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63|回复: 3

深宫闱闱:甯妃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3 23:4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刚动笔
作品字数: 7000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作品版权: 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低稿酬出版 正常稿酬出版 
内容简介: 她,白亦宁,本是宰相府的庶出小姐,在府内饱尝别人白眼和欺凌。一朝入宫,她深知皇帝就是想要牵制宰相的朝中势力。后宫无情,她只想在宫中安稳度日,远离是非,但是那个皇帝偏偏不如她意!
他,怀时华,北川国的皇帝,无情最是帝王家,后宫佳丽三千,也不过是他利用和复仇的棋子。冷酷无情,嗜血如狂,阴暗和残忍的暴君!
她本想就这样平淡度过这辈子,面对嫡出姐姐的挑衅,各个嫔妃的陷害、欺凌,皇帝的复仇与背叛,她怒了!她发誓她要将她所失去的东西拿回,让每个曾经欺凌她的人狠狠地踩在脚下!
当她走入他眼里,他却发现这颗棋子开始有了生命。
作者自荐: 崭新的权谋情节,人物情节矛盾冲突更大、更激烈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
作品目录: 第一章 楔子
第二章 入宫
第三章 陷害
第四章 陷害(二)
备注: -

第一章   楔子


一间小茶馆里,客人吃着瓜子,听着说书先生在说这北川国的小道故事。


“咳咳,”说书先生清了下喉咙,“都说啊,北川国的君王冷峻无比,气质不凡。所以天下间多少女子做梦都想进入后宫当妃子,想要侍君在旁。”


“可惜,无情最是帝王情,这位君主却是冷酷无情、嗜血如命。这不,听说啊,曾经宠绝后宫的梨妃就被下令挑断手脚筋,然后凌迟处死!她家族的人一个都不剩地被诛杀。哎。”


“可是依旧如此,仍然有许多皇孙贵族撞破了脑袋都想把女儿送进皇宫,希望可以得到皇上的宠爱,在朝廷权力上分一杯羹。”


客人无不一一唏嘘,议论纷纷。



朝堂上,怀时华面无表情地坐在龙椅上,看着地下瑟瑟发抖的梨大臣,


“求……求皇上看在梨妃娘娘照顾圣上有功的份上,饶恕罪臣!”梨大臣的额头被弄得头破血流,一把年纪跪在朝堂上,让人看着丝丝不忍。


“呵,你这老东西,当初把女儿弄进宫里来,还不是为了争权,为了能够攀上皇室。”怀时华内心想着,目光一寒,说道,


“对啊,我怎么能够忘了梨妃照顾朕的功劳。所以啊……”时怀华刻意顿了一下语气,脸上露出微笑,


“所以我不忍爱妃操劳过度,将她的手脚筋剔去,让她永远“舒服”地躺在床上,不用再为朕劳心劳力。”


梨大臣听了大惊失色,自己的爱女竟被人弄成这般模样,他痛心疾首地跪在大殿内,“皇上,就算微臣有罪,但爱女梨妃是无辜的!况且,她对你是真心实意的,至死不渝啊!”


“呵?真心实意?”怀时华最痛恨别人跟他提起这个词语,什么真心实意,都是弄虚作假,为的都是他的权力,他的财富,他的一切,除了他的人。


他紧握拳头,手上青筋暴起,有棱有角的面孔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人。


“既然梨大臣那么关心梨妃,你们父女多年未见,那朕就下令让梨妃回家,让你们团聚一番。”


“启禀皇上,北川国有律法,后宫妃子永世不得出宫!”徐大臣拱手朗声道,


“徐卿家说的是,那就除去梨妃的妃位,以罪妇名义遣返回家。”怀时华微微一笑,不冷不淡地说道,


梨大臣一听若如五雷轰顶,一时间瘫坐在地上,眼神呆滞。


“不知道其他卿家有何异议?”


“启禀皇上,臣认为梨大臣虽然有罪,但与梨妃无关,不应该将梨妃命好去除。”说话者是朝堂上最有势力的丞相——白枫贺。


白枫贺,当年力荐二皇子上位,多次密谋除去现任皇帝怀时华,可惜,最后先皇还是将皇位传给了出身低贱的怀时华。白枫贺因为手握兵权,而且朝堂上颇有势力,许多大臣都以他马首是瞻。怀时华不敢轻易动他。


“那不知白爱卿有何高见?”怀时华问道,


“臣认为,将梨大臣贬低二级,扣除三年俸禄,便可。至于梨妃则不必去除名号,依旧待在宫中。”


“好,那就依白爱卿的所言。”


怀时华冷冷地看向白枫贺,心想:“想要架空朕的权力,白枫贺,走着瞧吧,听说你家中有着三名楚楚动人、娉婷娇柔的女儿呢,呵呵。”


“退朝!”朝堂上每人各自心怀不轨地走出殿外。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23: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入宫

后花园,杨树随风飘逸,春风和暖。

怀时华正在和白枫贺下棋。

“看来皇帝这几年渐长不少。”白丞相一脸试探地说,

“多谢白丞相夸奖。白丞相乃两臣元老,资历很高,希望能够助朕一臂之力,多多提点。”

“为君解决问题是臣的责任,皇上不必客气。”

“既然如此,朕的确有一烦心之事。”

“哦?皇上请说,微臣必定尽心竭力地完成。”

“内务府刚送上官女子的名单,想说提拔一些官女子,但是太后看了之后很不满意。说这些官女子有些虽貌美,但却仪态不够大方,有些虽然知书达理,但姿色欠佳,难担当嫔妃之位。”

“皇上,这……”白丞相似乎没预料到,怀时华又继续道,“之后太后便说起白丞相家的三位女儿,她赞叹不绝,说你的女儿不仅拥有倾国容貌,更懂得诗歌词赋,很有后宫嫔妃的风范。”

白丞相心想,:“哼,狼崽子,竟想从我的女儿下手!虽说嫁入帝王家虽说可以牵制皇上的权力,但这皇上与我积怨尚久,恐怕会对我女儿狠下毒手。上次的梨妃就是个例子。”

怀时华似乎看出白丞相的忧虑,他微微一笑,装作很烦恼地说道,“白丞相不是刚才说要为君主分担忧虑吗?”

“既然是你给自己挖个陷阱,那我就顺水推舟,将我女儿送入宫中。我的大女儿相貌倾城,我就不信你不被迷得神魂颠倒!”白丞相心里暗暗想到,他抬头,笑了笑说道,

“太后如此满意我家女儿,是她们的荣幸。能够服侍到一国之君更是她们几世修来的福分,微臣愿将女儿送入宫中。”

怀时华目光透出冷光,又很快转为化人心弦的微笑,

“那朕明日下令将白丞相女儿送入宫中。”

“臣遵旨。”


白府内,

“哼,下贱的东西!给我打!”白夫人脸色鄙夷地看着地上的女子。

“我并没有偷姐姐的胭脂,”白亦宁正趴在地上,被下人用鞭子打得浑身是血,“如果我要进她房间偷胭脂,为什么不偷她放在桌子上的金钗?那不是更值钱吗?”

“还那么多废话,给我打,打到她招为止。”白夫人打断她的话,脸撇向一边,

眷儿扑上前,抱住白亦宁,哭着说:“求求你们,不要打三小姐,真的不是她偷的。是眷儿做的!是我做的!”眷儿跪在地上,泪眼婆娑地看着白夫人。

“哦?终于肯招了吗?”白夫人说道,

“不,不是她偷的!”白亦宁一把抓住眷儿,“你没有偷,为什么要认!”

这时候,一名身穿粉紫裙的女子聘婷地走进了房间,瓜子脸,明眸皓齿,唇红齿白,一看就是我见犹怜的样子,是世间罕见的美人。

她走进房间,浓浓的血腥味扑鼻,她皱了皱眉,斜眼冷冷地看着地上的白亦宁,

但很快又转变脸色,温柔地说道:“娘,妹妹不懂事,就放过她一马吧。她自幼过着苦寒的日子,又是庶出,不得爹爹重视,从来没见过胭脂这么好的东西,起了贼心也是难免的。”

“哼,还不是你污蔑三小姐偷东西的!”眷儿愤恨地想,

“兰儿,你就是心肠太好,对于这种庶出的人,就不该留情!”

“哎,娘,算了吧,如果事情传出去,我们嫡出的因为一盒胭脂打了个庶出的女儿,会被人笑话的,说我们小家子气。打她几下算是惩治她,让她长记性吧。”白亦兰甜甜地笑道,

下人们都感慨大小姐真的是蕙质兰心,貌美心善的人,默默地鄙视这庶出的三小姐如此不知所谓。

“好吧,就听兰儿的话,放你一马!就把那眷儿关在柴房里面饿上一两天以算惩治!”

“谢大夫人!”白亦宁默默地留下眼泪,扣头谢罪。

她不想再纠缠下去,如果在这样下去,眷儿可不是挨饿的惩罚,更有可能会被鞭打致死!

怪就怪自己一个没留神,就被白亦兰身边的丫鬟引到了房间附近,让他们有机可乘地污蔑自己偷东西。

爹从小就不喜欢娘亲,再加上自己是庶出,在这白府里面就更不受待见。

白亦宁拖着受伤的身子回到房间,她抱着腿坐在床上,摸着手腕上娘留给她的玉镯子。

眼前似乎一个身穿素色布裙,容貌温婉姣好的夫人,轻轻地摸着她的头,跟她说:“宁宁,听娘的话,活下去。再怎么艰难也要活下去!”

白亦宁把头深深埋进膝盖里面,眼里流出两行清泪,低声沙哑地说道:“娘,我好想你。”


南厢房内,

“咔嚓!”白亦兰一手折断了珠钗,“爹爹居然也要将白亦宁送入后宫?!”

“我居然要跟她一起入宫?”

丫鬟紫宜担心地说道:“小姐,万一让那白亦宁真的进了宫中,当上了妃子,日后你见到她,岂不是要跟她平起平坐?”

白亦兰一把将梳妆台上的东西洒落在地上,一向温柔的眼睛闪出狠毒之色,“我可不会让她顺利进入宫中。”

“能够坐上后妃之位,在皇帝身旁服侍的人,只有我。”

白亦兰眼角挑衅地看着铜镜的自己,嘴角上扬,将新的兰花金钗插入鬓间。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23:4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陷害

“爹爹,你为什么要让那个白亦宁也进后宫?难道你不相信女儿能够俘虏帝王的心?”白亦兰委屈地撅着嘴,眼里冒着雾气,灵动的杏眼,小巧的鼻子,更显得她楚楚动人。

白丞相看了她一眼,有些心疼地说道,“傻孩子,我这是在保护你呢!”

“你不知道,这皇帝早已和爹爹积怨甚久,此次招你入宫不过是个圈套。爹爹害怕你遭他折磨,虽然他不敢明着来,但暗箭难防啊。

如果亦宁入宫,他就可以转移视线,对付亦宁。亦宁就可以为那你挡下那皇帝的折磨。白府上下都知道,皇帝都知道,我最宠爱的女儿就是你,他不敢对你做什么,但是亦宁不一样,她是庶出之女,不受爹爹的重视,皇帝要对她下手段也不会碍手碍脚。

所以说,你们两个必须同时进宫,方可保证你的安全。”白丞相温柔地拍拍白亦兰的肩膀,“兰儿,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养好身子,以最佳姿态面圣。”

白亦兰踏出房门,丫鬟紫宜说道:“小姐,那还需要对付那个白亦宁吗?”

“哼,当然要。白亦宁会不会帮我挡下皇上的手段我不知道,但是,”白亦兰用手捋了捋自己耳边垂下来的几缕秀发,

“我对于我自己能否俘虏皇上的心很有自信。如果能够俘虏到皇上的心,就没白亦宁什么事了。既然如此,就不能多一个潜在的危机。白亦宁,一定不能进宫。”

晨光熹微,金色的光芒点点洒在庭院,照得一身温暖,白亦兰看着这阳光,仿佛回到三年前的那次狩猎场,自己遇到怀时华的一天。

那年,她刚满十五,那时候怀时华还没当上皇帝。先皇生辰,众皇子在狩猎场打猎为皇帝祝贺。她跟随父亲出席,期间,她顿感无趣,便离席想出去透透气。

她一人无聊地走到河边,倚靠在河边的柳树旁,静静地看着这碧水茫茫的荷塘。突然,一阵急速的马蹄声在身后响起!

白亦兰立即从后看去,却看见三皇子正骑着马向她急速奔来,马跑得太快,三皇子控制不住马的速度,快要向她冲来!

她一刹那脑袋一片空白,眼睛紧闭,呆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反应。

突然,一只大手快速挽住了她的腰,她跌入了一个宽广结实的胸膛。怀时华抱着她,翻了几个跟斗,滚到了一旁,避开了三皇子的马,三皇子带着马掉进了河里。

她睁开眼,一双深邃冷峻的双眼进入了她的视野,周身散发出寒冷刺骨的气质。怀时华的眼神逼得让人无法直视,白亦兰脸涨得很红,她想站起身子来。

朝霞卷起,万鸟归巢,丛林的绿叶隔住了绚丽的霞光,洋洋洒洒地落在他们两人的身上。

白亦兰就是此刻爱上了怀时华,也下定了决心要成为她的妃子。

所以,白亦宁绝对不可入宫!

白亦兰从衣袖中拿出一瓶药,“去拿给白亦宁,她应该很需要。”

“是,小姐。”紫宜接过瓶子,抬腿准备往外走,

“不,不是你去送,是叫茹大娘去送。”白亦兰对紫宜微微一笑,

“茹大娘?哦,难道小姐你是想……”紫宜看着白亦兰会心一笑。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23: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陷害(二)

“笃笃笃,”传来一阵敲门声,眷儿有些踉踉跄跄地走过去开了门,

原来是茹大娘。她穿着厚厚的粗布裙,还盖着头巾,遮着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她说:“三小姐,二小姐说三小姐早日遭夫人家法侍候,想必身上有伤,这瓶铁打酒可以让你伤势好得快点。”

白亦宁不直接用手接过药瓶,茹大娘便有些讪讪然地将瓶子放在桌子上,便离开了房间。


过了几天,

“啊!我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一声惨叫声从房间传来,丫鬟听见叫声后,赶忙冲进房间。

只看见一个女人用长袖半掩着脸,跌坐在地上,丫鬟赶紧扶起她,却看见密密麻麻的水泡布满了她的脸庞!

“啊!”丫鬟们都吓得退出房间,唯恐受到感染。

“怎么如此惊惊慌慌的,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白亦兰有些得意地说道,“是不是西阁那边出了事?”西阁正是白亦宁的居所。

丫鬟们惊恐地说道:“不是西阁,是东厢那边!”

“什么?东厢?娘亲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回禀大小姐,一大早,大夫人就……就发现自己的脸上出了密密麻麻的水泡!不知道被谁传染的!”

白亦兰大惊,立刻跑去东厢,但却看见爹用布遮着脸,娘亲的房间也被封住了。

白枫贺对白亦兰说:“大夫刚刚确过大夫人感染了“水疹”,需要隔离休养半个月才行。这病传染力极强,你又准备入宫,赶快离快这里。”

“什么?茹大娘的水疹怎么会传染到了娘亲身上?昨天,茹大娘不是信誓旦旦地说了她将有水疹病毒的药瓶交给白亦宁了吗?”白亦兰有些愤怒,又很着急娘亲的病,但现在又无计可施,一跺脚回房去了。

西阁,

白亦宁淡淡地喝着茶,眷儿匆忙地进房,开心地说道:“大夫人得了水疹,现在正叫得惨呢!”

“不要那么高兴!不然会被人发现对的!”白亦宁警告眷儿,眷儿吐了吐舌头,“哎呀,人家高兴嘛。”

“小姐,还是你的法子好,教我事先用手绢抱着手掌,然后拿着那瓶药偷偷滴了几滴在大夫人的门把上。大夫人通常不会自己开门,而是叫贴身的婢女开门。

而贴身的婢女则会触碰到大夫人的衣物、贴身用品,甚至是夫人的脸。那些婢女就算触碰哪一样,水疹都会很容易散播开来,大夫人自然就……哈哈哈。”

白亦兰心想,这次就当做是给她的教训吧。希望娘亲能够原谅我,不是用医术来救人,而是害人。哎,虽然我熟知医理和各种中草药,却沦落到要害人来保护自己,我真的愧对娘亲。

白亦宁有些不开心,放下茶杯,抬手玩弄着手腕处芙蓉色的玉镯子。芙蓉色的玉镯子在阳光微微照耀下,透出暖人心神的光线,这光线穿绕流畅在肌肤嫩滑的手臂上,恍如天上的一件仙物。

眷儿似乎没看到白亦宁的伤感,又说到:“小姐你真的好厉害,你怎么会知道大小姐想让你得水疹?”

白亦宁苦笑着拿她没办法,“那天,茹大娘跟我说是二小姐送的药就已经露出了马尾。二小姐一直和她并不是很熟络,按道理她不会送药给自己。而且她一直抱病在身,深居浅出,又如何得知自己被夫人鞭打的事情?”

“还有那天已经是小暑,天气已经很炎热了,茹大娘还是一身厚重的春季衣服,一定想要遮盖什么。当我问起她的时候,她有些紧张地拉了拉衣袖和面罩,那时候我看到了茹大娘的手臂上有颗水泡。”

白亦宁不紧不慢地说道,“只是我有一事尚未想通,为什么大小姐要大费周章地要我得水疹?”

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一个丫鬟在外面说道:“三小姐,老爷有事想要小姐过去北房。”

“什么?!”眷儿和白亦宁有些紧张,

“难道自己做的事情被发现了?爹他是怎么发现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7-9-21 00:37 , Processed in 0.11106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