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691|回复: 0

陕西,有这样一个人老身残的不老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1 07: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个值得一提的人,一个不应该无记录的人。
他俗名叫李文贵,文革最后一届工农兵大学生,数学专业,仅在镇巴县渔渡乡镇中学大院一呆就二十九年!共三十九年教龄。
人生中,多少人为上进品位而拼打,可他如此沉寂。
沉寂,多因平凡,无能进取,安于现状。但他并非是甘愿在沉默中死去的人,早年就具有真才实力上进——1981年工农兵学员教材、教法过关考试,高中数学讲课考核:良好;高中数学题考试:他是整个汉中地区冠军——99分!差一分满分是因为有一处黑疤疤扣了一分。
然而在学生时代,无论初中、高中、大学,李文贵都不是学习最好的尖子生!聪明不等于智慧。
岁月的沉淀,乡镇中学三十九年啊,如此沉得住气,对他来说是一种境界,一种定力,而非无才,当然也有无奈。况且,他一生孤独无妻温,这需要何等的定力?他又不是傻瓜,凭此一点就当令人敬佩。
镇巴县,虽处偏僻的大山中,却出产了众多文人墨客。或许因为这里人杰地灵,被誉为文化县。在众多文人墨客中,他已不是用“文人墨客”能度量的。其实在无论大小文人墨客群体里、协会中,他都被边缘化,被世俗遗弃,地道的“散仙”一个。
不过,他也偶遇过有识之士的赞许……
多年前,他在电脑上搜索自己发于某网上的作品,意外发现“百度贴吧”之“镇巴吧”有一贴文道:“力荐一篇镇巴本土作家的优秀小说《一个醒来的地球人》……我与李文贵先生多年未往来了,当年我初码文字时,曾向他讨教,在他宿舍俩人把酒探讨……他的小说我虽拜读不多,但印象比一些成名大家的所谓名著还要深刻!《一个醒来的地球人》站在宇宙观的高度透视着生命的本质,剖析着世界的真实,揭示并禅释了我们的经验和意识之外的无限内涵、无穷蕴意的存在,很学术很艺术很品位很耐读,是真正具有科学思辨、探讨生命(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将回到那里去?)和宇宙(大千之大千?)的严谨文化人精耕细作出来的好东西。很值得品读!”
李文贵很是欣慰有这样一位知音,那肯定是位老乡,遗憾的是,怎么也回忆不起来是哪一位?那肯定是短暂相处,匆匆一会。
为了寻求出版出路,李文贵也曾将该作品部分发于江山文学网、原创团、大佳网。江山文学网编辑断肠崖居士有感于该作品、作者身世,专发一散文《曾经沧海难为水——写给心有二用(笔名)》;而原创团一读者留评说:“你总是默默地一个人奋斗,无人理会你,而我来此祝(助)你一臂之力。”显然,这位读者在留意其作者、作品。而大佳网编辑主页推荐语是:“中国版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现实生活中,李文贵也曾遇到过知音。他是曾经的汉中手表厂推销员,去山里偶尔遇见李文贵,夜里一席交谈,感慨山里还有这样的人,并交为朋友……
成为李文贵的知音是需要超凡境界的。他欣慰大千世界总会存在有见境的人。缺憾的是,在他的人生遇合中,几个知音的能量无助于他发光,只能感慨一番。
李文贵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抑或说超世的悟见?
天地是何来由?宇宙万事万物有何瓜葛?生命究竟是个什么现象?后来的李文贵自认为,破解它这就是他来这个世界的目的,仅仅为此而生,其它还不仅仅是一无所有。
俗世间科学也在探赜索隐,但只解其然不解其所以然,佛家也有对生命的诠释,但一般人难以懂得,而知识份子又多是不明其理不会去盲目崇信,他发现他之所见恰好融贯天地事理,通俗易懂,极具说服力。
我们可以从两点看出李文贵的睿思:
1,他读破了大自然,纷乱繁复的平淡事物现象中归纳演译出一条连易经也找不出的至理名言:万亊万物一理,人与物一理,都是同一法则的衍生现象,小理是大理的缩影,大理由小理显示其玄谛;
他能用最通俗的推理,说明生命并非只是一次性消费。
2,他随口创造了两条谚语:教师的女人——星期日;老婆婆穿针——看走了眼。
当然,对于他的玄乎之论,也只有爱好真理的人与具有慧根的知识份子才能入耳入心,豁然开朗,点头称是。
或许99‰的人会说,总是想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能当饭吃吗?而他恰恰认为,它与人生命运息息相关。
对于包括哲学家、科学家在内知而未知,见而未见的知见,意义就在于启迪世人而不应该限于孤芳自赏。当后来明白了怀壁其玉的深远价值,他尽力行动了!
他将悟见写成论文,找过县科协、投过时国家正规刊物;
他外出请人翻译概述,想发往国外;
1991年8月,他也持文应邀参加过“中国·天津第二届人体科学学术研讨会”,得时县文教局长徐兴忠指示报销了差旅费;
他也投过非官方征文……
然而,不是时乖运蹇,就是难遇有权威的伯乐。
怎甘心得而弃之?太不应该了!天降大任于斯人矣,拖着多磨难的身子,背负孤独,崎岖世路,披荆斩棘,左冲右突,没得出路。
光阴在沉淀中并没有麻木。又多少年后,无奈,他只好别出心裁,用小说形式将其论见写出来,如同“查拉图斯特拉”。他希望得到正规纸质出版,其长处是接受面更广泛,且利于传存。早在1985年,李文贵就学写过文学作品,一篇短小说《绿水本无忧》投往汉中文学季刊《衮雪》,被弃于故纸堆中,半年后被编辑张正国拾起赏识发表,被称为“真正的小说”。
然而他文学尝试辄尝浅止,并没有打算成名于文学。现在,他无奈再次起用文学作为载体。
同时,另一种因生活过度简单积重难返的病磨上身,始料不及地打垮了他晚年的憧景——脊髓空洞症!不死的癌症,奋起者就是牺牲者。举步困难,站坐不宁成了他的常态。
始料不及地还有,他亲手捡养的一个超生女弃婴,却是对他更沉重的一个讽刺,指靠不上,被时代教坏,还自食恶果。他为此事哭过,一生磨难不断的他,仅为此事偷偷的哭得哄哄地。
他没有消沉,没有在沉默中死去或疯癫,沉默中,他依然在寻求爆发。
感谢中学自刘本一校长及后历届校长、上级对他的包容,他无法再上讲台八年之久,请保姆护理生活。就在坐不能十分钟站不能十分钟的状态下磨出了两部必写的小说,他自嘲比保尔·柯查金幸运,至少眼睛没瞎,但慢性胃病折磨再次成了气候。
该出版了。然而时乖运蹇,他又赶上了“此时代已非彼时代”,全面的私有化回潮,迫使出版社改制,为生计一切向钱看。不但所有的经济负担及风险转嫁给作者负担,而且黄钟费弃,瓦釜雷鸣!
他曾联系上出版界“老大”,联系人乃一中层领导,告之他说,没法子,好书也不出,只出销路好的书;
他又联系上出版界“老二”,老二委婉地说,你不是成名作家。
无奈,他委身于二道贩子——图书文化公司。
2012年,李文贵首次出手,由于没经验,出版方钻合同的空子,只给他回报了2千元!成就了个丛书号,上不了大型新华书店。
2015年,李文贵退休离校了,命运迫使他进了一私营大老板的汉中东方老年公寓落脚,一辆价格不菲的电动轮椅成了他的伴侣。退休是退出社会舞台,放下一切的终点,对他却是提起的起点!他再次奋不顾身出手,最终两书定名为《山风点火》、《读破大自然的人》。对方看上了他的两书,单书号合作出版,上大型书店,北京、上海、西安、成都四城有售,并且网上京都商城有名。他再次自嘲正所谓“大气晚成矣!”这时代新华书店的王位也被私有化社会关系冲刷得大为失色了。
然而,较为大众化的《山风点火》虽被赞赏,《读破大自然的人》里的尖端见识却因出版社女编审境界有限,被砍去了约二分之一左右!且还不算所谓涉政等情节,使书大为逊色。同时,不但只给30‰的回报,还加上了个6‰的所谓销售税,作家这个高级劳工,已经沦落到不如建筑工地搅拌水泥的打工者!
他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和血。
为了什么,名利吗?不是。几近彼岸,当他走近它时,它仍在远处向他招手!在世俗的沦陷中,几近枯萎的弘愿,他已尽力了,再也经不起折腾。
对李文贵而言,平平庸庸过日子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折磨。人生的确是摸着石头过河。谁也难料后来会变成什么样。人之初,他也没料到自己会变成这样一个人,多磨、独身、悟者,也没打算写更多的书,却就是又写出了《新警世通言》、《爱情有醉》、《凤凰涅磐红军魂》……不过,这些作品也许通俗化一些,但在他自己眼中就已无足轻重了。
这些在他看来就已无足轻重的文,依然与网文浊流格格不入,他还是免费广发于网上,只要发得上,以教育当今青少年,唤醒民族精神正能量。而他续写这些文,对本来应该颐养的羸弱身体,无异于服的泄药而不是补药。
值得吗?有时,他自己就觉得不值得。但看在网上发的其它百多篇短文,唤醒了多少迷失的良知,而且几多名人专家亦受其启发而发挥得更实在,他又觉得值了。
老病、新病,并发症,大伙食的过份寡淡,李文贵本来很瘦,更瘦了一圈,瘦得他自己就看不顺眼,然而年过六十的他哟,人多误认为是四十多岁的人!造物主真会开玩笑啊。
有眼光的普通人达眼就能看出他是个大知识份子,大善人,常人只能以自己有限的修辞表达对他的感觉。他表里如一,气质太明显,还没修到身藏若虚的程度。而日常生活中,人却觉得他还是个小孩子性情,都年过花甲了,反倒那么率真。
人生路上,他也有过走歪了的脚印——失身麻将赌桌。夜半后散场,只好在麻将场馆夜宿,却用包装香烟的硬壳纸演算出了几天都未理出头绪的一道立体几何难题!
他也并非不愿成家。年轻的时候,要求的条件看似不高胜似高,只有书本中才有。遇之不得成全了他独身清静的习惯,也成全了他很坏的风流名声。做人的标准似乎对他要求特别高。
芸芸人众,他却如置身荒山野岭,一个孤独的行者,攀爬者,没有同伙,仅凭良心作事。本身是个需要生活护理的人,他特强的独立性反倒给健康人一种可靠感。这不是人一般的成熟性,这能量源于他超尘脱俗的智慧境界所致。
这是一个值得一提的人,一个夕阳不老人,坚强二字已不足以形容他。他超越了一个教师的范畴,他已不是“作家”二字能衡量的。或许在他死后的时代,他的贡献才会被俗世悲哀地认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5 13:20 , Processed in 0.101764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