ...

沾上仙气挺好的,尤其是一代艳妓,化俗为仙了
发表于 2014-6-11 10:37:30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6-10 21:34
言之有理。我,还真就没有查证过这等疏漏事情哩。嘿嘿,多谢指正。多谢,多谢,我一定认真 ...

发表于 2014-6-11 10:49: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完。若水的文笔写这篇正合适。读着流畅也舒服。
发表于 2014-6-11 10: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暂且每天一章细细读,哪天多读便是情节很吸引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6-11 11:0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太监之间的相互称谓,历史系毕业的朋友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但须慎重斟酌为好。省作协的一位朋友却认为:此处语境,乃是两个畸形小人物的悄悄话与私心语,小说如此表现,也似无不可。我在没有弄清之前,还是觉得慎重些好。也请各位有识,多多指教。先再致谢。
 楼主| 发表于 2014-6-11 11: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太监之间的相互称谓,历史系毕业的朋友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但须慎重斟酌为好。省作协的一位作家朋友则说,此处语境,乃是两个古代畸形小人物之间的悄悄语和私心话,小说如是艺术表现,也似无不可。我左右为难,愿请原创团各位有识文友,不吝赐教此惑。致谢,致谢。
发表于 2014-6-12 11: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6-11 11:22
关于太监之间的相互称谓,历史系毕业的朋友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但须慎重斟酌为好。省作协的一 ...

就是读着别扭,因为现代也这么叫,跳出的感觉,建议还是改一下。
发表于 2014-6-12 11: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完。1宋词引用太多有些跳过读的,倒不如挑那么几首重要的细细讲来。2对话中的“嘻嘻”二字有时读着不舒服,高衙内,阿宝太监和李月香都的言语里都有。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14: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6-11 11:22
关于太监之间的相互称谓,历史系毕业的朋友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但须慎重斟酌为好。省作协的一 ...

想了半天,觉得还是营长说得对,现代的称呼,在这里确是不合古人的身份了。修改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6-12 19:4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4-6-12 11:16
第四章完。1宋词引用太多有些跳过读的,倒不如挑那么几首重要的细细讲来。2对话中的“嘻嘻”二字有时读着 ...

营长指出的这两点,也都很重要,我想好后,立刻修改。致谢。
发表于 2014-6-13 15:31: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完。因为是细心看了,然后点评,所以留下的都是建议,好听的话尽量省略。1这一章的行文中好多句都用“了”字结尾,怎样便也怎样了,这种句式的连续使用让文章失去了应有的美感。2情节方面,一直没能引人入胜,文中所提到的都是大家已经熟知的历史情节,如果讲得不够有趣就跟看历史书一个感觉,不痛不痒。既然是历史小说就应该大胆联想,只要大背景符合,大方向一致就没有问题,期待情节上的环环相扣,和之前看过的落红深处相比,感觉文笔更胜一筹,但情节有些逊色,我继续看,期待后面的精彩。
 楼主| 发表于 2014-6-13 17: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4-6-13 17:39 编辑

是的,了字句,我仔细一回看,确是重复过多了些,影响了美感。你若不说,我还在自以为是哩!。如此细心读文,并多提中肯建议,素心实在感激之至!营长不辞辛苦阅文,素心再谢,再谢。
发表于 2014-6-14 18:36:37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6-13 17:38
是的,了字句,我仔细一回看,确是重复过多了些,影响了美感。你若不说,我还在自以为是哩!。 ...

也谢谢你,其实我也在阅读中学习,可以让我静静读文已经是你的成功了。
发表于 2014-6-14 18: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完。记号。今日没有感想
发表于 2014-6-15 18: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完。觉得情节大有问题,这一章讲了徽宗的风流艳史,但是太平铺直叙了,根本不像小说了而且此片重点是李师师,已经七章了,却还没有大的情节起落发生在师师身上,又直言了。
发表于 2014-6-15 18:24:18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6-7 08:53
近日,读了这样一篇小说,觉得很有些想法,便如实写在这里,以飨各位好友读者:那小说文字,很干净;描写, ...

所言极是
 楼主| 发表于 2014-6-15 21:3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4-6-15 18:20
第七章完。觉得情节大有问题,这一章讲了徽宗的风流艳史,但是太平铺直叙了,根本不像小说了而且此片重点 ...

弱化故事,不以情节取胜,这我知道。问题是,又无特别有趣之文笔,反致弄巧成拙,“太过平铺直叙,根本不像小说了”。这结果,确也着实令我紧张不安。不念及读者感受所想,自以为是,只顾以己所想一路写来,而致也。我真心感谢香水营长读文直言,为其如此,才能令我发见不足,不断进步。谢谢香水。
发表于 2014-6-16 10:53:51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6-15 21:38
弱化故事,不以情节取胜,这我知道。问题是,又无特别有趣之文笔,反致弄巧成拙,“太过平铺直叙,根本不 ...

单只这一章的平铺直叙,并非全文。我昨晚认真思考了一下,历史小说应该小说在先,历史在后,否则就得发到社科版块了,要以小说人物带动历史发展,这方面可以参照一下《落红深处》,以师师为主线,弱化皇帝太监,里面的历史名人太多了,又都是泛泛而谈,反而弱化的小说情节。其实也容易改,多构想一些关于师师的情节起落,比如中毒了,和谁有矛盾被陷害了,等等等等,让文章有一些包袱。其他方面可以删减之后继续采用。
发表于 2014-6-16 10: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6-15 21:38
弱化故事,不以情节取胜,这我知道。问题是,又无特别有趣之文笔,反致弄巧成拙,“太过平铺直叙,根本不 ...

写作不易,深知呕心沥血之辛苦,但见而不言更是对不起作者,不管别人怎么认为,不管我的看法是否正确,但我是真实讲了自己认真看后的心得,若水要思考后再接受,也不能轻易否定自己。
发表于 2014-6-16 11:04: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共看了七章,有点看不进去了本篇点评至此,建议不当之处,若水一定见谅期待从仙界飘落红尘的师师能有更神奇的经历呈现给读者,我很喜欢开头那一段。
 楼主| 发表于 2014-6-17 07: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4-6-17 09:01 编辑

至此,我要把香水编辑的中肯建议,归纳整理一番,细细考虑斟酌,认真修改,以期小说的进步与成功。
 楼主| 发表于 2014-6-17 11:2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4-6-15 18:20
第七章完。觉得情节大有问题,这一章讲了徽宗的风流艳史,但是太平铺直叙了,根本不像小说了而且此片重点 ...

第6-10章,主线情节之间,转合确是有些大了,从而给读者造成不适的阅读感受。我的初衷想法,是想暂时脱开主线人物李师师的叙述,从而使她在后来第十章与徽宗初会镇安坊时,更添传奇神秘色彩。若是通篇看来,适当用些旁线逸笔,跳脱开主线人物,使之若隐若现增些叙述转折及张力,也不算是大错特错的谋篇之举。结果却因用力太过,冲释了读者的强烈阅读期待。这教训,诚乃可贵也。痛定思痛,狠下决心:沉潜啊,沉潜啊,用心打磨,精心修改!
发表于 2014-6-17 12:50: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6-17 07:31
至此,我要把香水编辑的中肯建议,归纳整理一番,细细考虑斟酌,认真修改,以期小说的进步与成功。

我不是编辑,是一个想当主编的作者,一起学习,共同进步^_^
 楼主| 发表于 2014-6-25 09:4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4-6-25 19:44 编辑

回首再看,细细反刍一遍,又潜心修改了一章。

点评

写历史的更是辛苦,因为要考查很多东西。不容易,支持!  发表于 2014-7-14 21:13
 楼主| 发表于 2014-7-2 14: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4-7-2 14:09 编辑

  第十九章 风月情浓,却兴波澜(1) 
 
  送走了徽宗皇帝,李师师刚刚返回房里,尚未坐好,那李月香可是一唱一扭的便走进来了。李月香昨夜里,与那旧日相好小太监张迪,一夜销魂之后,又额外得了张迪的不少好处,她忽然就想,那皇上对于小贱人李师师,肯定也会有很多的赏赐与好处吧?便急急的走来,盘问师师得了什么好处。李月香浪声的唱说:“我说,我那师师乖女儿呀,当今圣上,他这样就走了?他的词曲可也听的开心?那酒饭用的,可还适口?皇上他,也没有给你再说一些,关于姥娘我的什么话语?就这样,皇上他就走了?”

  李师师听了李月香这些让她泛酸作呕的话语,心里明白,她是来盘问皇帝又私给她什么好处来了。本打算没好气的反唇相讥,再回敬她几句不爱听的话语,却一想到那徽宗皇帝,已然对自己有了百般的宠爱,并已口谕册封为明妃,自己很快也就会脱离此种低贱苦境了。却又何必要与这见钱眼开的青楼姥娘,斤斤计较一些毫无意义的唇齿之争呢?想在这里,师师也就隐忍下心中的不平之气,回敬她一句说:“娘问皇上他呀,怎么说呢?词曲他听得呢,直是连连的拍手说好,也还算是开心吧。那酒菜享用的呢,有了姥娘您的精心安排,皇上他用过之后,当然也就没有再说出什么不适的话来。皇上他饮酒过量,在我这里度过一夜良宵之后,除了口谕允诺了我,日后要册封师师为‘明妃’之外,也就没有再对姥娘你的应酬照应,说出些什么不中听的话语。娘你尽可放心就是了,并非就如娘的先前所想,会有什么塌天之类的事情,生发出来的。”

  “我的乖女儿,你说什么?皇帝他还已经答应,要册封你为明妃?真的么?”

  “当然便是真的了。女儿我,何时也曾骗过娘亲?不过呢,娘你既然已经知道,从今之后,女儿我,便也是皇上的心上之人了。娘你可千万不要再为了几两银钱,来对女儿我,苦苦的相逼了呀!”

  “哎呀呀!这是什么话?对我的乖女儿你,娘亲我喜欢还来不及呢,哪里就会如你所说,还要做什么苦苦相逼之事呢?再者说了,乖女儿,你看娘我,哪里就像做那没有良心事情的人呢?娘我见你自小孤苦可怜,一把屎一把尿,好不容易才将你抚养成人,娘我日后还指望着女儿你的照应呢,哪里就会,去做那些伤天害理,不得人心的事情呢?”

  “娘你放心好了,有了皇上对女儿师师的爱怜,娘的花销资费,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哦,既然这样,那女儿你就实话告诉娘亲,皇上他临走时,可又留下一些酒菜和过宿的资费银钱?”

  李师师就知道,这才是李月香此来的真实用意和心思。立刻心生鄙夷,却又不便撕破颜面,伤了多年一起说话的和气,便冷冷的道:“我说娘亲你,对女儿我,可真是用心周全呀!不过呢,今日却没有。皇上说他所带的银钱,都在那跟班的太监张迪的身上,就只留下这一条龙凤鲛绡,作为与女儿的定情之物罢了。师师也还正要询问娘亲呢,那太监张迪,到底有没有给你留下足够的银钱?娘你可千万不要便宜了那个小太监呀!”

  李月香接过看了师师手上的龙凤鲛绡,知道师师这次并没有编瞎话骗她。才又尴尬的讪笑一笑,说:“那个小太监张迪,他又没有能耐,还直是要与姥娘我来动手动脚,你瞧他那小气溜滑的贼模样,哪里又会给老娘我慷慨大方呢?嘻嘻,不成,不成,姥娘我也绝对不能便宜了,这个挨千刀的小贼太监!”

  李师师与李月香机锋相对,也不再示现半分怯弱,李月香虽是心里塞满了不悦的火气,可又担心李师师已然是当今圣上的宠幸红人,真怕得罪了她,自断了自家赚钱的财路。也便暗忍下心里的不快,把这些过激的话锋,全转给不知所以的太监张迪身上去了。

  正在这时,门外忽听有人高声说话:“师师姑娘可在?”进来的却是多日都不登门的武功员外郎贾奕。

  李月香见有客人来,也便强颜欢笑的招呼一声,说:“哟,是员外贾爷您来了!丫头们,还不快快的,给员外爷上茶!”招呼了这一句,她也便知趣的走出去了。

  贾奕进来,看见李师师的脸色不是怎么太好,便问一句:“师师姑娘,刚才我好像听见,你们娘儿两个,又在说些什么事情吧。可巧我就来了。怎么?我来你这里,你也不欢迎?”

  说句心里话,自从一开始见他,李师师对于贾奕这个员外郎,便没有什么太多的好感。可能是李师师向来不会当人面前给人脸色看的,也便造成贾奕自以为在师师心里的位置,感觉着还很是不错的呢。尤其师师在那一次万般无其所奈的情形下,献身给了他之后,他也便更是在师师的面前,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李师师淡淡的说:“员外你来了。我们哪里会不欢迎您呢?员外您,也别老是站在那里,请坐下说话。小红,快给员外爷,再倒一杯茶。”

  其实,贾奕面前的茶盏,丫头小红才给刚刚的倒上。小红又听见师师的吩咐,也就再执了茶壶,来在贾奕的近前说:“员外爷,您先请用茶。”

  此时贾奕也觉出李师师对于他的冷淡来了。忙端了面前的茶盏说:“好好。你先放下,我再用茶,就自己来吧。”

  李师师说:“员外爷,这一大早就来镇安纺,可有事情?员外对我当面但说无妨。”

  贾奕见了李师师对自己的冷漠表情,就尴尬的笑一笑,说:“啊,我,倒也没有什么重要事情,只是多日不见师师姑娘,我今天有事正巧路过,就随便走来看看姑娘。怎么?这许多日都没有见了,你,真的就一点也没有想我?”

  李师师说:“师师倒是要想员外来着,可是我哪里还有时间呀?这几多日里,当今的圣上,他常要来镇安纺,顾念我的唱词琴曲,我还应接不过来呢。这不是,刚刚我们又送走了,昨夜醉酒留宿的皇上!”

  贾奕听得先是有些吃惊,继而他却又忽然讪笑的说:“师师姑娘,你可不要再逗我了。当今的皇帝,他可是圣天的尊贵龙体,他如何便会到你们的镇安坊来?你是看我多日都不来看你,在生我的气了吧?如果真是这样,都是我不好行了不?我以后就再也不会隔这许多时候,才来看你来了!”

  “你应该相信,我今日给你说的都是实话。为你日后的前程着想,你以后,就再也不要来镇安坊找我了!”

  “怎么,皇上他真的来镇安坊宠顾过你了?师师你,可不好骗我的!”

  “我还骗你怎的?再不相信,你就自己拿去来看吧!”

  说完,李师师便将徽宗临走留给她收作纪念的龙凤鲛绡,取来递与贾奕自己来看。

  贾奕见了那龙凤鲛绡,当然便识得乃是皇帝所用之物,便惊呆在那里的说:“师师,你……?这是真的?”

  李师师再也不去看他,只默默地点了一点头。

  过了好一会儿,贾奕才醒过来似的说:“师师姑娘,我相信,你说的全是真的了。可是,你对我,就一点旧情也不念了么?”

      李师师低了头,轻轻的说:“我不让你来,全是为了你好。现在你不明白,日后你也会知道我是没骗你的。前些日,皇上已然对我口谕,他已册封我为‘明妃’,待他日落籍之后,便会接我入宫伴驾。你也不去想想,若果然真是让皇上他给碰上,那却会是怎样的结果,那你也就可想而知了。你说我们之间存有旧情?你却也说句心里的真实话,来我这里,除了贪恋我的姿色,寻欢取乐之外,你倒是真有几分的心思,要娶我一个青楼角妓入内,陪伴你长相厮守白头偕老?你说话呀?你也不要不回答我。再退一步说,你我之间,即使有些情意的话,我在之前,也已报答过你了。好了,你还是先把茶盏里的香茶,趁热喝了吧。若是再不饮用,恐怕这茶,又要再凉一次了!”

  贾奕给李师师这一番言辞灼灼之语说的,张口结舌了半天,也不曾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环目低头时,忽见桌几上面,正有一张空白的笺纸,端砚中的半池徽墨,正好可用。他的胸中怒气,又正无可发作,便急走近前,又皱眉沉吟了半天,然后,便挥毫草写了一支急就新词:

  “闲步小楼前,见个佳人貌似仙。暗想圣情珲似梦,追欢执手,兰房恣意,一夜说盟言。满掬沉檀喷瑞烟,报道早朝归去晚回銮,留下鲛绡当宿钱。”

  贾奕愤书写罢,啪地一声,把笔往桌几上重重一掷,再长笑一两声,也不顾李师师的愕然异样之状,便拂袖走出门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7-12 10: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4-7-12 10:02 编辑

第十九章 风月情浓,却兴波澜(2) 
  
    李师师眼看着贾奕愤然离去,她却也不置可否,只在心里像放下一件未了的事情一般,感觉轻松了许多。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李师师有意激怒贾奕,让他不要再来镇安坊找她,确如师师所言,真的全是为了他好。但此时的贾奕,正值妒火中烧,愤而难平之际,他却无论如何也都难以理解的了。说心里话,李师师本也不想如此,可她前思后想之后,又很是觉得,就理应如此的让他明白一下,不付出真心实意的寻欢作乐,确定也便得不到长相厮守的真心。至于他还要留词以表其不平之气的愤然之举,在师师看来,就他胸中那点文墨,还有他那难登大雅之堂的两把刷子,充其量,也就是词章里的野狐禅而已。师师也就不把贾奕这愤词放在心上,随手便将那笺纸放在一边,不去理会它了。

  这日闲来无事,徽宗便填一首《探春令》词,又用瘦金行体书写了,但觉甚为满意,便把太监张迪招来,命他再至内务府,取端溪风咮砚,李延硅墨,玉管宣毫笔,剡溪绫纹纸,白金一千两,连同这一幅《探春令》,一并赐予李师师的手上。另取白银百五十两,赏与李姥娘以作迎驾之费。

  隔一日,徽宗理完朝政,便早早回宫,盼至晚间,便又微服带了张迪,前来镇安坊,找李师师再续旧情了。

  李师师听了丫环的通报,知道皇上又来会她,便赶紧走出门来恭迎。徽宗一见李师师,便欢笑颜开挽了师师的柔美玉臂,两人相倚相拥,就走入师师的香房里。丫环急忙奉上新烹的香茗。徽宗正自适意品呷之际,却见那李师师,手取了两幅书法字品,呈请徽宗费心一观。徽宗接过定睛仔细观看,其中一幅,却正是自己手书的瘦金体《探春令》。另一幅书法,也是《探春令》词章内容,只不过那书写字体,却是飘逸秀美而不失遒劲的汉字隶体了。这这一幅极尽淡雅清韵之美的字品,却又是何人所书呢?字品之上,却又无落款书写之人。徽宗便问师师说:“这一幅隶书汉字,飘逸秀丽,颇具清淡雅韵,却不知是为何人所书呀?更为何又不见书者的落款?”

  师师却说:“依臣妾来看,此隶字书法,还不够纯熟遒劲,尚在积习学练之中的样子罢了。”

  徽宗连连摇头说:“欸,师师姑娘,此言差矣!朕观此篇隶字书法,乃是飘逸秀丽,而又不失力度的中上之作。师师你却为何要这样来说它呢?莫非?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何人所书?”

  “承蒙皇上不弃,此乃臣妾看过皇上的精美痩金书法,深受感染之后的学练之作,哪里还敢书写落款?臣妾的本意原是,期请皇上雅正不足与瑕疵来了。不曾想,竟得皇上如此的嘉勉之语,师师听了皇上之言,竟很是不好意思的呢。”

  “呜呼呀,真是你所书吗?师师姑娘,怪不得你能对朕的书法,竟有如此之高的鉴赏与甄别。原来你的书法,也有这样过人的书写造诣,实在可是太难得了。师师你快告诉朕,你的书法,究竟得到何方高人的指点?”

  “师师回禀皇上,臣妾的书法,有蔡京老太师的莅临雅正,也有米南宫博士的临池教诲,还有才女李清照姐姐的不厌指点,臣妾的隶字书法,才有现在的稚拙模样。师师今日,还想请皇上,当面点播提升之道。万望皇上不吝赐教一二,师师这里,就先给皇上您深施一礼了!”

  徽宗听了李师师如此委婉的恭敬之语,忍不住龙颜大悦,又连连点头的说:“哦!原来如此呀!呵呵呵,真是想不到,你竟还是这蔡京和米友人这几位当朝名家的入室弟子呢。我说你这书法,竟会这样出手不凡呢。好好,那我也就再给你,仔细的观看观看吧!”

  细细的远观近看了多时,徽宗便对李师师说:“依朕对书法甚是挑剔苛刻的眼光来看,师师你这书法,无论在笔力,结体,章法,等熟练程度方面,都已有相当不错的功力与火候了,朕的意思即说,卿若想书法出新,登峰再造一极,那只有走出临摹前人的藩篱与束缚,遍观名家范体之意,再潜心用功,另辟蹊径,显示真我个性于字中,方能自成一家,在书苑之中占有一席之地呀!”

  “臣妾明白了,皇上的意思是,臣妾的书法,也应如皇上的瘦金体一样,独创出自我的真个性,书艺才会更上层楼对吗?”

  “嗯!汝女可教也!汝女可教也!哈哈哈。”

  看徽宗今晚如此的开心尽兴,师师正想再恭维他一句,却又见他对自己竟以师辈自居,言谈间又有了放纵浮浪模样,也就脸上一红,双手摇动着徽宗的两只臂膊,却又极尽妩媚撒娇的道一句:“皇上……!”

  “呵呵呵,怎么,朕我也说错了么?”

  师师两颊粉红的注视着徽宗,一双明眸所含着的,全是无限的爱意与柔情,看着看着,她忽然就扑哧一笑说:“皇上!嘻,去你的吧!嘻嘻!”

  此时徽宗与李师师,彼此都已认定,眼前这个有说有笑,对自己充满了浓情蜜意的人,便是自己钟情所属的心怡之人了。他们聚在一起,可以忘身适意随兴而乐,再也不需要有所顾忌。一时之间,春意暖融的香房里,也便溢满了醉人的甜情蜜意。

  师师传丫头备菜置酒。徽宗却摇手说:“不忙,不忙。”他还站起来,情趣盎然的在香房里度步浏览起来。他把师师的闺蜜用品,也好奇的拿来,这里摸摸,那里动动,信手他还把师师放了一边,不再理会的贾奕书写笺纸,翻开来看。还甚是得意的曼声吟诵起来。徽宗本是贯通古今通晓词章的风流天子,才看了一半,便不再吟诵出声,却一下吃惊起来。待他急看一遍之后,早已明白那词中所指。尤其是最末两句,更是分外的刺心,忍不住便勃然拍案大怒:“此是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写词讥刺与朕,实在可恶至极!”

  李师师在一旁给吓得花容失色。刚刚徽宗还是和颜悦色言轻语密,忽然便天廷震怒,说变脸就变脸了,真所谓‘咫尺天威不可测’呀!她连忙跪倒来奏:“臣妾罪该万死!这词句乃是常来行院听曲的贾奕所作。前一日,臣妾曾因故将他激怒,当时也并没有留心他到底写了什么,就随手放在了那里。臣妾想不到,他竟会在词中讥刺圣上!”

  “这大胆贾奕,他乃何许人也?”

  “回皇上,据臣妾所知,他乃是开封府都的一名巡管员外。”

  “哼!一名小小的巡官,竟然也敢如此大胆,写词讥刺寡人,朕我若不诛灭他的三族,他也就不知道寡人的厉害!”

  李师师一听徽宗说,要诛灭贾奕的三族,只吓得早已面色如土。到此时她才真正知道,当今皇帝到底会有怎样的厉害。怪不得满朝文武,还有举国的老百姓都要怕他,果然便是喜怒无常,生杀随意。刚才那平易优雅仪容,忽然就变成雷霆震怒,怒不可遏的一副模样了。可是那贾奕,除了浮浪风流一些而外,对于自己却也并无怎样的恶意。他之所以这样,乃是由情生妒,写词讥讽徽宗皇帝,也都是因她而起。李师师也就实在于心不忍,贾奕会因她而惨遭灭族和杀戮。

  想在这里,李师师就再一次给徽宗跪下来,啼哭抽泣的向徽宗求情说:“臣妾肯请皇上,千错万错,都是臣妾一人的不好!自从皇上微服莅临镇安坊,又与师师心有灵犀相惺相惜之后,臣妾也就冷落和断绝了与那贾奕的来往。那贾奕见我对他的钟情之意不再专注,他才愤激不过,写下那篇不妥之词。臣妾我与那贾奕,本是因词曲听唱相识,却无深情厚谊。但臣妾却实在不愿意看到,让那贾奕因为我的缘故,而受此诛戮灭族之罪。如若那样,臣妾即使再侍奉皇上恩爱之时,也会于心不忍寝食难安的。臣妾祈请皇上,千不看万不看,只看在卑妾的情面上,就饶过这无知的贾奕吧!臣妾求您了,皇上!”

  宋徽宗听了李师师这一番求情之言,便觉得这角妓李师师,不仅是聪颖过人,色艺双绝,在她那纤弱的柔体中,竟还包藏着这样一副炽热侠义心肠。也更是觉得,自己在处理贾奕这件事情上,的确是显得急躁了些。但这贾奕也实在是可恶之极,而且自己业已惩罚出口,却又不好不给师师一点面子,便也只好答应师师不杀贾奕:“好吧。朕就依你所言。但死罪可免,活罪却绝不可饶。待朕回宫,仔细斟酌之后,再做发落。”

  徽宗说完,着实感觉再也没有兴致呆下去了,便对师师说一句:“时辰已然不早,今日朕也感觉有些累了,朕先回去,改日再来陪你。”

  李师师说:“皇上,您这就要离开?您来这里,还没有用膳呢?我这就让人给你去准备吧。”

  徽宗摇一摇手,说:“不必了。朕改日再来看你。”

  说完,徽宗便呼太监张迪,护驾回宫。那张迪进来,但见徽宗一脸的不悦之色,却又不晓得其中端详,也不敢就在主子的眼前,当即发问,再惹皇上不快,也就惴惴不安跑前跑后的,紧张伺候了一路。

  第二天,徽宗早早坐朝,便命丞相蔡京下令开封府伊拘拿贾奕。幸亏贾奕有一位好友,本是朝中最为戆直的老臣名叫曹辅。他早已知道了徽宗微服狎游青楼之事,当朝上书苦苦力谏。徽宗才决意,把贾奕贬谪到海南琼州,去做了一名司户参军。
  
 楼主| 发表于 2014-7-20 22: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站改版的事儿,却不知啥时才能盼到呢?
 楼主| 发表于 2014-7-27 07: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4-7-31 11:42 编辑

大片砂砾中,一粒顽石,极不容易被识别分离出来。因为它的质地与形状,太是与众相同。努力把文字,打磨成熠熠曜人眼目的珍珠吧,好让甄选的人,不再忍受那苦苦寻觅的艰辛之苦......
 楼主| 发表于 2014-8-3 18:5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潜心修改中,忽然觉得:好看故事,仅是小说的载体而已。塑造典型的人物,应该才是小说家的使命。创造出“今古未有之一人”,当是小说家至高的追求目标。多部小说之中,皆没有给读者深刻印象的人物,甚至一辈子一个人物也没有塑造成功,也便难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小说家。私以为:读者看小说,泛娱乐而外,相当程度上,就是为了看人,合情合理的人,“熟悉的陌生人”,才是值得他们去思索和品味的对象。
发表于 2014-8-4 11: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咳咳!本版新任版主前来报到!没想到看到的第一个稿子是写妓女的,还有睡觉的陈抟,算卦的邵康节也都在,很热闹!不知道这个版的版主还有谁啊!我新来咋到,暂不评论,只报到。各位前辈版主多指教,各位老师多指点!
 楼主| 发表于 2014-8-4 13: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越千年 发表于 2014-8-4 11:59
咳咳!本版新任版主前来报到!没想到看到的第一个稿子是写妓女的,还有睡觉的陈抟,算卦的邵康节也都在,很 ...

素心,热烈欢迎“穿越千年”新任版主的到来!万望版主对拙文不吝指点一二!哈,玩笑。其实,自从你携你的“刑天之怒”刚一入站,我便被你小说画面的新奇美感吸引了。可是,我还没有腾出功夫来仔细欣赏学习呢,你那刑天之怒,却忽然就变脸“木盒记”了。哈,当然当然,当前的标题“木盒记”,也挺四平八稳的。不过,以俺乡野闲人的眼光总觉着吧,嘿嘿,好像少了刑天之怒的新奇色彩哩!
发表于 2014-8-5 10:53:30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8-4 13:51
素心,热烈欢迎“穿越千年”新任版主的到来!万望版主对拙文不吝指点一二!哈,玩笑。其实,自从你携你的 ...

嗯!这个小说在北美出版的时候被改名成木盒记了,不过,在国内出版的时候,咱们还有机会改回来,哈哈!现在西方越来越崇尚东方的含蓄、无为,东方越来越喜欢西方的张扬个性,东西方文化正在加剧融合,好现象!
您的小说我一定会好好拜读,看了开头,很吸引人。
发表于 2014-8-17 13: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3-12-30 09:02
潜心锤炼小说精品

      经过多日的潜思,忽然明白:其实,文学作品,远不是现实生活的实录,也更 ...

未来,未来才是文学的意义所在。逝者如斯,过去的事儿唯一的意义,就是对于未来所能发挥的作用。
发表于 2014-8-17 20: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喜欢初夏 于 2014-8-17 20:22 编辑

一起换上了封面。按原来的图,也不知你喜欢不?首页就你没图了,换上就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8-18 08:4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初夏 发表于 2014-8-17 20:20
一起换上了封面。按原来的图,也不知你喜欢不?首页就你没图了,换上就好了。


飘落红尘也换新封面了!喜欢喜欢!素心感谢初夏版主!同时,也感谢原创团,感谢众编辑文友给予的素心的强力支持!感谢!
 楼主| 发表于 2014-8-21 10:59:12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说,“成功,是结在苦根上的甜果。”私也觉得:梦想在,希望就在。孜孜以求,锲而不舍,在眼前,或许会终现美好!
发表于 2014-8-27 12:55: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帖子点评者众,门庭若市啊!
 楼主| 发表于 2014-9-1 07: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越千年 发表于 2014-8-27 12:55
这个帖子点评者众,门庭若市啊!

再谢版主支持!对了,穿越版主,我想知道,你的木盒记,是如何在线阅读发表的?我这篇也想放上去,却该如何操作呢?
发表于 2014-9-1 08: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4-9-1 07:46
再谢版主支持!对了,穿越版主,我想知道,你的木盒记,是如何在线阅读发表的?我这篇也想放上去,却该如 ...

这个是原创团刚刚开创的页面,目前还处于试运行阶段。
您可以通过这样一个程序:实名认证---原创团审核投稿质量---原创团开放发布小说权限---发布原创连载。
原创团在线连载授权可以根据作者意愿随时收回,形式灵活,不会影响书籍的实体出版。
祝你成功!
 楼主| 发表于 2014-9-3 08: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是衣服马是鞍”,自己费半天力,也学着做了个封面换上。不是很好。凑合着用吧。还请大家多提意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8-22 10:59 , Processed in 0.137372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