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649|回复: 1

桃花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7 07: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作品字数: -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
作品版权:
出版方式:  
内容简介: -
作者自荐: -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
作品目录: -
备注: -
桃花谣

每年春天的时候,桃花家的桃林会开出绚丽多彩的桃花。桃花就会在自己桃园外边,放个凳子,凳子前边,放着一个放放桌子,桌子上会放着她熬制的桃花茶,接待来这里看桃花的人们。这些城里人看什么都是新鲜的,桃林边的麦田,麦田边的河水,路两边的杨树林,都吸引着城里的人们。也许他们最稀罕的还是桃花和自己的姊妹们亲手熬制的米粥,做成的家常饭。
桃花村在这个地区非常有名气,大家都知道,桃花村有个叫桃花的姑娘。桃花的美丽大家都传说的很离奇,有人说桃花有一次到城里买衣服,桃花骑着车子从大街上经过,大街上的交通堵塞,开车的,骑车的,行人都停住了,都在看桃花。桃花去商店买衣服,商店里的人流凝固了,大家都停住手里的工作,看桃花的容貌。
来这里来的人,都希望看见桃花,大家体会桃花闭花羞月的容貌,体会桃花沉鱼落雁的容颜。尽管桃花没有大家传说的那么美丽,但是确实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大大的眼睛,洁白的皮肤,高挑的个头,留着一根又黑又粗的大辫子,身上穿的桃花外衣,站在那里,就是一朵鲜艳的桃花。
去桃花村的人,都会听到一支桃花谣。桃花美 ,桃花艳,开在那三月间。桃花儿红 ,女儿娇,梦儿飞满天,女儿梦 ,飞满天,相约一年年。花儿捎去心上香,暗结那梦中缘,
心上香 ,梦中缘,千万里 ,剪不断。迎风迎雨向太阳,盛开那一年一年,心上香 ,梦中缘千万里,剪不断,迎风迎雨向太阳。
这个歌谣据说就是专门给桃花唱的。来这里看桃花的人,喜欢这个歌曲,他们和桃花一起合影,于桃花探讨桃花的故事。
桃花村确实是桃花盛开的地方,村子里种了很多的桃树,桃树把村子包围了,村子里到处也是桃树,房前房后,院子里边,到了春天,桃花都开遍桃花村每个角角落落。桃花家里更是种满桃树,桃花家里,更是开满桃花。桃花高兴,在自己家里,开了一家桃花茶馆。
文兴第一次来到桃花村,并没有见到桃花,他只是在别人朋友圈内,看到了桃花的照片,于是他就开始冲动,要给桃花画像。文兴从南方很远的地方来桃花村,为的就是找到桃花。可是来到桃花村的时候,桃花已经出差了。文风很失望,在桃花院子外边,坐了很久。大家劝文风离开,文风说要等桃花来。
文风自己在桃花家外边坐着,自己打开画夹,来这里的人很好奇,坐在一边让文风给自己画画。文风说自己只画桃花,桃花村的人不高兴了。桃花村的认为这个人动机不纯,大家商议,就是桃花来的时候,也不给文风说。他们害怕这个男人会把桃花拐走,桃花走了,桃花村还是桃花村吗?大家有个约定,在暗地里监视文风。

桃花过了十几天,才从外地回来,那时候,桃花村的桃花已经败谢了,来桃花村观光的人已经很少了,文风却在桃花村住下来了。桃花在自己家门口,看见了文风。文风看见桃花的时候,一下子惊呆了,这是他见到最漂亮的姑娘。文风不知所措,站在那边,桃花看了他一眼,习惯笑了笑,开门就要进院子。文风着急地拦住了桃花:“桃花,你别走,我有话对你说。”桃花停住脚步,看着文风,有点好奇:“你和我说话吗?”文风继续说:“我在这里等你半个月了。”桃花吃惊地看着文风:“为什么呀?”文风扬了扬手中的画笔:“我要给你画画。”
桃花笑了笑,扭头去开自己的家门,文风走过去继续说:“我从几千里的外地来,就是为了给你画张像,你答应我吧。”桃花摇了摇头,打开自己家的院门,直接进院子里去了。桃花进了院子,顺手把大门关住。
文风自己坐在桃花家头门的门槛上,继续等待。桃花村的小伙子走过来,大家一起动手,把文风抬起来,有人用毛巾塞住了文风的嘴。把文风放在车里。文风被放到车上,车子开了一夜,到天明的时候,他被放到路上。
文风是被一个拾荒的老人救起的,文风问了问拾荒者,才知道这里离桃花村还有一百里路。文风感谢拾荒者,但是他决心还是去桃花村。
文风扛着画夹,顺着省道,一路去到桃花村。路上,文风饿了,就到地里扒出几块生红薯,蹲在天地头吃起来,红薯不但充饥还解渴。累了,他坐在地上,靠着大树休息一会儿。他脑子里都是桃花娇媚的面孔。他一定要坚持再见到桃花,一定说服桃花让自己画一张像。他要把桃花的美丽保存下来。
文风在路边画画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老奶奶。老奶奶也是步行走路,走累了,就和文风坐在一起。老奶奶坐在地上,便从自己带的包袱里,拿出一块布,开始在那里绣花。老奶奶的手艺立即吸引住了文风。
文风走到老奶奶身边:“奶奶,您绣的是桃花呀?”老奶奶看一眼文风:“当然是了,我们这里都喜欢桃花,把桃花当成这个地方的宝贝。”文风问:“你可知道桃花村的桃花?”老奶奶笑着说:“这一回你问到家了,桃花是俺孙女,我是桃花的奶奶。”文风说出自己的计划,老奶奶很高兴,让文风给自己先画一张画,文风很爽快地给老奶奶画一张绣花图。老奶奶很高兴,答应带着老奶奶一起去桃花村。
路上,文风要背着老奶奶一起走,谁知道,老奶奶走起路来,脚底下似乎踏着风,跟旋风似的,翻过一个山岗,越过一座丘陵,文风都有点跟不上老奶奶。他们整整走了三天三夜,终于看到了桃花村。
老奶奶自己有自己家的钥匙,走到院子前,自己开门,领着文风走进院子,文风立即被这个院子迷住了。他在里边,就听到一阵银铃般笑声。老奶奶在外边说:“死丫头,奶奶不在家,你又偷汉子了吗?”文风听了一愣,就听到里边传来桃花的声音:“疯老婆子,你还知道回来呀?”

文风和老奶奶进了院子,就听到老奶奶和桃花打嘴仗,还能听到桃花开心地笑声。等到老奶奶和文风一起走进屋里的时候,文风看到桃花屋里,一下子有很多俊俏姑娘,原来桃花是和这些姑娘一起说笑呢。大家看到文风,觉得很意外,纷纷地找个理由,离开了桃花的屋。里。
桃花不高兴地看着奶奶:“奶奶,你怎么把这个人搞过来呀,人家不高兴的呀。”文风马上说:“桃花,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就是想画一张画。”桃花看都不看文风一眼,自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奶奶无可奈何,让文风住下。奶奶说她有办法,桃花听见了,在里边撂下话:“想都别想,想画画去找模特呀,咱这里不稀罕呢。”奶奶撇了撇嘴,自己去做饭,让文风好好住下。
文风晚上睡不着,看着桃花屋内亮着灯,但是文风还是根据自己见到的桃花开始画像,文风画的很专心,线条和画风别具一格。第二天,桃花没有和文风坐在一起吃饭,就直接出去了。文风看着桃花的背影,觉得自己痴痴地想着桃花的样子,继续绘画。
桃花走了,也许是为了躲避文风,几天再也没有回家。奶奶和文风在家里,文风坚持画桃花,走的时候,文风把桃花的像留下了。文风没有看见桃花。
文风离开村子的时候,在村外路上,遇见了桃花。他知道桃花不会理睬自己,就直接走向村西的路上。这时候,桃花突然赶过来,站在文风跟前:“喂,你走了?”文风看着桃花,桃花大方地笑着,美丽的脸上露出两个喝酒窝,明媚的大眼闪烁着晶莹水珠。
文风看了看四周,没人,确定桃花和自己说话。桃花继续说:“就是和你说话呢,看啥呢。再来的时候,你要在桃花开的时候来,这个时候桃花没了,这里的景色都不好看了。”文风看着桃花,桃花依旧笑着:“其实,我不是看桃花的,就是来看你的。”桃花咯咯咯地笑起来:“我就是桃花呀,你看我就是看桃花,看桃花就是看我。”文风惊讶地看着桃花。桃花看着文风说:“谢谢您画的画,画得真好,我喜欢,保留了呀。”文风惊喜地说:“你喜欢就好,其实没画好。”
桃花这时候提醒文风:“车来了,赶紧走吧,记住,明年来的时候,一定要等桃花开的时候再来。”果然,公共汽车来了,文风坐车上了。
车子离开桃花村的时候,文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歌声。
桃花开,暖春来,幸福日子过不完,人家有个桃花村,我们这里桃花艳,桃花姑娘赛天仙····
文风透过车窗,看到桃花村的人拥着桃花姑娘在跳广场舞,他默默地发誓,明年桃花盛开的时候,自己一定来这里找桃花。
忘情草

有一种草叫做忘情草,馨儿在自己家的房前房后,种了很多这样的草,这些花草漂亮,让馨儿觉得特别好看。馨儿是这个村最西边一家的女儿,馨儿很早就没有父母,跟着爷爷一起生活,爷爷靠下乡买瓜子过日子,把馨儿供应到镇里的出走上学。镇里的初中离咱们村就是四里多路程,馨儿的爷爷就在镇上卖瓜子。有时候,还会给买瓜子的男孩和女孩看手相。大家都说,馨儿的爷爷是个老神仙。
馨儿初中毕业没有考上高中,这是馨儿自己说的,馨儿的老师却不这么认为,按照馨儿的成绩,是可以考上县里的重点高中的,可是馨儿却实实在在落榜了。爷爷怎么也不相信,按照馨儿的八字,爷爷说能够上大学的。可是馨儿就是没有考上高中。爷爷说这里有鬼。,因为这个,爷爷去找了学校的校长,校长告诉爷爷,馨儿交了白卷。这个让爷爷想不通,老师也想不通。但是馨儿确实落榜了。
馨儿没有上高中,但是馨儿已经出落成大闺女了,亭亭玉立,让大家看着喜欢。馨儿就在镇上找了份工作。在镇上有个超市,馨儿在那里当了促销员。大家在超市看到馨儿的时候,馨儿笑得很灿烂,忙着介绍促销产品。几个村的小伙子,都有事没事地去到超市去,有用没用的都卖点东西。超市一下子红火起来,馨儿领工资的时候,是超市员工最高的。
馨儿领了工资,。带着爷爷去饭店,请爷爷吃了一顿,馨儿给爷爷买了入冬棉袄,还给爷爷买了一顶礼帽。爷爷在外边逢人就夸馨儿。
馨儿长得好看,有会说话,给老板带来很多生意。老板很喜欢馨儿,开会要给馨儿提职。大家不乐意了,因为馨儿是刚来一个多月,大家在超市干了这么多年了,工资没用馨儿高,那是馨儿的业绩好,但是提职有一点不公平。吵吵闹闹,老板说服不了大家。
馨儿找到老板:“经理,别给俺提职了,现在挺好的,我喜欢这工作。”馨儿这么说,老板更喜欢馨儿了。
馨儿从镇上回家的路上,是经过一片田地的,有一次,她看到一种很好看的花儿,就拔了一把,馨儿把草拿到家里,插在自己的床边。被爷爷看见,爷爷让馨儿把那花草扔了。爷爷告诉馨儿:“女孩家,不该弄那东西,不吉利。”馨儿不理解地扔掉了那好看的花儿。
但是,馨儿还是喜欢那些花草,在下班的路上,会停留在那里,痴痴地看着那些花草。女孩的心是细的,馨儿已经长大了,馨儿开始有自己的偶像。
老板喜欢上了馨儿,有事没事会站在馨儿身边聊天,这个大家都看得明明白白。可是馨儿才十七岁,什么都不懂,顾客来的时候,她会支使老板帮助顾客搬东西。虽然是这样,老板也喜欢做。
发工资的时候,老板又多给馨儿发了几百块钱。馨儿觉得发错了,找到会计去退钱,会计告诉馨儿,这是老板的奖金。馨儿觉得这个超市真好,有工资,还有奖金,自己回去一定不让爷爷再去镇上卖瓜子了。

老板确实喜欢上了馨儿,为了这个,和女朋友闹翻了。女朋友坚持要开销馨儿,因为她听说老板已经神魂颠倒了。就找到老板,直接对老板说:“快把那个小妖精给我撵走,不然的话,咱们分手。”老板早已不耐烦了:“分手就分手,分手也不能无缘无故开销员工。”两个人在办公室吵起来,女朋友甩手走开。员工们都看见了,那个女孩哭着跑走的。大家都知道这个女孩是老板好了三年的女朋友。
那一夜,老板找到馨儿:“陪我喝酒好吗?”馨儿不知所措,但是还是和老板到镇上一家酒店喝酒了。老板喝了很多,诉说自己的不幸,原来,老板也没了爹娘。自己很小自己闯世界,后来因为打架坐监了,一坐就是好几年,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躲着自己。这个超市,就是自己这个女朋友捐助办起来的。馨儿劝他去找这个女朋友,埋怨老板不该伤害她。老板诉说这个女朋友这么多年一直对自己压制,他现在想解放。老板抓住馨儿的手:“馨儿,和我好吧,我一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
老板是失态,让馨儿很害怕,马上站起来,想躲开,可是老板已经抱住了馨儿,馨儿挣扎起来,怎么也挣扎不开老板的手。馨儿哭着说:“经理,你放过我吧,我还小呢。”老板在包厢内把馨儿摁在沙发上,馨儿的外套被老板扒掉,馨儿还在挣扎。
老板疯狂地继续蹂躏馨儿的胸部,馨儿高喊:“救命呀,救命呀。”
危机时刻,爷爷从外边破门而入,爷爷拿着扁担,朝老板头上打去,老板倒在地上。爷爷拉住馨儿,急急忙忙地离开饭店。他们径直去派出所报案了。
老板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关在派出所,老板回想起昨天的事情,后悔莫及。恳求警察放过自己,自己愿意给馨儿赔偿。
馨儿回到家里,爷爷告诉馨儿,自己在家里等到馨儿下班,没等到,到超市找馨儿,超市的人说馨儿和老板去饭店了。爷爷觉得不对劲,马上去饭店找馨儿,刚进饭店,就听到了馨儿的喊声。爷爷撞门而入,看到老板正在脱馨儿的内衣,爷爷当机立断,出手打翻了老板。馨儿抱住爷爷大哭,爷爷安慰馨儿。
爷爷告诉馨儿,忘情草坚决不能拿到家里,不然的话,会带来祸根的,这次祸根,就是那棵忘情草带来的。爷爷给馨儿讲了忘情草的故事。她的父母,就是因为忘情草被害了,父亲出了车祸,母亲在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爷爷说,他们生前,都喜欢忘情草。
馨儿知道了这里的故事,答应爷爷,以后再也不招惹忘情草了。

馨儿再也不敢去那个超市了,馨儿的同学给馨儿找了一个工作,就是镇里一家工厂,馨儿在那里做保管员。那家工厂就是馨儿同学家开的,馨儿的同学也没考上高中,初中毕业后,就来家帮助爸爸打理工厂。他们是在田间见面的,这个同学是到地里看忘情草的,馨儿也是看这些忘情草的,他们就在路边遇上了。
同学惊喜地看见了馨儿:“馨儿,怎么不见你在超市上班了,我去了好几次,都没看见你,我正说去找你问问呢。”馨儿告诉同学,自己不干了,馨儿说了那家超市的事情,同学听了很气愤,要找人说老板的事情,馨儿拦住同学,说老板已经让警察逮住了。
然后同学就让馨儿去他家工厂。
馨儿在工厂里做工,本来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但是同学为了照顾她,就让馨儿坐在办公室看电脑。馨儿不认识电脑,同学就来教她,同学手掰着手交给馨儿学习电脑,馨儿进步很快,很快就学会了。可是同学还来陪馨儿,他们在一起有说有笑。馨儿觉得和他在一起很开心。馨儿不想下班,因为下班后就看不到同学了。
馨儿和同学的事情被同学的父母知道了,父母不同意他们来往,让这个同学出外边的分公司了。临走的时候,同学送给馨儿一个礼物,就是一部智能手机。同学交给馨儿怎么玩微信。这样,虽然同学走了,馨儿还能在微信上和同学一起聊天,馨儿没事的时候就看手机,一会儿不见同学,馨儿都觉得瘆得慌。
同学又被自己的父母送到了国外,馨儿怎么也见不到自己的同学了。馨儿随后也被同学的父母辞退了。馨儿回到家里,整日没事干,她很想念自己的同学,但是同学已经无法回来了。爷爷知道馨儿的心事,把馨儿叫到父母坟前:“馨儿,你在你妈妈去世的时候,我曾经保证把你养大成人,现在你已经大了,但是我告诉你,有些事情,是我们不能做主的,什么改放手的你应该知道。”爷爷从父母坟上拔掉一些忘情草:“不是你的,就得忘掉。”
爷爷走了,坟前只剩下馨儿一个人,她看着自己手机微信,看着自己同学的头像。她想不通,但是她信爷爷的。后来,馨儿就嫁给了一个另外村里独生子,爷爷说,那家人家殷实,馨儿不会受屈。
馨儿结婚的时候,在自己陪嫁的枕头里,装了很多忘情草。迎亲的队伍经过哪些忘情草的时候,馨儿哭了。
馨儿和那家人家很安分地过日子,第二年,还给那家生了一个小男孩,一家人过得很幸福,馨儿觉得爷爷安排的很好,那一年,爷爷去世了。馨儿一家人把爷爷送到了墓地,爷爷的墓地在馨儿父母身边。馨儿给爷爷坟上再上了忘情草。这时候,馨儿发现,身边站着一个自己熟悉的身影,那个离开自己三年的同学才来到她身边。馨儿拔了一把忘情草递给同学,带着自己的儿子,和老公一起回自己村里了。
打狼寨

村子叫打狼寨,谁也不明白,这个平原地区的村子,为什么叫打狼寨呢,但是它就叫打狼寨,它和其他村子没什么两样,在一个沙土岗后边,老辈人说,这个沙岗上是有狼的,只是后来那些狼被这个村子的人打跑了,所以现在没有了狼。
贝妞儿是从小听着这个故事长大的人,他从来不相信他们村里没有狼。于是小时候的他不好好上学,别人上学后,他就悄悄地从学校里跑出来,自己钻进沙岗上的槐树林里,到处找狼,但是终归没找到狼,自己每次考试都班里第一名,不过是倒数。回家的时候,就跪在自己是门前背书。贝妞儿实在是脑子太笨,前边背着,后边就忘了。贝妞儿背书的时候,同村的香菊在一边偷偷地看着贝妞儿难受的样子,在后边悄悄地笑。
香菊是贝妞儿家后边的大姑娘,在村里都说香菊长的好看,贝妞儿也觉得香菊好看。没事的时候,贝妞儿找香菊在一起玩。香菊不用上学,但是香菊得背着自己的弟弟。贝妞儿觉得香菊最好。
在槐树林里,贝妞儿见到最多的是香菊,香菊在槐树林里拾干柴。香菊看见贝妞儿在那里找什么。香菊就叫住了贝妞儿:“贝妞儿,你咋不上学呢?”贝妞儿看着香菊那白皙脸蛋,觉得香菊特别好看,就直接挑战:“你咋不上学呢?”香菊说:“俺娘不让俺上呀,俺得看俺弟弟。”贝妞儿伤心地说:“俺娘非得让俺上,可是俺不愿意上,那些字看见我都头疼。”香菊听了贝妞儿的话,咯咯咯地笑起来,贝妞儿看着香菊,觉得香菊是最好看的姑娘。
贝妞儿回家的时候,做了个梦,梦见了香菊和自己亲嘴,就想电影里那样。那年贝妞儿都十八岁了,还在小学六年级。他总是留级,总是考不上初中。但是就是到了十八岁,爹娘还是希望他能考上初中。
贝妞儿就是和爹娘较劲,也和老师较劲,就是考不上初中,最后,贝妞儿的爹娘,托熟人找到初中校长,给人家送了几个大王八,才让贝妞儿上了初中。
贝妞儿在初中里是王,个头数他大,岁数数他大,自然谁不服他,他都揍谁,所以继续逃课。老师也巴不得他不在课堂上,他要是不在,课堂上还安生。贝妞儿一上课,就骑着自行车去槐树林,他继续寻找这里的狼。贝妞儿认为,既然是打狼寨,一定会有狼的,只是狼躲起来了。
贝妞儿在槐树林,还能见到香菊。他们会坐在一起说话,贝妞儿会替香菊干活,爬到树上,把树上的干枝弄掉,然后给香菊捆起来。
中午休息的时候,贝妞儿会看着香菊傻笑。香菊被看得不好意思:“你干嘛了?”香菊低着头,贝妞儿对香菊说:“黑家我做梦了。”香菊不以为然:“做梦就做梦呗,有啥稀罕的,黑家谁不作做梦呀。”贝妞儿看着香菊:“梦见咱俩亲嘴了,和电影里一样。”香菊听了,很生气地站起来,红着脸看着贝妞儿,手里的砍刀比划着:“贝妞儿,你流氓,要乱来,我砍死你。”贝妞儿不高兴了:“香菊,我是做梦呀,也不是真的。”香菊不搭理贝妞儿,背起干柴离开了槐树林。

这几天,打狼寨热闹起来了,村里来了相亲的,是媒人给香菊说媒的来了。家家户户都到香菊家看新女婿。香菊家挤满了人,那时候,贝妞儿放学回家了,看到香菊家那么多人,觉得很好奇,看到香菊高高兴兴地提着酒回家,他拉住香菊:“你家弄啥呢?”香菊羞红脸对他说:“俺对象来了。”香菊离开贝妞儿走了,贝妞儿觉得天昏地暗,自己冷冰冰地站在那里发呆,直到爹喊他回家吃饭,贝妞儿才丢了魂似的回到家里。那天贝妞儿没吃饭,自己把自己关在家里,不知道在里边做什么东西。
香菊家热闹了一天,村里人都夸香菊找了个好对象,香菊以后就不会受罪了。贝妞儿一个人到了沙岗上,对着槐树林发呆。香菊给贝妞儿送喜糖也没找到他,她就在槐树林找到了贝妞儿。
香菊看着贝妞儿:“你一个人在这里弄啥?”贝妞儿红着脸说:“你有婆家了,以后就不和我玩了。”香菊咯咯地笑了:“俺长大了呀,长大了就得找婆家,然后才能够过日子。”贝妞儿不高兴地说:“你找对象可以找我呀,我可以养活你呀,干嘛非得找外地的?”香菊看着贝妞儿笑:“找你,能养活我吗?光小学上了十年,你那么笨干啥行呀?”贝妞儿不服气:“那不是我笨,是我不学习,我不喜欢读书,但是我不笨呀。”香菊看着贝妞儿,拉住了贝妞儿的手:“你得好好学习呀,有出息了,姑娘们才会喜欢你。”贝妞儿委屈地说:“再多的姑娘喜欢我俺也不稀罕,我喜欢你呀。”香菊看着贝妞儿:“你是不能喜欢我的,我已经有家了,我不能对不起我对象呀。”贝妞儿不高兴地看着香菊:“你也不认识他,怎么喜欢他呀,我们是认识的呀,在这个树林里这么多年了,你也应该喜欢我的呀!”香菊对贝妞儿说:“光喜欢不行呀,我们还得生活,我妈妈还需要我彩礼给我弟弟娶媳妇呢。”
贝妞儿听了低下头,他不知道找对象还需要这些东西。贝妞儿想了想,看着香菊说:“你能等我吗?”香菊看着贝妞儿:“你要干什么呀?”贝妞儿说:“你等我吧,我出去挣钱,挣了钱,给你家彩礼,然后我娶你。”香菊笑得直不起腰来,贝妞儿笑着说:“香菊,你笑什么呀,我说的是真的,只要你等着我,我就会挣很多钱。”香菊看着贝妞儿认真的样子,半真半假地:“好吧,我等你。”贝妞儿一下子抱住了香菊:“以后你就是我媳妇了。”
香菊看着贝妞儿:“现在还不是,得明媒正娶才算。”

打狼寨又出现了大新闻,打狼寨贝妞儿不见了。这是学校里打来电话,贝妞儿的爹娘才知道的。打狼寨全村人都出动了,都在找贝妞儿,电视台也上了寻人启事,网络上也贴了寻人启事。但是没有找到贝妞儿,贝妞儿的爹娘哭天抢地,但是还是没用贝妞儿的信息。只要香菊自己知道,贝妞儿把自己的话当真,离家出走,他要去外边挣大钱。但是,香菊不敢对大家说,害怕大家埋怨自己。这个秘密香菊自己埋在自己心里。
香菊虽然定亲了,但是没有出嫁,还得去槐树林里找干柴,因为家里用不起煤气,也用不起煤。香菊自己没事,也喜欢在槐树林里坐坐。自己看着槐花开,她喜欢这些银白色的花朵,闻着槐花的醇香,想着自己心里的秘密。她似乎看到了贝妞儿在挣大钱,说实在的,她喜欢这个傻小子。
香菊在槐林里睡着了,梦中,她看到了自己光着身子在洗澡,贝妞儿从后边抱住自己。她秀红了脸,忙找衣服,但是怎么也找不到衣服。贝妞儿拿着一个彩色绸缎朝她走来。贝妞儿在哪里,她感到贝妞儿已经,来到自己身边。
香菊醒了,被自己梦中的事情羞红脸,自己捂住自己的脸,觉得自己很丢人。她看着那个树墩,想起自己在那解手的时候,被贝妞儿看见的往事。他们都是青春男女,但是那些事情似乎已经过去了。香菊知道,自己等不到贝妞儿回来的。
香菊在春节的时候结婚了,迎亲的队伍来了很多,把打狼寨整个街道占完了,到处都是迎亲的车辆。打狼寨热闹起来,大家争先恐后地看新郎官,新郎官出来了,是非常标志的小伙子。大家说,香菊这一次值了。
香菊出嫁了,但是香菊似乎在等什么人,外边的人都在催香菊,香菊哭哭啼啼地上了花车。唢呐队吹着小放牛在前边走着,摄像师在后边跟着,红色大礼炮在前边响着,大家都排着队看香菊。香菊穿着白色的婚纱,大家都说天仙下凡了。
迎亲队伍在打狼寨村口停下来了,打狼寨的人都吃惊了,大家看到车队前边,停着一辆越野车,一个小伙子截住了车辆。新郎官出来交涉,竟然被那个男子打了,大家都火了,在自己家门口竟然有人劫亲。
香菊在做梦,被几个小伙子驾着胳膊从花车上劫走了。越野车带着香菊离开,后边迎亲的队伍在后边追赶。一时间,这个村子翻天了。香菊家和婆家都报警了,大家都义愤填膺,这对打狼寨就是天打的侮辱。
打狼寨出大事了,打狼寨的姑娘出嫁,竟然在出村的时候被劫走了。这件事惊动了打狼寨整个村子,他们愤愤不平,纷纷去公安局督促办案。
香菊被人带到车上,车子就开始逃走,后边的车追赶,他们的车狂飙,一时间竟然成为了警匪大战。最后,他们还是被警察逮住了。
香菊和劫持的人都被带到了派出所,新郎也来了。新郎竟然看到香菊和劫持她的人站在一起。
打狼寨最新新闻,贝妞儿在香菊的迎亲会上,把香菊劫持了,香菊不但不怪罪贝妞儿,还答应嫁给贝妞儿。香菊的爹娘和贝妞儿的爹娘都觉得特别丢人,在喇叭上宣布和他们了两个断绝关系。
打狼寨又一次闹翻天了。
灰色的风衣

那年秋天,朋友送我一间灰色风衣。那是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自己蜗居在一个草房内爬格子,几乎没有了生活来源,每天苦逼地生活几乎让人绝望。婚姻失败,事业无望,家居陋室,几乎是无法看到生活的光明。阴暗地卧室,阴暗地小院,里边几乎是寸草不生。这间陋室还是几个朋友凑钱给我租居,小院靠近黄河边,每天晚上,可以听到黄河水的浪声。郁闷的时候,就起来到大堤上散步。黄昏的大堤到了深秋,已经是秋叶发黄,长长地大堤遥无一人,只有稀疏地星星陪伴。秋风更凉,我走在大堤上,不但感到孤单,还倍感凄凉。
就在秋天到来的几天,我的几个朋友来到这个小村庄,找到我的房子,我们一起畅谈了很久,终于我心情开始畅快起来。朋友们鼓励我勤奋习作,带来了书籍,带来了稿纸,还带来了一件风衣。
风衣是灰色的,是当时流行的人字呢,漂亮,大方,得体,穿起来把以前的颓唐一下子消除了。我十分喜欢这件风衣,晚上写作的时候,披上它,可以抵御黄河风侵袭,能够安心地写作。出门会友的时候,可以做一件非常漂亮的礼服,穿起来也就很自然,很大方,让以前的寒酸远离我而去。晚上走在大堤上,穿着风衣,眺望混沌的河水,一下子就会把心中的不快扔到了爪洼国。
记得见另一个女友的时候,我就是穿着这个风衣,风衣让我显得风流倜谠,我的气质一下子把对方降伏。于是在那个小草房里,我收获了新的爱情。她从远方而来,带着文学的梦想,我们一起在黄河大堤上散步。我们谈论 契诃夫,莫泊桑,大小卓玛,托尔斯泰。她更喜欢狄更斯的小说,我们就说狄更斯,然后回来一起研究巴金,矛盾,鲁迅等等。她带来很多书,我们每一本书都一字一句地品味。
白天去黄河滩里挖野菜,找一些野味,还能抓一些兔子改善生活,我们一起去河滩里瓜农的西瓜地里。她天真地认为这个瓜农一定和闰土有什么关系。我们在瓜田里守夜,明亮的月色,闪烁的明星,我们看着绿色的西瓜地里,似乎也要找出鲁迅先生笔下的那獾来。獾没有发现,倒是看到很多野狐,在茫茫的月色中自由撒欢。
这是一个美好的故事,我穿着这件灰色的风衣,和她在这个荒凉的原野里自由穿行。记得一次我们遇到了一个很粗很长的蟒蛇,当时她吓坏了,我们一起逃走,逃到了一片槐林里,风衣竟然被槐林挂烂了。
她非常心痛地看着风衣,灯光下,开始用针线给我缝补,因为接到了朋友的电话,我要和一个出版社的编辑老师见面,他们似乎对我们的文章感兴趣。于是她在夜间坚持要给我缝补衣服。灯光下的她,拿着针线缝补,那么专注,我发现这时候的她更加美丽。
当我们兴致勃勃地要去参加和编辑老师会面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她昏厥了,自己昏倒在草房里。我当时傻眼了,马上联系了好友,他们从城市赶来,我和村里人送她去了医院。到了医院,她已经停止和呼吸。她走的是那么匆忙,没有交代什么,甚至她没有说出自己是哪里人,就匆忙地离我而去。我感到天地崩裂,按照她的希望,我把她葬在河滩里。
晚上回到草房,我独自坐在书桌前,看到她留下的书籍,那书籍依旧留着她身上的芳香,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无情,把她从我身边夺走。我看到了那件叠的整整齐齐风衣,那个破烂的口子上,她连夜绣成一朵美丽的桃花。风衣还是那么干净,这是她临走的时候,洗后烫干的。我穿上了风衣,来到她的坟前,告诉她,她的手艺很好,这个风衣缝补的很得体,远远比以前更加有艺术范。
我不得已要离开那个偏僻的小村,我要去市里教书了,这是朋友推荐的一家民办中学。拿着朋友的介绍信,我找到这个学校。他们接待了我,谈起教学,我还是有些激情。中学的负责人说起朋友的介绍,很赞赏我的文采。毕竟是一份稳定的工作,我还是很珍惜的,很快我和这里的学生打成一片,我的课程也得到了大家的欢迎。特别我的作文课,很多其他班级的同学都喜欢来听。
我是穿着那件风衣去讲课的,很多同学都喜欢我的风衣,特别是风衣上的桃花,他们说就简直是真的。细心的学生竟然看出桃花里边,竟然蕴藏着一个名字。同学们都惊讶地说:“这花是彭老师绣的。”大家都过来,争着看我的风衣。同学们都认出了风衣绣花者,就是曾经的语文老师。他们开始讲述这个老师的很多往事,老师是他们最喜欢的老师。我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我这份工作就是她留给我的。
风衣,工作,还有这里的同学,都是她的痕迹,我感到自己无地自容,我霸占了她的一切,忽然觉得,我就是她的罪人。那一夜,我梦见了她,她还是那么纯真。她让我好好照顾她的学生,因为她已经无法再和孩子们在一起了。
清明节的时候,我带着这些孩子们,去了那个滩区,在大堤上寻找她的痕迹,我们来到她的坟前,把桃花送到她的坟前。我们的哀思,带着我们的祝愿,我们告诉她,现在我们很好,同学们都很努力,大家认真学习,要完成她的希望。
我在那个学校送走了那个班级的学生,他们都考上了自己喜欢的高中,我决定离开学校,去换一种生活。我喜欢郊游,喜欢大自然,喜欢去世界外找世界。这是我们以前的共同愿望,我们曾经约定,一起去浏览祖国的大好河山,我现在就决定完成她的愿望。
穿着灰色风衣,我开始踏上游览世界的步伐。我的风衣上,还带着她亲手绣的桃花,桃花里边,蕴藏着她的名字,我这时候才明白,她已经永远和我在一起了。
【荷塘“有奖金”征文】驴

驴自己知道,已经是该出去的时候,它自己已经站起来,摇摆着那条次灰色尾巴,对着还在熟睡的主人哇哇哇地叫起来。驴的叫声惊动熟睡的主人,他反感地翻了翻身,继续睡觉。驴并不罢休,继续朝着主人叫,叫声在黎明的村子格外刺耳。主人骂骂喋喋起来了,抓住鞭子,走过来,对着驴就是一阵暴打。驴抗议着,在驴槽里边一边躲藏,一边尥蹶子,主人更生气了,把鞭子抽的更狠了。驴终于老实了,乖乖地站在原地,主人的鞭子在它身上落下痕迹,沁出一道道血印。驴委屈地哭了,看着主人,泪水流出来,。也许主人累了,也许主人已经解气了,主人开始把它拉到板车辕内,驴很顺服地进了辕内。
这是一次很远的路程,主人坐在板车上,驴拉着车子,在一个漫长的路上行走,路边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圆滑的石子成堆堆在路边。主人开始用那嘶哑的声音唱着信天游。驴这时候开始享受主人的歌声,路永远走不完,那炽热的太阳就像烈火一样烤着驴的身体。驴无奈地忍受着煎熬。终于看到一个绿色的影子,终于闻到水的气息,驴开始兴奋。
那是一个美丽的海子,在沙漠里,海子显得格外珍贵。海子的四周都是绿色的灌木,灌木还开出让人羡慕红花,红柳树摇摆着妩媚的腰肢,就像风骚女人的身材,勾引着这里的动物去舔舐自己秀美身材。
主人在这里停下了,可以看到一座黄色的土坯小屋,里边走出一个漂亮的女人。驴一下子激动起来,女人妩媚,美丽的大眼睛特水灵,女人热情地和主人打招呼。
“库尔班你终于来了,半年了吧,这一次去哪里呢?”被女人成为库尔班的主人欣喜地叫起来:“塔莎,你还记得我,我要去库叶城,那是我要去的地方,我还怕看不见你呢,这么长的时间,你还记得我呀。”塔莎妩媚地笑了,这笑容让驴嫉妒。塔莎看了驴一眼,走过来,抚摸一下驴身体,驴感到一阵温馨,驴抖动了一下身体,对着塔莎摆尾巴。塔莎叫起来:“库尔班,这个是你媳妇吧,怎么老是带着它呢?”库尔班看了驴一眼,嘲笑塔莎:“塔莎,这是一个叫驴,公的,你要认识一下呀。”
塔莎看了驴一眼,驴骄傲地看着塔莎,塔莎叫起来:“是一个漂亮的小伙子呀。”塔莎开始给驴解套,把驴送进了一个小屋,这是专门给牲口准备的。驴明白,塔莎还会在晚上给自己喂草料。驴很喜欢塔莎的草料。

驴自己在小屋内吃草,这是驴感到最丰富的草料了。夜已经来临,小屋内的灯光已经明亮起来,驴发现一个猥琐的家伙,从一个角落里爬上自己的驴槽。小家伙看着驴的眼睛,似乎在和驴打招呼。
驴知道它是这里的主人,驴友好地和它说话:“您好。”它不理睬驴的友好,继续在驴槽里寻找自己的食物,驴看着这个小家伙一点夜不客气地把自己的料吃掉了。驴很郁闷,但是这个小家伙根本不在乎驴的郁闷。吃完吃饱,还不忘记带走一些,于是就大摇大摆地离开。小家伙刚走了几步,终于被一只野猫发现了,野猫的眼光发射出令人感到发怵光亮,快速出击,一下子用爪子摁住了小家伙,小家伙没有了刚才的傲慢,一下子瘫痪了,眼睛露出可怜的神情,似乎向驴求救,但是无济于事,猫在戏弄着小家伙,用爪子挠它,似乎要放走它,等着小家伙跑几步的时候,一下子摁住小家伙。
驴目睹了这一切,驴也觉得这个不好玩,于是驴叫起来,驴的叫声很大,在这个茫茫的海子外,响彻天空。猫终于失去了耐性,叼着小家伙离开了这里。
驴的叫声惊动了塔莎,塔莎从自己屋里走出来,披着一件外套。塔莎走进驴的房子,塔莎看着驴的槽,用拌料棍子拨了拨里边的草料:“小伙子,你心眼不少呀,怎么总是吃精料呀,这样会把库尔班吃穷的,那样会找不到对象的。”塔莎絮絮叨叨,然后继续给驴加精料。完事后塔莎看了看驴,然后塔莎看了看外边,把门关住,塔莎竟然在驴面前扒下自己的裤子,在驴对面小解。驴一下子震撼了,塔莎那油光白皙的皮肤,那浑圆美丽的臀部,立即勾引起驴的性欲。驴激动地叫起来,驴开始骚动不安,驴胜从下边膨胀起来,激动地朝着塔莎示威。
塔莎看着驴的样子,咯咯咯咯地笑起来:“骚家伙,果然是个小伙子。”
驴继续示威,也许是显摆自己的雄性能力,生殖器捶打着自己的肚皮。塔莎忍俊不禁,笑得直不起腰来。库尔班走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塔莎捂着嘴笑着离开了。库尔班走过来,发现了驴的骚动,竟然骂骂咧咧地拿着鞭子,狠狠地抽打驴:“你个骚家伙,怎么见不得女人,见了女人就出来,给老子丢人。”一顿暴打,让驴的兴致一下子没有了。驴对主人很失望,塔莎明明很高兴的,但是主人在压制自己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