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楼主: 朱晓芳

朱晓芳诗文【新作:《老人与海》《心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3-22 12: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木有文艺爱情片的范儿?!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3-29 11:17 编辑

《刺青》

这一场气象预报不曾预警的
风花雪月的狂野骤袭,
命运将我的哀乐纹入你生命的肌理;
我用指尖轻轻抚摸着
那一个个沉淀不语的日子,
看它们流溢的松脂般
把我们的青春凝固成浅棕色的琥珀。

一段段故事定格成瞬间的淹没,
化石般执拗着初始的姿势不肯褪色。
思绪早已理不清起承转折的脉络,
记忆戴着老花镜
精准地雕琢着光阴细腻的纹理,
看魂魄蜷缩角落,
睡梦中痛苦呻吟着沉醉的月色。

你簪入我发髻的野蔷薇,
抽象成镂空的黑白剪影
夹入过往装订成册;
你投入我心湖间的石子,
涟漪扩散成微漾的芬芳
烟煴着宿世的纠葛。

牵一线纸鸢行吟放歌,
清冷的满月影印我散落河滩的寥落。
刺青.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3-23 11: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刚刚经历过一场破碎爱情的人儿,好好过以后的日子吧!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3-29 11:20 编辑

《当爱情路过那场易碎的青春》

剧集加长版的幸福,
走走停停后搁浅在你犹豫嗫嚅的唇边;
躲闪扑朔的视线,
迷离了那条为爱情直达而平铺直叙的红毯。
青春懵懂着明亮的双眼,
趴在玻璃窗上窥探夏末雨点摔砸出的悲伤碎片;
爱情踮着脚尖,
隐匿在流光斑斓的碎影里独自翩跹。

多年后荒芜着秋草的寂寞庭院,
深深着谁的顾影自怜?
锈蚀的老旧门闩,
锁不住那轻寒如烟的怅惘喟叹;
回忆翘着兰花指,
轻拢慢捻细数每根散不尽幽恨的筝弦。
豆蔻年华踽踽在天际熹微的晨曦中,
薄淡成夤夜消逝前最后沉寂的一缕梦魇,
清癯了你浮世中哀愁不语的容颜。

我彻夜难眠,孤灯下祈求苍冥
诠释人世间这一幕幕纠缠如麻的纷繁前缘。
梳理青丝缭绕的那千头万绪的牵绊,
苦苦追溯这趟奢豪的生命旅途原始的起点,
一次次尝试将错乱的残缺拼图
还原成初始的完美新鲜。
当爱情路过那场易碎的青春.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3-23 17: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3-23 17:23 编辑

这两幅和上面那一幅,哪一张图片更贴诗中的意境啊???!!
图片2.jpg
图片3.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3-24 22: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其实是在说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而不仅仅是指一场电影的感受。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3-26 12:28 编辑

《影院超体验:1.火爆动感》

所有灯光次第熄灭,
黑暗中闪亮另一个世界。

喘息、奔跑、跌倒,
翻滚、跃起、奔跑;
飞车、枪战、爆炸,
血液、汗水、燃油;
墨镜、肌肉、咽喉,
扭曲、挣扎、偷袭;......。
废旧码头,毒贩在秘密接头;
茶肆酒楼,黑社会火并血流。
山地摩托,马达疯狂嘶吼;
军用直升机,螺旋桨绞碎气流。
电锯狂人子夜择人而噬,
喋血黑屋;
科学怪人基因突变,
暴戾乖张着末日僵尸的颓废、腐臭。
......

双枪在手,我穿着迷彩服,
驾着越野车穿行戈壁昼夜疾走;
背上氧气瓶,套上蛙鞋,
我手持军用匕首深水区无声潜游。
高空跳伞、近身搏斗,
攀岩跑酷、爆破狙击;
子弹穿透罪恶的头颅,
匕首割开暗夜的阴鸷,
榴弹爆裂开前进的通道。
卫星听我调配,
核弹由我追回,
病毒有我摧毁,
世界期盼我来拯救。

镁光灯在闪,警车在尖啸,
车辆人群堵塞街道;
弱者的尸体蜷缩楼道,
爆炸后的粉尘弥漫着焦糊味道。
我脚踏皮靴,
废墟里直起猫着的腰;
向世界强悍宣告:
对罪恶的不屑,对和平的祝祷!

哈迪斯的门徒,
狂热吹响末日恐怖的阴森号角;
我飒爽的身姿,
频繁出现在战火纷飞的现场,
主导态势发展、终结一切噩梦先兆。
自信的目光森冷而又灼烫,
酷酷的表情冰冷而又骄傲。
踏着动感的步调,
蘑菇云的耀眼热浪
在身后熊熊燃烧着夜的火爆。
......

故事里的世界,
逐渐黯淡成一片空荡荡的空白。
暮然惊觉,
我仍在影院座椅里未动分毫!
半桶爆米花搂在怀抱,
饮料空罐咧着嘴冲我讪笑,
手机在衣兜里振动暴跳;
铺着毛绒地毯的平整地面,
找不到一个弹坑和半点末日的征兆。
只有一个胖乎乎的保洁员,
弯腰打扫着每一条走道,
偶尔向我扫视一眼,
困惑着
我那呆滞的眼神、失落的样貌。
影院超体验:1.火爆动感【上】.jpg
影院超体验:1.火爆动感【中】.jpg
影院超体验:1.火爆动感【下】.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3-25 14: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会不会太张狂???!!有木有??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3-29 11:21 编辑

《某些诗歌@兵马俑的愤怒》

诗人的锋锐笔尖,
在安逸的日子里 打着瞌睡。
只好伸出沾满铜臭的食指,
借几点漆桶里浮夸的油彩,
把一具具苍白的傀儡
涂抹成软塌塌的艳尸。
笨拙地套上
祖坟里挖出的金镂衣,
匆匆喷洒几滴
乞丐汗巾里扭出的人味儿,
盖上自己的印章
了结了(le)个事儿。

于是,诗歌钻进秦始皇的陵寝里,
找到一具僵硬的兵马俑,
借他横眉立目的面孔
怒视着一队队敲锣打鼓的赶尸人;
等待传说中的某年某月某日,
天空也许会 悄悄坠落的谪仙。
某些诗歌@兵马俑的愤怒.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3-26 21:44:51 | 显示全部楼层

给那些对江南情有独钟的人儿们。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3-29 11:37 编辑

《绿意:1.水墨早春》【长版】

乡村清冷的薄雾,
料峭了早春二月泛白的晨曦。

碎石堆叠出的农家矮墙侧畔,
疏影横斜着 长长短短的荆条;
晨光在迷蒙的空气中
写意着 那些淡淡的影痕。

一弯碧水,
农家女多愁善感的情愫般
漫过河岸两侧 底层黝黑的石阶,
轻吟浅唱着一支山里的野调 
绕村而行。
这里轻描一笔温婉的娴静,
秀媚了
村口古旧简陋的石板桥,
窝暖了
顶着几瓣薄雪的芽尖;
那里摇曳一袭绕指的柔情,
澄澈了
古老村落憨实的淳朴,
酿醉了
唐风宋韵久远的古雅。

粉壁黛瓦的屋舍,
苔藓在每一块潮湿的墙面上,
老画师般 
熟练地晕、染、皴、点着
宣纸水墨中 荡漾四溅的新绿。

村尾挺拔的香楠 
那冠盖如云的葱翠里,
风儿与雀鸟耳语着 
窗口、屋檐偷听来的,
那些农家人唠叨不停的 
又一年的生计。
绿意:1.水墨早春【上】.jpg
绿意:1.水墨早春【下】.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3-26 23: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3-27 16:55 编辑

《绿意:1.水墨早春》【短版】

乡村清冷的薄雾,
料峭了早春泛白的晨曦。

碎石堆叠出的矮墙侧畔,
疏影横斜的荆条 在迷蒙的空气中
写意着 那些淡淡的影痕。

一弯碧水,
农家女多愁善感的情愫般
漫过黝黑的石阶 淙淙流淌;
柔软的苔藓
在每一块潮湿的墙面上,
熟练地晕、染、皴、点着
宣纸水墨中 荡漾四溅的新绿。

村尾香楠如云的葱翠里,
风儿与雀鸟 唠叨着 
田里又一年的生计。
绿意:1.水墨早春.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3-26 23: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3-29 23:13 编辑

《绿意:1.水墨早春》这首诗,大家喜欢长版还是短版的呀???!!帅哥美女们留个爪爪投个票吧?
20061217070240.gif
 楼主| 发表于 2014-3-27 20: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献给美好花期里那些幸福的小人儿!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3-28 22:48 编辑

《花期的芬芳》

雪层覆盖下 那些懵懂的躁动,
春风中张开惺忪的眼,
晨曦中吐露一片又一片
青涩的心事。
伸展着全部的努力,
攀向靠近阳光的晴空;
柔嫩的卷须 向着幸福 
调整各种角度,
小心翼翼地婉转试探。

当雨滴亲吻到蓓蕾紧闭的唇瓣,
季风熨起待嫁的衣裳,
晾在漫山遍野的草坡上。
甜蜜的蕊芯,
就在爱情猝不及防的绽放里
氤氲着青春的芬芳!
花期的芬芳.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3-28 20: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诗献给房奴族、隐婚族、裸婚族以及漂族等所有奋斗中的人们。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3-29 09:04 编辑

《hello,泡芙小姐》

都市匆忙的节奏烘烤着青春,
膨胀了热岛效应中
每间蜗居里青筋暴突的愤懑。

清晨揣着梦幻推开家门,
傍晚背着沉沉的现实搭乘末班巴士,
疲倦地 看所有的向往
在遥远的星星上闪闪发亮。

周一到周五,
标配零件般 精准运行在
机械时代“嘎吱”咬合的齿轮上;
涂满水彩的明丽双休, 
才是我晾晒个性的美好时光。

迷你盆栽 在风儿微醺的窗台上
舒展着一周的疲惫,
低音炮音箱的完美音质
吼着单身漂泊异乡的寂寞;
单人床上摆弄着瑜伽的怪异姿势,
电脑转椅旁琢磨钢管舞的性感炫靓;
培根奶酱通心粉在白瓷盘上
拱成一座幸福的山丘,
冰糖菊花茶在水晶玻璃杯里
缓缓飘旋着淡淡的哀愁。
单身的日子何时才能走到尽头?
你又何日才能
从视频对话的窗口里伸出双手?
让我的脸颊贴到你温热的胸口!
城市高耸林立的楼,哪个点亮的窗口
才是我们影印甜蜜的底片?
让时光慢慢冲洗、悄悄存留。

我用脆弱的坚强包裹所有对你的依赖,
甜蜜的笑容后面
掖藏起越来越窒息的悲哀。
我是否还能坚持住那份契约过的等待?
飞逝的青春和你毫无觉察的碎碎念,
啃噬着我心中每一瓣不够坚硬的柔软。
灯火阑珊的窗外,
夜幕泛滥着多少沉默不语的无奈?
唉!......
hello,泡芙小姐【上】.jpg
hello,泡芙小姐【下】.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3-30 14: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献给那些漂泊异乡,难耐乡愁的人们。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3-30 14:04 编辑

《花香微醺的时光》

青春 在如水的时光里,
沿途绽放一枝枝缀满故事的美丽;
玫瑰、百合、康乃馨混合而成的芬芳,
微醺着春天原野的气息。
瓢虫 爬上稻草人破烂的草帽,
晾晒雨后橘红鞘翅上的潮湿;
我 停滞在单车远去的铃声里,
静止成林荫道旁 一汪怅然若失的积水。

岁月的车轮,滚动着机械的淡漠,
推土机般轰响着 碾轧而过;
童年的笑声,光着脚丫,
把静谧的记忆踩得水花四溅。
一朵朵甜软的幸福,
懒懒地酣眠在失重的时空;
一颗颗微渺的希冀,
擎着蒲公英的毛绒小伞
飘飞着 漫无边际的梦幻。
晨昏在季节交替的流年里,
娴熟地施展着旖旎的光影魔术;
潜入子夜梦回时
那泛着泪光的酩酊酸楚,
闪烁成一格格不忍回顾的老胶片。

红色的手风琴风箱开阖,
摺叠鼓荡着朴素的欢乐;
叶笛、口哨清脆悦耳, 
振颤吟啸着 
包裹在透明玻璃纸里、黑糖话梅般
少年心绪的点滴酸甜。
手绘的生日卡片,
蜡笔涂满老槐荫下
缤纷的斑斓、明丽的欢颜;
黑白键上轻灵跳跃的指尖,
撕落一行行漾着清愁的诗篇。
挂在柳枝上,播撒荷塘畔;
随着芰荷倒影的舞姿,
袅娜成一世的遗憾。
井沿上的辘轳 躬着驼了多年的脊背,
独自沉湎在那些逝去的沧海桑田;
四世同堂的农家小院,
蒲扇轻摇出新月下的蛙声一片。
采莲蓬的顽童跳入起起伏伏的莲叶间,
潋滟波光中扑腾出的水花,
散落成萤火虫 漫天明灭忽闪的浪漫;
......。

钻出水面睁开眼,
对面摩天楼顶的正午光线
刺痛我周日伏案加班惺忪的睡眼;
喝一口黏稠的黑咖啡,
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出 那微醺着乡愁的梦幻。
花香微醺的时光【上】.jpg
花香微醺的时光【下】.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3-30 14:41: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年头,潜水员真多!而且还组团!!!呜呜呜......%>_<%
201202282110442851.gif
 楼主| 发表于 2014-3-30 21: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3-30 21:44 编辑

《水的恋曲2014》

水克服地心引力的束缚,
升腾出云蒸霞蔚的气象万千;
水挣脱高海拔的冷寂,
俯冲出溪涧、飞瀑的英姿勃发。
水的忿然变轨,
改写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
水的心绪起伏,
推动物种进化的神奇演变。

水恋上冰糖,
银耳、莲籽赶到礼堂,
帮这对甜蜜的新人 把爱情熬煮成
一盅冰糖银耳莲籽羹;
水爱上食盐,
墨鱼、排骨送上祝福,
帮这对恩爱的佳偶 把婚姻煨炖成
一罐墨鱼排骨养生汤。
水靠近排污管道,
懵懂鱼虾陪伴着她顺流而至,
一同陷入黝黑的污沼中,
翻着白肚皮、瞪着不能瞑目的双眼。

太阳用热力将她扯拽护送到大海,
看她用努力地幸福
弥补对过往所有的忏祷。
水的恋曲2014.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3-31 21: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3-31 23:11 编辑

《愚人节的礼物》

情人节的玫瑰,
在水晶花瓶里风干成远逝的青春;
我们滚烫的拥吻,
悄悄被四季吹凉,夹入蒙尘的影集。

你的脸,唱着连台的川剧;
你的心跳,越来越小心翼翼。
你送我的结婚纪念日戒指,
静静躺在卧室抽屉;
某人遮遮掩掩的无名指,
同样的时间节点上闪现同样的华丽,
令你沉默无语。

你把我们的每一天,
都变成滑稽的愚人节;
她却从许下的第一个承诺,
就狂欢着愚人节的快乐。
愚人节的礼物,
我不会再收下一个!
愚人节的礼物,
你难道还想要更多?
愚人节的礼物,她有权自愿抉择;
决定了送出的礼物,
当然会回收礼尚往来的恒久规则!
送出的礼物越多,收回的就越多,
我愿和你 一起祝她节日快乐:
“某人,祝你愚人节快乐!
天天快乐!永远快乐!
好好享受你唯一的快乐!
不同路的人不会同行太久,
现在就是大家分道扬镳的十字路口!
不必再见,见 亦如不见!”
愚人节的礼物【上】.jpg
愚人节的礼物【下】.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4-1 23: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碎片:1.历史碎片》

黎明与黄昏,把岁月
切割成一个个细琐的日子;
我们用一串长长的脚印,
把平凡的日子
装订成刻满蝇头小楷的朴素竹简;
给人类文明的火种添上一把柴,
照亮那生生不息 传承的路线。

蜿蜒爬行的海岸线,
把大地割裂成大大小小的碎片;
人们用世代相传的祈盼,
铸成桥、造成船、预定航班;
以穿梭往来的执拗,
沟通铺满惊涛骇浪的天堑!
碎片:1.历史碎片.jpg
发表于 2014-4-2 13: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晓芳姐的文笔以后我还得向你多学习呢...
 楼主| 发表于 2014-4-3 21: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4-3 21:35 编辑

《碎片:2.云碎了》

因了风儿的莽撞,
云碎了,
跌落成雨浥轻尘的柔嫩三月,
芽尖、枝头 闪耀着青春的明亮。

因了风儿的热切,
云碎了,
飘舞成絮飞如烟的明媚郊野,
陌上、桥畔 缭乱着春光的妖娆。

因了风儿的骄狂,
云碎了,
蹀躞成孤雁南飞的萧索秋声,
枫林、野渡 寥落着如水的愁绪。

因了风儿的悲恸,
云碎了,
愁恹成月瘦江寒的凄楚沧桑,
断崖、平川 堆积着曾经的纷乱。
碎片:2.云碎了.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4-6 23:0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献给打击搞传销的、组织邪教的等各色犯罪的记者和警察。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4-6 23:09 编辑

《真相:1.较量》

谎言把真相肢解成碎片,
零星散落在
漆黑的心湖深渊。

邪恶扭动着腰肢,
弥散地狱窖藏已久的腐臭阴寒;
贪婪涂抹着红唇,
厚厚的唇膏堆叠出血渍刺目的鲜艳。
把无辜咀嚼成渣滓,
把鲜活舔舐成喑哑;
沉默的懦弱 枯槁了生命的润泽,
温顺的羔羊 在夜的祭台
奉献着愚蠢的甘愿!
蒙着眼的笨驴,
扯着变调的高亢站在一旁鼓噪;
为一群群浑身颤抖的彷徨,
注射镇静的迷幻!

一双眼,北极星般耀眼,
刺破暗夜、来自黎明的第一缕光线。
点燃曙色月白的潮涌,
倾泻、冲刷出
铺满真相砂砾的边缘海岸。
真相:1.较量.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4-8 21: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4-13 10:01 编辑

《灯火阑珊》

华灯初上,月色撩人,
行走街头,
固执、冷漠的路面 不屑记录 
任何一行 带着微弱温度的浅浅足印。

行色匆匆的路人,
向着永远看不到的终点,
追着永世只能遥望的酸涩梅林。
梦幻般精致透明的橱窗玻璃,
闪过一张张隐约的表情;
不可说的纷纭心情,
在每个行人的足底如影随形。
路灯煞有兴致地在把玩,
放大又压缩、揉拢又抻长,
忽前又忽后、侧倾又旋转,
反反复复着浓转淡、淡转浓。
十字路口盘桓着彷徨,
空旷广场晕眩着痴狂,
午夜衢巷晃荡着落拓,
摩天大厦下匍匐着向往,
......。

我漫无目的地溯游在闹市街头, 
一节节泅渡着
机动引擎混合闪烁霓虹
调配出的繁华落寞。
脑子里蜂鸣着
月华摇落枝头的嘤嘤哭泣,
指肚密密的纹路
刺满一行行小楷娟秀的思念;
点横撇捺、字里行间,
多少清词丽句
在青丝飘飞的清澈回眸里
荡漾成溪畔浣纱的那一幕惊艳!

夜色给城市蒙上面纱,
红尘故事 在灯火辉煌里
若隐若现着
所有伏笔 埋藏下的悬念。
星星眨着困乏的眼,
留下永恒的疑难
困扰我今夜的辗转难眠:
“想你,我该怎么办?”
灯火阑珊【上】.jpg
灯火阑珊【下】.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4-10 01:4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4-15 10:23 编辑

《戴草帽的蜗牛》

我是蜗牛,背着想念,
背着许多早已过往的从前。

天空有多蓝?
我曾努力爬上竹篱顶端,
与一朵偶遇的小花苞合影留念!
太阳有多暖?
我跋涉在晚秋瑟瑟的风中,
与身边逆向擦肩的残叶交换怀念。
云朵有多甜?
我悄悄舔着夜半第一场初雪
在你长睫上装饰的六棱未央花,
用心电图不规则的锯齿波
记录下每一秒来袭的超强震颤。
星星有多远?
我趴在一片狭长的竹叶上,
顺着溪流认真勘测过整条银河的浩瀚。
月亮的心情为何总是缺了又圆?
百般变幻!
院子里苔痕遍布的那口老井
曝出一张张珍藏版老照片,
慢悠悠跟我絮叨着他曾经的爱恋。
......
露珠放大蚂蚁忧郁的脸,
含羞草嘤咛的憨态触动了蜻蜓的心弦;
蝴蝶躲在蛹中,
等待吻过睡美人的王子
寄来破茧复苏的神奇蜜饯。
蟋蟀与蝉结为知己,
为夏夜谱的情歌二重唱
写满每片动情摇曳的草尖;
蜘蛛晾晒在枝桠间的残破心情,
一次次修复又再遭刺穿,
直到无力回天的现实残忍宣判。
......

我缓步在田野间,
走走停停、停停看看;
我奔波在流光中,
侧耳倾听每一瓣剥落的时间。
我辗转在季节里,
用柔软腹肌上神经末梢的敏感
抚摸、留存每一寸消逝的古典;
我怅惘在春风里,
用潮湿的瞳孔沐浴着花开的灿烂。
而我启程时戴在头顶的草帽,
是在何时不见?何处不见?
......
你可曾看见?你可曾拾捡?
你可否归还?可否 归还?
戴草帽的蜗牛【上】.jpg
戴草帽的蜗牛【下】.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4-20 00: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4-20 01:14 编辑

《今夜的晚风:1.故乡的记忆》

今夜的晚风,
温柔如母亲的手,
牵起我的思绪
回到那魂牵梦萦的故乡。

故乡的天空,
云朵悠游在那片寥廓的记忆之中;
城市经纬分明的街区,
月亮船划过汹涌着海蓝色的梦境。
写字楼顶层的广告牌,
流光溢彩着浓脂重彩的尘世霓虹;
广场峨冠博带的雕像,
负手远眺穹窿下没有终点的永恒。
老城墙的青砖,
沉默不语着历史沧海桑田的厚重;
护城河畔的轮滑少年,
风驰电掣着时代星移斗转的幻梦。

今夜的晚风,
缠绵如恋人的拥吻,
激发我无限的遐思
蒲公英般飘逝在那个初见时的地点。

天幕上遥远的星光,
穿越亿万光年的深邃抵达你棕褐的瞳孔;
屋角铁盒里厚厚的曲谱,
让那把带着颤音的口琴 
静静停滞在 那年你温暖、湿润的唇。
夕阳用融融的暖色, 
照亮肥皂泡里脉络分明的青春;
记忆按下五连拍的快门,
影印心灵悸动中的每寸光阴。
栀子花盛开成久远的梦,
清香了那个初夏你清瘦的背影;
教室后窗洒落的梧桐树影,
在课桌上烙满我们叽叽喳喳的语音。

今夜的晚风,
轻轻吹送,
徐徐撩动发丝里散乱的心情。
今夜的晚风,
慢慢吹送,
悄悄翻开记忆深处夹藏的羞涩笑容。
今夜的晚风,
婀娜舞动,
袅袅相思缭绕成指尖飘坠的诗笺。
今夜的晚风,
低低吟诵,
哀婉了滴着积雨的廊檐下
江南绣娘 望向曲巷深处的一瞬凝眸。
今夜的晚风:1.故乡的记忆【上】.jpg
今夜的晚风:1.故乡的记忆【下】.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4-20 00:4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8-2 11:09 编辑

《今夜的晚风:2.刺玫瑰》

今夜的晚风,
谁衣衫单薄哽咽在屋顶?
扯碎所有回忆,
释放绝望
在寂夜里撕心裂肺着喑哑的哀恸。
月光用冰冷的清醒,
把孤单钉入水泥墙壁灰色的坚硬。
是谁的脸?
用一张麻木表情吊唁死亡的爱情。

今夜的晚风,
茫然的背影苍老了空旷的足音。
回响着谁的誓言?
一遍遍点燃记忆里深藏的笑声。
腮边的泪水,
滚烫着属于谁的幸福光阴?
蜿蜒出点点滴滴的流年,
湮没了爱恨交织的轻尘磊就的围城。

今夜的晚风,
化作玫瑰温柔的棘刺,
一根根扎入青春痛苦的呻吟。
拷问着俗世的脆弱:
“可还敢靠近爱情?”
今夜的晚风:2.刺玫瑰.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5-11 15: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5-12 15:15 编辑

《被遗忘的旧时光》

祖屋泛着秋凉的藤摇椅上,
爷爷的老式收音机
似乎还在咿呀着时光的仓惶;
落满尘埃的记忆,
在黛色的瓦上
模糊了琉璃反射的夕阳。

送牛奶的单车铃声,
在洒满榆荫的老院墙外
一次次准点唤醒午睡的麻雀;
挑着担子售卖麦芽糖的货郎,
颤悠悠撒下一路
铁器敲击出的甜蜜脆响。
傍晚,
那清幽了一天的巷弄
骤然苏醒。
懒懒吆喝的摊贩,
罗列着孩童们
最低廉的幸福和简单的向往。
小人书、玻璃球、布偶、弹弓、......,
人头攒动处,
水泄不通的挤满稚嫩的痴迷。
院子里的青砖,
一定还记得
骑竹马打仗的鼎沸童音;
院子里的竹竿、麻绳,
也一定还记得
当初晾晒过的那些细水流长。

深褐色的老菜坛,
从厨房幽暗的角落里
流溢出剁椒腐乳的醇香; 
奶奶的旧顶针
在装满零碎物件儿的竹箩里,
追忆纫针捻线时
老花镜后漾满仆仆风尘的凝望。

祖屋里的旧日时光,
杂草里荏苒着岁月沧桑;
江南朝朝暮暮的烟雨里,
怅惘成 一阕
挂着残月的浅吟轻唱。
被遗忘的旧时光【上】.jpg
被遗忘的旧时光【下】.jpg
发表于 2014-5-11 16: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t010b06406e9ecfb2ed‘’‘’‘’‘’‘’‘’.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5-15 18: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献给穿越剧剧迷们.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5-15 19:11 编辑

《落寞轻尘轻几许》

相思随着你滑落发间的纤指
牵起细弱的藤蔓,
匍匐蜿蜒着
爬过我紧蹙的眉间,
结出一粒鲜红刺目的红豆。
宛若心尖儿上渗出的
一滴岩浆般灼烫的血,
跳动的火焰般
燃烧着我们此世前生的纠葛。

繁世烟柳,
散落曲曲折折寻常巷陌;
执手泪眼,
对饮酸甜苦辣浮世情仇。
金戈铁马血染江山,
不羡封侯万户,
跪叩皇天后土佑平安;
瀚海暮雪曼舞梨花,
不盼寂寞飞仙,
焚香夜半月下祈团圆。
层层罗幕含羞卷珠帘,
胭脂香透半开桃花扇;
美人飞针绣离乱,
千家故事入重檐。
月瘦如眉冷露湿薄衫,
怎堪长夜孤灯憔悴了花颜?

静静流淌的忘忧河中,
醉卧了千百世的那一株青莲,
一梦红尘空落寞,
几许幽怨绕佛前,
化作梵唱千遍也超度不了的
一声轻叹!

东风剪不断的宿世因缘,
化作秦宫汉瓦上悠游的云朵;
在你今生无望地回眸中,
寂寥成一袭袈裟后,
噙着泪花
永世沉静的殇。
落寞轻尘轻几许.jpg
发表于 2014-5-15 23: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t010b06406e9ecfb2ed‘’‘’‘’‘’‘’‘’.JPG
发表于 2014-6-1 06: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1 于 2014-6-1 06:08 编辑

独特的语言
独特的意韵
发表于 2014-6-1 06: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做作
去雕饰
情切切
意深深
 楼主| 发表于 2014-6-11 08:2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6-20 22:37 编辑

《嫁娘的秘密》

牙医的反光镜 忠实记录着
生命的蓬勃与衰老,
银行卡上反复刷出的数值变量
见证着命运的涨跌;
衣橱里拥挤的服装 像部长长的史诗,
絮絮叨叨着 曾经跋涉过的
铺满鲜花与泥泞的羊肠小道。
每一幕堪比泰坦尼克沉沦的永恒瞬间,
都被封存在杂物间
上了铜锁的樟木旧箱里。
这漆皮龟裂的陪嫁老物件儿,
心事重重地
躲在布满蛛网的尘埃里,
守护着曾经的嫁娘 那些老去的旧时光;
蛰伏在嫁娘的心底,
潜藏在光阴的尽头,
等待嫁娘在那生命的终点
开启它那 蒙尘已久的盖头。
9IFMEI4V00B70003_550x_0.jpg
U8551P28T3D4076688F326DT20140107190244.jpg
发表于 2014-6-12 09: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诗人致以最诚挚的敬意。
 楼主| 发表于 2014-6-15 21: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8-7 20:55 编辑

《华夏寻根:1.我那深埋入土的祖辈》

哪一抔泥土里风化有我祖辈的骨骼?
是在常绿阔叶林高大乔木深埋地下的繁茂根系里?
是在柔嫩地肤寄宿的瘠薄的浮土里?
还是在壶口瀑布咆哮奔腾的黄河的浊浪里?

哪一段史册里隐映着我祖辈的浮沉?
是在“隔江犹唱后庭花”那水雾凄惘的高阁里?
是在魏孝文帝迁都洛阳时马蹄杂沓的烟尘里?
还是在辛亥革命中打响在湖广总督府门前的枪声里?

哪一种音韵里传承有我祖辈的腔调?
是在苍凉激越的燕赵悲歌 那一声紧似一声的梆子、唢呐里?
是在玲珑凄婉的吴越小曲 那一指柔胜一指的丝弦、箫管里?
还是在相声、评书字正腔圆、余音绕梁的喉舌里?

哪一处风景映衬过我祖辈的背影?
是横跨欧亚、遍撒驼铃的丝绸之路的大漠孤烟?
是围绕郑和船队虔诚祷诵《古兰经》的海风涛声?
还是“汗滴禾下土”那正午直射的酷辣阳光?

哪一种字体能勾勒我祖辈的风骨?
是兼具雄浑淡远、秀峻瘦劲的“颜筋柳骨”的楷书?
是纵横自如、跌宕多姿的汉隶《韩勑碑》?
还是遒健飘逸、散发淡淡竹叶清香的《兰亭序》?

哪一样什物能透露我祖辈的情趣?
是鼓乐齐鸣中声情并茂、栩栩如生的皮影戏?
是春秋时期乘着东风翩飞至今的竹骨纸鸢?
还是上元佳节那象征“祥瑞喜庆、民阜国强”异彩纷呈的各式花灯?

哪一项发明能彰显我祖辈的智慧?
是针锋相对、诡谲变幻的黑白“合纵连横”之争?
是起死回生、调和阴阳的金针刺穴之术?
还是名闻遐迩、推动世界历史进程的四大发明?

哪一个传说记载着我祖辈的梦想?
是“精卫填海”、“愚公移山”中 改造生态环境的渴望?
是“女娲造人”、“王质烂柯”里 对生物基因工程的幻想?
还是“嫦娥奔月”、“鲲鹏展翅”中 对太空探秘展开推演后的各种猜想?

......
啊!我那深埋入土的祖辈。
我要透析过多少片光芒四射的龙鳞?
才能解读出 你隐入历史迷雾中那谜一般的表情!
或许,我可以,
我可以从我日夜流淌的血脉中,
刺破食指,挤出一滴滚烫的鲜红,
滴落显微镜聚焦下的载玻片上;
细细查看
你渗刻入我DNA链条中, 
那穿越漫长时空,
来自上古的 某段残存的寄语。


发表于 2014-6-17 12:5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已加精,希望朱老师带来更多的作品
发表于 2014-6-17 12: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思想,有情怀,有感悟,重要的是跟图片配合起来真的很美。
发表于 2014-6-17 15: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朱晓芳 发表于 2014-6-15 21:37
《华夏寻根:1.我那深埋入土的祖辈》

哪一抔泥土里风化有我祖辈的骨骼?

堆砌的文字,高过了炽烈的情感。
 楼主| 发表于 2014-6-20 21: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6-20 23:12 编辑

《辗转难眠》

是谁枯坐灯下?
在似水流年里,
一遍遍打捞着曾经。
一张张似曾相识的面孔 
闪逝成流沙,
记忆搜肠刮肚,
也只勉强绘出 几幅简笔画。
高墙围成的幽深天井,
一方窄小的夜空
晾出几颗陈年的旧泪,
星星点点,
照亮午夜梦回处,
一棵老柿树 勾起的牵挂。
71cf3bc79f3df8dca48df67acc11728b461028ac.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7-1 17:3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8-14 10:01 编辑

《克隆可可西里》

都市风起云涌的上空,
刮着可可西里同样腥冷的风。
蚂蚁一次次围观捕猎现场,
在腐肉和白骨上拾掇出丰盛的晚餐。
看!
谁的尊严愤懑如同倒下的野牦牛?
在围猎的枪口下 抽搐着不甘!
看!
谁的良知好似受惊的藏羚羊?
在灯红酒绿的围堵中 惊慌失措着同伴的沦陷!
看!
谁用利益链条绑架了城市经济秩序齿轮的正常运转?
用几根骨头 召集起整批的狼群 
训练有素、有条不紊地挤压着 弱者们的生存空间!

失真的环境监测数据 
在报告里 雕塑着童话般美丽的世界,
而漂浮在秽臭的污水中 不肯瞑目的死鱼
向人们瞪着空洞哀怨的大眼。
计划总是跟不上变化的食品安全监察,
在“毒奶粉”、“地沟油”、“一滴香”......系列重大事故面前,
苍白了无力辩驳的脸。
“廉租房”、“限价房”、“经济适用房”......,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房地产大亨们
在豪华别墅里举着刀叉,
优雅地切割着房奴们 带着血丝的鲜嫩里脊。
......

GDP刺激着城市不受限地扩展,
挖掘机、推土机、翻斗车、轧路机、......
给鲜绿的生命覆盖上厚厚的棺椁,
却又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间
假惺惺地 缀饰几点潦草的浮绿,
敷衍人们渴盼自然生态的视线焦点。
传统被时尚纹身成刷满广告的大巴,
如同插满箭簇的角马,
奔突在现实与理想的边缘;
爱情被欲望 从玻璃柜台挤到了路边摊,
在一次次讨价还价的过程中,
拍板定案。
流浪汉嘶哑的歌声 
在地铁站人来人往的长长甬道里
怒放成贝斯高亢的呐喊,
好似绝望的棕熊 
在制成标本前 寂寞的孤单。



发表于 2014-7-1 21: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把标题改了啊,我以为又发了一篇。
 楼主| 发表于 2014-7-4 14: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7-6 14:11 编辑

《锁》

宿命让我站在爱情的门口,
终究没能举起 那叩响门扉的手。
执拗着厮守了一世你的华年,
听着你的欢笑,
任酸楚的幸福
一天天 锈蚀了我的躯干。
岁月
把我们的故事 蹉跎成一片斑驳,
我在斑驳里 
缄默成一把 不喜不悲的老锁。
偶尔,你发间坠落的青丝
在我眼前
袅娜成 与你初见时的温柔,
在我恍惚了时空的刹那,
飘逝成我们 遥不可及的从前。
 楼主| 发表于 2014-7-8 09:4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7-14 13:23 编辑

《橱窗模特》

隔着瞳孔般闪亮的玻璃,
我在纤尘不染的橱窗里
站成一道凝固了时间的风景。
看着窗外匆匆而逝的春夏,
我寂寞成了
被世界遗弃在角落里的永恒。
街上拥挤窘迫的人流,
用眼角余光的惊鸿一瞥,
向我优雅的唯美 纷纷抛来俗世的艳羡;
我却裹着精致的华服,
躲在无动于衷的表情背后,
偷偷眼馋着 她们那终将逝去的青春
和玻璃外那热浪滚滚的浮世红尘。

终于,在一个命中注定的傍晚,
她挽着你的胳膊,
把你引领到我面前。
是落阳的余晖分外刺眼?
是爱情的降临太过突然?
还是爱神永远都喜欢
戴着耀眼的光环坠落凡间?
我在你穿透灵魂的凝望中沉沦,
我对你微带笑意的唇角
莫名生发出充满罪恶的渴盼!
可是那薄薄的玻璃!
那!玻!璃!
让你伸出的手掌 距我轮回般遥远!
只有那掌心里的雾气,
在那个旋舞着枯叶的秋末,
在我心里 
轻轻按下 你掌纹里的温暖。
给我们突如其来的相遇,
拓下了盖着封印的 情缘!

于是,
你在你的世界里 欷歔成一场秋雨;
于是,
我在我的世界里 孑孓成一个梦魇。
可是从此,
你的世界里多了一抹梦幻的彩虹;
而我的世界里,
只剩下一枚 氤氲着淡淡雾气的
叶脉般的掌纹,
夹入我生命的扉页,
陪伴我永世空白的孤单。


发表于 2014-7-8 13: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朱晓芳 发表于 2014-7-4 14:20
《锁》

宿命让我站在爱情的门口,

好习惯,用诗歌解读生活中的事物,生活充满诗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5 10:29 , Processed in 0.135254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