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307|回复: 0

《农村梦》长篇小说(18万)寻求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 18:2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已完成
作品字数: 1800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作品版权: 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正常稿酬出版 
内容简介: 退伍军人,大学生村官,乡镇长、县长等群体为保平县的发展做出的种种努力,终于实现了基层干部的《农村梦想》,把一个山区县发展成一个旅游县。一部讴歌共产党人的正面小说,可以说是“中国梦”的基层体现。
作者自荐: -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
作品目录: 目录

第一章 峭岗村

第二章 大岗镇

第三章 保平县

第四章 他们

第五章 新农村
备注: -
本帖最后由 农村梦 于 2016-11-1 18:30 编辑

第一章  峭岗村
轻烟伴雨出田垅,次第千峰画长空;
谷树长陪溪水老,白云偶带广寒宫。
这首明朝进士周求盟写的《峭岗千峰》,说的就是峭岗山脉,山脉绵延一百多里,山高、谷深、林密、溪清,几百年过去了,峭岗山脉风骨不变。明朝开庆进士陈仲璘亦有《定风波 》一词,说的亦是他的故乡峭岗山麓。
碧水青山映晚霞,吹烟袅袅有人家。几个牧童争上渡,嬉戏,笑音深处过年华。归去来兮颜愈少。微笑,意闲心适夏日佳。村舍老翁相借问。唯道,此心伴与远山他。
我们这里要说的峭岗村同样是峭岗山脉中的一个小村落,四、五十户人家,三、四十座房子。房子随意散落在峭岗褶皱的一个小山坡上,隐藏在高大的柿子树、绿油油的毛竹林中。若不是“吹烟袅袅”,还真难知晓“有人家”。
峭岗村可以上溯到几百年之前,但村子没有出现富裕之家,也没有出过宦达之士;假如不是几年前邻村——厂里自然村——发生山体滑坡事故,死亡五人,伤二十多人,峭岗村也还是过着平静的生活。鉴于邻村的事故,县乡两级政府对建在山坡上的村落都进行了安全评估。得出的结论:峭岗村属于“地质灾害危险地区”,建议整体搬迁。
说它是“地质灾害危险地区”有科学依据之外,民间亦云峭岗村是“灯盏挂墙壁”,虽有夸大的成分,却是形象的说法;房子就像挂在墙壁上的马灯,能不危险吗?但说它不危险也有根据,百年来村子没有出现过一点点山体滑坡现象,村子的植被也好,各家的门前屋后都是树,有可以用来建房子的松树、杉村,也有能结果的柿树、桃树、梨树、梅树、油萘树、山茶树。就是村边的梯田,在水稻灌溉的季节也没有发生山体滑坡。
但是政府要求整体搬迁,软的硬的都有,政府免费给宅基地,按人口每人一万五千元的建房补贴,一家八口之家就政府的补贴就可以修建两层的楼房,如果自己加上一些资金,建一栋三层的农村小别墅也不是什么难事。
一年时间,整个村子就搬迁到离峭岗村三里外的平缓的山谷地带,村子还叫峭岗村。
旧的峭岗村就这样荒了。王小牛的家同样荒了,他觉得很可惜,他家是村里唯一一栋钢筋混凝土的三层小楼,住进去不到三年;而且还有一栋土木结构的老房子;老房子有百年,有雕花的梁,刻砖图案的门楼,他琢磨着怎么利用他的两座房子。于是他想养羊,他小的时候,他父亲就养过羊。他在镇上读高中时,没有好好读书,开始谈恋爱,结果学业就荒了,高考在县城,他住在他叔叔王朝朗的家,叔叔比他还着急,考试期间他还能蒙头大睡,叔叔叫醒了他,他才起床去考场,高考的结果自然是在意料当中,他没考上,连大专都没考上,叔叔狠骂了他一顿,也就不再说什么,知道他不是读书的料。
王小牛就这样回到峭岗村,征兵的时候,他应征入伍,在农村有高中文化的青年不是很多,只要身体健康,应征入伍那就没什么问题,他在部队呆了两年,退伍回乡;在峭岗新村呆不下去,与女朋友汪小琴去省城谋了一份房地产中介的工作,在一家中介干了一年,赚到的钱也只够两人的吃饭与租房,王小牛要回乡创业,但小琴不同意,说,要回去,你回去,我不回去。王小牛坚定回乡,在春节前。春节时小琴也回来了,过完年,小琴又去省城了,她说王小牛干出名堂后,她就回来,干不出名堂来,王小牛就还得跟她到城里打工。
春节后王小牛去了一趟叔叔家,三、四年没到叔叔家,叔叔家也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样的套房,叔叔已经不提读书的事了,只问他在省城中介的情况,知道王小牛说准备回到荒废的旧峭岗村养羊,很是支持,给了王小牛三万元买种羊,王小牛自己也有一点小积蓄,就这样王小牛开始了他的创业。
王小牛的父亲王朝云是一位忠厚的农民,儿子要养羊他也不怎么反对,他希望儿子能做一点踏实的事,放羊属于踏实的事。正月里他择了一个黄道吉日,从邻县卖回了20只种羊,王小牛开始养羊了。
很多事情看起来容易,做起来就困难,王小牛养羊碰上的第一个难题是:没电。峭岗村整村搬迁之后,电力也随之间断,电线杆子还在,电线也在,变压器移走了,移到新的峭岗村。没有电,王小牛第一次感受到时间是如此之漫长,时间不仅是漫长而且是停止,下午五点,他把20只种羊关进羊圈,开始准备晚餐,他要在天完全暗下来之前把晚饭吃完,点着蜡炬做任何事都麻烦。
阳历二月,农历也就是正月,南方天气同样寒冷,晚上7点不到,王小牛早早地躲进被窝里,人虽然躺在床上,但怎么也睡不着,世界是一片的寂静,连虫子的叫声也没有,没有灯光,没有声音的世界,虽然是自己的家,王小牛还是感觉到恐慌,他想到村里过世的老人,想到各种鬼怪的传说。
他还记端英伯说过,下厝端阳伯的房子,那是一个老房子,端阳伯说每天晚上,他都感觉到房子里有说话的声音,还有搬运东西的声音,那时村里还没有电力也就没有电灯,点的是煤油,村里人叫洋油;但只要端阳伯点上灯,声音就不见了,端阳伯不敢住了。端英伯说什么也不相信,他说,世间哪有鬼呢。那天晚上他就陪端阳一起睡觉,到了半夜,果然有人说话的声音,他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砍柴刀,怒吼着破门而出,他听见有人惨叫声,然后就什么声音都没了,他们点上灯,发现地上有两条白色的布条,端阳伯说那是他过世的母亲下葬时的陪葬品。这让端英伯也是毛骨悚然,于是他们就连夜逃走了。
端英伯在讲这个故事时,就让王小牛毛骨悚然,尽管他不相信世间有鬼怪。后来村上有了电,村上也有路灯,再也没有人说鬼的故事,但端阳伯的房子还是荒废了。今天路过这个房子时,王小牛心里还是有些发毛。王小牛安慰自己,故事一定是端英伯编的,但他得养两只小狗,狗是一个良伴,其实他父亲说过,让他陪他一起在老房子里住,但他拒绝了。
他想好了,要让村子活起来,让他不再害怕,那就是让村子有生机,羊给村子带来了生机,但最有生机的属公鸡,天还没亮,公鸡就会打鸣,他想到他还可以养鸡。
就这样王小牛由养羊进一步又想到养鸡,村里有一种叫山鸡的农家鸡,个头大,公鸡擅长打斗,是一种特别好养的鸡。就这样本来只想养羊的王小牛养了山鸡。
养鸡与养羊的成本都低,这是王小牛选择的重要原因,羊吃草,峭岗山有的就是草,鸡可以从草丛中觅食,最多晚上给它们加点稻谷,农村的稻谷也便宜。
尽管有羊群有鸡群,但峭岗村毕竟荒荒废了三年,老房子大多有颓废之色,断瓦残垣随处可见,房前屋后杂草丛生,野蒿高过人头,经冬之后虽然枯萎,但依然傲立,就连原本整齐有序的石条子石阶构成的村道,也几乎没入草丛,更不用那些小的道路了。王小牛想的另外一件事就是要除草,整理村道,起码像是有人居住的村子,如果连路都找不着了,那村子真的是荒废了。
上午时间,王小牛的工作就是修整村道,村里有一条主干道,是青石板铺的,沿山势而上,有点曲折但不蜿蜒,起点是连通外村与镇里的水泥公路,那是几年前实现“村村通”工程时修筑的,水泥路往西可以达大岗镇,往东连接厚地村,厚地村再住里就是蓝村,蓝村还可以往里,最里头的是葛藤村,葛藤往外就是邻县东江市,东江市隶属于省城管辖。沿青石村路道拾阶而上,就可以看到山坡上一排、二排、三排……的房子了。峭岗村共有十排房子,后一排似乎要骑到前排的屁股上了,村子就是这样的陡峭。王小牛的房子在六排,属于中间地段,他修理村道就从自家的门前开始。离他家房子五六丈,即村主干道的右侧有一株得三个男人手接手才能合抱过来的老柿树。那是很让王小牛怀念的地方,每到夏天的中午,老柿村底下就会聚集老老少少的人,砖头哥是一个很传奇的人物,他没读过书,却能说“古”,他能说《八美楼》,小的时候,王小牛一直以为是“八美条”,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能听懂,说是一个叫蒋云的公子,娶了八位美貌的妻子,而且这中间要与“苟子”(戏曲中反面人物,公子的对立面)进行拼搏,他记得砖头哥说沈月姑时特别起劲,因为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姐。砖头哥在讲到最关键的时候就停下来,说等明天再说,王小牛等小孩子只好眼巴巴地等待,在砖头哥讲古的时候,比砖头哥年纪大的大哥大伯也会插嘴,说,砖头讲得不对,或者补充一些,砖头就说,那你来说,那人就不吭声了。砖头哥就说,我讲古的时候你们不要插嘴,于是大伙就说,好,好,你讲,你讲。砖头就继续讲下去。有时砖头哥讲到高兴时,砖头嫂就用大嗓门喊,砖头,讲古能换饭吃?天天讲古,还不去耘田!砖头哥马上停下来,说,不讲了,不讲了。然后就回家戴上斗笠与砖头嫂一起干农活去了。村里的习惯都不叫妇人的名字,砖头的老婆就叫砖头嫂、砖头婶。砖头嫂叫砖头干农活时,意味着在柿子树下乘凉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乘凉的人就纷纷离开,去农田里干活。砖头哥还能说薛丁山的故事,说薛丁山征东征西;讲甘国宝的故事,甘国宝的嫂子嫌弃甘国宝没钱,刁难他等等。讲古的一般是在中午,有时晚上也讲,除了砖头,还有葛子哥,葛子哥说的不如砖头说得好,葛子哥说的“大侬奶”斗长坑水鬼的故事,却比砖头哥来得好。除了讲古也讲今,银子哥就讲了很多传奇的故事,他说前几天他从大岗公社坐班车到保平县城办事,在县城住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就要坐班车回来,他到车站时,发现坐车的人都上车了,售票员也来了,却不见驾驶员,在大家很着急的时候,来了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他一上车就发动了客车,原来他是这辆班车驾驶员的儿子,驾驶员的儿子讲,他父亲与他母亲吵架,今天来不了,由他替父亲开车;售票员说,这孩子天天跟他父亲开车,大家放心。然后车就开了大岗镇汽车站。银子哥说这个故事时,大家都很担心的样子,王小牛觉得驾驶员的儿子特别厉害,那么小就能开动那么大的车。银子哥还讲这样的故事,他每次去县城都住在保平县城的少数民族招待所,因为他是回族,前几天去县城忘记了开少数民族的证明,服务员就让他交一块五毛钱的住宿费,比原来整整多了一块,银子哥没有办法,只好交了一块五毛钱,那次是他去买鱼苗,鱼苗装在塑料桶里,第二天天离开少数民族招待所时,他就偷偷地从蚊帐上撕下一块帐布,蒙在塑料桶上,这样坐车时不管怎么颠簸,鱼苗都不会跑出来,多好呀。银子哥讲到这事特别解气,听众也特别解气。有人说,那你以后还敢住少数民族招待所吗?银子哥说,怎么不敢呀,他们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撕的呀?大家觉得也是,是少数民族招待所不仁义在先。
晚上讲古的时候,老人就会燃一两把干艾草绳,燃过的干艾草绳红红的,特别醒眼,干艾草绳还香,能驱蚊,每家每户都备有,一般就是把长在田边的有半人高的艾草收割回来,拧成胳膊一般粗的艾绳,在太阳下晒干。农村里各家各户都会备有干艾草绳。王小牛的爷爷总会在房间点一把干艾草绳,王小牛小的时候与爷爷一起睡,爷爷怕干艾草绳燃到地板上,就把它插到夜壶口里,一个晚上正好点完一个干艾草绳。家里从来就没有过蚊帐。
……
这些往事时常会出现在王小牛脑海里,王小牛就想着把大柿子树这个“据点”保留下来。这样大柿子树下的故事就能永远留在他的脑海里,他可以时不时地翻出来重温一遍。
村子里有十几株大柿子树,每株下都有一个温暖的故事,虽然如今树底的人都离开了,但大柿子树依然按照自己的方式生长着。
王小牛在整饬大柿子树底下青石板的时候,大柿子树正在抽出细细的芽,那些芽特别嫩,特别清。用不了多久,柿子树上会全是嫩绿的叶子,等叶子长齐了,柿子花也就开了,那朵朵小手指头大的方形的小白花就会出现在其间,花朵飘零之后,枝叶之间就出现了青青的小柿子,夏天来的时候,柿子就长到鹌鹑蛋大小。等柿子长到鸡蛋大时就可以摘下,王小牛记得他小的时候砖头哥拿着一条用小毛竹做成的一丈来的叉子,站在高高的柿子树上摘柿子,每摘上一筐就从树下吊上来,过路的人就会帮助他把筐子里的柿子倒到地上的大筐里,作为感谢砖头哥就会把柿软(早熟的红彤彤的柿子)送给他们,小孩子最高兴的莫过地此了,一群孩子就呆在柿子树底,等着砖头哥一声“来啦……”然后争着抢柿软,美餐一顿。
家里的女人们把摘下的柿子进行削皮处理,王小牛小的时候也削过,但他削一个,母亲已经削了十个,柿子在她们手里,不见柿子动静,也不见小刀子在动,唯见手在抖动,瞬间一个削过皮的柿子就丢到另一个筐子里了。一个女人一个上午就可以削一大筐的柿子,削过皮的柿子放到阳光下晒,十天半月之后收拢起来,放进能透气的麻袋中,把麻袋吊在房子里的栋梁上继续晾干,不久柿子上就会长出白色的霜花,那时柿子就成了美味甘甜的柿丸。柿子还有其它的吃法,王小牛最怀念是熏柿子,生柿子是涩的,不能入口,爷爷就用一个箩筐,装上满满的柿子,然后架在点燃的干瘪的稻谷或者稻谷的皮糠上,干瘪的稻谷或者稻谷的皮糠燃放出一股很大的青烟,爷爷又用一个大的木桶覆盖在箩筐上面,只留一丝缝隙透气,第二天掀开大木桶,原本青色的柿子,已经熏成紫色,青柿子就成了熏柿子,柿子性冷,有些人不敢多吃,但熏过的柿子性温,特别好吃。柿子还有一种制作方法——浸泡,爷爷拿一个小瓮,把柿子一个个整齐地从瓮底排列上来,柿蒂统一向上,填满一瓮之后,在瓮口用柿叶封上,用竹篾固定,之后,爷爷用一个大碗,放上清水加上盐巴,溶化成盐水;将瓮子倒置在装着盐水的大碗上,一周后,瓮里的柿子青涩全无,甘甜脆口,很是好吃,但浸柿性寒,不能多吃。后来村里也有人种了一种大柿子——扁柿,天生不涩,摘下来就可以吃,但少了本地柿子退涩之后的甘甜。还有一些留在树上的柿子,它们属于长在高枝不易采摘的,那就留给小鸟,特别是乌鸦。秋天时乌鸦特别多,它们停在树上啄食柿软,一边不停地叫着伴侣。谁也不觉得乌鸦聒噪,反而觉得热闹。入冬之后,树叶也落尽了,只有黑色的树枝直直地伸向空中,偶尔能见到红红的柿软像灯笼一样挂在上面。
柿子树是村上的一道记忆,梅树也是一道风景,但梅村与柿子树不一样,柿子因为高大就种在离房子稍远的地方,因为担心树枝遮掩过房子;梅树一般就碗口粗,再大一些也就水桶大小,高也不过一堵墙,门前屋后随它性子成长。王小牛在打扫柿子树底下时,梅树已经过了开花的时期,村里的梅花不像城里公园里的那样,开得红的或黄的花,朵儿大,好看;村里的梅花完全绽开时也不过拇指大小,花儿白,花蕊稍带点微红,也不香,但它结果,果子青绿,只要到了成熟季节,才转青为黄;主人一般在青转黄之前就摘下,晒干做成梅子干,加上盐,成了败火的好食品。
离房子更远一些的都是山茶树,村上有两种山茶树,一种高大,树干达到碗口粗时,才结果,树往往高达二、三丈,结出来的山茶果也有碗口大,很像北方的酥梨,但颜色深暗,成熟时就会开裂,露同里面黑色的拇指大小的籽,这些籽就是压榨山茶油的原料;另一种山茶树树冠低矮,结的果就小酒杯大小,果籽却不小,有中指大小,籽大果壳薄。不管是哪种山茶树,开得花极为相似,压榨出来的山茶油味道上没有什么区别。农村山茶树多容易理解,他们吃的油只能从这里来。每家每户都有几十株的山茶树,王小牛记得小的时候,爷爷会把收下的山茶籽晾干,然后送到油坊榨油,油坊是村里的,钱伯管理,油坊修在沙子溪上游,因为研磨茶籽时用的是水车,茶籽研磨成粉末后还得放在大饭甄里蒸熟,趁着茶籽末热汽腾腾之时,用稻秆捆扎做成大饼状,而后上油床,排列成行的大饼状的茶籽就可以榨油了,榨油本应该是“砸”油,是砸出来的,一丈多长的大木头撞击油床的油饼,油饼慢慢在渗出油来,王小牛记得钱伯他们边打边喊号子,三至五个一起,钱伯喊“一打油床油光光呀”,其他的人就喊“好呀”,钱伯喊“二打油床油厅堂呀”,其他的人又喊“好呀”“三打油床油明床呀”,“好呀”……现在钱伯已经不在了,但油坊还在,钱伯的儿子王土豆接管,虽然榨油的人少了,但还是有一些油茶树。油坊下游十来丈的水车舂米坊是真正的废弃了,水车舂米坊原来是村里最热闹的地方,家家户户吃的大米都是从水车舂米坊里舂出来的,稻谷先在家里用土砻砻,砻出的稻谷还是糙米,还得用石杵石舀来舂,不知哪位先人的发明,由水车带动七、八尺长的方木,方本顶端装上二尺来长的石杵,石杵正对着石舀,水车转一圈,石杵起落一次,落下的石杵正好舂在石舀里的糙米上,舂米的人在旁边看着就行,舂到一定的程度,把水渠上的水关了,水车就停了,舂出来的米与糠是混合在一起的,他们就用风车把大米与米糠分离,有了水车舂米坊,省力也省工,王小牛还记得村里的民歌,“砻砻谷,谷砻砻,糠养猪,米养人,瘪谷养鸭姆,鸭姆生蛋还主人……”后来有了电力的碾米机,水车舂米坊就被废弃了,时间一长,水车就腐了,最后就塌了,如今水车舂米坊,只留下一个房子,水车已经成了一堆烂木头了。
水车舂米坊没人打理就腐了,但树却不一样,虽然柿子树没有打理,梅子树也没打理了,它们都一如既往地生长,只是结的果实大不如前,主人也不怎么摘取,但王小牛觉得它们还是村里的宝贝,也许可以给自己加点收入,只要自己给它们一些管理,也无非是除草,施点肥,而羊粪就是最好的肥料。
有了这些事之后,王小牛的生活变化了很多,虽然晚上还是寂寞,早早上床,但很快就睡着了,因为他白天拔草、修整村道很忙,也很辛苦。
上午他修村道,村道修好了,他就管理柿子树,每棵柿子树下,他都精心地打扫过,把原来的青石条架好,就像若干年前一样。管理好柿子之后,他又管理着每株梅树;他还在做主要工作,那就养羊。他想养出最好的羊,那就是完全吃草的羊。他在原来是山地水田的梯田上撒下了草籽,也撒菜籽,让它们自由生长,等草长到一定时候,就把羊放到上面,轮流放牧;他还种了很多红薯,红薯蔓是最好的饲料,红薯可以吃可以卖,还可以榨淀粉,红薯蔓绿的时候喂羊,干了之后可以喂羊。
村子里也不全是一片荒凉,村子底下就是沙子溪,溪流不宽,但水流湍急,两岸夹峙,对岸的山坡却较峭岗村落要平缓许多,原来是水田,现在种水稻的人少了,都改种桃树,是一种叫水蜜桃的良种,春分时节,桃花纷纷盛开,溪流的两岸五里地全是一片粉红色的缤纷世界,水泥路就成了一个很好的分界线,路下是粉红色的花的海洋,路上是绿的松树、杉树等不落叶的树与脱光的叶子还是黑丫丫直上天空的柿子树。路下花的光鲜与路上村子的萧条相差很大。但一点有相同的,桃花开是开着,也只是桃花自春色罢了,几乎每个村子都种水果,只是峭岗村的水蜜桃种的量大一些罢了,很多村子种油萘,也是一片地连着一片地,油萘花是白色的不似桃花美艳,但一片白色也是雪的世界;可惜同样也没人关注,种水果关注的是果,而不是花,花开得再好,不结果还不是白种?当然也有热闹的时候,就是桃子成熟的季节,那是夏天,其实端午节之前桃子就上市了,收购水蜜桃的本地商贩会开着一辆很大的货车来,桃农们把桃子放在路边,只要价格合适,成交就进行;不合适,桃农们就会联合起来,租一辆货车运用省城,批发给当地市场,这几年水蜜桃的市场价格还都不错,种水蜜桃的人越来越多,种油萘的人慢慢地减少。王小牛父亲王朝云也种有一片桃树,在村子的对岸,管理起来与采摘都不是很方便,比如摘桃子季节,他们一家就得下到谷底,过了沙子溪,上对面的山坡,摘下一担子桃子得返回,这样上一个坡下一个坡,很辛苦。但农民为了能赚几个钱,辛苦就辛苦点,王朝云说,当农民哪有不辛苦的。但王小牛就吃不了这个苦,一百斤的桃子他是挑不回来。他只能选择一些轻一些的活。
……

第二天下午的会议在分会场进行,有专家论坛、各县市经验交流、合作项目洽谈。重头戏是签订合作项目,各市县都有合作项目进行合作,保平县就签订了二十二个合作项目,最大的项目是在石塘镇的人工湖修建旅游休闲村庄,总投资五个亿,由海山房地产公司开发。华侨周成海先生投资二千万用于“厚地暴动纪念馆”与厚地古民居的修缮,包括周翰林与周探花故居的修复;新加坡的何响先生看中是大侬奶的道教文化,在新加坡也有很多大侬奶的信众,出资一千万用于大侬奶周边道路的修建;倪宗仁先生出资一千万用于圆尘寺的扩建工程;陈云清先生与杜巷乡就青岩山乡村旅游项目签订了合作项目;文字宇先生与平山镇的食用菌精加工项目签订了合作项目。……
这次会议,保平县全面丰收,除了合作项目之外,政治上的意义也不同一般,保平县成为省委党校学员见习基地,成为培养基层干部的一个重要窗口。
会议的第三天是端午节,“美丽乡村文化旅游交流会”在赛龙舟的呐喊的号子中画上圆满句号。兰小琳送完最后一批客人回到办公室,兴奋之余提笔写了首旧体诗:
远客青山引,轻舟绿水行;
齐谋民生计,屈子笑吟吟。
然后加了一个标题《端午·美丽乡村文化旅游交流会》,正在自我欣赏之际,李娜副县长推门进来。她笑着说,干什么呢?这么高兴。兰小琳笑着说,我写了一首旧体诗。李娜副县长说,我看看,嗯,感觉很好,但我不懂诗。兰小琳说,哈哈,那你还说好,您找我有事?李娜副县长说,我家丫头与先生陪我母亲来保平了。兰小琳高兴地跳起来了说,奶奶病好了啦,真是太好了;明天我陪他们逛美丽乡村,我也很久没回到葛藤村看我的黑山猪了,张支书说又有一批小猪苗出生了,大黑山猪可以出栏了,我们可以烤全猪庆贺一下。李娜副县长说,看把你高兴的,行,这事就拜托你了。兰小琳说,你放心吧。李娜副县长说,还有一件事。兰小琳说,哦,您吩咐吧。李娜副县长说,今晚郑县长请客,你去不去?兰小琳说,县长请客,我哪敢去呀,不去,不去。突然门外传来了洪亮的声音,那我只好专门来请你了。郑正县长笑着进了屋。李娜副县长说,那你去不去?兰小琳连忙说,去,去。郑正县长说,家宴,就几个人,我家悦悦早说要见见你了。兰小琳高兴地说,悦悦妹妹回来?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郑正县长与李娜副县长笑着一起出去,楼外,保平正沐浴在夕阳当中,整个县城一片金光璀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6-20 10:23 , Processed in 0.110703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