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963|回复: 13

《六星连珠》融合天文、测绘学的科技探秘惊悚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5 10:3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已完成
作品字数: 2200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作品版权: 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正常稿酬出版 版权买断 
内容简介: 郭守敬后裔顾萍踪,在中情局特工追杀下,从台湾到大陆,在“六星连珠”现象出现之前,应用天文、测绘知识寻宝的惊悚故事。
作者自荐: 超越丹.布朗的中国小说。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作品目录: 目录

第一章 郭守敬宝藏
第二章 一朵浮萍
第三章 危机初现
第四章 一张遥感图像
第五章 传奇故事
第六章 特工出动
第七章 参观测绘科技馆
第八章 异想天开
第九章 刺杀
第十章 生死之间

第十一章 奇怪短信
第十二章 争夺黑色包
第十三章 去台湾
第十四章 监听器
第十五章 甩脱跟踪
第十六章 敲诈
第十七章 美女掩护
第十八章 逃跑
第十九章 伤心欲绝
第二十章 案发现场

第二十一章 他们是中情局
第二十二章 诱骗
第二十三章 偷渡
第二十四章 双双殒命
第二十五章 天文与测绘
第二十六章 乳都奇遇记
第二十七章 上岸
第二十八章 探秘
第二十九章 两个人渣
第三十章 车祸
备注: -
本帖最后由 陈沫 于 2017-3-15 16:10 编辑


故事梗概:


在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历史进程中,有两种文明相伴相生:一是农耕文明,另一是游牧文明。

游牧文明的主业是饲养牲畜,由于其脑袋一根筋,外加所处环境确实恶劣,所以几乎没有副业,导致能生产的生活必需品少得可怜:除了牛羊肉,再有就是毛皮。农耕文明的主业是种地,收获粮食,不过副业比较多,布匹、盐,金银铜铁之类的奢侈品也能生产,而且,令游牧文明羡慕嫉妒恨的是:农耕文明也饲养牲畜。

如此导致一个结果:游牧文明有的,农耕文明有;游牧文明没有的,农耕文明也有。

生在同一片蓝天下,别人有,自己却没有,怎么办?答:抢他的娘的!这是没有被现代文明浸染到骨髓极其组成分子原子质子中子电子夸克……从而没有充分领会按劳分配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中所扮演重要角色的野蛮民族通有的想法。

那么,游牧文明这种脸比城墙厚、子弹打不透,厚颜无耻的想法能实现吗?唉,还真他娘的能!

因为主业是种地,所以农耕民族的生活方式是定居于一个地方,然后在春种、夏锄、秋收、冬藏中与大自然和谐相处;因为饲养牲畜,游牧民族就不能定居于一个地方——否则就是杀鸡取卵、竭泽而渔,最后大家统统死翘翘——他们骑着马,驱赶牛羊,逐水草而居,四处迁徙。

在冷兵器时代,游牧民族的这种生活方式特别适合做强盗、抢劫者;而农耕民族就成了被抢劫者。巍巍然的万里长城就是这两种文明这种交往方式的明证。

在可考的三千余年里,发生在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之间的抢劫与反抢劫的大对决有多次:有广为人知的周幽王“烽火戏诸侯”招致的犬戎入镐,导致西周灭亡;有汉武帝时期为了扫清边患与匈奴对决,最后终致国力衰减;还有西晋南北朝时期的“五胡乱华”……

基于劫掠这一目的,后来,游牧文明的其中一个种族——蒙古人的铁蹄曾踏过欧亚大陆大片土地(甚至,他们还远征过日本),最后建立了元朝。在这一过程中,蒙古人劫掠了一批富可敌国的宝藏。

元朝建立之后,蒙古人听从汉朝大臣刘秉忠的建议,发行纸币。这是人类在金融史的第一次伟大尝试。这次尝试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它搜刮走了元帝国征服土地上居民手中的最后一牧钱币;随着“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出现,这批劫掠、搜刮来的宝藏被保存了下来。


刘秉忠同乡郭守敬,是元朝时期的天文学家、数学家、水利专家和仪器制造专家。他曾在全国各地设立了27个观测站,进行了历史上有名的“四海测验”,编制成了当时世界上最新的历法——《授时历》,为人类精确认识时间这个概念做出了不朽贡献。

以“四海测验”为幌,蒙古人让郭守敬把那批宝藏埋在了他们的老家——“风吹草地现牛羊”的大草原上。

为了很好地把这批宝藏保存下来,郭守敬应用了观察天象和测绘两门科学。其时,正是天文奇观——六星连珠——出现之时。

郭守敬把寻找宝藏的方法隐藏在一幅“四海测验”图和两件测绘仪器里,留给了他的后代。

时间到了民国,郭守敬的后人和入侵的日本人一场混战,丢失了其中的一件测绘仪器。

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前夜,在那场与日本人混战中幸存下来的郭守敬后代——顾继唐——在家中被害。去世之前,他把一个木盒(里面装有一幅“四海测验”图和一件测量仪器)交给了警卫员张太行。也就在同一时间,他的母亲、妻子周杏以及刚出生的儿子(后起名顾史翔)被特务绑架去了台湾。

国民党败退台湾,新中国诞生,随即,两岸处于隔绝状态。

在海峡两岸能够通信之后,周杏和张太行取得了联系。之后,张太行在他的儿子张丹柏的陪同下去了台湾,一并把顾继唐托付给他的木盒给了周杏。

从母亲周杏口中,顾史翔早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先是对祖先郭守敬做出的伟大成酒感兴趣,看了木盒中的两样东西,他开始着迷于那批宝藏的埋藏方法。

顾史翔想回大陆,找到那件丢失了测绘仪器,但在其女儿顾萍踪的阻挠下,一直没有成行。

在顾萍踪去美国出差期间,顾史翔偶然看到一篇报道,天文奇观“六星连珠”现象即将出现。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找寻那批宝藏的时刻到了,于是他决定去大陆,不达女儿顾萍踪知道。也就在几个月之前,属于中情局的一颗主动式扫描卫星拍摄到了郭守敬主持“四海测验”期间留下的两处建筑遗迹。

顾史翔到了北京,找到了丢失的那件测绘仪器,找寻那批宝藏的条件具备了,可是……因为美元霸权是美国的核心利益,美国人怕被中国这样的大国挑战,中情局立马出手,派特工刺杀了顾史翔。

张丹柏得知顾萍踪危险,他又联系不上人,于是决定去台湾。在台湾,张丹柏救下顾萍踪,在中情局特工天上地下的追杀下,他们俩偷渡回大陆,在“人渣俱乐部”会员的帮助下,在天文奇观“六星连珠”将要出现之前,两人到了大草原——当年郭守敬埋藏宝藏的那个地方。恰在此时,美国在太空中飞行了几十年的一颗“陨石”从他们的头顶飞过,阴差阳错地砸在俄罗斯远东的一个重要军事基地……


 楼主| 发表于 2017-3-17 09: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沫 于 2017-3-21 08:46 编辑


第一章 郭守敬宝藏


1


1949年1月22日晚,北平市(北京市)上空,上千米厚的云层仿佛被凝冻住了,没有一丝移动。云层的底部,水汽的凝结核积小成多集腋成裘终于结晶成一朵朵纯洁的雪花,在地球引力与空气阻力无间隙地亲密合作下纷纷扬扬飘向大地。
雪花飘落到距城市上空几十米,遇到了人类社会免费赠送的第一件礼物——爆竹。爆竹炸响不规律,地点不定,此起彼伏,其冲击波把这些身不由主者推向四面八方,使得她们更身不由主,最后,在炸开的纸屑和烟尘的相伴下零落到街道、房屋以及一切可以安身立命之所在。
落到高处的雪花比较幸运,至少可以纯洁到太阳高照,逐渐消融,落得一个“质本洁来还洁去”的凄美结局;落到街道上的雪花可就惨了,她们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就被一群手举彩旗,扛着横幅,喊着口号,高兴、激动、兴奋异常的人们踩在脚下,变得脏污不堪,随即“零落成泥碾作尘”。
在一个如此大雪的夜晚,这些人不畏严寒,在庆祝什么?春节?不、不是,他们是在庆祝北平市即将和平解放——1949年,这可是崭新的中国成立的年份。
在西城区一个独门独户的四合院内,有三间正房。在最西面一间,周杏怀抱一个出生不久的婴儿喂奶,婆婆顾母正在缝补一件婴儿衣服。婆媳二人静默着,细听外面游行人群喊出的各种口号。
“欢迎北平和平解放!”一句响亮的口号从窗户传了进来。
“继唐快回来了吧?”顾母好像在问自己。
“应该快了……我想就这几天。”周杏一脸期待。她摇晃孩子,孩子松开乳头,抿着小嘴睡着了,稚嫩的脸上含着满足的笑。
“孩子出生,就看过一眼!”顾母抱怨,“傅作义真有耐心,拖了这么长时间才投降……”
“娘,人家那不叫投降,叫和平改编。”周杏说。
“都一样。”
窗外的雪花簌簌落着。婆媳二人突然听见院门响,接着是杂乱的脚步声。有人进来了。
“是继唐回来!”顾母忙下炕,到外屋迎接。
来人已经推开了外屋的门。随即,一股冷风吹了进来,周杏慌忙用棉被遮挡孩子。
进来了四个男人,没有一个穿军装,手里都提着枪。顾母没看到自己的儿子,很失望。“你们是谁?”
四个人没有一个回答。他们眼睛乱转,好像进了粮仓准备偷盗的老鼠,警惕各种异常。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戴一顶宽边圆帽,左侧脸颊上长着一块令人触目惊心的紫黑色胎记。他一把推开顾母,举枪进了西面这间房,四处查看。
中年人见房里只有周杏和孩子,回身问顾母:“你是顾继唐的母亲?”
“是呀,继唐怎么啦?……不是不打仗了?”顾母为儿子担心。
“你儿子没事。我们来是为了另一件事。”
“啥事?”听说儿子没事,顾母揪着的心放松不少。
那人看着顾母,若有所思,然后说:“我们来,是为了你们顾家人的老祖先——郭守敬……”

周杏听清楚了整句话,郭守敬这个名字她知道,不过她觉得和她丈夫八竿子打不着,所以以为自己听错了。
顾母愣了一下,随即说:“你说的啥?什么老祖先?”
“您老别装糊涂?你男人的老祖先——元朝天文学家郭守敬……”
“怎么啦?”顾母打断问。
“郭守敬帮蒙古人埋了一大批金银财宝,留下一幅地图和……”
这次,周杏对听到的内容不疑惑了,她有些愕然,在嫁顾继唐之前,她从没听他说有什么亲人,更没提什么祖先,现在怎么会和一个元朝的天文学家扯上关系?!战争年代,怪事可真是多!
“听都没听说过。”顾母矢口否认。
“你男人是郭守敬的后代,你不知道?!”
“不知道,男人们的事怎么会告诉我们女人?”
“真不知道?!”胎记中年人逼向顾母。
“不知道。”
中年人把枪筒顶在了顾母的脑袋上,然后嘴里发出一声:“呯!”周杏吓得脸色发白,心脏险些跳出来,可顾母没有一点惊惧,瞪着中年人说:“你这是在吓唬谁?!”
中年人看顾母一副视死如归准备英勇就义的神态,转头看周杏。周杏坦然说:“我啥都不知道。”中年人看周杏身上披着结婚时穿的大红外褂和身边的孩子,不想再浪费口舌,指使他的手下说:“走——都带走。”
一人捉了顾母的胳膊往外推,另两个进屋带周杏出去。顾母呵斥问:“你们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
“很远。”胎记中年人回答,“你永远别想见着你儿子了,这就是你不配合的下场。”
顾母闭了嘴不说话。
周杏看见婆婆被推出门,大喊着说:“娘,他们想要啥,给他们不就得了!要那些有啥用?!”
“听见你儿媳说啥了没?”中年人出到房外,“给我们想要的,不就啥事没了。”
“我……我真的啥也不知道。”顾母这话是说给周杏听得。
“那个郭守敬和我们家有啥关系?”从顾母的神态上,周杏觉察出这事可疑。
“……没关系!”顾母躲闪周杏恳求的眼神。
“你们搞错了吧?我丈夫姓顾,和那个郭守敬不是一个姓。”周杏对胎记中年人说。
“你刚嫁到他们家吧?”中年人问。
“是呀。”
“那你自然不知道了。”中年人转向顾母,“老顽固!不见棺材不落泪——带他们走!”
三个男人又往出推顾母和周杏。顾母好像知道了结局,没做大的反抗。周杏把住门框不走……哭喊声把刚刚睡熟的孩子吵醒了。孩子醒来,触摸不到娘亲,哇哇大哭。
“孩子怎么办?”往出推周杏的一个年轻人动了恻隐之心。
“别管!”中年人说。
“留在这里会饿死的。”
中年人犹豫。“那……让她抱上。”然后又威胁说,“她要是不配合,就把孩子留下。”
周杏知道拗不过,回屋用棉被裹了孩子,抱在怀里,哄着孩子,被两个男人推出了院外。出远门时,周杏问顾母:“真有这回事吗?”
“没有,他们弄错了。”顾母已经不纠结了。
周杏和顾母被三个男人挟持着出到院外,看见雪地里停着一辆绿皮帆布军用车。他们把周杏和顾母推上后车厢,两个人看着她们,一个人开车。中年人站在车外,让开车的人快走。军车卷起一溜雪花,沿着西直门大街向东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3-22 09:02: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