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497|回复: 5

[原创]《雨茶》架空向,单元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2 22: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个我构思了挺久的,故事的内容不算那种特别跌宕起伏的。主角是一只小妖,所以原本我用的主语是“它”,但是为了大家看起来不那么别扭,我还是决定改一下,变成“她”好了,先发一个楔子吧。
   第一卷  秦之时
  漫漫几千年
走过多少历史的尘路
陪过多少鲜活的生命
但只剩下梅青色的身影
在不止的时间之旅中
继续寻找过去的证据
和存在的意义
---------------------
走遍江河山川,活个千秋万代。
这是雨茶想要为他做的一件最想做的事。
------------------------------------
“你还未曾说过你心里的那个人是谁?”
陈阿娇轻轻将糕点推至她面前,然后拂袖正坐,目光落在她身上,“他是天神?”
“不,他是人。”
“人?比得上阿彻吗?”
她盯着她,脱口而出,“无人能及。”
至少在她心里如此。
-------------------------------------
漫长的时光中,她早已可以摆脱那稚嫩的模样,足够有能力改头换面,却没有,执念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2 22: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楔子是整部的楔子,打错地方了,第一卷的楔子在这里
  

  它看着他渐渐长大,以为他的人生会寻常如百姓,却在他十三岁登基之后,闻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他不复少年谦谦,不复孩子真诚,不见当年出生之时的干净。他学会了掌权,学会了杀戮,他终于爆发了他积蓄已久的野心与仇恨,杀亲灭敌......但是雨茶相信,他不像世人说的绝对无情,只是世态,将他的宏图大志不断放大,以至于,高处不胜寒,凡夫俗子的咂咂碎语,几句可信,几字为真。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2 22: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那时的天下,分裂成了好几国,战火时有,一不小心,就会有无数人为征战丧命。雨茶这只小妖,偏偏就是在这时候修炼成形的。 它原本只是华山里一条不起眼的藤蔓,遇道人点化,潜心修炼了好几百年,终于等到可化成人形的时候,却稀里糊涂地出了岔子,原本想化作貌美倾国的大美人,一不小心就成了如今只有一尺高,长发及脚踝,身材瘦小却脸略婴肥的五岁小孩模样。气得它拔光了土地公公的胡子,又吃光了百灵鸟的食物,今天去偷猴儿的桃,明儿个就捣了兔子的窝,都说狡兔三窟,兔子们倒觉得再多的窟都逃不过雨茶的魔爪,活脱脱的小妖女。
    “雨茶,再折腾也没辙了呀,你现在的法力仍不够,接受现实吧。” 每只妖都对它这么说,但它就是不认。
    “我要离开华山,你们没办法,我就不信天下那么大,没人能帮我!”
     那天,土地公和众妖就这样目送着雨茶离开。
     它及踝的长发和梅青色的衣裳,是所有妖对它最后,也是最深的印象,因为从此以后,它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几百年,几千年,之后的之后,也再没有相见,只因它再也没有回头路。
      雨茶从来没有走出过华山,这次出山,对它最大的打击莫过于不认识路,世间那么大,它真的快转晕了。
      路上玩了几天几夜,它才真正见到了城池,从路人的谈话中得知,这里是赵国的邯郸城。
    “饿死了呀!”雨茶摸了摸干瘪的肚子,不满地朝周围望了望打算找点吃的。不经意间看见一个包子摊,便蹦蹦跳跳地上前拿了一个,“啊呜”一口就咬了下去。
    “诶!你这小鬼,怎么伸手就拿啊,你有钱吗?”
      摊主是个中年男子,只见他嫌弃地朝它伸出了手,又说了句:“给钱!”
      雨茶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又臭又凶,长得又难看,眼珠子转悠着又移向了白的地方,语气嚣张地说道:“没钱!”
      摊主这时一听就急了,伸手就要去抓它,可奇怪的事发生了,当他一手抓过去的时候,只有一把空气了,转瞬之间,小鬼头就不见了身影,他僵在那里很久,脸上渐渐布满了恐惧,嘴里懦懦地重复着:“妖啊......有妖怪啊......”
      其实雨茶只是施了个小法,将自己转移到附近的一个地方。 但它也是法力不够,也不知道自己会被转移到哪,它此时看了看周围,却只知道自己在一个屋子里。
     这屋子倒是有些空荡,不是富丽堂皇,也肯定不普通,就凭这格局,猜想这屋子的主人身份定也不凡。
     正想着,它就突然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急得跺了一下脚,就急忙施个法将自己隐身起来。
     “这赵姬倒是生得好看......”
     雨茶紧张地抱着柱子,不敢看那些人,也不敢吭声,只是听着。
    “那又如何?现在不照样是个人质,还生了个累赘。”
    “可别在众人面前说,好歹也是秦国王子的人,将来人家秦国要人时,她可就比我们高高在上了。”
    “要我说,这秦国就是仗势欺人,送一个不受宠的公子过来作什么......”
    “小心说话吧!”
        ......
      声音渐渐远去,雨茶才放松了手,不去抱那柱子,暗暗松了口气,要是被人发现了,说不定会像刚才那凶煞的摊主一般抓它呢,它才活了几百年,可不想被这凡夫俗子将自己这细藤蔓拔成两半。
      不过,方才那两个女子口中所说的赵姬,它倒是很感兴趣,没变成美人,去看看美人总成吧。
      它兴奋地跳了跳,然后赤着脚踩着这凉地板,轻轻地小跑进去,活蹦乱跳地像个孩子,长长的乌发散来散去,恰是添了几分灵动。
      一进去,它便看见一位女子坐在床边。抱着一个小婴儿,似乎是在哄他睡觉。
      那女子只着素衣,脸却细细抹了妆,姿态媚人,秋波一转摄人魂,若有旁人在场,怕是会一时失了神。
      但雨茶的注意力一下从女子身上转移到她手里的孩子,它可还没见过如此小的孩子呢,想着,雨茶慢慢凑前去,鼓起小脸,屏住了呼吸,悄悄地看去。
      那是个刚满月的男婴,皮肤白皙嫩嫩的,甚是可爱,眼形倒是很像这女子。
    “政儿。”女子,即是赵姬轻唤他的名字,目光柔和。
      若是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曾对自己如此温柔,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感受。
      不过,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雨茶盯了他好久好久,突然发觉到什么,鼓圆了脸,暗暗做了一个决定,它以后,就呆在他身边吧,政儿。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2 22: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那时的天下,分裂成了好几国,战火时有,一不小心,就会有无数人为征战丧命。雨茶这只小妖,偏偏就是在这时候修炼成形的。 它原本只是华山里一条不起眼的藤蔓,遇道人点化,潜心修炼了好几百年,终于等到可化成人形的时候,却稀里糊涂地出了岔子,原本想化作貌美倾国的大美人,一不小心就成了如今只有一尺高,长发及脚踝,身材瘦小却脸略婴肥的五岁小孩模样。气得它拔光了土地公公的胡子,又吃光了百灵鸟的食物,今天去偷猴儿的桃,明儿个就捣了兔子的窝,都说狡兔三窟,兔子们倒觉得再多的窟都逃不过雨茶的魔爪,活脱脱的小妖女。
    “雨茶,再折腾也没辙了呀,你现在的法力仍不够,接受现实吧。” 每只妖都对它这么说,但它就是不认。
    “我要离开华山,你们没办法,我就不信天下那么大,没人能帮我!”
     那天,土地公和众妖就这样目送着雨茶离开。
     它及踝的长发和梅青色的衣裳,是所有妖对它最后,也是最深的印象,因为从此以后,它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几百年,几千年,之后的之后,也再没有相见,只因它再也没有回头路。
      雨茶从来没有走出过华山,这次出山,对它最大的打击莫过于不认识路,世间那么大,它真的快转晕了。
      路上玩了几天几夜,它才真正见到了城池,从路人的谈话中得知,这里是赵国的邯郸城。
    “饿死了呀!”雨茶摸了摸干瘪的肚子,不满地朝周围望了望打算找点吃的。不经意间看见一个包子摊,便蹦蹦跳跳地上前拿了一个,“啊呜”一口就咬了下去。
    “诶!你这小鬼,怎么伸手就拿啊,你有钱吗?”
      摊主是个中年男子,只见他嫌弃地朝它伸出了手,又说了句:“给钱!”
      雨茶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又臭又凶,长得又难看,眼珠子转悠着又移向了白的地方,语气嚣张地说道:“没钱!”
      摊主这时一听就急了,伸手就要去抓它,可奇怪的事发生了,当他一手抓过去的时候,只有一把空气了,转瞬之间,小鬼头就不见了身影,他僵在那里很久,脸上渐渐布满了恐惧,嘴里懦懦地重复着:“妖啊......有妖怪啊......”
      其实雨茶只是施了个小法,将自己转移到附近的一个地方。 但它也是法力不够,也不知道自己会被转移到哪,它此时看了看周围,却只知道自己在一个屋子里。
     这屋子倒是有些空荡,不是富丽堂皇,也肯定不普通,就凭这格局,猜想这屋子的主人身份定也不凡。
     正想着,它就突然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急得跺了一下脚,就急忙施个法将自己隐身起来。
     “这赵姬倒是生得好看......”
     雨茶紧张地抱着柱子,不敢看那些人,也不敢吭声,只是听着。
    “那又如何?现在不照样是个人质,还生了个累赘。”
    “可别在众人面前说,好歹也是秦国王子的人,将来人家秦国要人时,她可就比我们高高在上了。”
    “要我说,这秦国就是仗势欺人,送一个不受宠的公子过来作什么......”
    “小心说话吧!”
        ......
      声音渐渐远去,雨茶才放松了手,不去抱那柱子,暗暗松了口气,要是被人发现了,说不定会像刚才那凶煞的摊主一般抓它呢,它才活了几百年,可不想被这凡夫俗子将自己这细藤蔓拔成两半。
      不过,方才那两个女子口中所说的赵姬,它倒是很感兴趣,没变成美人,去看看美人总成吧。
      它兴奋地跳了跳,然后赤着脚踩着这凉地板,轻轻地小跑进去,活蹦乱跳地像个孩子,长长的乌发散来散去,恰是添了几分灵动。
      一进去,它便看见一位女子坐在床边。抱着一个小婴儿,似乎是在哄他睡觉。
      那女子只着素衣,脸却细细抹了妆,姿态媚人,秋波一转摄人魂,若有旁人在场,怕是会一时失了神。
      但雨茶的注意力一下从女子身上转移到她手里的孩子,它可还没见过如此小的孩子呢,想着,雨茶慢慢凑前去,鼓起小脸,屏住了呼吸,悄悄地看去。
      那是个刚满月的男婴,皮肤白皙嫩嫩的,甚是可爱,眼形倒是很像这女子。
    “政儿。”女子,即是赵姬轻唤他的名字,目光柔和。
      若是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曾对自己如此温柔,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感受。
      不过,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雨茶盯了他好久好久,突然发觉到什么,鼓圆了脸,暗暗做了一个决定,它以后,就呆在他身边吧,政儿。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2 22:53: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那时的天下,分裂成了好几国,战火时有,一不小心,就会有无数人为征战丧命。雨茶这只小妖,偏偏就是在这时候修炼成形的。 它原本只是华山里一条不起眼的藤蔓,遇道人点化,潜心修炼了好几百年,终于等到可化成人形的时候,却稀里糊涂地出了岔子,原本想化作貌美倾国的大美人,一不小心就成了如今只有一尺高,长发及脚踝,身材瘦小却脸略婴肥的五岁小孩模样。气得它拔光了土地公公的胡子,又吃光了百灵鸟的食物,今天去偷猴儿的桃,明儿个就捣了兔子的窝,都说狡兔三窟,兔子们倒觉得再多的窟都逃不过雨茶的魔爪,活脱脱的小妖女。
    “雨茶,再折腾也没辙了呀,你现在的法力仍不够,接受现实吧。” 每只妖都对它这么说,但它就是不认。
    “我要离开华山,你们没办法,我就不信天下那么大,没人能帮我!”
     那天,土地公和众妖就这样目送着雨茶离开。
     它及踝的长发和梅青色的衣裳,是所有妖对它最后,也是最深的印象,因为从此以后,它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几百年,几千年,之后的之后,也再没有相见,只因它再也没有回头路。
      雨茶从来没有走出过华山,这次出山,对它最大的打击莫过于不认识路,世间那么大,它真的快转晕了。
      路上玩了几天几夜,它才真正见到了城池,从路人的谈话中得知,这里是赵国的邯郸城。
    “饿死了呀!”雨茶摸了摸干瘪的肚子,不满地朝周围望了望打算找点吃的。不经意间看见一个包子摊,便蹦蹦跳跳地上前拿了一个,“啊呜”一口就咬了下去。
    “诶!你这小鬼,怎么伸手就拿啊,你有钱吗?”
      摊主是个中年男子,只见他嫌弃地朝它伸出了手,又说了句:“给钱!”
      雨茶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又臭又凶,长得又难看,眼珠子转悠着又移向了白的地方,语气嚣张地说道:“没钱!”
      摊主这时一听就急了,伸手就要去抓它,可奇怪的事发生了,当他一手抓过去的时候,只有一把空气了,转瞬之间,小鬼头就不见了身影,他僵在那里很久,脸上渐渐布满了恐惧,嘴里懦懦地重复着:“妖啊......有妖怪啊......”
      其实雨茶只是施了个小法,将自己转移到附近的一个地方。 但它也是法力不够,也不知道自己会被转移到哪,它此时看了看周围,却只知道自己在一个屋子里。
     这屋子倒是有些空荡,不是富丽堂皇,也肯定不普通,就凭这格局,猜想这屋子的主人身份定也不凡。
     正想着,它就突然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急得跺了一下脚,就急忙施个法将自己隐身起来。
     “这赵姬倒是生得好看......”
     雨茶紧张地抱着柱子,不敢看那些人,也不敢吭声,只是听着。
    “那又如何?现在不照样是个人质,还生了个累赘。”
    “可别在众人面前说,好歹也是秦国王子的人,将来人家秦国要人时,她可就比我们高高在上了。”
    “要我说,这秦国就是仗势欺人,送一个不受宠的公子过来作什么......”
    “小心说话吧!”
        ......
      声音渐渐远去,雨茶才放松了手,不去抱那柱子,暗暗松了口气,要是被人发现了,说不定会像刚才那凶煞的摊主一般抓它呢,它才活了几百年,可不想被这凡夫俗子将自己这细藤蔓拔成两半。
      不过,方才那两个女子口中所说的赵姬,它倒是很感兴趣,没变成美人,去看看美人总成吧。
      它兴奋地跳了跳,然后赤着脚踩着这凉地板,轻轻地小跑进去,活蹦乱跳地像个孩子,长长的乌发散来散去,恰是添了几分灵动。
      一进去,它便看见一位女子坐在床边。抱着一个小婴儿,似乎是在哄他睡觉。
      那女子只着素衣,脸却细细抹了妆,姿态媚人,秋波一转摄人魂,若有旁人在场,怕是会一时失了神。
      但雨茶的注意力一下从女子身上转移到她手里的孩子,它可还没见过如此小的孩子呢,想着,雨茶慢慢凑前去,鼓起小脸,屏住了呼吸,悄悄地看去。
      那是个刚满月的男婴,皮肤白皙嫩嫩的,甚是可爱,眼形倒是很像这女子。
    “政儿。”女子,即是赵姬轻唤他的名字,目光柔和。
      若是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曾对自己如此温柔,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感受。
      不过,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雨茶盯了他好久好久,突然发觉到什么,鼓圆了脸,暗暗做了一个决定,它以后,就呆在他身边吧,政儿。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2 22:55: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不小心按太多下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5 13:34 , Processed in 0.10115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