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楼主: 朱晓芳

朱晓芳诗文【新作:《老人与海》《心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0 23: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3-12-10 23:54 编辑

(⊙o⊙)…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0 23:5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稀有金属小费哥 发表于 2013-12-10 23:39
我是送给你的!不要给别人!

你那看上去明明就是送给男性同胞的!我又不是男的!难道你以为我是男的?!!!
发表于 2013-12-10 23: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朱晓芳 发表于 2013-12-10 23:53
你那看上去明明就是送给男性同胞的!我又不是男的!难道你以为我是男的?!! ...

(哈哈!女人和女人之间的语言我们男人永远都读不懂!)---我们男人----不是说你是男的!这是一个泛指,岂有此理!本想安慰你一下,这可得!好人做不得。(顺便声明一下--我只喜欢女的!)打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1 00: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稀有金属小费哥 发表于 2013-12-10 23:59
(哈哈!女人和女人之间的语言我们男人永远都读不懂!)---我们男人----不是说你是男的!这是一个泛指,岂 ...

哎呀!我没有你说的那个意思。你误会了!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之,火星撞地球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1 00: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木槿荷 发表于 2013-12-10 21:55
对!眼花缭乱!

哎呀!木头,木头,快来救火( ⊙ o ⊙ )啊!急!急!急!
发表于 2013-12-11 00: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朱晓芳 发表于 2013-12-11 00:07
哎呀!我没有你说的那个意思。你误会了!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之,火星撞 ...

我没生气!真的!我不和女的生气!哈因为欣赏你的诗作,才鲜花给你!接着献{:soso_e163:}{:soso_e163:},,,,,,,,,,{:soso__13165319925079696742_3:}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1 00: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稀有金属小费哥 发表于 2013-12-10 23:59
(哈哈!女人和女人之间的语言我们男人永远都读不懂!)---我们男人----不是说你是男的!这是一个泛指,岂 ...

我只是想起我老公和他的哥们儿了。他们经常聚在一起说你刚才的话。还老把我一个人扔一边儿。他们一大群玩儿的可开心了!!如此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1 00: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3-12-11 00:23 编辑

(⊙o⊙)哦!O(∩_∩)O谢谢金属!
发表于 2013-12-11 10:0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朱晓芳 发表于 2013-12-10 22:29
我要有那本事,还能有空写诗??估计各国首富、政要都要打电话排队预约我 ...

看来你写诗的目的不纯洁
发表于 2013-12-11 10: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朱晓芳 发表于 2013-12-11 00:11
哎呀!木头,木头,快来救火( ⊙ o ⊙ )啊!急!急!急!{:soso__67137 ...

我怎么变木头了?你施的妖法?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1 10:2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3-12-11 10:33 编辑
木槿荷 发表于 2013-12-11 10:04
看来你写诗的目的不纯洁


写诗必须得有目的吗???如果压根儿就没目的呢?何来纯洁与否这个论题呢??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1 10:3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3-12-11 10:34 编辑
木槿荷 发表于 2013-12-11 10:05
我怎么变木头了?你施的妖法?


木槿荷    可不是木属科的么??
发表于 2013-12-11 15:5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朱晓芳 发表于 2013-12-11 10:31
木槿荷    可不是木属科的么??

木槿花+荷花=木槿荷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1 16: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3-12-11 16:18 编辑
木槿荷 发表于 2013-12-11 15:53
木槿花+荷花=木槿荷


木槿(学名:Hibiscus syriacus Linn.)又名:木棉、荆条等,属锦葵目、锦葵科落叶灌木,高3~4m,小枝密被黄色星状绒毛。

木之不存,花将焉附??抗辩无效!!
俺读书的时候可是主辩手(⊙o⊙)哦!O(∩_∩)O哈哈哈~!
发表于 2013-12-11 22: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朱晓芳 发表于 2013-12-11 16:09
木槿(学名:Hibiscus syriacus Linn.)又名:木棉、荆条等,属锦葵目、锦葵科落叶灌木,高3~4m,小枝密 ...

{:21_264:}
发表于 2013-12-14 09:35: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个是蔚为大观啊!啥也都不说了,先顶一个吧!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1 20: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5-10-6 00:14 编辑
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3-12-14 09:35
真个是蔚为大观啊!啥也都不说了,先顶一个吧!

谢谢啊!




《成长》

青春
如我手中的果皮,
一圈圈
削落。
而一个
真实的
就在这
蜕皮的苦痛中,
毫无遮掩地
裸露在
阳光下面,
果肉般丰满。
让流光
摄下一帧帧
不可涂擦的画面,
在命运的坐标轴上
绘出我
独有的
人生轨迹


成长.jpg
182918ctnmt3duutgkltsu.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1 20: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4-5 23:17 编辑

相思成灾

你转身离去时,

在我眼中
遗失了什么?
让那些
无辜的路人
纷纷沦陷
相思成灾.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2 23: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4-5 23:18 编辑

《凡人的幸福》

又到双休,
这涂了果酱般的日子。
胖胖的老妈 
把印花蚕丝被
晒在阳台沙发上,
我累了 
就把自己 晒在被子上。

甜美的吉它声里,
满满都是
老妈絮絮叨叨的
后现代R&B。
大脑 一片混沌,
这婴儿时就已熟悉的Flow
让我在无尽的暖意中
沉沉睡去。

无梦、无风,
秋蝉尽了。
只有玻璃缸里的小鱼,
脸颊红红
如熟睡的我,
不言 不语。
凡人的幸福.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4 12: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4-5 23:18 编辑

《表格里的生命律动》
--我印象中的会计的生存状况

每天 默默用算珠
拨弄出“201314”
(爱你一生一世),
作为
我对这世界 最无言的倾诉。

每天 以最简约的方式,
用表格记载着
别人用汗水 堆砌出的青春。
而我的生命
也在表格的空白处 
慢慢倾注。

算珠噼噼啪啪,
时钟滴滴答答,
我的脉搏嘣嘣咚咚,
一起倒数着 推开温馨家门的刹那。
门里有你和孩子熟悉的甜笑,
还有你递到手中暖暖的热茶。
客厅里,
《新闻联播》又在准时播报
门外那个世界又发生了神马神马.....
而我的世界,
整个沉醉在 这个有你的家。
表格里的生命律动.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4 22: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4-5 23:19 编辑

红尘月色

夜风凌乱了满地月光,
思绪 如窗前的风铃
在耳畔 细碎叮当。
旧日时光,
从遥渺的星尘 传来回响;
哀婉 如一曲琵琶,
庭院深处 回荡成
虞姬 凄美的绝唱。
寂寥注满砚台,
泼墨挥毫,透纸成伤。
过往的爱恨何曾过往,
无日不伤,日日添伤。

未央瘦柳 在刀光剑影中
摧枯拉朽,化作齑粉;
太液芙蓉 零落成
库藏史册上 薄薄的灰尘。
千年的情事
在二胡的轻吟慢咏中
传唱成 永世的伤;
万家的悲欢
在磐石上
流淌成 汩汩的松涧清泉,
泣诉怅惘。

那秦时的明月
在泉眼里 醉卧成
龙族 忧郁的回眸,
那古往今来的铁蹄
锤炼出 遍体
钢盾般的逆鳞。
昂首吟啸,问鼎苍天;
盘古当有爱,燧人应知情;
为爱开天辟地,为情燃地焚天;
龙族的血脉
在烈火利刃中
轰轰烈烈地 蔓延。
紫荆花开,芙蕖并蒂,
春回九州,花好月圆。
秦淮河上的画舫,
红灯笼 映衬着华夏
沸腾的欣喜与渴望。

我 秉烛在滚滚红尘之上,
俯瞰历史烟云中
那一张张 熟悉而又陌生的
黄皮肤黑眼睛的脸庞;
喜着华夏大同的喜,
伤着凡尘俗世的伤。
斑驳的戟钺 也锈蚀不了
我无可名状的哀愁。
只有 一梦到故乡,
找寻明月下
那早已长满蒿草,
曾经 与小伙伴
一起骑坐过的
露天影院的矮墙。
红尘月色【上】.jpg
红尘月色【下】.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6 20: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4-5 23:19 编辑

《一个人的等候》

云在等风,花在等雨,
而我在等你;
梦在等夜,窗在等昼,
而我在等你;
影在等烛,烛在等火,
而我在等你;
岸在等水,水在等船,
而我在等你。

时钟在等明天,相框在等昨日,
而我在等你;
画纸在等油彩,琴弦在等指甲,
而我在等你。

水果在等沙拉,咖啡在等牛奶,
而我在等你;
围巾在等风雪,风景在等相机,
而我在等你。

夕照在等背影,路灯在等星星,
而我在等你;
橱窗在等暮色,手机在等铃音,
而我在等你。

木梳在等发丝,镜子在等容颜,
而我在等你。
油条在等稀饭,酱料在等捞面,
而我在等你。

走在午后和风中,我在等你;
走在傍晚细雨里,我在等你;
走在熙攘的街头,我在等你;
走在末班的车旁,我在等你;
......

你远远在暮霭里挥着手,
我也挥了挥手。
低下头,继续走,
走着自己的轨迹和节奏。
继续在一个人的世界里
等候那没了昼夜的等候!
一个人的等候.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9 11:2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4-5 23:20 编辑

《圆月传说》

没有星星的夜空,
圆月孤悬。
尖顶的哥特式古堡,
乌鸦嘶哑的鸣叫 惊起黑压压的蝙蝠,
呼啦啦掠过 低矮的围墙。

凄惶的月色
透过五彩斑斓的 巨型玻璃窗,
照亮高耸的尖肋拱顶和修长的束柱。
西装革履的吸血鬼
在灯火辉煌的厅堂里
轻轻摇晃着 盛满红酒的高脚杯,
苍白的脸颊 写满了忧郁;
骑着扫帚的女巫
从纹饰华丽的黑色铁栅栏后 悄悄飞出,
黑金丝绒的大氅 迎风鼓荡。
扛着铁锹的小矮人
在古堡后静谧的森林中
举着小巧的火把 排队穿行;
矫健、娇俏的精灵
三五成群、打着暗号,
振动薄翼 追寻着矮人的踪迹。
肌肉虬劲的狼人
夜风中 乱舞着毛发,
在对面的 陡峭悬崖
望月嘶喊出 凄厉的长嚎;
崖下漆黑涌动的海浪中,
鳞片散射着凄冷月光的美人鱼
甩动尾鳍 在海面划出优美的弧线。
......

圆月映照着 中世纪的大陆,
魔咒 在巫师的炼药炉中
和着 诡异的汤剂
爆裂出 魔法的能量波。
骷髅 从地底被召唤,
魔兽 从荒野被调遣,
魔幻故事
即将展开 亘古的流传。
015圆月传说【上】.jpg
016圆月传说【下】.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9 11: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2-2 10:18 编辑

《江南印象》

朽橹咿呀,搅动一湾绿水;
破篷黄黯,难遮两岸软语。
古柳轻拂,小桥横卧,
一把花纸伞 撑出无边烟雨;
客舍叠耸,灯笼高挂,
一根红丝线 绣出点点春情。
凉润的青石板上 苔痕斑驳,
幽暗的雕花窗外 藤牵蔓挂;
六角亭 引出九曲碎石小路,
八折屏 藏起四角檀木绣榻。
桃粉杏红,羞怯怯拥簇成团;
梨白葛绿,娇弱弱惹人爱怜。
勾栏茶肆,白壁黛瓦,
香茶醇酒,素碟小盏;
三弦琵琶,拨挑按揉,
吴调清越,小曲秀婉。
羡煞天上流云,徘徊缱倦!
014江南印象.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9 11: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2-2 10:19 编辑

《小园春困》

一池春水 簇小榭,
六曲阑干 顾影怜。
红鳞点点,涟漪片片;
蝶舞莺啼惊轻絮,
满园 纷纷乱。

草熏风暖 伤长亭,
离歌响处,执手泪眼。
杯酒愁煞 多少天涯倦客,
年 复年!
看那飞燕 缱倦缠绵,
双双 去又还。

一纸折扇,
能掩 相思几许?
日上花梢,香衾犹卧,
尺素欲寄无凭据。
娇眼困酣,筝弦零落;
不期 画阁漏断,
风锁庭寂 月入帘。
一声 轻叹!
013小园春困.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9 11:3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4-5 23:21 编辑

《丹青墨韵》

狼毫静悬,笔锋未开,
焦墨堆端砚。
绿纱窗,黄昏后,
谁人望眼欲穿等红袖?
竹影摇,花影俏,
一笼轻纱且把红烛罩。
雕花案,蝉翼笺,
轻舒漫展,
纤指牵出一地他乡旧离愁。

墨分五彩,
浓淡干湿
韵添 魂牵梦绕故地,
月上阑珊 云遮掩;
魄撷七束,
飘舞纠缠
勾勒 雪月风花梦境,
远黛高阁 垂珠帘。

云屏冷,锦裘暖,
香炉袅袅 烟入画梁间。
唇色浓,眉峰淡,
笑意盈盈 声脆烛影前。
墨韵铺卷轴,
丹青书纸扇,
千年的美绘出万古的爱恨痴缠。

滴水润开
一世的 情愁,
提笔沾满
半生的 喜忧。
点横撇捺,
诉不尽 相思满枫叶,
片片沉坠 醉西风;
竖折钩挑,
道不完 离愁随水流,
阙阙飘零 响箜篌。

绿蕉肥,红影瘦,
伊人空回首;
花影移,冰轮转,
朦胧了泪眼情何堪!
寄情水墨间。
011丹青墨韵.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9 11:3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4-5 23:21 编辑

《有你》

有你的夜晚,
天上的 每一颗星
都是黑暗中一根暖暖摇曳的烛;
有你的黄昏,
皂角树下的 每一片叶
都是可以随手拾起的一首小诗;
有你的街头,
车流中的 每一声鸣笛
都是五线谱上新添的一个小小音符;
有你的巷口,
两边院墙上的 每一口砖
都是刻录浪漫故事的超大容积U盘;
有你的球场,
篮架下每一个 快乐的身影
都是你奔跑跳跃身形的拷贝;
有你的江堤,
头顶每一朵 悠闲飘荡的云
都是刻意模仿你安闲温柔步履的顽皮的孩子;
有你的四季,
每一丝 掠过我面庞的风
都是我渴望倾听的你的呼吸.
有你,
我生命的  每一秒  
变得  
如此甜蜜!
09有你.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9 11: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1-27 12:04 编辑

《逃离迷惘》

搜遍所有的梦境,
看不到  
你熟悉的身影。
看着那些
陌生的面孔,
想逃离!
暮然发现
每条出路 都卷翘85°,
如珠穆朗玛般 冷然地耸入云天。
地面混合着悲怆
如泥淖般拽着我的双脚下陷。
我只能咬紧牙关,
拼尽全力 向上登攀。

终于 临近峰顶,
却绝望地发现,
通路 如莫比乌斯带般
只会将我 带回原点。

瞬间放弃
所有无用的挣扎,
身躯 滑向谷底;
瞳孔漠然地放大,
紧张、疲累的肌肉变得绵软。
半空飘荡的雾气
迷蒙了双眸、寒凉了双唇,
沾湿了乱舞的发丝;
谷底的大地
如静谧的湖水
在 向我召唤。

视线逐渐模糊,
耳畔嘶嘶的气流声也越来越遥远,
只剩下你暖暖的微笑
清晰地  
印刻 在我眼前。
010逃离迷惘.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9 11: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1-27 12:05 编辑

《清冷的月光》

清冷的月光
如繁花般耀目,  
夜夜 如期铺满  
寂静的窗台;
清冷的月光
似情人的思念,  
辗转 徘徊在  
长长的曲巷;
清冷的月光
若薄雾般迷蒙,
柔柔笼住  
院中 高大静默的梧桐。

叶落无声,
悄悄护着 翼下土坷垃中
茫然寻找归途的小虫;
花开有期,
懵然绽放 层层柔软的花蕾,
舒展 剔透的蕊芯。
月儿无语,
静听花开,
默看振翅的虫儿
在夜空中  
倔强、笨拙地划着 艰难地轨迹。

斑驳的院墙  静静伫立,
墙根的秋草  在睡梦中轻摇。
晶莹的冷露,
被它不小心绽放的一个甜笑,
震颤得来回滚动。
终于,
“啪嗒”一声,
碎裂成星星点点的幸福,
沁入地下,
湿润了更多的根须。
霎时,  
温暖、绚烂了
更多  秋夜里的
迷梦。
06清冷的月光.jpg
发表于 2013-12-31 14:52:4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有自己独有的意境,写的也很美。
如若作为心事,需要更贴近内心一些。
如若作为故事,需要更丰满一些,讲述更平实一点。
如若仅仅是作品,这样就好。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1 17: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3-29 23:21 编辑
温暖老郑 发表于 2013-12-31 14:52
诗歌有自己独有的意境,写的也很美。
如若作为心事,需要更贴近内心一些。
如若作为故事,需要更丰满一些 ...


可能是个性使然吧!我喜欢定位在说与不说之间。O(∩_∩)O~
1-121004132j6.gif
 楼主| 发表于 2014-1-2 11: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1-12 15:13 编辑

《品国粹之戏曲:浮华唱罢》

月琴、京胡伴着喧嚷的锣鼓,
高举锦旗的龙套 穿梭往来、腾挪呼喝;
穿蟒袍的须生 慢吞吞地出现,
不慌不忙,拂袖、正衣冠。
花旦掀帘半掩面,
拈着兰指 羞答答怕人见;
娇俏的丫鬟 又拉又拽跑在前,
白面的小生 痴痴傻傻尾随在后边。
大花脸,睚眦尽裂威风八面;
小丑角,手眼身步诙谐刁钻。
这舞台,好戏在上演,
《西厢记》、《牡丹亭》、《长生殿》、《桃花扇》......

白绢缠头,
窦娥披枷带锁泣血喊冤,
嗓音高亢冲霄汉;
凤冠霞帔,
贵妃簪金戴玉酒醉正酣,
风折弱柳显身段。
关公城门立单骑,
青龙偃月抡开半生戎马,
美髯飘飞、丹凤凝威;
包拯开封设三铡,
尚方宝剑映射一生清廉,
字正腔圆、义正词严。
诸葛亮背北朝南,
空城高坐,
焚香抚琴笑退魏军千万;
穆桂英东征西讨,
帅旗轻摇,
马嘶人沸大破辽兵万千。
......
马鞭一甩,
千峰、万仞一朝踏遍;
长案一横,
殿堂、酒馆转瞬变幻。
水袖旋绞出千愁百绪,
花枪踢甩出眼花缭乱。
生旦净丑,唱念做打;
世间百态,三尺毕现。

西皮、二黄行云流水,
出将、入相戏说人间。
描目勾眉,
把自己藏在了谁的里面?
拂袖拭泪,
在谁的时空里叹惋哀怨?
浮华三千唱遍,
凡尘冷暖尽演。
掌声与喝彩,
又怎抵 卸妆归家后
平静方桌上
盛满饭菜的 粗瓷大碗。
品国粹之戏曲:浮华唱罢【上】.jpg
品国粹之戏曲:浮华唱罢【下】.jpg
发表于 2014-1-2 13: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要说的参考上一次说的。
 楼主| 发表于 2014-1-4 10: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暖老郑 发表于 2014-1-2 13:26
要说的参考上一次说的。

已懂,再一次的感谢您的关注和指点!
发表于 2014-1-4 11: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指点谈不上,就是说一下自己的想法。写作本身就是需要相互沟通才能理解其意。

针对诗歌而言,我也是初学者。
 楼主| 发表于 2014-1-6 12:4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1-6 12:46 编辑

《月光龙鳞》

我骑着心爱的单车,
在这古朴的小城里
来来回回 剪裁着月光。

那宋时青砖砌就的城墙 ,
蚂蚁 用弯弯曲曲的小篆
注解墙内
那埋入史册多年的 刀光。
墙下滚滚江涛 低吼着
先祖们用热血 
泼洒出的 壮怀激烈,
穿过城门楼的清风
从古旧的石碑上
拓印下 久远的悲凉。
萤火虫 挑着点点微光,
为幽冥中
彻夜哀叹的 远古亡魂
照亮这后世的辉煌。

月球车
在广寒宫的璀璨星空下
高擎五星红旗
烙下龙族的徽章,
南极坚冰
在龙息融炙下
化作深海暖流
摩挲着龙躯狂热的心跳。
龙的声音 击缶而歌,
响彻寰宇、播撒四方;
龙的身影 救灾、维和,
奔走匆忙、泽被八荒。
火热的时代,
龙的足迹在穹隆中绽放成漫天礼花,
照耀着全人类的梦想和希望。

浩渺星空下,
我微小的身影
裁剪着 这片小城月光,
依稀竟是 龙鳞模样!
荆楚大地将它孕育,
唐风宋韵把它滋养。
这蕴蓄雷霆能量的龙鳞,
遍覆东方神龙虬曲的体表;
泛着远古的冷冽青芒,
诉说着:
和平与发展、尊严与力量。
月光龙鳞【上】.jpg
月光龙鳞【下】.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 14: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4-1-15 15:29 编辑

独桅帆


一艘艘残破的爱情,
搁浅在裸露着冰冷真相的河床,
告诉人们:
现实与理想 残酷而又分明的界限,
来自人类贪婪卑微柔弱彷徨的心房。
欲望撕扯着渴求,
良知拷问着善良!
将无助扔进阿雷纳尔火山口,
看最初的童话飘荡成屡屡青烟 消失在旷野夕阳。
眼底的血丝,
暴绽着花漾青春刺目的殇;
用倔犟的沉默夜影般遮覆,
用无声的坚强彻夜涤荡。

春暖花开的海洋,
我扯起独桅单帆寂寞滑翔;
让梦想领航,
刺破暗夜星空绽放曙光。
净朗的极地风霜,
冰封了万年的红尘回望;
凡俗人世的痴想,
飓风般咆哮呼喊对温暖的渴望。

是谁在花间溅泪?
一封家书斑斑点点,
清澈的思念 
字里行间空白中 奔泻、流淌;
醇酽成老泪纵横的沧桑,
漫长岁月里浸泡的爱恨痴狂 
在两鬓悄悄泛着霜。
葡萄藤架下,
一壶沸腾的茉莉花茶 
暮色中嘶哑着诉说 终将平淡的青春的殇。
青砖磊就的院墙顶上,
玻璃碎碴透析着黄昏浮动的流光。......
婉转的叶笛 呜咽了墙外拂过的阵阵稻香,
稻浪里停泊着疲倦的独桅帆,
静止成油彩画面,挂入画廊。
独桅帆【上】.jpg
独桅帆【下】.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1-15 15: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朱晓芳 于 2015-2-9 14:29 编辑

风干
――爱情就像巧克力,并非只有甜蜜,那就让爱风干时光在一对对爱侣间刻下的伤。

风干了记忆的葡萄,
皱缩如同 你离去后
空房子里 满屋游荡着的
我点点滴滴的沮丧。

过往的画面,
老电影般反复回放。
你的笑声,
榉木窗口的紫色风铃昼夜模仿;
你的体温,
冰凉的水杯说,刻度都在我憔悴的唇上。
后街尖锐的鸣笛,
撕碎旧日那些奢侈的甜蜜时光;
蜗牛背着我沉甸甸的懊悔,
奔波在那窗台飘落的蔷薇花瓣旁 。
淡粉的哀伤
向着天青色的晦暝祈祷:
那锁孔转动的熟悉声响,
快来把我呆滞、僵冷的瞳孔燃亮。
悲伤的情歌,
我不想一个人在轮回里执着地唱;
失落的天堂
在你的日记里飘摇成
那片嫩柳夏阳,
斑驳了老吉它 弦上震颤的回想。

窗外滂沱着一幕幕过往,
思念舔着记忆的伤。
风吹走你我的笑颜欲待何往?
那终点站台可能等到你推门而上?
末班车后座的玻璃窗, 
框下我们紧紧相拥的幸福摸样;
你在我肩头泫然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