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134|回复: 5

锦绣红曲落虞城:剑影王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3 23: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刚动笔
作品字数: 7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作品版权: 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低稿酬出版 正常稿酬出版 
内容简介: 他,一心想利用爱来留住她,让她辅助自己完成复仇、登上权力的高峰,但殊不知,还没走完这段复仇之路,他早已深深陷入他自己编造的谎言……

她,假装潇洒,但却重情重义,一心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不顾一切地想将他从冰冷的情感世界中挽救出来,但殊不知,竟是他精心制造一个的骗局……

究竟是我的潇洒太假,还是你的戏太真?
作者自荐: 作品的口味大众化,但跟普通言情小说不同的是,情节方面对加入对亲情、爱情、友情和生命的反思。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
作品目录: 第一卷

第一章 冒霜欲唤城人心
第二章 江湖上的小薯头
第三章 江湖小薯头(二)
第四章 初遇非初识
第五章 初遇非初识(二)
第六章 这等小事何足挂耻
第七章 物换星移几度秋
第八章 鸣鸾歌舞声悠悠
第九章 鸣鸾声中藏剑影
第十章 鸣鸾声中藏剑影(二)
第十一章 背灯面花就斜月
第十二章 刺杀
备注: 还有第二、三卷

引言


苏和清,一个小小的人物,觉得自己可以在江湖上成为一名浪迹江湖的侠女!


本来她觉得她可以如此潇洒、没心没肺地生活下去,不用再回想前尘往事,也不用理会国家、家族的兴亡。

“对啊,我就是小人,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人不也是像我那样贪生怕死,只顾着钱财和利益吗?我比你们好一点点,我只会贪一点点。”

“他们的生死关我什么事情?请问他们有对我做过什么贡献吗?”

“陆世子,别想着打我家人的主意。想拿他们威胁我?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想有家人被人拿着威胁我呢!”

“忠君爱国?南雀国早就被灭了,什么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于我而言早就没了,哎,无事一身轻啊,羡慕吗,世子?”


“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假潇洒,真寂寞?”

“你说什么,我不太懂耶,你以为你是谁?”


他,一心想利用爱来留住她,让她辅助自己完成复仇、登上权力的高峰,但殊不知,还没走完这段复仇之路,他早已深深陷入他自己编造的谎言……


她,假装潇洒,但却重情重义,一心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不顾一切地想将他从冰冷的情感世界中挽救出来,但殊不知,竟是他精心制造一个的骗局……


究竟是我的潇洒太假,还是你的戏太真?



第一章   冒霜欲唤城人心


在滚滚尘沙、硝烟燎火弥漫的城门外,一名女子身披血红色的战袍骑着马快速地冲向城门里面的宫殿,来势汹汹,可怕的气势让看守城门的士兵们没有一个赶上前阻挠她。


她冲入宫殿,看见一整排的士兵在院门外列队等候,她知道,这一战他成功了,这么多年历经的危险和辛苦,披荆斩棘,都是舔着刀上的血爬上来的。


苏和清的眼眶有些湿润,她笑着立刻翻身下马,跑进州府殿内。因为她知道,陆徹在等着和她庆祝。


州府殿内,陆徹正阴郁地坐在殿内中间,他深邃的眼光一下子看见了苏和清,脸上开始有了点笑容和释然,心想着,“她终于没事归来了。”


当苏和清跑进殿内,却看见大殿里面躺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惊骇无比,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具尸体,脚步向后趔趄了几步,眼睛一下子被泪水朦胧,她快速跑过去抱住那具尸体,可惜早已并无气息,脖子间深深的剑痕痛苦地昭告着他的死因。


“是谁做的?”苏和清眼里透出寒光,冰冷地看着殿内的将领们,像是地狱里浴血归来的彼岸花,全身上下渗透着慎人的气息,“我再问一次,是谁杀了他?”苏和清一边缓缓地走向将领们,一边亮出剑捎。


全场缄默,一个个都略有尴尬地微微看向陆徹。


压住苏和清心中最后的一根线终于被压垮了,她痛心地看着面前曾经跟她最亲密的人,她的心弦被撕扯着,像一根根针狠狠地扎进心中,像万千蚂蚁在噬咬着,这种不期然的背叛最让人痛不欲生,肝肠寸断。


“我们不是说好的吗?”苏和清看向陆徹,陆徹的嘴没动,他只是冷冷地看着苏和清,仿佛像陌生人一样,像是阴寒欲血的冬日。


苏和清奔溃地大喊,:“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怎么能这样出尔反尔?你的心真狠。


权力对于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你为什么为了权力而要将爱你的、对你好的人一次次推向死亡的深渊!”


她冷笑了一声,“我以为我可以改变你的想法。五年前,是你让我相信这个世界也是有善意的,可是我却唤醒不了你对这个世界的信任!”


“陆徹,告诉我,你是不是由此至终都是在利用我?五年前的那一次相救是否也是你运筹帷幄的一部分?你是否这几年来都没有相信过我?”


“你有没有爱过我?”这一句,苏和清没敢问出口,她狠狠地将泪水和这句话咽下喉咙,像砂石般磕伤了咽喉,浓浓的血腥味似乎在嘴边散了开来。


苏和清低头无声地流泪,豆大的泪珠一颗颗地滴落在布满尘埃的红毯上。“陆徹,你真的很厉害,用五年精心制造这样一个骗局,我苏和清输得心服口服!五年前的恩情今天算是一次还给你了。”


苏和清抬头站起来,抽出剑捎,猛然用剑砍下袍子的一脚,“陆徹,你的恩情,这五年我还给你了。今天,我苏和清要在岳州府殿内跟你陆徹从此以后恩断义绝,以后各不相欠,生死病老永不相见。”


红布子被抛于半空中,尔后又颓然落下,没有生命力般落在地上,死去的绝望,消逝的温暖。


话毕,苏和清抱着尸体,骑上马,扬长而去,飘扬的红袍消失在黄沙之中。


陆徹啊,陆徹啊,如果时间能够再来一次,我宁愿当年背弃父亲的诺言,也不愿跟你有上纠缠!你的复仇权力之路都是践踏着尸骨血肉而来的!


我现在真的真的很后悔。


后悔认识了你,更后悔想要改变你……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23: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江湖上的小薯头

(五年前)

“啊,嘶,好痛啊,下手怎么那么重!” 苏和清摸着被人一棍打下去的后脑勺,眯着眼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苏和清的身旁都坐着一群年轻男子,个个都二十出头,大多都是皮光肉滑,白白嫩嫩的书生。他们正用着同情又惊恐的眼神打量着苏和清这位“不速之客”。

“这老妖婆有钱又会真会享受,都是那么年轻的男子。还弄了这么大的地方关着他们。”苏和清一边欣赏着比自己家还大的牢房,一边嘟囔着。突然大脑一闪,拍拍头,心想差点忘了正事,她这次来是找一个人。

李县令的大儿子不见了,悬赏二百两白银,希望寻找到他的下落。经过苏和清多番打听和英明神武地推断,应该就和最近的“采草贼”一案有关了。故此,她特意装扮成男子,在漆黑的路上行走,果不其然,就出现三个白衣少女,她还没来得及看清她们的模样,脖子就挨了一棍。“好歹也用了迷香吗,就不怕一下就敲死那些柔弱的书生!”苏和清无奈地摸了摸受伤的后脑勺。

苏和清走近那堆男子,打量着他们,试图想找出李公子,她努力回忆著李公子的画像和李县令的话:“寓机他五官端正,器宇轩昂,眼睫毛很长,胸口有一颗痣。”苏和清翻了一下白眼,天下间那个父母会有哪个觉得自己的儿子是丑的,什麽五官端正,气质不凡,大哥,谁能在那麽短的时间内感受这麽抽象和内在的东西。特征还是胸口有颗痣,他们是不是觉得自己会现在扒开面前二十多个男子的上衣去检查检查他们对的胸口是否有一颗痣,你看他们会不会打死我?苏和清摇摇头,苦恼地坐在地上。

这时候,“咔嚓,”一个白衣女子打开了牢门,带了两个结实的大汉,二话不说就提起一个男子往外走。“你们要带我去哪里,我不去!我不去!”男子恐惧地挣扎着,另一个男子也拼命地抓着牢房里的铁栏杆,:“我不去,求求你吧,姑娘,放过我吧,我家里还有老小和新婚的妻子。”

白衣姑娘听了,皱着眉头说:“你已经成亲了?”然后眼角向那大汉示意,大汉会意立即用手掐住男子的喉咙,只听见清脆的骨头折断声,那男子就倒在地上,汉子像是抬什么牲畜一般,将他的尸体拉出牢房,甩在一边等候处理。

这一带风气淳朴,何时见过这样的景象。一时间,大家吓得鸦雀无声,连正在挣扎的男子也呆坐在一旁,大汉继续往牢房里挑人。另一个男子同样被拉了出去,因为有前车之鉴,他安分了许多,呆滞地被大汉一把抓起衣领拉了出去,衣服本来就松松垮垮,被大汉一拉竟漏出大半个胸膛。

苏和清装作害怕地看了一下,突然像是被闪电劈到,那男子居然胸中有颗痣!难道他就是李县令的儿子?

苏和清压抑着兴奋的心情,:“想不到那么快就找到他了,二百两白银啊,如果拿到了,第一件事我就去清风楼吃他们的栀子糕!”

等白衣女子和大汉走后,苏和清从头发里拿出一根银针。“哼,行走江湖多年,没有一技傍身怎么行,这种锁对我来说,还真的是小意思。”她回头看了那群人,轻声说道:“如果不想死,就给我安安静静地出去,别弄出响声,他们武艺高强,到时候好不容易出了这牢房,结果又死在这里,就别怪我。”他们似乎没听到苏和清说的话,只是呆呆地又不可置信地看着这已经打开的门。

苏和清已经没心情理会他们,必须快速赶在那老妖婆“宠幸”李公子前,把他救出来。至于那些人,就看他们的造化吧。

她迅速打开牢房,小心翼翼地快步走出黑暗的道路,一路上居然没有人看守,也是,掳劫的男生大多都是不会武功的文弱书生,又何必找人花时间看守。

“小心着点,这花露很是珍贵,打坏了小心你的脑袋!快拿去邀月阁给尊主享用!”白衣女子凶巴巴地对着俯首跪在青砖石地的丫鬟说道。“是,姑姑。”丫鬟唯唯诺诺地起身,端起盘子向着东边走去。

苏和清悄然跟着,去到黑暗处则将她打晕,并且手脚捆绑放在假山里面。微微一笑,穿上她的衣服,便端着那瓶花露走向邀月阁。穿上衣服才突然发现,“这邀月阁要怎么走?”

正烦恼的时候,另一个穿着嫩绿色,头梳双平髻的丫鬟走了过来,苏和清瞧着她的发髻上比这原先的丫鬟多了几颗珠花,想必是官阶要比她高。她看着苏和清,着急地说:“哎,你怎么现在才到,阁主都要发脾气了。要知道没有这瓶花露,她是不愿意沐浴的。快随我来!”她拉着苏和清的手急急忙忙地向前跑。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23: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琬君 于 2017-8-13 23:42 编辑

更正一下, 预计作品是70万字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23:42: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江湖小薯头(二)

邀月阁内,金色幔纱层层叠嶂,迷香扑鼻,迷香炉里烧出的香雾像是一个个撩人的妖精,妩媚地环绕着你的手和脚,又轻轻靠在你的脖子上,在你耳边喃喃细语。

苏和清暗暗地掐着自己手背的合谷穴,以此提神醒脑,不被这迷香给迷昏。她小心翼翼地端着花露走向浴室,隔着绢素屏风,隐隐约约地看到背后的身影,动如弱柳扶风,静如娇花照水,真的是世间难得的美人……

哎,不对,等等,苏和清总感觉这屏风对面的身影有些不对劲,她仔细地看了又看,什么?这世间难得的美人怎么胸前少了两块肉?她……她……是个男人?江湖八大异派之一的异月楼的凌阁主居然是个男人?那他捉那么多男人干什么?

“贡品都准备好了么?”凌阁主芊芊玉手涂抹着酒红色的蔻丹撩开了幔纱,伟岸的胸膛就这样赤裸裸地对着苏和清。他走入浴池,白衣姑娘用眼睛示意苏和清可以倒入花露,并且几个婢女把那两个已经被敲昏的男子抬到池边。她们抽出小刀,在男子的手腕处深深地割出一道伤口,血液缓缓地流出,流到池水里面。

凌阁主惬意地躺在池边,浓浓的血腥味刹那间充满这个浴室。那两名男子似乎被下了药,那血被放掉一大半,眉头是皱了皱,并没有太大的动静。

眼看男子的血被放完,凌阁主慢悠悠地开口说道:“好了,这血量不错而且新鲜,他们给我养着下次再用”。“是,阁主。”婢女则将男子的伤口包扎好,然后带了下去。“呵,是时候了。”苏和清微微一笑。

“不好了,阁主,” 一名婢女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附耳跟白衣姑娘说,“牢房里的男子全部都逃走了。”“什么?”白衣姑娘神色凝重,“你们都跟我出来。”“是。”“你留下来,侍候阁主。”她指了指苏和清。


“阁主,让奴婢帮你按摩吧。”苏和清唯唯诺诺地说道,凌阁主点了点头,苏和清走到他身后,双手按捏他的肩膀。此时浴室里只剩下阁主和她。是时候了,她一边帮他按摩,一边悄悄地将手镯上藏着的毒针靠向阁主的脖子。

苏和清目光一紧,如闪电般将手镯打向阁主,刺中了!阁主的脖子迅速泌出一颗细微的血珠子。还没等苏和清来得反应,阁主打了个激灵,快速翻身一掌击中苏和清的肩膀,苏和清顿时飞了出去,撞到了梨木雕刻的柱子,“啊,好痛。”苏和清来不及理会背后的痛楚,迎面就接来凌阁主的遗骨掌,苏和清向后仰腰,再踢脚,把遗骨掌踢开。但因为掌风太过凌厉,踢开后,苏和清仍旧被那风震开了几米。

“好厉害,他的武功在我之上,那药效究竟还有多长时间,我快要坚持不住了。”苏和清稳住身子,有点焦急地想到,“你这小丫头片子,究竟想来做什么。哦?莫不是这牢房里有你的亲人?想从我这里抢人?痴心妄想。你以为寻常的毒药可以把我弄倒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凌阁主悠然地捋了捋额间的刘海,还没等他笑完,他便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张开的嘴还保持着那哈哈的嘴,下一秒就昏倒在池边。

“我有说过这是寻常的毒药吗?”苏和清满脸黑线地看了看地上的凌阁主,然后转身去寻找李公子。


李公子躺在偏房,苏和清心里掂算着应该刚刚发的信号弹应该能够引来不少炎鼎派的人。炎鼎派一向和异月楼不咬弦,这个信号弹是从炎鼎派的小头领身上偷来的。现在炎鼎派他们就会以为异月楼藏了他们的人,声势浩荡地来救自己人了。

门外传来碎砸的脚步声,喧闹的声音沸腾的开水一样,“炎鼎派的人来袭,快去支援!”“不要吵着阁主休息,不过是几个虾兵蟹将,我们几个都可以收拾他们。”“你们异月楼这群小人快把我们的人交出来!”“交什么,先吃我一剑!”

苏和清噗嗤一声笑了,弯弯的眼睛像月牙儿那么好看,她清楚知道大概不会有什么人理会邀月阁这边了,她也可以放心地将李公子带出去。她利落地将李公子背到身后,轻功如云,脚尖轻轻点开了柳叶,又点了点屋檐,一身象牙白就消失在沉厚的月色之中。

尔后,一盏茶的时间,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踢了踢倒在池边的凌阁主,“醒醒,”“额,怎么回事。”凌阁主突然想到了什么,站了起来,“那小丫头去哪里了?”“呵,想不到混迹江湖多年的凌阁主也会栽倒在一个不知名的女子身上。”听到这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凌阁主吓得直哆嗦,他跪在地上,头埋得深深的,颤抖着说:“是小人一时疏忽,才让那女子有机可乘。小人也不知道那女子竟然有如此厉害的迷药,还引来来炎鼎派的人来搅局,所以才……才……”

“哦?是吗?”男子悠然在坐在紫檀木椅上,微微眯起那修长的狐狸眼,薄薄嘴唇扯出一抹危险的笑容,说道:“果然有趣得很。” 他站起身来,黑衣男子上前说道:“世子,该如何处置这人?”

“完成不了任务的人留在世上作什么?”“是。”“求世子开恩,求世子开恩啊!”
“还有,听松,把人给我找来,我要再试试那女子。”
“是。”
发表于 2017-11-13 22: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好,我是恋小说的编辑,欢迎投稿
qq:1625544247
发表于 2017-11-13 22: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好,我是恋小说的编辑,欢迎投稿
qq:162554424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7-11-23 00:38 , Processed in 0.11138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